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0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阚积香, 女, 4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
有关恶人: 村邪党书记冯得富、邪党徒冯得文、冯得庆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5-2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9: 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一度被绑架
2015年12月15日上午12点多左右,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出门到临沂,因带着大法资料被查出,遭临沂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遭审讯、软禁,阚积香一直和警察们讲真相。16日上午9点多,派出所两辆车、“610”的一辆车,共十二人把阚积香从临沂送回蒙阴县农村老家,开了门警察就不顾一切的乱翻,把阚积香的家翻了个底朝天,翻完后却找不到阚积香的踪影,警察们又气又急,互相埋怨回去没法交差,他们分头出去找了半天也没找着人影,气急败坏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9/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0689.html

2015-09-05: 遭迫害一度精神失常 山东阚积香控告元凶江泽民
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金前官庄村农妇阚积香,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绑架、关押,在劳教所被迫害致一度精神失常。
现年五十三岁的阚积香女士与丈夫及三个女儿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阚积香女士叙述遭迫害事实:

修炼大法身心受益

以前的我体弱多病,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神经衰弱,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丈夫被逼的学会摊煎饼、做饭。丈夫是个木工,一年到头挣的钱还不够我和孩子的医药费,三个孩子也经常感冒打针,丈夫三天两头在家照顾我和孩子,我还经常冲着他发火,从不给他个好脸色。丈夫也得了阑尾炎,打针吃药,医生说早晚得动手术,真是过一天愁一天,不知怎么过下去。

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就喝酒吸烟,见了酒就没命的喝个醉,整天大哭大闹,有时又哭又笑,经常到邻居们家里要酒喝,要饭吃,有时因为要喝酒就又哭又闹,简直吵翻了天,丈夫和亲戚都打听着哪里有神医,就去请,请了很多神医给我许愿治病,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所以欠了很多债,三个孩子都还太小,邻居嫂子们有的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全家人都为我发愁。

一九九七年黄历二月二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以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心情特别好。三个孩子也从此健康起来,从不感冒了,丈夫的阑尾炎病也消失了,我自己炼功全家人的病都消失了。我深深的感激师父对我全家的救度之恩。每当想起师父的救度之恩,我就止不住的流泪,我经常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从此,我严格按“真、善、忍”为标准,提高心性,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问题,发现错误坚决改掉,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尊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所以我自从学了法轮功,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日子也富裕起来,邻居都说我有福,我自豪地说:都是修大法得来的福。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遭迫害经历事实

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血腥镇压。当时我打开电视就止不住的哭了起来,看到这么好的功法被诽谤,伤心极了,从此我不敢开电视,也不愿意看那些编造出来的谎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本地的大法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警察抓住送往一个不知哪里的派出所扣留了一天。又让我们上车往别处送,当时我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北京的警察抓住,我和很多很多大法学员被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们被警察一圈一圈的围住,我也目睹了“警察”是怎样对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有一老年同修被警察打晕在地,她的老伴看到她被打,上前去护也被打晕,他们就把人抬到车上拉走了。有的被拉着两只脚倒着转圈,后背的肌肤和衣服都拉破,鲜血和衣服粘在一起,血肉模糊。我在体育场被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警察不让出去大小便,后被转送回坦埠镇,勒索罚款二百元钱。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还没开始炼功就被北京的便衣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坦埠镇政府官员押回坦埠镇。当时坦埠镇长刘志民指挥,把我等十几个大法弟子分开,狠毒地打骂她们,我在坦埠镇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关押期间晚上恶徒公方震,把我叫到一个小屋里,让我说法轮功有什么好处,我就把自己如何受益的好处说给他听,有五、六个人围着我听,谁知他们听完就你一拳他一脚就是一顿毒打,边打边骂,他们把我打倒在地,我就起来,打倒又起来,我就是不倒。他们气急败坏抓住我的头发狠狠扇耳光,还把一杯热水倒在我头上,又用脚狠狠踢我的头,打我的人有公方震,张谦、张家昭、赵俭等,一个不知名的恶人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他狠狠的踢了我三脚,让我说假话也行(意思是说不炼),再说炼就把我打死,我说:我在这里说不炼回家再炼,我不是在骗你们吗,我不能骗你们,我得说真话。他们打着逼着我放弃修炼。直到把我打晕在地。第二天就放我了,后恶徒又办转化班,我东躲西藏就是不去,坦埠镇政府的恶人把我不炼功的丈夫抓去关了一天,丈夫替我写了保证书,按了手印,后被罚款六千元才算完。

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早上六点多钟,有人敲门,原来是坦埠镇派出所吴刚,李强和三个不知姓名的人,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什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扇耳光,坐在地上手搬着脚尖腿伸直,后来又让我站在南墙根的雪地里冻。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李强和吴刚在太阳地看着我,我觉的很冷,就跑到太阳地,李强恶狠狠的用脚把我踢回原地,我不听又跑到太阳地,吴刚抓住我的头发从院子一直拉到二楼,把我扔倒地上,用脚踢,用书抽脸。到了下午派出所李强、吴刚、伊永涛等警察,把我送到坦埠镇政府大院内,关在一个小屋里,晚上恶徒赵俭和张谦等五、六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晕。我被关在坦埠镇两天两夜。恶徒王明军一口要罚款一万二,我丈夫只好应下第二天十点交钱,得先带我回家,临走恶徒们又围着我让她骂师父,我不骂,他们对我又是一阵脚踢,才让回家。

第二天下午,因我没去交钱,派出所长王继全、李强、孟庆龙、王明军、潘玉山、张谦等共二十多人到我家抓我,我关着大门不开,恶人们就砸门,邻居们听到都来为我说话:快过年了,怎么也得让人家过年吧。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快黑天他们才离去。

腊月二十六日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就被急促的砸门声惊醒,又是坦埠镇政府的官员们和派出所的人在砸我家的大门,我和丈夫起来一看那么多的人,就是不开门,他们又不敢跳墙,因为他们要跳墙我的丈夫就要和他们拼命,就这样我们在里,他们在外僵持着。我觉得自己没犯错,是政府官员们在犯法私闯民宅,就和他们辩理,政府人员有:孟庆龙、王继权、吴刚、王明军、张谦、赵俭、李培信、公方震、潘玉山、张家昭、于化增、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共二十多人,三辆车,把我的家包围起来,从早上不到六点一直到上午十点左右才离开。那些坏人都走了,我们夫妇和孩子也不敢在家只好躲在外面,直到快过年了政府的人都放假了,我夫妇和孩子才敢回家过年。过了年坦埠镇政府和派出所的那些人还是不放过我。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日晚上,王明军、张谦还有两个不知名的恶人,共四个人,又砸我家的大门,邻居们听到后,都赶到我家把恶人赶走了。

