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苏玉财(苏玉才), 男, 58

个人情况: 榆树市培英街司法助理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杨秀华 苏玉财(苏玉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01: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大法弟子苏玉财遭绑架经过
6月23日早上八点多,苏玉财从家中出来,被楼下蹲坑的警察强行绑架到正阳派出所,借口是有人举报。警长安玉国问去绑架的人,到家里搜查没有?说没搜。他便拿着从苏玉财身上搜出的钥匙,到家中非法搜查,抢走法像、大法书还有真相年画,说够三件物品就够拘留了,结果苏玉财被非法拘留五天,28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70479.html

2018-06-27: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苏玉才再遭绑架补充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苏玉才于6月23日被绑架。苏玉才于2018年3月29日曾被培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7/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0304.html

2018-06-25: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苏玉才再遭绑架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苏玉才于6月23日被绑架。苏玉才于2018年3月29日曾被培英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5/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0190.html#1862501758-1

2018-04-13:吉林省榆树市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顶任务凑数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早上八点钟,在长春市榆树市法轮功学员苏玉才、杨秀华夫妇家,因要送孙子上幼儿园,孙子刚推开房门,培英派出所两个警察吕浩、赵洋顺势就闯到室内。

原来一大早,培英派出所警察就在苏玉才家楼道里蹲坑守候,此时,闯进屋内的警察又叫来几个警察,将苏玉才绑架到警车里,并将家中大法书籍《转法轮》、《洪吟》、《洪吟二》及大法师父的法像三幅、画片十几张,强行夺走,苏玉才的三星牌手机被摔坏。

待两个警察跟随杨秀华把孙子送到幼儿园后,将杨秀华与苏玉才一起,绑架到培英派出所。警察经询问后,又送苏玉才夫妇到拘留所。

杨秀华强烈要求和斥责他们的不法行为。因还有两岁大的孙子在幼儿园,早晚没人照看和接送,两小时后,警察才将杨秀华释放回家,苏玉才被非法拘留五天。

据内部警察讲,培英派出所是为了顶任务而抓法轮功学员凑数的,当苏玉才夫妻给他们讲真相时,警察说:我们是上指下派,所长叫我们来的,我们也没办法,请你们谅解。

但是,他们还是跨辖区为了“完成指标任务”,而绑架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3/吉林省榆树市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顶任务凑数-364085.html

2016-03-26: 被迫害一千七百多天 吉林榆树市苏玉财控告江泽民

吉林榆树市苏玉财与妻子杨秀华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被六次绑架,四次非法劳教,总计被非法关押了一千七百八十八天。妻子杨秀华曾五次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六月,苏玉财与妻子都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苏玉财被迫害的部分经历。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江泽民在法国对《费加罗报》记者诬蔑法轮功为邪教(法轮功教导人“真善忍”,专搞“假恶斗”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当日新闻联播报道后,我第二天就向单位领导说我打算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单位的一、二把手仉国学、孔宪阁马上通知派出所,所长孙云峰、王铁民叫警察把我绑架到市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长陈兴国又把我关进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二天,之后对我监视居住。

一、被劫持到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四日,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陈立会、郭树青闯到单位将我绑架到拘留所,并闯到我家非法搜查,抢去法轮大法书籍三本,磁带二十七盘。四月三十日,公安局副局长苏文祥、法制科带着警察到拘留所后,宣布:“你被劳动教养了。”正阳派出所一警察把我同另一被刑事拘留人员送到苇子沟劳教所非法迫害。当时我只穿着一只破拖鞋,监室内的衣物都不准带。

五月八日至二十三日,苇子沟劳教所强迫我们去长春卡伦湖“清淤”。卡伦湖是露天洗浴场,湖水已被淤泥严重覆盖污染,在社会上象这样的活给人家多少钱也没人干,劳教所为了赚钱,根本不管被劳教人员劳动环境如何恶劣,早上六点钟出工,晚上七点多收工,每天劳动超过十多个小时,中午各队车里拉着铁锅自己做饭,吃完不休息就干活,到湖底每人五锹巴长一段,宽度六米,湖底淤泥、河流石厚三十厘米,先把这边三米用锹撮到另一边堆着,然后把清完湖底下捕的晴纶毡拽到对面的湖水里洗净、晾干再铺回原地,把清理干净的河流石倒回原位,这就是整个“清淤”过程。

