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李红(生物教师), 女, 50

个人情况: 大连第二高级中学生物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
拘留时间: 2001年11月8日, 2007年11月2日
有关恶人: 葵英公安派出所,黄河路派出所恶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1-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2-16: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6/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233700.html

2009-04-12: 马三家劳教所对贾亚辉、张敏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给恶警刘勇讲真相,被刘勇用电棍电。有一次,李红因说话声音稍高一点,被女恶警张秀荣打了两个耳光,还不罢休,又把李红叫到办公室,女恶警们一拥而上,有的用电棍电,有的打头部。李红高喊“法轮大法好”,被迫害的卧床不起,看病花了四百九十元。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806.html

2009-03-31: 辽宁马三家集中营凶残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李红,大连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岁,大连二中生物教师,本科毕业,民议会会员。从奥运会“严打”期间到今,已被毒打或上酷刑折磨六次之多,不唱教养院校歌,不背教养院规定的“三十条”,被毒打、电击、上大挂。这是刘勇为首的男恶警对大法弟子必用的刑罚。后来,李红有一次趴在室内窗台,向外队大法弟子询问被打原因,被值班警察张秀荣(女)拳打脚踢臭骂后,又被分管警察董斌(女)毒打电击。

大年三十(二零零九年)除夕之夜,李红在新年钟声敲响后,给大法师父拜年,接着喊“法轮大法好”,被值班警察辱骂。几天后,恶警开始迫害李红,说李红是领头人,电击、拳脚毒打后,又上“大挂”,把两条腿捆在铁管做的双人床上,床头位置站立捆绑,两手上铐在“双人床”上床两个边即三角铁上,两只手被不断地拉伸向前伸,身体前倾近九十度,头无力挺着,只得耷拉着空着。抻得后背脊梁骨“咔滋”响,手背顿时成紫色,这种酷刑折磨使人的手脖皮肤几乎都被磨破,李红再次喊“大法好”,被恶警将嘴用透明胶带封住。或用不锈钢开口器封嘴,无法出声。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李红想开窗通气,被邪悟人员打骂。又被值班警察揪出一顿毒打,蹲在地上,又被所里下来的警察杨月猛踢一脚,李红左胸被严重踢伤,疼得她喘不过气来,不敢咳嗽,只能用右手捂着左胸,轻轻发出短促咳嗽声。由于李红左腿膝盖有“骨刺”(因几次入狱迫害而成),行走一拐一拐的,胸部受伤后,厕所台阶上不去,必须有人搀扶,缓缓抬起,蹲下,每一个动作都在咬牙坚持挺着,李红要求去医院检查,恶警也不准许。二零零九年二月,本室又有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认为是李红背后所为引起,被叫出屋后,张君警察揪住李红头发往前拖,李红又被上“大挂”,张良(男警)用脚踹着李红后背,由于李红胸部受伤未好,只听李红惨叫声和“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几个小时过后,李红蓬松很厚的头发,疼痛得已被汗水浸透变成一绺一绺的,如同水洗过一样。

“东岗”大法弟子被强迫到楼下做奴工,李红因受酷刑身体有伤,行走不便,不能干活,不能扫雪,也被强迫在雪地上坐着。李红下楼不便,上楼更难,平时三分钟就能走上四楼,而李红足足爬了四十分钟,警察张秀荣、黄晓燕要求“四防”人员看着李红,(“四防”就是犹大中邪悟者,替警察监视大法弟子),上楼不准把着楼梯扶手,只能扶墙,李红由于胸部疼痛,只能爬着上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31/198116.html

2009-03-28: 揭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现在正被严管、特管迫害的大法学员有:
解桂花,现被严管,非法刑期已满,加期半年多还没放,多次被灌食,走路困难。
盛连英,现被严管,多次被灌食、上刑,脸被电棍电的全是疤痕。
夏宁,一直被特管。
周桂敏,现被特管,多次被灌食。
李红,现被严管,第一次在马三家腿被打残。
徐美华,现被严管。
张英琳,胳膊被恶警队长张春光硬掰折,后来不能动了才送医打石膏,现关在二、三楼。
王贵平,脚被上过刑,现和普教关在一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8/197934.html

