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5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鞠亚军(菊亚军), 男, 3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
个人近况: 2001年10月26日 迫害致死 (2003-07-0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0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08: 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
......
案例1:家属一签完字,警察们立即一溜烟儿跑光: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法轮功学员鞠亚军(男,33岁),于2001年被送往长林子监狱迫害,2001年10月24日,长林子监狱一行人突然将已经不省人事的鞠亚军送回玉泉镇政府,强迫其家人快签字,否则还拉走,万般无奈,就在家人刚签完字,人刚被抬下车,监狱警察马上一溜烟儿开车跑光了。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虽经36个小时不停抢救,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含冤离开人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2--283669.html

2011-01-27:药物摧残 灭绝人性的罪恶(图)
.......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普通农民鞠亚军,男,33岁,身体非常健康,为人忠厚,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他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大约在2001年10月21日下午,他被抬进长林子监狱卫生院暴力灌食,灌食期间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从此鞠亚军头抬不起来,神志不清,嘴张得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说话艰难,并用手不停地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劳教所为逃脱罪责,2001年10月24日送他回家,两天后鞠亚军离开人世,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7/药物摧残-灭绝人性的罪恶(图)-235374.html

2010-07-19: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哈尔滨市阿城区几年来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1人。其中11人在大庆监狱,7人在女子监狱,6人在呼兰监狱;有3人在长林子劳教所;5人在阿城看守所。

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4、鞠亚军,男,33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一普通农民,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在被折磨了近 300多个日日夜夜后,含冤而去,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妻子和年幼的孩子。

2000年10月11日,因进京上访被公安抓回送往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回到家中。可刚回到家一个月零两天,又被当地片警以开会为由骗到玉泉镇派出所,一顿拳打脚踢过后,又被非法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遭受“飞机式”的酷刑折磨,所谓“飞机式”,狱警看着,一动不许动,动一下就挨打。

后被强行非法劳教一年,于2001年7月5押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八天,在那里,挨打挨饿是常事,而且有3天3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否则就惨遭毒打。8天后,又被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鞠亚军浑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血,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即使如此,也难逃非法提审时的酷刑与折磨。因绝食反迫害,又遭到野蛮灌食,后被抓到长林子劳教所卫生院,不知用了什么药,大约晚上9点多钟他被送回,已昏迷不醒。次日清晨,一个同修发现鞠亚军的手臂上有针眼儿,才知道是被打了针,究竟打的什么针?用的什么药也不清楚。从那天起,鞠亚军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10月24日,当长林子劳教所一行人将鞠亚军送回玉泉镇政府时,他早已不省人事,来人强迫家人快签字,否则还拉走,万般无奈,就在家人刚签完字,人刚被抬下车,一溜烟儿,全开车跑光了。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36个小时不停的抢救,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离开了人世。

亲人们咽不下这口气,几经上访,得到的是逐级的推脱、威胁与恐吓。家人不同意火化,阿城公检法、610等部门出动很多警力抢走尸体,强行火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鞠亚军(Ju,Yajun),男,约33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法轮功学员。鞠亚军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2001年10月26日被迫害致死。

2000年10月11日鞠亚军因进京上访,讲清真相,被公安抓回并送往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受尽折磨,“狱头”每顿饭只给他半块窝头,另一半扔厕所里也不给他吃,借此折磨他,使他经常挨饿;夜晚,让他睡在下铺,不许伸直腿,发现伸直腿就挨打。公安局长高忠还亲自写个条儿摁在黑板上,“法轮功家属前三个月不许见面。”。就这样鞠亚军被折磨了两个多月后,被无罪释放。

可刚回到家一个月零两天,又被当地片警以开会为由骗到玉泉镇派出所,一顿拳打脚踢过后,再次被非法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受到更严重的摧残,遭受“飞机式”等酷刑折磨,所谓“飞机式”,就是两臂向后伸直,腰弯90度,头向下低,一动不许动,动一下就挨打。由于他坚守自己的信仰,不肯说假话,被强行非法判处劳教一年,于2001年7月5押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八天,在那里,挨打挨饿是常事,而且有三天三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否则就惨遭毒打。八天后,又被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监狱。到了长林子监狱更是经常受体罚,坐铁椅子。由于长期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铺上,鞠亚军浑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血,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

