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恶人恶行录

2018-10-30: 河北涿州市街头海报曝光恶警杨玉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30/河北涿州市街头海报曝光恶警杨玉刚(图)-376427.html

2018-07-22: 河北省涿州市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河北省涿州市打着扫黑除恶的名头,什么打击威胁政治安全特别是制度安全、政权安全以及向政治领域渗透的黑恶势力,当然表上也冠冕堂皇的列了一些其它的项目,但跑到法轮功学员家去骚扰。张贴了一些海报。

这些派出所每年都配合市610迫害法轮功学员,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杨玉刚就直接跟法轮功学员说,他抓法轮功学员就是为了钱,可以从家属那儿压榨钱财。抄家时法轮功学员家的钱财物也可以顺手牵羊拿走,如现金、电脑、打印机等。

2015-09-06: 涿州市挟河检查站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5年8月27日,我接到女儿电话,得知女儿上班,经过涿州市挟河检查站,检查身份证时,发出警报。

我和丈夫赶到时,看到六、七个涿州市“防范办”(610)的人员(高健、徐××),徐××强行翻我包。翻出一张“诉江”的公告,二十张左右“法轮大法好”卡片,一张“法轮大法好”不干胶。立即就翻脸了说:“嗯?这是什么?”我说:“护身符怎么了,我告诉你,你翻我包违法。”便朝女儿走过来一边说:“我们孩子去北京上班怎么了,扣身份证干嘛,走,我们回去。”说着,拉起女儿就走。这时,那个穿工作服的妇女拦住。我就给那妇女讲真相,说:“法轮功是合法的,修炼法轮功有病祛病没病健身,原来我脚后跟疼,踩个小石子都疼得了不得,胃也不好,炼了法轮功全都好了,原来是身体老有病,没法好好过日子,就是炼法轮功才过好日子的。2008年把我们抓起来就使我们损失很大”。

徐××威胁丈夫说要去他家里翻翻,丈夫没让,他们感到理亏。都是江泽民煽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使这些人在无知中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6/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5278.html#1595235643-42

2014-08-03: 河北涿州法院非法庭审6名法轮功学员

7月31日,河北涿州法院非法庭审6名法轮功学员,4名律师给6人做了无罪辩护,有理有据,使在场人都很震撼。最后法庭要再次开庭在审。



2013-09-10: 正告河北省涿州市恶人白万祥
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松林店村书记白万祥曾两次恶意举报并绑架散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白万祥是“当地一霸”,依仗权势,欺压百姓,恃强凌弱,老百姓早已对他恨之入骨,只是敢怒不敢言。他曾扬言:“我就是土匪,你怎么著吧?”

松林店村民赵虎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因家境贫寒,为了减轻父母的生活负担,放弃了考学的机会,想选择当兵改变命运。体检合格,军装都发下来了,白万祥却以赵虎的母亲曾炼过七天法轮功为由,说赵虎不能当兵,将军装收回。赵虎自尊心受到极大伤害,导致精神崩溃,整天满大街溜达,在地上写写画画。白万祥却诽谤说:赵虎是因母亲炼法轮功才造成精神失常。

还有一名信仰佛教的村民,丈夫去世后,儿女在外地上班,白万祥唆使自己的侄子殴打此村民,迫使她远嫁他乡。

白万祥的所作所为,罪不容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0/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9-10-2013)-279017.html

2012-02-27: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中共邪党六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在迫害着中华儿女。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河北涿州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谢玉宝,国保大队扬玉刚、张伟强、商海军,原涿州市县委书记李书信、于群,涿州市“六一零”李明等人,为了自己的私欲,就昧着良心迫害做好人的善良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抄家、勒索抢劫钱财;非法拘禁、关押、逼供、酷刑折磨、强奸、注射不明药物、劳教、判刑,致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迫害涿州市法轮功学员的幕后黑手是于群,2006年涿州市以中共市委书记于群、副书记王自农为首,多次组织在乡镇开污蔑法轮功现场会,煽动仇恨,并指使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增加警力,蹲坑跟踪,绑架法轮功学员。2007年于群被恶党提为保定市委副书记,后为保定市长,于群(电话:0312─1234567)亲自带人绑架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涿州公安局办公楼内酷刑审讯。于群兼任涿州市长期间,发生了震惊中外的涿州东城坊警察强奸法轮功女学员案件;东仙坡交警抢劫民车案 ;六名法轮功学员郭旺、王刚、星秀琴、李恒、王桂兰、王会兰被直接迫害致死,还有数名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受打压等迫害致死。

