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1-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市 >> 王占祥(王xx,化名刘亮), 男, 31

个人情况: 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赤峰市翁牛特旗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国馥 王占祥(王xx,化名刘亮)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8: 内蒙古大法弟子王占祥和李国馥夫妇被骚扰
2017年6月1日下午4点多,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派出所,所长李震和警员徐大磊及村支部书记麻国田,开警车到官井子村大庙组骚扰大法弟子王占祥和李国馥夫妇,由村支部书记麻国田领着,他们拿着99年开始迫害时掌握的名单,强行录像,大法弟子给其讲真相,他们听了基本真相。但晚上7点多,他们又开车到大法弟子张秀琴家骚扰,坚决不配合他们,便灰溜溜的走了。又到一家大法弟子家没找到人。

所长:李震 电话:13948463040 (家住乌丹镇)
梁磊 电话:13614767552(家住元宝山)
江小舟 电话:15947605235(家住广德公镇)
徐大磊 电话:15048683838
刘建辉 电话:13847612829
村支书:麻国田 电话:13084767579(家住广德公镇关井子村)
另外广德公派出所警员还有:
冷国新 电话:13789594037(家住广德公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8/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9330.html

2015-11-29: 两次被非法劳教 内蒙古教师王占祥控告江泽民
内蒙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法轮功学员王占祥,于一九九六年在大学读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他安静幸福的生活被破坏,先是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朝不保夕,到后来两次被非法劳教,导致妻离子散。

今年七月二十日,王占祥加入诉江大潮,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1、抄家,逼写放弃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保证。一九九九年七月当地派出所警察到家抢走我的《转法轮》等书籍和师父法像,又把我带到镇政府威胁、恐吓,逼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一时间象天塌了一样。

2、上访,被非法拘禁、关劳教所黑监狱,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实在忍无可忍,出于对国家领导人的信任,我履行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我和妻子、五岁的女儿一起进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却遭到绑架。把我与妻子绑架回赤峰,五岁的女儿被警察劫持走。我和妻子被刑讯逼供。六月二十八日被带回翁牛特旗公安局,大白天办公室一帮不着警服的人,谁都随便过来扇耳光,用掌砍后脖筋,用脚踹,说不堪入耳的话凌辱我。晚上一帮喝的醉醺醺的人对我实施酷刑,用电棍电手,用皮带抽,往脏水盆里踩头等。十多天后我被送红山区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被送赤峰劳教所,那里的白队长是扇着耳光骂着我说话的,白天面壁站着(只对法轮功学员如此),派专人看管着,本来就没多少的自由都被剥夺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我又被送到图牧吉劳教所,当时大队长是张亚光,教导员是王立伟,为了逼迫我们放弃信仰,他们对法轮功修炼者实施了很多种酷刑,有毒打、关小号、高压电棍电击、上警绳、罚站、烈日暴晒、双手吊起在床头不让睡觉、我们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他们就强制插胃管灌食,放不明药物和大量食盐加重迫害。

二零零二年夏天,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吊在两个空屋的二层床头上,吊了七天七宿,脚肿的已穿不了鞋,他们唆使三个普教(他们是魏全海、黄沈阳和包忠孝,以给他们减期为诱饵)疯狂的轮番打我们,他们猛踹我胃部,造成痉挛,用拳头用力砸吊靠垫在角钢上的胳膊,用脚使劲踢我大小腿,剧痛使我浑身发抖,汗珠直滚,眼前发黑直冒金星,后来没了知觉,醒来时小腿已黑紫、骨肉分离,内裤都粘在上面。后来在一次上警绳时把我的头按住往下压,把我的腰部压坏,不能走路,后经医学鉴定,是“腰椎纤维环膨出绊腰椎斜型性改变”,即便这样,每天早晨在走廊的地上冰着,等天热了再拖出去暴晒。

