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绵阳市(川北) >> 米涛(米桃),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绵阳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1-29
案例分类: 劳教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12-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恶警策划了一套残忍的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

从一开始入所,进入二中队就关进不同的单间舍房,由四个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夜里一点、二点、三点……答应写三书的就十二点睡,不答应的由包夹说了算。警察们用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做上下蹲……动作很多,反正让人受不了,汗水湿透了也不准脱,又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下来又再穿,汗水一层层往下掉,跳蚤长满一身;在舍房坐着不准随便动,拿个杯子喝口水都要向包夹打报告,一切来源断绝,卫生纸都是找有的包夹要的,一次只用一小块,一切都受严格约束;每天除解手三次都与外界隔绝,吃饭都由包夹端到舍房,饭不能多吃,水不能多喝,大便很干燥,尿也成稠,解手都很痛苦,有很多时间刚脱下裤子就被包夹连喊带拖走了,包夹人员不给法轮功学员解手需要的时间。

每天每间房门都是关了的,门上的玻璃都用纸糊了。除了几个帮教人员几乎没有其他人,如果还是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毒打,还强迫读诽谤大法和骂大法师父的书。

法轮功学员有时见面,恶警们都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互相帮助,有的法轮功学员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下身穿两条单裤子,都没人敢送,就是送了包夹也要挡回来。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法轮功学员入所先到六大队一中队(入所队),三个月后下到六大队二中队,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强制刚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劳教所有很多邪恶的包夹人员,也有很多邪恶的警察,如:赵玉,原管教又任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后任九大队大队长,这几年来他最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吕春杉(巴中市平昌县人)、陆志勇(阿坝州人)、屈真兴(遂宁人)……

六大队二中队(专管中队)管教的张小刚(副中队长)(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已调七大队)、杨警,他俩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是出谋划策的主谋。张小刚的罪恶之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迹,他执法犯法,以权害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在中队巷道集合时当着一百多人用棒子将法轮功学员米桃(大学生,一米八三的个子,绵阳人)猛打倒在地,又叫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拖进会议室被沈锐管教殴打,直到休克才停手。他们害怕不好交差,赶紧叫了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抬到了医院抢救。

张小刚伙同杨警使用残忍的手段在七、八月份大热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穿军大衣,戴口罩,还戴手铐、戴头盔,睡觉也如此,一个多月没离开过身,哪里痒得钻心难受都不准抠一下,几个包夹人员轮换监守,这种残忍的手段就连值夜班的许管教都不忍心,他说怕不怕中暑啊!孟华龙被关单间,电棒电、警棒打的是经常的事,还被加期三个多月。

遭遇张小刚的电棒、戴手铐、戴头盔、不准睡觉的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庆森、陆志勇、吕春杉、邹国平、王仁伟、梁宗林……

管教补静(或补俊)二零零七年已调成都市,二零零七年以前他在中队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是几年来较冷的一个冬天,他用冷水往法轮功学员谢兴禄(攀枝花大理县人)头上淋,谢兴禄全身湿透。谢兴禄二零零五年入所没有行李,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穿两条单裤子,秋裤都没有。他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经常被关单间折磨,常被恶警拖出去电烧。

张伟庭也是残暴的恶警,二零零七年从三大队调到六大队二中队。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调到六大队一中队,在这一年时间他残暴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邹国平(眉山市东坡区人),他叫几个包夹人员把邹国平按倒在地强行扒光裤子,用一根又一根的电棍往邹国平的头部、嘴巴、小腹、及全身一次又一次猛烧,用棒子猛打,直到他自己满头大汗休息后又猛烧他还不罢手。邹国平后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而管教游宁则是表面伪善,他用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写“三书”。

包夹人员刘德志是三台县人,凶狠的用腿顶法轮功学员罗庆森(宜宾市卢州人)腋窝、两脚把他顶倒在地。刘德志包夹过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吃尽了苦头的,不挨打就挨骂。罗庆森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后又被六大队三中队迫害又转到七大队一中队被迫害,还被非法加期。

包夹人员黄森林是南充市人,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尽了他的折磨,他用拳头打法轮功学员邹国平,还叫李红军(舍长)用军大衣蒙上打、踢他,他说是上面交代的。

