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1-23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松原市(松源市) >> 孙世忠, 男

个人情况: 九台市营城煤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松原市
个人近况: 2002年4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2-07-1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6-1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67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1-14: 我所知道的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罪恶
走出饮马河劳教所这个黑窝三年多了,但对在那里经历的一切我依然记忆犹新。现将我个人遭受的迫害和所了解的饮马河劳教所恶警、恶人的罪行揭露出来,让世人看清中共鼓吹所谓和谐社会和人权最好时期的实质。

一进劳教所就要背“五要”、“十不准”,不背就遭毒打。最主要的两条是必须认罪、认错和拥护共产党的领导,即使你认为自己被迫害或有冤情,也得背,也得承认有罪。劳教所管教常说一句话:“你没罪你进到这里来?”用他们的理说就是共产党认为你有罪你就有罪,共产党就是要强制你拥护它,并美其名曰“思想改造”。

共产邪党的“思想改造”的实质就是抹杀人性,把人驯服成共产邪党的工具。劳教所里恶棍流氓越没人性越是邪党的好帮手。党要他打谁,他就打谁,党让他作恶,他决不从善。在共产邪党的教育下,他们已无道德可言,在党的教唆下,他们的任务就是把有道德的人改造为无道德的人,流氓恶棍更好。为此,他们采用的手段五花八门,邪恶至极:毒打、电棍电、严管、关小号坐板、死人床、长期手铐抻,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

我在抗议非法迫害期间,曾经遭受数种迫害,在绝食抗议期间,被送严管和其他人员隔离,由两个犯人看着,其中一恶犯叫马廷林,另一个叫“张立新”。我被铐在床上,不许上厕所,把尿尿在盆里由管犯倒掉。看护的犯人被授以“任意处理”权。我遭到马廷林毒打。张立新打人次数最多,曾不知多少次狠劲按我的鼻子使我泪流满面,拿鞋底子打我耳光,拿打火机烧我的脚跟,说这样走路剧痛不留痕迹,我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捂我嘴。恶大队长用电棍电我,直到把肉烧出两个小坑,恶警张泰也拿电棍电我。教育处教导员高克直击我面部,打的我鼻子哗哗流血。我的胳膊、腿被绑在床的四角,四肢被手铐和绳子铐、绑的很紧,胸部再绑上一道绳子,人根本动弹不得。有一次恶犯把床翻个,我面朝下被吊在床上,他们还不断的敲打我的腿部。他们很有经验的说:这种打法不猛烈,腿不会折,却能使肌肉和骨头分离,会让人很痛。

数日后,我感到我腿上的肌肉是一缕缕的,似乎和我已经不是一体了。我的腿严重充血,肿胀,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痛得不自觉往起蹦。这时恶犯就说要给我“治腿”:他们把我的裤子扒掉,用很热的毛巾热敷,疼痛钻心。我的腿长期被绑在床上,不断的被殴打,后来已经完全不能下蹲。他们怕我被打残废而影响劳教所“声誉”,恶犯们在地上拖着我走。有一次,他们把我翻过身来,双手铐在床上,两名恶犯用膝盖压住我的大腿,用力来回掰小腿,他们把我双腿按到臀部,按下来掰回去,那一刻我疼痛至极,满头大汗,我感到腿上的肌肉又被从新撕拉开,腿上的肉又变成一缕一缕的了。恶犯们硬说我是热的出汗,而不是痛的。

一天,教导员高克找我谈话说,只要我不再修炼法轮功并写“五书”,就解除严管,并减刑,去当双管(管理犯人)。他说的条件在我看来简直可笑。我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的法理提高自己,提升道德境界,如果屈从迫害,与你们这些恶警同流合污,我还修炼什么?强制不准我修“真善忍”,抹杀我人性善良的本性,还要成为他们的迫害工具,这岂不太邪恶了,太叫人厌恶了,我没有犯任何罪,犯罪的是你们,这帮流氓打手,真是地道的土匪强盗。

