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 >> 汪贺林(王贺林), 男

汪贺林(王贺林)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以“南马基地培训费”的名义对汪贺林等人的非法罚款收据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曈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2-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24: 涿州法轮功学员王贺林被绑架到向阳洗脑班
七月五日上午,涿州市“六一零”和东城坊派出所恶警到西疃村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贺林,下午又绑架了其妻,现在他妻子已放回家,王贺林被关在向阳洗脑班。这次参与迫害的有西疃村治保主任王亚正,是他带“六一零”去抓王贺林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4/227470.html

2006-09-02: 涿州市610退钱 企图掩盖迫害真相
近日,涿州市610头目张顺把涿州强奸案受害者刘季芝等人的所谓3000元罚款(收据上注明为南马基地培训费)交由受害者所在地——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村委会做退还处理,企图销毁罪证,进一步掩盖迫害真相。

汪贺林、瞿文婷、魏保良都是与刘季芝和韩玉芝同时被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8月22日下午一点多钟,西疃村村委会公安员王亚政来到受害人汪贺林家。当时,汪贺林全家刚刚吃完中午饭。王亚政对汪贺林说:“我跟张顺关系不赖,我跟你又是老同学,我把钱要出来了。”条件是收回那张“南马基地培训费”的收据,汪贺林说:“丢了,找不着了。”于是,王亚政让汪贺林打一张收条。说着,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稿子,让汪贺林照着写。大意是:2005年11月24日晚,因炼法轮功被派出所传去,交南马基地培训费3000元。又因在家已转化好,保证以后不炼功了,现退回3000元。由于票据丢失,特打此收条。汪贺林见上面带有“保证以后不炼功”的字样,坚决不写。王亚政掏出3000元现金,在汪贺林全家眼前晃了晃说:“不写我就退回去。”汪贺林的妻子儿女、老母亲一下子都跟汪贺林急了,又哭又闹,汪贺林的妻子上前给了汪贺林两个嘴巴,家中顿时乱作一团。汪贺林被逼无奈,违心地写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36914.html

2006-07-07: 河北涿州强暴案证人汪贺林遭绑架13天的经历
2006年5月20日上午8点多钟,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政府综治办的王会启和一个姓郑的来到西疃村,由村治保员李龙领着,找到汪贺林家。当时汪贺林正在家里伺候摔断右腿17天的70多岁的老母亲。

那个姓郑的对汪贺林说:“镇党委领导找你谈谈话。”汪贺林说:“我母亲腿摔断了,离不开人。”正说着,汪贺林的老母亲要翻身换尿湿的褥子,郑某见状忙对汪贺林说:“去一会儿就把你送回来。”汪贺林说,这件事要通知村党支部书记杨顺。于是汪贺林骑着自行车去村委会找杨顺,王会启和郑某坐着一辆黑色轿车紧随其后。

来到大队,杨顺不在。郑某假装打手机说:“杨顺已经在(东城坊)镇里等着你呢”,汪贺林信以为真上了车。途中,汪贺林发现方向不对,几次要求停车,他们就是不停,径直到了南马洗脑班。

下车后,汪贺林问王会启:“镇党委领导呢?”王会启指着南马洗脑班头子陈贵廷说:“他就是。”陈贵廷对汪贺林说:“他们把你交给我,你就归我管。”这时候,汪贺林知道上当受骗了。

汪贺林被非法绑架到南马洗脑班前两天,涿州市610非法抓捕了豆庄乡大法学员白秀全;5月22日,又非法抓捕了义和庄乡大法学员鲍秀才,两人都被送到这里。在此之前,因为南马洗脑班已经解体,所以这里只有汪贺林、白秀全、鲍秀才三人。一天晚上,洗脑班来了一辆车,车内有一人对着玻璃窗向外喊:“法轮大法好!”但是气力很弱,有人认出是市里的大法弟子董汉杰,已经绝食十多天了,站不起来了,洗脑班不敢收,当天晚上就送走了。

洗脑班除陈贵廷、高学飞(看管刘季芝去了)外,其它帮教(打手)都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临时拼凑的。另外,三名大法学员每个人还被安排一名本村人员做陪教,吃住在一起。陪教人员的职责是帮助看住人,不让逃跑,尽快“转化”(放弃信仰),每人每天挣20块钱。白秀全的陪教姓白,72岁;鲍秀才的陪教先是王庶,后来一姓杨的接替王庶;汪贺林的陪教是本村的刘金河,四天后换了任长江,三天后又换了周志忠。

大法学员每天被强迫看电视,看诬蔑大法的光盘,逼迫写“四书”。院内大铁门紧锁,不准走出院子半步。晚上10点半左右,宿舍门也锁上了,不让出来,有时中午宿舍门也锁上。因此闹了不少笑话。一次汪贺林的陪教刘金河午睡醒来,想解小便,但是宿舍门被人从外边锁上了,憋得满屋子乱转,直到下午3点多才出去。还有一次,陪教周志忠早晨4点拉肚子,想大便出不去,没办法,只好用手按住肛门等到天亮开门。

这里的帮教闲着没事就下象棋、打扑克、赌博。有一次,他们其中一人说:“我昨天晚上输了不到一百元。”晚上,有时公安局、法院、国保大队、610的人也来这里,来了就是大吃大喝。国保大队的杨玉刚找过汪贺林谈话,问汪贺林什么时候回来的,还炼不炼?

