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 >> 白艳霞(白燕霞), 女,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小胡庄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三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7-05
交叉列在: 河北 > 廊坊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0-04:河北法轮功学员白燕霞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白燕霞,女,五十岁,河北三河市燕郊开发区小胡庄人,以做小买卖为生。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

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勾结中共于一九九九年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全面迫害,打死几千法轮功学员,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为残忍的是竟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

以下是我这几年所遭受的亲身经历,希望有缘看到的人能明白大法的真相,看清中共的邪恶嘴脸。

人生浑噩

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粗野蛮横,任谁也管不了的孩子。出嫁后,因公公经常酗酒打骂家里人,我看不惯他的行为,就三天两头和他打架,和公公的关系极度恶劣。后发展到对丈夫及他家人也越来越不满。在这样的环境下,因心情不好,我的身体越来越差。

因丈夫家是三代单传,一直想要一个男孩,而我一连生了三个女孩,尤其生下第三个女儿后,在婆家人失望之极、谁也不管的情况下,我一气之下就把孩子送人了。但因想孩子,从此我的精神就垮了,身体也跟着垮了,眼睛花了,身上的骨头哪都疼,头上象有蜂窝眼一样往里钻风。连洗一双袜子的力气都没有。后来还学会了喝酒,赌博。每天除了打麻将就是睡觉。心想活一天算一天,就在这样自暴自弃中混浑浑噩噩的痛苦的生活着。

沐浴佛法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学了法轮大法,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知道了人应该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从此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在学法三个月啊后让我痛苦不堪的身体的病痛都好了。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亲朋好友洪法,他们看到了我的变化,因此很多亲人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把以前好骂人、好打架、好赌博这些恶习都改了。我也不再记恨公公了,他死后我给他大办了丧事,还把奶奶、婆婆接来一起住。这要是不学大法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们家族是个大家庭,以前关系不太融洽,经常因为琐事打架。自从我和几位亲人学了大法后,整个家族关系都和睦了。以前我们整个家族不管大人、小孩都有家族遗传的头疼病,我们学大法后,家里亲人都受益,他们的头疼病都好了。我们整个家族都沐浴在大法给与的美好中。

经历“四二五”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因为天津公安局无缘无故抓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我就和几个同修一起去天津想和警察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让他们放人。结果我们走到半路,就被警察拦下,经盘问知道我们是学法轮功的,就把司机的驾照扣了(我们是租的车)。还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的身份证搜走,并告诉我们如果我们离开天津就给我们身份证,如不离开就扣下你们的身份证。这时有几个同修和警察讲真相,其他几个就徒步走到天津高等学院,碰到当地的同修,了解到天津市政府的人告诉他们,现在找天津已经没有用了,只能去北京上访。听说这样我们就回来了。

第二天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事件,因我当时也去了北京信访办上访,见证了四二五事件的整个过程。当时大家都十分安静,秩序井然,有看书的,有静静炼功的,大家都自发的维持秩序,还把地上警察仍的烟头垃圾都捡起来,地上始终干干净净,警察都很感动,一直到事情和平解决大家都各自散去。

其实在四二五当天,我们去北京上访时,在北京各个主要交通要道上都有警察设卡拦截各地上访的学员,发现是炼法轮功的就立刻扣留。四二五事件后,我们炼功点每天早起晨炼时,都有燕郊派出所的警车在我们周围监视我们,直到炼功结束。

邪党公开迫害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当天,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没想到迎接我们遍地都是准备抓捕我们的警察,根本就没有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接待我们。我和法轮功学员被拉到丰台体育馆,后来又把我们拉到北京郊外很荒凉的地方仍在那就不管了(当时已是半夜11.12点,后来我们自己想办法回的家)。

七月二十日之后,每天都有镇政府综合办人员和村书记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迫交书,当时镇政府书记是李联营,政法委书记是张子华。赵得旺、崔晓燕等人。我村书记是刘春水、邓朝玲、张希华(此人因迫害大法已遭报)。一天邓朝玲带几个人到我家,谎称她要看大法书,就拿走了我的一本《转法轮》,后来她才说她把书交给镇政府了。就因为她做了迫害大法的事,没过几个月,她丈夫就得癌症死了。

