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7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龙潭区 >> 朱艳, 女, 57

朱艳
朱艳被中共劳教迫害两次,多次被非法关押、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儿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
拘留时间: 2005年10月
个人近况: 2020年8月15日 迫害致死 (2006-01-0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1-0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56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朱娥(朱鹅) 朱艳
夫妻/父母: 降丽范(蒋丽范)
其它亲戚: 郭英杰(朱艳的嫂子)
孙子/孙女: 曹阳(母亲朱艳)

2006年8月8日上午,朱艳的儿子曹阳在吉林市公安局门前打横幅喊冤,要妈妈。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9-20: 历经中共摧残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迫害离世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中共劳教迫害两次,多次被非法关押、追捕,被迫流离失所,她的儿子曹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在长期迫害中,朱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离世,终年57岁。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她吃力的吐出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朱艳,家住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生性善良,谦虚公正,遇事宽待他人。九八年八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是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朱艳失去人身自由,两遭非法劳教,及多次非法关押迫害,原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被迫害的夫妻被迫分手,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很小就承受着失去父母的痛苦,四处漂泊,自寻生路。为了营救妈妈,两个孩子被警察暴打,其中儿子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下面是朱艳与孩子们被多次迫害的事实简述。

一、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密云监狱、永吉县口前拘留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九九年九月份,朱艳去北京上访,还李洪志师父清白,被绑架到北京密云监狱。

在监狱,朱艳被警察毒打、戴手铐脚镣、罚蹲、罚站,两手着地蹲着,几个男恶警用力踢她的臀部,坐着时,恶警站到她的两腿上,用力踩腿,朱艳遭受了极大的肉体折磨和人格侮辱。

回来后,朱艳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永吉县口前拘留所,进行强行洗脑。因不改变信仰,朱艳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之久,罚款五百元,并失去了工作。警察把她作为迫害重点,骚扰不断。

二、被非法劳教两年 遭拒收

二零零三年,朱艳因讲真相,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后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朱艳的丈夫因中共迫害的压力太大,难以承受,夫妻被迫分手。

三、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朱艳在路上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当时家人和孩子不知音讯,两个孩子到处找妈妈,很长时间,才打听到妈妈被非法抓捕。一个多月后,朱艳又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家里剩两个孩子无人照管,只好各奔东西,离开了家,当时朱艳家中无人,只剩下一处空房。

在劳教所,朱艳被强制洗脑迫害。因她坚信大法“真、善、忍”不曾改变,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四、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邪党要开奥运会期间,下“指标”绑架法轮功学员。缸窑派出所警察王连生等闯入朱艳家中,看朱艳在家,谎说:不要到处走,要炼就在家好好炼吧。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王连生与缸窑派出所所长等多名不法警察,突然非法闯入朱艳家中,当时,朱艳与儿子在家,他们当时说了些禁止炼法轮功的话,没有找到任何理由抓人,后说明慧网有一篇文章,是谁写的?你到派出所去对证一下,一会就回来。朱艳信以为真,被骗到派出所,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遭受迫害。

五、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朱艳的嫂子郭英杰被绑架。同时,警察绑架了朱艳的儿子曹阳等三名亲属,朱艳走脱。

当晚,警察非法抄了朱艳家(出租的房子),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和十几个准备安装的韩星五号,真相资料光盘等,还有其它物品和人民币。

这次由吉林市市长张晓霈亲自主导,利用吉林市国安特务、市国保大队、市公安局、昌邑区公安分局、昌邑区刑警大队、市昌邑区站前派出所等单位联合迫害,并成立了“专案组”,定为所谓的大案要案,警察一直蹲坑要绑架朱艳

当时朱艳身无分文,被迫害再一次流离失所,朱艳承受的精神痛苦和心理压力无以言表。

六、朱艳的两个孩子要妈妈被中共警察当街暴打致重伤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二日十二时左右,朱艳的两个孩子来到缸窑派出所打横幅,让释放妈妈,这时所长陈新柱大喊,“把条幅撕掉”,他们过来抢条幅,在所长陈新柱的指使下,四个警察有的撕拉、有的殴打两个孩子。

这时已围观了众多的百姓,在众目睽睽之下,所长陈新柱、指导员朴成钢对两个孩子用尽全力劈头盖脸,拳打脚踢。陈新柱把男孩(曹阳)打倒后,又打女孩(未修炼法轮功),两个孩子死命挣扎,喊“警察打人了!”

