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9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昌邑区(自来水公司) >> 杜洪芳(杜红方), 女, 56

个人情况: 吉林市冶金建设公司服务公司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市昌邑区哈达湾矿建家属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06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郭凤印(郭锋印)(郭风卿)
夫妻/父母: 杜洪芳(杜红方) 郭云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17: 吉林郭云庆、杜洪芳遭残酷迫害 现又被停发退休金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郭云庆、杜洪芳夫妇,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21年中,他们夫妻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几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和看守所迫害。郭云庆两次被非法劳教,2007年被绑架、非法判刑十四年;杜洪芳两次被非法劳教,2008年被非法判刑八年,被迫害致残,整个身子、手、脚、腿都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2020年6、7月份,郭云庆、杜洪芳被吉林市人社局告知停发退休金。

郭云庆, 1957年1月22日出生,吉林省冶金建设总公司职工,1998年1月份郭云庆在美国关岛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妻子杜洪芳,1962年出生,吉林市冶金建设公司服务公司工人,儿子郭锋任1990年4月7日出生,1999年4月25日随母亲修炼,只上了小学三年级,就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关押,被迫辍学。

一、郭云庆多年来遭受残酷迫害经过

(一)郭云庆四次进京上访

1999年7月22日,郭云庆第一次进京上访沿途受尽各种非法盘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后,晚上返回。

1999年10月份,郭云庆第二次进京上访,10月1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三间房派出所和吉林市公安局在北京市绑架,送往吉林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夜,并遭强行非法搜身,第二天押送回吉林市。一到吉林站就被早已等候的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强行给戴上手铐并强行录像,当时他双手合十,正义凛然的对着录像机的镜头。当时吉林市电视台和江城日报社配合的公安部门对合法的上访进行造谣诬陷,并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和报纸上刊载。接着郭云庆被吉林市昌邑区延江街派出所,非法拘留15天后放回。

1999年11月份,郭云庆第三次进京和平上访,因北京市严密封锁各进京路口,并不准上访的人进京,只好返回吉林市,刚一进家门就被一直在他家蹲坑守候的恶警再次绑架,非法刑拘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一个月后,就是1999年12月中旬被吉林市公安局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逮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四个多月后于2000年3月份无罪释放。

2000年9月26日,郭云庆第四次进京和平请愿,10月1日上午8时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5米多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就冲上来几十个警察把他团团围住,疯狂毒打。当时十几人对他拳打脚踢,还有的恶警用手枪把照他的头部猛击数十下。当时他被打的满头都是鲜血,浑身衣裤都被鲜血染红,当场昏死了过去,后来在昏迷中被几名恶警抬到了北京前门派出所。当晚为了逃脱责任,前门派出所的几名恶警趁天黑无人看见之时,把一直处于昏迷状况中的郭云庆扔到无人看见的地方后逃之夭夭。

(二)郭云庆被非法劳教一年

2000年10月28日,郭云庆送真相资料时,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的邪恶之首国保大队长都兴泽遇上(因他认识郭云庆)。当时都兴泽下令把郭云庆绑架到吉林市昌邑区文庙派出所。都兴泽并下令对他严刑逼供,把他左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几个恶警拽着他的两个脚脖子使劲的来回悠长达20多分钟,他当时疼的失去了知觉。现在他的左手中指弯曲伸缩活动都困难,恶警们还用芥末膏抹在他的眼睛、鼻子、嘴上……用过各种酷刑之后,又把郭云庆劫持到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楼上,在潮湿的小号关押一宿后,于第二天下午,把郭云庆强行送入吉林市拘留所,14天后被非法转为刑拘,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郭云庆被强制洗脑,并受到了各种各样的体罚等,因一直坚持修炼,于2001年3月27日被转所到吉林省辽源市劳教所加重迫害。当时辽源市劳教所的教育科科长孔庆国经常是酒后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曾将五名因违心表态而又重新归正的大法修炼者打得鼻口出血。郭云庆知道后就去孔庆国办公室对他说:“作为一个教育科长,酒后打人是违法的”……后来在辽源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们联名将孔庆国告到吉林省人大,在事实面前,劳教所也不敢再袒护、包庇,将孔庆国降职去看大门。郭云庆受尽了各种折磨, 2001年10月27日,郭云庆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的大门。

(三)郭云庆再次被绑架折磨、非法劳教三年

郭云庆从劳教所回到家后,吉林市昌邑区哈达湾派出所恶警张寿滨等人在多次抓捕他未果的情况下,又几次到他妻哥和妻妹家骚扰。

2003年5月2日中午,郭云庆在传递真相光盘时,被早已等候在吉林市百货大楼门前的恶警绑架,当天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都兴泽将郭云庆劫持到重案组,把郭云庆强行扣在特制的铁椅子上后,用绳子把郭云庆的头部绑在椅子后面勒紧,使他的全身任何部位都不能动一点,都兴泽奸笑着对郭云庆说:“这次在你身上不给你留下一点伤痕。”对手下人说:“咱们开始吧。”有一恶警对准郭云庆的胸口就是几拳(这叫窝心拳),又上来一个恶警用脚对准郭云庆的胸口就是两脚(这叫窝心脚)。膝盖上又挨了几脚,接下来用毛巾将郭云庆的嘴堵上,多次将芥末膏往鼻子里挤,追问大法真相光盘的来源和大法网站咋联系等,接着又用塑料袋堵郭云庆的嘴,后又套头,一个不行,两个,三个,四个;又邪恶地蒙上郭云庆的眼睛,就这样三番五次的不知多长时间,对郭云庆严刑逼供。郭云庆被塑料袋堵的上不来气,几乎晕死过去。

次日晚上11点多钟,郭云庆被劫持到第三看守所,2003年5月22日被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三年。

2003年6月30日吉林市昌邑区分局恶警强行劫持郭云庆到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由于检查出心脏病,肋骨骨折及多种疾病劳教所又拒收(以上病状都是被迫害所致,1999年1月份当时从美国关岛回国后郭云庆的身体是经过检查的,一切正常),最后吉林市昌邑区分局恶警在用尽各种办法找熟人、走后门等也未能达到将郭云庆送到劳教所迫害的目的,只好于2003年7月2日将郭云庆放回家,理由是“所外执行”。

