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彭州市 蒙阳镇 >> 那维刚, 男, 3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3村4组
有关恶人: 那维刚、唐发芬夫妻被610迫害致一死一瘫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7-28
家庭成员: 儿女: 那维刚
儿媳: 唐发芬(唐芬芬,那维刚妻)
夫妻/父母: 刘元芬(那维刚母)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24: 唐发芬被迫害致死,她一家五口人,被迫害死三人,只剩下二人。唐的丈夫也差点被迫害死,他从彭州市洗脑班出来时,是被担架抬回家的,恶人把他放到床上就跑了。后来在亲友的照顾下,他本人坚定的修炼,很快完全康复了。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蒙阳谁都知道。

2007-05-31: 那维刚、唐发芬全家遭迫害
那维刚、唐发芬是对恩爱夫妻,双双修炼法轮大法,母亲刘元芬也是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那维刚、唐发芬進京上访讲真相。被镇政府官员截回后竟强要那维刚、唐发芬交9800元的跑路费。老实厚道的那维刚只缴了3200元,邪恶官员无耻的跑到家境贫寒的那维刚、唐发芬家里,强行抱走电视机,电风扇,VCD等物品。

二零零零年元月,当地邪党官员以有法轮功学员走失为由,将那维刚强行绑架到镇政府大院。郑国华,谭延白,白美春,乔立君,刘正芳等十多个官员将灯突然一关就对那维刚群殴,板凳被打烂,皮带被抽断。问他炼不炼,那维刚说炼。他们又把灯关了群殴。如此多次。然后那维刚、唐发芬又被镇政府强行罚做苦工,还要罚款。

二零零二年底到二零零三年五月,那维刚被黄光耀,乔立君,黄仁松关在私设监狱里迫害,还要他年迈的老父用鸡公车推200斤大米作伙食费。

二零零三年,那维刚被关入彭州洗脑班,洗脑班以那维刚的腿有点肿为由把他送到医院打毒针,导致那维刚全身瘫痪。

那维刚被注射药物治疗时,小便竟将地上的草毒死。回家后那维刚仍坚修大法,现已奇迹般康复。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日,唐发芬、丈夫那维刚和婆婆刘元芬被绑架到蒙阳镇政府,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蒙阳镇政府四个多月,期间遭受毒打。后来逃出蒙阳镇政府,流离失所,遭彭州市国安、蒙阳镇政府、蒙阳派出所通缉追捕。二零零二年十月七日,那维刚夫妇在中江县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恶徒刘正芳还乘机把那维刚打工赚的九百元没收。他们被送回到蒙阳镇政府,遭到蒙阳镇政府加倍迫害,打得遍体鳞伤,后又送彭州市洗脑中心。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唐发芬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送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唐发芬刚到楠木寺劳教所,检查身体长了很多疥疮,血和肉粘在一起,那里不收,彭州市六一零的恶人和劳教所商量后才收下。在那里一共十天的时间,不知在这十天中楠木寺劳教所怎么折磨她,看到生命垂危了才送回家,回家后两天就含冤而死。

那维刚的母亲刘元芬,七十岁,在洗脑班里也同样受到迫害,身体越来越差,全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疥疮,全身浮肿,出气急促,后来洗脑班管教才叫医生来看,结果诊断是皮肤癌,才怕担责任,赶紧通知当地政府接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155930.html

2003-12-25: 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那维刚、唐发芬夫妇,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不愿放弃信仰,因而数次遭受镇政府不法人员的毒打虐待。2002年10月,唐发芬夫妇被彭州市610送到市洗脑班。在恶劣环境下洗脑班继续对他们长期关押,造成唐发芬身体长满疥疮,血肉相粘。因她坚持信仰,被彭州市610恶人于2003年3月 3日送楠木寺劳教所,10天后生命垂危,到家两天后含冤而死。丈夫那维刚也被折磨得全身瘫痪、不能发声。

那维刚,男,33岁;其妻唐发芬,32岁;其母刘元芬,70岁,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凤凰村四组的村民。

那维刚及妻子和母亲在修炼前是疾病缠身,经过一年的修炼,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他们从内心感到幸福,从此以后他们就遵循着 “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更好的人。然而正当法轮功传遍大江南北的时候,那个坐在中南海最高位置的江泽民凭着自己的权力欲、妒忌心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运动。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

