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乐山监狱 >> 吴明书, 男, 60

吴明书
法轮功学员吴明书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老庙村10社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6-1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缴客玲(音) 吴明书 张维凤(张文凤,张凤英)
交叉列在: 四川 > 遂宁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19: 四川省遂宁市吴明书遭受的迫害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老庙村的法轮功学员吴明书(男,六十岁),是一位厚道本份的农民,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九年中,屡次遭不法人员各种形式的残酷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二零一八年八月,吴明书再次被警察抓捕,其后被劫入四川乐山监狱。

吴明书年轻时就体弱多病,常年药不离口,受尽病痛的折磨。二零零四年四月有幸修炼法轮功,不长的时间身上所有的不适症状全都不药而愈。他非常感谢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让他拥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健康体魄,还教他做一个重德行善、处处为他人着想的真正的好人。

在东禅派出所遭毒打、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吴明书给同修送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人举报。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闯进他家欲施绑架,见他不在,就在他家里乱翻一通,抢走了他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两张,资料、光盘若干。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吴明书从外地回家,经过石洞乡大街被人发现举报,石洞派出所的警察将他从大街上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在那里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东禅派出所的所长袁希林亲自出手对他施暴,吴明书的脸颊顿时被打肿,双脚被踢青,当晚被关进永兴看守所。

在永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吴明书又被转押到北门戒毒所的洗脑班,关押两个月后,警察又把他直接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和犹大天天给他洗脑,包夹不让睡觉,罚他站,并对其辱骂。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结束冤狱回家。

吴明书回家后才从妻子口里得知,当他被抓后,派出所警察还绑架了他的妻子,并关押了一天一夜,还抢走了家里仅有的三千元生活费,让这个破碎的家更是雪上加霜。

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的一天,吴明书因给乡党政办发了一本《九评》书而遭跟踪,上午十一点左右,被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和临时雇用打手绑架到永兴看守所,警察在他家里抢走了平板电脑两个、刻录机一台、大法书及新经文四十多本,将他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十三天,回家时还勒索罚款一千元。

送资料遭绑架、抄家和毒打

因电话被监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吴明书与方正蓉送真相资料到大英县城,遭乔装成“的士”的不法人员跟随,遭大英警察包围绑架。晚上九点左右,安居区纠集了安居派出所和东禅派出所及安居国保等三十多个警察,开了七辆车,将吴明书与方正蓉分别劫回遂宁。

在途中,警察强行解下吴明书裤腰上的皮带,将其双手捆住。国保谭林和周林在车上就对吴明书拳打脚踢,当时他就被打得满脸是血。到他家之后,这几十个强盗似的警察开始大肆抄家,抢走了三张师父法像、五十个师父讲法碟子、七个播放器、四十多本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一一拍照。

晚上十一点,警察又把吴明书拉到安居陶家湾小区的租房内,他们动用了特警、消防车等十几辆车子,警察有的手持警棍,特警还荷枪实弹,抄家的是安居派出所的警察。抢走了三张师父法像、四本《转法轮》、三本《洪吟》及其他大法书籍,一千副春联并一一拍照。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又把吴明书强行送到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在抄家过程中,吴明书的妻子张文凤(六十二岁)还受到了警察的恐吓和欺骗,致使其所有私人物品被洗劫一空。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吴明书遭到安居区公安分局非法刑事拘留;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遭到安居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同日被安居区公安分局决定取保候审,无理要求吴明书定时到派出所“报到”。

二零一七年六月,安居区司法局对吴明书非法出具“社区矫正保证书”,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安居区法院接受了此保证书。但在当事人吴明书两次签字的地方,竟然有两种迥然不同的笔迹?!一个是一笔一划的正规字体,另一个则是凌乱潦草的字迹,明显看出司法人员与法官在此保证书上做了手脚!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取消取保候审。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安居区检察院对吴明书非法提起公诉,五月十六日开庭,代理检察员何国福出庭参与了非法公诉。错用《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之规定,公然对法轮功学员吴明书进行栽赃、诬陷,捏造罪名、陷害无辜,视国家法律为儿戏。

而安居区法院的法官们明知法轮功学员吴明书是无罪的,却与检察院的检察官沆瀣一气,对吴明书做出判刑两年缓期三年执行的冤情判决。

再次遭绑架毒打、劫持入狱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下午,吴明书正在坡地顶着烈日挖花生,只有妻子张文凤在家里。约两点钟左右,三个着便衣的陌生男子突然闯进吴明书的家里,劈头就打听吴明书在哪里,吴妻只好如实相告,便衣让其妻叫吴明书立即回家。