原涿州公安局政保科科长谢玉宝,自1999年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是610操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责任人,直接参与和指挥抓捕、毒打、洗脑、判刑、劳教一些法轮功学员,2002年12月,该犯在一次酒后整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材料时,鬼使神差般地将犯罪材料通过邮局寄往美国,被截获后通过笔迹等线索追查到他,据传他当时连惊带吓昏死了过去,被带到保定关押审查,2003年因犯泄密罪被判刑,现保外就医,给人家当警卫。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首恶张伟强,在前任谢玉宝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恶报之后,丝毫不知醒悟,继续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他直接或指使手下疯狂抓捕、毒打学员,非法抄家、勒索巨款。当被学员质问他执法犯法时,却恬不知耻地说:你告去呀,不怕你告,流氓无赖的嘴脸显露无遗。

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杨玉刚,自九九年一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人员多次调换,而他却一直被江氏集团得心应手的利用着。截止零七年八月底,据不完全统计,杨玉刚在国保大队工作期间,有35人被非法劳教,3人被非法判刑,6人被迫害致死,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1,048,920元。致残和被毒打、骚扰、洗脑迫害过和流离失所、失去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已无法统计。法轮功学员曾采取寄信、打电话、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劝他弃恶从善,希望他能醒悟,停止迫害。可是这个被权欲和利益冲昏了头的邪恶之徒,恶党的替罪羊,对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一直進行残酷迫害,特别是零七年六月以来,经常带领邪恶之徒无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搜查、抄家、劳教、判刑、勒索钱财。他这种践踏宪法,侵犯人权,以权谋私,为了利益出卖良心打击善良的行为已构成犯罪。

杨玉刚,四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二,涿州市城内五街居民,现居住涿州市中心广场斜对面交通局小区,妻子在交通局上班。他曾透露,不愿去其他单位,因现在的工作能捞取一些外块,并透露已在北京买了房子。

由于这些中共恶人迫害,涿州市目前还在狱中受磨难的法轮功学员有:高春莲,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在在石家庄监狱受迫害;正伟丽,被非法判刑七年现在在石家庄监狱受迫害;小付,被非法判刑7年现在在山西监狱受迫害;路進友,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在在涿州市看守所受迫害;伸爱强,被非法判刑十七年现在在贵州监狱受迫害。

涿州公安局照片
涿州公安局照片 看守所照片
看守所照片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7/河北涿州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幕后黑手-253543.html
2010-06-27:
涿州六一零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保定市六一零非法组织于六月十二日指使各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统一行动,对涿州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抄家,部份外县法轮功学员大约20名,当天送往涿州公安局关押,具体情况待查。

六月十二日,涿州市东城坊镇展台村大队书记王建明,村主任高学彬和安太平、田宝华四人带着东城坊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臧先,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7/226046.html

2010-04-25:
涿州市孙庄乡村庄邪党人员搞邪恶漫画

河北省涿州市有几个村利用村里宣传墙画邪恶漫画,诽谤大法。下面是村里责任人

涿州市孙庄乡后铺村:邪党支书:包建敏:13703326566
涿州市孙庄乡后铺村:村长高建民
涿州市孙庄乡东古邱村:温树果,李文果
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李林、俞营
所有邮政编码072750

2008-12-08: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骚扰、绑架大法弟子

奥运期间,以下恶人经常去大法弟子家骚扰、恐吓、抄家和绑架大法弟子。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派出所张海明、温树雷(孙庄乡东古邱村人)、王建华(孙庄乡赵家铺村人);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前铺村支书:张新;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前铺村村委会看门人:张德星。

2007-11-18:河北涿州市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三)
29、陈玲梅,女,56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西瓜村人。99年7月20日,陈玲梅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公安局抓回码头镇,关在码头中学,晚上被逼跑步,跑不动恶警就用柳条抽打,用宽木板打臀部致青紫、打嘴巴打的脸部变形。

