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2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攀枝花市 >> 冯中良(冯忠良), 男, 48

冯中良(冯忠良)
攀枝花市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前的照片
个人情况: 攀枝花市建设局设计管理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省南部县
个人近况: 2011年6月6日 迫害致死 (2011-12-2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7-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7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12-27: 攀枝花市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致死

四川省攀枝花市建设局设计管理员冯忠良,一九六三年三月出生,四川省南部县人,中专毕业后曾自修大专文凭。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工作积极,拒收红包,在单位是优秀公务员,曾三次荣获建委颁发的工作先进积极分子。

冯忠良二零零六年夏天由于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在五马坪监狱被迫害成纤维空洞型肺结核,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狱时已经走不动路,身体各脏器严重衰竭,呼吸困难;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为由,不发给他生活费,他只好回到南部老家乡下与八十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

年仅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冯忠良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端午节)含冤离世。

一、两天两夜酷刑折磨,身心摧残

二零零六年夏天,市林业局一个姓石的人来建设局找人办事,冯忠良接待了他。为了让他了解法轮功真相,送了他一份真相资料。可是此人却将资料上交单位,林业局领导又转给市政府,这份真相资料就从市政府转到市公安局,然后又转到盐边县公安局。

为了让冯忠良说出真相资料的来源,盐边县公安局局长带了十几个人,把冯忠良绑架到市公安局办公楼二楼进行迫害。当天晚上,警察把冯忠良的双手反铐在办公桌的桌腿上,只能半蹲半站,警察却强行抓住冯忠良的衣服提起站立,顿时冯忠良的腿、腰剧烈疼痛,身体发抖,站不起时一坐下就被拳打脚踢,七、八个青壮年警察轮番上阵,一直把冯忠良迫害到第二天天亮。

第二天白天又强迫冯忠良额头抵柜子,身体做倾斜与地面呈45度姿势站立。冯忠良腿抖动,站立不住,又强行他蹲马步,并拿木尺打他的手和脚。直到身体颤抖、体力不支,最后才让坐下。

警察使尽招数迫害冯忠良两天两夜,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二、经济迫害,妻离子散

冯忠良遭受连续两天两夜的酷刑迫害后,又被绑架到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在非法关押期间,律师骗走他家属几万块钱,冯忠良思念亲人,违心地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依然非法判刑三年缓四年,由当地炳草岗派出所监外执行。回家后,单位强制他守库房,却不给发工资,每天还强制他去炳草岗派出所报到,填写所谓“犯罪分子表格”。

同年秋天,冯忠良的妻子承受不了日复一日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与他离了婚,孩子跟随了母亲,住房和财产也判给了她们。他只得在瓜子坪租房住。

九月下旬,炳草岗派出所和瓜子坪派出所又来到出租房处骚扰,强行搜查,抢走了他的法轮大法资料和大法师父的照片,又将冯忠良绑架到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劫持到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

三、狱中被迫害成纤维空洞型肺结核

在五马坪监狱入监队,时值寒冬时节,冰雪覆盖大地。狱警们却强制冯忠良身着单薄的衣服,每天在室外罚站或罚坐军姿十五到十七个小时。冯忠良被迫害的高烧不退,身体冷的发抖,口渴、头晕、气喘不止。他吃不下饭,狱警们不给他水喝,晚上九点收监后还要坐在地上背监规,十一点才允许上床睡觉。除此之外,管教还要求他唱邪党歌,不唱就不准吃饭。冯忠良经常遭犯人组长张文明、吕雄超、胡大健的殴打和罚站。

冯忠良被持续迫害两个月后,又劫持到二监区。冯忠良被迫害持续高烧一个月,咳嗽不断,无力行走。二零零六年年底,二监区医务室医生诊断为肺结核,监狱看他无法奴役劳动、实在不行了,又把他劫持到一监区医院隔离迫害。

冯忠良被强行戴口罩,输液、吃药,迫害致生命垂危,最后在其他大法弟子的强烈谴责和抗议下,又把冯忠良劫持到犍为县监狱医院进行迫害。

冯忠良白天被强行双脚铐在医院床头上,强行输液、打针、输氧。姓杨的犯人经常不给他饭吃,晚上冯忠良的双手还被铐上手铐。最后冯忠良被迫害的无力下床。十个多月后,又被劫持回五马坪监狱一监区。

劫持回一监区监狱门口时,狱警们指使犯人把嘴蒙口罩、无力说话、出气极度困难的冯忠良拖下警车就跑。就是这样犯人们还强迫他睡没有上下楼梯的上铺,并将消毒器的风直接对着他吹。在监室里,姓杨的犯人和黄勇、黄明,经常对冯忠良拳打脚踢,不准他下床吃饭,并威胁道:不吃药就天天整你。冯忠良曾遭到杂犯黄明连续十几天的棍棒殴打。