吴明书听说后不知是恶人的奸计,便随其回家。当他俩走到离家门不远的马路边时,只见三便衣早已在此等候。见吴走近,三人立即上前将吴明书用手铐铐上,欲将其带走。

吴妻见丈夫赤着上身、穿着短裤、脚踏拖鞋,便央求三便衣:“让我回家给他取套衣裤和鞋子穿上吧!” 便衣说:“天气这么热,不用拿!”说完便将吴明书强行带走。

吴明书被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后,随后便遭到了警察们惨无人道的毒打折磨,当场被打得鲜血直流、不省人事。警察怕承担责任,将吴明书送往遂宁市和平路中医院抢救。经医生检查,吴明书伤势严重,脑内大出血。

东禅派出所的警察叫吴妻前来探望,谎称吴明书已生病住院抢救。家属说我丈夫在家都是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生病?压根儿就不相信警察的信口雌黄。

吴明书昏迷抢救期间,警察仍没有给其手脚松铐。吴明书苏醒后,只觉半边身子疼痛无力,挪步艰难,只好靠拄单拐行走。

吴明书的身体稍事好转后,警察便迫不及待的将其劫入四川乐山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9/四川省遂宁市吴明书遭受的迫害(图)-382948.html

2019-01-28: 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嘉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
吴明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8/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0974.html#19127234045-1

2018-10-11: 四川遂宁市吴明书被迫害致脑内出血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吴明书与妻子(未修炼法轮功)正在家中摘花生,突然有三个未穿制服的警察闯进门,以吴明书没有去派出所报到为由,将他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后警察叫家属去看望,说吴明书脑内出血,并叫家人接回家,家人未答应。

据悉,吴明书现在公安内部医院。家人到医院看望时,只见他在昏迷的状态下还被铐着脚镣,家人要照像,但遭到警察的阻止。

据家人讲:吴明书现在身体不能动,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生命处于危险状态。家人要求转院,警察不同意,并威胁说如果转院医药费自付。家人说:“我家亲人是到东禅派出所之后出的事。”现在吴明书的儿子、女儿、女婿已从外地赶回家。

吴明书是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一位老实本份的农民,以种地、卖豆花儿为生,他为人正直,善待家人与邻居。然而,在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里,吴明书曾遭当地邪党人员多次绑架、关押、抄家、送洗脑班、勒索钱物和劳教迫害。

在东禅派出所遭毒打、非法劳教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吴明书给同修送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人举报。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闯进他家欲施绑架,见他不在,就在他家里乱翻一通,抢走了他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两张,资料、光盘若干。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吴明书从外地回家,经过石洞乡大街被人发现举报,石洞派出所的警察竟然将他从大街上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在那里他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东禅派出所的所长袁希林亲自出手对他施暴,吴明书的脸颊顿时被打肿,双脚被踢青,当晚又将其送到永兴看守所关押。

在永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吴明书又被转押到北门戒毒所的洗脑班,关押两个月后,警察又把他直接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和犹大天天做他的所谓思想转化工作,包夹不让睡觉,罚他站,并对其辱骂。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结束冤狱回家。

吴明书回家后才从妻子口里得知,当他被抓后,派出所警察还绑架了他的妻子,并被关押了一天一夜,还抢走了家里仅有的三千元生活费,让这个破碎的家雪上加霜。

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的一天,吴明书因给乡党政办发了一本《九评》书而遭跟踪,上午十一点左右,被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和临时雇佣打手绑架到永兴看守所,警察在他家里抢走了平板电脑两个、刻录机一台、大法书及新经文四十多本,将他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十三天,回家时还罚款一千元。

送资料遭绑架、抄家和毒打

因电话被监控,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吴明书与方正蓉送真相资料到大英县城,遭乔装成的士的不法人员跟随,遭大英警察包围绑架。晚上九点左右,安居区纠集了安居派出所和东禅派出所及安居国保等三十多个警察,开了七辆车,将吴明书与方正蓉分别劫回遂宁。

在途中,警察还强行解下他裤腰上的皮带,将其双手捆住。国保谭林和周林在车上就对吴明书拳打脚踢,当时他就被打得满脸是血。到他家之后,这几十个强盗似的警察开始大肆抄家,抢走了三张师父法像、五十个师父讲法碟子、七个播放器、四十多本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并一一拍照。

