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莱西市 >> 李法云(李发云), 男,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大沟子村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七年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1-1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08: 山东莱西警察骚扰抢劫法轮功学员

......莱西市河头店派出所到大沟子李法云家骚扰

今年五月期间,河头店派出所让大沟子村书记初德涛骚扰并监视法轮功学员李法云的行动。六月十号,派出所三个警察到李法云家骚扰,错闯到邻居家里。

六月二十五号又去了三个警察骚扰李法云,说是走访一下,说在派出所有李法云的名单,说是为了给他把名单去掉。还要把家里的环境照相。

七月四号中午他们又去骚扰李法云,说没事,还是那一套。要给李法云妻子照相,李的妻子不让照,他们还是照,照了后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8/山东莱西警察骚扰抢劫法轮功学员-352243.html

2011-02-24: 修法轮功知生命美好 多年遭中共摧残

我叫李法云,是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大沟子村人,今年六十一岁,小学文化。妻子赵凤敏今年五十九岁,上过一年的学,修炼法轮大法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她所有的大法书籍都能读下来。尽管我俩修炼已有十四个年头,但因为受观念的影响,觉得自己没有文化,记忆力又太差,没有在法上思考问题,所以也影响了自己的悟性。到现在,各个方面离法的要求还差的太远。我俩跌跌撞撞的修炼中,从一九九九年后遭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我们能走到今天,全靠师父的慈悲呵护。

修炼法轮功才知道生命这么可贵

没有修炼之前,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做个好人,在社会上凭良心做人办事,对名、利看的也淡,凭能力吃饭,感觉也能做到无所求,随其自然做事。认为人活在世上能交几个知心朋友,这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意义,所以对生命看得也淡,多活十年少活十年也无所谓。得了法才知道人的生命是多么的可贵。原来自己做好人的标准是人类道德下滑的标准,离“真善忍”的标准差的太远。

一九九六年底,我妻子听别人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还能改变自己,就去看了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并逐步得到了提高。

我是一九九七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对气功、中医有点偏好,它们讲的都是人体、生命的理论,法轮功讲的“真善忍”正符合了自己做好人的愿望,所以自己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没有学法之前,身体多处有病,腰痛、腿痛、腰腿僵硬,重时半年多的时间不能干活,那时不能蹲、不能坐,吃饭站着或躺着吃,学法之后,不知不觉就好了。再一个是小时候我就头痛、晕、沉、乱,下午特别重。晚上睡一宿觉,第二天就能轻一点,上学时多年承受着这种痛苦,后来停了学。得法前一直都是那么痛苦,连书也看不了,中午连觉都不敢睡,一睡就痛的特别厉害、难受,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一遍还没有看完就不痛了。之后一个月后痛过一次,到现在再也没痛过,自己真心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从此坚定了我学大法的信心。

屡遭骚扰、抄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农历七月一日上午八点钟,有三个人到我家说他们是镇派出所的,说有人举报我贴大法资料,他们要抄家,说他们有权抄家,当时我不在家。他们把法轮功师父法像、师父在济南讲法录音带、炼功带、《转法轮》等书非法抢走,并说等我回来到派出所证实一下,再把这些物品拿回去。

这天我去外村接资料时,箱子的资料直往外掉,一路上整理过好几次,最后走到一个村,我找了根铁丝把箱子捆住才好了。这样路上耽搁了一阵,等我回到家时,他们刚走没多会,又等我外出把资料转移走,还没有回家,他们又来了,等了二十多分钟又走了。中午时,他们又来了,等了很长时间才走了。

这样我离开了家,被迫流浪在外,艰难度日。这期间,恶人不时的去我家骚扰,我妻子既得照看我五岁的孙女,还得割草喂牛,秋天又得收庄稼,麦子没种上,还得交公粮,种了二亩麦子收了一千斤,公粮交六百多斤还剩下三百多斤,这就是六口之家的口粮了。邪党就这样干扰迫害着我们,使我们不能安心的工作劳动,经济上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的一天晚上,劳动了一天也很累,我就早早的睡觉了,大队书记初玉谦叫开了我的门,我一看有七八个人,有派出所的人,有政府的人,还有我儿子(他们来叫门没叫开,才去找我儿子)说:到政府去填个表,填完就回家,还说别村的法轮功人员都去了,就剩下我自己了。我说我很累不能去,明天再说吧。他们不让,我就坚决不去,他们就打手机给所长,说:所长一会就来。我想我得走,穿好衣服往外就走,他们问干什么去?我说到儿子屋里打个电话。他们几个人跟在我后边,等走到儿子门口,他们问:人哪去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再一次走脱。他们开车走了,我再一次在野外生活了几个月。