99年11月19日,陈玲梅去北京证实法,被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抓回当地,恶警李保平等两人殴打陈玲梅,用木板打她的脸,用粗木棍浑身乱打,用电棍电。

2000年10月1日,陈玲梅再次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陈玲梅拉回义合庄乡政府,把她双脚离地铐在车棚上,很多恶徒围着打,有用木板打的,任炳辉用书打,并用带针的刑具抽打背部,任炳辉还往陈玲梅背上撒盐,打的陈玲梅浑身青紫,把她打昏后,用凉水泼,后让陈玲梅在脏水池里坐着,十月的天气,陈玲梅仅穿一身秋衣,被铐了一夜。

2002年,陈玲梅写真相条幅张贴,被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发现,把她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

2003年非典期间,码头镇政府不法人员把陈玲梅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3个多月后关入保定所谓法制教育基地(小白楼洗脑班),恶徒们逼陈玲梅站了一夜,用胶皮棒打她,一个多月后才放她回家。

30、臧翠青,女,4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1997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臧翠青15岁就开始神经衰弱,经常头痛,结婚后身体更差,一到晚上浑身抽搐、疼痛,并有坐骨神经痛。臧翠青修炼法轮功后,几种疾病不治而愈。99年720时,臧翠青去北京证实法,涿州公安局政保科长谢玉保、李保平把臧翠青抓到公安局,副局长刘晓明非法审讯臧翠青,后给臧翠青转到涿州看守所。期间谢玉宝、李保平等三人把臧翠青抓到涿州安全局提审,谢玉宝让臧翠青跪下,被臧翠青拒绝。谢扬言:“今天把你从楼上扔下去也没人知道。”并威胁要扒光臧翠青衣服打臧翠青。李保平打臧翠青嘴巴,一直到晚上10点,送回看守所。后来把臧翠青拉到打靶场,几个人强行按倒臧翠青跪在地上。用电棍从脊背电到头顶,晚上整夜打。臧翠青的脸被打的肿胀不堪。

2000年3月的一个晚上,臧翠青正在家睡觉,大队书记杨某带乡派出所所长李作鹏等三人闯進臧翠青家,把臧翠青绑架到拘留所,半个月才放回家。

2000年10月1日去北京证实法,被执勤恶警抓到前门派出所,涿州义合庄乡司法所张少彬、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三人把臧翠青接回义合庄乡政府,接到“上面”来电话说:“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恶徒把臧翠青日夜吊在车棚冻着。三天后,涿州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传达密令后,乡镇法书记任炳辉,乡长白景华等十几人,把臧翠青裤子扒掉,用三股合在一起的光缆线抽臧翠青,给臧翠青打昏,又用冷水泼醒。后用手铐铐着胳膊,吊在半空,臧翠青再一次昏过去,等醒来时,任炳辉问臧翠青:“炼不炼?”臧翠青说:“炼!”任炳辉往臧翠青嘴里灌凉水,往衣服里灌凉水,并不让臧翠青上厕所。白景华用皮鞋踢臧翠青小腿骨。

2002年夏天,乡派出所叶某等四人把臧翠青绑架到看守所。五个月后非法劳教二年半,因体检不合格,才放臧翠青回家。

31、王占宗,男,五十八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九九年十月,王占宗去北京证实法,乡政府不法之徒知道后,把王占宗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五、六个恶徒一同下手拳打脚踢,打得王占宗面部肿胀,浑身疼痛,后还把王占宗铐在椅子上。第二天涿州市国保大队把王占宗带到国保大队,后转拘留所。拘留期间,提审四次,并用电棍电。王占宗的弟弟出了六百元,请(国保大队的谢玉宝等人吃了顿饭,又被勒索二百元,半月后才放王占宗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一晚十一点左右,乡政府司法所所长张少彬等三人,把王占宗绑架到乡政府,铐在椅子上一宿。第二天王占宗趁机走脱。恶徒找不到王占宗及其儿子,就把王占宗儿媳抓到乡政府,铐在树上八、九个小时,家里还有还在吃奶的孩子。恶徒扬言找不到你公公,就拿你作抵押。恶徒还非法抄走三轮车,后来恶徒从亲戚家把王占宗抓到乡政府,拳打脚踢一顿,铐在椅子上一宿。张少彬勒索五百元后才放王占宗回家。