还有一次忘记了日子,孟庆龙、王继全、仵刚、王明军、还有七个不知名的打手们又砸我家的门,当地派出所和镇政府的人们不让我过安稳日子,我和丈夫只好离家出走,我去了临沂,丈夫去了张店,孩子跟老娘都不敢回家。

株连无辜,亲人有家不敢回

恶徒们找不到我,就到我娘家去找,我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我的三个女儿他们也不放过,大的才十四岁,两个小的才八岁,他们要抓孩子。(当时孩子住在她的老娘家正在吃饭)大女儿跑了,他们狠命的追,是她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暴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的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我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了我哥哥的家,所有家产都记了帐威胁说;明天来抄你家,抢去兔毛八斤多。恶徒们说;走,拿着这些兔毛喝酒去,当时我一家五口在四个地方,三个孩子,两个跟她老娘,一个跟她二姑家,开学后很多日子没敢去上学,我娘家人也都躲在山上不敢回家,在极其恐惧中提心吊胆的打发日子。

自二零零零年,坦埠镇恶徒警匪吴刚、伊永涛、只要有风吹草动,不论白天深夜,还是逢年过节,前后十多次对我实行监控抄家绑架到派出所、政府大院、“610”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毒打,几乎每次将我折磨昏死,然后再讹诈我家人巨款后才放回家,期间,我的父母、丈夫、女儿、哥哥等一大家人也受到恶徒们的恐吓打骂甚至抄家。

受尽摧残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的晚上,我在外地居住出去讲真相,被临沂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关押两天,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局长踢了我几脚,边踢边骂,后被送回蒙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到邪恶的“610”,在那里又被关押十八天,因为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对我进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武装部长房思民、类延成一伙对我欺骗、恐吓、侮辱、打骂,我绝食抗议十多天,他们把我抬上车送医院把我四肢绑在小床上强行打针,折磨我十多天后,最后他们看我快不行了,因为我死也不配合他们的“转化”又把我转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期间,他们不让我睡觉,白天黑夜的给我灌输邪恶的谎言,给我洗脑“转化”,对我进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站立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神情恍惚,最终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又被劳教所送到精神病院呆了一天。警察看我实在不行了,向家里敲诈三千元钱,才肯放人。

回到家后,我好好学法炼功,奇迹般恢复正常。但恶徒们不让我过安稳日子,不断的骚扰迫害我。

返回家园,劫难接连不断

二零零四年皇历九月九日晚上十点半左右,坦埠镇“610”王明军和派出所还有很多不知名,十多个人,爬墙跳进我家,弄开大门,又砸开屋门。我丈夫在外地打工,只有我和两个小孩正在睡觉,王明军趁机绑架我。他们闯进门就抓人,两个小孩吓的哭喊妈妈,他们不管孩子的喊叫,把我拉到车上。两个小孩都没有穿衣服,追赶我快到了大路上。当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夜深人静,警察不顾孩子的哭喊和追赶,把孩子撇在路上,两个孩子连冻带吓,病了很多日子。

王明军一伙等暴徒把我送到蒙阴县“610”,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喝水。看门的恶徒可以随便打骂,就是给饭也只一点点,常常不给水喝。这样过了十多天后,就逼我看电视,全是杀人和自杀的谎言,我不看他们就打骂,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有一次外边下着大雪,我又冷又饿想要点水喝,他们不给还笑着侮辱我,外边故意放一暖瓶水诱惑我,说;你自己出来倒啊,把门敞开,我不顾一切去拿暖瓶想倒水,没等我拿起暖瓶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雪地里,他们又把我拉回屋里,

直到有一天,我被折磨的非常虚弱,突然晕倒在地上,不能起来也不会说话了,恶徒们才把我抬到床上,从此不管死活。看门的恶徒还说“看看死了吗,死了拉出去扔了算完。”我躺了两天没动,他们才找了医生给我看病。医生说:是大脑受了刺激,从那以后他们才不逼我看电视了。可是我的精神不正常了,好几天不会说话,有时说话很不理智,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放人。王明军还三天两头到我家里找我的两个哥哥敲诈勒索,并用劳教判刑来威胁,逼迫我哥拿钱,这样王明军敲诈勒索三千元钱后,才肯放人。

我在县“610”被非法关押期间,蒙阴县“610”的恶徒们动不动就是打骂,逼着我转化。回到家,我才知道两个孩子那天晚上一夜没合眼,都吓得头晕头疼,一个在她奶奶家,一个在她姥姥家。听学校老师说,最近孩子学习成绩严重下降了,大女儿在外地上学,回家得知我被抓走,因为家里没人给她拿生活费,退学出去打工去了。王明军带领土匪抄家时,我的柜里有很多衣服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也被他们把柜砸开,把衣服扔了一地,里面的有我丈夫去新加坡时的一些手续和一些纪念品,全被王明军拿走,第二天又让大队书记把那些手续捎给我婆婆。我婆婆拿给我看,我才知道里面的纪念品让他们给私吞了。我被关押四十八天,身心受到残酷的迫害,王明军一伙私闯民宅,抢夺钱财,天理不容。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早上,坦埠镇金钱管庄村大队书记冯得富和三个陌生人,来到我的家门前窥看,当时我不在家。他们又回到冯家,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开到我家附近,车内窜出六名便衣,光天化日之下,在我家中无人的情况下,有两个歹徒爬墙跳进家里,另几个砸锁撬门,非法闯入民宅,将我家洗劫一空。我被非法劫走的个人财产有: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三个,个人信仰物品等,就连孩子用的电子琴,把房墙上的装修纸全都撕下来了,整个家翻的乱七八糟,还有几十斤种地用的复合肥都被偷走,总价值约一万多元。当时在场的还有村书记冯得富、村委员冯得文、冯得庆。最能表现蒙阴匪警的本性的一件事:一匪警发现我家的一高级DVD包装盒,高兴的说:她还有这么高级的东西。打开一看却是空的,翻遍全屋也没有找到DVD机子。下午在该村委摆的酒桌上,遗憾的说:还有一重要的东西没有找到。