冯忠良坐在床上炼功,犯人用烟头烧他的脚,用冷水浇他的头,将枕头全部打湿了,并将窗子打开让寒风对着他吹,还一边狞笑一边骂法轮大法师父、骂大法。

一天晚上,冯忠良被犯人迫害得非常难受,就小声的呻吟了几声,犯人黄明从床上爬起来朝冯忠良的胸部狠狠的踢了一脚,最后遭报应后才相信大法真相。而姓杨的犯人和黄勇遭报应肺病复发后,还恶言恶语道:是冯忠良不吃药传染给他俩的……

四、冤狱三年生活不能自理,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遭冤狱三年的冯忠良出来时已经走不动路,呼吸困难。一无所有的他,只好回到南部老家乡下与八十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攀枝花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为由不发给他生活费。二零零九年八月冯忠良病重期间,医院诊断为肺气肿、肺结核、支气管炎。攀枝花市人事局乘机逼他写了“悔过书”,每月才发给他225元的低保。

二零一一年上半年,冯忠良在攀枝花市第四人民医院,无人照顾。朋友去医院看望他,护士、护士长及居委会和“六一零 ”(注:护士和护士长打电话给居委会和“六一零”)就要出面干涉,并要求去看望的人出示身份证登记。在此期间,社区、居委会的人和冯忠良的叔叔到医院,让他写所谓的“悔过书”,才给他找房子,吃低保,冯忠良不写“悔过书”,他的叔叔和居委会的人便骂他……

冯忠良于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端午节)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27/攀枝花市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致死(图)-251079.html

2011-01-04: 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至身体衰竭

原攀枝花建设局设计管理员冯忠良,男,1963年3月出生,四川南部县人,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工作积极,拒收红包,在单位是优秀公务员。曾三次荣获建委颁发的工作先进积极分子。

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冯忠良连续四年遭受中共邪党迫害,2009年4月28日从监狱出来时他已经走不动路,身体各脏器严重衰竭,呼吸困难,一无所有,市人事局以他被判刑为由,不发给他生活费,只好回到南部老家乡下与八十多岁的父亲相依为命。

2009年8月病重期间,医院诊断为肺气肿、肺结核、支气管炎。市人事局乘机逼他写“悔过书”,每月才发给他225元的低保。2010年11月病情加重,又无亲人照管,朋友将他送到居委会,居委会下班,他们不准他在办公室,居委会的人把他撵出来,他没地方去,只好在外面挨冷受饿,一共四晚上,后来常人打电话到卫生局,卫生局又打电话到居委会,居委会的人将他送到攀枝花市第四人民医院。

中共邪党人员为了宣扬他们如何如何,就派人在医院给他摄像,摄像时,护士给他剪指甲,给他洗脸,并以此来迷惑世人。原本身体健康、工作积极的人被他们迫害成这样,他们不但没有承担责任和受法律的制裁,以及受到良心的谴责,还以此来粉饰他们的罪行。

以下是冯忠良自诉,和曾共同经历迫害法轮功学员介绍的情况。

2006年夏天,市林业局一姓石的来建设局找人办事,冯忠良接待了他。为了让他了解法轮功真相得救,送了他一份真相资料。可是此人却将资料上交单位,林业局领导又转给市政府,这份真相资料就从市政府又转到市公安局然后又转到延边县公安局。

延边公安局局长带了十几个人把冯忠良绑架到市公安局办公楼二楼迫害了两天两夜。恶人使尽招数折磨他,使他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其间被反铐在办公桌的桌腿上,只能半蹲半站。站不起时一坐下就被拳打脚踢。七、八个青壮年男子轮番上阵,白天逼他蹲马步或者额头抵墙,身体做倾斜与地面呈45度姿势站立,直到身体颤抖、体力不支,最后才让坐下。

遭受连续两天酷刑迫害后,被绑架到攀枝花弯腰树看守所关押五个月。在非法关押中,冯忠良被迫违心地写了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被判刑三年缓三年,才放回了家。回家后,住地炳草岗派出所继续迫害冯忠良,每天强制他去报到,填写所谓“犯罪分子表格”,不填就威胁他收监。

同年秋天,冯忠良的妻子承受不了日复一日的精神和经济压力,与他离了婚,孩子跟随了母亲,住房和财产也判给了她们。无奈之下冯忠良只得在瓜子坪租房住。

9月下旬,炳草岗派出所和瓜子坪派出所又来到出租房处骚扰,强行搜查,抢走了大法资料,把冯忠良戴上手铐押到派出所被送到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了两年零七个月。