二零零二年夏天,涿州国保大队谢玉宝和乡政府等三人又把王占宗绑架到涿州国保大队,后送拘留所,谢玉宝勒索三千元,半个月后放人。国保大队一恶徒扬言“再炼就拆你房子”。后来每到敏感日,恶警经常到王占宗家骚扰。

32、陈素英,女,34岁,涿州市义合庄乡常庄村人。二零零二年夏天一晚十点左右,码头镇政府等五人,闯到陈素英打工处把她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殴打,一恶警用钉有钉子的木棍,往陈素英身上乱打乱抽,顿时鲜血顺着后背往下淌,木棍上也沾满鲜血。打完后把陈素英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后将她拉到南马洗脑班,铐在树上,放开后就开始毒打,打得陈素英脸部变形,肿胀不堪。在洗脑班,恶徒每天晚上都将陈素英单手铐在床上,共关了二十天。

33、吴建国,男,五十四岁,涿州市码头镇北芦村人。二零零二年夏天,码头镇政府五人晚十点左右闯到吴建国打工处,把他绑架到涿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殴打,后把他送拘留所一周,又转看守所,勒索一千元。最后将吴建国劫持到保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34、曹保军,男,五十九岁,涿州市义合庄乡义合庄村人。二零零二年春天,国保大队谢玉宝、乡政府的张少彬、平润明等十多人,闯到曹保军家非法搜查。然后把曹保军强行绑架到乡政府派出所,后转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将曹保军关入南马洗脑班,铐在柱子上打嘴巴,每天晚上单手铐在床上。两个月后才放回家。

35、牛桂英,女,五十三岁,涿州市义和庄乡四树村人。二零零六年元月,国保大队杨玉刚和义合庄乡政府六个不法之徒闯到牛桂英家非法搜查、录像,抄走大法书和资料,并把牛桂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四楼,后转到涿州拘留所,勒索钱财(家里人不告诉)后,五天放回家。

36、鲍志才,男,六十七岁,涿州市义合庄乡曹营村人。二零零六年元月,涿州市国保大队和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等三人闯到鲍志才家非法抄家,抄走录音机,并把鲍志才绑架到国保大队,后转拘留所,勒索三千元,拘留九天。二零零六年,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等三人把鲍志才骗到乡政府后,把他绑架到南马洗脑班迫害了七天。

37、王俊英,女,六十八岁,涿州市义合庄乡邓渠村人,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王俊英得法前,患腰间盘突出、双腿风湿性关节炎、脑血管硬化、慢性胃炎、气管炎、头痛等病症;修炼大法后,她身上各种疾病不治而愈。九九年七二零后不久一天,乡政府司法所张少彬、任炳辉、平润明等六人,从一乡亲家中把王俊英绑架到乡政府,六、七个人围着殴打她,任炳辉指挥恶徒用电棍电,晚上把王俊英铐在屋外。恶徒平润明、张少彬向王俊英家人勒索了三千元,两天后放人。以后每到敏感日,乡政府及国保大队经常上门骚扰王俊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8/166785.html

2007-10-18: 涿州市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保定市长是主凶
2007年10月11日晚,河北省涿州市九名大法学员在不同地方被绑架,10月14日又有四名大法学员被绑架,是保定市市长于群(电话:0312──1234567)亲自带人抓的,抓去的人被关押在涿州公安局办公楼内。

作为一名市长口口声声说是“人民普选的”,“要为人民服务”“为人谋福利”却不顾千万人的诸多正事,亲自带人利用“监听”“定位”“跟踪”等诡秘手段抓捕一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是何道理?这是甚么样的市长,这是甚么样的政府,甚么样的国家呀?他的前途何在呀?