二零零五年七月我再一次被赤峰国保大队等人绑架,头被打出血,腰部又被打伤,行走艰难,被翁牛特旗国保大队李景海押至翁旗看守所,八月又强判我三年劳教。李景海等六人送我到五原劳教所。国保大队李景海等送我到五原劳教所时,按我当时的身体状况是不符合条件的,劳教所拒收,可他们背地里密谋了半个多小时,才强行把我留下,而后面临的是劳教所疯狂的对我用刑。按李景海说由于我修炼法轮功,他们到处抓捕我,影响了他们的政绩,这次是非把我劳教不可的。

五原教导员刘宝华等人把我抬起双手挂楼梯上,下肢已支持不住身体,两根高压电棍冒着蓝火就开始电我,先是伴着身体的受重击抖动闻到肉皮被烧焦的味,后来就不知道啥了。这次又造成我“腰椎纤维环膨出绊腰椎斜型性改变”。回家后学法炼功二十一天就好了。

4、做好人,生活就不得安宁。二零一三年六月翁牛特旗国保大队“610”人员刘彩军等人身着便衣,闯入我家非法搜查,不出示任何证件。

5、警察强抢个人财产。一九九九年七月广德公派出所警察从我家抢走了法轮功书籍及师父法像等个人财物。

二零零五年七月赤峰市国保大队绑架我后,在往警车抬我时,郭大队从我身上抢走一千多元钱,当众说去下饭店,再也没还我。

二零零五年七月翁牛特旗“610”和镇派出所人员到我家强抢财物,把写字台下边割开,连我读高中的日记等都抢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9/两次被非法劳教-内蒙古教师王占祥控告江泽民-319658.html

2015-07-16: 赤峰市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又在犯罪
……
赤峰市翁牛特旗法轮功学员王占祥遭到威胁,广德公镇派出所所长李显儒、镇政府书记周树平、综治办主任王久富、总校校长赵国军、王向春等人企图绑架他去赤峰洗脑班,遭正义抵制,阴谋未得逞。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6/赤峰市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又在犯罪-312478.html

2015-07-13: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派出所企图绑架王占祥 未遂

7月9日中午,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派出所所长李显儒、镇政府书记周树平、综治办主任王久富、总校校长赵国军、王向春等,到大法弟子王占祥家,说受上级命令,企图诱骗绑架他去赤峰办洗脑班,遭正义抵制,阴谋未得逞。

他们大都是不明真相的可怜受害者,被动为江泽民助纣为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3/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2380.html#15712232231-1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 图牧吉劳教所:“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
......
13.法轮功学员王晓东、单晓晨、王志臣、王占祥、杨志强等遭受的迫害

2000 年10月21日上午,图牧吉劳教所恶人于涛把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训话”。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被于涛打了两个大嘴巴。恶人于涛又指使183斤重的犹大张志宏把瘦小的王晓东踢倒在地,又在地上使劲来回踢。然后犹大张志宏又不停地双脚跳起来向下跺不能动的王晓东,并让人把墙边的一盆凉水端来,不断地往王脸上淋水,又让两人驾着拖着王晓东在屋里来回走。

2001年过年后,狱警让法轮功学员看所谓“自焚”电视,要求每个人都发言,并记录下来。当恶警认识到了“转化”无望,决定把法轮功学员调队,调到一队、二队、三队的都有,一部份还留在严管队。主要是出工劳动,利用劳动来迫害,夏天铲地最长达 11、12个小时。出工没几天,好些法轮功学员脚就肿了,特别是新被劫持进来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在恶人于涛、包晓青(迫害法轮功的犯人)、任国龙(主管出工的犯人)的强制下,第二天就被强迫做奴工。

2001年5月19日,狱警又把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严管队。20日,恶警苏宏又被起用来上课,说要用专政的铁拳。苏把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赶到走廊罚站。外面恶警王立伟对王晓东喊叫打骂,法轮功学员王志臣对这种犯罪行为予以制止,却被恶警支文奇带进办公室。支文奇使劲卡住他的喉咙并大叫:“我就是魔!”卡的王志臣喘不上来气。后来王志臣也被关进小号。

5月20日,所政委朱吉君和一个科长来了,把单晓晨关进小号。法轮功学员背经文、炼功的就连踢带打或拖到屋里铐起来。小号是提前准备好的,把床板子都拿走了,还泼了水。王晓东、王志臣这几天几夜就是铐在这样的小号里,不给饭吃。共有四个小号,每个号2~4人。