所长陈新柱说:“法轮功的事,打你还咋地呀!”于是,更加大打出手,曹阳被打得嘴角流血,头部被打出大包、瘀血、背部、手臂全身均有伤处,倒在地上。

同时,一不知名的警察还把女孩(曹月)按倒在地,所长陈新柱猛拽女孩的头发,拽着头发把女孩提起来打,又按倒数次,女孩的头发被拽掉很多,衣服被撕破,然后又猛然踢女孩腰部。

围观的百姓纷纷起来阻止,说:“你们警察打人犯法,特别是打两个未成年孩子。” 很多百姓流了泪,正义的百姓说:告他们去,我们给你作证,很多百姓给孩子留了电话。

二零一二年,曹阳被绑架。绑架后,恶警对他进行刑讯逼供,把钢针和猎狗都带到现场恐吓,往鼻子里灌辣根加白酒,曹阳险些失去生命。

最后,二十多岁的曹阳被迫害的精神失常,这样还被送进看守所。市长张晓霈指使不让放人,曹阳被非法判刑五个月后,才放回。回来后,曹阳又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七年,朱艳带儿子曹阳去锦州女儿家,中共利用身份证买车票,迫害法轮功学员,朱艳两次被锦州车站扣押、搜身迫害。

七、在最后的时刻 她记着“法轮大法好!”

在长期的残酷迫害下,朱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中午,坐着离开了人世,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刻,法轮功学员问她还有意识吗?她吃力的吐出了五个字:“法轮大法好!”

又一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9/20/历经中共摧残-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朱艳被迫害离世-412033.html

2009-06-01: 母亲屡遭迫害 未成年孩子受伤害精神失常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法轮大法弟子朱艳因信仰真、善、忍,多次遭到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目前,朱艳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第六大队又已一年了。一年来,朱艳的儿子曹阳天天到处边走边喊我没有家了、我没有家了,孩子在长期的迫害下精神已严重失常,不能自理。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朱艳家人去接见,被第六大队管教拒绝,理由是以前已规定了只许朱艳女儿一人接见,因你们家炼法轮功的人多,怕带大法经文。

朱艳原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可是恶党的迫害开始后,夫妻被迫分手,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很小就承受着失去父母的痛苦,四处漂泊,自寻生路。九九年,朱艳被迫害时,女儿刚过十周岁,哥哥大她两岁。

二零零五年朱艳在马路上行走,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强行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期间家里只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没有经济来源,无依无靠。被逼无奈的孩子到公安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几个警察当街暴打致男孩重伤;女孩被打,头发被拽掉,衣服被撕破。当地众多百姓目睹了当时的场面。

朱艳的劳教期满被释放后,缸窑派出所警察王连生等不断骚扰,这时男孩(曹阳)由于重重压力与被打惊吓,精神有些恍惚,朱艳只好带着两个身心被严重伤害的孩子到外地打工,解脱骚扰,在母亲的照顾下,孩子精神逐渐恢复正常。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朱艳再次回到家中不久,原所长陈新柱已调走,又新换上所长张中海,缸窑派出所以执行上级命令,因要开奥运抓炼法轮功有任务与名额的理由,多名不法干警闯入朱艳家中,当时她和儿子在家。孩子又一次被惊吓,眼看着强行抓走妈妈。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第六大队迫害。

朱艳被送进劳教所三个多月时,劳教所一直不让家人接见,连她女儿给送的衣服和被子都不让收,被关小号。一天,女孩边哭边讲道理,要见妈妈,费尽口舌,方让女儿一人接见。现在朱艳家中的房子被盗,物品丢失,连煤气罐都被盗走。刚刚好一些的男孩(曹阳)精神又遭迫害,一年来天天到处边走边喊我没有家了,现在已精神严重失常,现已被送进吉林省长春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院)。

五月二十六日家人去劳教所接见,被拒绝,家属要面谈说明情况,回答是炼法轮功的不让接见,只让她女儿一人接见,后只好打电话与管教说了一下情况,现在孩子情况危急,无人看管,必须无条件立即释放朱艳