“转化”不成,恶警们便把我分到七大队,进行奴工劳动迫害。

有位学员叫孙志刚,在第一次送饮马河劳教所时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第二次,尽管严管队看到他失常,还要严管他。他坐在下铺,双手铐在床铺上,一天只许上三次厕所,除吃饭时间外,全天都坐板,双手都被吊铐,睡觉时双手铐在床头,一顿只给吃两小条发糕,两勺菜。长期短时间睡眠,吃不饱饭,长期吊铐使他精神失常。不给治病,而是继续迫害使他完全变疯,才算达到他们的目的。因为这样他不会再修炼了,还可以说他是练大法练出精神病的。他们不让他上厕所大小便,要不就拉尿在床上。

另一大法弟子范德修在小号里双手被锁在地窗上,最后两个月脚趾被冻掉。无耻的鼓吹自己“文明管理”、“不打人不骂人”的劳教所就是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邪恶的文明就是伪善、欺骗。2003年新盖了监舍楼,铺上了绿草地,草地旁有健身器材,还有很多监室内也有了健身器材。咋一看,窗明几净,婉似世外桃源。很难想象这里会与邪恶挂钩。可是在牌楼这里加班焊了十来个大铁笼子与其它地方隔开。除了被关进去的犯人和管教外没人能进去。他们把犯罪地点藏的越来越隐蔽,以蒙骗世人,逃避外界特别是国际舆论的谴责。

劳教所组织在押人员演出文艺节目,节目非常丰富,载歌载舞,还上了吉林新闻联播,可私下里他们不许大法弟子说话,无论出工、干活、睡觉、上厕所都有专人监控你的一举一动。有人来参观食堂时,餐桌上摆着肉、菜等进行录相,参观者一走,马上换上难吃的粗面发糕和没有油的菜汤。劳教所搞所谓“在押人员技术培训课”多次,有农艺、厨师、农机等,学习人员还得交学费,劳教所给予一定的减刑奖励,为此,劳教所搞了一次隆重的开课仪式,还请两个报社记者作报道。可会一散,记者一走,在押人员把钱一交,减了一点刑,所谓技术科就名存实亡了。根本就不教,说白了就是收钱卖减刑。可是这种交易,却被劳教所美化成“关心在押人员生活发展需要”,能够学有一技之长为将来到社会上去谋生做准备。

一次,外面的医务人员来了,说要给在押人员“检查身体”,当时大家都感觉到又在造假了。平时劳教所逼迫大家超负荷劳动或酷刑迫害,哪里有什么关心人的身体健康。怎么突然要抽血化验哪?有点怪怪的。且称合格的站一边,不合格的站另一边,合格的就要被送到叫“青龙山”的地方。这真令人不可思议。当苏家屯秘密集中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被曝光后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在找合适的供体!这简直就是人间魔窟。劳教所的绝对封闭使我们这些受迫害者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真实情况。致使有的人还误以为那是“人性化管理”,“感化教育”、“春风化雨”等。

03 年劳教所开始播污蔑大法的一部电视剧《生命无罪》里面有管教给法轮功学员买生日蛋糕等无耻谎言。一些普犯说;“纯属瞎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恶党惯用的造假欺骗手段,有的普犯多次被劳教,他们完全知道管教的嘴脸,那管教自己更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还要强迫在押人员看,他们指鹿为马,目的即要掩饰暴力。

此电视剧在播放期间,本人抵制迫害揭露谎言,被送严管,也就在那时看到了上面说的孙志刚被迫害的一幕。

2002 年松原市大法弟子孙世忠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活活打死。为了封锁消息,劳教所在20多天内禁止一切人接见。但消息还封闭不住。检察院无奈才逮捕了几名打孙世忠的犯人和当时值班的恶警卢长泰,大队长、指导员高克也降职为小队长。那些打手们其实是为了恶党买卖命,邪党抓这些打人凶手,给打人恶警他们或降官职,是怕这件事影响它的名声不得已而为之。邪恶从来都是只为自己。