在五马坪监狱,时值寒冬时节,冰雪覆盖大地,冯忠良被强制每天有15到17个小时在室外站、坐军姿,晚上9点收监后还要坐在地上背监规,11点才允许上床睡觉。除此之外,狱警还要求唱邪党歌,不唱就罚不准吃饭。犯人组长张伟平、吕雄超、胡大健不如意就打他,还常罚站。从这以后,冯忠良的身体完全垮掉了,无法干活。

这样持续迫害了两个月后,冯忠良被分到二监区,这时他已经持续高烧一个月了,不断咳嗽,已无力行走。监狱方看他实在不行了,无法劳动,才把他送到监狱医院,化验说是肺结核,被送到医院一监区,遭到杂犯黄明连续十几天的棍棒殴打,不准下床。另外一个犯人叫黄勇有意推他不准吃饭,说要传染。他坐在床上炼功,他们用烟头烧他的脚。有个犯人骂法轮大法师父、骂大法,冬天用冷水泼他的头,将枕头全部打湿了,还一边狞笑一边骂。他告诉那个犯人会遭报应的。那个犯人还不信。后来这个犯人的肺结核加重了,冯忠良就接着善心待他给他讲真相,这个犯人承认遭了报应,不再参与迫害。犯人黄明听到了也明白他自己病情加重是遭了报应,就开始改变态度,当法轮功学员炼功时不再去干扰了。

冯忠良在被迫害的出现纤维空洞型肺结核的情况下,生命垂危,监狱仍以各种理由推脱不转院,最后还是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谴责和抗议下,才转院。冯忠良被送到成都病犯医院九个月后又被押回监狱医院一监区,直到2009年4月28日到期才放人,出来时他已经走不动路,呼吸困难。

目前冯忠在攀枝花市第四人民医院,无人照顾,朋友不能见他,如果去医院看望他的人,护士和护士长及居委会和610 (注:护士和护士长打电话给居委会和610)就要出面干涉,并要求去看望的人出示身份证,并要求登记。在此期间,社区居委会和他的叔叔到医院,社区说可以给他找房子,提低保,但要他写所谓的“悔过书”,他不写。他的叔叔和居委会的人骂他,然后房子也不给他找,低保也不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4/优秀公务员冯忠良被迫害至身体衰竭-234494.html

2008-11-29: 四川邪党牢狱对大法弟子的残暴迫害
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是极其残暴、惨无人道。黑狱恶警利用罪犯对大法弟子的吃、喝、拉、撒,睡觉、劳动、休息等生理需求进行全过程的监控。白天强迫大法弟子超负荷劳动,晚上强迫集体看邪党编造的污蔑、攻击大法与师父的录像;强迫背黑狱三十八条规范、二十条严禁行为等;强迫穿囚服、剃光头;威逼大法弟子写“三书”等等。如有不服从,马上就是一顿暴打,送黑狱内的集训队进行更残酷的肉体折磨、迫害,延长集训期。这些罪犯都是用金钱或通过人际关系,买通黑狱、恶警,被黑狱指定有权监管其他犯人和大法弟子,享有宽管待遇,不干活,甚至衣服都由其他犯人给洗,表现是飞扬跋扈、狂妄自大,对大法弟子的体罚迫害穷凶极恶、毫不手软,是黑狱、恶警的帮凶。很多大法弟子被这些邪恶迫害致伤、致残、致病,甚至生命垂危。大法弟子冯忠良(攀枝花籍)被邪恶迫害导致非常严重的胸部钙化肺结核,被长期强行灌药,终归无效;大法弟子刘学明、朱刚(自贡籍)朱学智等二人(成都籍)被迫害得生命垂危才送到成都监狱医院。这些都是发生在四监区的罪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29/190685.html

2006-12-06: 四川攀枝花大法弟子肖会再、冯忠良、高文敏已被劫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四监区迫害。目前四川省邪恶基本都将被枉判的男大法弟子往那儿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6/144029.html

2006-07-15: 四川攀枝花市恶警利用酒家顶楼吊铐折磨大法弟子
2005年11月24 日1点左右,以邱天明、孙鲁宁为首的恶警在清香坪广场绑架了大法弟子姚佳秀、李代珍、肖会再、游元章等四位大法弟子。当时,游元章高喊“坏人抓好人了”,恶警立即将他按倒在地上,将他戴上手铐,绑架到610国保支队。迫害游元章的恶警还有邹勇军、段清。当天下午并对游元章進行了非法抄家。

在送往盐边看守所的途中,游元章在车上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孙鲁宁、黄建军立即用擦车的脏毛巾往他嘴里猛塞,当即把门牙塞掉一颗,并把他的头用黑布罩上。