吉林省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徐洪玉,被新华劳教所残酷的折磨得倒下,不能活动。五十多个小时不能进食,也没有大小便,人也完全被电得变形,只是奄奄一息。他的房门紧闭,人们是从门玻璃看见他,很多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都痛心的流下眼泪,以为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他用坚定的信念站了起来,也是经常受折磨。

阿坝州的法轮功学员陆志勇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当时他也被折磨得人们以为他挺不过来,后被六大队三中队和九大队二中队再到七大队一中队迫害,他受尽了煎熬和痛苦,还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巴中市平昌县的法轮功学员吕春杉也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还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非法加期的也很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4.html

2008-08-25: 酷暑下的折磨
年近6旬的德阳市大法弟子孟华龙从2005年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期间被扎绳、电棍折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被强行戴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套二件棉大衣。

2005年7月2日上午,大法弟子孟华龙(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在耐火材料厂菜市上给人讲大法真相,两“协管”打电话叫来德阳市610人员冯奇。冯奇伙同工农桥派出所(也叫金山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孟华龙非法铐住,绑架至德阳市旌阳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至今。

12 月2日,新华劳教所对拒绝戴劳教牌的大法弟子罗庆生、米涛、邹国平、吕春杉、吴兴东、田旭等人反剪双手在台上批斗折磨,恶警赵泽勇(该所副所长)公开诬蔑大法。大法弟子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行恶,被该所护卫队恶警毛林等人扎绳子、电警棍折磨,其中恶警何源等人直接指使参与了此事。

2007 年8月17日上午,恶警赵永明在台上公开诬蔑大法并挑起事端,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予以抵制,被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刑事犯扯脚拽手捂嘴抬离会场,非法禁闭隔离。几个刑事犯在恶警的指使下用二件棉大衣强行套在孟华龙身上长达10个小时左右,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还被强行戴着一个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一个年近6旬的老人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在长达1个多月的隔离折磨期,恶警不准孟华龙洗澡、洗漱、换洗衣被,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汗臭味,每天几个刑事犯轮番用残酷的方式折磨摧残,睡很少的觉,吃最差的烂菜食物,导致孟华龙下肢浮肿、胸闷、气短、腿脚抽筋。

同年10月,该所恶警还勾结德阳市邪恶610办公室和耐火材料厂邪恶党委停发了孟华龙的退休金,致使其家人生活陷入困境。

孟华龙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新华劳教所,时刻都要面对被强加的身体、精神、生活等方面的非人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33.html

2007-03-13: 四川新华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从2006年1月24日起,新华劳教所内有部份从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学员,纷纷以书面或公开的口头方式发表了严正声明,表示从新修炼大法。

大法弟子抓住每个机会,向狱警、包夹犯人讲真相,公开销毁邪恶宣传画报、打烂邪恶诋毁大法的牌板、擦除邪恶的板报,还有的大法弟子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恶警原定的半年一次对大法的公开诽谤会更是无人参加。于是恶警恼羞成怒,对大法弟子实施了更非人的迫害。他们以召开冬季整训大会为名,副所长赵泽勇公然宣布要用暴力惩处一批大法弟子,当时被恶警推出的有罗庆生、吴兴东、米涛、吕春衫、周国平、李文全、孟化龙,这些大法弟子毫无惧色,他们口呼“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后全场大法弟子也高呼口号,声音在会场每个角落回荡,久不停歇。恶人赵泽勇及法制科、宣传科、保卫科等一伙歹徒顿时气的脸发黑,浑身发抖。这时台前戴钢盔的护卫两人一组的把法轮功弟子的手强行反绑上了后脑。罗庆生、吴兴东、米涛、吕春衫被非法延期,周国平、李文全、孟化龙被非法延期、严管。

恶警为了加大迫害的力度,从所部、大队中下派干部到六中队、二中队(所谓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中队)协助迫害,连晚上都要增加警员来防守。他们开口闭口都是强制执行、严格管理、着重打击,把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措施方法一概列为队规队纪,动不动就指使包夹把大法弟子拖到小室秘密重刑迫害。有的长时间不让睡觉,有的不准放风见天,有的长时间站军姿(稍微一动就是拳打脚踢),有的长时间不让大法弟子解手,憋不住的还要被毒打。恶警还在卷子上布置攻击大法的题目,法轮功学员不做就被延期、严管。