狱医、恶警王院长迫害大法弟子极其邪恶,多人被其打掉了牙,拿很粗的胶皮管子从大法弟子的鼻子里插进去,拽出来,反复这样,拽出来的胶皮管子还带着血。他相貌丑陋,钩鼻子,人送外号“鹰钩鼻子”。普犯找他看病得买烟送礼。普犯没病也能开出假条来,不必出工。一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心脏偷停,有生命危险,此王恶院长到监舍看到该大法弟子时,指着他的鼻子说:你要想从这里出去,叫你家人给我送一万块钱来,要不就死里头,别想活着出去。他走后,明白真相的普犯都为此作证,把他所说的话记录成文字,签字画押。这份材料转到家属手中,家属又拿到司法局上告。结果劳教所长郭俊鹏把恶狱医臭骂一顿,把他调离,换另一狱医当院长。当这位大法弟子被保外就医释放后,劳教所又把恶王院长调回来官复原职。

德惠一大法弟子被保外就医送出劳教所时,狱医说他最多能活三天,说白了等于劳教所送出去一个活死人。中共恶党的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邪恶至极。松原的杨立冬就是这样被迫害死的。

在2003年,有一天饮马河劳教所用大卡车运来一批用木箱包装的仪器,停在地下室前让出工的在押人员抬下来,都很重,抬到地下室门口就不让抬了,不让外人知道地下室里的情况,也不知抬的是什么机器,挺神秘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4/170271.html

2006-03-18: 九台劳教所被邪恶利用的恶人自食恶果
2002年4月24日在九台劳教所被邪恶利用的恶人刘明宗,因打死大法弟子孙世忠(松原油田)被判刑15年,在吉林监狱二监区服刑,该恶人在行凶时只剩2个月劳教期满,其被利用在九台劳教所的教育大队,当时被送入九台劳教所时的所有大法弟子均被其迫害过,而今天其已成了替罪羊在此服刑,极其可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8/123153.html

2005-10-15: 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的罪恶(三)(图)
2002年4月19日,法轮功学员孙世忠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刘文利、刘贤忠、陆春海及叛徒薛权、惠守一折磨致死,这一切都是恶警高克指使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5/112323.html

2004-12-02: 吉林省九台市营城煤矿大法弟子孙世忠,于2002年4月19日被迫害致死(明慧网已经报导过)。其妻梨某在流离失所期间,于2004年4月中旬被长春市朝阳区分局非法抓捕,被打得腿不能行走。现仍被非法关押。孙世忠家有三个女儿,最小的才十一、二岁,由婶母帮助扶养。

2004-06-06: 2002年4月19日,吉林省大法弟子孙世忠、司吉仁、张广超因坚持信仰,不“决裂”,被九台劳教所恶人用电棍电击二十分钟。当日14时许,劳教人员张德成等三人在恶警指使下,用行李带等工具将孙世忠的手脚固定在床上,张作海等五人轮番用双拳、木板击打孙世忠的胸、背部等处,因暴力作用致孙世忠“气胸死亡”(这是司法局文件中写的)。

直至2004年3月30日,司法厅才对迫害死大法弟子的九台劳教所所长郭俊鹏只给了“行政警告处分”,副所长孟祥民(现任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纪委书记)“行政记过处分”,警察卢长泰判三年缓五年执行,张作海等五名劳教人员分别被判无期和有期徒刑。

2004-06-05:九台劳教所迫害孙世忠致死追踪报道
2002年4月19日,吉林省大法弟子孙世忠、司吉仁、张广超因坚持信仰,不“决裂”,被九台劳教所恶人用电棍电击二十分钟。当日14时许,劳教人员张德成等三人在恶警指使下,用行李带等工具将孙世忠的手脚固定在床上,张作海等五人轮番用双拳、木板击打孙世忠的胸、背部等处,因暴力作用致孙世忠“气胸死亡”(这是司法局文件中写的)。

直至2004年3月30日,司法厅才对迫害死大法弟子的九台劳教所所长郭俊鹏只给了“行政警告处分”,副所长孟祥民(现任吉林省女子劳教所纪委书记)“行政记过处分”,警察卢长泰判三年缓五年执行,张作海等五名劳教人员分别被判无期和有期徒刑。


