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大东区(第一、二看守所) >> 马江(妻吴树艳), 男, 40

个人情况: 沈阳黎明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
拘留时间: 2006年5月23日
有关恶人: 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片警李勇等恶警、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区国保大队队长谢某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6-02
家庭成员: 儿女: 吴树艳(吴淑艳,夫马江) 吴树鸣
夫妻/父母: 吴玉(沈阳市大东区)
女婿: 马江(妻吴树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31: 妻子被迫害致死 沈阳马江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图)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长安小区法轮功学员马江先生被绑架,在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二十年的迫害中,这是他第三次被绑架。

马江原是沈阳黎明公司职工,之前曾两次遭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大东区八棵树看守所、辽宁本溪监狱迫害;妻子吴树艳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历经辽宁女子监狱七年的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马江的妻子吴树艳女士在沈阳市大东区讲真相被绑架,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李勇,带着六、七个警察,动用三辆警车到吴树艳家抄家。马江下班回家时,被警察骗去取东西,也遭绑架,被非法关押到大东区八棵树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九月,大东区法院在沈阳市看守所秘密开庭,吴树艳被枉判七年。吴树艳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迫害。二零一二年,辽宁女子监狱不法人员因吴树艳被迫害出现肝腹水的症状,在医院确诊后,知道她活不了多久,为推卸责任,带她住院治疗,通知家属后,随即把她丢在医院,扬长而去。吴树艳在经历了六年半辽宁女子监狱的冤狱迫害,回到久别近七年的家中。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年仅四十七岁的吴树艳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下午,马江在家中再次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被大东区法院以“把房子借给舒予做资料”为由,枉判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本溪监狱六监区迫害。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马江被绑架,这是他第三次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31/妻子被迫害致死-沈阳马江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图)-390832.html

2019-07-29: 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马江被绑架
7月27日,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被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9/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90787.html#1972901523-10

2016-09-11: ◇沈阳市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于9月7日有亲属陪护下已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1/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34230.html#16910234912-1

2016-07-13: 辽宁本溪监狱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辽宁本溪监狱六监区是最邪恶的监区,以监区长王勇,五十多岁,警察陈赓,刘斯同为首,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警察刘斯同在二零一五年“攻坚战”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陈秀,法轮功学员孟宪光,犯人在门口放风,警察刘斯同在室内殴打,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陈秀和孟宪光,法轮功学员陈秀刚刚到本溪监狱炼功,被警察刘斯同电棍电击迫害,干奴工活经常挑毛病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陈秀被狱警指使的犯人石健用鞋底搓陈秀前胸,陈秀前胸被迫害成黑紫色。

家住本溪犯人初广超和史德君给狱警队长干活,每天跑前跑后的,被利用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务犯人李伟诬陷法轮功学员刘华玉偷内裤,对刘华玉大打出手。

本溪监狱已从火连寨迁至牛心台。监狱设有生活监区、一监区、二监区、三监区、六监区、七监区、八监区。每监区人数从原来的50-60人减到40多人。每天早上6点起床,6点30半吃早饭,7点出工,中午11点吃午饭,晚7点收工。有时赶任务会加班,星期天也不能休息。六监区加工吨袋、包装袋,七、八监区加工服装。这里的奴工活很累手,多数人手指甲磨破了,手上有伤,加工的塑料编织袋对皮肤有伤害,完不成生产任务就会被狱警殴打、打耳光、电棍电,有时拳脚相加。

现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一监区:栾华刚、唐义清
二监区:于波、熊安明、周琳
三监区:陈新野
六监区:马江、陈秀、孟宪光
七监区:周波
八监区:秦丹平
后勤监区:王义勇
生活科:孙玉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3/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1313.html#16712232159-1

2016-02-23: 女儿被迫害致死、儿子遭冤狱 沈阳老人含冤离世
女儿吴树艳二零一三年被迫害致死,女婿二零一四年,儿子二零一五年陷冤狱,沈阳市大东区年逾八十的吴玉老人,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下,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凄然离世。

吴玉老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与心灵得到净化后,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女儿、女婿、儿子也相继走入修炼,家庭的和睦,内心的祥和与宁静。全家都沐浴在佛法之中。

女儿吴树艳长得端庄秀丽,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修炼法轮功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对父母、公婆、丈夫、女儿爱护有加,把家里也打点的井井有条,是一大家人生活的主心骨。一次婆婆生病期间,不能下地,大小便不能自理。吴树艳就给婆婆接大小便、洗澡、洗衣服,做可口的饭菜,没有一点焦躁和怨言。在吴树艳大半年时间的精心照顾下,婆婆康复了,婆婆逢人就夸“这儿媳比女儿还亲!”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吴树艳向周围的人讲解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时,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零六年九月中旬,大东区法院将吴树艳秘密非法判刑七年,在历经沈阳市看守所、辽宁女子监狱的七年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点五十五分离开人世。