在送到弯腰树看守所门口时,大法弟子高唱“法轮大法好”的歌曲,姚佳秀遭恶警猛击胸部,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12月1日上午9点左右,恶警将游元章从盐边看守所带出,用黑布将游元章眼睛蒙上,将其绑架到恶警的黑窝据点-金谷酒家顶楼(估计7楼),将游元章双手吊铐在窗户上,此时脚尖点地。孙鲁宁、黄建军轮番打游元章耳光。游元章只要脚尖一着地,恶警就用脚猛踢。当拒绝回答他们设置的圈套时,立即升高吊铐的高度,此时脚尖离地面约10公分。

孙鲁林用双手抱着游元章双脚往下拽,手铐卡進肉里几乎和骨头相连。游元章痛昏死过去。恶人又用冷水往游脸上泼,又剥开眼皮看。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将游元章放下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游元章才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他们威胁说:“如果不说,手不行,就倒起来吊脚。”

直到下午4点多钟,游元章在迷迷糊糊中,按照他们事先编造好的内容回答。等到送游元章回看守所,天已经全黑了,進出都用黑布蒙上。游元章的左手指麻木大约四个多月才恢复,到现在手上还有硬迹伤疤。

金谷酒家顶楼是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里面只有一根木凳子,凳子上的漆磨掉了,木头都已经磨烂了,窗户上的漆已经全部磨掉,防护栏的铁都磨亮了。徐浪舟、陈鹤琼等许许多多大法弟子都曾在这里被残酷的迫害过。

此外,攀枝花市大法弟子冯中良(男,四十多岁)由于在单位讲真相,在看守所被迫害,被非法关押半年。出来后,单位强制他守库房,至今还未发工资。在非法关押期间,律师骗他家属几万块钱。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5/133093.html

攀枝花市联系资料(区号: 812)

2019-09-28: 攀枝花市弄弄坪派出所:
电话:8123315555、8123318678
所长杨绍辉13908141227
黄明坤13037731705

东区公安分局:
电话:8122222232
副局长熊中伟13882383669
副局长江雪艳13882394567
巡警大队大队长刘刚13882365466
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德钢13980344336
网路安保和情资大队大队长涂航13458111616
国保大队大队长石磊8122226390、13808142910
国保大队教导员王希斌8122233456、15984575386
攀枝花市看守所:8122512589

2018-04-12: 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
所在科室 职 务 姓 名 V网小号 手机号码
国保支队支队长 贺建川 611001 13808149648
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蒋州银 13808143622
610办 副主任 刘华云 611005 13808142956
安宝成 611002 13808140999
610办 张柏林 611004 13808147396
610办 罗勇智 611019 13982376062
610办 郑 渊 18908141108
610办 袁 斌 13320710882
综合大队大队长 熊中伟 611999 13882383669
综合大队 廖红兵 13808142225
综合大队 邹 红 13980351499
综合大队 郭 祥 18982348566
一大队 教导员 孙支文 611011 13882315396
一大队 张崇贵 611012 13882311200
二大队 大队长 段 青 611222 13508232266
二大队 张 璞 611333 13982358383
机动大队大队长 陈 岗 611022 1388239394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邹勇军 611015 13982366998
机动大队副大队长 曹 鹏 611016 1398236802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12)

1.四川省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 邮编:614503
五马坪监狱监狱长(书记): 祝伟
副监狱长(管所谓思想改造):田意 办公室电话0833-4379003
五马坪监狱一监区办公室电话:0833-4652012
一监区监区长: 夏绍玖(恶警)
一监区副监区长:罗家春
一监区教导员: 陈国顺(恶警) 罗国华
四监区:王亿忠
四监区主任科员:李俊超
六监区监区长:苟光辉

2.地址:四川乐山沐川县五马坪监狱一监区(卫生所) 邮编:614503
五马坪监狱卫生所 办公室电话 0833-4652033
五马坪监狱卫生所所长:邬志杰
狱警及狱医:李德均、邓长青、徐眉琴、赵肃军、熊荣、钟晓萍、王建群、
林志群、祝强、刘俊、殷华丽、邱平、郭培秀、李红容、李群、
王小英(护士,五监区恶警徐文龙的妻子)

3.四川省成都病犯监狱(对外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双流县机场路近都段16号 邮编: 610025
网址:www.chengdu.gov.cn
电子信箱: yuan1128@163.com
联系电话: 028—85964626 传真电话:028—85964626
监狱医院电话:028—84898287 028—85960120
监狱长(总医院院长、党委书记):何正德
政委、党委副书记:周朝阳
监狱政治处副主任:罗彬
二监区监区长(主治医生):刘天明
狱医:欧可可 电话:028-85963848
检验科主管技师:许水良
心理咨询师:杨林

4.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监督电话:028—86658966 028—86716151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政治部电话:028—86310851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纪委监察处电话:028—86310863
四川省邮编: 610000
四川省司法厅副厅长:江金河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刘志诚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向东 游柱石 张碧贵
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劳资处处长:曾永中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