牢笼囚禁锁不住的心

二零零五年农历十月初七晚上约十点钟,一伙恶人以“六一零”(中共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头子沈涛为首,有孙国波、郭宪图等六~八人砸开了我的门,入室进行抢劫,抢劫的物品有:我所学的所有法轮功书籍、救度众生的资料、现金、摩托车、裁衣服用的大剪刀等,他们把师父的法像拿到街上撕碎(以上物品至今没有追回)。

期间恶人还打了我女儿和几个月大的外甥,女儿的身上被打的到处青紫,打我外甥用的是巡防强光手电,并在打女儿之前绑架了我,在镇派出所一晚上,第二天送往莱西看守所。

在看守所吃不饱,强迫劳动,做出口的小工艺品。一进看守所,犯人告诉我出门时要打报告说:犯人出门、进门等。我修大法没有罪,所以我没打过一次这种不合理的报告,非法提审时,邪恶问我做好人的标准是什么?并让我下次提审时回答,我告诉他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第一讲〉),他们没说什么走了。

再有一次他们问我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说:为了你们好,我不能说,如果我说了你们就会去迫害他,这对你们不利。被关押五个月时,我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送往济南第一监狱。

到了监狱,恶警指使犯人,强逼我每天坐在矮木凳子上看造谣污蔑大法的内容,到晚上九点以后,去一个叫“管教室”的地方,进去后就要我蹲着,双手放在膝盖上,室内有一张床似的,上面盖着布,插着电源,好象是干扰人思想或是神经的什么机器。我发现每到这个地方,这么做时,身体就会往后倒,就这样,到二点钟才让睡觉,到五点钟又让起床,再重复以上动作。小便时,逼说法轮功的坏话,才让小便。几天后,我的大脑失去了记忆,大脑一片空白,晕晕沉沉的,只能感觉到自己还有点气,又好象自己在大坝下,有时又好象在一个大房间里,还有一次好象在一个村子后。这期间,恶警指使犯人江学东一伙给我喝了一缸子不明药物的水,就这样他们用卑劣的手段从身体上、思想和意志上摧残我,来强化达到他们所要的东西(所谓的“五书”)。在此我严正的声明,在这种状态下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后期身体严重的受损,腰痛,腿痛,站着腰都直不起来,患了高血压,疝气。

恶警为什么能指使犯人这么卖力的迫害我们呢?只因为法轮功学员只要写了他们所要的东西,就能给迫害我们的犯人加四十分,四十分就能减六个月的刑期,而有的劳改者每个月只给一分多一点,这么大的诱惑,就使有的犯人不择手段的加大迫害我们。

在队上不许法轮功学员见面说话,只能点头,有时我在监区门内向外看,就有人说:我在看楼上的法轮功学员。一次,在大厅看电视,监管人员就告知说:有个法轮功学员在我身边,他们不让。连杀人犯都允许到别的监区串门,法轮功学员就不让去。到医院看病都安排专人监管;不到外面干活,就不让我到监区门口。狱内三点钟打开水,队上四点半钟才收工,这期间怕别的队人员把水打去,就安排我看着水,收工后,打完水送水车。后来人员增加了,又没人告诉我不用看了,头一次我和另外一个人把水车送去了,第二次我刚出监区门,值班人员就找我的麻烦,从此就不再用我看车拉水。吃饭有剩余的馒头,就叫我和另外俩人送去伙房,另外俩人都加过工分,其中一个只因加分太少不去送了,我不但没加过一点分,而且只因为回来时,晒过两次太阳(每次约三~五分钟),这就不让我送馒头了。从此再没有见阳光的机会了。我几次向狱警要求晒一会太阳,他们都不答应。