2008-08-18: 马三家劳教所仍在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2008年3月,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恶警使用酷刑“上大挂”折磨大连大法弟子李红3个小时,逼她“转化”,逼写“三书”,李红不写,恶警就用胶带粘在头发上往下拉,还用胶带粘她的嘴,不让她喊。她坚持不住写了“三书”,放下后,声明作废,恶警就用电棍电击她,现在李红被迫害的不能自理。

2008年4月,抚顺大法弟子王玉凤被恶警上大挂4个小时,被逼放弃信仰、逼写“三书”,她坚决不写,放下后,手腕肿的非常高。后来被恶警送到普教,继续迫害。

2008年6月,大连庄河大法弟子王红梅被恶警扣在死人床上3-4小时,她坚决不“转化”,被放回后,不能吃饭,走路困难。后来被送到普教部继续迫害。

2008年6月20日,在念院规30条时,沈阳大法弟子牛桂香不念,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张磊、大队长张君上大挂2天。回队后,牛桂香3天不能吃饭。7月1日,解教时,她写“真、善、忍好!”给大队长张君,就被沈阳恶警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现在,仍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大队长张君、队长王丹凤、恶警张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8/184292.html

2007-12-03: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被非法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大连第二中学生物教师李红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姚家看守所。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67663.html

2007-11-23: 大连第二中学生物教师李红被绑架
大连第二中学生物教师大法弟子李红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三点在学校被大连黄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据分析可能是被出卖。

李红多次被绑架,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上午九点大连大法弟子在亚洲最大的广场——大连星海湾广场,准备集体炼功,抗议对法轮功的迫害。由于邪党对电话的监听,先于埋伏的恶警抓捕了近七十名大法弟子,集体关押在大连市戒毒所,最长关押了六十多天,都遭到巨额罚款。李红至今还有2000元的白条在中山分局押着不还。

大约二零零二年,李红给同事真相资料,被送到了学校领导手里,学校领导本想用人的办法唬吓唬,报了派出所。结果派出所就给李红非法判了两年多的劳教,她的丈夫承受不住政治压力,带着中山区法院的法官到马三家,强行单方判离婚,她丈夫在李红还未出监狱就重组家庭。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儿子缺爹少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3/167034.html

2007-11-21: 大连第二中学生物教师大法弟子李红可能被非法劳教
大连第二中学生物教师大法弟子李红,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三点在学校被大连黄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1/166957.html

2007-11-15: 大连二中教师李红被绑架
大连二中教师、大法弟子李红,11月2日下午3时被黄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10点劫持到姚家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5/166578.html

2007-11-12: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失踪
大连大法弟子,大连第二高级中学生物教师李红十一月初失踪,至今杳无音信,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2/166396.html

2007-11-08: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下落不明
大连大法弟子李红已失踪多日,家被抄。希望有知其下落者速提供准确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66178.html

2007-07-30: 马三家女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

马三家劳教所在江罗政治流氓集团的直接操纵下,在辽宁省司法厅马三家教养院院长王伟(音),书记张明强和女劳教所恶所长苏境、政委王乃民(现任命副所长)一大队大队长李明玉(现任所部政工组长)等人的密谋策划下,于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期间对大法弟子進行一场空前的触目惊心的最残暴的血腥迫害。

邪恶的三部曲:

一部曲:二零零五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止,他们采取第一步是把坚修大法的弟子和所谓转化的学员分开,一、二大队是未转化的弟子,三大队是所谓转化的学员,并从三大队调来一部份他们认为转化彻底的学员配合警察监管未转化的大法弟。把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封闭在几个室内,用玻璃纸或报纸把门窗封上,不准说话、走动,更不准看,连去厕所都有人跟着,生怕学法炼功。