从那就三天两头来找我,吓得我不敢回家,在江泽民的操控下又一次把我逼得有家不敢回。流浪在外。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日,在临沂车站,我准备坐车回家,却遭临沂国保大队非法劫持,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四十五天后,又转进临沂市“610”强制洗脑班,关押期间,“610”主任苏伟、李园、崔某、于某六~七人,轮番对我进行洗脑,污蔑大法。其中一个大个子威胁说:如果不好好交待用钳子把你的牙一个一个的拔掉,拿钳子来拔她的牙。邪恶之徒没有达到转化目的,又找来犹大、王明光,孙茂兰等三人围攻,逼迫放弃法轮功,又找来蒙阴县城的七~八个人对我威胁、逼迫转化。在“610”洗脑班关押五十天。

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又转到蒙阴县“610”洗脑班,610头目李宝元、房思敏等邪恶之徒向家人敲诈六千元,不准见人,如果拿不上钱就判刑、劳教。家人害怕再一次失去亲人,东凑西借交上钱还不放人,逼着家人再找保人才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5/遭迫害一度精神失常-山东阚积香控告元凶江泽民-315221.html

2010-10-31: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阚积香遭当地邪恶之徒迫害的情况

阚积香,女,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十几年来多次遭到当地恶警和610邪恶组织绑架和巨额罚款。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恶党破坏。

阚积香,在2010年1月10日,在临沂车站,准备坐车回家,遭临沂国保大队非法劫持,关押在临沂看守所45天后,又转进临沂市强制洗脑班,洗脑50天。在这期间,610主任苏伟、李园、崔某、于某6~7人,轮番对阚积香洗脑,污蔑大法。其中一个大个子威胁说:如果不好好交待用钳子把她的牙一个一个的拔掉。邪恶之徒没有达到转化目的,又找来犹大、王明光,孙茂兰等三人围攻,逼迫放弃法轮功,又找来蒙阴县城的7~8个人对一个弱小女子威胁,阚积香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摧残。又转到蒙阴县610洗脑班,610头目李宝元、房思敏等邪恶之徒向家人敲诈6000元,不准见人,如果拿不上钱就判刑、劳教。家人害怕再一次失去亲人,东凑西借交上钱还不放人,逼着家人再找保人才罢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31/231705.html

2010-10-25: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六)
三十九、蒙阴县恶徒逞凶行恶株连无辜家人和他人

阚积香,女,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多次遭到当地恶徒的摧残。镇里恶徒孟庆龙、王继全、仵刚、王明军恶人不让阚积香过安稳日子,阚积香和丈夫只好离家出走,阚积香去了临沂,丈夫去了张店,孩子放她老娘家。二零零一年,恶徒们找不到阚积香,就到阚积香娘家去找,阚积香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阚积香的三个女儿他们也不放过,大的才十四岁,两个小的才八岁,他们要抓孩子。大女儿跑了(当时孩子住在她的娘家),他们狠命地追,是她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恶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得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阚积香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阚积香哥的家,抢去兔毛八斤。当时阚积香一家五口在四个地方,三个孩子,两个跟她老娘,一个跟她二姑家,开学后很多日子没敢去上学,阚积香娘家人也都躲在山上不敢回家,好家庭被共产邪党害的妻离子散,提心吊胆打发日子。

坦埠镇水明崖村一五十多岁的农民,晚上出去看杨树苗,被镇上不法人员当成张贴法轮功真相的学员抓住押到镇上,威逼恐吓,让老农交待,一直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核实不是炼法轮功的,把他推出政府大院弃之路边,老人刚刚花了一万元钱治病从医院里出来,连打带吓,走不了路,走几步就得坐下来喘一阵,这样从镇政府到水明崖不足十里的路,老人一直走到早晨六点多才到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蒙阴县恶徒在蒙山专门成立蒙山派出所,约三、四十人,在靠近费县与水营地段巡逻,昼夜不断。有一夜,一卖桃者停摩托车在路边,对水泥杆小便,恶徒以为法轮功学员写标语,紧急出动,倾巢来抓捕卖桃者。卖桃者以为是查摩托车的(车无牌照)吓得赶紧逃跑,邪恶之徒开车紧追不舍,卖桃者从小道入了村子,把车放到亲戚家。恶徒开车不通,遂停车进村搜捕,几十人入村,拿着棍棒,卖桃者一看不妙,从亲戚家溜到亲戚邻居家想跑,无奈被另一伙恶徒(手持棍棒)抓住,卖桃者非法轮功学员,邪恶之徒弄去硬折腾,叫大队书记来领人,五人担保说不是炼法轮功的才放出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25/231442.html

2010-04-29: 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已回到家中,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9/222466.html

2010-04-05: 阚积香被临沂市洗脑班迫害精神失常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一月被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于临沂市“六一零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所办的洗脑班里,目前已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阚积香于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在临沂汽车站被非法抓捕,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约一个月后被劳教,劳教所拒收,阚积香又被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有临沂市洗脑班头目宋伟、陈海、苏伟、赵洪兵(音)、赵田雨(音)。

三月二日左右,阚积香的丈夫到洗脑班去看望妻子,看到妻子被迫害的只认识自己,不认识其他家人,要求把妻子带回家,临沂市“六一零”拒绝了他这一要求,说是等十天半个月后放人,说是再“学习学习”,思想“转化”了才让她回家。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工作人员指责阚积香的丈夫不好好管妻子。阚积香的丈夫说:妻子修炼法轮功前体弱多病,患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我有三个女儿,当时一对双胞胎女儿尚小, 我怀里揣着两个女儿伺候妻子,她稍一不如意,就发作,又哭又闹,伺候着她,还不给我个好脸色看,婆媳关系不好,整天闹仗。我逼得学会摊煎饼、做饭,我会木匠却不能出去干活挣钱,因为得伺候老婆孩子。我不能外出挣钱,还得花钱给阚积香治病,孩子身体也不好。那时没钱、心情不好,过的是油煎的日子。妻子修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全家人也受益了。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开始体贴孝敬我妈,我妈逢人便夸她,在村里她是被公认的好人。我开始外出打工挣钱,日子也富裕起来,心情特别好,家庭特别幸福和睦。

