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 赤峰市恶人恶行录

2015-10-19: 内蒙古宁城县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9/内蒙古宁城县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317759.html
2015-08-17: 内蒙赤峰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 阻止律师会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7/内蒙赤峰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阻止律师会见-314235.html
2015-03-15:
内蒙古赤峰地区法轮功学员遭骚扰
内蒙古赤峰地区公安系统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其中松山区法轮功学员王海,近期多次被辖区派出所警察,街道和办事处人员,以查户口为名,上门骚扰,进屋后照相,录像,态度蛮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5/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6202.html#153150538-1

2015-01-19: 2014年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9/2014年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303354.html
2013-04-25:揭开赤峰市恶警徐国峰的真面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5/揭开赤峰市恶警徐国峰的真面目-272462.html

2013-01-14: 到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推广新唐人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法轮功学员为救度众生讲清真相,到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推广新唐人安锅,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到赤峰市敖汉旗国保大队绑架并刑讯逼供,现被非法关押在赤峰市敖汉旗看守所。

家属于1月14日到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看守所要人。
2012-08-19:一、赤峰洗脑班首恶陈晓东的恶行
二、赤峰市 “六一零办公室”头目杨春悦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9/赤峰市610杨春悦和洗脑班头目陈晓东遭恶报-261738.html

2012-08-13: 亲身见证内蒙古警察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

内蒙古赤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我们地区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平庄看守所。我和白胜珍,还有几位同修去平庄要人(因上访无罪,上访是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元宝山区公安局把我们送回当地红卫矿派出所,张学军挨个打我们耳光,所长高庚往我膝盖上踢,张学军还口出污言说:你们炼法轮功还不如到窑子如何(意思是当妓女)……说出下流无耻的话。第二天又派本村人李宝田监视着,让我们到山上植树好几天。这次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是白胜珍。

二零零一年我和几位同修因贴真相,十二月二十八日大早,红卫矿派出所徐子章,还有两位不知名的,闯入我家,徐子章问:“你今天早晨干什么来?”我说:“送牛奶”。他又问“销售如何”?我说:“供不应求”。一问一答后,他就断定我还在炼法轮功,绑架了我。到派出所一进屋,徐子章问:“谁叫你们贴的”?我说,“我修真、善、忍,我和任何人没有关系。”

恶警徐子章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又将我拽起。这时有矿工人找徐子章办事,他又将我带到二楼,这时跟上来七、八个人,其中一位手指着另一位说,他是元宝山区刑警大队大队长。话音未落,这个队长左右开弓打我耳光、薅头发,头感觉象个筐,打了足有十多分钟,可能他打得累了。当我睁眼一瞅,不知他从哪儿弄来的带火的烟头(一寸长)正要往我鼻孔里塞。这时赤峰公安局、610来了好几辆车,其中一位慌忙中擦我衣服上被踢的脚印,抖落被薅掉的头发。下午将我和白胜珍送进元宝山区平庄看守所,当时白胜珍被徐子章踢断一根肋骨。

在平庄看守所,恶警王雷逼迫我们面壁而跪,往我们腰部踢。我被叫出监舍,七、八个人在他们的办公室向我提出许多问题,我告诉他们,大法书中写着“炼功人不能杀生”(《转法轮》第七讲)。师父还讲“所以自杀是有罪的”(《法轮大法》悉尼法会讲法)等许多问题。所长张海清因为我们不承认“天安门自焚”是真的,白天逼迫我们光脚在雪地里跑、走,晚上沿围墙爬三、四圈,每圈需要一个多小时,我的内裤都淹到肉里去了,穿的棉裤被血渗透,从地上站起来发现水泥地上都血痕迹。有个叫丛佩兰的,十个手指皮全部脱落,指甲被冻掉。

在元宝山平庄看守所被迫害三个月后,我和其他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赤峰,在赤峰看守所,恶警给我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戴死刑犯脚镣,用手铐把二十几名同修铐在走廊暖气管上,有的脚尖离地,有的脚尖站地。七天后又将我们送到臭名昭著的内蒙古兴安盟图牧吉女子劳教所。

到图牧吉不到半个月,元宝山公安局副局长杨振远(个头一米五左右,很邪恶,积极参与迫害,曾指令恶人非法判刑、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人称杨小个子,带领孙语录(音),还有一位,带着我丈夫赶到图牧吉,为的是让我交待其他同修(指上次贴的大法真相条幅),我被叫出,孙语录问谁叫你们贴的,我拒绝他的问话,他几拳将我打倒杨振远坐的办公桌底下,孙又将我拽出,刑讯逼供。虽然从我口里没有得到任何口供,他们回来后对我村法轮功学员的家进行全面大搜捕,绑架十多名同修,后每人罚款五百元(其中有一位罚三百元)。

图牧吉劳教所当时非法关押一百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这里对所有不转化同修都安排一个包夹人员,每天参加超负荷体力劳动(农活),晚上,就被叫出被迫害。有的因坚持不住违心转化。女狱警王桂荣为首的,将法轮功学员梁亮打倒,几个人同时用脚往她肚子上踩,还有几颗牙被打得松动不能吃东西。

因我在图牧吉没有被转化,回来后,红卫矿派出所、公安局、镇政府(原马林镇,现改元宝山镇)610,每到邪党敏感日就到我家中骚扰,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春因一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她丈夫不修炼将我说出。赤峰刑警大队人员绑架了我,我丈夫怕我被劳教,就找个叫刘某某,他向我丈夫勒索钱财(七千元—八千元),说如果送了钱就不被送走,结果在松山区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七天后,又将我送到赤峰洗脑转化班,这里有个叫焦秀锋的克旗人,从呼市女子劳教所自动转化,回来在这里帮助邪恶做转化工作,从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的意志,我被迫害的呕吐,就强行把我送到门诊打吊瓶。

这十多年来,我因坚持个人信仰,两次被绑架到看守所,两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劳教,无数次被骚扰,给我和我的家人身心带来极大伤害,从经济上造成极大损失。

以上是我所经历的迫害,以及亲眼所见恶警们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实见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8月13日发表)-261413.html#128130628-1
2012-03-07: 内蒙古赤峰恶警徐国峰、刘龙绑架敲诈好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7/-253939.html

2012-02-26: 赤峰恶警刘彩军酷刑逼供陷害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6/赤峰恶警刘彩军酷刑逼供陷害好人-253530.html

2012-01-05: 内蒙古赤峰市部份恶警恶人罪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5/内蒙古赤峰市部份恶警恶人罪行录-251469.html

2011-11-13: 赤峰恶警刘彩军刑讯逼供 恐吓受害者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13/赤峰恶警刘彩军刑讯逼供-恐吓受害者家人-249084.html

2011-10-30: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恶警董志明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