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孙莲霞(孙连霞), 女, 50

孙莲霞(孙连霞)
大连教养院殴打、野蛮灌食折磨法轮功学员孙莲霞医生致死
个人情况: 大连五建 医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沙合口区永平街道办事处227号楼17楼8号
有关恶人: 隋子强等人
迫害情况: 殴打、野蛮灌食折磨致死
个人近况: 2001年1月16日 迫害致死 (2001-01-18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18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0-12: 辽宁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2/辽宁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14例冤案-355388.html

孙莲霞(Sun, Lianxia),辽宁省大连市大法弟子。2001年1月16日是辽宁省大连大法弟子难忘的日子,大法弟子孙莲霞被大连教养院的管教夺去了她五十岁的生命。

凛冽的寒风里我们看到了她瘦弱的身影,只因为她坚修大法就被大连的恶警活活折磨致死。

孙莲霞,家住大连市沙合口区永平街道办事处227号楼17楼8号,是大连五建的医生,患多种疾病,因学大法而健康起来。她经常说大法给予她太多太多,无法用语言表达。在日常的生活中处处以“真善忍”为标准要求自己。凡是和她接触的人都说孙大夫真好,是一个大好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却被大连的恶警活活折磨打死。

2003-12-26: 大连教养院女队于2000年11月份成立,在这里非法关押了上百名来自大连各区的女大法弟子及少数女刑事犯,这里的管教人员曾到马三家教养院学习“先進”经验,除管教外还利用刑事犯、监视器看管大法弟子每天从早到晚背手坐在“小马扎”上(体罚)强行收听编造的诽谤法轮功的广播。

在中国法律程序上,被强行劳教者不服判决,可在60天内申请复议,当时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提出了书面复议,要求无罪释放,但如石沉大海,八十余名学员在此期间绝食,其余十名学员绝食20—30天,每天用胶皮管强制灌食两遍灌的是白菜剩下的咸汤(教养院的伙食),后来用粗管灌食,大部分被灌的口鼻出血,五十多岁的付淑英被恶警用电棍击的口吐白沫、抽搐,高翔两腿被恶警王军(队长)用胶皮棒打得下身淌水,两腿肿的很粗,不能打弯,走路得拖着腿,一点一点挪,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孙莲霞在绝食期间被管教不断地折磨,绝食30天后,含冤离开人世。(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26/63367.html

2002-06-23: 怀念同修孙莲霞
大连市大法弟子孙莲霞在2000年秋進京上访途中被警察非法抓捕,因坚修大法,被非法送進大连市劳动教养院。为了抵制邪恶的迫害,她坚志晨挂?6天后,于2001年1月16日离开了人世,她对大法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值得我学习和怀念。

一、在和孙莲霞相识的日子里

我和孙莲霞是在一起做大法工作相识的,直到她离开人世之前,我们几乎一直在一起。

为了让世人知道大法真相得到救度,她曾冒着被抓的危险,不知疲倦地做了大量的大法工作,深受同修们的信任。

被警察非法抓捕后,我们一起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戒毒所,那时的戒毒所已经不为戒毒而用,而成了迫害无辜大法弟子的洗脑所、集中营。两个月后,她被认定为所谓的“顽固分子”,又被押送到大连劳动教养院。

在戒毒所一起相处的五十天里,我亲自目睹了孙莲霞做的大量讲真相工作,她耐心、祥和,抓住一切机会,使那些无论怎样敌视大法的警察都被她讲得哑口无言,暗自敬她三分。她根本就不惧怕任何东西的。由于她有坚定的正念,那柔中有刚的言语,也确实能震憾被蒙蔽的灵魂。

在此期间,她组织大家学法,把大法学员无法得到的经文利用各种渠道及时送到每个学员手里,并想方设法传到其它楼层。她抓紧时间把真相讲给每一个警察听,就连做饭的厨师也没落下。

同时又积极商讨给610办写信(原叫621办,设在戒毒所院内),后被警察发现,可是我们却几经周折向他们讲为什么写信,告诉他们:我们都是好人,为了做更好的人而被抓,应该写信上诉,后来警察终于被我们说服了,同意找两份代表性的信交上去。

后来我先被绑架進教养院,大约60天左右,她也被绑架進教养院。在孙莲霞被关進教养院期间,家中二位老人(公公、婆婆)相继去世,她虽然承受着失去亲人的打击,但坚修大法的心丝毫没有动摇。正好和我又住在一起,她把明慧编辑部文章“除恶”背下来,传给我们,一时间一传十,十传百整个楼层都会背了。在当时的封闭式关押的环境下,外边什么消息也不知道,听到师父的教诲,真是我们最大的渴望。