女婿马江,沈阳黎明公司职工,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下午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被大东区法院以“把房子借给舒予做大法资料”为由,非法枉判三年,现在被关押在本溪监狱。

儿子吴树鸣二零一四年八月五日被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恶警从公司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大东区看守所。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共以“把房子借给舒予做大法资料”为由,非法将他冤判三年。

在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折磨下,吴玉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九日,凄然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3/女儿被迫害致死、儿子遭冤狱-沈阳老人含冤离世-324512.html

2015-08-01: 辽宁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现在本溪监狱关押的法轮功学员26人

一监区三人:

郭松,男,大连人,因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7月到期。

栾华刚,男,鞍山人,被抓前鞍钢工人,因制作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10月到期。

唐义清,男,丹东人,2016年8月到期。

二监区三人:

熊安明,男,岁59,本溪人,被非法判刑9年,2017年4月到期。

于波,男,43岁,大连人,被抓前出租车司机。因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10月到期。

周琳,男,49岁,辽宁丹东五龙背毛绢社区法轮功学员, 2013年1月在家突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4年,2017年2月到期。

三监区三人:

陈福,男,中央驻沈阳某办事处工作人员。

董至羽,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

陈新野,男,沈阳某精密仪器公司销售经理,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7月到期。

权明启,鞍山人。

六监区四人:

张立明,男,59岁,沈阳市自来水公司、沈河营业所职工,被非法判刑4年,2016年4月到期。

刘华钰,男,沈阳大东区人。2016年10月到期。

陈秀,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4年。

马江,男,沈阳人,被抓前在家修车。

七监区四人:

周波,男,抚顺人,被非法判刑4年,2015年11月到期。

张超,男,沈阳人,被抓前在家修车。王波,男,沈阳某高中教师。

刘德服,男,64岁,住在监狱内医院。

八监区四人:曹阳,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4年,2017年8月到期。

秦丹平,男,丹东人,被非法判刑4年。

孟宪光,男,沈阳某中学教师。

郭宝时,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被非法判刑4年。

后勤监区:

王义勇,男,原沈阳雄狮艺术学校教师。

田宝库,男,49岁,海城牛庄人。双腿瘫痪,行走需用双拐,被非法判刑4年。

张家安,63岁,被非法判刑4年。

生活科:

孙玉舒,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辽宁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313388.html

2014-12-12: 妻子被迫害致死 沈阳马江又被判刑三年
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被大东法院非法开庭、枉判三年。马江本人在庭上表示信仰无罪,现在妻子尸骨未寒,家中老人、孩子无人照料,他们这样非法关押他,他不记恨他们,因为他是信仰真善忍的。马江当庭不服宣判,提出上诉。

同天开庭的其他案子都允许全部家属进去旁听;马江家属全都来了,却只允许进去三名。当庭公诉人宣读很多虚假笔录,一些内容马江本人从来没有说过,如“组织制作”邪教宣传品,还有什么“我认罪”的口供,马江本人从未说过这样的话。他们利用诱供、骗供的方法让他在虚假的笔录上签字,还骗他说某某抓住了马上把你放了,你签字了过几天我们就放你出来等等。

开庭一个小时,就宣判了,法官给他定的是“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大东区国保警察曾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陷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

马江,四十多岁,沈阳黎明公司职工;妻子吴树艳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七年,历经辽宁女子监狱七年的残酷迫害以及由此导致的肝腹水病痛折磨后,于二零一三年六月离世。
下面是马江女儿伸冤呼吁信:

恶党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

我的父母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没有炼功之时,妈妈和奶奶婆媳之间经常有矛盾。可自从修炼大法以后,妈妈事事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非但和奶奶之间没有矛盾了,奶奶还逢人就讲我那儿媳妇比女儿还孝顺呢。爸爸在单位一直都是劳模,周六周日休息,加班没有工资,其他人谁都不愿意去,单位唯独给爸爸打电话,爸爸每次都是穿上衣服就跑去单位,哪怕深更半夜也是如此。那时候,我们全家都沐浴在佛法之中。