为了抵制这种野蛮迫害,他曾三次绝食抗议,最后一次是从10月8日开始,直到被迫害致死,共计18天。在绝食期间,每天遭到强行迫害性灌食两次。10月18日,鞠亚军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了,大约10月21日下午,鞠亚军与其他学员正在操场旁边站着,这时过来一帮人,不问青红皂白,将他抓到长林子监狱卫生院,不知用了什么药,大约晚上9点多钟他被送回,已昏迷不醒。次日清晨,一个同修发现鞠亚军的手臂上有针眼儿,从那天起,鞠亚军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

2001年10月24日,当长林子监狱的一行人将鞠亚军送回玉泉镇政府时,鞠亚军早已不省人事,来人强迫家人快签字,否则还拉走,万般无奈,家人只好签字,就在家人刚签完字,这伙人从车里抬下鞠亚军便匆匆地逃走了。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终因抢救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离开了人世,死时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

2004-06-10: 鞠亚军,30岁出头,身体非常健康,因抗议非法劳教而绝食,被抬进卫生所强行灌食,灌食期间被注射不明药物。回来后,便神志不清,几乎不能说话,用手不停的指着手臂说:“打针了,打针了……” 劳教所为推卸责任,送其回家,回家后不久便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6/10/76772.html

2001-12-27: 善良的朋友,还记得两个月前被迫害致死的阿城市玉泉镇大法弟子鞠亚军吧!他不但因坚持真理、做好人被江泽民邪恶集团夺去了生命,含冤而去。而今,12月18日遗体又被当地政府部门强行秘密解剖、火化。连他最亲的妻儿都未能最后送他一程。

  政府内部有良知的人士透露,阿城市政府、6.10办公室、公安局召开会议,做出决定,强行将鞠亚军解剖,无任何条件地将其火化。同时布置警力将阿城市内、玉泉镇的大法弟子秘密监视起来,而后调集公、检、法、防暴队强行解剖、火化。可见,邪恶之徒们害怕正义,他们做此决定毫无道德人性可言,就这样草菅人命,想把大法弟子鞠亚军火化了掩盖罪证。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善恶必报,谁对大法、大法弟子犯罪,将在不久的将来得到正义的审判、天理的严惩。不生之门已向他们敞开,现世现报已展现在他们面前。

  从公安内部善良人处获息,在鞠亚军亲友不知道要强行解剖、火化的头一天,在家属的强烈要求、在请示公安局、6.10办公室获准的情况下,有公安监视,让草草的看了一眼。当时的情况是:鞠亚军的遗体已被换置到另一个地方,全身衣服被剥光,伤痕累累,左右肩、胸、胁等处大块大块的黑青淤血、斑痕清晰可见,已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的身体更加惨不忍睹,亲人都辨认不出来了。据知情者提供的情况,在哈长林子劳教所期间,鞠亚军受到残酷迫害,恶警和犯人在残害他时,劳教所李大队长曾说:“你们不叫我省心,我也不能让你们好过,不是绝食吗?以后想吃也让你吃不了。”在明明是被迫害致死的事实面前,当今各级政府、公安局、6.10办公室相互推诿责任的同时还不断的威胁、恐吓知情者,下令阿城市的律师不得受理此案,使得有冤无处诉,控告无门,这就是所谓的人民公仆们的工作业绩和决策。

  在处理鞠亚军被迫害致死后的一系列例行公事的过程中,黑龙江省6.10有关人员、哈尔滨市6.10张小曼、阿城市6.10有关人员,公安局相关此事的张科长、张局长、张忠凡,法制科奚景龙等人,态度蛮横,并时常威胁,说不同意无条件火化就是犯法,不许鞠亚军在太平间停放,其它案子如有此问题可以,鞠亚军不同意火化就是犯法。可见执法人员在法律中指控人犯法多么的轻而易举。当问及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罪?有什么理由把在家扫地的人骗去送拘留、强制送劳教、迫害致死?在家扫地干扰谁了?扰乱哪方社会秩序啦?(注:关押劳教的理由是说给扣的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公安局法制科的奚景龙则回答说:“2001年初,在任何场所都可以抓法轮功学员,不犯法,这是新规定,没有文件,口头传达。”

2001-12-03: 针对这种残酷迫害,长林子被非法关押的黑龙江省玉泉大法弟子鞠亚军用绝食以坚决抵制,直至2001年10月26日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和长林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仍在遭受残忍的迫害-20814.html

2001-11-27: 阿城市司法系统非法禁止律师给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鞠亚军的家属提供法律帮助