在中共及江氏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法轮大法却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受到世界人民的欢迎,而中共及江氏邪恶集团却走到了被神毁灭的尽头,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停止一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不要再充当共产邪灵害人的工具,珍惜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8/164739.html

2007-08-30: 曝光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杨玉刚
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杨玉刚,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国保大队人员多次调换,而他却一直被江氏集团得心应手的利用着。

截止零七年八月底,据不完全统计,杨玉刚在国保大队工作期间,有35人被劳教,3人被判刑,6人被迫害致死,勒索大法弟子钱财1,048,920元。致残和被毒打、骚扰、洗脑迫害过和流离失所、失去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已无法统计。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曾采取寄信、打电话、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劝他弃恶从善,希望他能醒悟,停止迫害。可是这个被权欲和利益冲昏了头的邪恶之徒,江氏集团的替罪羊,对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一直進行残酷迫害,特别是零七年六月以来,经常带领邪恶之徒无故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非法搜查、抄家、劳教、判刑、勒索钱财。

在法轮功学员诚言告诫下,已给过他无数次机会,他却无丝毫悔改之意。反而变本加厉。杨玉刚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他这种践踏宪法,侵犯人权,以权谋私,为了利益出卖良心打击善良的行为已构成犯罪。

在此呼吁“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对恶人杨玉刚所有犯罪行为進行调查,涿州大法弟子愿提供所有迫害证据。

杨玉刚,四十多岁,身高一米七二。涿州市城内五街居民,现居住涿州市中心广场斜对面交通局小区,妻子在交通局上班。他曾透露,不愿去其他单位,因现在的工作能捞取一些外快,并透露已在北京买了房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806.html

2007-06-17: 涿州市松林店镇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7年6月10日,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镇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恶警十馀人闯到松林店镇南马村、碑资村、榆林村、和仓牛屯村绑架了刘广林、张淑红、王福华、杨学春、刘克梅、胡桂倩,还有不知姓名其他法轮功学员。

西庄头村的徐东生和史家庄村的李福民领头翻墙蹿入刘广林的院内,十几个恶警把屋里屋外翻腾个乱七八糟、没找到他们所要的,这时一恶警从自己兜里掏出《法轮功真相资料》对刘广林说:这是从你家翻出来的,凭这证据把你带走。逼着家人打开大铁门。就这样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刘广林。恶警还用同样的卑鄙手段绑架了一名以前看过书现在不学了、正在看护产犊母牛的村民杨学春。

有消息说这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因为当了40多年南马村邪党支书,现兼任松林店镇副镇长的李林,被当地村民联名上告他贪污村里卖树和卖地的款项,他怕受到法纪的惩处借邪党迫害法轮功之际所为。他阴险狡诈,是当地有名的一恶霸。保定地区迫害法轮功的南马洗脑班就是他一手建造的。

2007年6月7日上午,河北省的保定地区的伙同涿州市的、在松林店镇派出所开迫害法轮功的黑会,南马村支书李林在会上做报告“表决心”追随恶党邪灵。

几天来恶党组织涿州市的公安局、国安、610和市政府、企事业单位、和各乡镇、村支书,已开了四次黑会,扬言把涿州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点,据说这次迫害行动是罗干近日来窜到石家庄、张家口、督促迫害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7/157048.html

2007-05-06: 河北省涿州市邪党政府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统计表
据不完全统计,河北省涿州市邪党政府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共1038920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6/154224.html

2006-11-05: 河北涿州城镇乡村部份大法学员揭露当地恶徒恶行(四)
“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拳打脚踢、长时间面墙而站,六十多岁的大法学员站到昏倒在地,晚上逼跑步,稍跑慢一点就用鞭子抽打,刑讯逼供,不说就用硬棍、铁链子或胶皮管子打,晚上三点多才让睡觉,早上五点就起床,大法学员又饿又渴,满身都是伤……”

27、黄屯村大法弟子遭迫害情况

涿州市黄屯村在九九年以前有一百多名学员学法炼功。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听说保定有几个学员被抓了,涿州市和黄屯村的几个大法学员一同去保定,准备讲清法轮功真相,希望市委放出学员。到了市委大门执政人员不让進,下午街道戒严,各个路口不让车辆通过,来往车辆停下来检查,学员都被带到徐水县委和固城派出所,逼迫学员说出地址才放人,学员没有车坐,从晚上步行到第二天天亮才回到家。