汪贺林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汪贺林的妻子天天找村支书杨顺要人,每天数次。杨顺无奈,又找到镇里。6月1日,镇里那个姓郑的和西疃村公安员王亚政把汪贺林从南马洗脑班接回,前后整整13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7/132403.html

2006-06-05: 保定涿洲东城坊镇西町村大法弟子汪贺林被劫持
河北省保定涿州市东城坊镇派出所在2006 年5月22日将东城坊镇西町村大法弟子汪贺林劫持到南马洗脑基地进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5/129681.html

2006-02-04: 2005年11月24日晚,就在联合国酷刑专员一行在中国考查之际,河北涿州东城坊镇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桥、派出所指导员邢某、所长褚春水等人,受迫害法轮功政策驱使和利益诱惑,从西疃村的刘季芝、韩玉芝、瞿文亭、汪贺林、魏宝良等人家中将他们非法绑架。随后,在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令人发指地公然强奸了51岁的刘季芝和42岁的韩玉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4/120074.html

2006-01-15: 遭悬赏十万元追捕,河北强暴案证人自述
我叫汪贺林,男,是河北′弥菔卸欠徽蛭飨卮宓呐┟瘢?953年出生,今年53岁。以前我得过风湿、类风湿疾病达20多年。1999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几个月后,中共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由于炼功时间短,当时被吓住了,就停止了修炼。过一段时间,我通过自己的思考,感觉到这样不对,全国有上亿人修炼“法轮功”,一个人受骗,两个人受骗,还能都受骗吗?而且通过修炼,我的身体越变越好,我师父也是正的,这样我就又开始了修炼。从修炼以来,我已经六年没有吃药,身体一直很好。

2005年11月24日晚8点刚吃完饭,突然闯入四个警察,手持电棍进了我的房间,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不由分说就乱翻,那模样就好象电影里当年侵华战争时的日本兵进村一样,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我刚想问,他们中间有一个马上大声说:“你,啊,你给我站好了!”根本就不允许我说话。有一个叫王会启的说,有人举报你是炼法轮功的。后来翻出一本《转法轮》、几篇师父经文、一张师父法像、三盒录音带和一大一小两个录音机。当时他们就要抓人,我的70多岁身体不好的老母亲和妻子孩子都被他们的行为吓着了。我问,我有什么罪,你们抓我?他们气势汹汹的说,你别管,跟我们走!见了领导再说。

不法人员们把我劫持上了面包车,上了大队办公室,东城坊镇的政法书记宋小彬正在里边,一进屋就给我一个嘴巴,接着就是踢了我一脚,问:这书是哪来的?他们又用车抓了第二个人、第三个人,陆续地抓了5、6个人。这里面有一个是走亲戚串门子的,也被抓来了。当天晚上我们被绑架上了面包车,送到了东城坊镇派出所,都被关到了值班室。当时恶警何雪健把瞿文亭和刘季芝带走“审问”去了。屋里只剩下恶警李雪鹏一人,当时这个人没有穿警服,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警察。这个人就非法对我们挨个审问。当时是你说话也好,不说话也好,挨个对我们狠扇嘴巴,打的我们是头昏脑涨,这时在这里根本就不存在法律不法律的问题啦。恶警扇完嘴巴以后,强迫我们站起来,脸靠墙,两手向前伸直,两腿下蹲站着。“审”完瞿文亭和刘季芝两个人后,又叫走了韩玉芝和魏宝良,最后是我。

审我的一个叫王会启,一个叫王增军。王增军是做笔录的,他问我:当时在我家炼功的有几个人,都是谁。他们说我们是聚会,我说:大家在一起,串串门这叫聚会吗?那么亲朋好友在一起吃饭、喝酒就是聚会吗,有人因为这被抓起来吗?这还有天理、人理吗?他们简直是执法犯法。王增军、王会启逼问我:村里还有谁炼法轮功?我说想不起来。王增军说,给你五分钟时间,再不说就电你!说完就出去了。王会启知道我和综治办副主任柴玉乔以前是干兄弟,就伪善地说:哪怕你就说出来一个,说出来一个,你就没有事了,你就可以走了。我说:打个比方,你以前炼过功,现在你不炼了,我把你说出来行吗?这样他也没办法答复啦。五分钟后,王增军回来了,拿着电棍威胁我,我没有理他那一套,就这样把我放回了值班室。深夜,人都回来后,何雪健又先后把刘季芝和韩玉芝叫了出去。她们两个都是哭着回来的。刘季芝说,他们不够人!