黑龙江省阿城市法轮大法弟子鞠亚军被迫害致死以后,阿城市司法系统马上召开紧急会议,通知各律师所及法律服务所,阿城市内所有律师及法律工作者一律不允许为鞠亚军家属提供任何法律帮助。并给家属施加压力,强行对死者尸体进行法验,以作出自欺欺人的结论,从而欺骗世人、蒙蔽众生,推卸责任。家属识破其中阴谋,强烈抵制。并继续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上告,追其杀人凶手。

2001-11-16: 强行灌食及不明针剂导致黑龙江一法轮功学员死亡
法轮大法信息中心11月14日报道-一个普通的北方农民,一个老实忠厚的青年人,无辜被关进监狱,在苦熬备受折磨的300多天后,他死了。死前的几天,这个原本结结实实的汉子,用微弱的声音对电话里的亲人说:姐,我就想回家。而当他被抬回家那天,亲人们看到的是一具遍体鳞伤、不省人事的活尸这样的结局,仅仅是因为他--33岁的鞠亚军,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一位不愿放弃自己信仰的法轮功修炼者。
据家乡黑龙江阿城市玉泉镇的乡亲们说,鞠亚军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他们看着他长大,他有一个和美的家:老父,妻子,幼儿。

在中国,一个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在1999年7月20日镇压开始后,就注定要失去安定的生活。

对法轮功的镇压令人震惊:铺天盖地的宣传、威吓、抓捕、洗脑、酷刑,一切只因为当权者惊恐法轮功人数庞大,妒忌法轮功创始人众望所归。据当时报载,全国炼法轮功者已达一亿人,大大超过共产党成员人数。

作为一个普通农民,老实的鞠亚军坚持一个简单的信念:法轮大法好。2000年10月11日鞠亚军秉公民权利进京上访,被警察抓住,关了两个月放了;过一个月再抓,他仍不肯放弃信仰,被强行判处劳教一年,送进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从此,断了他回家之路。

三百多个日日夜夜,他是怎么活的?狱中有这样描述的片段:140斤重的他,每顿饭只有半块窝头,另一半扔进厕所也不给他吃;172公分高的他,夜晚不许伸直腿,一伸腿就得挨打;三天三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浑身长满疥疮,奇痒,流脓,淌血。2001年10月8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们为抗议迫害性关押,以及恶劣环境导致全体身上长满疥疮、生活不能自理,而开始集体绝食。长林子劳教所所长石昌敬下令,对凡绝食者,灌食一律以鼻饲方式进行。

这种国际上公认的残害,被有关医院称之为人道行为:食管塞进鼻腔后,反复搓拉,抽出后鲜血淋漓;灌的食中盐份含量极高,令人头晕、恶心;一位叫做孙绍民的法轮功学员被鼻饲的次数,居然高达一百多次,远远超过常人鼻饲次数极限;另一位叫孔晓海法轮功学员鼻饲后,大量吐血死亡。鞠亚军在绝食、绝水第8天后被强行灌食,此后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但劳教当局仍若无其事地对他进行一天两次的迫害性灌食。最后的日子,鞠亚军是这样度过的:

18日,鞠亚军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灌食仍继续;22日,处于昏迷的鞠亚军被强行注射一剂不明药物,令他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喘气;

23日,狱警用武装带把鞠亚军捆绑在担架上继续进行灌食;至24日下午,劳教所认为鞠亚军快死了,为逃脱应承担的责任,将昏迷不醒的鞠亚军扔在他家乡玉泉镇政府;26日,在家人迅速将他送往医院抢救后的36小时,鞠亚军死了。

据狱中的难友说,鞠亚军在昏迷中,一直喃喃地说:这是(江泽民)政府对我的迫害。

据家人说,在鞠亚军的二姐的强烈要求下,劳教当局19日曾允许她与狱中的弟弟通了一次短短的电话,鞠亚军用微弱声音说了唯一的一句话:“姐呀,我就想回家。”

鞠亚军的亲人怎么也没想到:回家,这个普通的愿望,竟成了他在人间永远达不到的遗愿。亲人们几经上访,得到的是逐级的推脱、威胁与恐吓,现在鞠亚军的尸体依旧停放在阿城市医院太平间里。

在《华尔街日报》去年4月20日的一篇报导中,叙述了一个同样悲惨的故事:山东潍坊的法轮功学员,退休女工陈子秀,被暴怒的地方官员逼着她赤脚在雪地里跑,要求她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又一轮警棍打击后,这个58岁的老人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记者伊安.约翰逊在这篇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报导中指出:“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

