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市 >> 蒋婉晨(蒋宛辰), 女, 40

个人情况: 一汽大众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7-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1-25: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等黑窝对我的迫害
我是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蒋宛辰,女,四十岁。二零零一年九月末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一汽锦程派出所赵亮等人强行绑架,当晚被送至双阳第三看守所。

看守所科长苏某,女,五十岁左右,说我的外衣有拉锁是违禁品,又说毛衣可以拆成线绳,也是违禁品,让我脱下来留在仓库内。后来得知被她据为己有。在天气日渐转冷的季节,我身上只穿一件单薄的线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后来一位好心的同修大姐送我一件线衣,使我能抵御一些风寒。

在十几平米的房间里,面对面靠墙两张大炕,除去一个卫生间,一间屋子挤着近四十人。看守所为了赚钱,还有很多空余房间不让人住。犯人头和一些有钱的犯人,家里每月花一千元可以买一个宽松的铺位,自由躺卧。剩下的十几人要挤在剩下的半张炕上,一颠一倒的侧卧,叫“立刀鱼”,刚开始让我睡觉的时候,我不知所措,看到炕上已经没有地方了。管事的告诉我,要硬往里“砸”,叫“砸铺”。这样,一旦躺下,半夜里就不能起来上厕所了,因为再回来就没有地方了。这种“立刀鱼”的姿式,实际就是一种酷刑,睡到半夜,胯骨常常硌的疼的不行,然后越来越痛,钻心的痛。有时睡梦中,身体刚要转换姿式,就会被旁边把守的刑事犯,用脚后跟狠命地踹后背的脊椎骨,踹的很痛。

白天除了吃饭和一点活动时间,看守所要求整天“坐板”、背监规,法轮功学员都不背,“坐板”就是两腿交叉,坐在炕上一动不动,也不许说话。这种体罚硌的坐骨很痛。

看守所一日两餐,如果花高价预订,中午可以得到伙食好一点的“加餐”。平时,就是玉米面饼和土豆菜汤,土豆不打皮,汤筒下面都是厚厚的一层泥,一些狱霸,争着抢着捞干的,到法轮功学员这里时,基本上分到的都是汤,上面还时常漂着苍蝇和瓢虫。洗漱和洗澡都是用自来水里的凉水,洗澡就是接冷水往身上浇,冬天也是一样,非常凉。房间两侧炕的上面,长年挂着洗不完、晾不干的衣服,潮湿阴冷。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不让家属接见。家属也无法送衣物和存钱。

在看守所被关近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体检时,我被查出心动过速,心跳每分钟一百二十下,劳教所应该拒收,但是劳教所还是强行收下,把我关到五大队──老年队。劳教所安排所谓“帮教”,给我洗脑,灌输邪恶理论,每晚直到十二点才让睡觉。我绝食反迫害。狱警对我厉声喊叫、罚站,逼我站在墙角,打我耳光,我的额头和脑后都被墙角撞起了包。

后来,我被单独关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房门上的玻璃被人用报纸糊住,怕被外人看见,我被绑在“死人床”上,每天要被野蛮灌食两次,每次被灌食前,从很远就能听到狱医和狱警们声嘶力竭的吼叫,接下来是屠夫般的野蛮摧残。通常情况下,灌食需要把胶皮管子用热水泡软,再慢慢的插入被灌食者的胃中输送流食。可是,那些狱医用凉水冲过的很硬的胶皮管,在鼻腔里使劲的乱捅,目地让人承受痛苦。有时,甚至刚灌完食的管子不冲洗再给下一个人灌食。一次狱医罗某(女,当时大概四十多岁)给我灌食,恶警大队长王丽梅告诉她“使劲插”,她就用胶皮管在我鼻腔里使劲捅,后来无意中插入食管了,可是她却故意拔出来,又在我鼻腔里反复的使劲捅,结果当天我的左侧鼻腔里面全肿了。第二天,换了一个狱医灌食,插管插了半天也插不进去,她还很奇怪,又换了一个鼻孔插管。还有一次,狱医陈某,在我绝食期间,给我打针,故意在我手背上扎了五、六次,用针尖使劲的挑。