又过了一周左右,我们为证实大法,晚上临睡前大家集体炼功,当被恶警林义发现后,该恶警拳打脚踢,不分老少,拼命发泄他的魔性,次日这些恶魔像发疯似地对待我们。晚上大家躺在床上,谁也不吭声,心里都在背着师父的法,孙莲霞也和大家一样悟到:我们不能消极承受,要争取合法的炼功环境,所以从第二天起2000年12月18日,八十多名学员集体绝食抗议,这可吓坏了群魔,他们象热锅上的蚂蚁,里走外窜,软硬兼施,一会伪装白脸又哄又劝,一会儿露出原形又打又骂,实在不行就用插管灌食来迫害大法弟子,每次都是由两人把我们按在椅子上坐着,一个人插管,一群助威,连推带骂,这样由二天灌一次到一天灌一次,又增加到一天灌二次,特别是有一个女恶医觉得用细管插不解恨,特意去买一条比筷子还粗的管子套上漏斗往里倒,每次灌食长长的走廊里都回荡着恶警们的吼叫声和大法学员们痛苦的呕吐声混杂着,那种场面真是惨不忍睹,有个善良的女警因实在难以入目,跑到一连偷偷落泪。

在这种情况下,孙莲霞和我们一起学《道法》,查找是什么原因滋养了邪魔越演越烈,是不是我们心性上的问题,由于当时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没有悟到本质上的问题,到了第五天,郝宝昆(大连司法局副局长)使出花招欺骗我们,同意各自后退半步,不集体炼功就行。当时我们人的观念太重,信以为真,绝大多数也就妥协了,而孙莲霞却想:神要做什么事情会一直做到底,所以她和十几个同修一直坚持绝食抗议。

二、孙莲霞被迫害致死

绝食一周以后,她因遭插管灌食,鼻腔、食道和全部发炎,苍白的脸上,两鼻孔因流血、流脓长了一层厚厚的鼻疮把鼻孔糊死,她只好用嘴喘气,而气管、喉咙发炎又不断地吐痰,吐得都是血、脓,以至一天一卷手纸都不够用。换上了粗管,再也插不進管了,甚至往嘴里灌食都很困难。

大概在第十七、八天的夜里,孙莲霞腹内肠子绞劲地疼,象五脏都在挪位,她疼得昏了过去。夜里,别人都在鼾睡,她没有惊动任何人,因为她们这十个人是被隔离在储藏室里,睡在地上铺的草垫上,并且警察不许任何人接近她们,就这样,其他人围她坐一圈背诵经文。天,渐渐地亮了,孙莲霞醒了过来,在她的眼里她似乎死过一次了,就象睡了一大觉。

第二天我们又被照旧强迫坐在一个10厘米高直径20厘米的小圆凳上,双手背后,各自分开坐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由一个女犯专门看管不许说话。

孙莲霞枯瘦得只剩骨头,面部有些浮肿,走起路来直打晃,警察强行把她带到卫生院,在孙莲霞抗拒的情况下,警察强行给她戴上铐子,给她打進四个吊瓶。从鼻和嘴都灌不進食,警察只好找一个女罪犯用小勺强行灌食,就这样她一共坚持了二十六天。

恶警们没有办法对付这几个人,只好又采取分散的办法把她们插到各班室里,孙莲霞被分在三楼三室,在这种情况下,她开始思考,应不应该再继续做下去,同时她也不断地检查自己的心性,因为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承受能力似乎已经到了头,并且她是多么想见到法正人间这一天啊!

因此,她随和地和大家吃了第一顿饭,虽然吃得很少但她怎么也没想到饭后竟然头重,颈软,抬不起头来,双手颤抖。

第二天早饭后七点,警察强迫大法学员跑操时间,孙莲霞没有下楼,恶警中队长隋子强大声喝道:“孙莲霞为什么没来?”有大法学员说:“她病啦。”他一边强迫学员上楼去找,一边恶狠狠地说:“抬也要给抬来。”半小时过去了,那位学员下楼说:“孙莲霞已经不能走了,并且站也站不起来。”隋子强听后到了三楼强令孙莲霞不准躺着,下地坐在马扎上。

就这样孙莲霞被强迫从七点三十分坐到十点三十分左右,就再也支撑不住,全身绵软,骨架象堆下来似地昏了过去。隋子强看实在不行就叫了两名女警,将孙莲霞送到市中心医院,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1月16日,孙莲霞去世。

我擦干悲愤的眼泪,踏着被邪恶势力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足迹,了却他、她们没有完成的心愿──证实大法,揭穿邪恶的谎言,救度被蒙蔽的众生。

2001-01-18: 大连大法弟子孙莲霞医生被大连教养院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8/6928.html