第二天早上就强迫我们打扫卫生,拖地、扫院子、清理屋子,就象对待劳改犯一样,一直到中午以后。然后,何雪健把刘季芝叫走了。过了半个多小时,刘季芝回来了,一边哭一边说:大流氓,不是人性的事都干出来了。刘季芝说,我都不想活了。详细情况她没有说,当时我一想就知道没有好事。她说,她想死的心都有。我们就劝她说,你是为谁死,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这都是有罪的行为。我劝她:这不是你的错,你是清白的。但接着何雪健又把韩玉芝拉去了。刘季芝着急的对我说:哥哥呀!你看看她(韩玉芝)去吧!你冲冲他们(何雪健、王增军)吧!我五十多岁的人都没有放过,何况是年轻的!出于怕心和自我保护心理,同时我还抱有幻想,他们(何雪健、王增军)不会没有人性到这种程度吧!我犹豫的起了一下身,然后又一回身坐在了椅子上。这时刘季芝还是哭,我们都劝她。过了好半天,韩玉芝黑红着脸回来了,当着我们的面只是低着头在哭,何雪健进来又把她叫走干活去了。

下午,我们在院子里被强迫干活,刘季芝、韩玉芝碰见了,刘季芝十分关切的问:怎么着你了?韩玉芝说,对我耍流氓(强奸)了。说完,两个人就抱在一起痛哭起来。这时何雪健气势汹汹的过去说:“哭什么哭,干活去!”

到下午4点多,有3个同修的家属来把人接走了。村书记杨顺来看了,说我们几个(包括瞿文亭、刘季芝)要等到明天。这时我们三个人的家人来了,每人都带着一千元钱,找到了姓邢的指导员。我们被强迫在外面干活,也没有听到说什么。几个家人出来后,听邢说问你们村人怎么说的。当时柴玉乔从外面来了。我问他我们需要交多少钱,他说得4000元。

25日晚上,我被叫去给他们上火添煤。王增军让刘季芝和瞿文亭她们两个人,上西边的屋里住去。添煤回来后听刘季芝和瞿文亭说:他们说西边那屋里暖和,非得让她们俩上那边的西屋睡去,那屋有两个男的,她们两个女的,进去一定好不了。我说:暖和也不能去,多冷也得我们三个人在一屋里。我让她们睡一张床上,我在椅子上坐着。一会,等我去别屋搬椅子时,恶警们就不让我进她俩的屋了,让她俩在那个屋子里冻了一宿。那个姓邢的警察对我说:不要把我们想的那么坏、那么恶。事实上他们一定是没有安好心,非得让两个女同修,和他们两个男的挤在一个屋里睡。后来他就让我在他屋子里睡了,其实,我清楚他是拉拢我的,用伪善的办法想堵住我的嘴,不把何雪健强暴刘季芝、韩玉芝的事说出去。

当天,家人回去后赶快凑钱,柴玉乔假惺惺的借了我家2000元钱,还说通过他说情,交3000元钱就够了。第二天上午,交完了钱,我就被放回去了。

一段时间以来,我为自己的怯懦和胆小没有保护好亲人般的同修免于遭受恶魔的蹂躏而无地自容,还有何面目生于天地之间?恨自己怎么就那么不争气,为什么要怕?!思考自己的前半生,由于我家所谓的出身不好,几十年来,在中共暴力的专制统治下和无产阶级专政下我们家是被“斗争”的。

现在,东城坊镇的政法委书记宋小彬、综治办主任柴玉乔、还有王会启等人已经驻入西疃(汀)村,村里安排了巡逻队,扬言要把流离在外的两个受害人,还有我和另一个现场的间接证人抓回来,如果谁能提供线索、抓到一个,就给10万元奖金。没想到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突然间的就值了钱了。我不清楚是谁这么大方,出手豪阔,这些悬赏的奖金都是谁给拿的钱?钱又是从哪出的?不会有某个个人会傻到拿自己腰包来寻找一个半百的糟老头子吧?我身上是绝对没有藏着藏宝图的!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拿着人民纳税的钱和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在耍戏和迫害着最善良的民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18678.html