阚积香,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一家人过着油煎般的日子时,中共政府人员没有去过问关心。她因修大法身心受益,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时,却遭中共人员多次迫害。十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却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摧残虐待。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早上六点多钟,坦埠镇派出所仵刚和三个不知姓名的恶徒把阚积香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阚积香拉到派出所,甚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搧耳光,坐在地上手搬着脚尖腿伸直,后来又让阚积香站在南墙根的雪地里冻。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的晚上,阚积香被临沂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残酷迫害,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他们不让阚积香睡觉,白天黑夜的给阚积香灌输邪恶的谎言,给阚积香洗脑“转化”,对阚积香進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站立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神情恍惚,最终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又被劳教所送到精神病院呆了一天,说是给阚积香检查身体,恶警看阚积香实在不行了,才肯放人。

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之前,坦埠镇政府“六一零”的两个人又窜到阚积香家,他们進门就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阚积香说:“炼又怎么样,不炼又怎么样?”他们 说政府不允许炼。阚积香说:“我在自己家里炼功谁也管不着,你们这些年对我的迫害还嫌少吗,我在自己家里招惹谁了,你们三天两头来找我的麻烦。”他们说: 我们也就是来看看,要没甚么事我们就走。阚积香说:“我以前病得起不来床,你们谁来看我了,现在我炼功好好的,你们到是三天两头来管我。”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蒙阴县“六一零”和坦埠镇派出所恶人先爬墙跳進金钱管庄阚积香家窥视一番,后叫来该村书记等人,一起将阚积香家大门砸开。光天化日之下,在阚积香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阚积香家抢劫一通。阚积香被非法劫走的个人财产有: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三个,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个人信仰物品一大宗,总价值约一万元,恶党政府人员把阚积香逼得有家不能归。

临沂市场“洗脑班”自2002年1月成立以来,迫害了临沂市无数的法轮功学员,罪恶深重。为保证运转,该“洗脑班”经常调换人员,明白真相的不想干的就调走,然后补充新人,最近刚刚又新调入两位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王××、马××),顶替了一位姓高的女士。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0995.html

2010-03-11: 阚积香被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迫害致精神失常
目前山东省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两名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和一位男法轮功学员。那位男法轮功学员正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阚积香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31.html

2010-03-11: 山东临沂市阚积香的遭遇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女士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临沂市长途车站(老站)被查出,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约一个月后被劳教,劳教所拒收,阚积香又被劫持到临沂市“六一零 ”洗脑班。

大约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阚积香的丈夫到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看望妻子,看到妻子被迫害的只认识自己,不认识其他家人,阚积香的丈夫要求把妻子带回家,临沂市“六一零”拒绝了他这一要求,说是等十天半个月后放人,说是让阚积香再“学习学习”,思想“转化”了才让她回家。

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工作人员指责阚积香的丈夫不好好管教阚积香,让阚积香继续炼法轮功。阚积香的丈夫向这些工作人员讲起阚积香得法前后其家庭的巨大变化。他对“六一零”人员说:妻子得法前体弱多病,患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我有三个女儿,当时一对双胞胎女儿尚小,我怀里揣着两个女儿伺候妻子,她稍一不如意,就发作,又哭又闹,伺候着她,还不给我个好脸色看,婆媳不好,整天闹仗。我逼得学会摊煎饼、做饭,我会木匠却不能出去干活挣钱,因为得伺候老婆孩子。我不能外出挣钱,还得花钱给阚积香治病,孩子身体也不好。那时没钱、心情不好,过得是油煎的日子。妻子得法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精神完全恢复正常,全家人也受益,身体都健康了。她完全变了一个人,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开始体贴孝敬我妈,我妈逢人便夸她。在村里她是被公认的好人。阚积香自从学了法轮功身体好了,不用我照顾了,我开始外出打工挣钱,日子也富裕起来,心情特别好,家庭特别幸福和睦。别的事她都听我的,唯独炼法轮功这个事我管不了。

阚积香一家人过着油煎般的日子时,中共政府人员没有三番五次的去过问关心。她因身心受益于大法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时,却遭中共政府人员十多次的迫害,时常被迫害的妻离子散,现在恶人还逼迫已经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阚积香彻底放弃修炼法轮功,让阚积香再从新过那种油煎着般的日子。从阚积香一家人的遭遇来看,中共不希望百姓过家庭幸福平安的日子,它真是地地道道的坏事干绝的流氓党。

参与迫害阚积香的临沂市“六一零”人员,静下心来听一听阚积香身心受益的事实,莫被中共谎言所欺骗,了解大法真相,请立即无条件释放阚积香,停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以赎回自己的未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08.html

2010-03-06: 阚积香被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劫持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女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临沂市长途车站(老站)被查出,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约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临沂市“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
阚积香,女,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得法前体弱多病,患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神经病,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丈夫被逼得学会摊煎饼、做饭,得法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阚积香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孝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是村里公认的好人。阚积香自从学了法轮功,日子也富裕起来,家庭特别幸福和睦。

每当想起法轮功师父李洪志先生的救度之恩,她就止不住的流泪。她经常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十多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却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6/219354.html

2010-02-08: 蒙阴县大法弟子阚积香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女大法弟子阚积香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临沂市长途车站(老站)被查出,不幸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现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

阚积香,女,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心地善良纯朴,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十多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竟然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摧残虐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8/217737.html#102723169-1

2010-01-24: 村妇历劫知多少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女大法弟子阚积香因携带真相资料,在临沂市长途车站(老站)被查出,不幸被车站派出所恶警绑架,并遭车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恶警的非法关押审问。

阚积香,女,四十八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心地善良纯朴,是村里公认的好人。十多年来,她坚持用“真善忍”的信仰理念处事为人,竟然遭到中共恶徒十多次的摧残虐待。

挺身上访,目击京城恶徒暴行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血腥镇压。当时阚积香打开电视就止不住的哭了起来,看到这么好的功法被诽谤,伤心极了,从此阚积香不敢开电视,也不愿意看那些编造出来的谎言。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阚积香和本地的大法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住送往一个不知哪里的地下室。当时阚积香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还没到天安门,就被北京的警察抓住,阚积香和很多很多大法学员被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大法学员们被警察一圈一圈的围住,阚积香也目睹了 “警察”是怎样对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有一老年同修被警察打晕在地,她的老伴看到他被打,上前去护也被打晕,他们就把人抬到车上拉走了。有的被拉着两只脚倒着转圈,后背的肌肤和衣服都拉破,鲜血和衣服粘在一起,血肉模糊。阚积香在体育场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恶警不让出去大小便,后被转送回坦埠镇,勒索罚款二百元。