从恶党迫害法轮功后,邪恶更加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每到敏感日邪恶流窜到村里骚扰学员。二零零零年正月底,第三警备区崔玉和几个恶警到大队办公室,把六个大法学员叫到大队逼迫写保证书,大法学员们坚持不写,恶警当晚就把六大法学员拉到警备区,在那里关押两天后,三个学员被关到拘留所,三个学员被关到镇政府,后恶徒又抓了村里几个大法学员到镇政府,强迫写保证书,并每人罚款两百元,关押四、五天才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有七个学员在一起学法炼功,恶警李福明、徐东生等把七个学员抓到第三警备区关押三天,两个学员被送到拘留所关押,又逼迫学员写保证书,学员不写就叫家里人写,并每人非法罚款五百元,赎金到手了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七月,黄屯村十一名大法学员上北京证实法,被邪恶抓捕后带到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政府,每天晚上到三点多钟才准睡觉,五点就起床,在镇政府里,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拳打脚踢,长时间面墙而站,六十多岁的大法学员站到昏倒在地,晚上逼跑步,稍跑慢一点恶人就用鞭子抽打,刑讯逼供,不说邪恶就用硬棍、铁链子或胶皮管子打,晚上三点多才让睡觉,早上五点就起床,连饭都吃不上,白天还叫学员端水浇花,学员又饿又渴,满身都是伤,走路都快迈不开步了,也不准休息,走慢了又挨打骂,又一个学员被打的昏过去了,还不罢休,往学员身上泼凉水。之后就敲诈每人家属五千元,没有就抄家,如日本鬼子一样,见甚么拿甚么,就连一箱方便面也抢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松林店镇以李健军为首的邪恶之徒晚上十一点多闯進黄屯村,绑架了两名学员到南马洗脑班迫害,几个恶人围着学员拳打脚踢,打的脸上身上都是伤痕,恶警把一个大法学员铐在暖气片上,拿来一块冰,逼学员光着脚踩在冰块上,对另一个学员开始用电棍电击,后来用一米多长,四寸宽,三公分厚的木板打学员,直到把木板打碎了才收场,已是早上四点了,恶人都回去睡觉,还罚两个学员站到天亮。

第二天,恶警又抓了黄屯村三个学员進行迫害。李健军、朱健华等按照江泽民邪恶集团的黑指示疯狂的迫害学员,把学员名誉上搞臭,让学员遊街;精神上搞垮,每天给学员灌输邪恶的谎言,不让睡觉;肉体上消灭,打的学员肉身难以承受,把学员经济上搞穷,每个星期强迫学员交五百元学费,七十元生活费,外交五百元保证金,回家睡一宿。

二零零三年涿州市国保大队和涞水公安局又闯到黄屯村抓捕学员,他们像土匪一样,跳墙到院里抓捕学员,共抓了三十九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晚上把学员带到了松林店镇凌云招待所,逼迫学员说出控告江泽民的材料交给了谁,第二天把学员送到了拘留所拘留了十五天,国保大队非法罚款二千元,逼迫每位学员家属拿钱,不拿钱就送劳教所,有四个学员被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五个学员被送到南马洗脑班,长达三个多月,每人罚款四千多元才放回家。

虽然大法弟子受到了各种迫害,但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会改变,一定会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们也希望世人能赶快清醒过来,明白真相从而得救。(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41567.html

2006-08-09: 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北横岐村恶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9/135209.html

2006-06-19: 揭露涿州市孙庄乡恶人赵义宗
赵义宗,涿州市孙庄乡北横歧村人,在孙庄乡派出所当恶警,自2001年参与迫害大法、大法弟子以来,不断的带领孙庄乡派出所的恶警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抓人、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不写就抓人。大法弟子善心给他讲真相、送给他大法真相资料看,但是此人不改恶行。

前一段时间赵义宗被停止工作约半年左右,现在又开始上班了。村里有人问他:又上班了?赵义宗竟然说:我回去上班就是为了抓法轮功的。

赵义宗:家宅电话 (区号0312)3785018
单位电话 (区号0312)3782514

2006-01-25: 河北恶徒下发正式文件,颠倒黑白,妄图掩盖强奸案真相
涿州恶警何雪健强奸女大法弟子案曝光后,遭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强烈谴责和《国际追查》的追究。在铁证事实面前,中共河北省恶党又在颠倒黑白制造骗局。说何雪健强奸案是大法弟子编造出来的,并以正式文件下发到全省各机关单位。这充份暴露了流氓邪党的丑恶嘴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410.html