2005-12-16: 从被强暴的法轮功学员遭罚款看中共的邪恶(图)
河北省涿州东城坊镇派出所警察何雪健接连强奸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令全世界震惊。中国有句古话,“万恶淫为首,百善孝当头”。然而今天的中国,何雪健,一个身穿制服的年轻中国警察,居然光天化日下强奸自己母亲一般年纪的妇女,毫无廉耻。互联网上有评论,说这是中共统治下制度化的流氓行为,十分贴切。然而,何雪健并非唯一的强奸犯,刘季芝、韩玉芝的肉体被强暴之后,又遭到派出所的精神强暴。

有证据显示,强奸发生后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11月26日,“涿州市东城坊镇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办公室”共开出5张盖了公章的收据:

交款人:刘季芝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韩玉芝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汪贺林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瞿文亭 金额:3000元整 名目:南马基地培训费
交款人:魏保良 金额:300元整 名目:保证金

不到三天,在中国小小一个镇级行政机构,靠组织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包括殴打、强奸、体罚、谩骂等手段,進帐一万二千多元!难怪至今仍有中共豢养的打手热衷于参与迫害。

3000 元人民币对于中国的一个农村家庭意味着什么?根据中国官方发布的《河北省200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河北省2004年农村居民人均一年的纯收入为3171.1元。且不说根据中共官员一贯的欺上瞒下作风,这个公布出来给外界看的统计数字含有多少水分;就算它是真实的,3000元也已相当于一个中国农民整整一年的收入。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16/116651.html

2005-12-04: 强奸受害人刘季芝:我要站出来揭露迫害善良的世人啊,
我叫刘季芝,51岁,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人。丈夫叫魏喜良,48岁。有两个女儿,都读书。我是从1999年2月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学法轮功之前我血压低,心率不齐,腿疼,特别是腰椎间盘突出,折磨的我不能下床。丈夫服侍我,还得到外面劳动,一个人担起家庭全部责任。病魔折磨的我脾气特别暴躁。炼法轮功一个月之后就能下地干活、操持家务了,家庭也和睦了,孩子们都说“妈妈你变好了”。是法轮功改变了我的人生,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欢乐,给孩子大人带来了幸福快乐。不料想,在我得法没有几个月,中共流氓政权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就开始了。这几年来,当地政府和派出所一到政治敏感日,屡次骚扰我们。迫害开始后,我家就没有安生过。

在2005年11月24日晚上8点左右,突然一帮陌生人闯入我家,因为门插着,他们是从我家大墙翻進来的。当时我正在做家务,我都惊呆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帮陌生人進屋后大声呼号乱喊,蛮横的乱翻家具、床、抽屉,同时一个姓邢的派出所指导员象凶神恶煞般横眉立目的命令我原地站立不许动。我颤抖中惊诧的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大喊:“不许问,别动!”

在把屋子翻的乱七八糟后,他们抄走了一个手抄日记本(那是我抄的我师父的《洪吟》诗)、一个真象小册子,两盘录音带,一个我孩子学英语用的双卡录音机,一个旧录音机,一个单放机。然后不分青红皂白,他们把我强行扭带上了门口停的松花江小车里拉到了村大队。

当时村大队屋里已经有同村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芝、魏宝良、汪贺林,和东城坊派出所综合办610正副主任柴玉桥、宋小彬。他们把我关到屋里后,又去抓别的人,一会又把一个叫瞿文亭(法轮功学员)的抓来后,就强制把我们全部塞上车,拉到了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把我们关到值班室,然后一个一个的审问。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817.html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4-16: 涿州市法院:
院长王玉海 17731200699
主审法官谢文海 17731205075

涿州市检察院:
院长李玉龙15803895678

涿州市公安局:
法制科:张健元13333126780办0312-3853359


2019-05-19:
涿州国保大队队长:梁玉峰18803128906
2019-02-24:
相关法院及检察院人员电话:
郑伟:18931215297 13831249968
彭松青:13703360316 17731205177
赵赛:15613275960 17731205126
康雅丽:13932206942
张警官:15830229786 17731205139
朱云峰:15333264226 13472224508
徐志运:18630265501
郭来运:18931215297 13131299294
杨爱静:18811180810

2019-02-23: 涿州公安局:
电话0312-3852132、0312-3852398
国保大队:0312-3853255
国保警察梁玉峰18531288639
2019-02-20: 梁玉峰18531288639
涿州公安局电话0312-3852132 0312-3852398
国保电话0312-3853255

2018-07-22:
涿州市扫黑办:0312-3850329
涿州市纪检委扫黑办:0312-3929051
涿州市公安局扫黑办:0312-3852101
孙家庄乡扫黑办:0312-3782686、0312-3782514

清凉寺办事处派出所:0312-3862006
双塔办事处派出所:0312-3605577
桃园办事处派出所:0312-3622735
东城坊镇派出所:0312-3792206
东仙坡镇派出所:0312-3832029
高官庄镇派出所:0312-3722117
百尺竿镇派出所:0312-3712335
义和庄镇派出所:0312-39299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