陈子秀死于2000年2月21日。同样是因为不愿说一句违心的“不炼了”,鞠亚军也死了。今天的中国,说“不炼”可获得自由,说“炼”将失去一切,甚至生命。诚实与善良的代价竟是自由和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6/强行灌食及不明针剂导致黑龙江一法轮功学员死亡-19726.html

2001-11-13: 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大法弟子鞠亚军被迫害致死的经过
大法弟子鞠亚军,男,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一普通农民,平日为人忠厚,老实,是十里八村公认的好人。只因他坚信“真、善、忍”,在被折磨了近300多个日日夜夜后,含冤而去,年仅33岁,抛下7旬的老父和年幼的孩子。白发人送黑发人,欲哭无泪,可苍天有泪,顿降大雪,为死去的大法弟子送行……
2000年10月11日,眼看法轮大法在人间遭到迫害,多少无辜善良的人被这欺世谎言所蒙蔽,一向忠厚老实的鞠亚军,再也坐不住了,决定进京上访,讲清真相,不料被公安抓回送往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在看守所他受尽折磨,“狱头”每顿饭只给他半块窝头,另一半扔厕所里也不给他吃,借此折磨他,使他经常挨饿;夜晚,让他睡在下铺,不许伸直腿,发现伸直腿就挨打。邪恶的公安局长高忠还亲自写个条儿摁在黑板上,“法轮功家属前三个月不许见面。”所以家属给送去的物品,本人根本就得不到。在那里,“狱头”看谁不顺眼就打谁,有一次无故要把任忠德、刘宏运、鞠亚军三人提到走廊罚站,他们拒绝出去。在看守所所长的指使下,犯罪恶人高司机就用皮鞋猛抽这三人,后来全体大法弟子齐声高喊:“不许打人!”他才住手,然后又将这三人转入女监,就这样鞠亚军被折磨了两个多月后,无罪释放了。

可刚回到家一个月零两天,又被当地片警以开会为由骗到玉泉镇派出所,一顿拳打脚踢过后,又被非法送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这一次他遭的罪就更大了。有一次鞠亚军为制止恶警骂法轮功、骂师父,而遭受“飞机式”的酷刑折磨,所谓“飞机式”,就是两臂向后伸直,腰弯90度,头向下低,就是通常所说的撅着。狱警看着,一动不许动,动一下就挨打。由于他坚守自己的信仰,不肯说假话,被强行非法判处劳教一年,于2001年7月5押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集训八天,在那里,挨打挨饿是常事,而且有三天三夜捆绑在铁椅上,不许睡觉,否则就惨遭毒打。八天后,又被送到哈尔滨市长林子监狱。到了长林子监狱更是经常受体罚,坐铁椅子。由于长期生活在阴冷潮湿的地铺上,鞠亚军浑身长满了疥疮,流脓淌血,生活不能自理,惨不忍睹,即使如此,也难逃非法提审时的酷刑与折磨。对于这些善良的大法弟子,邪恶之徒怎么如此心狠手毒呢?

在这投诉无门,而又遥遥无期的铁窗下,绝食抗议是表达无罪释放心愿的唯一方式。在长林子监狱,他共绝食三次,最后一次是从10月8日开始,直到被迫害致死,共计18天。在绝食期间,每天被强行迫害性灌食两次(灌食十分痛苦)。10月18日,鞠亚军的嗓子肿得已经插不进管子了,就这样当天上午没灌,下午又强行抓去灌食。大约10月21日下午,鞠亚军与其他大法弟子正在操场旁边站着,这时过来一帮人,不问青红皂白,抓起鞠亚军就走,只听鞠亚军高喊:“大法弟子救命啊!”在场的人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他就被抓到长林子监狱卫生院,不知用了什么药,大约晚上9点多钟他被送回,已昏迷不醒。次日清晨,一个同修发现鞠亚军的手臂上有针眼儿,才知道是被打了针,究竟打的什么针?用的什么药也不清楚。从那天起,鞠亚军就抬不起头来,处于神智不清状态。鞠亚军原身高1.72米左右,体重140多斤,无任何病史,是个非常健康的人。

这场迫害是早有预谋的。据家人说,大约10月19日,长林监狱的李大队长给鞠亚军的二姐(幼儿教师)家去电话,要鞠亚军的身份证、户口复印件,家人问要这个干啥?回答说:没啥,就是登记。家人想,人都被你们关押这么久了,登啥记?又是骗人,就没给。而后在他二姐的强烈要求下,才与狱中的弟弟通了电话,已经绝食10多天的鞠亚军,用微弱而坚定的声音只说了一句话:“姐呀,我就想回家。”没想到,这句话竟成了他最后的遗言。

