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 太和区 >> 王玉泉(王玉权), 男, 60

王玉泉(王玉权)
王玉泉(王玉权)
个人情况: 辽宁锦州重型机械厂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3年
个人近况: 2016年1月31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946(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02: 辽宁锦州市王玉泉诉江被迫害离世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泉,多次遭到当地派出所骚扰、绑架,非法劳教三年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被派出所以诉江为借口绑架到拘留所,到第五天时昏倒在地,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岁。

王玉泉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为大法鸣冤,遭绑架,非法关押在锦州戒毒所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因向当地社区人员讲真相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一百天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遭酷刑折磨,被打出了脑震荡,身体受到严重摧残。

二零一五年七月,王玉泉根据自己被迫害的经历向国家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几天后收到最高检的签收回执。

王玉泉在控告书中写到:

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因大法遭到迫害,师父遭到诽谤,去北京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结果遭到非法绑架、关押在锦州戒毒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我向当地社区人员讲真相被绑架到锦州市看守所,被劫持一百天后又被关押到锦州市教养院。那里的警察为了强迫我放弃信仰,对我进行酷刑折磨。恶警张佳斌和穆锦生外加两名犯人一共四人一齐动手对我进行迫害。他们用一张桌子把我挤在室内的一个墙角,双手戴上手铐,头上戴上安全帽,放大高音喇叭,强制听他们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只要稍不如意,他们就用床板子敲打安全帽,安全帽里的绳子被他们打断。这样他们一打安全帽,就等于直接打我的头。我被他们打出了脑震荡,不时的出现呕吐现象,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这样连续折磨迫害,我分不清白天黑夜,头脑意识有时不清,双腿浮肿,走路需两人架着,看我要不行了,邪恶之徒才停手。

停了一阶段时间之后,看到我身体稍有恢复,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恶警王×武(中间的一个字记不清了)手持大约八厘米宽、八十厘米长的木板子,专打我的一边嘴巴,打了大约几十下,我的一边脸被打的肿起老高老高。还有一个罗姓警察,此人没动手。他们看这样做还没达到目的,就又变换了一副嘴脸,在大队长李松涛指使下我被他们扒光衣服,用带血的脏布把我的嘴、鼻子、眼睛全部捂住,脸朝上,不让喘气,不让看清迫害者的面目。一恶警手拿电棍全身到处电,当时的感觉就要窒息而死。我被他们架回去之后就昏迷过去了。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一天他们几个人把我架到了刚被送进来的人呆的地方,然后又上来一帮人,开始七手八脚的打我,不管什么地方都打,我被打倒在地,打完后,我被他们拖到板铺上,来了一名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我当时的感觉是身体没有一块好地方,哪儿都疼。第二天早晨叠被子的时候,我不能动了,我的肋骨被打断了。在这种情况下不但不给医治还强迫我坐小板凳。一天从早晨开始,一直坐到晚上,这种迫害持续好长时间。他们看这样仍然达不到转化我的目的,就又老调重弹,还给我戴上安全帽、手铐,用张桌子把我挤到墙角,强制听他们的污言秽语,稍不如意,还是敲打安全帽,这样他们看我还在坚持,又把我关到了和其他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大家天天坐小板凳。恶警张佳军叫嚣:“王玉泉,你不转化,三年坐小板凳,也把你坐残废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结束了三年迫害,由于长期反复酷刑折磨,肋骨被打断的情况下仍然强迫长时间坐小板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回到家后,不能干重活,还时有吐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大约三点半左右王玉泉正要下楼突然女儿河派出所几名警察将王玉泉强行抬到楼下塞进警车绑架到派出所(以诉江为借口)——又送到锦州拘留所。到拘留所后三天不能进食,到第五天时昏倒在地。拘留所通知女儿河派出所去接王玉泉,女儿河派出所的人到拘留所后未办完手续就不管了,走人了。后来是王玉泉的亲戚把他接回家。

经过这次迫害,王玉泉的身体每况愈下,经常口吐鲜血。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八日王玉泉吐血不止,且时断时续的昏迷,家人把他送到医院经检查发现他的肺已经没了。一月三十一日晚八时三十三分停止了呼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辽宁锦州市王玉泉诉江被迫害离世-324850.html

2015-11-15:锦州市太和区法轮功学员李素舫、王玉泉被绑架

2015年11月10日,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南汤河子村法轮功学员李素舫刚刚从自家蔬菜大棚出来,就被锦州女儿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家里的大法书等被抢走,现被非法拘禁到锦州新成立的洗脑班(据说洗脑班离锦州光彩市场不远),预谋洗脑10天。