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能使人类道德回升,人民身心健康,社会安定。对人类,对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在世界是合法的,在中国更是合法的。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2020.html

2008-09-16: 朱艳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劫持迫害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大法弟子朱艳因信仰真、善、忍,多次遭到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目前,朱艳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劫持,恶警拒绝家人探视。

朱艳原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可是恶党的迫害开始后,夫妻被迫分手,一双儿女无人照管,很小就承受着失去父母的痛苦,四处飘泊,自寻生路。

二零零五年朱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期间两个孩子没有经济来源,无依无靠的孩子到公安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几个警察当街暴打,女孩衣服被撕破,当地众多百姓目睹了当时的场面。

朱艳的劳教期满被释放后,缸窑派出所警察不断骚扰,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缸窑派出所以奥运为借口,多名不法干警闯入朱艳家中,把她骗到派出所,又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第六大队。

朱艳被送进劳教所到现在已三个多月,劳教所一直不让接见家人,连她女儿给送的衣服和被子都不让收,现在天气已凉,孩子和家人非常担心她的生命安全。后来家人又去劳教所要求接见,恶警再次拒绝,不允许接见,说朱艳不转化,太厉害,正在关禁闭,等到奥运结束再让接见。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16/185963.html

2008-05-21: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再次绑架朱艳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缸窑派出所干警王连生等闯入法轮功学员朱艳家中,看朱艳在家,说不要到处走,要炼就在家好好炼吧。当时朱艳信以为真。不料,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下午,王连生与缸窑派出所所长等多名不法警察突然非法闯入朱艳家中,当时朱艳与儿子在家,他们当时说了些禁止炼法轮功的话,没有找到任何理由抓人,后说《明慧网》有一篇文章,是谁写的?你到派出所去对证一下,一会就回来。朱艳又一次信以为真,被骗到派出所。

朱艳的儿子在家等啊等,不见妈妈回来,等来的却是缸窑派出所不法警察二次返回非法抄家,抢走了仅有的几本法轮功书籍。朱艳至今下落不明。

朱艳因修炼法轮功,时刻用《转法轮》中“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从而身体多种疾病康复,思想境界得到升华,因此却多次被非法抄家,非法关押。

二零零五年十月,朱艳被缸窑派出所所长等人在路途中绑架后,非法劳教一年半,当时家?扔下两个未成年、没有经济来源的孩子无依无靠。朱艳的老母亲由于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在惊吓与痛苦中在朱艳被非法劳教没多久含冤离世。两个孩子到缸窑派出所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人当街在众目睽睽之下毒打致重伤。朱艳被迫害劳教一年半后被放回,和亲朋好友诉说了被绑架劳教迫害的真实情况及孩子被毒打的经过。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1/178897p.html

2008-05-15: 吉林龙潭区缸窑镇法轮功学员朱艳被绑架
吉林龙潭区缸窑镇法轮功学员朱艳在5月12日被缸窑镇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5/178474.html

2006-08-10: 儿子打横幅要妈妈 遭恶警绑架不知去向
2006年8月8日上午,现被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大法学员朱艳的儿子曹阳到吉林市公安局门前打横幅要妈妈,十几分钟后被警察带走,现不知去向。

2006年8月8日上午,曹阳在吉林市公安局门前打横幅喊冤,要妈妈。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大法弟子朱艳于2005年10月被缸窟派出所在路中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20岁的儿子和18岁的女儿到劳教所看望母亲时,看到母亲遭受迫害严重,于是要求劳教所放妈妈,劳教所让到抓人处去找。

2006年6月12日两个孩子到缸窑派出所喊冤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四名警察当街殴打致伤。当时围观的百姓与心不忍,给110督查打电话。110督查让给龙潭分局打电话,结果都是推来推去,没有人管。后来家属和孩子到吉林龙潭分局控告,分局让家属等着调查后联系,至今没有答覆。后家属又到市人大去找,人大说:这事不该我们管,你们去找吉林市公安分局、政法委、610。