2006-01-22: 我是一名河北涿州的公民,我很想说说我亲眼目睹当年涿州市义和庄乡政法书记任炳辉等人迫害法轮功的事。000年10月1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抓到了义和庄乡政府,关到了会议室。这五个人是王刚,30多岁,张莫,近30岁,张莫的母亲60多岁,臧翠青,近40岁,陈玲梅,50来岁。

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发出尖锐的叫声,发明者要用这种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让他们不能睡觉,摧垮这五个人的意志。具体怎么处理,10月8日上班决定。10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10月8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又来了。接到通知后,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对付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拷拷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很坚决: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一些同情法轮功的人不想参与,就偷偷溜走了。在场的人基本上是想在韩占山跟前表现自己的。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多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甚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它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它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像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像很赞成任炳辉的“杰作”,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拷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得它的这一“杰作”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它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它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它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進去。全身立刻湿透了,水从脚底淌出来。臧翠青立刻被冻得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70多岁的苏国华……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是甚么原因,甚么心理让这些头头脑脑们亲自披挂上阵?难道这些人一点人性也没有?他们怕。他们是共产党中的链条,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一个棋子,那一个环节不力,谁就得下台。这五名法轮功学员们到北京上访了,这些人怕下台,怕他们失去权力,怕他们失去作威作福的日子。除了考虑这些,这些头头脑脑的人物哪还有良心、正义?

扒光了女学员的衣服在整个乡里干部面前示众,政法书记任炳辉安的是甚么心?为甚么它要搞出这么一个“杰作”?甚么叫“穿着衣服打得不疼?”当时张莫不就穿着衣服被打得惨叫声连连吗?乡里这些干部、更上级的干部吃喝嫖赌,这些“共产党”是甚么货色政法书记当然知道。它就是当着韩占山的督战,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这种十足流氓的下三滥手段来向韩占山乞怜,不要因为它的失职而处理它。它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投“上级”所好的。

政法书记任炳辉在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面前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这很说明问题。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何雪健强暴两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一、天下乌鸦(“共产党”)一般黑,知道同是政法书记的任炳辉是甚么德性,也就知道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是甚么货色。二、任炳辉在韩占山这个上级面前,就好像何雪健在宋小彬面前一样,充满了表现的欲望。三、它们表现出来的都是流氓恶棍的本性。发泄的都是兽性,干出的都是兽行。

所以,穿着警服的何雪健犯下人神共愤的丑事,这决不是甚么偶然事件。只要从组织上、思想上進入到了“共产党”这个黑帮,它都会获得丰沃的土壤,条件适宜,邪性就会发作,兽行就会表现,罪恶就会结果。不从邪教、邪教组织的高度来理解“共产党”,实在不足以解释一起又一起在神州大地上发生着的罪恶,落在中国人身上的悲剧与不幸。这也是从我亲身的经历中得出的一个结论。

在这件事之后,我还听说过一件事。江泽民失去理智地镇压法轮功,引发了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下半年到北京上访的高潮。到北京上访的学员因为人数太多了,一部份就转到涿州,由涿州市公安局刑警五队负责。刑警五队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女学员進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和迫害,特别是用电棍电击女学员的阴部和身体敏感部位,如果有遭到这种迫害的女学员,我非常希望你们能站出来揭露真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9208.html

2000年10月1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当时从北京

2006-01-14: 涿州市松林店镇黄屯村恶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18609.html

河北省涿州市恐怖组织“610办公室”头目李明,自99年以来一直在此邪恶职位上迫害大法弟子;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杨玉刚、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伟强、涿州市洗脑班的黑手高学飞、孟祥周、陈贵亭、张志勇、马淑敏等这些恶徒,不听大法弟子给其讲的真像,多年来一直在邪恶的岗位上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犯了数不清的迫害罪行。既然这样执迷不悟,请涿州市大法弟子集中发正念清除一切邪恶因素,让这些恶人得到现世现报。

涿州市大法弟子遭受了严重的邪恶迫害。

2005-06-11: 自从2005年3月底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来河北省涿州市考察后,以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伟强为首的国保大队,与涿州市恐怖组织“610办公室”狼狈为奸,仍然不知悔改的策划、实施迫害大法弟子。据了解,恶警张伟强多次胁迫、恐吓、骚扰大法弟子及其亲属,为了“邀功请赏”,死心塌地的为江氏邪恶集团卖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11/103816.html