邪恶强迫交书没多久,就带人到各家让炼功人签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有的学员不签,他们就强迫其家人签。来过我家的有公安局长昝庆才、警察曹佳利等人。

一九九九年中秋节,我正在母亲家过节,公安局长昝庆才,带着警察田署光、李联祥、李联弟等人共四辆警车来抓我。当时他们说只是让我去公安局了解点情况。我当时不知道邪恶的阴谋,以为没什么事,就答应和他们去。当时我母亲还给他们倒茶倒水,很热情地招待他们。其中一个当官模样的人还对我母亲说:大婶,你放心,了解一下情况,就把她送回来。”

我到了公安局后他们就马上变脸了,开始审问我为什么炼功,什么时候开始炼的等等。当时审问我的是李宝祥。审问完之后他问我是否还炼法轮功,我说炼,他说:你说炼,就拘留,说不炼就可以回家。因我说炼。他们就把我关进三河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三河看守所条件极差。不到二十平方米的房间,垒了一个土炕和炉灶,屋里有个茅坑,大小便都在屋里。地下又潮又湿。我就睡在地下。后来又抓进几个法轮功学员,其中有个学员,来时没穿鞋,眼睛象瞎子一样到处乱摸,问她才知道她高度近视一千多度,来时没让戴眼镜没让穿鞋。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学员背法时被一个外号叫”土豆”的警察发现了,他叫来了值班所长,叫我们几个笔直的跪在阴冷的水泥地上两三个小时。第二天早上,女警杜洪波又气势汹汹地把我们几个弄到院子里朝墙跪着。一边骂一边问我们是不是炼功了,我们说没炼,只是背法了,她还强制让我们说不练了。旁边还有一个不知名的男警察说,再炼功就大嘴巴扇。直到吃饭时间杜洪波才让我们回房间。看守所的伙食极差,早上一碗粥,几根咸菜。中午每人一个馒头,晚上一个窝头,窝头里面还有沙子,一碗菜叶汤,汤里面不是沙子就是死苍蝇。

被囚看守所、洗脑班 被迫害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去天安门广场护法,当天从全国各地去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我们一起打横幅喊:法轮大法好,大家被恶警疯狂的殴打。后来我们被抓到前门派出所,下午又弄到石景山体育馆。三河燕郊派出所的田曙光带着四个警察去接我,先把我带到三河驻北京办事处(因为按邪党的政策,如当地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上访,当地从市长到地方所有人到要写检查受株连,所以地方上为逃避责任,就私下给驻京办的人花钱行贿,把当地学员的名字私下勾销。这就是邪党荒唐的政策及各级官员借机敛财的嘴脸。)我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押回燕郊公安局,被铐在暖气片上一晚上。第二天开始审问。这时有其他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陆续被抓回,他们就让法轮功学员跪在铺着石子的院子里曝晒。其中有一名学员被警察打掉了两颗牙。还有一名学员被警察从车上直接踹下来,把半边脸都呛坏了。警察曹佳利把我带到另一个房间,另一恶警杨希忠用电棍电我半小时,把我胳膊和腿都电糊了。电我时有很多警察在旁边看热闹围观。后我和另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三河看守所刑拘一个月,我绝食七天被放回。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八日,正赶上邪党所谓的敏感日,我和几位一起去学员家串门的学员被恶警无故抓捕。期间只一学员走脱。这次抓捕是公安局长昝庆才带队。后把我们去串门的学员家抄了,抄走了电脑,大法书籍和一些真相资料等。后我们几个被送到看守所,我绝食抗议五天被放回。回家后他们每天派两个警察守在我家门口监视我,严重的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我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十几天后才回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九日中午,三河国保大队贾志学伙同廊坊610陈斌等五人把我绑架到廊坊洗脑班。当时他们穿着便衣,冒充住店的客人(因我是开旅店的),把我绑架到燕郊公安局。绑架时他们没有一个人报姓名和出示证件,也没人告诉我绑架我的原因。当时我还以为是土匪抢劫。恶警绑架我时家人都不在,都不知道,把我绑架走后,我开的商店旅店就那样敞着门扔着没人管。家里八十四岁的奶奶正卧病在床,需要人伺候。大女儿因与男朋友闹矛盾离家出走。后他们又去我家抄家,老奶奶连吓带气,不久就去世了。