(四)郭云庆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2007年3月14日郭云庆、杜洪芳与儿子郭锋任再次被吉林市龙潭区分局和江北分局国保大队、刑警队恶警绑架,其中有一名为首的恶警(2000年曾经是吉林市昌邑区延江街派出所所长),被劫持到吉林市刑警支队警犭基地,又称“犬队”。在“犬队”,郭云庆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几次昏死过去,恶警还不肯罢休,反复刑讯逼供,郭云庆被迫害的不能走路。

2007年7月10日,吉林市昌邑区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对郭云庆判刑十四年,后劫持到公主岭监狱。

2012年5月,公主岭监狱为了强制转化郭云庆,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郭云庆劫持到公主岭监狱的集训队迫害,当时的集训队大队长是李国辉。集训队恶警王继东等几名恶警首先对郭云庆电棍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晚上又把郭云庆关押在集训队的二楼的一监舍内,从屋里面的地板下面抠出四个铁环,(为了掩人耳目,掩盖真相,平时总是盖着,当需要迫害大法弟子时,随时抠出来用,起到了和“死人床”同样的作用,小名又叫“活动死人床”。)把郭云庆扣在“活动死人床”上,两手两脚都被铐在四个地下的铁环上,身体成大字形躺在地上,平贴着地板往郭云庆的腰部下垫卷起来的褥子,逐渐加厚,使郭云庆曾被打骨折的腰部痛苦异常,还指使刑事犯人毒打、抠眼睛、抠鼻子、用脚踩手指头来回捻压、用鞋底子抽脸、用脚踢、踹大腿内侧、肋骨等郭云庆的身体敏感部位,折磨一宿后看郭云庆根本承受不了,才把郭云庆放开。

公主岭监狱当时狱政科长刘海涛还配合监狱教育科,特制了多个木制长凳(凳面宽:8公分、凳长:1.5-2米)来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 郭云庆在公主岭监狱期间还被狱内医院强行铐在床上,并且多次注射不明药物迫害。经过十一年的监狱关押迫害,郭云庆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曾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在吉林省长春市医大二院做了胆管手术。

2019年4月24日,郭云庆历经魔难九死一生,结束了十四年冤狱生活,从吉林省公主岭监狱回到家中。

二、杜洪芳多年来遭受残酷迫害经过

杜洪芳,1999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但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21年中,他们夫妻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几次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和看守所迫害。杜洪芳被非法劳动教养两次,2008年又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已被迫害致残。

(一)杜洪芳被非法关押等迫害

1999年7月22日杜洪芳第一次进京上访,沿途受到各种非法盘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后,晚上返回吉林市。1999年10月份,杜洪芳第二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北京市各道口封锁严密,刚到北京市找旅店住上,就来一帮警察把她强行带到吉林驻北京办事处。第二天,吉林市警察到办事处把杜洪芳的钱一共五百多元抢走,把她押到火车上,回到吉林市后被非法拘留15天。

1999年11月份,杜洪芳第三次进京和平上访,因北京市严密封锁各进京路口,并不准上访的人进京,只好返回吉林市,刚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后放回家,吉林市昌邑区公安分局、派出所警察,到她家多次骚扰,杜洪芳被迫离家,警察还不放过,还到杜洪芳的妹妹家和哥哥家骚扰,到处找杜洪芳,使她有家不能归,几岁的儿子孤苦伶仃。

2000年杜洪芳去一法轮功学员家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绑架、关押到看守所,所长让她背监规,因为杜洪芳拒绝背监规,狱警就体罚她,叫她蹲墙边,从早晨六点一直蹲到晚上八点半,痛苦难忍,还不让吃饭,在看守所被迫害三十多天才放回家。

2000年2月,杜洪芳又一次进京上访,坐火车到抚顺站被绑架到抚顺派出所,当时她身上只有三百元钱被抚顺警察抢走,当天晚上吉林警察张寿冰直接把杜洪芳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所长对杜洪芳看管很严,还指使刑事犯人打她。杜洪芳她们炼功,所长还特意从别的监室调过来两个犯人专门打她们。为抵制迫害、坚持炼功,杜洪芳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大夫每天强制性灌食两次,玉米糊加大量的盐,一直灌食迫害二十多天,杜洪芳当时被迫害的相当严重,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在黑嘴子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2000年3月2日,杜洪芳被绑架到劳教所四大队。早晨起来炼功,遭刑事犯人董辉毒打,最后狱警上来一帮人拿电棍电杜洪芳,当时有四大队管洗脑队长张桂梅,大队长关微等。电完后回去坐小板凳。后来就逼迫干活,从早晨六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收工,每个人都有任务,完不成任务就继续干活,不让睡觉。

2000年4月28日,因杜洪芳炼功,被狱警袁影拿手铐吊在床头,用电棍电一阵,然后逼签字转化。杜洪芳回答:我没有罪,不签字。袁影转身出去,叫来两个刑事犯人,一进来就大骂、扇耳光,杜洪芳的耳朵被打聋了。她绝食抗议,恶警用一个铁器把杜洪芳嘴撬开,嘴都被撬坏了、用胶皮管从嘴中插入胃里,往里灌食。当时杜洪芳呕吐不止,胃被盐水刺激得象火烧一样。

5月13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恶警把杜洪芳绑在铁丝床上,手脚用皮带系在床边,由一名犯人摁头,开始灌食。这时恶警管理科长岳君手拿电棍象失控一样电杜洪芳的脖子和全身,这时杜洪芳的身体被电的都弹起来了,这样边电边灌食,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当杜洪芳被放下来时,她已昏倒在地上。

11月1日,大队长关微又把杜洪芳找到管教室逼写决裂书。她不写,关微就拿电棍电,然后把杜洪芳关进小号,锋姓狱警把杜洪芳的手用手铐扣在铁门栏杆上,她的手被手铐铐得周围都是泡。这个小号很长时间没人去了,满地是土,屋里爬满了老鼠,老鼠在她身上乱窜,爬遍了杜洪芳的全身,她当时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在小号扣了杜洪芳13天,她的精神几乎崩溃,放回时手肿的已经不能握拳头了。由于她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加期9个多月,本来被非法判一年劳教,结果共计被迫害600多天。

2000年至2001年,杜洪芳遭多个恶警多次电击,有一次张桂梅把杜洪芳叫到办公室,逼她转化,她坚决不转化,张桂梅拿电棍电杜洪芳,电完后说下午你再来。下午又把杜洪芳叫去,问她经文的事,她说不知道,狱警张雪松拿起电棍就电杜洪芳,张桂梅大骂杜洪芳杜洪芳开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大队长关微还诬陷说杜洪芳无理取闹,拿起电棍又电了她很长时间,使杜洪芳痛不欲生。2002年1月22日杜洪芳才从劳教所走出来。