恶警采用的迫害方法还有:用铁钉、笔尖戳脸和脖子,罚跪凳子、吐口水、打耳光、烟头烫、戴手铐、捆警绳、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击。大队长苏欣、中队长张小明、恶警朴静、沈锐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还当着全体大法学员的面骂大法,还扬言:“打了你们又怎样,你们越告我越要升官、涨工资。”

恶警对坚定的大法的弟子恨的要死,而又怕的要命。原籍安徽阜阳市鹿池县的大法弟子陆智勇,原是四川省黑水县最佳警察,政法学院的优秀生,身材高大魁梧,自被关押以来,一直不配合邪恶,不报数、不穿队服、不唱队歌、不做考试题,被恶警多次延期处罚,恶警曾唆使包夹把他强行推翻在地,抬出中队隐藏到很难知晓的地方进行秘密封闭迫害。

这次在临近开暴力迫害会的前半月,恶警将陆智勇用麻醉剂搞倒,恶警护卫队、包夹十几人用床单将他包裹住抬出监狱,不知去向、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3/150691.html

2006-10-22: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纪实
新华劳教所有个6-2严管中队,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到那里即刻被安排3至5名包夹单独关闭。因为邪恶害怕曝光,就指使包夹对单独关闭的大法弟子强制体罚,人格侮辱,殴打强迫写所谓“三书”,强迫接受他们诋毁大法的言论。

大法弟子晚上12点才睡觉,早上不到6点就被叫醒开始新的一天折磨(大法弟子陈明50多岁,长达半年每天只睡2或3个小时)。恶警每天向包夹询问目的是否到达。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看结果。如果结果不满意,则对包夹辱骂,威胁恐吓。包夹与大法弟子相处无冤无仇,但是很多就因此昧着良心使尽各种下流、卑鄙、残忍的手段对坚定信念的大法弟子进行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包夹们随时开会学习讨论如何对付大法弟子,互相交流甚至直接由恶警支招或者提示他们如何放开手脚做,而不用担心什么“违法”、违反“规章制度”而受到惩罚,致使行恶之徒可以毫无顾忌的叫嚣,他们是“协助”警官做“管理”工作,对大法弟子的体罚折磨是警官安排的。他们替警官来执行。有了这些恶警支持和默许,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更加有恃无恐。

部份包夹不愿昧良心折磨大法弟子,在中队就会受到排挤和打压。随时可能被处罚、扣分,做脏活、累活或者找个理由送严管队。恶警的目的就是:不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就和大法弟子一起受罪。有些包夹受不了,打报告想调队到其它中队,苦些累些也不愿在6-2严管中队,心情如此压抑随时担心被恶人折磨。结果被告知要想走,就送严管队去严管。结果他们敢怒不敢言,大骂恶警无耻,卑鄙。

恶警自知所作所为世人憎恶,国法、天理不容,表面上大讲文明,规范执法,不体罚、殴打、折磨学员,背地里则干尽坏事。如果有人到监区参观,马上就将本来被单独关闭受包夹折磨的大法弟子转移到办公室,或者其他舍房,或者其他中队。以防世人看见其邪恶行为。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到2个包夹24小时跟踪,有些甚至3到5个。一切言行都要先请示包夹,允许才行。甚至喝水,吐痰等这种事也要由包夹决定,只要包夹不满意就可以随意刁难。有些大法弟子被折磨不准上厕所,屎尿就拉在裤子里。

恶警为了对付坚定的大法弟子,甚至恶意安排恶徒寻找理由制造事端,大法弟子陆智勇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被长期隔离严管,多次受恶警虐待折磨。恶警对其一直怀恨在心,想尽各种办法制造各种借口折磨处罚他。2005年4月30日晚六大队恶警在6-2教室开惩处会。突然教室后的陆智勇被几个包夹按翻在地上并且踢打。而周围在场的管教目睹这一切却无人制止。后来陆智勇旁边的米涛站在原地制止恶徒,吼道:“不准打人”,结果马上被另外几个身旁的包夹按翻在地,捏住嘴鼻拖至办公室。恶警指使包夹对陆、米使用的虐待方式:捆警绳。中队领导李昌君、张小刚当着其他管教和包夹面说:“谁打人了,谁是证人?把证人找出来。我有很多证人,证明你们在教室闹事。破坏纪律。”