他们从家里抄走了师父的法像、二个香炉,几盒香,部份大法书,价值六百元的收录机,二个小喇叭。

他们当天把我直接劫持到廊坊洗脑班。廊坊洗脑班位于廊坊看守所的楼上。挂着“法制教育中心”的牌子掩人耳目。为给我洗脑,燕郊镇政府派了两个陪护。四个警察看着。还有一些帮教整天围攻你。全天播放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电视,软硬兼施,目的就是让你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因当时我承受不了压力,听他们说邪党的政策是转化就可以回家,不转化就判刑。为了尽快回家。就违心地写了所谓的四书,但也没让我回家,还让我继续在转化班呆了七十三天,最后又逼写了所谓“认罪书”。

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610的李翰松假意对我嘘寒问暖,说今天让我回家,由当地的公安部门来接,大约上午十一点,三河国保局的贾志学带着二人让我和另一男同修上了一辆面包车,廊坊610的头子赵立华还对我们说:回家好好过日子,常回来看看等鬼话。结果根本没让我回家,把我直接劫持到三河看守所。当天下午贾志学来了,对我说:你被正式批捕。我问为什么?他说这是上级的命令,他负责执行。这样我在三河看守所一直关押到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后被诬判三年,之前在转化班的七十三天还不算刑期。

判刑后被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到监狱后又让写所谓的四书。我不写就被送到所谓的”攻坚组”,其实就是监狱里的洗脑班。在洗脑班如不转化,就不让睡觉,不让和家人见面。不让和别人说话,不许出屋门一步,不让买日常用品,每天有一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全天播放诬蔑大法的电视,犹大整天围着洗脑,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不“转化”的还被关小号、野蛮灌食的,为了怕喊口号,把嘴用胶带粘上。

在高压下,我违心转化。后被转到九监区,队长李香兰等恶警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同时逼迫给她卖力干活,她好拿到更多的奖金。我们每天干完活收工后要被搜身,如发现有法轮功的东西就惩罚。一天我看见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四个犯人围着强行灌食,听说已绝食八个多月了,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警察还不许说她是炼法轮功的。一天监狱开会,法轮功学员刘淑芹因喊了”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教唆的犯人拳打脚踢,后被抬走了。

我出狱那天,家人早七点就在监狱门口等,可监狱不放人,说必须当地的610和公安部门来接才放人,当时来接我的是镇政府的一个警察和镇政府负责法轮功的崔晓燕,我被镇政府的车拉到半路,要我村支书说情担保才让我回家。

我从监狱回来后,到燕郊镇派出所办理户口,派出所的人以种种借口扣押我三个多小时,逼我照相、按手印、滚板等。

我回家才十多天,国保局的贾志学就又带着几个人到我家骚扰。

家人受牵连 家计被摧毁

在我关押期间,家人为让我早日回家,被坏人骗吃骗喝花了几万元钱,为了到监狱看我,来回路费开销就三万元钱。因家人无心打理,家里原本兴旺的生意也变得冷落萧条。直接经济损失不可计数。这次迫害不仅给我本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更给我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八十四岁的老奶奶由于着急上火,悲伤过度,很快离世。老父亲因为想我,原本很健康的身体瘦得一把骨头,在二零一零年去世。大姐为了多避迫害不敢出门,导致煤气中毒,幸经抢救总算捡了一条命。大弟弟被吓得精神失常,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含冤而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4/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10月4日发表)-263609.html

2008-04-04:河北三河市法轮功学员正在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4/175788.html

2008-03-17: 仅去年下半年以来,三河公安国保大队就先后绑架了孟昭民、张燕君、邓雪梅、赵桂兰、杨慧荣、王兰华、刘静、姜桂玲、潘宝忠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三河法轮功学员马维山、周再田、邸文柱、张德利、白艳霞、张连存、梁保田、杜缚苍还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五原劳教所,王兰华、姜桂玲被非法关押在廊坊洗脑班,杨慧荣、潘宝忠被非法关押在三河公安局看守所。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已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发布《追查中国大陆借奥运大批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紧急通告》,要“对涉案主要责任单位和责任人进行全面追查,进一步核查其犯罪事实。”通告表示“我们的原则是: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组织犯罪个人承担、教唆迫害与直接迫害同罪。”