(三)再次被绑架折磨、非法劳教

2002年6月18日杜洪芳又遭绑架,被恶警劫持到派出所(当时杜洪芳也不太清楚是哪个派出所) 逼她说资料是哪来的。杜洪芳不说,一直审问到晚上8点多钟,把她交给了一个叫“法西斯”的恶警,杜洪芳遭到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恶警把她绑在铁椅子上,扣住双手,拿塑料袋捂杜洪芳的头,捂好长时间才把塑料袋摘掉,再逼口供,然后再用塑料袋捂头。当时杜洪芳被恶警捂的几乎窒息,眼前发黑,心脏就象要蹦出来一样,脸憋得青紫,恶警连续不断的捂三次到四次无果,杜洪芳被绑架到看守所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

2002年6月24日杜洪芳被非法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7月四大队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杜洪芳说:法轮大法好!自焚事件是瞎编的,是编好的镜头放出来的。第二天恶警刘志伟,把杜洪芳叫去,拿起电棍就电,正在这时恶警大队长张桂梅逼迫杜洪芳吃不知名的药,还一拳把杜洪芳的嘴打出血来。恶警张桂梅还操纵犹大和恶警对杜洪芳强制洗脑,整天整夜不让杜洪芳睡觉,还强迫她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杜洪芳坚决抵制迫害,并在每月所谓的思想汇报上都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行,并在签名处每次都堂堂正正的写上“大法弟子”和自己的名字,恶警们每次对杜洪芳残酷的迫害,都让邪悟的人把她们写好的决裂书拿来让杜洪芳签字,杜洪芳不签,邪悟的人就一拥而上,把她摁倒在地,抓住她的手,就往决裂书上按了手印。杜洪芳说:“今天你们不把强迫我“摁手印”的决裂书还给我,我会用生命来捍卫大法的。”她们一看杜洪芳根本没动心,才把所谓强摁手印的“决裂书”书还给她,杜洪芳当时就撕了所谓摁手印的“决裂书”。

(四)一家三口再一次被绑架

2007年3月14日,杜洪芳和丈夫郭云庆与儿子郭锋任再次被吉林市龙潭区分局和江北分局国保大队、刑警队恶警绑架。杜洪芳与儿子郭锋任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杜洪芳绝食抗议, 遭到野蛮迫害性灌食,看守所恶警叫嚣:你这样过不了几天就可让你死。杜洪芳说:“我知道你们什么事都能做出来,但是不出三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被你们迫害死的。”后杜洪芳与儿子被取保候审,暂时释放。

释放后恶警并没有放松对杜洪芳的骚扰,到处查找她的下落,杜洪芳带着十二岁的儿子被迫流离失所,艰难度日。这样恶警还不算完,多次到杜洪芳亲人家中骚扰,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还给杜洪芳亲属家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让杜洪芳到公安接受所谓的“审查”。 杜洪芳与儿子被迫流落他乡。

(五)杜洪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2008年,杜洪芳再一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八年,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为了逼其放弃信仰,监狱利用关小号、上大挂、长期罚站,长期不让睡觉等迫害方式,使原本健康的杜洪芳已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

为逼迫转化,罚杜洪芳坐小板凳,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不准动一动,让刑事犯人看着,把小板凳仅剩下的一个小边放一个瓶子,稍微一动瓶子就掉在地上,她们就用脚踢。不转化有大小便不让上厕所,让憋着,还邪恶的说,你不是有神通吗?憋着,有一次要上厕所,她们不让去,憋了两天一宿,那个痛苦的滋味无法表达。就这样一直坐了三个多月,后来杜洪芳的腰疼的直不起来了,两腿象木棒一样,无知觉,两腿劈不开了。

长时间罚站,不让说话,说话就得让骂师父,有一次从早上八点站到晚上十一点,刑事犯人把带有师父照片的书往杜洪芳裤裆里塞,杜洪芳奋力阻止,一下子就晕倒在地。醒过来后,她们还诬陷说杜洪芳是装的,把杜洪芳的头拽过去用力往墙上撞,杜洪芳的裤子当时都尿湿了,后来硬是自己焐干的。

在监狱遭受了各种非人的待遇和残酷迫害后,原本善良、乐观、健康的杜洪芳已被迫害的精神几乎崩溃,成了脑血栓的症状。就是这样监狱也不放人,继续把杜洪芳送进医院进行所谓的治疗。2016年7月3日期满后才结束八年冤狱生活,回到家中,现在杜洪芳全身不好使,手拿不了东西。

三、儿子郭锋任被迫害经过

郭锋任1990年4月7日出生,1999年4月25日随母亲修炼,只上了小学三年级,就因父母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关押,被迫辍学。

1999年7月20日以后,因他们全家被迫害严重,父母多次被绑架关押,致使郭锋任有家不能回、有学不能上,十一、二岁就过上流浪生活,不能正常上学读书,在社会上遭受了各种欺凌、侮辱。

2007年3月14日,郭云庆、妻子杜洪芳与儿子郭锋任被以吉林市龙潭区分局和江北分局国保大队、刑警队恶警绑架,郭云庆被非法判刑十四年。杜洪芳与儿子郭锋任也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十二岁的郭锋任再次遭到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迫害。曾有恶警逼他骂师父,他不骂,就恐吓迫害,后郭锋任与母亲杜洪芳被取保候审,暂时释放。

因郭锋任家庭长期遭受迫害,他也被迫害放弃了修炼,现在四处以打工为生。

四、现夫妻二人又被停发退休金

2020年5月份,郭云庆户籍所在地--吉林市昌邑区延江街派出所和街道有关人员,多次到郭云庆和妻妹家进行骚扰,致使郭云庆家和妻子杜洪芳流离失所。

2020年6月份,郭云庆被吉林市人社局告知停发退休金;2020年7月份杜洪芳被吉林市人社局告知停发退休金。郭云庆7月份开始到吉林市人社局了解停发退休金的原因,人社局给出的答复是:凡是在监狱服过刑的退休人员,从1987年以前的工龄全都取消,从1987年以后在监狱服刑时间全部扣出,剩下的工作时间才算工龄,并按折算后的工龄发退休金,郭云庆是1976年参加工作的,取消了1987年以前的工龄11年,再加上被取消非法判刑14年,共计取消了25年工龄,所发退休金所剩无几;杜洪芳是1986年参加工作的,取消了1987年以前的工龄1年,再加上被非法判刑8年,共计取消了9年工龄,所发退休金也是所剩无几,就是这样2020年6月份郭云庆被吉林市人社局停发的退休金;2020年7月份杜洪芳被吉林市人社局停发的退休金现在仍被停发。

