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市 >> 王建国, 男, 30

王建国
法轮功学员王建国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数十警察封锁道路掠灵棚
个人情况: 开川正居麻辣烫饭店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虹园村四队
个人近况: 2006年4月10日 迫害致死 (2006-04-1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3-0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28

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2-27: 儿遭酷刑 孙被害死 女儿被迫害精神失常

吉林市八旬老人陈淑华控告江泽民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沙河乡八十八岁的陈淑华老人,全家共有九人在法轮大法中修炼,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家庭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灭绝人性的迫害后,陈淑华老人全家三代人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儿子被劳教遭酷刑折磨;小女儿多次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被逼迫喝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至今精神失常;孙媳妇多次被劳教,遭受电击、毒打、大针刺十指酷刑;唯一的孙子遭迫害,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九月,陈淑华老人为了为冤死的孙子、精神失常的女儿讨回公道,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起诉状,要求追究江泽民刑事责任。

以下是陈淑华老人的控告:

孙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

我唯一的孙子王建国,因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曾被非法拘留一次,劳教两年,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绑架后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孙子王建国和孙媳赵秋梅在自家开的麻辣烫餐馆被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王建国在被非法提审的过程中,脸和胳膊被打伤,衣服被打破。后他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为了抵制迫害,绝食進行抗议,遭到吉林市看守所的狱警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传来,真的是晴天霹雳,亲人们顿时都陷入深深的悲痛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所有见到的人都泪流不止。我的精神几乎漰溃,那年我已八十一岁了,我天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天天捧着孙儿的像,眼泪流干了,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难以承受。我抱着孙儿的遗像,到吉林市政府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儿伸冤,可是天下乌鸦一般黑,我上告无门,有时还受到威胁,那段时间我坐立不住,整天捧着孙儿的像走啊走啊,我觉得我的精神,身心快要支持不住了。

我整天哭个不停,白天在大街上抱着孙子的遗像走,晚上抱着孙子的遗像哭个不停,整日整夜睡不着觉。有时会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走着走着就走丢了,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好心人就会把我送回家。二零一四年四月初我又再次走丢,好心人怕我被坏人骗,就把我送到派出所, 后来我大女儿到派出所才把我带回家。因为承受的打击和压力太大,哭得太伤心,我那明亮的眼睛也花了许多,有时看不清东西。

儿子遭非法劳教

我儿王树森多次遭绑架、关押、非法劳教,期间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儿王树森因在电线杆上粘贴大法真相标语,被绑架到越北镇派出所四名警察将我儿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警察把我儿铐在铁栅棚里,对我儿施行酷刑,用一根鞋带在我儿的背后交叉的勒住两指头用力紧勒,蹲下不让动,头顶墙,用力从背后往上掰两臂,用手枪把打我儿头,拳打脚踢,直到他们都累了,又把我儿押到通风的一个小铁栅棚里叫蚊子咬到天亮,手铐都扣到肉里了,疼痛难忍,被冻的全身发抖。二零零一年九月末的一天,我儿遭非法劳教两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欢喜岭劳教所、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期间我儿遭严管迫害,不让睡觉,长期坐板,被奴役干活,我儿一年多都被严管迫害,干的都是最脏最累的活,吃的大多数都是玉米带皮、带皮粉碎后蒸的狗都不吃的粘糊糊饼。

孙媳遭电刑、药物迫害等酷刑

我孙媳赵秋梅曾六次被绑架、关洗脑班、拘留所,遭非法劳教两次共三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孙媳依法到北京上访时被绑架,多名警察对她拳打脚踢,猛踢她的阴部,用狼牙棒把她打得口吐鲜血,把她撞到墙上晕死过去,她昏死过去后,便衣警察们给她打了不知名的毒针。
孙媳醒来后,全身动不了,整个头全是包,大包上有小包,右眼被打的冒出来,颜色是紫黑色,嘴角被打的直流血,两个手臂被撅的不敢动,左边从臀部到膝盖整个被打成紫黑色,从头到脚没有好地方。

后赵秋梅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她遭狱警殴打、电刑等酷刑折磨。二零零三年新年前的一天,五个狱警李文娜、王丽梅、温影、肖爱秋、张立红拿着两只电棍、一副手铐、三根皮带对赵秋梅大打出手。她的头部、颈部、背部、肩部、腰部被打得伤痕累累。赵秋梅被迫害出严重的心脏病。

女儿王秀芬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

我的小女儿王秀芬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十月,在劳教所所长范友兰的命令下,狱警对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暴力“转化”,我女儿王秀芬遭严重迫害:二十多天不让睡觉,受尽了各种体罚,罚站,开飞机等,最残酷的是给她上“飞刑”,就是用两把老式木头椅子,两把椅子拉开一个人的距离,老式椅子靠背顶端有两个木头方,把王秀芬扒光衣服后,把两个乳房硌到前边椅子两个木方头上,把两脚硌到后边椅子横梁上,中间脱空,两只手用人拽着,两个胳膊平行伸直,两个脚也用两个人拽着硌着,然后用七根电棍全身电击,连硌带电我女儿王秀芬疼的昏死过去,才被抬下来。

第二天,狱警又逼我女儿写“五书”即: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保证书、决心书。王秀芬不从,狱警就对她继续上“飞刑”。后来,狱警在王秀芬的饮水、饭中下药,导致她精神失常。

据与王秀芬认识的人讲,二十多天后,王秀芬被从转化班送回劳教所四大队,一起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她的头发都白了,身体瘦瘦的,两只大眼睛呆呆的,说话语无伦次,经常一个人嘀咕。

从劳教所回家后,精神恍惚,时而明白,时而糊涂,不吃饭,不睡觉,不说话。她回家第三天,派出所警察说逼她马上离开吉林市,去她丈夫经商的某市,警察一直押她送到车站,第二天又到家中查看人走没走,然而非法把我女儿户口注销了。而女婿看我女儿精神不正常了,就和她离了婚。从此我女儿没有户口,没有经济来源,只能靠家人养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7/儿遭酷刑-孙被害死-女儿被迫害精神失常-324647.html

2014-04-30:王建国冤死八年 家人再次被骚扰
王建国被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至今已有八年的时间,吉林市政府从来没有正面的给王建国的家人一个正确的答复,告诉家人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真正死因,和正面的解决方案:给予赔偿和把所有参与迫害王建国的凶手绳之以法,不但不返还王建国的遗体,还威胁、恐吓、监控、跟踪家人,还把在王建国自家搭建的灵棚抢走,为了要毁尸灭迹,多年来不断的对王建国的家人多次进行骚扰和诈骗。
王建国
王建国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一个自称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的治保主任,一王姓男士,给王建国的亲戚打电话,说要找王建国的母亲,想把在二零一零年补助的六百多元钱给王建国的母亲,因多年没有找到王建国的家人的原因,补助的钱一直没有给,说只有六个人没有取钱,怕误取,让王建国的母亲(本人)去取,还说只有两天的时间,到下周一(二十一日)不取钱,算是自己自动放弃,再想取钱就不给了。王建国的母亲听到此消息,还以为是大队给的补助钱,就打电话找到这位王姓男士,这位王姓男士一直问王建国的母亲在什么地方?都干什么活?说有五百多元钱的补助要给她,让本人去取,还说有民政局的人要来查账,只给两天时间,下周一就到期了,不取钱就没了。

王建国的母亲打完电话后,分析了一下,听亲戚接到电话对方说给六百多元钱,自己打电话对方又说是五百多元钱,还说一直没有找到人,又一直问在什么地方住,干的是什么活,要是正常给钱,用问在哪里住和干什么活吗?现在的电话对方都是显号的,还要什么电话号,还问的这么详细。王建国的母亲认为这又是他们再一次使用的诈骗手段,不能上当受骗。

王建国出生在一个传统的武术世家,父亲在家里开了一个“八极武馆”,王建国从小就和父亲练武。一九九五年五月王建国和父亲有幸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更好的好人。王建国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为了抵制迫害,绝食进行抗议,遭到吉林市看守所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这八年来,无论王建国的家人到吉林市市政府去告,还是到吉林省政府告,他们都是官官相护,一直推三阻四、威逼、恐吓,不但没给解决问题,还把在家里搭建的王建国的灵棚一抢而空,连根木头也没留下。一个刚刚满三十岁的年轻男子,就这样被他们给迫害致死,家里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八十一岁的老奶奶和六十多岁的父母亲,家里失去唯一的一个爱子的心情,如天塌地陷般,这八年来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一、王建国奶奶的变化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八十一岁的老奶奶得知自己的孙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心疼自己的孙子,到吉林市看守所门前大哭,不断的抱着孙子的遗照到吉林省政府和市政府去告状,上告无门时,就到火车站和汽车站,到人多的地方告诉世人,自己的爱孙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被吉林市看守所给迫害致死,吉林市政府不但不把死因告诉家人,连王建国的遗体也不归还家人,还把孙子的灵棚抢走。