凡是修炼过的人都认为这个功法太好了,对人们的身心健康,对社会、对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为甚么镇压呢?他们决定上访,因为上访也是国家赋予公民的权利。在1999年9月那维刚和妻子唐发芬一同去北京上访,刚到北京就被西城区派出所抓到,后来又转到看守所关押9天。9天后又被送到驻京办事处,后被当地蒙阳镇政府接回,由派出所送往彭州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15天后又接回蒙阳镇政府,政府人员还说他们去京所开支的一切费用全算在他们的头上,共计九千八百元。当时那维刚一家根本拿不出钱来,就叫他们分期拿。当时又从他们俩人身上搜了一千元,又强制借贷共交了四千元。

2000年元月7日晚10点钟,乡政府出动了大概40-50人把那维刚一家所在的院子包围了,首先江发全(黑打手,后被下岗了)叫开门并说:政府办公室有亲戚找你们,就这样骗他们到了镇政府办公室。一个上二楼,一个在一楼,各关在一个房间。这时的镇长谭延柏就问那维刚还炼不炼法轮功,他说要炼,谭就不由分说,左右耳光数次;又问炼不炼,他说要炼,又是数耳光。这时一下子从一楼上来10多个人,把灯一灭,一齐上阵,拳打脚踢大概有30分钟。黑打手们打累了,这时党委书记那贵华叫他手下的人把那维刚的衣服全脱光,再抽下那维刚的皮带,就在他的背部使劲乱打,打得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皮腰带也打断成一节一节的,人非常痛苦。恶人打累了就大骂,然后610负责人白美春又继续打几个耳光后,他说:上面有令,就是要把你们整到吃不起饭。也就是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的政策。这时已是夜里2点多钟了,这些邪恶的打手们也打累了,各自走了。那维刚坐在那间屋子的地上,当时气温只有0度,就这样整整冻到天亮。

到第二天元月八日上午恶人开会商量,然后又来找他说:上次去北京上访欠的那部份钱还没有交。610恶人白美春领队到他家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拿走了,电视机、VCD、电风扇各一台。后来因孩子小不懂事,就天天吵着要看电视,只好又去找亲戚借一些钱,一千元取回来一台电视。第三天即元月九日政府官员那洪明又审问他,问还炼不炼?他说要炼。这时的恶人那洪明立即凶狠地一阵拳打脚踢,根本不把人命放在心上,后来还叫那维刚去打扫全镇所有的卫生。他的妻子唐发芬也受到同样的迫害。恶人叫唐跪在地上,两手向身体两侧举起成水平状,久了手向下坠靠着桌子时,恶干罗世芬、张治香等就用茶杯砸手,甚至往她身上倒茶水。当时的气温只有0度。过后听政府官员閒聊说:打成那个样子还要说炼,太坚强了,比共产党员还坚强。隔了几天政府又耍了一个勒索钱财的花招,办了一个所谓的转化班,强迫炼功群众劳动修路,每天还要交50元钱的办班费,7天就是350元,他俩不例外,共交了700元钱。又过几天村上又召集炼功群众开会,政府610办主任在会上大骂,说:上面有令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在会上只有他说话的权力,没有别人说话的份。最后就叫生产队长监视,每天到队长那儿签字报到。

2000 年7月的一天,那维刚和妻子唐发芬去彭州市里,与炼功的功友聊了一会儿。不一会儿,彭州市公安人员就来了,就把他们带到公安局,然后通知当地政府把他们接回蒙阳派出所。镇长谭延柏和610的白美春不由分说就是一顿毒打,白美春还用数根竹条暴打,后来派出所的警首付静又问:法轮大法好?那维刚答:法轮大法就是好!又是一顿毒打,打后又把他送到彭州市拘留所拘留15天。后由蒙阳镇610恶人乔立君(女)接回政府,又想敲诈他们一千元,因为他们无钱交,即打了一张白条。

2002年元月2日下午,那维刚正在砖厂做工,蒙阳镇政府官员开车来到砖厂,从车上下来两个恶人,一个是黄光跃,另一个是黄仁松。他们找到那维刚说:到政府有话给你说。就这样又被骗上了车。上车后恶人对他说:今天下午去你们家,你的妻子和你的母亲正在看书,把她们都弄到政府了,你们今年就别想在家过年了。就这样那家三口被劫持進了蒙阳政府。他刚到,立即上来7-8人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又强迫他脱去衣服,用数根竹条猛抽他的背部,抽得血肉模糊,还倒了一杯酒泼到他的伤口上,真是残忍。然后由政府的恶人黄光跃、缪世昌和黑打手罗大全将他拖到政府的后院,用绳子绑起来脚尖着地吊在树上就是一小时。