2006年8月7日,家属与孩子找到吉林市公安局,把打人过程和证人证明交给了监察科,他们说当天领导开会,没有时间,让等着,就这样事情拖了很长时间。

现在劳教所不让家属与儿子接见朱艳。儿子要给妈妈存钱,接见室工作人员说不见本人不能给存。家人和孩子目前都非常担心朱艳的生活与安全。

2006年8月8日早9点30分,朱艳的儿子曹阳到吉林市公安局门前打横幅喊冤要妈妈。当时有很多群众围观,孩子向围观群众讲事实经过。9点40左右,公安局附近到处布满警察和便衣。这时公安局楼前着装的警察见有人打手势招手,都到门前车里就位了;这时又有大约七八个着装的警察,直奔人群,一个穿黄色短袖便衣高个子带头,很快从围观人外围揪住一个人的双臂,把他摔倒在地,滚了几个滚,两个警察迅速过来,气势汹汹,连拉带拖,驾着他就跑,又有几个人很快围住他一起跑,鞋都跑丢了,然后从侧门将人拖進公安局。同一时间有警察盘问并带走打横幅的小孩儿。

听一目击现场的百姓说,当时那孩子大喊:你们怎么打人?!接着过来多名警察强行把条幅拿下,强迫让孩子到公安局室内。这时有很多百姓喊:“不能跟他们進去,你会吃亏的,他们会打人的。”

孩子与那位不知名的围观者(可能是大法弟子李世刚,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一起被邪恶警察绑架,至今仍未放出,不知他们现情况如何?是否被酷刑折磨?所有看见的人都非常担心和牵挂他们。

这就是现在的中国,恶党领导下的司法公安。公安警察执法犯法,随意殴打百姓,却官官相护,上告无门。宪法明文规定,人民有信仰、结社、遊行、示威的权利,但当百姓一行使自己的权利时,就是扰乱社会治安,违法。从这点我们不难看出,中共恶党及领导下的公安干了多少伤天害理、杀人害命之事。他们一定也知道自己在犯罪。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0/135251.html

2006-07-27: 吉林龙潭区朱艳遭非法关押,黑嘴子劳教所不让家人接见
吉林市龙潭区缸窑大法弟子朱艳,于2005年10月被缸窑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一个多月前家属接见时,看见朱艳精神状态不好,脸浮肿,由管教和包夹跟看,看上去看管很严。儿子要求劳教所放妈妈,劳教所说哪抓人你到哪要。孩子到缸窑派出所要妈妈,被所长陈新柱等人殴打致伤。

接着朱艳的女儿到劳教所看妈妈,六大队警察说以后你家有炼功人不许接见,并让孩子写保证,不然不让接见。

2006年7月21日朱艳的儿子到劳教所看妈妈,劳教所接见室警察说,第六大队队长打来电话说不许接见,理由是朱艳与女儿商量的只许女儿一人接见。儿子要给妈妈存钱,接待室人说见不到本人不能存钱,其馀一律不接待。

现在朱艳家属与儿子非常担心,又联系不上朱艳的女儿,不知朱艳被迫害的程度如何?朱艳本人怎能不让儿子与家人接见呢?所以更担心朱艳的生命安全。家属正在逐级控告缸窑派出所和劳教所的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7/134115.html

2006-06-17: 兄妹为母鸣冤 警察当街行凶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在江××下达的密令,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秘密火化的指令下,紧步江的后尘,极力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朱艳因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压力下夫妻被迫分手。

2005年10月,朱艳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人在路中绑架,当时没有出示任何公安证件和抓人手续,也没有通知家人孩子,并非法送入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家中只剩下十八岁的女儿与二十岁的儿子,无依无靠,没有经济来源。两个孩子到处寻找妈妈,直到一个多月后到派出所去问,警方告诉孩子们:你妈妈被送入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朱艳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嘴子劳教所遭受迫害。在劳教所暴力强制转化下,她不改变自己的信仰,受到各种体罚等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前几日,家乡的很多人都听到说朱艳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两个孩子听后非常着急害怕,因为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孩子们着急见妈妈,好不容易到劳教所见到了妈妈,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稳。但只见妈妈身体虚弱,精神状态不好,一看就知道迫害严重;由于警察和包夹两人对妈妈看管很严,又是隔着玻璃用电话对话,没说几句话就把妈妈带走了,孩子们担心妈妈的身体,要求劳教所放妈妈。劳教所推说你们到抓人的地方找,同意就放人。