可自从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妈妈一次上街讲真相被抓,回到家以后,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妈妈被非法带走,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全部都被抄走。爸爸也被骗到警察局做笔录。家里只剩下刚上初二的我和年迈的姥爷,我吓得成宿成宿不敢关灯睡觉,一个人望着天花板,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那一年,我14岁,要承受同时离开父母的滋味。可我知道爸爸妈妈修炼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爸爸两个月之后才被放回。说不出我和姥爷是怎么熬过这两个月的,好在家里终于有人支撑起来了。从此以后,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爸爸一个人肩上,既要上班挣钱抚养我,又要照顾姥爷,个中辛酸,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

妈妈被非法判刑七年。每个月我和爸爸还有姥爷都会去给妈妈存生活费,探望妈妈,这条道路崎岖不平,来来回回,我们不知跑了多少趟。

第6年半的时间,妈妈在黑窝被迫害到肝硬化腹水,那时的肚子已经象怀孕7、8个月那么大了,监狱怕妈妈死在里边,5天就赶紧把人办出来了。妈妈瘦弱的身躯顶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大肚子,身体那么难受,可是她总是笑呵呵的,从来没有听她皱眉抱怨过一句,对谁都是亲切友善的样子。回到家里,妈妈一天都没有休息,照样为全家人洗衣做饭,学法、讲真相一天都没有耽误。我知道是大法支撑着她,眼看着妈妈身体状况一天一天好转,肚子也变小了,妈妈逢人就讲述大法的神奇。我以为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恶警并没有放过我们家,上门威胁妈妈,如果还和其他同修接触,就把她再抓回去。妈妈心理压力与日俱增,肚子又严重起来,腿上慢慢开始化脓,象烂了一样,必须用棉片包着,脚下也要用棉布垫着,一会脓水就把棉片浸透了。后来严重到不能翻身,整宿整宿动弹不得,爸爸在一旁照顾,也整宿整宿睡不好,白天上班,晚上照顾妈妈。

看着妈妈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我的心象针扎一样难受。眼看着妈妈一天比一天虚弱,到后来连话都说不出了,我心中的滋味,已经无法再用笔下的文字来形容了。就在2013年6月2日,9点55分,妈妈遗憾离世,永远的离开了我……爸爸嘴上不说,依旧每天正常上班,照顾家里,可是我感受得到他心里的苦楚。

然而悲剧并没有结束,中共邪恶之徒还是揪住我们家不放。2014年1月7日,警察来家里敲门,爸爸被非法带走,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现金全部被非法抄走。当晚毫不知情的我,回到家里,一堆恶警正在我家等我,我深夜被带到警察局做笔录。我当时象失控了一样,心中对恶警充满了仇恨。当天夜里两点多,我被恶警放回,回到家看到已经吓傻的姥爷,还有一堆赖在我家不走的流氓,他们在我家里面继续蹲坑,准备抓捕其他大法弟子。家里大法书籍被扔得乱七八糟,地上烟头扔得到处都是,地板革被烟头烧的全部都是窟窿,满地都是他们踩的泥土脚印……

妈妈尸骨未寒,现在爸爸又被绑架、非法关押,家中只剩下刚刚大学毕业的我和老年痴呆的姥爷。我孤立无援,给舅舅发信息,舅舅当时人在外地,安排了一下,就马上赶了回来。那以后,舅舅每天过来帮我照顾姥爷。

然而2014年8月5号,舅舅也因为信仰被抓,在单位人被带走,之后警察来到舅舅家里把电脑、大法书籍全部带走。我当时觉得象天塌了一样,身边所有的亲人,全都被邪恶绑架。我心中对恶警充满了仇恨。我为父亲请了律师,可是律师去看守所看了好几次,恶警都以各种理由拒绝会见。

就这样非法羁押了我父亲11个月,于2014年12月4日,非法开庭,别的法庭都允许好多家属进去旁听。我们却只允许三个家属进去。那是时隔11个月,我第一次见到了父亲。他人瘦得我一眼都没有认出。在庭上,公诉人宣读了很多虚假的笔录(后律师会见父亲时才得知),说父亲组织制作邪教宣传品,还有“我认罪”等等笔录,这些我父亲从来都没有说过,他们用诱供、骗供的方法逼我父亲签字,还骗他说谁谁抓住了,马上就把你放出来,你签了字,过两天马上放你出来等等。

在庭上,我听到我的父亲说:我的妻子尸骨未寒,家中孩子、老人无人照顾,你们这样非法关押我,我不怨恨你们,因为我是信仰真善忍的。可是负责押我父亲的法警还在那不依不饶,对我父亲出言不逊。下午一点半开庭,两点半当庭就宣判了,他们给我父亲定的是组织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刑三年。

我想问我父亲一个工人,一个遵纪守法的良民,如何破坏法律实施?他破坏哪条法律的实施了?就因为信仰真善忍竟然被非法判刑三年!