王建国的家人们要想看王建国的遗体时,还必须到吉林市公安局开证明,必须有吉林市公安局的警察陪同,人多时达数十人陪同,到殡仪馆时,每隔一米,两到三人把守,如临大敌一般。王建国的奶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承受得了,老人家整天哭个不停,白天在大街上抱着孙子的遗像走,晚上抱着孙子的遗像哭个不停,整日整夜睡不着觉。


王建国的奶奶抱着孙子的遗像
每年一到四月十日这天,是最难过的一天,老人家也不太爱说话,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天,有时看着地,自己想孙子,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严重的打击,现在王建国的奶奶已是八十九岁的高龄,一到四月份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可爱的孙子不在人世的情形,想到孙子的过去是多么的可爱、懂事,想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苦不堪言,想着想着就会不自觉的流下眼泪,想孙子时还不能和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说,怕儿子担心,有时会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来舒缓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走着走着就走丢了,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好心人就会把老人送回家。二零一四年四月初老人又再次走丢,好心人怕老人被坏人骗,就把老人家送到派出所,后来老人的女儿找不到老人,到派出所才把老人带回家。在老人家的心中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这心中的痛苦却无人诉说,只能把它埋在心底,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去承受。

因为承受的打击和压力太大,哭得太伤心,老人家那明亮的眼睛也花了许多,有时会看不清东西,冬天时雪下的很大,老人家在走路时不小心跌倒,一连摔了很多个跟头,现在老人家的腿脚也不象以前那么灵活了,走路也不象以前那么快了。有好多次老人家差点就要离开人世,在女儿们的劝说下、在老人家坚强的意志下,信师信法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在这种情况下,老人家才得以脱险,女儿们都担心老人家的身体,轮番的体贴入微的照料着,生怕发生意外。

二、王建国父亲、母亲的遭遇

六十多岁的父、母亲,失去自己的爱子,又不明死因,也不返还回儿子的遗体,又状告无门,吉林市政府还不断的骚扰他们,为了要毁尸灭迹,还找各种借口想迫害王建国的父亲、母亲和王建国的妻子,使得王建国的父亲和母亲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时,父亲正在外地出差,听说自己儿子被迫害致死的噩耗,象天塌了一样,马上坐车往回赶,到家后问明情况,直接找到吉林市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让他说出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死因,丛茂华一直推脱责任,说王建国的死和吉林市看守所没有任何关系,是自残而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王建国的父亲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奠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灵棚搭起后,一下就引起中共警察的恐慌,他们在王建国家附近租房子住,有的好心人怕他们对王建国的家人不利,不租给他们房子,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把房子租给了他们,他们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严密监控,三、四个人一组轮番在王建国家附近监视,看王家到底有什么动向,亲朋好友听到王建国的死讯,都纷纷前来看望,有一个朋友是吉林市的记者,听说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就跑来这里拍新闻,恶警们看到有记者前来拍摄,生怕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出去,怕事实真相被曝光在电视上,上前一把就把相机抢下,还把记者叫到一旁审问,恐吓记者:这个消息不许报导。


王建国的父亲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奠王建国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早上,沙河子派出所警察找到王建国的叔叔,声称当天要解决王建国的问题。沙河子派出所用车将王建国的三位家人拉到吉林市看守所。家人一进去就看到“自残死亡通报会”几个字。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南京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610专案组共计十八人,事先在那里早已摆开了阵势,同时还配有摄像机。

吉林国安、610头目李某先向家属念了一篇“关于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关押期间的情况说明”,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他们给家属的结论是:1、限家属一天时间将王建国的遗体进行火化;二、四月二十九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家人一听,他们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推卸责任,诬陷好人,非常生气,王建国的婶婶到讲台前一把抓住吉林市“六一零”头子的衬衫领子,就往楼下拽,从三楼一直拽到一楼,所有的人都跟在后面想方设法要把王建国婶婶手掰开,可是谁也掰不开,到一楼后,有一个人上前对王建国的婶婶说:“行了,你也可以了,这可是吉林市“六一零”的头儿。”王建国的婶婶态度坚决地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一定告到底。”在场的中共之徒看到此情景无言以对,不一会儿就散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区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女警,开着十三辆车闯到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进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这帮土匪边拆还边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不到几分钟就把灵棚拆掉了,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余的都被他们抢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灵棚被抢走
家里的灵棚被抢走后,吉林市政府为毁尸灭迹,派人到王建国家中找王建国的父亲和母亲签字,不签字就想绑架他们并加以迫害,两位老人得知消息后走脱,自此后两人流离失所。失子之痛还未能平息又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两人走到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只租了一个月的房子,一天早上在路边吃早餐时,看到大街小巷都是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一抬头就看到自己儿子的照片,在电线杆上,在饭桌上都能看到,看到满街儿子的照片,又是高兴又是心痛,高兴的是:大家把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告诉每一个人,一个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仅四十天就被迫害致死,还不告诉家属真正死因,还不返还遗体,又不正面答复,灵棚抢走了还要继续迫害其父、母亲,目的是为了要毁尸灭迹,可以让世人们看到吉林市政府都干了些什么事,也让世人们看清中共的邪恶。心痛的是: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儿媳妇还在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动教养所继续被迫害,儿媳妇还不知道事情真相。

可怜天下父母心,王建国的父亲整天想着儿子,吃不好睡不好,牙痛了近一年的时间,王建国的母亲手臂痛的一直抬不起来,两位老人苦苦的期盼着自己的儿媳妇能早日平安回家,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了,如果儿媳妇再出事了,两位老人就没有活路了。就这样两位老人一直以租房度日,还不能租太长的时间,怕跟踪遭迫害,一个月或三个月就得搬一次家,就这样一直期盼着儿媳妇回来的日子。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终于把儿媳妇盼回来了,面临的是儿媳妇知道真相后,能不能承受得了,两位老人商量好先不告诉儿媳妇真相,可是儿媳妇一直问儿子的事,还直接问到是不是不在世了,问的两位老人无言以对,只好说出真相,三人抱头痛哭,父亲忍住伤痛和儿媳妇说:“孩子不要哭坏了身子,你刚刚回来,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儿媳妇一个人跑到房间里大哭,父、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也在一旁止不住流泪,二老商量好在儿媳妇面前不能表现出任何伤心难过的样子,儿媳妇爱吃什么就给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给买什么,还带着儿媳妇去看风景、去旅游,一直想让儿媳妇走出痛苦的深渊。过了一段时间,看到儿媳妇没什么事了,就给儿媳妇找了份外地的工作,这样可以分分心,不至于一直想着儿子的事,也可以到外界接触一些人和事,就这样他们分开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吉林市“六一零”、公安局、船营区公安分局、沙河子派出所等二十多人,再次闯到王建国的婶婶家骚扰。独居的婶婶当时到妹妹家走亲不在家中,一帮警察竟直接闯入院内,肆意搜查。并强行向婶婶的儿子索要王建国婶婶的电话号码,意图进一步通过王建国的婶婶找到王建国的父母的下落,进行骚扰和绑架,逼迫他们火化王建国遗体,企图尽快毁尸灭迹。

三、王建国妻子的遭遇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王建国和妻子双双被吉林市船营区南京街派出所民警谭新强、王凯绑架后,他们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王建国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动教养所里迫害,在劳教所期间王建国的妻子几乎一个星期复发一次心脏病,痛苦难耐,那些管教和帮教们还不时的让她写五书,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威逼、利诱她,说要是写了决裂书可以减期五天到二十天,写了五书减期的时间是三个月,还可以在大队里当干部,可以早日回家,如果不写会加期,加期时间的长短由管教和大队长来决定,一个星期要看几次污蔑法轮功的录像。

一次王建国的妻子正在车间休息,帮教(犹大)走到王建国的妻子面前,大声呵斥王建国的妻子:“通知到录像室看录像,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地方?”王建国的妻子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到:“我今天真的很难受,去不了了。”帮教无情地说:“不行,今天非去不可。”说着就动手强行把王建国的妻子拽到录像室看录像,王建国的妻子没有反抗能力,只好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王建国的妻子就复发了心脏病,把身边的人都吓坏了,又不能动,只好让王建国的妻子平躺在木椅子上,把窗子和门都开着,让空气流通,这时大队长王丽梅正好从此处经过,走到门口看到王建国的妻子平躺在椅子上,生气的大声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躺下了?”这时大家都怕王丽梅生气,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王建国的妻子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王丽梅用微弱而又颤抖的声音说:“我刚刚心脏病又复发了。”王丽梅生气的说:“别让她躺下,让她坐起来看。”说完就走了。众人一看大队长王丽梅说话了,也只好把王建国的妻子又慢慢地从椅子上扶起来,让她趴在桌子上,一直到看完录像才让王建国的妻子去休息。