2006年6月12日12时左右,两个孩子来到缸窑派出所要妈妈,举起横幅为母申冤,横幅宽近1米,长2米多,横幅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冤”字和“善良人帮我”,两侧写着“非法关押,上诉无门,信仰无罪,善恶有报”,“还我母亲,还我家庭,还人身自由”。

孩子们刚到几分钟,此时有一辆轿车开来停在女孩面前。下来一个男人,这个人就是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又从派出所走出两个警察,一个叫李红旗,警号201506,另一个是指导员朴成钢,警号203954。他们问明来历后,强行拉两个孩子到所内“解决问题”。这时所长陈新柱大喊,“把条幅撕掉”,他们过来抢条幅,样子很凶,两个孩子年龄小,心生怕意,不敢去。这时又来了一个不知名的警察,在所长陈新柱的指导下,他们四人有的撕拉、有的殴打。

这时已围观了众多的百姓,在众目睽睽之下,所长陈新柱,指导员朴成钢对两个孩子用尽全力劈头盖脸,拳打脚踢。陈新柱把男孩打倒后,又打女孩(不修炼),两个孩子死命挣扎,喊“警察打人了”。所长陈新柱说:“法轮功的事,打你还咋地呀!”于是更加大打出手,男孩被打得嘴角流血,头部被打出大包、瘀血、背部、手臂全身均有伤处,倒在地上。

围观的百姓纷纷起来阻止,一位善良的好心人上前拦阻说:“你们警察打人犯法,特别是打两个年幼无罪的孩子。”所长陈新柱说,“打人犯法,打坏了我们给看病。”

男孩的胳膊等处留下的伤疤

同时一不知名的警察还把女孩按倒在地,所长陈新柱猛拽女孩的头发,拽着头发把女孩提起来又按倒数次,女孩的头发被拽掉很多,衣服被撕破,然后又猛踢女孩腰部。女孩拽住一个民警的手哭着说:“警察叔叔,你们难道没有一点良心吗?你们也有妻儿老小,你们的孩子是否与我同样大小,你们能这样对待她们吗?如果他们的妈妈被迫害成那个样子,她们能不要妈妈吗?”

在场的围观群众很多都流下了眼泪,有的说警察“真狠”,有的说“警察真没有人性”。这时陈新柱开车要走,女孩拦车与其理论,让他给哥哥看病,他把责任推到民警身上,还说“今天我对你们俩已经网开一面了,不然也可以把你们关起来”,说罢开车便走。

女孩爬到哥哥身旁,这时哥哥头昏,已有些神志不清,妹妹抱住哥哥放声大哭。善良的好心人们扶起哥哥,有的说“给打成这样,太可怜了”,有的说“找录像的去给照下来”。

不知哪位善良人给孩子的舅舅、舅妈打了电话,舅舅到派出所去找警察,他们谁也不承认打人。有好多善良、正义的人说,“你们告他去,我们都能给你们作证,从头到尾打的过程我们都看到了,甚么时候找我们甚么时候到。”还有的说,“你们为甚么不打他们,挠他脸,在这种情况下你们怎么动手都不犯法。这属于自卫,他们是执法犯法,罪上加罪。”

派出所打完人都扬长而去,更不承认打人。孩子的舅妈打车把孩子送進医院,里里外外加上医疗费花了二百多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7/130648.html

2006-06-12: 吉林市尤潭区朱艳被迫害的非常虚弱,家属正在要人
吉林市尤潭区大法弟子朱艳,于2005年10月讲真相被龙潭缸窑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坚定信念不转化,正在黑嘴子劳教所遭迫害,身体已非常虚弱,朱艳的儿子与女儿及家属正在逐级上告要人。

5月6日,朱艳的儿子在劳教所大马路一端打大横幅,还我妈妈!引来众多围观人,他说明原因后很多人心生正念。鼓励他上告。警察过来骚扰,并扬言要抓助威的民众,被朱艳儿子正念责问,警察没敢抓人,没敢动横幅。

家属准备周一8点到缸窑派出所逐级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2/130219.html