10月24日,当长林子监狱的一行人将鞠亚军送回玉泉镇政府时,他早已不省人事,来人强迫家人快签字,否则还拉走,万般无奈,就在家人刚签完字,人刚被抬下车,一溜烟儿,全开车跑光了。全家人不顾一切,全力抢救,从阿城市医院,连夜转送哈尔滨市医大二院,36个小时不停的抢救,无效,鞠亚军于2001年10月26日早4点18分离开了人世。

消息传开,乡亲们无不为这忠厚老实的年青人落泪,更为这孤儿寡母而难过,同时也流露出对当权者残酷迫害法轮功导致家破人亡的义愤……

就这样,鞠亚军带着满身的伤痕和对世人的怜惜静静地走了,几经折磨的亚军哪,没能留下一句话,但他用他那持续不退的体温(从10月26日早4点18分一直到次日下午体温依然保持,肢体柔软)融化了人们对法轮大法的敌视与不解,用这独特的语言,唤醒了人们沉睡已久的良知。

亲人们咽不下这口气,几经上访,得到的是逐级的推脱、威胁与恐吓,现鞠亚军的尸体依旧停放在阿城市医院太平间里,望善良的人关注这人间奇冤!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3/黑龙江省阿城市玉泉镇大法弟子鞠亚军被迫害致死的经过-19565.html

2001-11-09: 野蛮灌食加不明针剂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又一法轮功学员被害身亡
法轮大法讯息中心11月8日报导,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10月底将法轮功学员鞠亚军野蛮灌食致死。

据悉,鞠亚军生前被关押的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环境极其恶劣,法轮功学员身上都严重长疥,生活不能自理。消息称,为了抗议迫害性关押,2001年10月8日,该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抗议。在鞠亚军绝食、绝水的第八天,管教唆使以杨春和为首的数名犯人强行扭扯、拖拽其至卫生所,进行惨无人道的灌食。消息证实,被灌食后鞠亚军就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但管教却仍对其进行一天两次迫害性灌食。所谓的“灌食”是用有指头粗的管子从鼻子插下,插管子的过程往往是多名犯人暴力执行,极尽折磨。灌食的食物中多含有大量的盐,并且已出现过多起将管子插入呼吸道灌食而致死的悲剧。今年初长林子劳教所将法轮功学员孔晓海(曾用名孔晓海)灌食致死,管子插进去拔出来、再插进去,二十分钟即导致他在超过极限承受的情况下死亡。

消息证实,22日晚被灌食后的鞠亚军突然脖子僵硬,不能识人,但始终说:“这是政府对我的迫害。”目击者透露,在管教让犯人将其强行抬到卫生所打了一针不知名的针剂后,鞠亚军一夜未睡,至第二天早上就已处于昏迷状态。目击者称,鞠亚军嘴张的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

消息进一步证实,23日劳教所管教用武装带把鞠亚军捆绑在担架上再次进行灌食。至24日下午,劳教所见鞠亚军生命迹象越来越弱,因害怕其死在劳教所而承担责任,将其拉到黑龙江省玉泉。其家人速将鞠亚军送到哈尔滨市医大医院抢救,至26日清晨无效死亡。

记者致电长林子劳教所查询时,该所证实了鞠亚军因“病”被送回家这一消息,但当问到死因时回答“不能说”。

据悉,长林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执行“教育不行强化,再不行就火化”的野蛮政策。该劳教所对在押法轮功学员用刑非常残酷,使用的酷刑包括一种蹲不下,站不直,头抬不起来的吊铐方式,一吊就是十多天。该所于7月打死了10余名男性法轮功学员,劳教所将其中七名死因归为上吊。进入下半年来,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直线上升,目前已有307人被证实死亡。据中共内部官员透露,实际死亡人数远大于外界所知,至少有一千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9/野蛮灌食加不明针剂--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又一法轮功学员被害身亡-19328.html

2001-11-08: 长林子劳教所大法弟子因迫害性灌食致死
2001年10月8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一大队的大法弟子为了抗议迫害性关押,以及全所大法弟子身上严重长疥,生活不能自理,劳教所却置之不理,仍进行迫害性关押,大法弟子便开始绝食。