狱警还在流食中加入超浓度的盐,那时我的嘴唇几乎一秒钟冒一层白沫子,当时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胃里也象火烧一样,虽然是冬天,可是总有想跳入一个冰水池才能好受的感觉。后来一次呕吐中,我才发现,吐的那一口水中,好象放了一勺盐那么咸,后来再也不敢吐了。一次大队长王丽梅弄了一碗很稠的玉米糊,想从我的嘴里灌进去,就强行掐住我的两腮迫使我张嘴,倒入玉米糊后,又捏住我的鼻子,迫使我往下咽,我不配合,全都吐出来,结果玉米糊顺着我的脖子淌到衣服上、枕头上,因为我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大队长王丽梅喝令两个包夹说:“谁也不准给她擦!”后来,其中一个包夹拿毛巾给我擦了擦,抹的脸上、头发上到处都是,更难受了。

我被绑在“死人床”上八天八夜,上厕所都不放下来,让别人给接。冰凉的盆硌在腰上难受不说,由于不习惯别人接,一次想小便,接了很长时间却便不出来。最后两个肾憋的很胀很疼也不行,后来又换了一个包夹帮我接,等我能便的时候,已经失禁了,完全失去了知觉,便了很长时间。由于当时已经入冬,天气寒冷,墙面上都泛着白霜。我的手腕被手铐铐在铁床栏杆上,身体上的热量好象瞬间被手铐和铁床吸光了,甚至每一个汗毛孔都浸透着凉气。半夜被子滑到胸口,手却够不到,胳膊被冻的发麻,大概是低温的缘故,常常睡到半夜,突然感到血液“轰”的一下子涌向心脏,然后就象被吓一跳似的惊醒。后来我的手腕被铐成了紫黑色。到了早上,大队长还要让包夹把我的被子全撤了,把门窗全打开冻,两个看我的包夹身上裹着被,还被冻的直哆嗦。那时的感觉真是度分如年,度秒如年。而且,每天还有一波一波的“帮教人员”,用伪善、欺骗或恐吓等手段,轮番对我进行围攻洗脑、狱警们嘲笑、侮辱、谩骂,甚至胁迫刑事犯打骂法轮功学员,不参与迫害,就给她们加期,不让回家。

后来,我停止绝食,被转回小队关押,又被迫为劳教所做奴役劳工。每天从早上五点多起床,到晚上九点多,除了吃饭、上厕所,都被迫超强度劳动。有时楼上楼下扛豆子,挑豆子、折纸页、做百事可乐的广告旗、给小鸟粘羽毛等。劳教所不让家属送日用品,只能往劳教所里存钱购买,但是劳教所的东西要比外边贵很多倍,质量还不好。很多日用品,在里面都卖的很贵。还有,比如:家属接见合餐,只有四个菜,如花生米、炒鸡蛋等小菜,一次却要六十元。家属带来水果,也不让往里送,只能在劳教所买。可劳教所只有快烂的海棠果(大概二、三斤装一袋),一袋却要二十元。由于劳教所经常不让接见,家属送来衣服等,从大门到二门被层层扒皮,本人收不到,却不知情。劳教所还以各种理由不断勒索家属大量钱财。

为了强迫学员“转化”,劳教所还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动用各种酷刑,大队长李文娜说:“她不是说咱们迫害吗?让她也尝尝”,“这是国家强制执行机关”,她还对家属说:“死了都没事,国家有死亡名额,每年有四个。”

恶警大队长王丽梅更是积极参与迫害,整个大队,当时二百多人,不管是“转化”没“转化”的,不管年轻年老的,或新来的,几乎都被她亲自电击过。我曾被她电击过两次,一次是电击脑袋、脖子、心脏部位,当时心跳已达到了每分钟140下。还有一次,她将我的手用手铐铐在铁床上,然后用电棍电击我的手心、胳膊。因为在劳教所常常经受各种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我再次绝食反迫害,前后共四十多天。王丽梅欺骗我的家人,让我去医院做检查,说如果查出心脏不好,可以提前回家。于是,我被带去省医院做检查,当时是在一楼,就诊的是一个面目阴沉高个的中年医生,给人感觉有些古怪。王丽梅问他:“你看用不用做手术?”当时我听了很吃惊,好好的身体为什么要开刀?如果不是劳教所迫害我,我身体一直都是很好的,从来没有过什么心脏病。我想我决不做手术。可能那医生看我当时身体很差没同意。那时,我还不知道有活摘器官的事。后来我回来几年后,听说此事,真觉的很恐怖。

在家属面前,很多狱警、所长、队长的表现都是极其伪善的,蒙骗了不少家属。还挑拨家属参与迫害,说什么:“这些人都不要亲情了,不想回家。”包括在洗脑班也是如此,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不让家属给法轮功学员送任何日用品、换洗衣物等,还说什么:“你们要都送来,他们就更不想回去了。”