2006-02-17: 吉林市朱娥一家人因修炼法轮功遭迫害
妹妹,朱艳,42岁,生性心胸宽阔,谦虚公正,遇事喜欢宽与他人。98年10月份得法后,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同化大法真、善、忍。99年7.20,听到媒体诬陷大法,她再也坐不住了,和姐姐们一起到北京去证实大法,被非法绑架到北京密云监狱。在监狱被恶警毒打,戴手铐、脚镣、罚蹲、罚站。两手着地蹲着,几个男恶警用力踢她的臀部,坐着时恶警站到她的两腿上用力踩腿,遭受了极大的肉体折磨和人格污辱。回来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永吉县口前拘留所,進行强行洗脑,因不改变信仰,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之久,罚款500元,失去工作。

2003年,朱艳因讲真相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迫害后判劳教二年,因身体不合格拒收。因家人压力太大,难以承受,夫妻被迫分手。

2005年11月份,朱艳在路上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非法绑架。当时家人和孩子不知音讯,绑架后两个孩子到处找妈妈,很长时间才打听到妈妈被抓。朱艳在吉林市看守所迫害一个多月后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一个未满18岁的孩子的承受已经到了极点。现两个孩子无人照管,只好各奔东西。现在朱艳被劳教所迫害。因她坚信大法真、善、忍不曾改变,劳教所对她進行体罚、酷刑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每天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但是它们使尽招术都丝毫动摇不了她对大法真、善、忍的坚定信念。现在朱艳家中无人,只剩下一处空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7/121027.html

2005-12-16: 朱艳被吉林市龙潭区非法劳教送黑嘴子迫害
2005年10月12日,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大法弟子朱艳被缸窑镇恶警非法劫捕,后被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非法关押十馀天,查出身体状况不合格仍被强行送至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6/116609.html

2005-10-18: 吉林市大法弟子朱艳,于2005年10月14日贴标语时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派出所所长等人抓捕,现被非法关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8/112623.html

2005-10-16: 10月12日,吉林市缸窖镇大法弟子朱艳在丰广被绑架,详情待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6/112519.html

2004-04-24: 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后,缸窑镇派出所一直紧步后尘,特别是现任吕所长十分卖命,他任职期间虽不长,却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四人批送劳教所(其中三人劳教所拒收)。在他的指挥下,恶警王连生倍献慇勤,企图从中捞取名利,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3年7月初,大法弟子朱娥,朱艳姐俩向老百姓讲迫害法轮功真像,被非法绑架到缸窑派出所。这时,吕所长、王连生等人开着车气势汹汹地闯入朱家,非法搜家。炕上炕下翻箱倒柜,整个房间折腾得不成样子,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还拽住朱娥75岁老母亲的手逼着按手印,吓得老母亲抖作一团。朱娥、朱艳被强迫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她们绝食十几天,要求无罪释放,在看守所十几天受到打骂,灌食等酷刑折磨,后被判劳教二年。由于她们在看守所遭迫害严重,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十几天后被无罪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4/73044.html

吉林 龙潭区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01-09: 吉林市龙潭区分局新安派出所:
地址:吉林市龙潭区江北公园新安街新安三区吉热住宅附近
电话:0432-63039868
王天宇 13596240928
齐云飞 13704418486
李恩辉 15981115877
姜宝森 13904408387
邢国友 13944272567
连厚君 13704403481
王瑛玮 13394417988
王长力 13689888480
孙靖锋 13596358880
仲兆成 13944221821
李耀东 13944678577
李雷雨 13500989399
杨平 13596357462
王冰 15943226379
张丹 13689799980
吉林市龙潭区分局:
地址:滨江北路2号
电话:0432-63039507
冯钦宝 13843182595
于昌生 15044261987

2019-12-28: 迫害单位 吉林市龙潭区龙华派出所
王泽文 18104328878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汤海鸥 13944206689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牟芮萱 13704301417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毛旭 13944269489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鞠秋国 13894707327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樊水利 13500981433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赵培胜 13514322482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涂飞华 13944221175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彭正先 13644474116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刘德强 13704409397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陈新华 13944629266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赵吉升 13944646188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朱俊民 13596377040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郭明新 13504780404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彭维 13596365455 吉林市龙潭公安局龙华派出所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32)

迫害单位: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 电话 0432-4959001 邮编:132000
所长:陈新柱
干警:王连生

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劳教所电话:0431-85384318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0431-5384312-8006、5384312-8013、5384312-8014
第六大队:管教 丁彩红 朱丹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