河北省保定地区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肖桂明电话:0312-3856350
河北省保定地区涿州市政府办公室电话:0312-3979088

涿州市迫害法轮功的恶人
市610主任李明,市委副秘书长
张伟强: 市公安局政保科长
家住涿州市职工大学院内;办公电话:0312——3853255 宅电:0312——3829106
周文杰:涿州市公安局,电话:3867566 手机:13903125711;
周彦仓:涿州市公安局:电话3855656,
公安局国保大队李保平、杨玉刚二人,每次迫害大法弟子都有他们两人参与。邮编:072750
杨玉刚已经调到涿州双塔派出所,派出所电话:3632025

段世民:物探局副书记(主管迫害)
办公电话:0312——3824523 宅电:0312——3822905
张忠民: 物探局研究院党委书记(主管迫害)
单位地址: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 邮编:072751
住址:物探公司五号院
办公室电话:0312-3829599或0312-3829555
010--81201234转29599、29555、28988、25281
家庭电话:0312-3822645或010-81201234转22645
此三人是涿州市参与对法轮功進行迫害的首恶之人,其丑恶嘴脸与江××一样疯狂、人性全无。
物探局总机:3822324;物探局通讯站:3822114
------------------------
河北涿州松林店镇恶人李福民、李革、李林的犯罪记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24/77842.html
李福民住宅电话:0312─3935191

2002-07-17:自7月起河北省涿州市610恐怖组织再一次下达所谓文件,对全市大法弟子進行摸底排查,并图谋将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送至南马洗脑基地進一步迫害。目前已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一些大法弟子不得不流离失所。涿州市市委书记李书信为了保官,害怕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成立了一个所谓的追逃小组,在天安门蹲点,准备抓捕大法弟子。

河北省涿州市犯罪恶人榜:电话区号:0312
610办公室主任:李明,邮编区号:072750、072700
市委书记:李书信

2003-12-20: 河北省涿州市恶人录:
涿州市副秘书长:李明
涿州市邪恶洗脑基地主任:高学飞;副主任:杜勇禄;成员:赵银玖、王超、刘爽
涿州市公安局政保科长:张伟强;
双塔派出所:杨玉刚
  1. 犯罪嫌疑人: 张忠民, 男, 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党委书记

犯罪嫌疑人: 张忠民, 男, 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党委书记

2004-01-24: 张忠民,男,现任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党委书记。自1999年7月以来,张忠民死心塌地的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在单位幕后操纵指挥其手下恶人,采用卑鄙、下流及不可告人的各种手段,残酷迫害研究院大法弟子。为达到往上爬的政治目的,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多年。现将这一幕后凶犯部分所作所为揭露出来:

1、他多次对研究院大法弟子办洗脑班,并伙同公安局恶警在洗脑班上残酷殴打大法弟子;
2、在单位研究院院内找来公安局恶警公然毒打大法弟子;
3、擅自非法开除部分大法弟子的公职、党籍,停发工资,从政治、经济和精神上迫害大法弟子;
4、为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他曾派单位恶人多次“考察”保定地区各个劳教所洗脑班;
5、他将很多大法弟子送到洗脑班,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非人待遇,被殴打折磨,睡觉也戴上手铐,心灵和肉体上受到极大摧残;
6、他非法开除大法弟子并追到大法弟子的新单位进行迫害,不放过任何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机会;
7、为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串通公安,编虚假报告,开虚假证明绑架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8、为了迫害大法弟子,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唆使大法弟子子女殴打折磨自己的父母,并以开除公职相要挟。

正告恶人张忠民,赶快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你已经造下了天大之罪,悬崖勒马尚为时不晚。赶快弥补你造下的罪恶。善恶有报是天理!

张忠民工作单位地址: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
张忠民住址:河北省涿州市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勘探有限责任公司研究院五号院 邮编:072751
办公室电话:0312-3829599或0312-3829555
010--81201234转29599、29555、28988、25281
家庭电话:0312-3822645或010-81201234转22645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