我开始干活时,把手磨出血泡,后来血泡都破了,牢头申长文等安排人下水洗晴纶毡时就让我下去,当时天下着小雨,每天下身总是潮湿的,得挽起裤脚到胯下,然后人排成队,人传人传土篮子,就安排法轮功学员岳凯(后来被迫害致死)和我。运河流石用土篮子装,土篮子用时间长了有的就耍圈了,就让专人用铁线拧上,有的铁线头露在外边,因下水干活都得高高的挽着裤脚,每只手两三只土篮子就把腿刮伤了三四块,现在还有痕迹,往湖里去时土篮子里装着河流石,回来空手让你跑着,不跑恶警就指使刑教人员用木棍打,木棍够不着打,就用河流石打,当时我两脚都磨出血泡,钻心的疼痛。

一天中午吃饭时,大伙站成排,然后都蹲着吃,我站起来,牢头段龙飞穿着皮鞋一飞脚正踢在我心口窝处。晚上回所里软肋又让人捣了一拳。后来才知道是一个绰号叫三园子的牢头。我们晚上睡一个屋,只因我家人接见时存的钱没给他们买点好吃的,他指使爪牙打我。这一拳一脚在卡仑湖清淤期间都没好。

晚上回监室把湿鞋放在鞋柜里都不让你晾,第二天还这么穿着,线裤粘在腿部受伤的血痂上,五十多天好了才脱下线裤。每晚翻身肋骨、心窝疼得得用手拽着裤头,要不都翻不了身,疼得我不能入睡,等睡着了也到起床的时间了。

苇子沟劳教所对劳教人员的生活用水特别刁难,早上洗漱水也限量,两周洗一次衣服,每人两面盆水,洗澡两个人只给一饭盆水。如果不给管水人员点好处,就别想多用点水。

一天三顿苞米面和白面合一的发糕,不够吃的就吃没用酵母蒸的焦酸邦硬的馒头,八个人一桌,半盆没有油的、上面飘着辣椒面子的萝卜汤,我吃不了辣椒,每顿就是干嚼发糕,刷盆时接大半盆水咕嘟咕嘟喝下去,这就是一顿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长春司法局把苇子沟、朝南沟、奋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奋进劳教所,九十多人强制洗脑。强迫“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人员是:司法局管理科长张建华、教育局科科长、奋进劳教所所长、副所长李建辉、大队长尹波、副队长李长春以及狱警沈泉红、钟文革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江泽民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把在奋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用大客车拉两车送到朝阳沟劳教所集中迫害,我的非法劳教期到三月十四日,劳教所不放人,又给我非法加期四个多月。释放时,榆树“六一零”人员每人让我家人交两千四百元做押金。由于家人亲友懂得法律,让其开有税检章的发贷票,对方不给开。“六一零”人员强行勒索去四百元钱,请办事人吃饭花去四百元,过年给李奉林变相克扣其二百元,连同其他人共损失一千四百元。

二、两次被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晚,我去同修刘惠君家,被正阳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韩越廷问我话我不配合,他打我两个嘴巴子,都打出血了。后国保警察强行劳教我一年半,又把我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正阳派出所七二零后积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张德清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任所长,然后是韩玉学、李耀光,曲德彦,现在是朱乃树任所长。在朝阳沟邪恶黑窝,首先搜身,剃光头,用凉水浇头;白天逼坐一天小凳,坐到晚上九点钟。坐小凳时必须头正、颈直、腰挺直、目视前方、双手八字形大拇指向内放在膝盖上、小腿与地面垂直、全身不能动,臀部都坐烂了,真是一种酷刑,不“转化”的有的坐过半年。我被逼坐小凳一个月后,来下队干活,在所内做奴工,加工各种手工艺品、小学生课外读物等。早五到晚十点,有时到次日凌晨两点半。那里是加工非法盗版读物的黑窝点。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中午,有四个同修来我家,其中有一同修被警察跟踪,国保大队副队长周宪国、警察柴文阁、齐力、石海林、陈立会和刘巡正闯到我家非法搜查,劫去《转法轮》书二本、磁带十六本、《九评》四套,绑架我和妻子及四个同修,后强行对我非法劳教一年半。国保大队长张德清、副队长周宪国、警察石海林三人将我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