晚上十一点,警察又把吴明书拉到安居陶家湾小区的租房内,他们动用了特警、消防车等十几辆车子,警察有的手持警棍,特警还荷枪实弹,抄家的是安居派出所的警察。抢走了两张师父法像、四本《转法轮》、三本《洪吟》及其他大法书籍,一千副春联并一一拍照。第二天凌晨两点多钟,又把吴明书强行送到永兴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七天。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八日,吴明书在家中遭安居区东禅镇派出所三名便衣警察绑架,在派出所内遭警察猛烈撞墙,导致吴明书脑内出血,大脑严重受伤,人时常处于昏迷状态,现已送到公安内部医院抢救。

信仰自由乃是我国《宪法》所定,法轮功学员吴明书坚守自己的良知和善念,自觉按“真善忍”的修炼理念,严格要求自己,不随波逐流,处处做一个替别人着想的好人,何罪之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11/四川遂宁市吴明书被迫害致脑内出血-375628.html

2018-09-29: 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吴明书遭迫害情况补充更正

8月28日白天,四川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石洞社区吴明书夫妻二人在家摘花生,突然有三个未穿制服的警察闯进门,以吴明书没有去派出所报到为由,将他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后警察叫家属去看望,说吴明书脑内出血,并叫家人接回家。家人未答应。

吴明书现在公安内部医院。家人到医院看望时,他在昏迷的状态下还被铐着脚镣,家人要照像,警察不准照像。

据家人讲述;吴明书现在身体不能动,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家人要求转院,警察不同意,威胁说如果转院医药费自付。家人说“我家亲人是到东禅派出所之后出的事”。现在吴明书的儿子、女儿、女婿已从外地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29/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5107.html

2018-09-06: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吴明书被迫害生命危急

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派出所,在8月28晚上,闯进法轮功学员吴明书的家,把夫妻二人绑架到东禅派出所。之后,把吴明书的头猛烈往墙上撞击,致使吴明书当即昏死过去,送往东禅镇医院,不敢接收,因生命危急,立即送往遂宁另一家医院,现吴明书的实际情况不得而知,听说是脑内出血。恶人放出的话诬蔑是法轮功学员围攻派出所,完全是造假陷害。具体情况不详,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6/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3449.html

2016-05-15: 四川遂宁市吴明书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吴明书,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在安居以卖豆花为生。我年轻时体弱多病,常年药不离口,受尽病痛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个善良人劝我修炼法轮功。其实我早就听过很多人给我讲过法轮功的真相,心里一直很同情法轮功学员受到当局的不公正待遇,也非常理解和支持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向人们传播真相的义举。因此有人劝我修炼,我一口就答应了。

自从修炼法轮功后,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以前的所有病状全部消失。从此我变得平静乐观、自信向善,再没吃过一片药。我庆幸自己终于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法轮功学员;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千载难逢的真道佛法——法轮大法。至此我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不仅让我拥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健康体魄,而且重塑了我的灵魂。

以下是我遭中共迫害的经历:

绑架未遂被抄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我给同修送救人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气势汹汹闯进我家欲施绑架,见我本人不在,他们就在我家里乱翻一通,衣服和农具扔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师父法像两张,资料、光盘若干,整整装了一小货车私人物品,径直拉到派出所去了。

在东禅派出所遭到的毒打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我从外地回家,经过石洞乡大街被人发现举报,石洞派出所的警察竟然贼胆包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将我从大街上绑架到东禅派出所,在那里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东禅派出所的所长亲自出手,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脸颊顿时肿得很高,双脚被踢青,袁希林把我打够了,当晚又把我送到遂宁永兴看守所关押。

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永兴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又把我转押到遂宁北门戒毒所的洗脑班,关押两个月后,警察又把我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那暗无天日的劳教所里,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和犹大天天做我的思想转化工作,企图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包夹(监视我的犯人)不让我睡觉,剥夺我正常休息时间,还罚我站了一天一夜,对我进行辱骂,我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我师父教我做一个真正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我没有错,是警察和犯人在犯罪,因此,我守住自己的良心,无论他们怎样对待,我都不为其所动,坚定的维护着大法,最后警察企图转化我的阴谋彻底破产。