恶警还挑唆配偶提出离婚,威胁不离婚就让配偶下岗,还逼迫父母等亲属签写承担刑事责任的保证书,致使法轮功学员从恐怖的黑窝回来后,由于邪恶给人制造的恐惧而造成夫妻离婚,单位非法开除以及承受来自家人的各种压力而造成生活艰难,使邪恶的迫害在无形中还在不断地延续。

我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只是邪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时间已过去很长了,语言上的文字只是概括,在那种邪恶的恐怖环境下,每时每刻承受的不只是肉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上的折磨。这种灭绝人性的摧残给人造成的阴影和伤害,是长时间难以抹去的。讲出来,希望能使更多人认清中共的邪恶,不再成为参与迫害的帮凶,尽早结束这场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25/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等黑窝对我的迫害-232936.html

2010-10-30: 长春市长久路派出所迫害法轮功学员蒋宛辰
吉林省长春市长久路派出所长期采用各种卑劣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蒋宛辰及其家属。时至今日,他们对蒋宛辰的迫害还在继续,他们在蒋宛辰家的左邻右舍安插眼线与公安特务,还在楼下的面包车、轿车内进行监视,找各种借口敲门,并继续威逼其年迈的父母,妄图让蒋宛辰失去栖身之所或对其绑架迫害。
法轮功学员蒋宛辰,女,四十岁,家住开运街星宇五号楼。二零零二年十月,被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加期释放后,劳教所通知长久路派出所接人,长久路拒绝,称不归他们管。因蒋宛辰工作地在一汽,他们推说让一汽来管。因此,劳教所勾结吉林省政法委“610”又将法轮功学员蒋宛辰非法劫持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四个多月。回来后,蒋宛辰被迫害的失去家庭和工作,长久路派出所却一遍遍的、不停的追找蒋宛辰,想尽办法逼迫、利用家人迫害她。例如:开始时,每年打电话,让家属通知法轮功学员去派出所,被法轮功学员拒绝。之后,换二代身份证时,又欺骗家属,让去办身份证(当时法轮功学员已有合法的身份证)。在达不到目的的情况下,又一次次威逼恐吓家属,强迫法轮功学员的父母去派出所签保证,就是法轮功学员有什么事,让父母承担刑事责任。

二零零六年十月,蒋宛辰回到户口所在地居住,不到半年,零七年初,两会期间,长久路派出所又上门骚扰,砸门。之后,蒋宛辰被迫流离失所。长久路派出所还不罢休,零八年奥运前夕,又对蒋宛辰饱受痛苦的父母进行施压,妄图绑架迫害蒋宛辰

二零零九年二月,蒋宛辰再次回到自己的住处,不到一个月,两会期间,长久路派出所再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就在外面,把蒋宛辰家的自来水阀门关掉,把水表箱门锁死。还在门外粘贴已欠费,可是,在银行查证,记录显示还存有一百六十多元。

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只图眼前利益,为邪党卖命,到恶报来时,后悔已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0/231660.html

2006-06-30: 学员家属吁制止大众公司参与迫害
蒋婉晨女士:2001年夏天因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警察抓捕,劳教一年,一汽大众将她随即开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0/131830.html

长春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4-18: 长春市朝阳区检察院
李忆农 检察长 17843120001
孟宪尧 副检察长 17843120002
崔舰 领导小组 15043033033 17843120137
耿丽杰 领导小组 17843120150
宋英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 13354304269

公诉科科长 车永峰17843120072
周晓枫 17843120075
林海峰 17843120115
张潇 17843120035
吕金明 17843120037
案管 0431-85838205 85887056 85887053

2019-04-15:吉林省民航机场集团公司:
法人:宋鹍
报名邮箱:zhoush@cahs.com.cn 联系人:周女士
zhangyx04@cahs.com.cn 联系人:张女士
电话:0431-88797013、0431-88797083、88797069

2019-04-01:吉林省女子监狱: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兰家镇富盈路
电话:043185375031

2019-03-30: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季国祥上诉案责任人
长春市中级法院:
办案人石全88558647

2019-02-02: 吉林省榆树市市委政法委:
地址:吉林省榆树市府前路,邮编130400
610主任王帅0431-83800003、18243160001
其他人员:
王少鹏18504706777
白振军15567030001
徐凤德15344310888
汪世满13089127772
张永飞13364698668
伞志宏13756678919
甄胜利13604395008
白振军15904447878
贾德忠15944140220
梁维春13596136560
王凤清18743170001
胡明哲13756821958
陈旭东13500850628
王英娜13364648018
宋欣炜13596136601
纪国锋13404711588
杨阳15543740000
金海1550009123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