三、探友遭绑架、拘留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月下午四点多我去同修杨占久家,我不知道杨占久已被绑架,被在杨家屋内蹲坑的警察齐力、李再臣绑架到拘留所。我没有配合邪恶的迫害,十五天被释放。

四、当地最后一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正阳派出所安彦国带领国保大队范洪凯和国保大队警察杨树才、李笑、石海林、齐力十多人打开我家门,当时我正在打坐,其中一警察说:在家正在炼呢。然后有两个人看着我不让我动,其他人就开始翻箱倒柜非法搜查,劫走的东西装满一箱子,然后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核实后被抢走的物品有:三十九本讲法,大圆满法两本,二十年讲法、法会讲法各十本,装完的信件二百多封,没装的邮信真相能装成封的二百多封,MP3、MP4各一个,真相戳两个,真相币一元的一捆一千元,大法师父法像一尊,带镜框的大挂历一本。

在拘留所,我绝食反迫害第七天,李笑、齐力、李春和把我强行抬车上送长春非法劳教我,韩越廷到司法局报劳教审批表,没批,因已经不收劳教了,李笑让李春和上楼做工作,说好话,最后司法局向劳教局请示批准,我是当地被非法劳教的最后一个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我被榆树国保大队绑架到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为达到“转化率”百分之百,有三个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被迫害一千七百多天-吉林榆树市苏玉财控告江泽民-325860.html

2013-07-21:长春苏玉才自述被迫害事实:六次绑架四次劳教
吉林省榆树市培英办事处原司法助理员苏玉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中共六次绑架,多次监视居住,四次非法劳教。以下是苏玉才自述被中共邪党迫害的经历。

我叫苏玉才,五十八岁,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从头顶开始,患有偏头痛、沙眼、鼻炎、咽炎、扁头体炎、呼吸道感染、肺感染、风湿性心脏病、浅表性胃炎、膀胱炎、腰间盘突出、痔疮、末梢神经炎、关节炎、先天性脊柱裂、腰肌劳损、肩周炎、脚气、习惯性感冒,等等,四十一年来吃药花的钱无法计算。我修炼法轮功后不长时间,以上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我才真正的体会到一个人没有病是啥滋味。

刚修炼法轮功时,我单位的办公楼一度租用一招待所的顶楼办公,走廊灯泡坏了,我就从家拿一个换上,走廊、卫生间没人清扫,我就主动去清扫,水龙头别人忘关了我给关上,单位领导看到后说:“炼法轮功的和其他人就是不一样。”

迫害开始就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江泽民在法国对《费加罗报》记者诬蔑法轮功为邪教(法轮功教导人“真善忍”,专搞“假恶斗”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当日新闻联播报道后,我第二天就向单位领导说我打算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单位的一、二把手仉国学、孔宪阁马上通知派出所,所长孙云峰、王铁民叫警察把我绑架到市公安局政保科,政保科长陈兴国又把我关进拘留所,非法拘留二十二天,之后对我监视居住。

被劫持到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四日,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陈立会、郭树青闯到单位将我绑架到拘留所,并闯到我家非法搜查,抢去法轮大法书籍三本,磁带二十七盘。四月三十日,公安局副局长苏文祥带着警察到拘留所,叫正阳派出所一警察把我拉到苇子沟劳教所非法劳教。当时我只穿着一双破拖鞋,监室内的衣物都不准带。

我被非法关押在苇子沟劳教所一大队。

五月八日至二十三日,苇子沟劳教所强迫我们去长春卡伦湖“清淤”。卡伦湖是露天洗浴场,湖水已被淤泥严重覆盖污染,在社会上象这样的活给人家多少钱也没人干,劳教所为了赚钱,根本不管被劳教人员劳动环境如何恶劣,早上六点钟出工,晚上七点多收工,每天劳动超过十多个小时,中午各队车里拉着铁锅自己做饭,不休息吃完就干活,到湖底每人五锹巴长一段,宽度六米,湖底淤泥、河流石厚三十厘米,先把这边三米用锹撮到另一边堆着,然后把清完湖底下捕的晴纶毡拽到对面的湖水里洗净、晾干再铺回原地,把清理干净的河流石倒回原位,这就是整个“清淤”过程。