2001-01-02: 正法无罪--来自大连教养院的日记
……为开创环境,12、13日晚9点几位弟子打坐炼功,先后近十人被拽、抬下床。14日晚院方严加镇压,多位睡上铺的学员被踢倒、强拖下床时一直保持打坐姿势不变,在手铐、警棍面前,60多个弟子被面壁罚跪直至午夜。15日个别弟子开始绝食、绝水,16日早绝食者达七、八十人。至17日陆续送教养的女弟子达120余人。17日晚,王荣红、万晶等12人被带走,不知去向。司法局郝局长、教养院郝院长等人大发淫威,张院长甚至破口大骂我们连狗不如、王八喝凉风,20多个弟子被铐住双手,插粗鼻管,说就要弟子活的痛苦、死的难受。18日大搬迁。19日灌食一次,20日后变本加厉为每日2次。院方领导说,用最不人道的手段進行人道主义救援。可是灌食前弟子们身体状况良好,被插鼻管的70余人无不反应剧烈。有的被灌進的东西全呕掉,有的上吐下便血,半小时内便血达4次之多,有的口鼻出血,连管也无法插入。这是人道主义吗?这是救援吗?这就是惩罚,这就是摧残。在不能学法炼功的情况下,众多女弟子承受的可想而知了。20日下午停止绝食。但孙连霞、付淑英等十人仍绝食至今。22日她们被勒令绕操场跑了七、八圈,23日出操、铲雪。加上每日强灌食2次,如此摧残下,这10人决定用生命正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350.html

2001-01-01: 大连被非法教养部分弟子情况
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劳动教养院的大法弟子的近况:至12月25日,男弟子约100人,女弟子约130人,大家大部分都写了复议书,并要请律师,对被判“扰乱公共秩序”不服,提出给大法正名释放无辜在押学员;并提出要与家人会见。判二年,三年的最多,一年的很少,也有个别判一年半的,有判一年的弟子到期后仍被无理加刑的。

最近,有84名弟子集体绝食,证实大法清白,以生命护法,到12月25日孙连霞等10名弟子绝食已长达9天,并仍在继续。绝食期间,所有的弟子都被用暴力强行灌食,高大夫(女)被用暴力摧残导致吐血,呼吸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6321.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6-02: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沈阳市皇姑区华山路 232 号
电话:024-86402363、024-86404354
大队长赵洪涛 13904024113
大队长傅德权13840325205

2019-06-01: 大连市中山分局桃源街派出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白云街36号 邮编:116000
警民联系电话:0411--82681093
承办人:邹德军 警号:203677
周庆凤
18341107278 (不确定是谁的 写在卷宗首页的)
杨子锋 警号:215514 18698700670
提审(笔录):沙涵 警号:X35134
赵文洋 警号:217618 15541198218
王晶 电话:0411—88052075 传真:0411—82745193
颜菲菲 警号:W02176

WIFI鉴定:大连市中山区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处 :李经纬 杨忠浩 张良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3号 邮编:116039
公诉人:单文红: 0411—86105027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
地址:大连市甘井子区明珠广场6号 邮编:116039
刑庭法官:金华 0411-82793897

大连市甘井子区检察院: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林乐大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王颖富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副检察长:战晓军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卢美华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谭艳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杨春卿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张鑫钊
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检察院检查委专职委员:阎德伟
公诉科:负责人:郭月
员额检察官:崔雅清 、张少文 、肖红
孙媛媛:0411--86105047
赵 翔: 0411--86105024
于世明: 0411--86105024
张富丽:0411—8610501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3-04-12:大连教养院女子大队于2000年11月份成立。在这里,非法关押了上百名来自大连各区的大法学员及少数女刑事犯。这里的管教人员到马三家学习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先进经验”。除管教外,还利用刑事犯、监视器看管大法学员。每天强制学员从早到晚背手坐在小马扎上,强行收听编造的谤师谤法的广播,不许背经文、炼功、讲话。有时被逼迫做出口产品。

在中国法律程序上,被劳教者不服判可在60天内申请复议,当时几乎所有的大法学员都提出了书面复议,要求无罪释放,但如石沉大海。八十余名学员在此期间绝食抗议,其中十余名学员绝食20-30天,每天被邪恶管教用胶皮管强制灌食两遍,上午、下午各一遍(灌的是白菜汤剩下的咸汤)。后来用粗管灌食,从鼻子里塞不进去就从嗓子里塞,大法弟子们都被灌得口、鼻出血。五十多岁的付淑英被恶警用电棍击得口吐白沫,抽搐。高翔被恶警王军用胶皮棒打得下身淌水,两腿肿得象柱子一样,不能打弯,呈黑紫色,走路得拖着腿一点一点地挪动。还有一位大法弟子孙莲霞,在绝食绝水期间不断向管教洪法、讲真相,要求立即无罪释放,在绝食绝水30天后,含冤离开人间。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