11月11日下午3点钟左右,家住太和区女纺社区法轮功学员王玉泉被女儿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据目击者称,因王玉泉身体不好,当时是被警察强行抱上警车的。

警察还骚扰了另外5家女纺社区的法轮功学员,由于没有敲开房门,绑架未果。

据悉,此次绑架是针对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而来。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9185.html

2015-02-23: 王玉全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受的酷刑迫害
按:锦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全曾于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锦州市看守所,被劫持一百天后又被关押到锦州市教养院。那里的警察为了强迫他违心表态放弃信仰(也就是所谓的“转化”),对他进行酷刑折磨。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王玉全,男,今年六十岁。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因向民众和当地街道人员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恶人诬告,当时的街道主任桑玉林和彧喆民向当地派出所举报了我。我被片警李文武绑架到了当地派出所,也被抄了家。警察抄走了一张师父法像、一张法轮图、大法书籍(几本记不清了)。

在派出所,李文武问我:“真相资料是哪来的?都到什么地方发过?”我拒绝回答。他一看问不出东西来,当天就把我送到了锦州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我被强制穿囚服,每顿饭只给一个玉米面窝窝头,一碗能看见碗底的白菜汤;睡的是距地面不足一尺高的大木板铺。

有一天,来了两个警察告诉我,我被他们劳教三年。这样我在看守所被关了一百天后,又把我绑架到锦州市教养院。

在教养院,我遭受了多种酷刑迫害,警察目的就是一个:强制转化。刚入教养院,他们就把我与刚被绑架来的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到一起,由几个犹大轮番的灌输他们的歪理邪说,歪曲大法,诋毁师父。这一轮下来再不转化的,他们就几个犹大集中针对一法轮功学员。

当时有三个犹大针对我,看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我的心在滴血,我在心底呼唤,回来吧!不要被强势所逼,不要让师父落泪,不要让邪恶高兴。

看我不转化,他们就从臭名昭著的马三家请来了一个郭姓女子,配合教养院转化我。他们在一起欺骗我说:“你不用写,我们不让你写什么东西,我们写好了,你签个字就行了。”我一时糊涂就答应了,反正不是我写的。事后我明白了,这同样是配合邪恶转化,背叛大法,背叛师父。

明白上当后赶紧声明:被他们欺骗的转化作废,从新修炼。这时邪恶之徒露出了更凶恶的嘴脸。恶警张佳斌和穆锦生外加两名犯人一共四人一齐动手对我进行迫害。他们用一张桌子把我挤在室内的一个墙角,双手戴上手铐,头上戴上安全帽(他们担心因迫害手段残忍,被迫害者承受不住会采取极端行为),放大高音喇叭,强制听他们对法轮功的造谣诬陷。只要稍不如意,看我有点迷糊,他们就用床板子敲打安全帽,安全帽里的绳子被他们打断。这样他们一打安全帽,就等于直接打我的头。我被他们打出了脑震荡,不时的出现呕吐现象,把吃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这样连续折磨迫害,我分不清白天黑夜,头脑意识有时不清,双腿浮肿,走路需两人架着,看我要不行了,邪恶之徒才停手。停了一阶段时间之后,看到我身体稍有恢复,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迫害,迫害手段依然如故。

恶警王×武(中间的一个字记不清了)手持大约8厘米宽、80厘米长的木板子,专打我的一边嘴巴,打了大约几十下,我的一边脸被打的肿起老高老高。还有一个罗姓警察,此人没动手。

他们看这样做还没达到目的,就又变换了一副嘴脸,大队长李松涛把我叫去对我说:我们还要对你进行更严格的考验,你要是能承受过去,那我们就不管你了,你要是承受不过去,那就得听我们的话,必须转化。

我被他们扒光衣服,用带血的脏布把我的嘴、鼻子、眼睛全部捂住,脸朝上,不让喘气,不让看清迫害者的面目。一恶警手拿电棍全身到处电,当时的感觉就要窒息而死。因承受不住这种羞辱与酷刑折磨,我又一次妥协了。

我被他们架回去之后,不久就昏迷过去了。等醒来之后,我知道又错了,又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错事,懊悔的心情无以言表,绝望到了极点。心想自己这样不争气,还活着干啥,为了表明对邪恶的抗争,趁室内没人,我一头撞在了室内的墙上(其实这不符合大法法理)。