三月三十一日一分开就派出一群打手,只要不穿囚服就拖出去拳打脚踢,当时陈丘光、李红、曼丽等多人就被刘春杰(讲法律的恶警)郭云秀(讲历史的恶警)打得鼻青眼肿。政委王乃民当面装人,背后是鬼。如在给所谓转化的学员洗脑时说“明慧网造谣说我王乃民如何如何,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是从来不打人和骂人”,可背地?是经常带着打手打大法弟子。如:零五年四月七日她就从院部调来于文等打手去小号里把王淑平、谢德文、孙淑香铐在一起,再用大皮鞋往谢德文和孙淑香的脸、眼部踢,把谢德文的脸踢的铁青,把孙淑香的右眼差点踢瞎。李明玉、谢成栋副大队长(后来因同情大法弟子被调走),经常把信淑华上大挂,手脚吊起来,用电棍电她,后来又把她送去一所,教唆女犯捅她的阴部,把木棍都打折了。五分队因抗议她们的野蛮、翻号,被李明玉、李伟、张磊罚站一百多天,四分队罚站一个多月的时间。把坚修大法的弟子送進最西头满屋透霜的屋里冻,冻得脚麻木,长时间失去知觉。如马利艳等人站得血压升高,晕倒在地,打点滴。李明玉带李伟等打手多次把坐地小垫收走,冬天要大法弟子坐在瓷砖地上受凉。

四月二十日,在二分队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孙淑香被拖出去,崔弘使劲一脚把她肋骨踢骨折,然后把她的嘴用胶带纸封上送進小号里。八月二日,恶警高云天打袁书哲,把陈桂兰的右肺踹伤,吐血水三个多月加咳嗽不断,去医院不检查肺而却检查胃,白白花去一百四十多元钱,他们动不动就打人、拷人,不准睡觉,送小号,加期等迫害大法弟子,吃的是发霉的老鼠屎的窝窝头和咸菜,不给水喝。大法弟子抗议他们的暴行,集体绝食,他们就一个个拖出去或干脆按倒踩着胳膊腿灌食。李明玉骑在李宝洁身上活活把她灌死,死时才三十五岁。家属找律师来所里调查死因,被刘勇等人阻挡,并威胁说“你不想活了,不想吃饭了,不想当律师了吗”。大法弟子被插管灌食,多数人口鼻胃出血,在小号里恶警黄海艳等人把谢德文食管胃插破出了半碗血,夏大法弟子差点被呛死。最后恶狱医管玉洁出了一个毒招,灌完食后往嘴下撑子,撑得颌骨脱臼,口腔多次撑破,血流了一身。

七月九日,勤庆芳因承受不了他们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勒死了。死人后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跟任何人说,有的大法弟子揭露恶警刘春杰打人,恶警李伟说“谁打你们啦,谁看见打人啦”等相抵赖,一次抬李大法弟子去医院,他边走边打,把她牙都打掉了,有的恶警打人边打边说甚么“告吧!随便去告”,他们疯狂至极,副所长赵来喜承认有后台支撑打人,打人是他们有预谋的。

二部曲: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至八月二十九日,邪恶利用各种卑劣手段没有达到目的,就又急不可耐地从院部安全保卫科调来一批最残暴男恶警,最多时达四十多人,没日没夜地来对付二十到四十名大法弟子,以马吉山、刘勇为首的恶警丧心病狂地迫害大法弟子,他们的手段是“罚、铐、打”,不让睡觉。他们一進所就反覆调室翻号,甚么被褥拆开拿走,换破旧被褥,草垫子、暖气后、花盆底下是无处不翻,衣服扒光,只剩一条内裤,再不转化就判刑送大北监狱或枪毙等恐吓。

罚站:三月一日,不坐他们扣钱买的小塑料凳子就罚站,先是拖出去脚尖靠墙站着,一离开墙就从后面一脚踹上去,闫春娇的脚踝被马吉山、张军踹的筋骨肿胀发紫,走路一拐一拐的好长时间不好,从早五点起床一直站到晚上十一、二点。三月二十四日,刘勇等人把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罚站一天一宿不让吃饭,不让去厕所,不让睡觉,他让其他男警看着,自己呼呼睡在女室床上,集体罚站近三个月的时间。