在元月7日这天他们全家三人都被关在一个屋子里,这时那维刚才知道她们同样遭到一顿毒打。这一关就是好几个月,受尽了恶人残酷的虐待,吃饭不交钱就不给饭吃,后来交了钱一天也只给两顿饭吃。那维刚一家共五口人,就被蒙阳政府关押了三人,家中就剩下70多岁的父亲和9岁的男孩。哪来钱生活啊?镇政府恶人还天天向他们逼钱,实在拿不出来钱,就强迫那维刚的父亲交200斤粮食给他们。在这期间政府还关押了其他10多位大法修炼者,都遭受着同样的迫害。他们10多位住在潮湿的地方,天气渐渐热了,离厕所又近,蚊虫叮咬不说,厕所的蛆往铺上爬,往家里带進的食物里爬。在这里受尽了折磨,身上都长满了疥疮。大家要求无罪释放,镇政府不理睬。有六名大法弟子连夜走出魔窟,从此开始了四个月流离失所的生活。

他们冲出魔窟后,震动了彭州市公安局和彭州市610,定为“大案”处理。当时在本地也引起了轰动。这一下他们被政府和市“综治办”上网通缉,各县、镇、乡以及各地的车站门口和电杆都贴有他们的照片、名字,他们的亲属都受到骚扰和监控;还有所有炼功人都被搜查。

第二天,把那维刚二姐强行绑架到蒙阳镇派出所。刚到派出所,所长徐某就对她一阵拳打脚踢,还用一种长满小刺的植物叫拾麻在身体上擦动,还拽下一大把头发。当晚又被转到蒙阳政府关押。由于毒打后,那维刚二姐一直头痛,7天没吃饭,看人快不行了,政府恶人也不放人。后来他的二姐夫找村干部一起去才放人,他二姐夫从政府将她背回家的。他三姐也没有逃脱邪恶的迫害。

2002年10月这天,那维刚夫妇俩正在他乡讲真像,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关押两天后就又关進了蒙阳派出所。刚到派出所,所长徐某就是一阵毒打,接着政府610的邪恶之徒乔立君、黄仁松、肖小锋、刘正芳对他们又是一阵毒打,真是法西斯流氓手段。

第三天又把他们俩送到彭州市洗脑班。彭州市610的主任刘正芳、杨建华和其他恶人罗建、庄泽明、曹医生、丁亚军、乔立君(从蒙阳政府610调来的)、还有黑打手罗科、王东等,这群恶徒不许大法弟子背法、炼功,扬言道:如果你们想回家,必须写“三书”,放弃修炼,才让回家,如果你们不放弃修炼,就别想回家。

在洗脑班吃的菜很脏,又无油,饭量少,里面还有沙子,根本吃不饱;住的地方12平方米就住4-6人,地面很潮湿,臭、脏,吃住厕都在一起,许多法轮功学员染上了严重的疥疮。在这里的人都不同程度受到肉体、精神双重迫害,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长期以来的虐待和折磨,造成那维刚全身瘫痪,心跳加快,声音都发不出来。在这人命关天的时候,恶人还要他写保证说不炼法轮功,他虽然说不出来话,但心里明白,活着一天也要遵循着“真、善、忍”的标准而行,决不向恶人妥协。 610看到情况危急,怕担责任,才由精神病院的车送回家。

那维刚的妻子唐发芬和他一同進的洗脑班。2003年3月3日,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被叫出去站在坝里,有30多人,彭州市610的头目刘招清就宣布说:转化了的就回家,不转化的就劳教。因唐发芬坚定修炼,被判劳教两年。事后唐发芬就被送到成都转运站看守所,大概有一个月,之后就送到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刚到楠木寺劳教所,检查身体长了很多疥疮,血和肉粘在一起,那里不收,彭州市 610的恶人和劳教所商量后才收下。在那里一共10天的时间,不知在这10天中楠木寺劳教所怎么折磨她,看到生命垂危了才送回家,回家后两天就含冤而死。