外边的人听见声音就赶紧跑进屋内,他们几个人把我架到了刚被送进来的人呆的地方,然后又上来一帮人,开始七手八脚的打我,不管什么地方都打,我被打倒在地,打完后,我被他们拖到板铺上,来了一名医生给我检查身体。我当时的感觉是身体没有一块好地方,哪儿都疼。

第二天早晨叠被子的时候,我不能动了,我的肋骨被打断了。他们不但不给医治,还强迫我坐小板凳。一天从早晨开始,一直坐到晚上,中间只有吃饭的时间不坐,这段迫害持续了多长时间我记不清了。

他们看这样仍然达不到目的,就又老调重弹,还给我戴上安全帽、手铐,用张桌子把我挤到墙角,强制听他们的污言秽语,稍不如意,还是敲打安全帽,只是时间稍有变化,不是昼夜连续迫害,而是白天迫害,晚上回去睡觉。

这样他们看我还在坚持,又把我关到了和其他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大家天天坐小板凳。恶警张佳军叫嚣:“王玉全,你不转化,三年坐小板凳,也把你坐残废了。”

有一天,我蓦地从小板凳上一跃而起,他们被吓着了,不知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从此以后,他们不再强制让我坐小板凳,让我坐床上了,一直到走出教养院。二零零三年九月,我结束了三年迫害,回到了家。从新走入修炼。

其实我所经历的迫害,只是千千万万个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经历的冰山一角,他们在高墙内,每分每秒都在苦难中煎熬着,随时随地都有生命危险。更有那些随时都有可能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

写出这些,不是为了仇恨,只是为了唤醒世人的良知善念。迫害应当结束,罪恶应当被清算,阴霾应当被扫除,让真、善、忍的光辉照耀中华大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23/王玉全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受的酷刑迫害-305499.html

2011-04-02: 已回家

2004-09-10: 王玉权(太和人)被迫害三年,经常大口吐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9/10/83811.html

2004-02-17:在此过程中,李松涛再次面授毒计,由张加彬、杨庭伦、冯子斌、张春峰等人具体实施,对大法弟子王玉泉進行了残酷地迫害,最后导致王玉泉胃出血,从此落下了胃出血的毛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17/67659.html

2004-01-07: 王玉泉,男,43岁,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人,原锦州重型机械厂职工。恶警为了逼迫王玉泉妥协,5天5夜不让睡觉,后来罚他从早晨5点坐凳一直坐到半夜12点,20几天下来,王玉泉两次吐血,血大口大口从嘴里喷出,每次吐半痰盂。

2003-07-17: 2000年7月24日,辽宁锦州重型机械厂大法弟子王玉泉在家被绑架,家被抄,之后被非法劳教3年送到锦州劳教所迫害。
王玉泉因为坚持信仰在锦州劳教所受尽折磨,多次遭到酷刑洗脑,身体虚弱,骨瘦如柴,胃出血。2003年7月23日是王被迫害3年到期的日子,王的妻子提前打电话问锦州劳教所,劳教所说王玉泉没有加期,到期肯定放人。7月15日,王的妻子再次打电话到锦州劳教所,洗脑队教导员冯子斌说王玉泉7月23日不能放,有加期。王的妻子再三追问王玉泉甚么时间到期,恶警回答说一个月以后再说吧。

请各界正义之士紧急关注锦州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王玉泉的迫害,锦州劳教所对不妥协的大法弟子采取非人的手段進行残害,和王玉泉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石忠岩已经被锦州劳教所迫害致死,和王玉泉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朱峰被迫害2年期满劳教所拒不放人,一直超期关押,5月25日朱峰昏倒在厕所里劳教所才让当地派出所把朱峰接回,朱峰被超期关押了10个月。请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多发正念,帮助王玉泉早日闯出魔窟。

2003-02-27: 目前二大队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十几名,其中有大法弟子王玉权,曾被多次酷刑摧残后,造成胃出血,经常吐血。朱峰、石中岩都被超期关押半年多了。除酷刑折磨外就是24小时严管,从未间断过。还有大法弟子张宝石,承受的酷刑最重,第一次被恶警用四根高压电棍,四昼夜不准闭眼,张宝石没有屈服,身体和五官都被折磨得变形了,周身都是烧焦的味道。还有一个叫方也的20多岁的大法弟子,恶警给他上刑很重。方也至今还不能正常走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7/45389.html

