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山东其它 >> 王兴涛, 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1-20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掠夺财物/经济迫害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6-01-20: 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对我的凶残迫害
文: 王兴涛

我因信仰法轮功,在浙江省十里坪劳教所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在两年前就有同修告诉我,叫我把受迫害的过程写出来,把这些人性全无的流氓集团曝光。前一段时间就想写,因为人心的障碍,被干扰好长时间,也没有写成,认为自己没做好。今天我终于把他写了出来。

我是97年的冬天得到了这本天书《转法轮》,因悟性差当时不知道这本书的珍贵,半年后才开始修炼,也就是98年的夏天。修炼前,我全身是病,路都走不动。患乙型肝炎、慢性胃炎、头痛、淋巴结核和腰腿痛等综合征。为了治病我用尽了人间偏方,中西医治疗,从小医院到了大医院,长达六年的时间,我的病没治好,反而越来越严重,每年上万元的医药费对一个条件不好的我来说,也成了负担。因长期受病痛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曾经也不知有过多少次的自杀念头,因胃病严重,受到了药物刺激,最后完全不能用药,没有办法都是靠打点滴的办法往身体里输液,连续半年多。但是最终也无法使我的病好起来。当我走投无路对医院失去治疗信心的时候,我想起了朋友送给我的这本书《转法轮》。也许是我的修炼机缘未到吧,当时看了一遍没看進去。半年后98年的夏天,医院实在治不了我的病了,我绝望了。可是想到了妻子和幼小的女儿,这种求生的本能又使我想起了这本《转法轮》。正如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他寻思:我去碰碰大运,看看气功到底能不能治我这个病。”于是我学炼了法轮功。

我当时炼功时为治病,过了几天,我从书中明白了炼功与治病的道理。到了第十天,专心去炼功。一直到现在我从来没有吃过一分钱的药,炼了一年,我的全身疾病基本上得到了康复。当我对人生有了新的希望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喜悦时,传来了天津事件,公安局抓了好多法轮功修炼者,然后其他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99年4.25法轮功万人上访事件刚过,99年7月19日传来消息说要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当时在想,这么好的功法不叫老百姓炼,我到了北京去上访。第二天上午,北京街头电视新闻一直在播放,全是诬蔑、栽赃、陷害法轮功,当时我的心很沉重。于是我准备找国家部门反映情况。在天安门西侧就被警察拦截送到一个体育馆里非法关了我一天一夜。7月22日的凌晨和山东的学员一起被遣回。因当时我暂住在山东省某镇。

那时迫害法轮功好象天塌了一样,镇政府、村委知道我是暂住户口,于是村委主任、治保等四个壮汉见到我什么话都没说,就拳脚交加,打开了。在这之前,沙和公安分局有两个不法分子毒打我有十几分钟。从我身上抽下腰带狠命的抽打我,腰带扣都打掉了。我被打倒在地上,他们就使脚踩,接着又進来,他们四人又开始打。那时候,我被非法关在一个学校里,他们一边打一边向我要钱,五千元钱。我说我现在拿不出来,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差点要昏倒,最后我求情,给他们二千元,他们马上要我写条子,写了条子他们才罢休。他们拿着条子找到我爱人强行取走了二千元钱。要钱的原因是我在他们村暂住,给他们添了麻烦。其实我不管在哪儿居住,我都是合法的,我有暂住证。

虽然当时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有点不可理解,但过后也没有怨恨他们,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罪魁祸首是江××。这场灾难是江××一手炮制的,全国有多少人在无知中为它犯罪。在此以后,公安分局恶警又勒索我五百元钱,也不开任何票据,强行要钱。身为公安人员执法犯法,作为中国的公民没有人权可言,根本就找不到保护人权的地方。