在此奉劝至今仍为恶党效力迫害大法学员的人:天灭中共正在成为事实。中共恶贯满盈,神清算它的日子就要到了。立即停止犯罪,不要做恶党的陪葬品,理智清醒地了解法轮功真相,立即无条件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7/174464.html

2007-09-06: 河北三河市看守所将多名大法弟子转送监狱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三河市燕郊大法弟子杜缚苍、张连存、周再田、狄文柱、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七人被三河市恶警从看守所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八月十六日,白艳霞又被送石家庄女子监狱迫害。目前,所知八大法弟子的初步情况如下。

白艳霞还在石家庄女子监狱出入监狱分管处被强制洗脑,未下队。恶警不许家属接见,说得三个月后才允许见。

周传中被迫害的不能走路,由三个人架出来,看见家属,不会说话,神智不清,头和脸都肿很大,几乎认不出是谁,胸前还挂着严管牌。家属要求保外就医,被恶警拒绝。

张连存生活不能自理,说话无力,坐起来都得别人扶。张连存原来体重一百八十斤,现在只有一百二十斤。从三河看守所做完手术后,人还没恢复,就被送到监狱遭迫害。

张德利身体状况也不好,还被强迫劳动。

马维山、杜缚苍、周再田、狄文柱情况不明,望知情者给予补充,揭露邪恶,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6/162216.html

2007-04-21: 河北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三河市邪党法院对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等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610、燕郊公安分局等邪党部门,自二零零六年二月至七月间,绑架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艳霞、杜缚苍、梁保田、张连存等九位大法弟子已一年有馀。恶人把他们分别绑架到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脑班、香河等地妄图“转化”他们,均告失败,后又将这些学员绑架回三河看守所。邪党操控少数三河公检法司的坏人自去年九月以来,企图对这几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并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对这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当天三河邪党法院内外布置了许多警力,大法弟子当庭否定了恶人构陷的所谓证词,邪党法院从上午八点开庭到下午三点二十结束,没有任何结果。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以上大法学员再次非法审判,恶人提前密谋内定罪名、刑期,不容大法弟子申辩,草草宣判,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其中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邸文柱、杜缚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周再田、白艳霞、张连存被非法判刑三年,梁保田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虽声称十天之内可上诉,但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三河市公、检、法、司串通一气,通知所有律师包括个人律师事务所,不许任何人接此上诉案。三河市全体大法学员强烈抗议这种执法犯法、迫害善良好人的野蛮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153199.html

2007-04-18: 河北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河北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三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燕郊公安分局等部门,自二零零六年二月至七月间,绑架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周再田、邸文柱、白艳霞、杜缚苍、梁保田、张连存等九位大法弟子已一年有馀。恶人把他们分别绑架到三河看守所、廊坊洗脑班、香河等地妄图“转化”他们,均告失败,后又将这些学员绑架回三河看守所。

邪恶势力操控少数三河公检法司的坏人自去年九月以来,企图对这几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并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对这九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当天三河邪党法院内外布置了许多警力,大法弟子当庭否定了恶人构陷的所谓证词,邪党法院从上午八点开庭到下午三点二十结束,没有任何结果。

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三河市邪党法院对以上大法学员再次非法审判,恶人提前密谋内定罪名、刑期,不容大法弟子申辩,草草宣判,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其中马维山、周传中、张德利、邸文柱、杜缚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周再田、白艳霞、张连存被非法判刑三年,梁保田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虽声称十天之内可上诉,但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三河市公、检、法、司串通一气,通知所有律师包括个人律师事务所,不许任何人接此上诉案。三河市全体大法学员强烈抗议这种执法犯法、迫害善良好人的野蛮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8/152978.html

2007-01-13: 河北省三河市法庭对九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
2007年1月11日邪恶操控河北省三河市法庭非法开庭审判马维山、张德力、白燕霞、周传中等9位大法弟子,法庭外布满警察、便衣、防暴人员,还有救护车和医生。估计大法弟子身体状况不佳。上午10点开庭到下午3点多结束,没有结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46765.html