我要为我父亲上诉,哪怕借钱、即使再难,我也一定要为我父亲继续上诉!母亲过世之后,父亲就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每日每夜,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无一刻不渴望着他能平安回家,无一秒不渴望着与他团聚。

邪党把我迫害的家破人亡,先是把我那贤良淑德的母亲迫害致死,而后把我那忠厚老实的父亲也绑架,还有我那信仰真善忍的舅舅至今还在看守所羁押。我不知道靠我一个孩子渺小的力量,在强权的打压之下,究竟能够做什么!怎样才能保护我的家人!可我知道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的家人没有错!

那些还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啊,你们醒醒吧!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的所有罪行终究逃不掉历史与老天爷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2/妻子被迫害致死-沈阳马江又被判刑三年(图)-301386.html

2014-12-07: 沈阳市马江被非法判刑三年 当庭提出上诉
2014年12月4日下午,辽宁沈阳市大东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马江非法庭审,当庭宣布对马江判刑三年。马江立即表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82.html#14126235830-1

2014-11-29: 辽宁省沈阳大东法院欲对法轮功学员马江非法庭审
辽宁省沈阳大东法院欲于12月4日下午一点半对法轮功学员马江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9/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0892.html

2014-11-27: 辽宁省沈阳马江12月4日面临非法庭审
沈阳市马江的案子将于下周四(12月4日)下午1点半在大东法院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7/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0818.html

2014-07-03: 辽宁省沈阳法轮功学员马江被诬陷案已转到大东法庭
马江,男,四十多岁,沈阳黎明公司职工,妻子吴树艳2006年被非法判刑7年,2013年六月被迫害去世。

马江,今年一月份,被抄家,并被沈阳国保带走,家中电脑、资料、现金被抄走,没有给家里人(女儿及岳父)任何清单,至今家人不知被抄走多少东西,包括资金、存摺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3/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08.html

2014-03-06: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舒予在被非法通缉10馀年后被绑架
自2013年12月底,刘润林(老刘)被绑架,至今毫无音讯,恶警为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舒予(女,47岁),先后绑架了她的弟弟舒东(常人)、马江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大约10天前,舒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6/二零一四年三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88429.html

2014-02-09: 沈阳法轮功学员马江遭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一月七日在家中被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大东区检察院说马江挺好的,家?不用找律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9/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7096.html

2014-01-25: 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被非法批捕
一月七日下午被绑架的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现已被大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其它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是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谢某。

大东区国保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陷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律师说这是违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4/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86107.html

2014-01-23: 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被非法批捕
一月七日下午被绑架的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现已被大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其它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是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谢姓队长。

大东区国保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告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律师指出这是违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86072.html

2014-01-21: 新年 赤色恐怖笼罩的沈阳城
......妻子被迫害致死 马江和女儿又遭绑架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在大东区滂江街,一楼的一户民宅里,马江及他女儿被绑架,非法抄走电脑、打印机等物品。马江的妻子吴淑艳,曾被非法判刑六年,被迫害致重病,保外放回家中,几个月后离世。

还未从失去妻子的痛苦中挣脱出来的马江,这一次,雪上加霜!家中,八十多岁的老父亲承受不住女儿的离世、姑爷的深陷囹圄,已经变得呆呆傻傻,只会傻笑,让人看着心酸。

女儿半夜算是被放回来了。对于这个刚上初中就失去母爱,在父亲呵护下长大的小姑娘,原本已被惊吓到晚上要开着灯睡觉,现在又面对失去父爱,真不敢想像这个小女孩要怎么样才能闯过这道人生的沟壑。

据悉,大东区国保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陷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律师说这是违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新年-赤色恐怖笼罩的沈阳城-285980.html

2014-01-19: 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被非法批捕
一月七日下午被绑架的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现已被大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其它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是沈阳市公安局、大东区国保大队队长谢某。

大东区国保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诬陷马江。用这个罪名阻挡律师与马江见面,律师说这是违法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9/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5910.html

2014-01-18: 沈阳市马江被非法刑事拘留 已请律师
1月7日下午,被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抓走的马江现已被非法刑事拘留,家中被抄走打印机、现金、手机、电脑、资料、书等。办案单位是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现家属已请律师。

马江的妻子吴树艳2013年5月末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7年致死,家中留下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和80多岁的老父亲,现马江又被抓,家中无疑雪上加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7/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85847.html