从1999年7月22日至2007年,郭云庆、杜洪芳夫妻二人还被吉林市昌邑区政法委和哈达湾派出所共勒索现金5000余元,2007年先后被吉林市龙潭区公安分局、江北分局抢走的现金大约共有十多万元,存折一个(里面有一万元钱),至今未归还。

现在杜洪芳的身体被迫害的整个身子、手、脚、腿都失去了知觉,大、小便失禁,不能说话,嘴角每天一直不停的流着口水,一天24小时下身都穿着尿不湿,以方便随时更换,更为严重的是:杜洪芳下身连裤子都不能穿,每天24小时下身都光着身子,因为身体被迫害严重,在夏天三伏天里,捂着厚被子有时还冷的瑟瑟发抖,大、小便完全拉尿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吃饭完全靠丈夫郭云庆喂,一顿饭要吃很长时间,有时还喷的哪都是。

2020年8月份的一天,丈夫郭云庆到吉林市社保局去办理退休金的事情时,因无其他人帮助照顾,只有杜洪芳一人在家,当时郭云庆把杜洪芳放在屋里面的门口,怕杜洪芳摔倒,还特意把杜洪芳固定在门中间,结果两个多小时丈夫郭云庆回来后,发现杜洪芳趴在地上,脑袋前还有一满盆水,如果郭云庆再晚回来一会,可能后果不堪设想。因杜洪芳摔倒趴在地上,造成大腿肌肉拉伤,很长时间腿都不能伸直,连郭云庆帮助她翻身都很费力。

目前郭云庆、杜洪芳夫妻二人生活艰难,无依无靠。孩子郭锋任因为有所谓的案底(因修炼法轮功,2007年与父母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连找工作都困难。郭云庆不但要每天照顾瘫痪在床的妻子杜洪芳,还要每天往返在家里与吉林市政府有关部门协商、解决退休金的问题。

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伸出援助之手,敦促有关部门帮助解决郭云庆、杜洪芳夫妻二人退休金的问题,早日结束对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这场残酷迫害。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17/吉林郭云庆、杜洪芳遭残酷迫害-现又被停发退休金-413894.html

2018-06-24: 吉林杜洪芳夫妻陷冤狱 年幼儿子流浪受欺凌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女士在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因她坚定信仰法轮大法,拒绝所谓的“转化”,在被非法关押的期间,受到残酷迫害。她的丈夫郭云庆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十四年,现在被关在公主岭监狱。他们的儿子因父母被非法关押,无人照管,十多岁就流浪,无法上学读书,遭受了各种欺侮。

杜洪芳女士,一九六二年出生,吉林市冶金建设公司服务公司工人,与丈夫郭云庆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

以下是杜洪芳自述多年来的遭遇:

我叫杜洪芳,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但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中,我们夫妻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几次被关进拘留和看守所迫害。我被劳教迫害两次,二零零八年又被判刑七年,丈夫被判刑十四年,至今仍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非法关押。我儿子十一、二岁就过上流浪生活,不能正常上学读书,在社会上遭受了各种欺侮、凌辱。

一、第一次被迫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全国媒体连续三天全部播放污蔑法轮功的报道,我心里非常难受。一九九九年八月份我去同修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非法拘留,最后把我押到看守所,看守所所长让我们背监规,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是犯人,因此我拒绝背监规,狱警就体罚我,叫我蹲墙边,从早晨六点一直蹲到晚上八点半,痛苦难忍,不让吃饭,原因是因我炼法轮功,在看守所迫害三十多天才放回家。

二、三次进京上访被迫害

1、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我和丈夫郭云庆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找旅店住上,就来一帮警察把我们带到北京办事处。第二天,吉林警察到办事处把我和丈夫郭云庆的钱给没收了,一共五百多元,把我们押到火车上,当到吉林站时,我们一下车时,七、八十警察等着我们,一下车就蜂拥而上,给我们录像、照相,在电视上播放,污蔑法轮功。后我们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2、一九九九年十月底,我和丈夫郭云庆再一次去北京上访,这次北京各道口封锁严密,我们没进去北京上访办,只好返回吉林市,刚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警察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迫害二十多天后放回家,丈夫郭云庆向警察讲法轮功真相,被送吉林市看守所继续迫害。我回家后,派出所警察,吉林市公安分局等到我妹妹家和我哥哥家骚扰,到处抓我,我有家不能归,几岁的儿子孤苦伶仃。

3、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和同修又一次进京上访,坐火车到抚顺站被绑架到抚顺派出所,当时我有三百元钱被抚顺警察收去,当天晚上吉林警察张寿冰来接我们,把我们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所长对我们看管很严厉,让刑事犯人打我们,有一个刑事犯人姓安当号长,我们炼功,号长和其他刑事犯人就一起上来打我们,所长还从别的监室凋过来两个犯人专门打我们。看守所有二张大床,南边刑事犯人住的地方就大,我们炼法轮功和后进来的人只有一小块地方,后进不管多少人就在一起挤着住,晚上睡觉就象上刑一样,立刀鱼,一动不能动,晚上起来站岗,回去就没地方躺下,白天坐板不让炼功。我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大夫每天迫害性灌食二次,灌的什么都有,玉米糊加大量的盐,一直灌食迫害二十多天,我被迫害的相当严重,难以支持,这次我被非法劳教。

三、在黑嘴子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

1、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我被绑架到劳教所四大队。我们早晨起来炼功,刑事犯人董辉手拿皮管子抽打我,打的我直流泪,最后狱警上来一帮人拿电棍电我们,有四大队管洗脑队长张桂梅,大队长关微等。电完后回去坐小板凳。后来就逼迫干活,从早晨六点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收工,每个人都有任务,完不成任务就继续干活,不让睡觉。

2、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因为我炼功,被警察于波狱警拿手铐吊在床头,用电棍电一阵,然后逼签字转化。我回答:我没有任何罪,不签字。于狱警转身出去,叫来二个刑事犯人,一进来就大骂、扇耳光,我的耳朵被打聋了。我绝食抗议,恶警用一个铁器把嘴撬开,嘴都被撬坏、用胶皮管从嘴中插入胃里,往里灌食。当时我呕吐不止,胃被盐水刺激得象火烧一样。