2003-02-14: 锦州市教养院二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没有停止过,特别是2002年10月以来,恶警们对大法弟子又采取了新一轮的迫害,由教养院政委张海平,院长金福利,科长陈立刚,二大队队长韩利华亲自部署,对大法弟子采取了体罚,强制洗脑,强制给学员戴上工地上用的安全帽,双手被拷上,用办公桌把学员挤在墙角,由二个恶警,一个刑事犯看着,三个小时一换班(上面的领导让恶警们加班加点,发奖金,送工作餐,给刑事犯减期做为鼓励)。不准学员睡觉、坐下,强行播放攻击大法的录像,如果低头、闭眼、抵制,就拿木棍击打头部,拿电棍电击头部、脸部、小便、肚子,电遍全身,对一些学员还给上刑到铁椅子上,一绑就是一天(铁椅子现在还在二大队)。使学员王玉权、陶猛、方治、张宝石、蔡玉波、刘长平、刘永生、石中岩、刘成、邱文涛、霍银山、曹立宏、史宝东、李勇、王立新等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们中有的被连续迫害一个多月,有的五天五夜不准睡觉,有的被反覆送去严管“小号”,再用刑事犯進行毒打,刘永生被打成重伤后去医院進行抢救,许多人伤痕纍纍,至今没有恢复。被体罚和遭到毒打的学员还有那全杰、佟新、尹群、李汉宝、王朝志、何尚钦、赵博峰、左中右、张玉安、史长青、张朋云、冯云刚、胡凤奎、王舟山、王贵令、张旭东、梁刚、郭忠民、郭伟、王立国等学员。他们现在都在锦州市教养院遭到迫害和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4/44554.html

2003-02-07: 2002年9月份以来,辽宁锦州教养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洗脑,不妥协就進行暴力折磨。它们采用高压电棍电击、昼夜不让睡觉、用床板打嘴巴、强迫长时间固定姿势坐小木板凳、毒打等恶毒手段折磨大法弟子,之后将被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隔离关押,由犹大围攻。
王玉泉因为不放弃修炼被多次酷刑折磨,导致胃出血。刘长平等多名大法弟子多次遭受酷刑折磨。恶警有时几天几夜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一闭眼就用电棍电,或用床板打嘴巴。

锦州 太和区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8-08-30: 相关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邮编:121000)
1)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市府西路55号
审判长:张德存(刑庭庭长) 18941601911、2872811
陪审员:蔡广森、洪军
书记员:王芳芳
2)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检察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7号
检察官(公诉人、公诉科科长):王晓仿13941618138、5081518
助理检察官:王迁乔15142689799、5081518办
3)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副局长:张久义13940694055、5178820办;刘长杰
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5165688办
4)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政法委:李文虎
地址:锦州市解放西路224号

2018-04-06: 责任人信息:(区号0416 邮编:121000)
1)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法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市府西路55号
负责法官:张德存(刑庭庭长)18941601911、2872811办
2)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检察院: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7号
公诉科科长:王晓仿13941618138、5081518办
3)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太和分局:
地址:锦州市太和区解放西路205号
副局长:张久义13940694055、5178820办;刘长杰
太和分局国保大队长:李蕾 13940696877、5165688办
4)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政法委:李文虎
地址:锦州市解放西路224号

2018-03-07: 任人信息:(区号0416)
锦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锦州市市府路60号 邮编:121000
刑二庭副庭长 审判长:倪凯 18941600183、2526139办公;
审判员(主审):王兴周 18941600886、2526115办公;
审判员:李合军 18941600545
法官助理:张变;
书记员:刘继娟 1894160068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5-11-15:
锦州女儿河派出所信息(区号0416):
地址: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汤河子,邮编:121005
电话:5139243
所长崔勇5136158
副所长张殿宏
教导员肖国强 13840637222
警察:
许全海5139243王永强13904965251葛跃武13941604837张文新13941670030赵景新13840686303孙会军13020363302杜子全13841689558张中信13704160089王定科13304066120谭国仁13604965271高峰13840634987杨云刚13941646213卜昭余13840639222杨志刚13941646213胡德元13634968919
张铁刚、裴伟兴、张德云、吴立光、罗宇、孙公平、张海龙、李春柏、裴伟兴、黄静

本案件有关文件

对锦州劳教所张海平、金福利等几十名恶警的起诉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3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