大法弟子鞠亚军(男,约30多岁)绝食、绝水第八天,犯人在管教的唆使下对鞠亚军进行强行扭扯、拖拽,鞠亚军却向他们一边讲真相一边告知善恶有报的道理。但以杨春和为首的犯人置之不理,将其拖拽到卫生所,进行惨无人道的邪恶灌食,被灌食后鞠亚军就一直处于半昏睡状态,管教却仍对其进行一天两次迫害性灌食。22日晚处于昏睡的鞠亚军突然脖子僵硬,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不认识人,但始终说:“这是(江泽民)政府对我的迫害。”管教让犯人将其强行抬到卫生所打了一针不知名的针,回来后当晚一夜未睡,第二天早上就已处于昏迷状态,嘴张的很大,大口大口地喘气,23日管教用武装带把鞠亚军捆绑在担架上再次进行迫害性灌食。24日下午,劳教所由于害怕鞠亚军死在劳教所而承担责任,将其拉到黑龙江省玉泉,其家人速将鞠亚军送到哈尔滨市医大医院抢救至26日清晨无效死亡。

这是在长林子劳教所发生的大法弟子孔晓海被灌食致死后又一例被灌食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同的是这次大法弟子被打了一针不知名的针剂。此针打完后大法弟子鞠亚军就处于异常状态。

望全世界大法弟子正念铲除邪恶、深入讲清真相。让江罗集团的邪恶本质曝光于光天化日之下。

另外,长林子三大队队长于涛(男)邪恶至极,让绝食多天的大法弟子清晨集合到院子里,妄图用严寒来迫害大法弟子。并多次恐吓折磨大法弟子。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11/9/15582.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8/长林子劳教所大法弟子因迫害性灌食致死-19302.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邴立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将大法弟子鞠亚军迫害致死事件中的责任者
哈尔滨市医大医院:451-364-3849-2249
急诊室护长:451-364-8645

哈尔滨市区号:0451
长林子劳教所电话0451---203-7079

石昌敬等凶犯迫害地大法弟子

恶人姓名: 石昌敬
性别: 男
职位: 长林子劳教所副所长
地址: 哈尔滨市

其它资料:
长林子劳教所电话:
203-7101 (一队)
203-7102 (二队)
203-7103 (三队)
203-7104 (四队)
203-7105 (五队)

哈尔滨市公安局 4616200
市长热线 4612345

黑龙江省公安厅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
电话:总机2623011 2623012
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司法厅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平二道街
电话:6220585
邮编:150040

黑龙江省委、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龙江街
电话:3632359
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人民政府法制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中山路
电话:2625373
邮编:150001

黑龙江省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
地址:哈尔滨市南岗区汉广街
电话:6334371
邮编:150080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1-16: 检索“不明药物”惊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6/114634.html

2003-07-05: 在2001年10月,一队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期间,玉泉大法弟子鞠亚军坚强不屈,坚决反对迫害性灌食,被倒拖于操场、楼梯、教室,两腿裤子后腿处被拖出两个大洞,背部受过重击。一天,鞠亚军突然说他脖子不能动了,随后被送往卫生所,回来后鞠亚军告诉大法弟子们:“他们给我打了一支不知道叫什么名的针。”随后在迫害性灌食中,鞠亚军开始神智不清,晚上睡不着觉。2001年10月22日,鞠亚军在临终前躺在我的床上,嘴张得很大,仰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随后我亲眼看见鞠亚军被强迫捆绑在担架上被强行送往卫生所继续灌食。此时大法弟子们都强烈抗议要求释放鞠亚军。当天下午,劳教所怕鞠亚军死在劳教所里,将他扔在了玉泉市政府大院以逃脱罪责。当天鞠亚军被家属送往医大医院抢救,于10月24日左右抢救无效死亡。

在2002年3月,市610、省610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强行将鞠亚军遗体解剖后火化。鞠亚军死时嘴张得很大,背部有重击痕迹。鞠亚军在长林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过程我历历在目,我可以做证,他在临死前心脏跳动微弱,被劳教所医生强行打了强心剂。

2004-03-22: 2001年7月15日,在长林子劳教所里,李民与其他大法弟子共同绝食抗议12天,被强行灌食,大法弟子菊亚军被非法绑在担架上,强行灌食17天(高浓度盐水掺杂着豆粉)导致瘫痪。长林子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将菊亚军送回老家玉泉(位于哈尔滨东南方向65公里),三天后含冤离开了人世。李民于2002年3月 15日解除劳教。参与迫害的邪恶者有:长林子劳教所所长史忠庆、一大队队长李金华(男50岁)、管教杨××、王××、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2/70492.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