2006-12-04: 河北三河市伪法院预谋对几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以来,三河市公安局、六一零、国保等,绑架了大法弟子周传中、妻子王淑华及其不炼功的儿子周佳,大法弟子张德利和他不炼功的二儿子张光亮,大法弟子马维山、周再田、狄文柱、郭征、白艳霞、张连存、梁保田、杜缚苍等二十馀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4/143852.html

2006-07-05: 河北三河市燕郊公安分局绑架大法弟子
2006年农历新年以来,在国安特务蒿利斌和被其操控的邪悟者张立新的直接作用下,河北三河市政保、国保伙同燕郊公安分局到多名大法弟子家中進行抄家、绑架、骚扰以及到住家周围蹲坑等,干扰公民的正常生活。连同不修炼的常人,燕郊镇至少有12人先后被绑架,4个多月来,数名大法弟子在遭受残酷的身心迫害后,不知去向。2006年6月29日,燕郊公安分局恶人绑架大法弟子白艳霞,又添新罪。

2006年2月27日大约3点半,6个便衣警察开着2辆小轿车到大法弟子白艳霞家旅店门口,其中2个人以住店为由,要看房子。白艳霞刚好买菜回到店中,准备回家做饭,2名便衣从店中冲出,截住她并强行進旅店搜查。搜查无结果,又妄图胁迫白艳霞去公安局。白艳霞和家属据理力争,向他们讲真相,讲做人之理,双方僵持近两个小时,在师父的加持下,白艳霞安全走脱。

2006年6月29日中午12点多,白艳霞刚回到家才三天,在家中旅店被市公安绑架,随后恶警把旅店搜查一遍,后到家中住宅搜查,因家中只有一位83岁老人耳听不见,而且还在病中,无法给开门,恶警们就翻墙入院将白艳霞家中连屋带院翻了一遍,把录音机、师父法像等抢走,将白艳霞关在市看守所后又被挟持到廊坊转化班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5/132209.html

2006-07-04: 三河市公安局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白艳霞并抄家
6月29日中午12点多三河市公安局数名警察开着车到燕郊吉祥旅馆非法抄馆,并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白艳霞。下午3点多他们又到白艳霞家,当时家中大门紧锁,不知警察怎么進去的,把家给抄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4/132171.html

石家庄 鹿泉市 河北省女子监狱(石家庄二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7-07:
相关单位人员电话:
涞水县公安局
邮编074199; 区号0312
地址: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涞水镇泰安路公安街4号
电话:0312-45222190312-4526601; 举报电话:0312—4532110
现任公安局长:冷振宇
涞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戴春杰 13930218895
住址:涞水县温馨家园小区2号楼4单元302,(或4号楼302)其妻:吕春颖13933263520; 警察:刘涛;
涞水县“610”(寄信写涞水县委防范办):
主任李宏宇13932235872(于2019年提升为公安局副局长)办0312-4532190
家住涞水县富民小区8号楼3单元501室;
其妻:李芳 单位涞水物价局;
其父李镇贵,家住涞水县富民小区8号楼2单元101室;
其哥李新宇,家住涞水县富民小区8号楼1单元402室;单位涞水法院;
其嫂刘亚丽,单位涞水县社会保险局;李宏宇与其父亲、哥哥三家同用一部座机。
张秀伟13403224247
涞水政法委
地址:涞水县府前街116号县委大楼5层
现任政法委书记:沈立群
现任政法委书记:李艳霞,主管打黑除恶。
涞水县扫黑办24小时举报电话:15630236683,举报邮箱:lsxshb2018@126.com

涞水镇派出所:
电话:办0312-4522225·0312-4523701
所长 张学峰13831238896
副所长 张军15103123660
副所长 信鹏飞18531283777、13400431011
信鹏飞父亲 信士泉13931209617
原副所长李双翼(音)13230645666 13832233318(新手机号)
指导员:张宝强13930282298
李小魏13833253231;郝二兵15103123865
胡海明1378522599;冀爱静13903369267
卢永生1863228363713833275469(新手机号);李志花1373029763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07-04-18: 本案责任人:
审判长蔡玉秀(丈夫王杰宏是三河教委副局长,宅电0316-3228089)。代审判员高莉 代审判员李莹 书记员李民 速录员朱佳
(海外同修打电话请注意时差)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