我开始干活时,把手磨出血泡,后来血泡都破了,牢头申长文等安排人下水洗晴纶毡时就让我下去,当时天下着小雨,每天下身总是潮湿的,得挽起裤脚到胯下,然后人排成队,人传人传土篮子,就安排法轮功学员岳凯(后来被迫害致死)和我。运河流石用土篮子装,土篮子用时间长了有的就耍圈了,就让专人用铁线拧上,有的铁线头露在外边,因下水干活都得高高的挽着裤脚,每只手两三只土篮子就把腿刮伤了三四块,现在还有痕迹,往湖里去时土篮子里装着河流石,回来空手让你跑着,不跑恶警就指使刑教人员用木棍打,木棍够不着打,就用河流石打,当时我两脚都磨出血泡,钻心的疼痛。

一天中午吃饭时,大伙站成排,然后都蹲着吃,我站起来,牢头段龙飞穿着皮鞋一飞脚正踢在我心口窝处。晚上回所里软肋又让人捣了一拳。后来才知道是一个绰号叫三园子的牢头。我们晚上睡一个屋,只因我家人接见时存的钱没给他们买点好吃的,他指使爪牙打我。这一拳一脚在卡仑湖清淤期间都没好。

晚上回监室把湿鞋放在鞋柜里都不让你晾,第二天还这么穿着,线裤粘在腿部受伤的血痂上,五十多天好了才脱下线裤。每晚翻身肋骨、心窝疼得得用手拽着裤头,要不都翻不了身,疼得我不能入睡,等睡着了也到起床的时间了。

苇子沟劳教所对劳教人员的生活用水特别刁难,早上洗漱水也限量,两周洗一次衣服,每人两盆水,洗澡两个人用一盆水。如果不给管水人员点好处就别想多用点水。

一天三顿苞米面和白面合一的发糕,不够吃的就吃没用酵母蒸的焦酸邦硬的馒头,八个人一桌,半盆没有油的、上面飘着辣椒面子的萝卜汤,我吃不了辣椒,每顿就是干嚼发糕,刷盆时接大半盆水咕嘟咕嘟喝下去,这就是一顿饭。

当时的苇子沟劳教所所长王晓明、政委刘某、副所长张某、一大队队长高翔、中队长李某、中队长翟某,他们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直接责任者。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二日,长春司法局把苇子沟、朝南沟、奋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都集中到奋进劳教所,九十多人强制洗脑。强迫“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主要人员是:司法局管理科长张建华、教育局科科长、奋进劳教所所长、副所长李建辉、大队长尹波、副队长李长春以及狱警沈泉红、钟文革,张德仁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江泽民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把在奋进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用大客车拉两车送到朝阳沟劳教所集中迫害,我的非法劳教期到三月十四日,劳教所不放人,又给我非法加期四个多月。释放时,榆树“六一零”人员每人让我家人交两千四百元做押金。由于家人亲友懂得法律,让其开有税检章的发贷票,对方不给开。“六一零”人员强行勒索去四百元钱,请办事人吃饭花去四百元,过年给李奉林变相克扣其二百元,连同其他人共损失一千四百元。

两次被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晚,我去同修刘惠君家,被正阳派出所蹲坑的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韩越廷问我话我不配合,他打我两个嘴巴子,都打出血了。后国保警察强行劳教我一年半,又把我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正阳派出所七二零后积极追随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张德清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第一任所长,然后是韩玉学、李耀光,曲德彦,现在是朱乃树任所长。在朝阳沟邪恶黑窝,首先搜身,剃光头,用凉水浇头;白天逼坐一天小凳,坐到晚上九点钟。坐小凳时必须头正、颈直、腰挺直、目视前方、双手八字形大字拇指向内放在膝盖上、小腿与地面垂直、全身不能动,臀部都坐烂了,真是一种酷刑,不“转化”的有的坐过半年。

我被逼坐小凳一个月后,来下队干活,在所内加工各种手工艺品、小学生课外读物等。延边儿童出版社出版儿童读物,就是直到现在每年都有活,那里是加工非法盗版读物的黑窝点。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中午,有四个同修来我家,其中有一同修被警察跟踪,国保大队副队长周宪国、警察柴文阁、齐力、石海林、陈立会和刘巡正闯到我家非法搜查,劫去《转法轮》书二本、磁带十六本、《九评》四套,绑架我和妻子及四个同修,后强行对我非法劳教一年半。国保大队长张德清、副队长周宪国、警察石海林三人将我劫持到朝阳沟劳教所。