二次上访,横遭地方暴徒毒打谩骂

一九九九年腊月二十八日,阚积香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还没开始炼功就被北京的便衣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坦埠镇政府官员押回坦埠镇。当时坦埠镇长刘志民指挥,把阚积香等十几个大法弟子分开,狠毒地打骂她们,阚积香在坦埠镇被非法关押了十四天。关押期间晚上恶徒公方振,把阚积香叫到一个小屋里,让阚积香说法轮功有甚么好处,阚积香就把自己如何受益的好处说给他听,有五六个恶人围着阚积香听,谁知他们听完就你一拳他一脚就是一顿毒打,边打边骂,他们把阚积香打倒在地,阚积香就起来,打倒又起来,阚积香就是不倒。他们气急败坏抓住阚积香的头发狠狠扇耳光,还把一杯热水倒在阚积香头上,又用脚狠狠踢阚积香的头,打阚积香的人有公方震,张谦、张家昭、赵俭等,一个不知名的恶人问阚积香还炼不炼(法轮功),阚积香说“炼”,他狠狠的踢了阚积香三脚,让阚积香说假话也行(意思是说不炼),再说炼就把阚积香打死,阚积香说:我在这里说不炼回家再炼,我不是在骗你们吗,我不能骗你们,我得说真话。他们打着逼着阚积香放弃修炼。直到把阚积香打晕在地。第二天就放阚积香回了家。后恶徒又办转化班,阚积香东躲西藏就是不去,坦埠镇政府的恶人把阚积香不炼功的丈夫抓去关了一天,丈夫替阚积香写了保证书,按了手印,后被罚款六千元才算完。

厄运重重,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一日早上六点多钟,坦埠镇派出所仵刚和三个不知姓名的恶徒把阚积香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阚积香拉到派出所,甚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扇耳光,坐在地上手搬着脚尖腿伸直,后来又让阚积香站在南墙根的雪地里冻。大约有一个小时左右,李强和仵刚在太阳地看着阚积香阚积香觉的很冷,就跑到太阳地,李强恶狠狠的用脚把阚积香踢回原地,阚积香不听又跑到太阳地,仵刚抓住阚积香的头发从院子一直拉到二楼,把阚积香扔倒地上,用脚踢,用书抽脸。到了下午派出所恶警李强、仵刚、伊永涛等恶警,把阚积香送到坦埠镇政府大院内,关在一个小屋里,晚上恶徒赵俭和张谦等人围着阚积香拳打脚踢,直到把阚积香打晕。阚积香被关在坦埠镇两天两夜。恶徒一口要罚款一万二,阚积香丈夫只好应下第二天十点交钱,得先带阚积香回家,临走恶徒们又围着阚积香让她骂师父,阚积香不骂他们对她又是一阵脚踢,才让回家。第二天下午三点多,因阚积香没去交钱,派出所长王继全、李强、孟庆龙、王明军、潘玉山、张谦等邪恶之徒到阚积香家抓人,阚积香关着大门不开,恶人们就砸门,邻居们听到都来为阚积香说话:快过年了,怎么也的让人家过年吧。那天正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快黑天他们才离去。

到了腊月二十六日早晨,阚积香还在睡梦中,就被急促的砸门声惊醒,又是坦埠镇和派出所的恶人在砸阚积香家的大门,阚积香和丈夫起来一看那么多的人,丈夫便拿起一根木棍要和恶人辩理。阚积香和丈夫就是不开门,恶人又不敢跳墙,因为他们要跳墙阚积香的丈夫就和他们拚命,就这样阚积香在家里,恶人在家外,展开了正邪大战,当时阚积香一点也不怕,和他们理直气壮的辩理,恶人有:孟庆龙、王继权、仵刚、王明军、张谦、赵俭、张明磊、李培信、公方震、潘玉山、张家昭、于化增、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共二十多人,三辆车,把阚积香的家包围起来,从早上不到六点一直到上午十点左右才离开。恶人走了,阚积香夫妇也不敢在家只好躲在外面,直到年根恶人都放假了,阚积香夫妇才敢回家过年。过了年坦埠镇政府和派出所的恶人还是不放过阚积香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日晚上,王明军、张谦还有两个不知名的恶人,共四个人,又砸阚积香家的大门,邻居们听到后,都赶到阚积香家把恶人赶走了。

还有一次忘记了日子,孟庆龙、王继全、仵刚、王明军、还有七个不知名的打手们砸阚积香家的门,恶人不让阚积香过安稳日子,阚积香和丈夫只好离家出走,阚积香去了临沂,丈夫去了张店,孩子跟她老娘家。

株连无辜,亲人有家不敢回

恶徒们找不到阚积香,就到阚积香娘家去找,阚积香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阚积香的三个女儿他们也不放过,大的才十四岁,两个小的才八岁,他们要抓孩子。大女儿跑了(当时孩子住在她姥娘家),他们狠命的追,是她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恶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的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阚积香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阚积香哥的家,抢去兔毛8斤。当时阚积香一家五口在四个地方,三个孩子,两个跟她老娘,一个跟她二姑家,开学后很多日子没敢去上学,阚积香娘家人也都躲在山上不敢回家,好家庭被共产邪党害的妻离子散,提心吊胆打发日子。

诬定劳教,受尽摧残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的晚上,阚积香在外地送资料,被临沂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高新区公安分局关押两天,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局长踢了阚积香几脚,边踢边骂,后被送回蒙阴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送到邪恶的“六一零”,在那里又被关押十八天。

因为阚积香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对阚积香便進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武装部长房思民、类延成一伙对阚积香欺骗、恐吓、侮辱、打骂,最后他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因为阚积香死也不配合甚么“转化”。

他们把阚积香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期间,他们不让阚积香睡觉,白天黑夜的给阚积香灌输邪恶的谎言,给阚积香洗脑“转化”,对阚积香進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站立不稳,走路摇摇晃晃,神情恍惚,最终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又被劳教所送到精神病院呆了一天,说是给阚积香检查身体,恶警看阚积香实在不行了,才肯放人。