劳教所里的人每个人都知道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事,可是管教们却威逼、恐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她们在王建国的妻子面前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事,说了就加期。一次有一个人在闲聊时提到王建国的事就哭了,王建国的妻子一看好象有什么事,就问了几句,这事让大队长和管教们知道后,把这个人叫到办公室审问了好长时间,告诉下次绝不允许在王建国的妻子面前提王建国的事,什么也不能说。

漫长的一年劳动教养期间,王建国的妻子遭受了无数次心脏病复发的症状,苦不堪言,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折磨:身体不好时还要干奴役活,还得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一个月还得写一次思想汇报,不写就加期,哪个月没有写到年底查到了还得补上。晚上就寝时每天都得搜身,还不定时的番号,翻到经文后就被单独关押在一个车间里干活,当时叫严管,有两个人包夹,在走廊里走时碰到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时,不许和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笑,不许对看,只能低着头看着地走,不许看两边,上厕所时,只能在厕所没人时才能去,厕所里只要是有人就不能去。一天晚上厕所里有人,王建国的妻子要大便,护廊不让王建国的妻子去,拿来一个盆让王建国的妻子在走廊里大便,还不定时的被大队长王丽梅和管教肖爱秋、王丽慧谈话做转化工作,几个月能洗上一次热水澡,洗头、洗脚、每天早、晚洗漱全都是凉水,每个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遭受的痛苦都不相同,但大致上是一样的,除了严管外,都是一样的待遇。

王建国的妻子回家后,得知自己的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傻了,有时一个人坐在窗子前呆呆的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也不能在父母面前掉眼泪,还不能表现出来,亲朋好友得知道王建国的妻子回来的消息,都来看她、劝她:“要放宽心,别多想,还得活着不是吗?要坚强些。”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女子,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吉林市的恶警为毁尸灭迹,一直逼迫王建国的家人火化遗体。王建国的父、母亲和妻子为此被迫离家出走。可是当地的警察却持续骚扰他们的亲属。几年来这种骚扰持续不断,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中共会议日……

二零零七年从年初到年末,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就一直在骚扰王建国妻子的母亲,一到敏感日或是过年、过节时,就到王建国妻子的母亲家,打问王建国妻子的下落,威胁、恐吓,王建国妻子的母亲告诉恶警们说女儿不在这里,到外地上班去了,找不到,也没有电话,联系不上。恶警们无奈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可是一直不死心。

二零一二年八月,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恶警竟找到沙河子乡政府工作人员、王建国妻子的表哥齐明辉,利用齐明辉去骚扰她的母亲,还要电话号码。

王建国的妻子自己一个人在外生活,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不能在自己的母亲身边尽孝,也不能和公婆一起生活对他们二老尽孝,只能在远方默默的祝福自己的亲人。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质保主任王姓电话:0432-63338477 0432-6274865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30/王建国冤死八年-家人再次被骚扰-290723.html

2012-11-25:丈夫冤案六载未雪 妻子劝迫害者勿做邪党牺牲品
—— 吉林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王建国的妻子赵秋梅的劝善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5/丈夫冤案六载未雪-妻子劝迫害者勿做邪党牺牲品-265873.html

2012-11-13: 王建国冤案六年未雪 恶警逼火化遗体骚扰不断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六年前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家人至今上告无门。当地警察六年来一直逼迫王建国的亲人火化遗体,不停的骚扰他们。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吉林沙河子派出所二十多个警察,再次闯到王建国的婶婶家,翻墙入院,進行抢劫。

一、王建国遭绑架 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赵秋梅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遭到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四月十三日,王家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这引起中共警察的恐慌。四月二十八日早上,沙河子派出所警察找到王建国的叔叔家,声称当天要解决王建国的问题。沙河子派出所用车将王建国的三位家人拉到吉林市看守所。家人们发现,这次看守所与以往有所不同,他们把家人直接带到一个大会议厅。家人一進去就看到“自残死亡通报会”几个字。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南京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610专案组共计十八人事先在那里早已摆开了阵势,同时还配有摄像机。

吉林国安、610头目李某先向家属念了一遍“关于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关押期间的情况说明”,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他们给家属的结论是:1、限家属一天时间将王建国的尸体强行火化;二、四月二十九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

王建国的家人一听,他们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推卸责任,诬陷好人,非常生气,态度坚决地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在场的中共之徒无言以对,不一会儿就散了。

二、欲掩盖罪行 恶警强拆灵棚

王建国的灵棚搭起后,当地警察每天都派三、四人轮流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们怕这一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干脆使出闯民宅、强拆灵棚的流氓行径。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著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女警,开著十三辆车闯到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经常闯進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这帮土匪边拆还边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不到几分钟就把灵棚拆掉了,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馀的都被他们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三、为毁尸灭迹 恶警多年骚扰不断

吉林警察为毁尸灭迹,一直逼迫王建国的家人火化遗体。王建国的父亲王树森、母亲孙亚文、妻子赵秋梅为此被迫离家出走。于是,当地警察就持续骚扰他们的亲属。几年来这种骚扰持续不断,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中共会议日……

如二零零七年,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就一直在骚扰赵秋梅的母亲,一到敏感日或是在过年过节时,就到赵秋梅的母亲家,打问赵秋梅的下落,威胁恐吓。

二零一二年八月,沙河子派出所恶警竟找到沙河子乡政府工作人员、赵秋梅的表哥齐明辉,利用齐明辉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吉林市“610”、公安局、船营区公安分局、沙河子派出所等二十多人,再次闯到王建国的婶婶家骚扰。独居的婶婶当时到妹妹家走亲不在家中,一帮警察竟翻墙入院,肆意搜查。并强行向婶婶的租客索要王建国婶婶的电话号码,意图進一步骚扰。

据悉,警察意图通过王建国的婶婶找到王建国的父母的下落,逼迫他们火化王建国遗体,企图尽快毁尸灭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3/王建国冤案六年未雪-恶警逼火化遗体骚扰不断-265426.html

2012-09-17: 王建国冤案五年未雪 警察逼迫家属火化遗体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王建国五年前被迫害致死,家人多年来上告无门,遗体至今仍在吉林市殡仪馆内停放。

心虚的吉林市沙河子派出所警察,为了逼迫王建国的亲属同意火化遗体,一直不停的骚扰他们。王建国的父母、妻子为此被迫离家出走。沙河子派出所警察就骚扰亲属的亲属——王建国的妻子赵秋梅的母亲。几年来这种骚扰持续不断,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敏感日、中共会议日……

二零一二年八月,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又利用赵秋梅的表哥齐明辉,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齐明辉是沙河子乡政府管理经济开发区工作人员。

妻子被非法劳教 一年不知丈夫死讯

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中共人员绑架。后赵秋梅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仅四十天就被迫害致死。

白发人送黑发人。王建国的父母悲痛欲绝,吉林市恶警还强拆家人给王建国设的灵棚,就连根木头都没留下。

一年后的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妻子赵秋梅从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出狱,才得知丈夫王建国的死讯。

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还想逼迫赵秋梅同意火化王建国的遗体。赵秋梅被迫离家出走。恶警找不到赵秋梅时,就不停的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

目前,赵秋梅有状无处告,有冤无处申,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更不能在家中孝敬老母亲。而女儿赵秋梅现在身在何处、是否平安?也是赵秋梅的母亲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情。

赵秋梅遭劳教迫害经历

赵秋梅于一九九五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道德回升。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后,赵秋梅多次被绑架:两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两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劳教,均遭非人折磨。

在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五大队,赵秋梅曾遭恶警温影、李文娜、王丽梅、肖爱秋、张丽红用竹板、手铐、两把电棍、三个皮带,足足毒打五个多小时。被非法关押期间,她还被针扎十个手指、电棍电等残酷的折磨,导致出现严重的心脏病症状。

赵秋梅第二次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期间,被迫害的心脏病症多次发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7/王建国冤案五年未雪-警察逼迫家属火化遗体-262921.html

2009-10-20: 害死王建国后 吉林市恶警骚扰其家人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后,当地恶警不停的骚扰王建国的家人。王建国的父亲和妻子赵秋梅被迫离家出走。