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彦伟、高志禄至今还在直接参与迫害。

探友遭绑架、拘留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四月下午四点,多我去同修杨占久家,我不知道杨占久已被绑架,被在杨家屋内蹲坑的警察齐力、李再臣绑架到拘留所。我没有配合邪恶的迫害,十五天被释放。

当地最后一个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正阳派出所安彦国带领国保大队范洪凯和国保大队警察杨树才、李笑、石海林、齐力十多人打开我家门,当时我正在打坐,其中一警察说:在家正在炼呢。然后有两个人看着我不让我动,其他人就开始翻箱倒柜非法搜查,劫走的东西装满一箱子,然后把我绑架到国保大队。核实后被抢走的物品有:三十九本讲法,大圆满法两本,二十年讲法、法会讲法各十本,装完的信件二百多封,没装的邮信真相能装成封的二百多封MP3、MP4各一个,真相戳两个,真相币一元的一捆一千元,大法师父法像一尊,带镜框的大挂历一本。

在拘留所,我绝食反迫害第七天,李笑、齐力、李春和把我强行抬车上送长春非法劳教我,韩越廷到司法局报劳教审批表,没批,因已经不收劳教了,李笑让李春和上楼做工作,说好话,最后司法局向劳教局请示批准,我是当地被非法劳教的最后一个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九月七日,我被榆树国保大队绑架到朝阳沟劳教所。劳教所为达到“转化率”百分之百,有三个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我从九月七日一直到十一月二十七日,遭到强行洗脑迫害,最晚时凌晨三点半才让我们睡觉,我被迫抄了一份不修炼的“五书”,离开劳教所时,我提出“严正声明”,所写的所谓“五书”作废。

从七二零以来,我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但在邪恶的迫害下都生活在恐怖之中,提心吊胆,尤其到“敏感日”,都怕我再遭绑架,身心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以上是我亲身经历的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我的迫害,这只是在中国大陆数以百万计法轮功修炼者被惨绝人寰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众多被迫害致残、致死、精神分裂、家破人亡和被活体摘取器官的。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在即。真心奉劝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相关人员,不要再助纣为虐,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1/长春苏玉才自述被迫害事实-六次绑架四次劳教-276977.html

2010-04-06: 妻子七年前被毒打致死 杨占久遭警察绑架

2010年3月5日,吉林榆树市国保大队强行劫持法轮功学员杨占久及其岳父母到国保大队讯问,并在杨占久家蹲坑绑架了两名法轮功学员。七年前,杨占久妻子李淑花被榆树恶警暴打惨死,凶手至今逍遥法外。

2010年3月5日中午12点多钟,榆树市国保大队以大队长范洪凯、副大队长李笑、杨树才、指导员闫崇杰、警员石海林、齐力、李春和、李再臣等一行七、八个人在杨占久家楼下守候。当杨占久岳父李福民上班开门时几名恶警突然闯入,不由分说进屋就将李福民与老伴崔占云控制起来,不让李福民上班,并强行将杨占久戴上手铐,之后就开始翻箱倒柜,抢走了台式、笔记本电脑各一台,打印机三台,刻录机、塑封机、切纸机等私人财物。

随后恶警将杨占久与岳父李福民、岳母崔占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讯问。绑架时,恶警不让崔占云穿棉衣服,还恐吓李福民“犯包庇罪”。

杨占久妻子李淑花七年前被恶警打死

杨占久妻子李淑花,七年前在被绑架劫持在榆树看守所的第十四天被迫害致死。凶手及包庇凶手的直接责任人,至今仍逍遥法外,其中包括:“六一零”主任李凤林、公安局长范宏光、国保大队长张德清、看守所值班所长宫铁、警察王军及狱警李某、孙某等。

李淑花从事服装裁剪,人缘很好。她的丈夫杨占久和母亲崔占云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被关进监牢,李淑花和父亲及两个年幼的孩子艰难度日。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榆树市公安局警察姜伟等三人闯到李淑花家,强行把她带走,声称十几分钟就让她回来。可李淑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公安内部人员透露,李淑花被绑架后关在看守所里,一群警察开始对她动用酷刑,用塑料袋把她的头套住,用大针扎她手指尖、胳膊、后背、前胸,痛得她大声惨叫。当时监狱里的犯人和工作人员都听到了,而且不止一次。一看这招无效,一恶警疯狂地用拳头猛击李淑花的眼睛,把她的眼球打出来了。李淑花撕心裂肺地惨叫,当时就昏了过去。恶警们因为无法向其家属及社会交待,将李淑花杀人灭口,害死在榆树看守所。