返回家园,劫难接连不断

回到家后,阚积香看书学法,奇迹般恢复正常。但恶徒们不让她过安稳日子,不断的骚扰迫害她。二零零四年古历九月九日晚上午十点半左右,坦埠镇邪恶之徒王明军,带领十多个恶徒,还有两个女的不知名,爬墙跳進阚积香家,弄开大门,又砸开屋门。阚积香丈夫在外地打工不在家,只有阚积香和两个小孩正在睡觉,王明军趁机绑架阚积香。他们闯進门就抓人,两个小孩吓的哭喊妈妈,他们不管孩子的喊叫,把阚积香拉到车上带走了。两个小孩都没有穿衣服,追赶阚积香快到了大路上。当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夜深人静,恶警不顾孩子的哭喊和追赶,把孩子撇在路上,两个孩子连冻带吓,病了很多日子。

王明军等恶徒把阚积香送到县“六一零”,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喝水。看门的恶徒可以随便打骂,就是给饭也只一点点,常常不给水喝。这样过了十多天后,就逼阚积香看电视,全是杀人和自杀的谎言,阚积香不看恶徒就打骂,对她進行惨无人道的精神折磨。

直到有一天,阚积香觉的身体难受,突然晕倒在地上,不能起来也不会说话了,恶徒们才把她抬到床上,从此不管不问不管死活。看门的恶徒还说“看看死了吗,死了拉出去扔了算完。”阚积香两天没吃没喝,他们才找医生给她看病。医生说:是大脑受了刺激,别让看那种电视。从那以后他们才不逼阚积香看电视了。可是从那以后,阚积香的精神不正常起来,好几天不会说话,有时说话很不理智,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放人。王明军趁机三天两头到阚积香家里找她的两个哥哥敲诈钱财,并用劳教判刑来威胁,逼迫她哥借钱交勒索金。她的家里人几次到县“六一零”打听,邪恶之徒都说不知道。这样王明军敲诈勒索三千元钱后,才肯放人。

阚积香在县“六一零”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说和做完全不一样,县“六一零”的恶徒们说着好话,干着最坏的事,还逼着她说党怎么好。回到家,阚积香才知道两个孩子那天晚上一夜没合眼,都吓得头晕头疼,一个在她奶奶家,一个跟她姥姥家。听学校老师说,本来学习很好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了,严重影响了她们的学习,大女儿回家得知阚积香被抓走,因为家里不能给她拿生活费,回到学校要求退学,出去打工去了。王明军带领土匪抄家时,阚积香的柜里有很多衣服还有一些值钱的东西,也被他们把柜砸开,把衣服扔了一地,里面的有她丈夫去新加坡时的一些手续和一些纪念品,全被王明军拿走,第二天又让大队书记把那些手续捎回来,捎给阚积香婆婆。阚积香婆婆拿给阚积香看,她才知道里面的纪念品让他们给私吞了。阚积香被关押四十八天,身心受到残酷的迫害,王明军一伙私闯民宅,抢夺钱财,天理不容。

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之前,坦埠镇政府“六一零”的两个人又窜到阚积香家,他们進门就问:你还炼不炼法轮功了?阚积香说:“炼又怎么样,不炼又怎么样?”他们说政府不允许炼。阚积香说:“我在自己家里炼功谁也管不着,你们这些年对我的迫害还嫌少吗,我在自己家里招惹谁了,你们三天两头来找我的麻烦。”他们说:我们也就是来看看,要没甚么事我们就走。阚积香说:“我以前病得起不来床,你们谁来看我了,现在我炼功好好的,你们到是三天两头来管我。”他们无奈走了。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上午,蒙阴县“六一零”和坦埠镇派出所恶人先爬墙跳進金钱管庄阚积香家窥视一番,后叫来该村书记等人,一起将阚积香家大门砸开。光天化日之下,在阚积香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将阚积香家抢劫一通。阚积香被非法劫走的个人财产有:笔记本电脑一台,mp3三个,打印机两台,刻录机一台,个人信仰物品一大宗,总价值约一万元,恶党政府人员把阚积香逼得有家不能归。现又被绑架再次遭迫害。

心系苍生,所以才百折不回

阚积香以前体弱多病,有气管炎、哮喘、头晕、腰腿痛、神经衰弱,经常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人照顾,丈夫被逼的学会摊煎饼、做饭。丈夫是个木工,一年到头挣的钱还不够阚积香和孩子的医药费,三个孩子也经常感冒打针,丈夫三天两头在家照顾阚积香和孩子,阚积香还经常冲着他发火,从不给他个好脸色。丈夫也得了阑尾炎,打针吃药,医生说早晚得动手术,真是过了一天愁一天,不知怎么过下去。

阚积香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就喝酒吸烟,见了酒就没命的喝个醉,整天大哭大闹,有时又哭又笑,经常到邻居们家里要酒喝,要饭吃,有时因为要喝酒就又哭又闹,简直吵翻了天,丈夫和亲戚都打听着哪里有神医,就去请,请了很多神医给阚积香许愿治病,花了很多钱也没有治好,所以欠了很多债,三个孩子都还太小,邻居嫂子们有的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全家人都为阚积香发愁。

一九九七年,阚积香有幸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从此以后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心情特别好。三个孩子也从此健康起来,从不感冒了,丈夫的阑尾炎病也消失了,阚积香自己炼功全家人的病都消失了,使阚积香感受到大法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好处都是真的。她深深的感激师父对她全家的救度之恩。每当想起师父的救度之恩,她就止不住的流泪,她经常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从此,阚积香严格按“真、善、忍”的法理为标准,提高心性,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问题,发现错误坚决改掉,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尊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所以阚积香自从学了法轮功,家庭特别幸福和睦,日子也富裕起来,阚积香曾自豪的说:这是修炼得来的福。

读到这里,有人可能说,法轮功确实很好,能使人身心得以净化,甚至起死回生,可中共恶党掌握着暴力机器,法轮功学员在家里学练不就行了吗?但是善良的人们想过没有,面对中共的恶行选择沉默只能让它更加骄横跋扈,造成更大的社会悲剧。回想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多少人慑于中共淫威保持沉默明哲保身,眼睁睁自己的亲人同胞被中共虐杀。

十多年来,中共所迫害的是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如果人们保持沉默或助恶为虐,那么,造成的社会苦果将会更加惨重。法轮功学员对大法不只是知恩必报,更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了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众生即将面临被天道淘汰的危险后果,所以才不顾个人安危,广传真相,解救苍生而百折不回。所幸的是,无数的生命在真相面前都做出了明智的抉择,得到了上天的佑护,可叹的是,仍有一部份人继续保持沉默认可中共暴行,恐怕在上天清算中共时也只能随同中共去了,这可不是随便说说吓唬人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216796.html