惊闻家属遭绑架与经济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结束了劳教所里地狱般的生活。派出所的警察张兵开车到劳教所接我回家,当警车途经三台县境时,张兵恶狠狠的叫嚷要把我扔到河里,说完又大声谩骂不止。我不吱声,心里也不记恨,只是觉得他一味替中共和江泽民迫害好人,活得真是太可怜了。

回家后才知道,我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被抓后,派出所警察还绑架了我的家属。我妻子在东禅派出所被关押了一天一夜,还抢走了我家用来做生活费的三千元钱,警察还厚颜无耻的对我家的亲友说:“要想出来,只有拿钱来取”,亲友无奈只好东拉西借,凑了三千元钱给警察,家属才回了家。

第二天我去赶集,碰到久别的父老乡亲,他们见我平安归来,打心眼里替我高兴。大伙儿拉着我的手喜不自禁地对我道:“你这么好的人,警察还把你弄去关了一年多,真是太冤枉了!”有的说:“昨天晚上,我们不知道你回家了,要是在白天,我们都要给你放鞭炮!”听了乡亲的话,我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我在石洞乡发真相资料,我把《九评》书放到石洞乡党政办公室,想让干部们了解真相得救度,不料被人发现,跟踪到大街上,上午十一点左右,被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和临时雇佣打手前后堵住我的退路,被绑架到遂宁永兴看守所,他们还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二个平板电脑、一台刻录机、四十多本大法书及新经文,知道当天被绑架的还有一名退休老师卢洪友。警察后来又把我关押到北门洗脑班十三天,他们还指使石洞乡四个大学生村官:张扬、美奇、于奇和汪洋到洗脑班给我做转化工作,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出洗脑班时,还罚了我一千元钱。

在安居派出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同修方正蓉到物流港去取真相资料。我们事先不知道电话早已被国安监控,我们被便衣跟踪到阳光城小区,放资料的地方被暴露了。然后,我俩又从吴家湾去拿资料准备送到大英县城,我俩刚把资料抬出来时,见一辆“野的”(本地常见的野的士)停靠在离我们不远的马路边(实际是警察恶车)。我们见车主主动询问,便坐了进去,到了大英县,就把资料放到一个残疾人同修的租房内。这一切都被那个便衣车看得一清二楚,中午吃了饭出来,我们刚在凳子上坐定,就见大英县五、六个警察把我们分别包围住,其中一警察问:“你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吗?我们答“是”。警察说:“那请你们上车。”我和方正蓉不配合,他们拉的拉、推的推,当时就把方正蓉手上的血都拽出来了,他们强行把我们带到上午放资料的同修家里,又是点货又是拍照。警察把我承认的资料拉到石洞乡,把剩下的资料和方正蓉一起拉到遂宁,他们还抄了我的家,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参与的警察有遂宁安居派出所和东禅派出所的警察及安居国安,一共开了七辆车,去了三十多个警察。在途中,警察还用我身上的皮带捆住我的双手,安居国安谭林和周林在车上对我拳打脚踢,当时就被他们打得满脸是血,到我家之后,他们在我家里旁若无人,大肆抄家,抢走了三张师父法像、五十个师父讲法碟子、七个播放器、四十多本大法书籍、七个不干胶、八桶(红、黑)喷漆、两个喷字的模板、漆刷两个、小条幅二十条、一丈长的大条幅一条,警察还把搜出来的东西一一拍照,所有用来救人的东西被洗劫一空。他们在我家翻箱倒柜,衣服、家什扔得满地,还把我孙儿用毛笔写在门上和墙壁上的大法标语用黑漆抹掉,还把村支书袁希俊和村长李明海叫来观看。

租房遭洗劫

警察一直在我家折腾到晚上十一点,然后又把我拉到遂宁安居陶家湾小区的租房内,他们动用了特警、消防车等十几辆车子,抄家的是安居派出所的警察,还叫来了陶家湾的陶书记,几十个警察蜂拥而至,他们有的手持警棍,特警还荷枪实弹,把个小区围了个水泄不通,中共当局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善良民众的。