国保大队在杨占久家蹲坑,劫持了苏玉才、李国峰

2010年3月5日,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李淑花的丈夫与她父母三人后,还不死心,又将警员齐力、李再臣留下来蹲坑布控,当日下午5点多钟相继又绑架了去杨占久家串门的苏玉才和李国峰。恶警将苏、李二人的衣兜与车辆强行搜查一遍,他们认为有用的所谓的证据(如电子书、U盘、车用的mp3、光盘、大法资料、真相币等)一并抢走,并送国保大队强行审讯。在没有任何口供的情况下,范洪凯、李笑、杨树才先后动手打苏玉才的脸,用脚踹腿,大队长范洪凯一看没效果就下令给苏玉才铐上手铐,反铐的右手勒的很紧,疼痛难忍。同时李笑强行逼供李国峰口供没能得逞,李国峰的脸也同样遭受皮肉之苦。

恶警范洪凯、闫崇杰拿到苏玉才的钥匙后,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搜查证件的情况下又去苏家抄家,未果后将李国峰、苏玉才强行送拘留所迫害。3月6日早8点多拘留所警察赵喜文要给苏、李二人照相,遭到抵制。警察赵喜文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抬腿就踹。3月12日,国保大队李笑、石海林、李春和、李再臣去拘留所强行给苏玉才、李国峰强行摁的指纹和照相。

国保大队恶警绑架五人后还不死心,晚上又在杨占久家留人蹲坑布控。当杨占久的两个孩子晚上9点钟放学回家时,一进屋看到屋里的床上地下、衣柜等处满屋一片狼藉时吓了一大跳,客厅还摆放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残羹剩菜、杯瓶狼藉。显然绑架人后又在这里蹲坑吃喝一场。邻居看到后都气不过的说:“这哪是警察呀?简直是鬼子进村。”

为了向邪党公安局、“六一零”组织报功请赏,国保大队在杨占久家附近通宵达旦的蹲坑布控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直到第二天早八点多钟,在百姓的唾骂声中才悄悄离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6/221054.html

2007-03-12: 吉林榆树市几名大法弟子回到家中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苏玉财(原被非法关押在朝阳沟劳教所)现已回到家中。

大法弟子刘志军(原被非法关押在四平石岭监狱)现已回到家中。
大法弟子张淑娟(原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杨春光的母亲)几月前已恢复自由。
大法弟子满淑杰(2005年11月左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几月前已恢复自由。
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2/150634.html

2006-05-06: 从2005年10月11日至2006年5月1日,张德青的部份敲诈勒索罪行如下:高云兰被勒索2000元,另外请吃的饭。陈淑杰被勒索2000元、高凤莲2000元、李凤芹3000元、杨淑芹5000元、杨永臣2500元、徐林1万5000元、温凤海5000元、王汝安5000元、老徐头3000元、等等。杨秀华被勒索500元,张德青跟着家属要钱说是给领导买纪念品,杨秀华的爱人苏玉才同时被绑架的,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朝阳沟劳教所。杨春明、杨长松两人,被迫送礼12万元给张德青的上级,都是经张德青给办的,另外国保大队勒索每人5000元。范秀芳被国保勒索2000元,加上送礼共1万多元并逼写“五书”。2005年11月18日,孙连荣因发真相资料被恶警非法抓捕,被强迫写“保证书”,被非法关押18天后,勒索家属2000元钱才放人,公安局法制科给开了一张白条收据。

以上钱款共18万7千多元,多数没给家属任何收据。其中陈淑杰、李凤芹一直绝食绝水11天,杨秀华、高凤莲一直绝食绝水16天,生命垂危看守所告急,张德青视生命如草芥,直到向家属勒索到钱后才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6/126994.html

2005-10-24: 吉林省榆树市看守所里仍非法关有大法学员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陈淑杰在当地同修与亲人的营救下,正念闯出榆树市看守所,现榆树市看守所里非法关有大法学员杨长松、温凤海、高凤莲、苏玉财、杨秀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4/113071.html