2009-04-13: 山东蒙阴县坦布镇金前官庄村大法学员阚积香被抄家情况补充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早上,村邪党书记冯得富和三个陌生人,鬼鬼祟祟走到阚积香的家门前,窥看。当时大门锁着人不在家,然后,又溜回冯得富的家里。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开到阚积香的家附近,车内窜出六个歹徒,奔家而来。开始了打家劫舍,光天化日之下,露出了共匪的本质。有两个像贼一样,爬墙跳進家里。另几个像强盗一样,砸锁撬门,非法闯入民宅,洗劫室内室外,所有房子全部翻遍,在场的还有村邪党书记冯得富,邪党徒冯得文、邪党徒冯得庆,被劫去物品有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影碟机等,所有的书籍被洗劫一空。家中的所有的财产被抢劫,价值一万多元,就连小孩玩的电子琴都被偷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3/198857.html

2009-04-12: 山东蒙阴县坦布镇金前官庄村大法学员阚积香被抄家情况补充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早上,村邪党书记冯得富和三个陌生人,鬼鬼祟祟走到阚积香的家门前,窥看。当时大门锁着人不在家,然后,又溜回冯得富的家里。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开到阚积香的家附近,车内窜出六个歹徒,奔家而来。开始了打家劫舍,光天化日之下,露出了共匪的,本质。有两个像贼一样,爬墙跳進家里。另几个像强盗一样,砸锁撬门,非法闯入民宅,洗劫室内室外,所有房子全部翻遍,在场的还有村邪党书记冯得富,邪党徒冯得文、邪党徒冯得庆,被劫去物品有一台电脑、打印机两台,一台刻录机,师父讲法光盘四套,五本转法轮,一台塑封机,切纸刀,磁带两盒,mp3三个,影碟机,一箱打印纸,手机两个,照相机,一些备用光盘等,所有的书籍被洗劫一空。家中的所有的财产被抢劫,价值一万多元,就连小孩玩的电子琴都被偷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779.html

2009-04-10: 山东蒙阴县坦布镇大法学员阚积香被抄家情况补充
山东蒙阴县坦布镇金前官庄村大法学员阚积香被抄家情况补充。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早上,村邪党书记冯得富和三个陌生人,鬼鬼祟祟走到阚积香的家门前,窥看。当时大门锁着人不在家,然后,又溜回冯得富的家里。不一会儿,一辆面包车开到阚积香的家附近,车内窜出六个歹徒,奔家而来。开始了打家劫舍,光天化日之下,露出了共匪的,本质。有两个像贼一样,爬墙跳進家里。另几个像强盗一样,砸锁撬门,非法闯入民宅,洗劫室内室外,所有房子全部翻遍,在场的还有村邪党书记冯得富,邪党徒冯得文、邪党徒冯得庆,被劫去物品有一台电脑、打印机两台,一台刻录机,师父讲法光盘四套,一台塑封机,切纸刀,磁带两盒,mp3三个,影碟机,一箱打印纸,部,手机两部,一些备用光盘等,所有的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0/198735.html

2009-03-22: 山东蒙阴县“六一零”骚扰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2/197538.html

2007-10-12: 山东蒙阴县大法弟子阚积香遭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2/164357.html

2007-07-26: 山东蒙阴县坦埠镇阚积香遭受的迫害
我是阚积香,今年46岁,家住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

以前体弱多病,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为此家庭矛盾接连不断。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从此以后我身上所有的毛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心情特别好。经过学法炼功,我以“真、善、忍”的法理为标准,提高心性,牢记师父的教诲,无论在哪里都做一个好人,遇事找自己的问题,发现错误坚决改掉,与人相处谦和忍让,在家里尊敬老人,用心照顾丈夫和孩子。所以我自从学了法轮功,我的家庭特别幸福和睦,左邻右舍都知道我是学了法轮功才变好的,所以我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救了我全家,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对法轮功修炼者开始了一场血腥镇压。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本地的大法学员一起到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抓住送往一个不知哪里的地下室。当时我跳车逃走,又返回北京。我和很多很多大法学员被送往北京的一个大体育场。那里已经关了成千上万的大法学员。我们被警察一圈一圈的围住,我也目睹了“人民警察”是怎样对我们这些善良人大打出手的,不管老人和小孩子只要不听他们的,就往死里打。有一老年同修被警察打晕在地,她的老伴看到他被打,上前去护,也被打晕,他们就把人抬到车上拉走了。有的被拉着两只脚倒着转圈,后背的肉和衣服都拉破,血肉模糊。我在体育场关了两天两夜。没吃没喝不让出去解手,后被送回坦埠镇罚款200元。

二零零零年底,我第二次去北京上访,被抓住送到一个地下室里关押三天三夜,后被送回坦埠镇。我在坦埠镇被非法关押了14天。晚上恶徒公方振,还有很多人,把我们十几个大法弟子分开,狠毒的打我们,逼着我们放弃修炼。我被打晕在地,后又办“转化”班,被罚6千元。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一日,坦埠镇派出所仵刚把我骗去,说是了解情况,谁知他们把我拉到派出所,甚么也不问就是一顿毒打,后来就是体罚,在雪地里冻。晚上恶徒们好几个人围着我拳打脚踢,直到把我打晕在地。我被关在坦埠镇两天两夜。后来我逃出去。邪恶之徒抓不到我,就到我娘家去找,使我娘家哥哥家都受连累。我的三个女儿他们更不放过,可他们都是孩子,大的才14岁,两个小的才8岁,他们甚至要抓孩子。大女儿跑了(当时孩子住在她姥娘家),他们狠命的追。幸亏她的大娘把孩子藏起来,才免了一难。恶徒们又抓住两个小孩往车里拉,孩子吓的没命的哭,他们才松开了手。我的哥哥也躲起来不敢回家。他们抄我哥的家,抢去兔毛8斤。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七,我在外地送资料,被临沂罗庄高新区公安分局恶警抓住,在公安分局关押两天。公安分局长对我辱骂并拳打脚踢。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邪恶的610办公室,在那里又被关押18天。因为我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们对我進行没有人性的残酷迫害,610头目类延成,武装部长房思敏一伙对我欺骗、恐吓、侮辱、打骂,最后他们还是达不到目地,因为我死也不配合邪恶的甚么“转化”,他们又判我一年劳教,送到劳教所。