他们到了我租房门口,便使劲砸门,“澎澎”的咂门声和嘈杂的吼叫声惊得四邻不安,我妻子从睡梦中被惊醒,听到门外一片混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胆颤心惊的披衣起来开门,看到这么多的警察站在门口,个个如狼似虎,吓得不知所措。警察进屋后,抢走了两张师父法像、四本《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籍,三本《洪吟》,两张“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贴、一千副春联。警察还对我的私人物品一一拍照。行凶完毕后,他们又强行把我带到安居派出所对我连夜审问,逼问我书籍和资料的来源,还要我在笔录上签字,我没有配合他们,他们见我满脸是血,害怕恶行暴露,就要给我洗去脸上的血污,我坚决不答应,他们见我拒绝,威胁说要把我当炮兵的儿子弄回来,我说:“看是把你们弄下来还是把我儿子弄回来”,他们一听顿时哑口无言。审完我后,警察又把我拉到安居人民医院去检查,叫医生抽我身上的血,我害怕警、医配合互相勾结活摘器官,就在医院大声喊:“警察割器官了,警察割器官了!”第二天清晨二点多钟,又把我强行送到遂宁永兴看守所。

经济勒索未得逞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安居国安谭林和周林强行给我戴上脚镣手铐,一周后,谭、周二人又来看守所对我进行非法审问,逼我说出资料的来源及与谁有联系。我拒绝配合,关了一个多月后,检察院来人叫我在逮捕书上签字,我没有签,来人还诬蔑我是协同犯罪。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安居国安谭星、杨大队长与石洞乡综治办的于奇、张扬、村支书袁希俊及村长李明海四人驱车来到看守所,叫我交六千元钱就回家。我说:“你们把我家抢了个精光,家徒四壁,哪有钱交!”后来支书和村长交了六千元钱,我才结束了三十七天地狱般的非人生活。

骚扰

回家一个月后,安居国安谭林打电话叫我到国安大队,我没去,两天后,谭林和周林及杨大队长又开车来我家,杨大队长说:“(你)如果看到法轮功(学员)有什么活动,就告诉我们,”我说:“我不认识其他人,没法告诉你们。”当时我就回绝了。

结束语

综上所述,都是我在这十几年的修炼中所遭受的中共当局对我的无端迫害,类似这样的迫害案例在当今的中国大地比比皆是,我本人只是千千万万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员,我希望参与这场人权迫害的所有公、检、法、司各职能部门及相关人员不要再为江泽民助纣为虐,随着《公安警察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及二零一三年八月《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的出台和实施,及从中释放的重要信号中,看清中国司法改革的形势和力度,这绝不是空穴来风,希望所有参与者审时度势,不要再重蹈覆辙,到时清算迫害者时没有人替你们开脱,快从恶梦中清醒,及时从中共的这趟死亡列车上跳车,将功赎罪,做一个明智的人,为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5/四川遂宁市吴明书自述遭迫害经历-328240.html

2016-05-01: 四川省遂宁市吴明书自述多次遭迫害经历

一、得法获新生

我叫吴明书,家住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我年轻时体弱多病,常年药不离口,受尽病痛的折磨。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个善良人向我劝我修炼法轮功,其实我早就听过很多人给我讲过法轮功的真相,心里一直很同情法轮功学员受到当局的不公待遇,也非常理解和支持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向人们传播真相的义举。因此别人劝我修炼法轮功,我就一口答应了。

自从学了法轮功后,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以前的所有病状全部消失了。从此我变得平静乐观,自信向善,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我庆幸自己终于得了千载难逢的真道佛法。至此,我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不仅给予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更重塑了我心灵。

二、被非法抄家

二零零六年五月三十日,我给法轮功同修送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气势汹汹闯进我家欲施绑架。见我本人不在,他们就在我家里乱翻一通,衣服、农具扔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他们抢走了我的大法书籍十多箱,两张师父的法像、资料、光盘若干,整整装了一小货车私人物品拉到派出所去了。

三、在东禅派出所遭毒打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我回家经过石洞乡大街,被人发现举报,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将我从大街上绑架,他们把我带到东禅派出所,在那里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东禅派出所的所长袁希林亲自出手,对我拳打脚踢,我的脸颊顿时肿得很高,双脚被踢青,袁希林把我打够了,当晚就把我转送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四、在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永兴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他们又把我转押到遂宁市北门戒毒所的洗脑班,非法关押了两个月后,警察又把我转押到绵阳新华劳教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那暗无天日的劳教所里,狱警指使劳教人员和犹大天天逼我转化,企图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包夹(监视我的犯人)不让我睡觉,还罚我站了一天一夜,对我进行辱骂。

我想自己是修真善忍的,我师父教我做一个真正为别人着想的人,我没有错,是警察在犯罪。因此我守住自己的良心,不论他们怎样对待我,我不为其所动,坚定的维护着大法,最后警察企图转化我的阴谋彻底破产。