2007年至今,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们,一直在不停地骚扰赵秋梅的母亲,一到敏感日或是在过年过节时,就到赵秋梅的母亲家去骚扰,问赵秋梅是不是在家里?还要问一些关于赵秋梅的一些情况:到哪里去了?甚么时候能回家之类的。

自从2006年4月10日赵秋梅的丈夫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后,他的遗体仍在殡仪馆停放,恶警们一直都想找一个藉口把王建国的遗体火化,但都未成功。只有等到赵秋梅从劳教所被放回来后再找机会胁迫赵秋梅同意火化王建国的遗体。但至今都没有找到赵秋梅在哪里,就只有到赵秋梅的母亲家里去骚扰。

赵秋梅的母亲现已年近七十岁的老人,还要担心女儿是否还平安,是否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要再被恶警们迫害。还要提心吊胆地在防备那些没有人性的恶警们的骚扰。赵秋梅的母亲现在本应是子孙满堂,子女孝顺,过着幸福、美满生活的时候,可是老人却一个人在家,身边没有人照顾,大女儿嫁到外地,因为工作忙,回家一次也是很困难,有时过年过节都回不了家。二女儿虽然在本市工作,可是也不能整天在老人身边照顾她。

小女儿赵秋梅又被恶警们一次又一次迫害,现在她的丈夫王建国被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的恶警们给迫害致死了,死因不明,看守所的恶警们也没给家人一个正确的说法,到底是怎么死的?为甚么别人被关押在看守所里却没有事?而他却被迫害致死了呢?还有和王建国关在一起的那些刑事犯们为甚么会没有事?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呢?

到现在王建国的遗体还被停放在殡仪馆,恶警们为了尽快的处理王建国的遗体想尽了一切办法。赵秋梅还没有回家时,王建国的家人给王建国在家摆设的“灵堂”被吉林省吉林市公安局和昌邑区哈达湾派出所等恶警们抢走了。有听说抢人、抢钱、抢物的,却从来没有人听说“人死了,连遗体都没有的『灵堂’也会被抢?”

这以后恶警们利用各种办法,诱骗王建国的家人说“要给王建国开追悼会”,家人去了以后,到那一看,那哪是开甚么追悼会呀?记者,电台,电视台,录像机,照相机,吉林市的领导们,派出所的恶警们,看守所的恶警们,全在场,主持会议的人说:“王建国是自杀死的。”还没等他说完,王建国的家人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把恶警们骂得狗血喷头,“会”也没开成,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以后警察还说要王建国的父亲去公安局,说是要和他商量王建国的遗体怎么处理,说要给多少钱……好话不知说了多少,其实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诱骗。王建国的父亲也没有上他们的当。从此后就开始流离失所。

这些恶警们一点人性、一点良知也没有,人家好好的一个儿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后,还要把王建国的父母给迫害的流离失所到这种程度,到现在还要迫害人家的儿媳妇赵秋梅,找不到赵秋梅时,还不停的去骚扰赵秋梅的母亲。

女儿赵秋梅现在是否平安、身在何处,这也是赵秋梅的母亲最放心不下的一件事情。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的恶警们还不停的去上门骚扰,这无形中又给老人家增添了多少压力,和负担,在精神上又增加了多少烦恼和忧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66.html

2007-04-23: 吉林市副市长刘培柱操控迫害当地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

刘培柱,男,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市司法局局长、吉林市副市长。自从99年7.20邪党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灭绝人性的邪恶镇压以来,吉林地区(包括桦甸、蛟河、舒兰、永吉、磐石)共有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几千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抄家,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各种酷刑折磨,无数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然而这一桩桩的人间惨剧都是在吉林市“610”、吉林国安、国保大队、各派出所等指使和参与下進行的,身为吉林市公安局局长、司法局局长、吉林市副市长的刘培柱是这场对善良的修炼群体進行镇压的支持者或操控者,应对吉林市乃至整个吉林地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吉林地区近一、两年在刘培柱的幕后操控下,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多人被非法酷刑逼供,甚至被迫害致残、致死。仅举几例如下:

一、王建国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犯罪责任人丛茂华至今逍遥法外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王建国与妻子赵秋梅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期间遭到恶警的刑讯逼供,致使王建国脸部和胳膊严重损伤。在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王建国绝食抵制迫害,恶警不是出于人道主义对王建国進行救治,而是以灌食为藉口对王建国進行摧残折磨,致使王建国身体受到极大损伤。才一个多月,于四月十日王建国就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期间看守所没有和家属采取任何联系。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已经过去整整一年了,妻子赵秋梅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至今还不知道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而直接参与迫害王建国的犯罪责任人: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至今仍逍遥法外,这就是中共恶党暴政下的“人权”。

二、大法弟子杨丽娟被国保大队狄士刚酷刑迫害

吉林市大法弟子杨丽娟2005年8月24日被国保大队狄士刚等恶警绑架,恶警随后把未穿外衣的杨丽娟绑架到吉林市果窖附近的刑警三大队二楼進行酷刑逼供,包括:灌芥末水、坐铁椅子、背剑式戴手铐(一手在上,一手在下,把手背到背后戴手铐)、手薅头发、打耳光、电棍电脸、杠子压腿同时踩脚踝骨,当时都把杨丽娟打懵了,尽管这样,她也没有按照邪恶的要求出卖自己的良心。

当时国保三大队队长恶警狄士刚用手揪着自己的衣服、指着自己的姓名牌对杨丽娟八十一岁的母亲叫嚣:“你记住我这个名,我就叫狄士刚,人就是我抓的!”

三、大法弟子刘宏伟再次被恶人绑架,并遭受酷刑折磨

大法弟子刘宏伟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妻子于立新和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新竹。自迫害开始后,幸福的家庭惨遭迫害,妻子于立新于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被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虐杀。那时他们的女儿才八岁。刘宏伟曾被非法判劳教二年,劫持到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通化市劳教所和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在朝阳沟劳教所,被恶警李军用电棍电击肛门、镐把毒打、长期体罚、各种精神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十六日再次被吉林市610、国保支队绑架,被迫害致生命危险。刘宏伟从市医院抢救室走脱后,一直流离失所。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刘宏伟在长春市朝阳区地税局营业窗口报帐过程中,被潜伏的身着便装的吉林国安在没有出示证件和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他绑架。后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分局恶警王守义为了拼凑材料予以迫害,他们对刘宏伟非法提审并且对刘宏伟進行酷刑逼供。导致刘宏伟的腿脚不能走路,腰受到了严重损伤。邪恶之徒对刘宏伟進行非法开庭,最后一次开庭刘宏伟是被人用轮椅抬到法庭上。

四、十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多人遭到刑讯逼供

2007 年2-3月份,吉林市六一零、吉林国安绑架了十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多人遭受所谓办案人员(都兴泽、狄士刚等)的刑讯逼供,其中大法弟子赵英杰被恶警灌了五瓶芥末油,嘴、脸已严重受损,更为可耻的是办案人员在非法审理中,竟对大法弟子赵英杰(女,未婚)用衣叉捅其下身。大法弟子王立秋被灌了八瓶芥末油,昏过去后用凉水泼醒,继续迫害,已被迫害的犯心脏病,情况严重。桦甸市大法弟子刘玉和被迫害的不能行走,大法弟子穆春红、赵国兴也遭受严重迫害。

五、邵慧被迫害致死,妻子穆萍再遭恶人绑架

大法弟子邵慧是桦甸市红石林业局红石林场医生,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遭受各种非法折磨,后又被转到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三月三十一日从劳教所走脱,遭到不法人员通缉,于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一日晚在吉林市丰满区被国保支队和防暴队恶警迫害致死,年仅31岁,留下一个当时五岁的儿子。

邵慧的妻子穆萍曾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身体被摧残的十分严重,劳教所在她濒临命危时才放她,后来一直很瘦弱。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四日,穆萍在长春市朝阳区国税局营业窗口报帐过程中,被潜伏的吉林市国安绑架。之后,被非法抄家,并抄走电脑、现金、七万元的存折、大法书籍和真相光盘等。

六、吉林桦甸法院对大法弟子王小东五次非法开庭审判

大法弟子王小东于2006年3月11日被桦甸市国保大队恶警遇金基等绑架,遭恶警以灌煤油、震脑机等酷刑折磨,刑讯逼供。期间恶警遇金基与610杨宝林编造伪证企图对王小东進行非法审判,先后被桦甸市法院以证据不足驳回四次。吉林桦甸市法院2006年8月14日对大法弟子王小东進行第五次非法开庭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4.html