在所谓“劳教”期间,他们不让我睡觉,白天黑夜给我灌输邪恶的谎言,给我洗脑“转化”,对我進行精神折磨,直到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在劳教所我被非法关押了33天,又被罚一千七百元钱,他们才放了我。

二零零四年农历九月九日晚上10点半左右,坦埠镇邪恶之徒王明军,趁我丈夫在外地打工不在家,竟带领十多个恶徒,非法爬墙跳進我家,撬开大门,又砸开屋门。我和两个小孩正在睡觉。王明军闯進屋就抓人。两个小孩吓的哭喊妈妈,他们不管孩子的喊叫,把我拉到车上带走了。两个小孩都没有穿衣服,哭喊着追我追到大路上,当时已经是半夜11点多了,夜深人静,他们根本不顾孩子的哭喊和追赶,把孩子撇在路上,两个孩子连冻带吓病了很多日子。

王明军等恶徒把我送到610,关在一间屋里,不给吃饭不给喝水。看门的恶徒可以随便打骂,就是给饭也只一点点,常常不给水喝。这样过10多天后,就逼我看电视,全是杀人和自杀的谎言,我不看就打骂,对我進行精神折磨。直到有一天,我刚觉的身体难受,不知怎么倒在地上,起不来了,也不会说话了。恶徒们七手八脚把我抬到床上,从此不管不问,不管死活。看门的恶徒还说“看看死了吗,死了拉出去扔了算完”。我两天没吃没喝,他们才找医生给我看病。医生说:是看电视吓的,大脑受了刺激,别让看那种电视,她精神有病。从那以后他们不逼我看电视了,可是从那以后,我的精神有时不正常,好几天不会说话,即使说话也很不理智,就是这样他们也不肯放我。

王明军三天两头找我的两个哥哥敲诈钱财,用劳教判刑来威胁,逼迫我哥借钱。王明军带人半夜把我劫去,也不让我家里人知道,我的家里人几次到610打听,邪恶之徒都说不知道。这样王明军敲诈勒索3000元钱,才肯放人。我在610前后被关押48天。

关押期间,610的恶徒们说的是好话,干的是最坏的事,还逼着让我说邪党怎么好。

回到家我才知道两个孩子那天晚上一夜没阖眼,都吓得头晕头疼,一个住在奶奶家、一个住姥姥家。听老师说,本来学习很好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了,严重影响了她们的学习。大女儿回家得知我被抓走,因为家里不能给她生活费,只好回到学校要求退学,小小年纪就出去打工去了。王明军带领一帮土匪把我的家翻了个底朝上。他们甚至砸开了我的衣柜,把衣服扔了一地,王明军拿走了我丈夫去新加坡时的一些手续和一些纪念品,第二天又让大队书记把那些手续捎回来,捎给我婆婆。我婆婆拿给我看,我才知道里面的纪念品让他们给私吞了。

王明军一伙私闯民宅,抢夺钱财,迫害善良百姓,天理不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96.html

2007-07-24: 半夜爬墙入户,坦埠镇610王明军勒索百姓劣迹
王明军在2004至2005年任蒙阴县坦埠镇610副主任期间,利用自己的权势,不但带领手下恶徒们多次半夜跳墙闯入大法弟子的家中抄家,绑架大法弟子,同时乘机勒索大法弟子的钱财,中饱私囊。

在2004年9月王明军与手下半夜爬墙跳進了阚积香的家,绑架了阚积香,敲诈3000元钱。

后来又深更半夜爬進任良秀的家,妄想绑架任良秀,把任良秀和三个孩子打的浑身是伤,衣服都被撕破了。多亏了乡邻们帮助,王明军才没得逞。

王明军夜间还爬進阚士莲、王发秀两家,绑架了阚士莲和王发秀,各敲诈勒索3000元钱。也曾闯進冯加玲家,把她家翻了个底朝上。

王明军曾带领十多个恶徒闯進了两位70多岁的老人家里,把老人家翻了个遍,后将修炼大法的老人抬起来就往外走,妄图绑架。当另一位老人上前阻拦时,王明军竟把这位老人推倒在地。老人一下子摔晕过去。这时候王明军怕出事,才灰溜溜的走了。

王明军还带领手下抄了冯得方的家,绑架了冯得方,并敲诈勒索10000元钱。

就在当夜,王明军又爬墙跳進大法弟子冯得礼的家,把冯家翻了个遍,还要绑架冯得礼的妻子。冯得礼的妻子情急之下大喊“抓贼呀!”邻居们听到都出来和恶徒们辩理,冯妻才免了一劫,但她怕王明军再来绑架她,只好躲在外面。果然第二天王明军又爬墙跳進冯家,把没翻过的房间门砸开又翻一遍,结果甚么也没翻到。

王明军就是利用这种土匪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并从大法弟子身上敲诈钱财。他动辄就勒索3000元,甚至上万元,这对于一个乡镇百姓来讲,很可能就是夺去了一家人一年的生活所需。

坦埠镇遭受过王明军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很多很多,其中被抄家的就近30名,有的大法弟子家里所有的私人物品,甚至于生活必需品都被他抄个干净,如家里养的长毛兔、粮食,包括家俱,全部用车拉到镇政府大院内。这些大法弟子被绑架、被罚款不说,还被打的浑身是伤,鼻青脸肿,有的被打的昏死过去,还有两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被逼迫卖房子的,被逼迫流离失所的,被劳教判刑的也不少。到现在还有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和监狱中。公树华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姑娘,才20多岁,只因坚持信仰“真善忍”,却被判重刑13年;她妈妈被判三年,弟弟被判二年。

王明军只不过是个镇上的610头目,就可以这样为非作歹,如此迫害修炼人,可以想像,邪党已经腐败、堕落、邪恶到何种地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4/159451.html

2006-05-20: 2004年9月9日晚上10点半左右,山东蒙阴县坦埠镇王明军带领十几个恶徒,翻墙跳進大法弟子阚积香家中,把门弄开,此时阚积香和俩个孩子已经睡觉,它们强行绑架了阚积香,俩个孩子哭喊着追出门外,恶徒们全然不顾把孩子狠狠地推在路边,把阚积香非法关押在610五十多天,在此其间,王明军到阚积香的哥哥家中勒索现金3000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0/128359.html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3、法轮功学员郑华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4、法轮功学员伍静青被多次非法扣留、关押、恐吓、抄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