当时,那维刚仍在洗脑班被关押,家属要求让那维刚回家看望妻子最后一眼,可是邪恶的610和镇政府邪恶之徒就是不准许。

那维刚的母亲刘元芬,70岁,在洗脑班里也同样受到迫害,身体越来越差,全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疥疮,全身浮肿,出气急促,后来洗脑班管教才叫医生来看,结果诊断是皮肤癌,才怕担责任,赶紧通知当地政府接人。

这就是那维刚一家只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原本幸福的家就这样被彭州市610、公安、当地政府和当地派出所邪恶之徒残酷迫害得这样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7/49210p.html

成都 彭州市 蒙阳镇联系资料(区号: 028)

2019-08-24: 彭州市蒙阳镇派出所的王福全和另一警号是6402的警察与大队网格员谢朗(电话:13608213384)

2019-07-29: 骚扰四川彭州市蒙阳镇周立华、张万琴、刘秀华责任单位信息
成都彭州市蒙阳派出所:
地址:成都彭州市蒙阳镇
电话:028—83829147
副所长邹建军13547874753
王军民15828343703
韩宇翔13458583532
刘兴旭13981808586
邹建军13547874753
王建国13880003008
王明兴15828529679
胡永超13881953398
梁海强15882184167
王立波13908191220
夏安邦13980836200
胡施正18782223398
利胜宇13881942090
秦永宁15882032680
张帆13408680798
高黎13568895002
黄坤18980576000
李伟13558851526
王凯13438239310
冯良13688155002
朱皓13980805454
李兵1878294997
刘晓波17713556276四川省绵竹市土门镇麓棠村6组
肖皓月13548076203四川省彭州市隆丰镇新华路150号
陈福彬13568871800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圆石街21号1栋1单元10号


2017-04-23:
成都市青白江区红阳街道办事处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青白江区 青江中路53号 (028)83301139
红阳派出所所长:廖志勇
红阳派出所副所长: 张静 江弟 宋 帅
青白江红阳派出所
黄文生(13880805402) 闫 石 18982779163 李涛 王华 18982279381
分管国保大队 电话028-83665046 028-83665110
成都市公安局青白江区分局 : 028-83665001
成都市青白江区红阳派出所: 028-83301365 钟丽娜 18982279207
青白江区政法委: (028)836212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028)

蒙阳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责任人:

蒙阳镇政府办公室:028-83829145(政府办),028-3829146(党委办)
蒙阳镇610犯罪成员:郑贵华、白美春、黄仁松、蔡云龙、谭延柏、刘正芳、乔立君、周平宽、张宗俊、罗秀友、郑弘明

郑贵华:原党委书记(现已调到彭州市农机局任局长),是蒙阳镇的邪恶头子。
手机:13908074910(原来的),宅:(028)83885331
罗 强:现党委书记 手机:13608227859 宅:(028)89180288
谭延柏:镇长 手机:13808200050 宅:(028)83829303
袁贤松:副书记(现已调到三邑镇任副书记) 宅:(028)83829489
张宗俊:副镇长 手机:13608227391 宅:(028)88979035 83800286
唐明良:副镇长 手机:13518125798 宅:(028)89180333 83860000
罗世芬:委员 手机:13908191976 宅:(028)88977285 83829482
周平宽:委员610主管 手机:13086628338 宅:(028)88979020 83820936
黄光耀:委员610主管 手机:13880028966 宅:(028)88979031
刘正芳:610办 手机:13668190808 宅:(028)83829510
黄仁松:企办主任(原610办主任)手机:13096367783 宅:(028)88979105 83829139
陈本林:城建办主任 手机:13688326540 宅:(028)88973593 83822222
白美春:(原副镇长 主管610)手机:13980069619 宅:(028)88970019 83829645
肖小锋:610主管 手机:13056662053 宅:(028)88979023 83821513
缪世昌:手机 13551299806 宅:(028)83829633
乔立君:610办主管(现已调到彭州市610) 手机:13618068043
曾 霞:手机: 13666150552 宅:(028)83829829
庄丽萍:财政所 手机:13618022871 宅:(028)83821181
王志勇:手机 13880061382 宅:(028)83822376
蔡云龙:610办 手机:13693490811 宅:(028)83829529
张治香:手机:13036660955 宅:(028)83820457
王 勇:手机:13072856193 宅:(028)83712668
政府办公室电话:(028)83829145 83829146
蒙阳派出所电话:(028)83829147
所长:滕家华
恶警:付普超、曾军、付进(已调走)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