2006-07-02: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为甚么“抢救”死人?王建国,32岁,与妻子赵秋梅在吉林市朝阳街开一小吃部,夫妇俩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2006年3月2日被南京派出所恶警强行劫持到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价值三万馀元东西包括现金和物品都被警察抢走。4月10日,王建国呼吸和心跳已停止后,被抬到吉林市第二二二医院“抢救”。

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为甚么“抢救”死人?王建国被抓前身体强壮,没有任何病。40天后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就把人“看”死了!家属伸冤无门,在自家院中设灵棚祭拜,以慰王建国在天之灵。4月30日,警察公然强拆了灵棚。

吉林市第二二二医院对王建国所做急诊病历
据当时大夫做出急诊病历所述:(ID:6156)
王建国,男,32岁,汉族,单位地址:看守所
来诊时间:2006年4月10日15时58分 来诊方式:抬送
病史:据看守所人员介绍,该病人一个多月以来,拒绝進食,经劝阻,少量進稀食物,体质渐消瘦,近日加重,于4月10日上午来门诊就诊过,门诊郭主任给看过,回看守所治疗,下午15:20分左右病情恶化,继而呼吸困难,脉细弱。BP:80/50 于15:58分来诊。
查体:T:0℃ P:0次/分 R:0次/分 BP:0/0mmHg 意识:0 瞳孔:左4mm 右8—10mm
病人于15:58分到急诊室,
查体:病人呼吸心跳已停止。脉管脉搏消失,瞳孔右侧8—10mm 左侧4mm对光反应消失,心率无。呼吸音无。全身胸腹背、四肢检查未见伤痕。给予吸O2、胸外按摩、心电图、肌注可拉明等抢救无效。
初步诊断:1、营养不良。2、呼吸循环衰竭。经请示看守所所长不做头CT.
抢救情况:来诊已死亡
离开时间:2006年4月10日16时45分
护士:张莲菲

王建国死亡疑点分析:

王建国被抓前身体强壮,没有任何病。40天后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为甚么就把人看死了?

上午,人没有死时病例的病史上为甚么是绝食两天,下午的急诊病例的病史却变成了拒绝饮食一个月馀呢?到底绝食两天和拒绝饮食一个月馀哪个是真的呢?如果绝食两天是真的,那么人是不会死的,除非被虐杀。假如绝食一个月馀是真的,身体一定会极度虚弱,那为甚么不留医院治疗,还要弄到看守所迫害呢?这种行为是不是等于故意杀人呢?

病历上说“呼吸循环衰竭”,那到底怎样才导致的“呼吸循环衰竭”呢?王建国被抬着送到二二二医院急诊室,医生诊断为来诊已死亡。然而吉林市看守所为推卸责任给吉林市船营公安分局关于王建国的死因报告上面却写着“因抢救无效死亡”。抬到医院时人早就死了,那还怎么抢救呢?这只不过是为杀了人而掩盖罪行罢了。

王建国下午的病例写着:经请示看守所所长不让做头CT。为甚么不让做头CT?(1)经家属查看尸体,发现王建国的后脑杓坑坑包包的,明显有被打留下的痕迹,谁打的?(2)脸部有伤,小臂有伤,后背腰以上部份呈紫红色,谁打的?(3)有这么多致命之伤怎么能说成是营养不良、呼吸循环衰竭造成的呢?

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对王建国的家人说:“我们给他打过葡萄糖,王建国的脑袋有毛病,呼吸不太好,肺有毛病……” 王建国平时身体非常健康,以前曾练过武术,肺没有毛病,呼吸循环系统畅通无阻。王建国的病例上并没有写他肺有毛病,而丛茂华怎么知道肺有毛病呢?很有可能是在看守所对王建国灌食的过程中,将管子错下到了气管里,流食進到气管,造成呼吸道呼吸终止,肺部感染死亡。按医学理论讲,人体短期的营养不良不会造成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的,况且王建国是间断性绝食,又有看守所每天给持续灌食,所以丛茂华对王建国以营养不良导致死亡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家人亡故,亲人守灵祭拜,这是我们中国人自古至今的传统习俗。王建国不明不白的冤死,家属伸冤无门,在自家院中设灵棚祭拜,以慰王建国在天之灵,挂的挽联左联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右联是“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横联是“40天惨死看守所”。

2006 年4月30日早上5点多钟,天刚刚放亮,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个女警察,开着十多辆车,其中有一辆半截子车(能装载货物),兴师动众来到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虹园村四队的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并且拉上了警戒线。当时王建国的父母不在家,有几个亲戚在家。他们闯進院内,警察把他亲戚围住不让动,说上边有命令,开始强行拆除灵棚,警察边拆边不打自招的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

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心虚的警察抢走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挂在大门上展示的王建国死亡前后的两张自相矛盾的病历、王建国死亡的诸多疑点分析、粘在一块黑布上的大冤字、挽联、花圈、花篮、祭奠用的香炉、祭奠用的纸人、纸马、糕点、水果、搭灵棚用的帆布、搭灵棚用的木料。警察们把价值近千元,灵棚内外的一切设施全部仍到了半截子车上,连个木头都没剩,全部被抢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131959.html

2006-06-22: 吉林市王建国家人申诉、鸣冤、上访纪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2/131060.html

2006-05-29: 八旬祖母为孙喊冤 吉林警察丑行曝光(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9/129125.html

2006-05-28: 吉林市王建国被迫害致死情况补充
吉林市30岁的大法弟子王建国,2006年3月2日正在自家开的饭店正常营业,被突然闯進的吉林市船营分局南京街派出所恶警五人入室绑架。王建国曾试图跑出来离开,被恶警抓回。当时王建国脸上有泥印,并无明显伤痕,衣服未破损(皮夹克)。在王建国和妻子被绑架的同时,家中遭到恶警非法抄家,损失若干财物。王建国在非法提审过程中,脸和胳膊被打伤,衣服被打坏(衣服已被退回),即使这样当晚零点王建国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时,看守所未经必要体检和法律文书的查验就非法接收了他。看到他受伤的情况,值班警察内心受到谴责,加之王建国不配合邪恶,并主动讲真相说:“我炼功无罪,是警察迫害我,我要绝食。”他没有吃值班警察送来的方便面。在看守期间,王建国一直绝食,偶有间断。

3月3日,看守所管教找王建国谈话,王建国向他讲法轮功真相,非常坚定,表示只要一天不无罪释放就一天不吃饭。绝食三天后,看守所以所谓保证王建国身体为理由進行灌食迫害,完全违反医学上关于生命垂危或腹压为零才能灌食的救人原则,在王建国完全不配合的情况下,用一天两次野蛮灌食来迫使王建国屈服。明是挽救生命,实则迫害生命。因王建国的不配合,灌食很难進行,看守所以此为藉口要给王建国注射不明药物,遭到王建国拒绝、不配合。同时王建国向管教和狱医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参与迫害,说自己没有罪,是南京派出所强行非法绑架的,不能吃监狱的饭,只有绝食。

因野蛮灌食,造成王建国身体進一步受损,同时由于迫害造成王建国3月8日出现恶心、呕吐症状,情况很严重。看守所为了推卸责任,将王建国送到二二二医院以体检为名,欲对王建国再行迫害。当时已检出王建国身体病态严重,看守所仍拒绝放人。因王建国不配合灌食,此后每天派三名恶警参与迫害,加之犯人的协同,每天二次灌食,同时看守所以和办案单位谈话为名给王建国精神上施加压力。由于迫害严重,王建国开始被迫喝水,但一直坚持绝食,并向迫害他的人讲真相,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

在此过程中,在押人员孙继丰因其邪恶,能领会恶警迫害王建国的企图,得到看守所的“赏识”,被恶警指定每天与王建国在一起,对其進行迫害。王建国的身体在此期间更加虚弱,但一直坚持绝食抗议迫害,并向迫害他的恶警和在关押犯人讲真相,希望能救他们。

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期间,看守所违反规定,未在入所七天后将王转入未决监区(4月5日被转入B监区,因在过渡监区A103室,迫害王建国已顺手),在此期间,看守所一直对他進行野蛮灌食,每次需几人同时参与,王建国一直抵制迫害、不配合,坚持绝食抗议,并向他们讲真相。但他们已毫无人性,并没有放松对王建国的迫害。在3月22日宣布对王建国非法逮捕后,王建国精神上承受极大压力的同时,看守所仍未将王建国转入相对宽松的未决监区,而是留在过渡监区加重迫害。其实在那个时候王建国走路都很费劲,上厕所都得别人搀扶才可。

4月9日狱医为王体检时,王建国身体极度虚弱,血压仅 80/74mmhg,在被野蛮灌食时,出现生命垂危症状。4月10日送二二二医院体检,当时王建国坚持走着進医院,心脏检查出现严重症状,二二二医院欲在看守指使下参与迫害欲对王建国下鼻饲。王建国在死之前曾被船营分局王守义提审迫害,王建国一直不配合,中午被带回看守所。午休时监区领导和管教、狱医和犯人,一直对王建国進行迫害。王建国生命出现垂危状况,仍未被救治,致使王建国在已死亡的情况下,送二二二医院。以抢救为藉口,实为迫害找托辞,掩盖迫害真相,遭到医院拒绝。由此可见他们根本不把王建国的生命当回事,用王守义的话说:绝食死的多了!