松原市大法弟子孙世忠在九台劳教所升级的迫害中被折磨致死

2002年3月,九台劳教所开始了一次对全体法轮大法坚修者疯狂而又邪恶的迫害。几乎所有坚定信仰的同修都遭受了残酷、野蛮、惨不忍睹的折磨,最卑鄙、无耻、下流、野蛮、无人性的一切在这里上演。许多同修被脱去衣服,长时间用高压电棍电击,甚至把电棍插进嘴里、腋下等等敏感部位,有时一个同修被4-5根电棍电,电棍没电后再充电接着电,许多人脸上变形、嘴上、身上、脸上都起大泡,有的同修被邪恶用塑料管子把肋骨钻透,有的脚被它们烧的无法行走,即使这样还不完,以怕自杀为借口,多少天不让大法弟子们睡觉,也有的大法弟子就这样被它们活活折磨死了。吉林省松原市大法弟子孙世忠就是在2002年4月19日刚一进劳教所就被它们活活打死。在2003年10月前,打他的几个普教仍在九台看守所,而指挥操纵的狱警仍逍遥法外。

2004-01-04: 我在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摧残
...下面是我在劳教所时知道的一些其它情况:2002年3月25日全所集体迫害大法弟子时,教育队有一个叫孙士中的大法弟子(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的),被几个劳改犯弄到厕所里给活活打死了。我在二大队时,一个叫江保明的大法弟子(是吉林省松原市长山镇的),他进京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抓到车里。车里有一个警察用电棍把他的眼睛打瞎一只。原在二大队一舍的大法弟子少德忠是德惠市人,后调到四舍。拒四舍的护舍李传富说,李德忠因声明洗脑作废被几个恶警踢断三根肋骨。我调到二大队三舍时,在那里有一个大法弟子叫李优纯的延边市人,因声明洗脑作废被警察和劳改犯李传富、张铁共打了四次。有一次干警把李优纯从办公室打完领回舍时,李优纯满脸是血,恶警告诉护舍的(当时正是晚间睡觉时间)要每二十分钟叫醒一次怕死过去。后来,我调到四大队四舍时,有一大法弟子叫刘长友(吉林省人),说在吉林市五个恶警用狼牙棒换班打一百多下,差一点被打死。四舍还有一个叫崔保友的大法弟子因声明洗脑作废,被四大队张干事(此人非常邪恶)先是向胸部击打几十下,后用塑料管子在后背上打有七八处紫黑印子,打完五六天后从鼻子里出很多胸部被打的淤血块。在二大队一舍时,大法弟子许朋(松原市绿化处副处长)说:2000年一舍几乎天天有大法弟子被打,地上经常一地血。一舍还有一个叫邵长普的大法弟子(吉林省松原市扶余县人),在教育队被劳改犯用镐把把腰椎骨打坏,镐把都打断两节半年多不能干活。四大队二舍一大法弟子说:在三月份劳教所迫害法轮功时,把他带到一大队,一大队使用的打人器具其中有一种象摇把似的东西按在他的腋窝上摇动,把他的肉绞烂,因疼痛难忍写了“决裂书”。在这种酷刑下有一个大法弟子没有屈服,但腋窝被绞得白花花的骨头都露出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4/我在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遭受的非人摧残-64035.html

2003-06-15: 2002年4月19日,大法弟子孙世忠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折磨致死。现在执行恶警命令的行凶犯人已被判刑,主谋恶警却仍然逍遥法外。
2002年4月19日中午从各地绑架入所12名法轮功学员,在教育队办公室,恶警卢长太逼他们与法轮功“决裂”,让犯人取来电棍,逼他们脱下衣服挨个电。孙世忠、司仁吉、张广超被恶警交给犯人带到严管舍,在那里他们3人受到了犯人的轮番毒打。孙世忠、司仁吉被绑到床上,恶徒用板条抽,用肘部撞,用皮鞋在身上踩,扳腿往头部折等手段折磨二人,司仁吉两肋被它们用爪子抓,衬衣上沾满了血迹。一条肋骨被打断。恶人还给他们两人一人一个板条。逼他俩互相打,谁要不打就揍谁。后来孙世忠被带到水房進行毒打。约下午4、5点钟时,一个犯人说:“可能没气了。”另一个说:“装死。”……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才发现人已经死了多时了。

现在参与打人的4名犯人已经被判了刑,被判20年、15年、7年不等,还有两名犹大王博、薛权在场。而当时教育队指使打人的直接责任人恶警高克至今逍遥法外。

虐杀大法弟子孙世忠的主犯为吉林省九台市劳教所恶警高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18/50619p.html