从那以后,江氏集团开始了血腥风雨恐怖迫害,非法抄走了我的大法书、不许炼功、不许说真话、罚款,从此失去了炼功环境。在这种不公的对待下,于是,我在2000年的农历10月18日到了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当时我在信访局的大门口碰到了来自武汉的一男一女老年同修,我看到了他们对师父和大法那颗坚定的心,使我当时受到了不少鼓励和启发。他们那为师为法的那颗纯净的心,的确令我感动。于是我们三个人一起走進了信访局,局里的工作人员问我们来意,然后给我们笔和纸说有什么事都写上。我们就开始写,说我是怎样通过炼功受益,法轮功教人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人,教人向善。要求国家有个真实的了解,要有一个公正的报道,还法轮功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写完了,过了不长时间就被当地驻京办事处接走,有县公安局政保科的两个人把我带回去,科长当时还打了我几个耳光,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刑拘了我。当时非法劳教书未批下来,一个月后,叫我家人取保候审。出来后我又回到了山东,住了一个月,他们联系了当地公安局把我抓了起来,时间大概是农历12月24日,被非法送到了看守所。正月初九,我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把我带回当地,给我扣上“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劳教我一年,把我送到了浙江十里坪劳教所,时间大概是农历正月20日。就这样我的信仰自由和上访的权利被剥夺,上访成了有罪。

我被带到了十里坪劳教所四大队,恶人对我進行迫害,负责“转化”我的是四大队的一个姓李的教导员,30多岁(男),不知道名。此人很邪恶,有一次所里开批判大会,他还上台演讲,还诽谤大法和师父。每天四个劳教犯寸步不离的看着我,其中一人告诉我,这几天不“转化”就要去关禁闭,没有一个人能过去这个关。从他的话中感觉很恐怖,我从小也没有犯过罪,也没有坐过牢,也没有心理准备。小时候学到的都是共产党自吹自擂怎样为老百姓好,我又没有犯法,只因为炼功受益说了几句实话,能把我怎么样呢?

开始几天所警找我谈了几次话,命令我放弃法轮功。我和他讲理拒绝,到了第七天开始禁闭我,有一姓李恶警对我说,所有的人都“转化”了,就你不“转化”,那些修了多少年,修得那么好的人都“转化”了,你还不“转化”?后来才知道他们都用骗、吓、蒙,進行洗脑。到所期间一直用四个人轮流24小时看守,不许和任何人说话。在禁闭室,恶警把我双手和双脚绑到椅子上,一直不让我睡觉,不准我闭眼。几天以后当我困得受不了时一闭眼,包夹犯就用冷水往我脖子里灌,马上就被冻醒。因为那时是农历的正月,天气还很冷。他们把我的外衣脱掉只剩一件羊毛衫,一闭眼就倒水,一直灌。开始时我以为是这些劳教犯使坏,折磨我,我还报告管教,管教却对我说:“用这种办法叫你冷静、叫你清醒、叫你思考、什么时候想好了,写了‘揭批’、‘四书’就把你放了。”我说:“我是一个满身是病的人,只因为炼法轮功受益,向国家反应几句实事求是的话,当一个人真正要说实话的时候却要受到惩罚?现在为什么不叫人说实话?”他无赖的说:“我也没叫你撒谎,我只是叫你写认识,认识不好就一直在这里坐着。”那时我的承受力已到了极点,精神都崩溃了,一分一秒的承受着,连小便也坐着往裤子里尿。开始一顿只给我吃几口饭,喝几口水,以后我就不敢喝水吃饭了,因为不让上厕所,尿湿的裤子叫屁股坐的时间长了生了红疹和疥疮,又痛又痒,那种难受无以言表。有生以来体验到什么叫生不如死,真是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双脚和双手绑的时间长了那个肿、痛、麻,衣服湿加上冷坐五天六夜的时间不让我闭眼,使我承受力到了极限,快要疯了的感觉。就这样我选择写“揭批”、 “转化”等“四书”,出卖了自己的良心。

在这期间,从七大队调来一个姓徐的恶警来“转化”我,写了第一遍,那个姓徐的恶警说,不行,认识不深刻。写了第二遍,不行,我说:“你一个国家警察怎么叫人撒谎?”他放赖的说:“我没有叫你撒谎,我只是叫你对法轮功有一个深刻的认识,认识不好别想出去!”我真没想到国家会利用这么多警察来对付一群以真、善、忍做准则的人。此时我想起当初看电影,看到纳粹杀害犹太人是惨无人道。而现在共产邪党折磨中国人却是在背地里進行。新闻报道都说“教育”法轮功学员用“春风化雨”,在公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都在用酷刑,打死算自杀,逼打成招还得叫你自己扛着罪名,最后还得说他们好,真是邪恶俱全。就这样我写了四遍才放了我。