事情出现后,看守所未及时通知王建国的家人,为推卸责任,4月11日才通知王建国的家人。

王建国的家人在承受极大的痛苦的情况下,要求看守所承担责任。看守所为自己编造理由,在与医院诊断完全牴触情况下态度蛮横,对王建国的家人造成了严重伤害。

王建国被非法关押期间的一些大致情况:
1、 共非法关押37天。
2、 4月5、6日时从一中队转到三中队。
3、 从一中队转来时,人就已经很虚弱了,上厕所需要人搀扶。
4、 4月10日下午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8/129005.html

2006-05-18: 上告无门 八旬祖母火车站喊冤(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8/128140.html

2006-05-10: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死以后,于5月8日上午,他的亲人继续到吉林市政府为他伸冤。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0/127321.html

2006-05-05: 王建国四十天惨死看守所 数十警察封锁道路掠灵棚
2006 年4月30日早上5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女警,开着13辆车,其中有一辆半截子车(能装载货物),兴师动众到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虹园村四队的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他们闯進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要强行拆除灵棚,他们边拆边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不到几分钟就把灵棚拆掉了,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馀的都被他们掠走,连根木头都没剩,干干净净的。

此前,4月29日晚上7、8点钟,吉林市公安局两个便衣到王建国的叔叔家,恐吓家人说:你们这事最好别参与,这事与你们无关,得他父母出面解决……。与此同时王建国的很多亲朋均遭到不同成度的威胁、恐吓,有在厂矿工作的,厂子的保卫科進行威胁;有在事业单位工作的局长亲自找谈话;在哪里居住的就有那里的管片管,甚至饭店的厨师都被警察摸清具体情况到饭店……,而且绝大多数的亲属的手机电话被监控,很显然公安部门害怕家属上告以及继续向民众控诉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所以他们统一行动威逼家属不让他们参与。早在事先就有一些不明人士谎称自己是记者说能够报导王建国的事,而实则打探家属的情况。

2006 年4月30日上午,王建国的婶来到了吉林市公安局,到了接待室,接待室的警察给局里打电话,然后下来两个警察,把她接到了处长办公室。因为前天也就是4月 28日,林国瑞处长带领公检法等18人,在吉林市看守所开了一个所谓的“自残死亡通报会”并向家属提出了无理要求:说要强行拆毁灵棚、火化尸体等。所以家属向接待的林处长提出了几个问题:1、你为政府办案,为甚么不说真实身份,你究竟是干甚么的?我们有权知道。2、你说对王建国的死不负任何责任,家属要求你们用书面形式写出来以便我们上告。3、你代表的是谁?是党是政府,难道党和政府告诉你不允许老百姓讲理、伸冤吗?4、你为甚么说要强行火化,我们家属认为你们的行为完全是毁尸灭迹的行为。但是接待家属的林国瑞甚么都没说出来。

家属又问:今天早上的事(指掠走灵棚),你们这不是土匪吗?干甚么四、五十人光天化日抢东西,搭灵棚用的帆布什么都是新的,东西你们都给拉哪去了?干甚么,你们要用啊?你也不怕王建国的魂来找你们。林说:你们这灵棚都搭到道上去了。家属说:我们是在自家院内搭的,怎么能是在道上呢?林又说:你们这事影响太坏了,造的舆论太大了,国内、国外都知道了。

家属说:你怕造舆论,你们别把王建国害死啊,怎么不把他保护好呢?或者你们给家属一个合理的说法呀。家属又接着说:谁家没有红白喜事,谁家没有亲戚朋友,你们随便威胁、恐吓家人,还登甚么身份,又要抓他父母,让村民看到他父母举报,还赏钱。林说:谁说的没有的事。家属说:村民说的,不信你可以去调查。

面对家属提出的质疑,林多是搪塞之词。家属走的时候,两个警察寸步不离,给送出了大门。

2006 年4月30日上午9点钟,王建国的家属四人来到了吉林市政府,王建国81岁的奶奶抱着王建国的遗像,進入了吉林市政府为被迫害致死的孙子伸冤。但接待的人为推托家属,就说给你们写个条,到人大去信访。大约九点半左右,家属从市政府大门出来直奔人大。到了人大去了信访办后,接待人员还是推托,让家属到吉林市公安局。沿途家属一行四人,王建国的奶奶一边走一边哭,一边向路人诉说着孙子的冤情。10:12進的吉林市公安局,不长时间家属就出来了,显然是没有说法,因为家属的表情很伤心无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5/126920.html

2006-04-30: 吉林市国安、610强令焚尸灭迹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2006年3月2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妻子赵秋梅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王建国被南京派出所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遭到野蛮灌食,4月10日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年仅30岁。4月13日王建国的家人在自家院内搭起了灵棚,以慰建国在天之灵。自灵棚搭起那日开始王家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十里八村的乡亲闻讯相继赶来吊唁,好多人都给王建国上香,吊唁的村民们大多数都流着泪说:这孩子死的太冤了!……。

4月28日早上,沙河子派出所的警察找到王建国的叔叔家,说:今天解决王建国的问题……,于是沙河子派出所出车拉着王建国的三个家人来到了吉林市看守所。这一次到看守所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把家人直接带到一个大的会议厅。家人一進去就看到 “自残死亡通报会”几个字,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南京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610专案组共计18人事先在那里早已摆开了阵势,同时还配有摄像机。

一个自称是吉林国安、610头的人(李××)先向家属念了一遍“关于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羁押期间的情况说明”,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他们给家属的结论是:1、限家属1天时间将王建国的尸体强行火化;2、4月29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

王建国的家人一听,马上正念抵制,态度坚决的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邪恶之徒害人心虚,不一会儿就散了。

有的警察也愤愤的说:以后这种事情别找我们,我们还以为真的是想解决问题呢,这也太不像样了,你们家属告他们……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30/126464.html

2006-04-26: 王建国尸骨未寒 妻子仍被劫持、父母再遭威胁(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6/126140.html

2006-04-20: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一看”罪责难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0/125656.html

2006-04-15: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吉林市看守所称不负任何责任(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5/125272.html

2006-04-13: 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王建国后 更换所有电话号码
自大法弟子王建国被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后,有大法弟子往吉林市看守所有关部门和有关人士打电话讲真相,电话一律不通,据推断吉林市看守所的电话和警察的手机电话已全部更换,这是邪恶行恶后怕曝光的表现。请各界正义人士协助讲真相揭露邪恶以讨回公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2006-04-12: 30岁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图)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2006年3月2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短短一个月零九天,年仅30岁的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遗体在吉林市公安局尸检中心。此前,其妻子赵秋梅被再次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五大队迫害。

大法弟子王建国2000年11月被绑架劳教两年,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遭受迫害;其妻子赵秋梅于2001年12月被强行送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了二年残酷迫害。

2006年3月2日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了王建国、赵秋梅夫妇,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3200多元存钱全部丢失。面对家属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南京派出所绑架王建国后,对他進行了刑讯逼供,致使脸部和胳膊严重损坏。为逃避罪责,南京派出所在市中心医院伪造假病历、假“病历”解释:王建国的脸和胳膊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但此病历与事实严重不符,漏洞百出。当家属再次去派出所要人时,谭新强又改口了,说王建国不是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的,是在他跑的过程中摔伤的。

3月10日中午,哈达湾派出所和吉林国安出动3辆警车到王建国父亲家欲行抓捕其父王树森,原因是害怕其父上访,并在门上有锁、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肆意抄家。由于当地派出所和吉林国安恶人的一再相逼,接连不断地到家中骚扰,王建国的父母被迫流离失所。

3月31日赵秋梅被南京派出所恶警强行送黑嘴子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王建国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

月11日上午,吉林市第一看守所人员给王建国家属打电话说:“王建国昨天送二医院抢救,没抢救过来,死时呼吸道衰竭??”。中午,家人们匆匆赶到看守所,负责接待的是副所长丛茂华。他说:“王建国送進来的时候脸和胳膊是带伤的,是摔伤。進来之后就绝食,看守所给他灌食,灌的豆奶粉,后来他就吃饭了。3月20几日给他下了批捕,然后他又开始绝食了,还得给他灌食,当时他很瘦,身体已经不行了,最后死的时候是呼吸道衰竭,已经喘不了气了。”

当时家属反问:“你们这是在甚么情况下通知的家属?他有生命危险时你们为甚么不马上通知家属?”丛茂华马上狡辩:“我们找不着家属。”家属反问:“抓人的时候你们怎么能找着呢?人都停止呼吸了你们才送医院去,抢救甚么?”然而当地各执法部门说法一,说王建国已经死了三天了。丛茂华还说:“我们给他打过葡萄糖,王建国的脑袋有毛病,呼吸不太好,肺有毛病??”