2014-01-11: 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马江被绑架情况补充
沈阳大东分局孟姓警察日前给马江家人打电话,说马江被刑事拘留。马江家中四名警察已撤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5542.html

2014-01-09: 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马江被绑架
2014年1月7日下午,沈阳长安派出所到马江家,将马江和女儿抓走,家中电脑打印机等物品被抄,现有警察在其家中蹲坑,半夜一点,女儿被放回。

马江之妻吴树艳于2013年5月末被迫害致死,家中剩80多岁老父和刚大学毕业的女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9/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5462.html

2006-06-15: 沈阳大法弟子吴树艳马江夫妇被绑架案追踪报导
5月23日,吴树艳和小孔在向世人讲法轮大法受迫害真相时被邪恶之徒绑架,下午4点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片警李勇带队,动用3辆警车,共计6~7名警察到吴树艳家中非法野蛮抄家,吴树艳的丈夫马江,黎明公司职工,在下班回家时被恶警骗去清点物品,一去不返。家中只剩70多岁老人和上初中的女儿,经济上捉襟见肘,生活无人照料,境况堪忧。

现知吴树艳、小孔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马江被非法关押在大东区八棵树看守所。案子已呈报大东分局,估计检察院已经介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5/130452.html

2006-06-03: 沈阳大东区大法弟子吴树艳(女、50多岁),及孔姓同修(女、50多岁)5月23日(星期二)两人在街上配合讲真相时被举报,被非法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23日下午4点,大东区长安派出所片警李勇带队,共计6~7名警察到吴树艳家中抄走电脑一台、打印机2台、大小切刀各一把、钉书器十几个、电脑活动硬盘、《九评》100多本、大法书7~8本、复印纸、胶带纸等,并把家中电话也抄走,并骗吴树艳的丈夫马江(大法弟子)说到派出所清点物品,至今没有放回,并被非法关押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家里扔下一个念书的孩子和80岁的老父亲。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22.html

2006-05-29: 沈阳大法弟子马淑艳、马江、小孔被绑架
据可靠消息,最近几天(具体时间不详),沈阳大法弟子马淑艳、马江、小孔因讲真相,被沈阳市大东区滂江街长安街派出所绑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094.html

2006-05-26: 沈阳市大东区大法弟子吴淑艳夫妻被绑架
沈阳市大东区大法弟子吴淑艳(小艳、小李子),女,近40岁,5月24日被邪恶之徒绑架,当晚被非法抄家,具体出事原因不详,估计电话本落入邪恶手中。

吴淑艳的丈夫马江,黎明公司职工,大法弟子,在下班回家时也被绑架。目前家里只剩老人和上初中的孩子,无人照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6/128802.html

沈阳 大东区(第一、二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8-20: 大东区政法委:024-24337062
大东区国保大队:地址:大东区大北关街36-2号,邮编110042
电话:024-88538659
电话2488502704、2488504537、2488538659
队长陶东新2488507349
孟某18640116026
队长乔毅
谢顺青15840408909
黄威15502402078
警察:郑云龙 王金一、张谨

2019-08-11: 和平区检察院: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新华路20号,邮编110005
电话:024-23381939
检察长:徐适
副检察长:郭岩
副检察长:赵凯 刑事申诉
副检察长:付玉平 侦查监督科
于江 :纪检监察室主任 负责纪检监察工作
孙爽 :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
董明:检察院正处级调研员
控申部门负责人:刘军宏 电话:31951565
案管:31951561
检察官:姜乐 郭燕南 于涛 孙春红 冯海 王心池 邓帅(曾是法轮功案公诉人)

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民主路109号,邮编110001
电话:024-2352663723523556、23507464 23507572 23507446
王大海 副区长 党组书记 局长 23507469
穆雷 副书记 政委 分管政治处 纪检室 23507462
马晓伟 副局长 指挥中心 23526255
管宏祥 副局长 分管纪侦食药大队 23507465
卢斌 副局长 刑侦禁毒 23507115
徐松林 副局长 治安大队 出入境 23515795
王刚 副局长 控申大队 23520063
薛岩 副局长 网安大队内保 23507755
袁丽新 纪检室主任 23514583
万柏昌 大队长 消防科 23502449
李蔷 指挥中心主任 23517330
和平区国保大队:
徐松林 副局长(大队长)
副大队长 刘洋15502411327、13940515000
警察 张宏伟;张心赤 于翱、王加旭、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4-07-03:
马江单位官员满主任:13898816779
马江案已到大东法庭,刑庭庭长电话:024-2831956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03: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5402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