2002-09-13: 吉林省九台劳教所恶警将大法弟子肉皮撕开再撒食盐
...为了逼迫大法弟子妥协,他们将大法弟子剥光全部衣服,按在地上,地上铺着塑料布。恶警为了加大电棍的能量,还在塑料布上倒上凉水。这些披着警服的暴徒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们大打出手,他们咬牙切齿的用电棍电着每一个大法弟子的敏感部位,毫无人性,他们抡起蘸过凉水的皮带凶狠的抽打着每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就是这样他们也还是达不到逼迫大法弟子妥协的目的。于是他们又想出更凶狠、更恶毒的招术来,就是将硬塑料管的断面按在大法弟子身体上,转动塑料管,用断面将人的肉皮撕开,然后用牙刷蘸食盐擦刷血肉模糊的伤面,完后再用塑料管转。那段时间大法弟子们就是在恶警的残酷迫害下度过着每一天,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提审,每天都有大法弟子受伤流血,因此每天每个大法弟子不论在心灵上或是肉体上都在经受着残酷的折磨。每一次提审对大法弟子都是生死未卜,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4月19日。这一天楼上“教育队”恶警将一名刚入所的大法弟子当场打死。劳教所看到打死人了,才开始装模作样的将各大队的电棍都收回,并开会通知各大队禁止打人。到此一大队打人事件才有所收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9/13/36492.html

2002-08-23: 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刑上加刑、杀人害命
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野蛮逼迫大法弟子写“五书”。那些作帮教的叛徒非常凶狠、恶毒。不写“五书”的大法弟子被恶人刑上加刑,恶人利用各种残暴手段摧残人身的要害之处。

2002年4月19日四、五位大法弟子被绑架進了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其中松源市中年大法弟子孙世忠,因不写所谓的“五书”当天不过两、三个小时就被恶人活活的夺去了生命。

大法弟子王恩会面对惨无人道的迫害,坚决不“决裂”,已经绝食抗议三个多月了。

2002-07-19: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7月16日报道──近来不断从大陆传出法轮功学员被虐杀的消息,本月14日一天内就传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他们是贵州省毕节市的叶逢林,黑龙江省的尚广申,吉林省的孙世忠以及河北省大明县的卢兆峰。这些消息再次证实江泽民政权欲置法轮功学员于死地的这一事实。

另外据河北消息及吉林消息,大明县大法弟子卢兆峰于2002年7月1日在石家庄市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孙世忠于2002年4月19日在吉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一群警察及帮凶残酷折磨,当场死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9/33524.html

2002-07-15: 2002年4月19日,大法弟子孙世忠在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被刘文利、刘贤忠、陆春海及叛徒薛权、惠守一折磨致死,这一切都是恶警高克指使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5/33332.html

松原市(松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38)

2019-02-05: 松原市善友看守所:
地址:宁江区善友镇,邮编138015
电话: 3010001、3010002
门卫接待室:3010008
所长艾某0438-3010001
政委辛某0438-3010002

陶赖昭派出所:
所长林立刚5951327、18043806157、18043806156、13604388006
教导员李德峰18043806585、18043806326、13604386112
副所长于占新18043806586、18043806463、13804386123
于萍18043806582、18043806442、13514381110
李贺15843877877
张逸泽13630330016

扶余市政法委:于占海13596992266
扶余市610办:主任张士波13904386652、13804386252
大林子司法所:王峰13844616862

扶余市公安局:
副局长兰克奇13804386800
国保队长宋东风13943847076

扶余市法院:
院长胡某13596974777
副院长李春雨13384386166
副院长朱院长(13596948777
刑庭庭长武宏伟0438-5852014、13596911112、13019145528

扶余市检察院:检察长金万军13604380280

2019-09-19: 相关电话:
松原市长公开电话:0438-12345
政府:0438-2107839
市委:0438-2123650 松原市宁江区政府 电话号码是:0438-31132790438-3125060
松原市中级法院
党组成员
办公电话 手机
张凤春 2290001 13843822266
于晓慧 2290002 13634385666
鲁喜成 2290003 13943820051
刘建华 2290004 13943820052
李维国 2290005 13843825080
吴明章 2290006 139438090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