王建国平时身体非常健康,以前曾练过武术,肺没有毛病,呼吸循环系统畅通无阻。为甚么在看守所绝食灌食期间突然出现因呼吸道衰竭死亡,很明确就是在看守所对王建国灌食过程中,不是出于人道和医德的生命救援,而是对绝食和平抗议的一种报复性折磨,对人生命不计后果的一种迫害,灌食时将管子错下到了气管里,流食進到气管,造成呼吸道呼吸终止,肺部感染死亡。

王建国死后被抬到吉林市第二二二医院,据当时大夫做出急诊病历所述:(ID:6156)
王建国,男,32岁,汉族,单位地址:看守所
来诊时间:2006年4月10日15时58分 来诊方式:抬送
主诉:拒绝饮食一个月馀。
病史:据看守所人员介绍,该病人一个多月以来,拒绝進食,经劝阻,少量進稀食物,体质渐消瘦,近日加重,于4月10上午来门诊就诊过,门诊郭主任给看过,回单位(看守所)治疗,下午15:20分左右病情恶化,继而呼吸困难,脉细弱。BP:80/50 于15:58分来诊。
查体:T:0℃ P:0次/分 R:0次/分 BP:0/0mmHg 意识:0 瞳孔:左4mm 右8─10mm
病人于15:58分到急诊室,
查体:病人呼吸心跳已停止。脉管脉搏消失,瞳孔右侧8─10mm 左侧4mm对光反应消失,心率无。呼吸音无。全身胸腹背、四肢检查未见伤痕。给予吸O2、胸外按摩、心电图、肌注可拉明等抢救无效。
初步诊断:1、营养不良。2、呼吸循环衰竭。经请示看守所所长不做头CT。
抢救情况:来诊已死亡。
离开时间:2006年4月10日16时45分
护士:张莲菲

王建国的遗体现停放在吉林市公安局尸检中心。短短一个月零九天,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灌食迫害致死,这是继王立新被迫害死后吉林第一看守所对法轮功犯下的又一血债。所有与此涉案相关的犯罪人员必将罪责难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5028.html

2006-04-07: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正在被迫害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于2006年3月2日被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谭新强等非法抄家并绑架。3月31日赵秋梅被南京派出所恶警强行送黑嘴子劳教一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王建国至今仍被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7/124655.html

2006-04-02: 吉林市国安强行入室绑架,王建国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图)
吉林市国安强行入室绑架,王建国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图)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于2006年3月2日被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谭新强等非法抄家并绑架,目前他们夫妇二人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由于吉林市国安强行入室绑架,王建国父母被迫流离失所。

2006年3月10日王建国的母亲到南京派出所要人。中午11点多,哈达湾派出所出动3辆警车到王建国母亲家,7、8个国安恶人闯進院内。当时房门紧锁,家中无人,恶徒们想進屋抄家,但進不去。于是这些恶人们直接到旁边王家房户屋内,管房户要身份证,把房户家的人都赶到院子里,他们掏出搜查证给院子里的人看,并不许他们来回走动。

警察找到王家的亲属,用手指着亲属吼道:你炼不炼?并逼着亲属开王家的房门。亲属知道王家的人不在,不想给国安恶警们开门。国安恶警恼羞成怒指使哈达湾派出所的片警付斌:“去车里取锤子,把门砸开!”亲属见这伙恶人毫无理智,无奈之下把门打开。恶人们闯進屋内一顿乱翻,连厨房袋子里的东西也不放过,全给倒出来了。由于王建国的父母都没在家,恶人抄家时抢走了甚么到现在也不知道,搜查后还逼着王家的亲属签字。他们折腾了很长时间才离开。

当天晚上哈达湾派出所片警付斌等又一次来到王家抓人,问那个亲属:王建国的父母回来没有?见人真的没回来才走。3月26日付斌又来到王家,打听有关王建国父母的消息。

由于恶警们绑架了王建国夫妇,并时常来家中骚扰,致使王建国的父母被迫流离失所。就在他们不在家的这些日子,虹园村四队书记叶富和另一个人告诉王树森(王建国的父亲)家周围的邻居监视王树森夫妇的行踪,他们甚么时候回来,看着就举报。

早在2005年8月份的时候,虹园村四队书记叶富就伙同虹园经济开发区副书记惠金明、村治安员于金水、哈达派出所片警付斌等共七人曾强行闯入王树森家,欲将其绑架到昌邑区洗脑班。后在王树森的正念抵制下他们才没有得逞。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24243.html

2006-03-27: 曝光吉林市南京派出所恶行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于2006年3月2日被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存钱全部丢失。家属到派出所追讨。面对家属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其中一警察吼道:“不接待你们,赶紧走,爱哪告哪告去。”

3 月10日家属再次去南京派出所要人,并向警察要求退还财产和拿出“抄家物品清单”时,办案警察谭新强说:“至于东西的清单给王建国一个人就行了,不需要给你们。”并声称要用这些“物品”当迫害王建国夫妇的“依据”,拒绝退还。当家属索要抄家时丢的家里存钱时,警察无赖地说:“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这么快知道消息的?”

南京派出所抓捕王建国后,对他進行了刑讯逼供,致使脸部和胳膊严重损坏(胳膊可能骨折,不然不会到医院拿造假证明)。为逃避罪责,南京派出所在市中心医院做出假病历,假“病历”解释:王建国的脸和胳膊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但此病历与事实严重不符,漏洞百出。当家属再次去派出所要人时,谭新强又改口了,说王建国不是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的,是在他跑的过程中摔伤的。

3月10日,哈达湾派出所片警付斌带领众多警察,坐了三辆车到王建国父亲家欲行抓捕其父王树森,原因是害怕其父上访,并在门上有锁、家中无人的情况下,破门而入,肆意抄家。

目前王建国夫妇仍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7/123787.html

2006-03-11: 吉林市南京派出所绑架掠夺,面对家属质问态度蛮横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被船营区南京派出所恶警抢劫、绑架后,家属二次到派出所要求释放亲人。面对家属关于王建国脸上、胳膊上的受伤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其中一个警察吼道:“不接待你们,赶紧走,爱哪告哪告去。”

2006年3月2日下午不到两点钟,几名恶警非法闯進王建国、赵秋梅夫妇开的川正居麻辣烫,非法抄走电脑等物品,并将他们夫妻二人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南京派出所進行迫害。3月3日上午8点多钟,王建国家属一行七人到南京派出所要人,接待家属的是办案警察谭新强。家人问王建国夫妇的去向,警察说是在第一看守所。

家属向警察索要被无理抄去的私人财产,因为在昨天南京派出所的不法警察在非法抄王建国夫妇开的饭店时,抢走了他们夫妇的私有财产:价值一万四千多元的IBM(T43)笔记本电脑、一部价值两千多元的佳能数码相机、两个合计价值六千元的MD随身听、两个合计五百元左右的博朗电子书、两部手机、一台DVD刻录机、一台索尼VCD刻录机、各种遊戏光碟和家中所存钱款。家属要求退还他们二人的私人合法财产,不法警察声称他们要用这些抢劫的“物品”充当他们迫害王建国夫妇的“依据”,拒绝还给家属。当家人索要被非法抄家时被他们揣去的家中所存钱款时,南京派出所不法警察无赖地说:不知道,你们是怎么这么快知道消息的?大白天兴师动众抓好人,数辆警车包围数小时,老百姓都议论纷纷,谁能不知道。

后来,警察拿来王建国被扯坏了的皮夹克、还有一条皮带和一双鞋,警察说皮夹克兜里有点东西。家属看到里面有二十多元钱。家属要求见人,被南京派出所恶警拒绝。在这期间警察态度蛮横,家属质问警察:人被你们抓了,我们来看人,你们有甚么激动的呢?家属来到第一看守所,但不法人员始终不让见人。

家属在派出所要人的时候,从警察那里看到了一个医院病历,上面写着:王建国的脸和胳膊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但是当恶警抓捕王建国时,王建国曾趁机跑出,可是被两个恶警劫持了回来。当时周围的围观群众看到王建国除了脸上有块泥之外,人是好好的,皮夹克也没坏。由此可见“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是南京派出所的恶警在对王建国实施迫害后为掩人耳目编造出来的。王建国所开饭店是一楼门市房,根本不存在跳楼之说。3月8日,当家属再次去派出所要人的时候,谭新强又改口说:王建国不是从二楼上跳下来摔伤的,是在他跑的过程中摔伤的。然后又说其实610、国安已经看他半个多月了,我们是怀疑他是逃犯才抓了他。

恶党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酷刑逼供后编造谎言、欲盖弥彰,已经成为其惯用伎俩。如果不是酷刑逼供造成脸部和胳膊重伤,何以用吉林市医院病历来洗脱罪责?