事后恶警安排包夹写证词说陆,米在教室呼口号,故意破坏改造秩序,加期处罚,而写证词的包夹每人减期2天。恶警李,张等还威胁大法弟子,扬言打你又怎样,这就是现实,强制机关就是强制手段。

驻所检查室形同虚设。检举箱被恶警、安排包夹24小时轮流值班看守,而且大法弟子被包夹时刻跟踪,身上也没有纸笔,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检举信能投进去。而且驻所检查人员根本就和劳教所恶警是一丘之貉。坚定大法弟子只要不写所谓“三书”就长期受到各种折磨和摧残,而这些情况驻所检查人员是从来不过问。每两、三个礼拜,所有人员都关在舍房,检查人员在恶警陪同从门岗走到尾岗到检举箱看看有没有东西,然后从尾岗走到门岗离开,3分钟内在监区消失。就算明明看见、知道邪恶的所作所为,也是装聋作哑甚至替邪恶帮腔掩盖罪行。

2005年12月2日,罗庆森、吕春衫、吴兴东、米涛、李文泉、周国平、田旭等几个大法弟子由于长期受到邪恶迫害及不公正对待,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拒绝接受体罚折磨,受到恶警召开大会惩处。大会上驻所检察官员当着所有大会人员公开叫嚣“你们是犯了法在这里,这里是国家强制机关,强制机关就是要有强制措施。教育改造你们认罪认错。劳教所对你们的处罚不是体罚,强调这不是体罚,这是处罚。”会后对以上大法弟子,捆警绳、电击、关禁闭,恶警或指使包夹殴打折磨,人格侮辱等。还有多位大法弟子被关押期满因为拒绝按邪恶要求写“满教总结”,被依此为借口非法超期关押,限制人身自由长达7-8个月,关押期间长期迫害。

恶警自知理亏,自知这一切所作所为是违法乱纪,欺上瞒下,有时会坦言:因为要吃饭,因为要生活,上级有命令,有所谓“转化”指标必须完成,明知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强制人心,但是完不成没有成绩,没有钱,不能提干等,就算是假东西也要做给上面看。他们就是这么“现实”,只要谁给口饭吃,不讲什么道理、良知。认为现在共产党有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却不知天灭中共恶党在即。他们完全无视国法、宪法、基本人权,对人身自由、生命随意践踏。由此可见恶党当着老百姓宣扬一套,弄虚作假,背地里却是系统地,有目的地毫无顾忌地对大法弟子虐待、折磨迫害。充分展示了其宣扬的依法治国,文明执法等纯粹是欺世盗名的谎言而迫害善良,泯灭良知,丧失人性才是其真正的邪教本性。

罗庆森(四川泸州人)、陆智勇(四川阿坝州警察),因坚定正念反抗迫害,长期被关禁闭,隔离严管体罚虐待,多次被恶徒捆警绳,电击警棍殴打,强制灌食等,被迫害的多次住院。吕春衫,吴兴东,陈明,曾学文,王国才,古国兴,胡彪,米涛,陶渊,田旭,黄昌东,周国平,李文泉,孟华龙,魏凤鸣等长期被严管甚至被捆警绳、电击等。

2005年期间被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宋金应,曾泰,曾子太,徐洪玉,张平安,吴天从,杨洋,杨跃富,张德元,谢兴凯,谢兴禄,谈万全,廖邦贵,张耀,蒋和平,欧正乐,蒋光富,刘福民,刘生才,贾德贵,梁六珍等。

当时的恶警有:赵则勇,魏则,黄明,苏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张小刚,杨警,朴静,沈锐,杨兵。

邪恶的体罚方式: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座:巴掌大小板凳(严管凳),凳面10平房厘米,高10厘米,双腿闭拢脚后跟考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站军姿从早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68.html

2006-01-31: 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李文全、米涛
2005年12月2日,绵阳新华劳教所开大会,对大法弟子加重迫害。当晚六大队二中队巷道集合时,法轮功学员李文全、米涛不参加报数。两人被护卫队和劳教强行拖出迫害,邪恶想强行米涛跪下,但没有得逞。李文全回来时眼眶被打开裂、打乌。当晚,二中队中队长杜树洪当大家的面对包夹人员说:对这些人(指大法弟子)就是要打,表现好的可以奖励。本来,劳教所的包夹制度就是极其不合理的,而作为中队长的杜树洪公开唆使劳教包夹人员殴打大法弟子,更是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19861.html