下午,法轮功学员被从小号提出来,分队了,分开来折磨。一队是杨志强、赵洪海、单晓晨。二队是王占祥、杨东。三队是田福金、刘玉才、王晓东。其他到四队(严管队)。严管队强迫进食,不进食就挂铐在床上或库房行李架上或窗框上,李义、王志臣等一些法轮功学员都虚脱了。三队王晓东被双手反挂铐在2米高的床架上,晚上不让睡觉。王占祥被钟××挂在床架上,直到昏过去。再把地上泼上水,再挂上,又不行了,才放下。在地上泼上水,再让他睡在泼上水的地下。赵洪海被白 ××折磨得差点拉在裤子里。

31日上午,恶警张亚光到一队,看绝食11天的单晓晨正躺着,就辱骂他,然后白××来把他挂铐在床架上,说这是命令,直到单晓晨昏过去。单晓晨进食第6天就被强迫去装卸沙子。又过去10天被强迫去铲地,因为身体十分虚弱,干得少,被恶警打了。

2001年6月下旬,陈刚要求炼功被挂铐在库房的行李架上。挂了20多天后,脚开始肿,在其他人要求下,才让他在30~40厘米的行李架之间放一块小板,可以坐在上面。

2001年7月20日,单晓晨和杨志强要求炼功,被铐在床上35天。王占祥、杨东要求炼功被铐在床上30天。

2001 年7月22日,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开第四次××大会,事先不让法轮功学员知道任何消息。并且把田福金、陈刚等法轮功学员转到五原劳教所。去开会的都要搜身,恶警们害怕有揭露恶人的文稿。一个法轮功学员旁边配一个劳教犯人,每四个法轮功学员配一个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严密控制。

进会场前管教科长进行恐吓、威胁,并说给每人准备一副铐子,同时电棍噼叭乱响。会上发言的都是事先安排好。参加会的有中央电视台、内蒙古电视台,内蒙古公安厅X处处长,劳教局局长乌力吉,四盟市有关人员。就这样制造出的录像,拿到社会上去放,欺骗说“转化成绩”如何。

2001 年8月24日,二队的法轮功学员杨志强、王占祥、杨东、李福东、李春华等六人派代表,再次要求大队不要办栽赃不实迫害法轮功的画展,否则就绝食。绝食第六天,王立伟来说,画展完了。晚上吃饭时发现那画还挂着,王占祥、杨志强等人就去揭,被恶警支文奇发现并把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

恶人张亚光、王立伟、还有所里的一个科长来了,先把单晓晨提出去。张亚光把绝食六天的单晓晨推搡到墙根,用手使劲推脑袋往墙壁上不停地撞,阴险地说“我这可没打你吧,这是你自己撞的。”恶警王立伟边电边问“你还撕吧?”单晓晨说“撕”,王立伟咆哮“我让你嘴硬”,更疯狂地电,嘴,耳根,脖子,身体,折磨了半小时,送回小号。张亚光喊“把他挂起来”,骆金荣把单晓晨挂铐在暖气管子上,几乎没有活动余地,只能举着手坐在地上,张亚光还特意进小号来查看。王占祥、杨志强也同样被电击。

绝食第七日下午,单晓晨又被提出去,张亚光、王立伟、骆金荣、刘福民、白玉杰、黄波等拿着电棍、橡胶棒站在那里,刑场已经准备好了。先是白玉杰一脚把单晓晨踢倒在地,拿电棍电,其他人也上来电。过一会,王立伟上来用橡胶棒打,打累了,支文奇又拿着橡胶棒打。王立伟歇好了,又来问:“还撕吧?”单晓晨已被打得无气力回答,恶警还说“摇头不算点头算”,单晓晨也没理他们,王立伟还接着打,直到有人说“快不行了”。张亚光还说“让他到画前蹶着”,因为单晓晨站不住,又送回小号挂铐在暖气管子上,一会儿就昏迷了。