五、家属遭绑架与经济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结束了劳教所里地狱般的生活,派出所的警察张兵开车到劳教所里接我回家。当警车途经三台县境时,张兵对我恶狠狠地说:“把你扔到河里!”说完就大声谩骂,我不吱声,心里也不记恨,只是觉得他一味替中共和江泽民迫害好人,活得真是太可怜了。

回家后才知道,我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九日被绑架后,派出所还同时绑架了我的家属,我妻子在东禅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还抢走了我家用来做生活费的三千多元现金,警察还厚颜无耻地对我亲友说:“要想出来,只有拿钱来取人。”亲友无奈只好东拉西借,凑了三千元钱。被警察勒索了三千元钱,家属才回了家。

回家后第二天,我去赶集,碰到久别的父老乡亲,他们见我平安归来,打心里替我高兴。大伙儿拉着我的手喜不自禁地对我说:“你这么好的人警察还把你弄去关了一年多,真是太冤枉了!”有的说“昨天晚上我们不知道你回来了,要是在白天,我们都要给你放鞭炮!”我听了众乡亲的话,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六、在洗脑班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二月,我在石洞乡发真相资料和《九评》,我把《九评》放到石洞乡党政办公室,想让党政干部了解真相,不料被人发现跟踪到大街上,后来被跟踪的人构陷,上午十一点左右,我被石洞乡派出所的警察及被利用的人,前后堵住我的退路,将我绑架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派出所的警察还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一台平板电脑,一台刻录机,大法书及新经文四十多本珍贵的书籍。

当天被绑架的还有卢洪友(教师),后来又被非法关押到北门洗脑班十三天。

他们还指使石洞乡的四个大学生村官张扬、吴奇、于奇和汪洋来洗脑班给我洗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出洗脑班时我还被勒索了一千元钱。

七、在安居派出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和同修方正蓉到物流港去拿资料,我们不知道电话早已被国安监控,我们被便衣跟踪,当我们刚把资料抬出来,就看见一辆“野的”停靠在不远处的地方。我们不知道这辆车是恶人的,便坐了进去,到了大英,把资料放在一同修的租房内。

中午吃了饭出来坐在外面,就被大英的几个警察团团包围,其中一个警察说:“你们是修炼真善忍的吗?”我们说是。警察他们几个拉的拉,推的推,把方正蓉手上的血都拽出来了。警察就把我和方正蓉拉到放资料的同修家里,又是点货,又是拍照。

警察把我承认的资料拉到我家所在的石洞乡,把剩下的货和方正蓉拉到遂宁。警察把我资料拉到石洞乡就去抄我的家,时间是晚上九点左右,参与的警察有遂宁安居派出所和东禅派出所的警察,安居的国安,一共开了七辆车去了,三十多个穿制服的警察。

在去我家的途中,警察还把我身上的皮带强制扯下来捆绑我的手,安居的国安警察谭琳和周林在车上对我拳打脚踢,当时就把我打得满脸是血。

到了我家后,他们大肆抄我的家,抢走了我师父的三张法像,五十个师父讲法碟子,七个播放器,四十多本大法书籍,七个不干胶,八桶(红,黑)喷漆,两个喷字的模板,漆刷两个,小条幅二十条,一丈长的大条幅,警察还对搜出的东西拍照,所有用来讲真相的东西被警察洗劫一空。他们在我家里翻箱倒柜,衣服,东西扔的满屋都是,一片狼藉。

他们还把我孙子用毛笔写在门上和墙上的“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的标语用黑漆抹掉,还把大队书记袁希俊、村长李明海叫来观看。

八、租房遭洗劫

那些警察一直在我家折腾到晚上十一点,然后又把我拉到遂宁安居陶家湾小区的租房内,他们还动用了特警、消防车等,十几辆车子。抄家的是安居派出所的警察,还叫来了陶家湾的陶书记,几十个警察蜂拥而至,他们有的手持警棍,特警荷枪实弹,把小区围了个水泄不通,当局就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对付我这个手无寸铁的善良人。

他们到了我租房门口,使劲砸门,砸门声和嘈杂的喊叫声惊动了四邻,我妻子从睡梦中被惊醒,听到门外一片喊叫声,马上披衣胆颤心惊的起来开门。看到这么多警察吓得不知所措。警察进屋后,抢走了两张师父法像,四本《转法轮》及其他大法书籍,三本《洪吟》,两张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贴,一千幅对联,警察还对我的私人物品一一拍照。