2005-10-20: 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和正阳派出所的恶行

正阳派出所恶警在2005年10月上旬,非法闯入大法学员家中无故骚扰,并开车暗中跟踪大法学员。

国保大队与正阳派出所互相勾结,10月上旬已绑架温凤海、高云兰、杨树芹、苏玉才、杨秀华、高凤莲、陈淑杰、李凤芹、杨勇忱、杨长松等十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831.html

2005-10-12: 2005年10月11日中午12:00左右,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在榆树市大法弟子苏玉财家绑架多名大法弟子,目前已知的大法弟子有苏玉财、杨显臣、陈淑杰、李凤芹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2/112259.html

2005-05-11: 苏玉才、男、49岁,榆树市培英街司法助理。3月2日在刘会军家被正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后,在公安局铐在沙发上遭恶警韩雪廷殴打,两个大嘴巴就把嘴打出血。被关進看守所后绝食五天。国保大队齐立与建设派出所警察带人到他家搜家把地板都掀起来搜,一无所获,临走时偷走了他家的手电筒。柴文革对他刑讯逼供26天。苏玉才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半。

2003-07-29: 2002年3月,风沙弥漫,吉林省榆树市全城戒严,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所到之处狂乱翻查,又有崔上云、杨大光、王淑琴、李林、冯立军、于冬辉、郭术学、陆淑华等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2年8月恶警又非法抓捕杨占久、刘大军、张秀丽、任春英、云庆彬、刘冠群及另两名大法弟子,榆树市公安局非法没收大法弟子的一体机、电脑等许多财物。

2003年3月1日晚7点左右,正阳派出所恶警非法闯入民宅,将大法弟子刘会君、张亚杰、李秀娟、范慧芳抓走,抄了刘会君的家,把贵重物品拿走(有集邮册、钱等),而后还在刘会君家蹲坑,把郭树学、凡玉芹、陈树杰、苏玉才、高秀芹、任春英、陆树林等大法弟子抓走。苏玉才被关進九台饮马河劳教所。

2001-10-20: 苏玉才,2000年2月因证实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18个月,罚款2420元。

2001-02-07: 榆树市公安局非法拘捕法轮功学员并刑讯逼供。学员张立友因上访,几名警察非法刑讯,把其双臂反扣在后背,再拎起来往地上摔,残酷殴打。用塑料袋套住头部往死憋,用烟头在后背上搓了4、5个洞,甚至露出骨头。从早折磨到晚上,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浇,过来之后再折磨。邪恶警察对学员徐亚轩、周雨非、苏玉才以酷刑逼供,警察用脚狠命地踩碾学员的手,用塑料管毒打学员,徐亚轩被打昏死过去,大便失禁。残害十多个小时,徐的女儿也遭殴打。公安局除了非法拘捕、劳教、拘留法轮功学员,还任意非法罚款,每次少则1000元多则几千元,许多学员负债累累。学员没有钱交罚款就被超期关押或被送往劳教。邪恶警察还向从长春遣送回来的学员索要昂贵的车费,很多人一次就被迫交几百元。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0-03-19: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15500091234
副书记纪国锋 13404711588
榆树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帅 办公电话:0431-83800003 手机18243160001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榆树市城发镇村治保主任:刘兆东电话:13689857500

2020-03-04:
五棵树镇派出所:43183817110
吴晓东 所长 宅 43183611468 15904409343
教导员 吕洪飞 宅 43183813781 13364511711
副所长 孙阳 15500094688
常胜利 副所长 15500097099
李红军 警长 15500097092 43183818111
蔡文宇 户籍 15500097116
赵显成 15500091853

榆树市公安局 :43183618226
局长 俞申 15500095757 15904405757
政委 秦力民 原指挥中心指挥长 431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副局长:张亚东 13364511011
指挥长:王建国 15500096266

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43183618238
赵文峰 大队长 13364640184 15500097300 15504313881
杨树才 13844950510
李笑 15500096225
李再臣 15904408754
胡铁英 15904409150
齐力 15904409007

榆树市拘留所 43183611857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榆树市看守所 43183611820
王军 所长 15904409127
孙井泉 教导员 15500097588

2020-01-02:  法院办案人张立国个人信息:

张立国(Zhang,Liguo),男 ,出生日期:1970年10月7日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