下一个被打的是杨志强,打出了严重心脏病,不得不输液、派专人护理。

绝食第九日,单晓晨被打得还不很清醒,走路还很艰难,骆金荣就把他带到三中队的一个空屋里,铐起来:双臂环抱着2米来高的上下床的床头,双臂的下面卡在上床边的角钢沿上,额头顶着床头,把铐子穿过床头铐住双手,双脚刚刚能沾地。过一会单晓晨口干舌燥,要水喝,魏长海(犯人的大头目)拿来一瓶带许多气泡的水,单晓晨试着刚喝一点,就呛了,原来是苦涩的浓盐水,单晓晨没喝,王大夫等人就上来灌。

后来,王占祥也被骆金荣带过来,和单晓晨一样铐法,铐在床那端。王占祥双眼无神,显得特别疲惫,后来知道他被吊铐在库房行李架上,犯人包宗孝(人人都骂,多次进劳教所)再从他脚下一块块撤木板,不长时间王占祥昏过去了。他们把他弄醒后,又这样铐上了。一小时左右,又昏了。骆金荣把他放下来,坐在地上,单晓晨说别铐了,让他休息休息,骆不肯,王占祥就铐着倚着墙坐在地上。后来改为双手直接挂在头上。晚上单晓晨也昏过去了,改为直接挂铐。白天恶人两人轮流值班,晚上两人轮流值班,一天24小时这样挂着,不让睡觉。

绝食第十日,把王占祥转到另一个空屋挂铐。上午单晓晨又昏迷了,被放下来,骆金荣、魏长海骗说吃了饭就不铐了,单晓晨吃了点,但休息一会儿又被挂铐上,单晓晨就没再吃。

绝食第十一日,单晓晨被强迫插鼻管灌食一次。这样挂了四天五宿,先是脚肿、小腿、大腿,一直肿到大腿根,第五天被送进小号,这次铐在暖气片的这一侧才能躺在只有木板子的床上。

在小号过了九天,单晓晨又被环抱着床头铐起来。不同的是几个劳教流氓头子魏长海、包宗孝、黄沈阳威胁:白天怎么怎么收拾、晚上怎么怎么收拾,怎么打看不出来伤。其他法轮功学员正在对面上课,没敢动手。等下课后,他们开始动手,魏长海边打边说让你尝尝窝心脚、锁喉拳的滋味,更残忍的是他用膝盖猛撞击单晓晨的大腿,象打沙袋子一样来回打。黄沈阳特意换上皮鞋,踢单晓晨的小腿,跺脚,用掌砍双臂(双臂下面垫在床的角钢上,被铐着不能动),疼得单晓晨满脸流汗,满身是汗,忍不住大喊,魏长海说喊也没用,孟队长知道也不管。他们轮番打,一会儿打一次,黄沈阳说这是重茬,魏长海十分钟重一次茬。快中午时,一只腿肿得、疼得几乎不能动。逼着写了检查第二天才放。王占祥也受到了同样的遭遇。

由于腿伤得太厉害,单晓晨根本没多大活动能力,还被硬逼着到操场绕圈走,说是活动活动,慢了包宗孝就在后面使劲推,推倒为止;在前面拉,拉倒为止。稍有点活动能力,就强迫出工。他们就这样黑心地折磨王占祥和单晓晨。“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百多天了,单晓晨的腿还发黄,六个多月了,洗澡时有的地方还不能擦洗。

在这期间,法轮功学员杨东、刘贵祥、王占坤、王建华等多人被打昏、打瘸、关小号,王建华10月份才从小号放出来。整个楼象地狱一样,阴森恐怖,恶人对法轮功学员说骂就骂,说打就打,法轮功学员没有不被骂不被打的。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5-08-26: 王占祥从7月22日开始被非法关押就开始绝食,身体半瘫痪,在家属及正义人士的制止下,邪恶之徒仍然于8月12日将其劫持到内蒙古巴盟五原县劳教所一大队继续迫害。

家属8月12日去看望,也没敢告诉被送走了。15日又去看才说送巴盟了,并欺骗说劳教一年半,而且没给家属任何依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6/109217.html