3、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劳教所四大队组织看电视,诬陷法轮功,强迫洗脑。全体法轮功学员都起来炼功,管理科长岳君首当其冲,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五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恶警把我绑在铁丝床上,手脚用皮带系在床边,由一名犯人摁头,开始灌食,这时恶警管理科长岳君手拿电棍象失控一样电我的脖子和全身,这时我的身体被电的都弹起来了,这样边电边灌食,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把我放下来时,我昏倒在地上。

4、同年十一月一日,大队长关微又把我找到管教室逼写决裂书。我不写,关就拿电棍电,然后让锋狱警把我关进小号,锋狱警把我的手用手铐扣在铁门栏杆上,我手被铐得周围都是泡。这个小号很长时间没人去了,满地是土,屋里爬满了老鼠,老鼠在我身上乱窜,爬遍了我的全身,我手肿的象馒头一样,在小号扣了我十三天,我的精神几乎崩溃,放回时手肿的已经不能握拳头了。由于我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加期迫害三百多天。

5、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我遭多个警察多次电击,有一次张桂梅把我叫到办公室,逼我转化,我坚决不从,她拿电棍电我,电完后说下午你再来,下午又把我叫去,问我经文的事,我说不知道,狱警张雪松拿起电棍就电我,张桂梅大骂我。我开始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大队长关微骂我无理取闹,拿起电棍又电了我很长时间,使我痛不欲生。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才从劳教所走出来。

四、被绑架迫害后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我去同修家,同修已被绑架,警察正在同修家蹲坑抓人,我再次被恶警绑架,把我拉到派出所(当时不知道是哪个派出所) 逼我说出同修,问资料是哪来的。我不说,一直审问到晚上八点多钟,把我交给了一个叫“法西斯”的恶警,我遭到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恶警把我绑在铁椅子上,扣住双手,拿塑料袋就捂头,捂好长时间才把塑料袋摘掉,再逼口供,然后再用塑料袋捂头。当时我被恶警捂的几乎窒息,眼前发黑,心脏就象要蹦出来一样,脸憋得很青。恶警象发疯一样,连续不断的捂三次到四次。然后送看守所迫害后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我被非法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同年七月,四大队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我说:法轮大法好,自焚事件是瞎编的,编好的镜头放出来的。第二天恶警刘志伟,把我叫去,拿起电棍就电,正在这时恶警队长张桂梅逼迫我吃药,一拳把我的嘴打出血来。

恶警张桂梅操纵犹大和恶警对我强制洗脑,整天整夜不让我睡觉,还强迫我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我坚决抵制迫害,并在每月所谓的思想汇报上都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行,并在签名处每次都写“大法弟子”和自己的名字,恶警们每次都对我残酷的迫害,让邪悟的人把她们写好的决裂书拿来让我签字,我不签,邪悟的人一拥而上,把我摁倒在地,抓住我的手,就往决裂书上按手印,我说今天不把决裂书给我撕了,我和你们没完,她们才把书给我,我哭着撕了。

五、一家三口再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五日,我和丈夫郭云庆与儿子郭锋印再次被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等恶警绑架,我与儿子郭锋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我绝食抗议,遭到迫害性灌食,看守所恶警叫嚣:你这样不过几天可让你死。我说:你们能做出来,但是不出三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你们迫害死的。十二岁的儿子郭锋印也遭到精神与肉体上的迫害。恶警逼他骂李洪志师父,他不骂,就恐吓迫害。后我与儿子被释放。丈夫郭云庆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被释放后不法警察并没有放松对我们的骚扰,到处查找我们,我带着十二岁的儿子流离失所,艰苦度日。这样警察还到我亲人家中骚扰,昌邑公安分局给我亲属家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让杜洪芳到公安接受所谓的“审查”。我与儿子被迫流落他乡。

五、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我再一次被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八年。

1、为逼迫转化,罚坐小板凳,从早上五点一直坐到晚上十一点,不准动一动,让刑事犯人看着,把小板凳仅剩下的一个小边放一个瓶子,稍微一动瓶子就掉在地上,她们就用脚踢我。不转化有大小便不让上厕所,让憋着,说,你不是有神通吗?憋着,有一次要解手,她们不让去,憋了两天一宿,那个痛苦的滋味无法表达。就这样一直坐了三个多月,后来我的腰疼的直不起来了,两腿象木棒一样,无知觉,两腿劈不开了。

2、长时间罚站,不让说话,说话就得让骂师父,有一次从早上八点站到晚上十一点,刑事犯人把带有我师父照片的书往我裤裆里!我奋力阻止,不让,由于思想压力太大,我一下就晕倒在地,醒过来,她们说我装的,把我的头拽过去用力往墙上撞,我的裤子都尿湿了,后来硬焐干。

3、在监狱遭受了各种非人的迫害,原本健康的我已被迫害的精神几乎崩溃,最后被迫害的半身手脚腿失去知觉,脑血栓的症状。这样也不放人,把我送进医院所谓的治疗迫害。期满后才放回家,现在我半身不好使,手拿不了东西。

以上简略的写了一下本人被迫害的事实经过。这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4/吉林杜洪芳夫妻陷冤狱-年幼儿子流浪受欺凌-370163.html

2010-09-10: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生命危险。杜洪芳在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八年,因她坚定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拒绝所谓的“转化”,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她丈夫郭云庆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被关在公主岭监狱。

杜洪芳,一九六二年出生,吉林市冶金建设公司服务公司工人。一家三口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中,与丈夫郭云庆多次被中共绑架、关押、劳教、判刑等,受尽了种种酷刑折磨。他们的儿子因父母被非法关押,无人照管,十一、二岁就过上流浪生活,不能正常上学读书,在社会上遭受了各种欺侮、凌辱。