二零零八年的六月份,狱内迫害死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多方面的压力下,医院表面也表现出假善心,每个星期给一些不健康的人查体。有时我的血压不正常(低压一百一十,高压一百九十)。第三次查体狱警就借机会迫害我,说我不吃药,让我住院。让医院看着我吃药,在医院时低压一百,高压一百五十,几次都是这个数。白天四个人说是陪床,晚上他们每人三包方便面,而我住院就没有。这就是假善,以住院迫害我。

这就是一个信仰真善忍的人在这几年中所遭受的迫害。尽管几句话就能表述的一件事,真正切身去体验的时候,就不是用人的语言所能表达的了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4/修法轮功知生命美好-多年遭中共摧残-236758.html

2009-04-20: 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李发云在济南监狱被迫害的情况
李发云,男,五十岁左右,是青岛莱西市河头店镇大沟子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八日晚十点左右,莱西市河头店镇派出所六、七个恶警踢坏李发云家中的门,将李发云绑架,就连不修炼的女儿和不满周岁的外甥也被打。家中的钱和摩托车被非法掠夺,大法书籍和资料也被抄走。

第二天下午李发云被关押在莱西拘留所里,并被非法判刑七年,现在关押在济南监狱。

李发云被非法关押在济南监狱遭受三年多的迫害,身体很虚弱、很瘦,并且走不多远就得蹲下来捂着肚子休息一会,疼得直冒汗。监狱里的警察也不带他到医院治疗,只是给点药吃就完事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0/199273.html

2006-04-13: 四名大法弟子被山东莱西市法院非法判刑
山东莱西市法院上周非法给四名大法弟子判刑,其中:李发云判七年,蒋淑香判四年。另外两位大法弟子姓名不详。

莱西市610、莱西市公安局、莱西法院院长程显章、刑庭庭长王焕失、法官张云庆为主要负责人。这几大法弟子曾先被非但关押在青岛市看守所,本月20日执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2005-11-18: 2005年11月8号早上,河头店镇高格庄村大法弟子王者清夫妻俩,被河头店镇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到河头店镇派出所。现已回家。

2005年11月8号中午1点半左右,姜淑香和王丰玉夫妇被河头店镇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到镇派出所,并被非法抄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资料。王丰玉已回家,妻子姜淑香被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

2005年11月8号晚10点左右,河头店镇派出所6、7个恶警踢坏李发云家中的门,将李发云绑架,就连不修炼的女儿和不满周岁的外甥也被打。家中的钱和摩托车被非法掠夺,大法书籍和资料也被抄走。第二天(11月9号)下午李发云被送往莱西市拘留所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8/114759.html

青岛 莱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8-07-22: 莱西市水集派出所: 电话53266588770
所 赵波 13869895678

莱西市公安局:
国保大队
郝才辉 大队长 13668851886
赵克诚 副大队长 13964209952
刘国起 副大队长 13969662326、53288466272
张方宝 局长 53266588001、13905423726

莱西市610办:53288405610、53288405767

莱西市看守所
所长 王京伟 5328848361388577、13953269979
指导员 王树信 5328848361388578、13806396548
副所长 徐永旭 5328848361388579、13706309818

2018-07-19: 莱西“610”办主任徐东辉:18766263567
莱西公安局局长张方宝:13905423726
莱西国保大队三中队 李为魁:13969606750

2018-03-19:骚扰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南岚村周凤英责任单位信息
山东省莱西市河头店镇派出所:0532-66588670

2017-11-08: 梅花山派出所 53266588719
张所长:53287431958
副所长 刘军 13969858965张加强 18254295069国保大队郝才辉 大队长 53266588112 13668851886
韩文雷 教导员 53266588115 13953269827
赵克诚 副大队长 53266588116 13964209952
刘国起 副大队长 13969662326
刘琳 科长 15963258666

莱西市公安局
张方宝 局长 13905423726
王建志 政委 13954287766
孙宝杰 副局长 13905420556
赵翠萍 副局长 13953276299
李桂彬 副局长 13708977997
610主任 徐东辉 53281879877 187662635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