2005-08-12: 王占祥的亲朋好每天都在努力的找相关人员,减少迫害、制止迫害,警察至今没让见面,据透露王占祥现在身体半瘫痪,仍在继续绝食(从7月22日开始),但已上报劳教。理由是2003年春节有人散发油印传单,经鉴定是王占祥的笔体,当局曾派韩玉峰为长期抓捕大法弟子的人员,可以不用上班,举报者奖金5千元。 2004年春节前,村长传言说过年王占祥回来时举报者奖金5-8千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2/108246.html

2005-08-02: 2005年7月22日中午12:30分,大法弟子王占祥、徐谦、丁淑华三人在赤峰市红山区丁淑华家中被恶警绑架。27日得知徐谦被送到平庄看守所、王占祥被送到乌丹看守所;王占祥被绑架时身上至少有7000元现金。据说王占祥在乌丹看守所被单独关押,由“政府”的两个人管,到现在(7月31日)一直绝食抵制迫害。

王占祥于2000年6月进京上访劳教三年。曾被乌丹看守所、红山区看守所、赤峰劳教所、内蒙图牧吉劳教迫害,在图牧吉劳教所被迫害瘫痪半年。2003年4月直接从劳教所送到转化班進一步迫害,直到两个医院检查都说严重贫血(血癌)时,恶警才通知家属接人。由于恶人的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他的妻子被劳教后,也被迫流离失所,好端端的一个美满家庭硬被江氏集团给破碎了。他们有老人不能赡养,有子女不能抚养,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偌大的中国没有一个法轮大法修炼人的容身之地。王占祥在这几年的迫害中,在家庭、经济、精神、身体承受难以想象的打击,今天,在乌丹看守所又绝食9天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107517.html

2005-07-24: 2005年7月22日,在赤峰市钟楼小区大法弟子丁淑华(女)家,邪恶之徒将平煤公司风水沟煤矿大法弟子徐谦(化名赵明)和敖汉大法弟子王占祥化名刘亮)及丁淑华等人绑架,现不知关押在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4/106897.html

2005-06-25: 我父亲三年劳教后又被他们秘密绑架至内蒙五原劳教所继续迫害,直至被迫害得肺、胸、腹积水、他们认为不能救了才送回家,我母亲也在恶警不断骚扰下被迫流离失所。这是我们一家在这几年中被迫害的情况。我知道我们一家被迫害的这种情况只是共产党在中国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因为在全国各地有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致残、被迫流离失所。我旗乌丹镇桥南十五队的王秀梅(36岁)、高云虎(63岁、原旗就业局职工)被迫害致死。王青林(原翁旗供销社职工)被迫举家搬迁,王占祥(原翁旗黄姑屯中学教师)被迫害流离失所,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745.html

2004-06-05: 王占祥 :男,30多岁,教师,2000年因進京上访被判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也没放弃信仰{腰椎致残半年多}。2003年解教后,恶人又要逼迫他转化,王占祥被迫流离失所。

2004-04-11: 图牧吉劳教所劫持的众多大法弟子不屈服,仍坚修大法,当时从呼市来了一个科长,企图加重迫害。图牧吉的所长段和平指责政委朱吉君手段太软,才达不到上级要求的所谓“效果”,还狂言为了“转化”大法弟子打死几个人算什么。朱吉君因此受到批评,被退到二线工作。

恶警段和平是图牧吉最大的贪官,他接替了朱吉君的工作,亲自指挥坐镇,给恶警孟庆财(此人曾先期到北京学习了马三家等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手段和刑具使用,包括上绳、不让睡觉等),配置了新的电棍和手铐等多种刑具,开始了灭绝人性的镇压。他们从底楼开始,挨个给大法弟子上绳,有的被上3、4绳,大法弟子王占祥(赤峰)上绳中当时腰就被上断,下肢失去知觉而瘫痪(后来在全体大法弟子的共同加持下痊愈),大法弟子徐谦(赤峰)肋骨被打断。