王建国夫妇被抓的当天上午,有一个男便衣進了他们夫妻俩开的饭店,问东问西。问店是甚么时候兑过来的?以前是谁开的?你们开了多长时间,后来又盘问你们姓甚么、叫甚么等等?再后来又问你们的宽带怎么和你们的年龄不符?问了很长时间,那个人才离开。当店里的家人出去时,发现有车跟踪。

王建国被非法抓走之后的当天下午3点多钟,几个警察在王建国夫妇开的店里蹲坑时,正巧一个男顾客去吃麻辣烫时,被蹲坑的警察按倒,之后一阵盘查,当知道不是炼法轮功的时,才给放了出去。

3月6日上午9点来钟,家属6、7个人再次到派出所要求释放亲人。接待的警察还是谭新强,他楼上一趟,楼下一趟,待理不理的。家人说:能否给我们二十分钟的时间,我们谈一谈。但姓谭的警察并无诚意,当家人问起王建国脸上、胳膊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时,谭新强毫不在意的说:没甚么事,就是擦破点皮。后来谭新强去了楼上的一个房间,家属跟了上去,屋里面有七八个警察,其中一个警察吼道:“不接待你们,赶紧走,爱哪告哪告去。”

南京派出所不法警察无理抓捕好人、掠夺钱财、酷刑逼供、编造谎言,面对家属质问蛮横抵赖,置若罔闻。好端端的一个家被恶警迫害得妻离子散,全部家产被洗劫一空,只剩二老欲哭无泪,上告无门,这就是当今打着执法招牌祸害人民的警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1/122573.html

2006-03-04: 2006年3月2日下午不到两点钟,几名恶警非法闯進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开的川正居麻辣烫,非法抄走电脑等物品,并将他们夫妻二人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南京派出所進行迫害。

大法弟子王建国、男、30岁,赵秋梅、女、31岁,他们二人都是1995年得法。修炼后他们在大法中不断的净化自己的心灵,身心都发生了改变。然而自19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以来,他们二人曾多次進京上访。2000年11月王建国被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2001年12月赵秋梅被强行送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了二年残酷迫害。

2006年3月2日上午警察先到川正居麻辣烫,盘查以前的店主是谁。下午不到两点钟,先是一名便衣闯進麻辣烫,随后开来一辆警车(车号:B0657),下来三个着装的警察直奔店里,之后他们开始非法抄东西。大法弟子王建国趁机跑出,但被随后紧追的两名恶警劫回,当时王建国满脸是泥。在屋里赵秋梅遭恶警毒打,后被两个恶警从屋里拖出来,当时赵秋梅高喊:警察打人了,并不配合恶警。恶警们气急败坏的连拖带拽,将赵秋梅拖到距离麻辣烫不远的南京路派出所。恶警们把王建国夫妇二人绑架到南京路派出所之后,又去了五个着装的恶警,翻东西、照相……

下午三点左右,在麻辣烫附近停了四辆车,门口还站着一个身穿米色外衣的便衣,在来回走动。四点多从麻辣烫的店里出来8、9个人,其中有一人着装,他们往银灰色的面包车里面放东西,之后他们又返回到麻辣烫。

晚上王建国的家人来到南京派出所,询问家人下落,警察承认有这回事,家人想见王建国夫妇,却遭恶警无理拒绝。当家属质问恶警为何抓他们,警察可笑的回答:不知道。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就在光天化日下抓人、抄店,这就是这些拿着人民的血汗钱,迫害人民的“新时期土匪”的所为。

王建国的父亲王树森近日也受到昌邑区哈达湾派出所恶警的骚扰,主要是因为两会期间,邪恶害怕大法弟子進京。

另外,吉林化学工业公司以每月500元工资利用下岗职工日夜监视吉林市个个小区、住宅楼的闭路电视的分线盒,以防止插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4/122048.html

吉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9-04:
吉林市站前派出所警察13944688715

2019-08-08: 吉林市公安局经开区分局九站派出所警察电话:
马永勇 15044236166
贾鹏程 15886266782
王译霖 13943241888
冯明远 13844238566
杨滔 13704428171

2019-08-04:
参与这次迫害的责任单位和人员情况补充如下:
相关责任单位: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桦皮厂镇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 电话:0432-63321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莲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中兴街与通江路交汇处南行100米 电话:0432-62775269

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区分局通江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崇文小区内部 电话:0432-62750122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欢喜派出所
地址 :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长春路街道

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区分局北山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船营区西安路30中学后面乐园二区 电话:0432-64801767

吉林市公安局丰满区分局二道派出所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丰满区二道公交站东100米(金丰家园附近) 电话:0432-64727110

吉林市公安局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龙潭区徐州路540-17号 电话:0432-63039868

吉林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机场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昌邑区双吉街道 电话:0432-63512110

吉林市公安局永吉县分局北大湖派出所
地址 :吉林市永吉县北大湖镇 电话:0432-64288419

刘磊 0432-62406001吉林市公

安局 局长
褚瑛环 13904442999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孙增发 13943200111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刘陆峰 18804326789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刘建超 13904415844 吉林市

公安局副局长
高义 13904420069 吉林市

公安局国保支队  副支队长
于伟东 13843215777 吉林市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4-04-30: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质保主任王姓电话:0432-63338477 0432-62748656

本案件有关文件

个人简历

2008-11-12: 王建国(Wang,Jianguo),男 ,32岁,吉林市大法弟子王建国、赵秋梅夫妇,2006年3月2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短短一个月零九天,年仅30岁的王建国被吉林市第一看守所迫害致死,遗体在吉林市公安局尸检中心。

王建国2000年11月被绑架劳教两年,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遭受迫害。

2006 年3月2日,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并绑架了王建国、赵秋梅夫妇,期间劫走家产折合人民币3万多元,家中3200多元存钱全部丢失。面对家属质问,警察态度蛮横。南京派出所绑架王建国后,对他进行了刑讯逼供,致使脸部和骼膊严重损坏,衣服被打坏(衣服已被退回),即使这样当晚零点王建国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时,看守所未经必要体检和法律文书的查验就非法接收了他。在看守期间,王建国一直绝食,偶有间断。

3月3日,看守所管教找王建国谈话,王建国向他讲法轮功真相,非常坚定,表示只要一天不无罪释放就一天不吃饭。绝食三天后,看守所以所谓保证王建国身体为理由进行灌食迫害,用一天两次野蛮灌食来迫使王建国屈服。明是挽救生命,实则迫害生命。因王建国的不配合,灌食很难进行,看守所以此为藉口要给王建国注射不明药物,遭到王建国拒绝、不配合。

因野蛮灌食,造成王建国身体进一步受损,同时由于迫害造成王建国3月8日出现恶心、呕吐症状,情况很严重。看守所为了推卸责任,将王建国送到二二二医院以体检为名,欲对王建国再行迫害。当时已检出王建国身体病态严重,看守所仍拒绝放人。因王建国不配合灌食,此后每天派三名恶警参与迫害,加之犯人的协同,每天二次灌食,同时看守所以和办案单位谈话为名给王建国精神上施加压力。由于迫害严重,王建国开始被迫喝水,但一直坚持绝食。

在此过程中,在押人员孙继丰被恶警指定每天与王建国在一起,对其进行迫害。王建国的身体在此期间更加虚弱,但一直坚持绝食抗议迫害。王建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期间,看守所违反规定,未在入所七天后将王转入未决监区(4月5日被转入B监区,因在过渡监区A103室,迫害王建国已顺手),在此期间,看守所一直对他进行野蛮灌食,王建国一直抵制迫害、不配合,坚持绝食抗议,并向他们讲真相。在3月22日宣布对王建国非法逮捕后,王建国精神上承受极大压力的同时,看守所仍未将王建国转入相对宽松的未决监区,而是留在过渡监区加重迫害。在那个时候王建国走路都很费劲,上厕所都得别人搀扶才可。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