之后他们又强行把我带到安居派出所对我连夜审问,逼问我书籍和资料的来源,还要我在笔录上签字,我没配合他们。警察见我满脸是血,害怕他们的恶行第二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要给我洗脸上的血污,我坚决不答应,他们见我拒绝,威胁说要把我在部队当炮兵的儿子弄回来。我说:“看把你们弄下来还是把我儿子弄回来,你们试一试!”他们顿时哑口无言。

审问我后警察又把我拉到安居人民医院去体检,叫医生抽我手上的血。第二天凌晨二点多钟又把我强行关押到遂宁市永兴看守所。

九、遭经济勒索未得逞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安居国安谭林和周林强行给我戴上脚镣手铐,一周后,谭、周二人又来看守所对我进行非法审问,逼我说出资料的来源及与谁有联系,我拒绝配合。

我被关押了一个多月后,检察院来人叫我在逮捕书上签字,我也没签,他们诬蔑我是协同犯罪。

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安居国安谭星、杨大队长与石洞乡综治办的于奇、张扬、村之书、袁希俊及村长李明海七人驱车来到看守所,叫我交六千元钱就回家。我说:“你们把我家抢了个精光,家徒四壁,哪还有什么钱?”后来村支书和村长交了六千元钱,我才结束了三十七天地狱般的非人生活。

十、骚扰

回家后一个月后。安居国安谭林打电话叫我到国安大队。我没去,两天后,安居国安谭林和周林及杨大队长又开车来的我家。杨大队长说:“你如果看到法轮功学员有什么活动就告诉我们。”我说:“我不认识其他人,没法告诉你们。”

十一、结语

综上所述,这都是我在这十几年修炼中所遭受的中共当局对我的无端迫害。类似这样的迫害案例在当今的中国大地比比皆是,我本人只是其中的一员。

我希望参与这场人权迫害的所有公检法司各职能部门及相关人员不要再为江泽民助纣为虐。随着“公安警察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及二零一三年八月“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的出台和实施及从中释放的重要信号中,看清形势,希望所有参与者审时度势,不要再步入薄熙来、周永康之流的后尘。到时,清算迫害者的罪恶时没有人替你们开脱,希望你们赶快从恶梦中清醒过来及时跳车,将功赎罪,做一个明智的人,为自己选择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四川省遂宁市吴明书自述多次遭迫害经历-327370.html

2015-12-31: 四川遂宁市安居区公安局六一零诱骗绑架法轮功学员吴明书

2015年12月22日上午,四川遂宁市安居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诱骗法轮功学员吴明书到遂宁去拿东西,吴明书刚到遂宁就遭绑架,被强行带回安居。当晚10点, 安居“610”警察共九人闯入吴明书在陶家湾小区的家, 猛砸屋门,强行开门,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及各种资料。第二天,警察给吴明书的妻子一张非法拘留通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1/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1495.html#15123101315-1

2015-12-30: 四川遂宁市大法学员方正容等四人被绑架

2015年12月22日早上,当地公安对大法学员方正荣(女,65岁)、吴明书(男,63岁)、杨泽林(男,60多岁)、大英县一名男性大法学员,同日也遭绑架。这四名学员都被非法抄家、关押。

2015年12月23日下午,当地警察全服武装,荷枪实弹,对法轮功学员居住处强行撬门入室抄家,当时两个大法学员不在家。家中一切设备与耗材被抢走。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1316.html#151229234919-1

2011-09-22: 四川遂宁市东禅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
.......
卢洪友、吴明书、张兰芳、袁素英(袁西英)、张凤英,东禅镇石洞乡居民,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安居区东禅镇石洞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抄家、勒索。七十八岁的袁素英在家人被勒索四千元作保后被放回;张兰芳、张凤英于二十四小时后被放出;六十五岁的卢洪友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看守所,三月十六日被勒索五千元取保被放回;五十九岁的吴明书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洗脑班,三月十八日被勒索一千元取保后放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四川遂宁市东禅镇法轮功修炼者受迫害案例-247024.html

2011-03-24: 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石洞镇陆洪友、吴明书仍被非法关押

2011年3月3日中午12时左右,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二大九队法轮功学员卢洪友,男,60多岁;吴明书,男,55岁;张兰芳,女,60多岁;袁素英,女,60多岁;张凤英(吴明书的妻子),五人正在家里做事,被安居区东禅镇石洞派出所的恶警绑架迫害,抄家、骗钱。