据知情人讲,杜洪芳在吉林长春黑嘴子女劳教所曾被恶警将电棍插入阴道电击,迫害相当严重。

一、杜洪芳遭受的残忍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杜洪芳第一次进京上访,沿途受到各种非法盘查。一九九九年十月十日,杜洪芳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杜洪芳回来后,即刻再次进京,因北京各道口封锁严密,不许上访人员进京,只好返回吉林市,刚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恶警绑架到吉林市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一月,杜洪芳被非法刑拘数十日。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杜洪芳再次进京和平上访,在抚顺车站被绑架,送回吉林市被非法刑拘,二零零零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进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期间遭强行洗脑、各种酷刑,还被非法加期十个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杜洪芳被劫持在四大队,她继续炼功,被恶警于管教拿手铐吊在床头,用电棍电一阵,然后逼签字。杜洪芳回答:我没有任何罪错,不签字。恶警转身出去,进来2个犯人,一进来就扇耳光,还骂杜洪芳杜洪芳开始绝食,恶警用一个铁器把嘴撬开,胶皮管从嘴中插入胃里,往里灌食。当时她呕吐不止,胃被盐水刺激得火烧火燎。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四大队组织看电视洗脑。全体法轮功学员都起来炼功,管理科长岳君首当其冲,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五月十三日,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全体绝食,要求停止迫害。恶警把杜洪芳绑在铁丝床上,手脚用皮带系在床边,由一名犯人摁头,开始灌食,这时恶警管理科长岳君手拿电棍象失控一样电她的脖子和全身,这时杜洪芳的身体被电的都弹起来了。电完一阵,把皮带解开,杜洪芳下床走几步靠墙边,不一会儿,昏倒在地上。

同年十一月一日,恶警张桂梅又把杜洪芳找到管教室逼写决裂书。杜洪芳不写,张就拿电棍电,然后把杜洪芳关入了小号,把手和铁门栅栏铐在一起。这时杜洪芳的手被铐得周围都是泡,手肿的象个馒头一样,已经不能握拳头了。而且还有很多的老鼠在身上乱串,当时老鼠几乎爬遍了杜洪芳的全身。

由于杜洪芳不改变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加期迫害300多天。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二日,从劳教所走出来。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八日,杜洪芳再次被恶警绑架,遭恶警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恶警拿塑料袋就捂头,捂好长时间才把塑料袋摘掉,还逼口供,然后第二次又捂头。当时杜洪芳被恶警捂的都要窒息过去了,眼前发黑,心脏就象要蹦出来一样,脸憋得很青。恶警象发疯一样,连续不断的捂三次到四次。

随后,杜洪芳再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四日被非法关进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同年七月,四大队放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杜洪芳说:法轮大法好,自焚事件是瞎编的,编好的镜头放出来,大法弟子只是把镜头放慢了,让世人看清楚自焚过程中的很多疑点。第二天恶警刘志伟,把杜洪芳叫去,拿起电棍就电,正在这时恶警大队长张桂梅逼迫杜洪芳吃药,一拳把她的嘴打出血来。

恶警张桂梅操纵犹大和恶警对杜洪芳强制洗脑,整天整夜不让她休息,还强迫她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杜洪芳坚决抵制对她的迫害,并在每月所谓的思想汇报上都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行,并在签名处每次都写“大法弟子”和自己的名字,恶警们每次月末都对她电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杜洪芳、郭云庆与儿子郭凤卿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杜洪芳与儿子郭风卿后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杜洪芳绝食抗议,遭到迫害性灌食,看守所恶警叫嚣:你这样不过几天可让你死。杜洪芳回言:“你们能做出来,但是不出三天全世界都知道是你们迫害死的。”十二岁的儿子郭风卿也遭到精神与肉体上的迫害。后杜洪芳与儿子被释放。郭云庆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被释放后不法警察并没有放松对他们的骚扰,到处查找他们,到杜洪芳亲人家中骚扰,最近昌邑公安分局给杜洪芳亲属家一张通缉令,上面写着让杜洪芳到公安接受所谓的“审查”。杜洪芳与儿子被迫流落他乡。

杜洪芳自二零零八年七月被恶警绑架后,最初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后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恶党对杜洪芳的非法审判没有通知她家的任何人。

二、丈夫遭受的残忍迫害

杜洪芳的丈夫郭云庆于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第二次进京上访,十月十日被北京市公安局三间房派出所和吉林市公安局在北京市绑架,劫持到吉林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一夜,并遭强行非法搜身,第二天送回吉林市,同车送回的还有其他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一到吉林站就被早已等候的上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强行给每个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并强行录像。当时吉林市电视台和《江城日报》报社配合邪恶的公安部门对法轮功学员的合法上访进行造谣诬陷,并在当地电视台播放和报纸上刊载。接着郭云庆被吉林市昌邑区延江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郭云庆即刻再次进京和平上访,因北京市严密封锁各进京路口,不准上访的人进京,郭云庆只好返回吉林市,刚一进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恶警再次绑架,非法刑拘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被吉林市公安局非法逮捕,关押在吉林市第一看守所,四个多月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无罪释放。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郭云庆第四次进京和平请愿,十月一日上午八时许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五米多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就冲上来几十名恶警把郭云庆团团围住,疯狂毒打,恶警当时已人性全无,不但十几人对郭云庆拳打脚踢,还有人从袖口中抽出长条形铁器照着郭云庆的头部猛击数十下。当时郭云庆满头、满身都是鲜血,浑身衣裤都被鲜血染红,当场昏死了过去,后在昏迷中被几名恶警抬到了北京前门派出所。当晚为了逃脱责任,前门派出所的几名恶警趁天黑无人看见之时,把一直处于昏迷状况中的郭云庆扔到无人看见的地方后逃之夭夭。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八日,郭云庆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时,被吉林市昌邑区文庙派出所绑架,昌邑区公安分局的恶首、保卫科科长都兴泽下令对郭云庆当场严刑逼供,把郭云庆左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几个恶警拽着郭云庆的两个脚脖子使劲的来回悠,长达二十多分钟,郭云庆当时疼得晕了过去。至今郭云庆的左手中指伸缩都非常困难。恶警们还用芥末面抹在郭云庆的眼睛和鼻子上,用过各种酷刑之后半夜时分把郭云庆关进拘留所。十四天后郭云庆被非法转为刑拘,关押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接着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吉林市劳教所。在劳教所,郭云庆被强制洗脑,并受到了各种各样的体罚等等,恶警因郭云庆坚持修炼大法,于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七日将他转移到了辽源市劳教所强行洗脑,施以各种折磨,郭云庆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释放。

郭云庆出狱后,吉林市昌邑区哈达湾派出所恶警张寿滨等人在多次抓捕郭云庆未果的情况下,又几次到郭云庆妻哥和妻妹家骚扰,并对郭云庆十二岁的儿子进行跟踪、骚扰等,致使郭云庆的儿子有学不能上,有家不能归,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郭云庆、杜洪芳与儿子郭凤卿再次被以吉林市昌邑分局国保大队都兴泽为首的恶警绑架,被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警犬基地。在警犬基地,郭云庆遭到国保恶警的毒打和酷刑折磨,几次昏死过去,恶警还不肯罢休,反复刑讯逼供,郭云庆被迫害的不能走路。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吉林市昌邑区邪党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对大法弟子郭云庆非法判刑十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0/229443.html