事后据警察讲,当时还调动了武警,可武警的车在路上翻车了,没来了。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王占祥 ,男 ,31, 赤峰市翁牛特旗广德公镇教师 ,非法劳教三年 。于2002.6.28释放。

参与迫害的恶人榜

朱吉君:劳教所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现退二线。
教富有:管教科长,现任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张亚光:劳教男队副大队长。现调管教科任生活科长。
王立伟:劳教男队管理干事。现任男队副大队长兼管理干事。
苏宏:大队教育干事,2002年8月遭恶报,心脏病险死,调至劳教所学校。
支文奇:严管队副中队长。现调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组建的少犯(原少犯、少教是合在一起的,2002年10月少教转入图牧吉劳教所。)
陈强:严管队副中队长,接任支文奇。
孟庆财:三中队副中队长。
聂××:二中队
王怡平:一中队
于涛:严管队护卫队员,1999下半年劳教所聘用。2001年7月,快要转正的于涛遭报下岗。
黄波:严管队护卫队员
骆金荣:三中队护卫队员
刘晓峰:三中队护卫队员

2003-03-10: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610头目郭晓光自法轮功在中国遭到迫害以来,费尽心机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各街道、机关单位等施加压力,使其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致使大法弟子被开除公职、扣发工资,给大法弟子的家庭带来了灾难。郭多次指使姚x、刁x毒打大法弟子,并对大法弟子采取抄家、罚款等手段。在十六大期间郭为了邀功请赏,从公安局调动大批警力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先后有400多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

大法弟子王xx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3年,遭受种种折磨,从教养院出来后多次受到公安的骚扰。他被绑架到洗脑班之后拒绝在三书上签字,遭受了非人的迫害。他被强迫半蹲半跪双手举过头顶抱头,连续7天7夜不准改变姿势,王的双腿和腰部被控得青肿,大便难以蹲下。如不从,几个恶警强行下按,并施以毒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3/10/46142p.html

2002-08-18: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狱警把大法弟子打得昏死过去

“包夹”是狱警在劳教犯人中挑选的多次被劳教的累犯组成的犯罪人员,目的是监视、看管、并帮助狱警强制给大法弟子洗脑。狱警经常向他们施加压力,并以各种利益威逼利诱,迫使其想尽各种办法折磨大法弟子。

2001年10月3日,大法弟子王志臣因炼功,被“包夹”贾宝龙、肖健忠殴打,后被狱警吊在库房,嘴里塞上鞋垫,为防止他吐出来,还用布条狠劲系上。11月1日王志臣被叫到队长支文奇的办公室。狱警支文奇将王志臣的手扣在床上,用电棍一顿毒打,还把王志臣的棉裤衬裤扒下,用皮带抽打,接着又蘸凉水打,还专门打脑袋,打了很长时间。狱警支文奇累得浑身是汗,直喘粗气,这样重覆打了王志臣好几遍,将他全身都打遍了,然后叫几个劳教犯人把王志臣扔到小号的冰凉的地上。这一夜王志臣不省人事,早上发现吐出一大堆白沫子。狱警叫“包夹”擦掉后,狱警支文奇指使“包夹”继续折磨王志臣,用皮鞋踢,用木板子砍,在鼻孔插香烟呛眼睛,头上扣大塑料桶,不让喝水,把大酱和盐水抹在王志臣的手腕上,然后转动扣得很紧的手铐使他手腕磨破出血后疼痛难忍,手腕肿得很粗,还不让上厕所。王志臣很多次被迫便在裤子里,湿透了两条棉裤一个毛裤。

王志臣被折磨得大脑昏昏沉沉,浑身巨痛难忍,多次昏迷过去。但狱警仍不罢手,致使王志臣几个月神智不清。

为了要求惩治打人凶手,被非法关押的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最后打人的“包夹”只被罚加期四个月,而打人的狱警至今被包庇,未受到惩处。

2001年11月2日大法弟子刘贵祥因炼功被狱警吊在库房,只能两脚尖着地,全身汗水像水洗一样。狱警指使“包夹”对刘贵祥狠毒地拳打脚踢,刘贵祥多次被打昏过去。“包夹”用棒子打,用木板子砍,为防止喊出声还把他的嘴用布堵上。刘贵祥向狱警反映“包夹”用棒子打人,狱警以没看见为由進行包庇、纵容。