2005-11-29: 众所周知,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现就几个大法弟子近来被迫害的情况揭露如下:

四川彭山县大法弟子邓健刚,在 2002年12月底被恶警赵瑜等打断肋骨几根,打残左腿,打聋左耳,还让他穿单裤在雨雪中长时间站军姿。2004年8月恶警付卫东毒打邓健刚,并扬言要再打伤他右腿,打聋他右耳。2005年10月,恶警蒋劲松恐吓邓健刚,说:“全国13亿人,少你一个不算什么”。

四川峨眉山市的大法弟子李文全,在2005年10月,被恶警蒋劲松逼得小便失禁。

四川峨眉山市大法弟子申学文、邹国平和四川射洪县的大法弟子陈明,在2005年7月期间,被恶警杨警、张小刚、蒋劲松等强迫长时间坐军姿、站军姿、蹲军姿、晒太阳、在烈日下长时间训练,并且不准他们洗手、擦身子、换衣服、洗衣服、洗澡,每天穿着汗透的湿臭衣服,不准喝水,并威逼、唆使、胁迫、利诱普通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行恶。

四川阿坝自治州的大法弟子陆智勇,在2005年10月4日,被恶警沈锐毒打,胸部受伤。此前陆智勇还多次被电击、被绳捆。

四川泸州市的大法弟子罗庆森,因护法、避免众生受毒害,备受恶警何源、张小刚、补静、杨警等折磨。经常被打、骂、体罚,被捆、被电击,不让睡床而睡在潮湿的地上,减少睡眠时间,大热天的还整天被扣上安全帽、穿上棉袄,戴着手铐吃饭睡觉,长时间站军姿,三伏天在烈日下长跑……

被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泸州市的魏凤鸣、古国兴,广安市的大法弟子唐国平,绵阳市的米涛等等。

除了上面提到的恶警,参与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和间接指使迫害的恶警还有:余新才、杨华格、苏欣、杜树洪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115442.html

绵阳市(川北)联系资料(区号: 816)

2019-06-27: 四川省绵竹市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信息补充
绵阳市安州区 邮编:622650
绵阳市安州区公安分局(下辖国保大队)
地址:绵阳市安州区华荄镇白鹤林路3号
电话:0816-4339909
地址之二:绵阳市公安局安州区分局扫黑除恶办公室
电话:0816-4335100
公安分局局长:王绍春
前任分局局长:岳兵(2016.4--2019.1)已遭恶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拿下。

绵阳市安州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副队长:廖宁(直接参与非法抄家)
唐建平(直接参与非法抄家)
国保警察:王伦、彭勇

绵阳市安州区秀水镇派出所(出动了相当多的警察、好几辆警车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劫没4辆电动车。)
地址:秀水镇新怡路162号
所长:王潇 13778162280(说要为某主义奋斗终生,即使搭上全家人的性命)
副所长:周雷 15008161986
副所长:刘春阳 13901140444
教导员:陈天全 13700969012
党委书记:夏春 13881153788
警察:杨长斌、胡明建

绵阳市安州区政法委(指挥与幕后策划)
政法委书记:刘胜军

绵阳市安州区花荄看守所(男学员被劫持地)
看守所警察:蒋忠金(原河清派出所指导员)

绵阳市第三看守所(女学员被劫持地)

德阳绵竹市 邮编:618200

绵竹市政法委(参与非法抄家)
书记:樊晓鹏
副书记:王俊

绵竹市城中派出所
地址:绵竹市飞云街132号
电话:0838-6202835
所长:邱雷鸣(参与非法抄家)

绵竹市孝德镇派出所(参与非法抄家)
地址:绵竹市孝德镇桂兰街129号
电话:0838-6590113
绵竹市孝德镇社区人员(参与非法抄家)

绵阳市安州区相关信息
邮编:622650

安州区公安分局
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张小良
党委委员、治安大队大队长:杨建波(前任:李玉蓉)
治安大队警察:王晓宏(原治安大队教导员)
治安大队警察:刘昌(原拘留所所长)
党委副书记、政治处主任:李勇
党委委员、副局长:李文、曾维平、余红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1-25: 绵阳新华劳教所六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41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