2010-08-31: 法轮功学员杜洪芳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生命危险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女子监狱(2008年被非法判刑8年),因其坚定信仰拒绝转化,在被非法关押的一年多时间里被迫害的极其严重,现已面临生命危险,其丈夫郭云庆被非法判刑14年,关押在公主岭监狱,其妹妹曾前去探视,但被拒绝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31/229047.html

2009-01-09: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杜洪芳自二零零八年七月被恶警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目前据同期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曝光,杜洪芳被邪党非法判刑八年,已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恶党对杜洪芳的非法审判没有通知她家的任何人。

杜洪芳的丈夫郭云庆几年前被邪党非法判刑十四年、非法关押在公主岭监狱。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9/193249.html

2008-12-20: 吉林市大法弟子杜洪芳下落不明
吉林市大法弟子杜洪芳7月14日被绑架,一直在吉林市第三看守所遭受迫害。12月16日家人去送棉衣,在电脑找说人已放回家了。家属根本没有看到,12月18日家人又去看守所要看人,他们不给答复了。现在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0/191920.html

2008-08-23: 吉林市大法弟子侯春香、牛艳红遭绑架后受逼供
吉林市大法弟子侯春香、牛艳红7月12日被吉林市哈达弯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行凶逼供。恶警把侯春香打昏后,踩着肚子往鼻孔、耳孔、眼睛、嘴里灌水、灌芥末面,把她们脸都打青了,脸、嘴都被打坏了,逼迫牛艳红说出别人,不说就灌芥末面。她们都被关押在吉林市三看一个多月了。杜洪芳在看守所绝食很长时间了,身体不佳,已一个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3/184611.html

2008-07-15: 吉林市大法弟子杨淑华和妹妹及大法弟子杜洪芳被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二日中午十二时三十分左右,吉林市船营区刑警三中队的恶警在吉林市船营区庆丰小区将大法弟子杨淑华和妹妹及大法弟子杜洪芳绑架。

近日吉林市610,公安等借传递奥运火炬骚扰和绑架大法弟子,并预谋在吉林市龙潭区附近的避暑山庄非法办所谓的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0.html

2007-06-06: 吉林市王敏丽被灌芥末油,郭云庆遭恶警毒打致昏迷
吉林市三月份多名大法弟子被邪恶之徒绑架。其中,杜洪芳,绝食反迫害,坚决抵制野蛮灌食(据消息说,都是带到吉林市警犬训练基地進行迫害性野蛮灌食),邪恶欲将其送劳教被拒收,已于两个月前正念闯出,她的儿子也已回到家中。

王敏丽被灌芥末油,被迫害的很严重,现已无法直立行走,需要有人搀扶。郭云庆也遭到恶警的毒打致昏迷多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6/156371.html

2007-03-25: 吉林市前几日被绑架大法弟子姓名
吉林市前几日被绑架大法弟子姓名:武键英、张秀芝、张淑华、张淑兰、杜洪芳、郭云庆、郭风卿、谢林、金三州、王敏丽、小吴、何氏夫妇二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6/151540.html

2007-03-22: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等被绑架
吉林市大法弟子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夫妻)和儿子一起被绑架。其中王敏丽、郭云庆、杜洪芳都被劳教过,儿子因炼法轮功被开除学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2/151255.html

2007-03-18: 吉林市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3月14、15日,吉林市国保大队、公安局及下属各单位将大法弟子张淑兰、张淑华、郭云庆、郭凤印、杜洪芳、王敏丽、武剑英多位大法弟子绑架,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张淑华、郭凤印、杜洪芳等人15日被关押在兴城派出所。

大约3月14、15日二五零厂住宅有两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12.html

2004-11-11: 我叫杜洪芳,家住吉林市昌邑区,是1999年4月25日以后有幸得大法的。
2004年6月18日我两年期满,恶警多次找我谈话,逼迫我写保证书,放我回家。我不写保证书,恶警就要给我加期。我回答:没有任何保证。后来恶警又给我加期30天,这次一共被加期40天。我被非法劳教要到期时,恶警刘志伟找我谈话时要求我别给上网揭露劳教所恶警的丑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1/88888.html

2004-08-25: 大法学员杜洪芳,吉林市学员。她被迫害多次,99年被抓,劳教1年,因不决裂,加期一年,回家后于2002年6月18日再次被抓,这次是两年,到期后,因不决裂,不写证(甚么所谓的不串联,不违犯国家法律),所以恶警不放。她做得很好,就是不写,管教大队长没办法,在刘晓曼正念走出劳教所这件事对邪恶震慑很大,多押40天后,没通知家里,告诉杜洪芳说家没人,27日吃午饭时又告诉杜洪芳:给你嫂子打通电话了,明天接你,可是这伙邪恶之徒们是用劳教所车送的(用劳教所车送就不知道送哪去了),我们在6楼厕所亲眼看到刘志伟送到车那,刘转身回队,3天后说不知道610接杜洪芳回家没有,这是他们骗人的惯用手法,她们还利用犯人,用减期做诱饵,告诉她们减期10天、20天,可到头来却没有。在这种骗局下,犯人觉得法轮功人都很好,劝我们:“让干啥就干啥,何必被电,受罪不值”。我们告诉她们修炼难,但必须按真善忍做人,否则不是真修,她们也越来越理解我们大法学员不一样了。有比较好的犯人开始帮助我们了。

2004-07-17: 大法弟子杜吉林市大法弟子杜洪芳,99年被抓,被非法劳教1年,因坚持修炼,被加期一年,回家后于2002年6月18日再次被抓,这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到期后,因坚持修炼,不写保证,被继续非法关押不放。管教大队长没办法,在刘晓曼正念走出劳教所这件事对邪恶震慑很大,多押40天后,没通知家里,告诉杜洪芳说家没人,27日吃午饭时又告诉杜洪芳:给你嫂子打通电话了,明天接你。可是这伙邪恶们是用劳教所车拉她走的,不知道送哪去了。有学员在6楼厕所亲眼看到刘志伟管教送杜洪芳到车边,刘转身回队,3天后说不知道610接杜洪芳回家没有,这是他们骗人的惯用手法。