24小时后,张兰芳、张凤英被放出。袁素英家中被骗去4000元作保证才放回家,但进一步对袁素英进行跟踪迫害,逼迫交待资料从哪里来的等等。

陆洪友、吴明书仍被关在遂宁市北门收教所洗脑班进行迫害,直到现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4/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37996.html

2006-06-27: 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5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6年6月19日,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610、东禅镇派出所绑架了石洞乡大法弟子吴明书夫妇与另外3名大法弟子,其中2名(夫妇)被勒索6000元放回家,(吴明书妻子张维凤5月30日被绑架,非法关押一天,勒索2000元);3名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72.html

2006-06-14: 四川遂宁大法弟子吴明书、李秀华被迫流离失所

2006年5月30日,四川省遂宁市安居区东禅镇派出所恶警袁光林、石洞镇书记唐晏、武装部长罗华与石洞镇综治办主人袁立仲闯入石洞镇老庙村10社大法弟子吴明书家,翻箱倒柜,搜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真相资料、九评与标语,抢走手机、VCD机。吴明书智慧走脱。邪恶绑架了吴明书的妻子张维凤。张维凤被非法关押迫害24小时,勒索2000元钱后释放。

石洞镇钟家沟村9社女大法弟子李秀华也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4/130378.html

乐山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

2017-04-15: 四川省乐山嘉州监狱 地址: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嘉州监狱 邮编:614009
电话:0833-2349097 2349089 2349382 2349088 2349049
嘉州监狱帮教热线:0833-2349081
乐山嘉州监狱监狱长:祝伟
副监狱长:虞远东、袁定兴、蔡忠成、赵肃平、付某、田义(管所谓思想改造)0833-4379003
乐山嘉州监狱政委:黄德永
乐山嘉州监狱刑法执行专员:黄涛
乐山嘉州监狱办公室主任:李海泉 0833-4652007(办)
乐山嘉州监狱政治处主任:宋福贵
乐山嘉州监狱工委书记:夏绍玖
乐山嘉州监狱狱政科:苟光辉
乐山嘉州监狱狱政科王政强(科长,住乐山市市中区里仁街359号28幢3单元3楼2号)
电话:0833-5216474 0833-4379010
乐山嘉州监狱狱政科成员:李波、宁富贵、林中、黄朝君、干四全、宴长春、李越翔、毛新、贺于民、彭德君、郑长军、吴纯平、陈力、陈洪章
乐山嘉州监狱教育科:骆江涛(科长)、邵凌(副科长)、杨希林、桑建、王建全、廖仙(女)、张译丹(女)、(办)0833-43790110833-4652032
乐山嘉州监狱法制办:刘守义(主任,住四川省沐川县沐溪镇五马坪街道1号)
乐山嘉州监狱狱侦科科长:陈淇
乐山嘉州监狱安监科科长:吴涛
乐山嘉州监狱生产科科长:刘一树
乐山嘉州监狱生活科科长:宋家武
乐山嘉州监狱质检科:黄国强
乐山嘉州监狱特警队队长:高虎(高虎之妻黄晓燕在嘉州监狱工作)
乐山嘉州监狱二监区(沙湾监狱):马杰
乐山嘉州监狱四监区 监区主任严长春、
乐山嘉州监狱五监区监区长:杨建中
副监区长:熊勇 教导员:辜小兵 狱警:易涛、李兆雷
乐山嘉州监狱六监区 监区长:肖彬(肖彬之妻李群英在嘉州监狱工作) 罗常天 钟世国(教导员) 王亿军(副教导员)
狱警:杜坤、周念平、徐可、何勇志、李毅、梁川东、余游、陈果、周黎平、周国平、李琪、魏敏、严和平、邢国华、许涛、邱鹏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19-02-21: 参与迫害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吴明书的人员

参与迫害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吴明书的四川遂宁市安居区检察院代理检察员:

何国福电话 18280859010

参与绑架的邪恶人员:
安居区610 东禅镇派出所
石洞乡书记 唐晏   手机 13183575777
副镇长     刘建国 手机 13309062588
吴绍权 手机 13015831211
袁立仲 手机 13330638617
老庙村书记袁熙俊
村长李民海
主任吴爱国

遂宁市安居区国保:谭星、杨大队长、谭林、周林
遂宁市安居区东禅派出所所长:袁希林
综治办:于奇、张扬
村支书:袁希俊 村长: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