大法弟子王占祥2002年5月16日晚上因没有集体方便和报数,17日在外边整天被罚站、曝晒。狱警还对他上绳、伸胳膊、毒打折磨,致使他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2002年7月15日大法弟子王建华,先找狱警要求撤下侮辱大法的条幅,狱警不予理睬,王建华就撕下条幅,后遭到狱警毒打。

2002-05-20: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警察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
二、对法轮功学员单晓晨、王占祥、杨志强的迫害。他们三人因抗议监狱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而绝食,在副中队长孟庆财的一手策划下,6天后三人被张亚光,王立伟电击,毒打至昏迷,双手对铐在小号的暖气管上,坐在水泥地上达60小时,杨志强因心脏不支而输液。绝食第九天将王占祥、单晓晨二人铐于7班铁床二层床床头上,双手紧紧抱铐上,下颚顶住床栏,脚尖点地,全身不能动,不让睡觉站立达5宿4天,致使二人腿脚肿胀,一阵阵昏迷、抽筋。同时恶警纵容流氓班长魏长海、包中孝、黄沈阳的毒打。大法弟子被打几天后,就被迫出工出操,使腿脚白天肿,晚上消,三个多月后还不能正常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0/30522.html

赤峰市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20-11-17:
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电话:
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戴凤英 13514762098
尹玉峰 15849605777
郑晓东 13848361038
赵秀娴 13847689429
宫传兴 13947666288
刘瑞志 13947365858
李洪阁 13848368880
李海波 13500669936
王化双 13947666359
刁永民 18248396355
祝跃华 13614760555
崔 巍 15904764558
佟培挠 15149120999
王 利 13804760035
高玉祥 13947600920
李凤军 13947600983
王旭昌 13848066088
郝 军 13947600341
赵宗臣 13848963988
刘文爽 13404870390
孟显赫 13694776168
王井林 13171363280
孙洪芳 13848882955
张 富 13848469851
李筱梅 13947627066
马景荣 13848882688
白雪明 19804761550
郭宏星 18204763543
罗艳秋 15148320808
张岩 15049617771
皮向平 15174886992
王仕俊 13848098275
侯天齐 18647269933
懂明明 19804761611
邱国富 13948962668
程树龙 15204764001
赵 奎 13947620118
雷永怀 13847614141
吴 浩 13948648100
杨伟东 13789769800
王东明 13947661708
李本智 13947609100
李桂志 18847617570
齐腾飞 15047587300
姚利民 13947600095
赵晶晶 13947660220
张金塔 13848567025
刘志楠 15104761311
宫德兴 13847602220
刘翔宇 15849996531
田吉平 1580476004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6)

赤峰市翁牛特旗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
主要责任人:钱荣旭 原翁旗旗委书记,现任赤峰统战部部长
第二责任人:鲍建国
李洪珠:内蒙赤峰市翁牛特旗政法委书记,610头子,主管判刑
办0476-6323936 宅0476-6322152

内蒙赤峰市翁牛特旗公安局: 邮编024500
局长:  梁永峰 办0476-6322264 宅0476-6323793
副局长:庄九州 办0476-6340156 手机13190905886 宅0476-6320858
副局长:巴图布和(分管迫害法轮功)手机13847961666 宅0476-6329336 小灵通(电话)0476-6386866
国安大队队长:李井海 办0476-6328474 0476-6326247 宅0476-6321351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乌丹看守所:邮编024500
大队长:崔彦峰 手机13847697588 办0476-6340258 宅0476-6328853
教导员:王志军 手机13754067666 办0476-6340192 宅0476-6323958
副大队:李冬文 手机13947605399 办0476-6340192 宅0476-6328859
管教:  张宝富 手机13848885828 办0476-6340195

巴特尔 610办公室主任,宅0476-6326563
赤峰市610主要责任人:
杨春悦
郑贵胜 赤峰市公安局局长,从乌兰浩特新调入
王 义 公安局副局长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