洪芳每次面对邪恶的迫害,都正念進行抵制。并积极主动制止恶人继续犯罪,讲清真像。现杜洪芳因不放弃信仰已被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非法超期关押14天,她家中还有十几岁的孩子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7/17/79592.html

2003-11-08: 2002年7月吉林市大法弟子杜洪芳被吉林市公安局非法抓捕用尽各种酷刑后,非法判劳教两年,关押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杜洪芳被非法关押到四大队二小队。以恶警大队长张桂梅为首的指挥操纵下,犹大和恶警对她進行强制洗脑,整天整夜不让休息,强迫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和书籍。杜洪芳坚决抵制,并在每月所谓的思想汇报上都揭露江泽民犯罪集团的罪行,并在签名处每次都写“大法弟子”和自己的名字,恶警们每次月末都对她电刑折磨。

为了完成江××的犯罪指令,劳教所内规定所谓“转化率”必须达到90%,恶警们为了完成指标,邀功请赏,在恶警张桂梅的指使下,7、8名恶警对坚强不屈的大法弟子杜洪芳用酷刑,无效后开始采取更加卑鄙的手段,把事先写好的决裂书让杜洪芳签字,遭到她断然拒绝。这时7、8个恶警一拥而上按倒她,有的按胳膊、有的按腿,还有两人拽着她不能动的手,强行在“决裂书”上按了手印。这个场面简直真是当代的“黄世仁”的再现,这就是人权恶棍江××在国际上一直厚颜无耻地称“现在是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时期”的真实表现,有很多所谓不炼功的保证书就是在这种残酷迫害下、肆意造假中出炉的。

大法弟子杜洪芳面对邪恶的迫害,正念進行抵制,她告诉恶警们:大法就是我生命,你们用甚么办法都改变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决心。并积极主动制止恶人继续犯罪,讲清真相。面对她的正义之举,四大队张桂梅等恶警十分恐惧,只好把强迫按手印的“决裂书”还给她,恶警张桂梅还央求她以后在写思想汇报,签名就行,不用写大法弟子,遭杜洪芳坚决抵制。

2003-09-09: 在四大队二小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杜红芳因坚修大法,不向恶警写任何保证书,并且在思想汇报中向警察们洪法,并且在签名时堂堂正正地签的都是“大法弟子”,因此被恶警张桂梅长时间电棍电击。据确切消息,杜红芳在每个月的月末都因向恶警恶徒们讲真像被长时间电棍电击。无论在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都承受着世人难以想像的双重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2/2/66376.html

2003-07-06: 杜洪芳:女,43岁,居住在吉林市哈达湾矿建家属区,于1999年12月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坚修大法加期1年,2002年9月,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年,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小队遭到恶警们的毒打,恶警刘志伟每天早上用电棍击打杜洪芳,还在墙上写了诽谤的话逼迫杜洪芳面壁罚站,连续7天不让住杜洪芳睡觉。现杜洪芳还被非法关押中。

2003-03-01: 杜洪芳,女,40多岁,吉林省吉林市工人。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两次。第一次,因坚持信仰被无理加期一年.2002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里。

2003-02-17: 1999年7月22日第一次進京上访,沿途受尽各种非法盘查,1999年10月10日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绑架拘留15天,放回后即刻再次進京,因北京各道口封锁严密,不许上访人员進京,只好返回吉林市,刚進家门就被一直蹲坑的恶警再次绑架到吉林市洗脑班。2000年1月又被非法刑拘数十日后放回,2000年2月份因再次進京和平上访,在抚顺车站被绑架,送回吉林市被非法刑拘,2000年3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到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被强行洗脑,受尽了各种体罚和酷刑,因坚持修炼被加期10个月后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2002年5月份又被吉林省公安局昌邑区分局绑架,在昌邑区公安局期间遭受毒打和各种酷刑,接着又被非法判劳教二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17/44717.html

2002-10-05: 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并勾结央视欺骗公众
四大队金敏就因坚修法轮功,恶警连续半个多月不让她睡觉,她好几次被关進小号,这样还经常遭毒打。恶警还觉得不够狠,又把她绑在死人床上长达数日。还有何华、杜红方、朱鹅、李淑影、王秀兰、吴秀琴等人,几乎每天都遭到毒打。恶警还用专人看管她们,不许家属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5/37544.html

2001-11-18:大法弟子杜洪芳于2000年3月1日進京去上访,途中被抓,被非法判劳教一年,执行期限从2000年3月3日起至2001年3月2日止。在狱中大法弟子杜洪芳承受了小号、电棍等各种各样的酷刑,但坚修大法的心不变。她现已被无故超期关押9个月仍不放人,她丈夫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劳教刚刚期满放回。在她们夫妇二人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只剩下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无人照料,只好在亲戚、朋友家东住几天,西住几天。

吉林 昌邑区(自来水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0-10-14:
昌邑区东局子街道 王书记 电话:13009182019
锦东社区 吴主任 电话:13196223117

2020-09-10: 吉林市昌邑区东大滩派出所 邮编 132001  
电话 0432-2483206 0432-2456438
片警 许春

吉林市昌邑区通江街派出所 邮编 132001  
电话 0432-2774957  
片警 俎金财

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道
书记 柴昶  副书记 李庆芝  干事 杨紫烟
电话 0432-2579669 0432-2577263

一、 吉林省吉林市自来水公司
地址:吉林省吉林市桃源路108号(邮编132011/区号0432)
传真:2025644
总机:2032778 2032779 2032780 2032781
1、 总经理兼党委书记:李地(音)办2083063;宅2060571
2、原党委书记(现任副经理):吕小臣;办2025236;宅2447493
3、组织部长:李庄(女)(主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
办公室电话:2032778(总机转)6219 宅2459882
李庄爱人:张加利是自来水二次供水办主任;办2022616;手13904417981

二、 附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东局子街道参与迫害(邮编132001):
1、 党委书记:柴昶;办公室电话:2579669
2、 副书记:李庆芝(女)(主要迫害法轮功的);办2579669 2578068
3、 综合治理办公室:陈铁、杨紫烟(女);办2577263 2577631

2020-08-20: 长春路派出所电话:0432-63055110 邮编 132012
长春路派出所所长 杨少秋
副所长 孙东峰
副所长 刘国
办案人 王权 电话 13644470021
直接参与警察 张瀚午,李斌,王警察

2020-08-19: 昌邑区通江街湘潭社区副主任:张琦 电话(更改后) 043262774989 1394427140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9-05: 吉林市大法弟子郭云庆一家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5/16213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