当放我的时候,虽然身体解除痛苦,但是受到良心的谴责更苦。我不停的在问自己,良心何在?为了使自己免去皮肉之苦而出卖良心。第二天我对包夹犯说:“我要反悔,要回材料。”他说:“你去找管教,别和我说,我可以和你去问,但是会有更好的办法治你!”我说:“只要能要回材料怎么样处理都行。”我的想法很天真,只要能要回“四书”来安慰自己的良心,其余的也不多想,也忘了这些是共产邪灵培养出来的专用人物,最后恶警告诉我“你写了还想拿回去,这些材料都得往省里交,连所长都没有权力给你。”那时候我的心里在想,让他们的阴谋得逞了。于是管教又向我施加压力,吓唬我要我再坐老虎凳。我确实心里害怕。

后来又找了两个“转化”的人和我谈话,谈了几个小时,包夹一直都跟着,他告诉我,他坐了七天老虎凳,大冷天脱了衣服冻了好几天,最后从他们言行我已知道,他们遭受到更严重的迫害,但是,我已知道他们不是真心来“转化”我的,都是为了应付,以后恶警问我谈话后有什么认识,我说没什么认识,最后又叫我写认识,从那以后我已经没有了正念。无可奈何下又写了一份认识,又一次向邪恶妥协。过了大约半月左右把我分到六大队去了,往后的日子都是消极的去应付、去承受。过后,消极痛悔,闷闷不乐,但是心里只有那一念没动,那就是永远不会放弃大法!大法是真的!

时隔半年多,恶警们又一次迫害我,说我未“转化”又把我关了禁闭,捆绑老虎凳,看诽谤大法录像、洗脑,再一次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又被逼迫写了“悔过书、揭批书”。只因为我炼功受益说了几句实话,而在十里坪劳教所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只因为我信真、善、忍,中共用这种肉体上消灭来对付我。恶警经常向我宣称“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叫你学,你才能学,共产党不叫你炼,你就不能炼,这是强制教育。”可是这种“教育”使中国已失去了几千条人命,这种“教育” 已使多少人现在已成了残废,这种“教育”已经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妻离子散,有多少孩子已失去父母,无人抚养,成了孤儿,这种“教育”,让多少经历过的炼功者生不如死的去选择,干了违背自己良心的事。
......。

山东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

2020-01-30: 参与此次绑架的责任单位及责任人其中有: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办公室:0546-6563918
大队长:王翠宝
办公室电话:0546-6563958
手机:18706665259、13906473806
家庭住址: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广饶街道阳光北区

广饶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姓个警察:孙朋杰
警号:039583
办公室电话:0546-6563918 手机:15205469691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公安局大王分局地址: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常春路22号 邮编:257335

广饶县公安局大王分局办公室电话:0546-6882098、0546-6881038、0546-6564038
局长:聂连军 警号:039527
办公室电话:0546-6564067 手机:13906473399


2019-07-06: 龙口开发区派出所、龙口东莱派出所、龙港派出所、石良派出所,东江派出所等
龙口市国保大队(指使策划)
部门:龙口市公安局局领导11人(2018年)地址:山东省龙口市港城大道699日 邮政编码265400
姓名 职务 警务通  办公外线  手机  邮箱

李卫 局长 18660069009 05358501002(2019年)
王书平 副政委 18660066866 05358788713 13001606532 wanhshuping
修先蒿 副局长 18660067007 05358788715 13375359801 xiuxianhao
栾禄钧 副局长 18660066886 05358788716 (13395351601) luanlujun
杜敦华 副局长 18660066899 05358788717 13583578599 dudunhua
邢登智 纪委书记 18660067168
石建强 副局长 18660064807
成刚 副局长 18660066987
李福明 指挥中心主任1866006691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