铐:随便就把大法弟子铐起来,铐人可是使绝了招数,开始是两手铐在床头上成天成宿站着,不让睡觉。蒋桂云、孟凡秋、胜连英、周华、王曼丽因不穿囚衣,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铐着,有两手一上一下地铐、平仰铐、蹲着铐、背着铐、举着铐、坐飞机地铐、吊着铐、铐在暖气片上、把头压在床底下、胳膊担着铐着把两臂撑着铐在两床间。杨利威被马吉山撑着铐死过起两次,抢救过来再接着铐。袁书哲,杨利威、王会男、龙淑芬、闫春娇被他们铐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袁书哲被铐了两个多月,腰骨负伤很厉害。马吉山边铐边咬牙切齿地说“抓不找你们师父,就拿你们撒气”。孙淑香的胳膊被撑出多处血肿。打:动不动就打人,打人骂人成了家常便饭,邱丽、袁书哲被打倒在地,用脚踹,孙淑香走的慢了点,被李明东一拳打晕拖出去套囚衣。刘勇因徐世云看了他一眼,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眼部,当时眼睛甚么也看不到,二十名大法弟子眼睁睁地看见他打人,硬抵赖说眼睛看不清楚是高血压引起的。一次刘勇打陈桂兰头部多拳,把陈淑兰的腿踹青一大块地方,一次他又把龙淑芬一把抓起摔在铁床头上。五月七日,一脚把孙淑香踹倒在走廊,又拖進值班室用大魔爪猛打头部,六月九日,又像抽风一样用脚把信淑华的鼻梁子踹破,又用脚猛踹邱丽、信淑华、陈桂兰、孙淑香腰部、头部。张军一拳把邱丽打倒,后来前胸返出青黄色痕迹。陈立山、靳敏用手猛击王曼丽、杨利威的脸头部,王曼丽被打成重伤,打点滴一周左右。史桂荣等大法弟子因不配合恶警造假,不搬食堂桌子,被恶警李明东打倒在地,鼻孔出血。他们都是一群训练有素的鹰犬,有时候打人看不出伤,但感觉非常的疼。恶警刘勇说,没打死你们算捡条命。恶警张军说甚么:别说你们,文革期间张志新怎么样?因对共产党有看法,被抓起来投進男牢房里轮奸,完后割喉枪毙。一名大法弟子回敬他一句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们不感到卑鄙无耻吗?”

三部曲:二零零六年八月三十日至十一月十五日止。八月中旬苏境外出开会回来,为了完成转化率,为了报功,他们又使出浑身解数,把所有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和送去女一所的所有大法弟子全部拉回来,先是利用邪悟者赵永华、苑淑珍搞哄骗,断章取义歪曲大法逼写所谓的『转化书’,不写就立马把两手扭着劲地铐起来,把头压在床底下铐起来,一会工夫腰酸背痛,头胀目眩,两胳膊酸痛动不了,汗流了一堆,有的被撑得嗷嗷叫,惨不忍睹,不写一直撑下去,后来发现曲素梅的腿被伤残,走路一甩一甩的,有的大法弟子连饭堂石梯都上不去,信淑华被他们折磨的奄奄一息,不知去向。邪恶工具看到了失败的下场,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再不醒悟,会遭到天报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0/159863.html

2005-12-15: 目睹马三家的罪恶
...我还看到大法弟子杜红琴、杨月君、李红、孙艳丽、杨颖、杜景琴、刘玉芬、周玉芝、王坦、耿国歌、还有几个我不知叫甚么名字,都曾遭受过不同程度的酷刑折磨。申淑文、张艳秋、在长期强制洗脑中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5/116570.html

2002-01-21: 大连市不法警察到单位绑架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8日,大连市第二中学青年教师、大法弟子李红,在工作单位上班时间被葵英公安派出所恶警绑架,送到市姚家监狱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李红因拒绝签字,于12月24日被恶警送往沈阳马三家监狱非法劳教两年。

我们再次正告还在作恶的生命:“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引自《法正人间预》),法正人间已指日可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3573.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3-10: 大连中级法院负责人详情:
审判长:殷传茂:0411-83775615、13795183227
殷传茂助理徐琪0411-83775987
审判员:王 雍
审判员:孟 晶
书记员:耿 艳
法院院长办公室:0411-83775001
申诉热线咨询号:12368

大连西岗法院负责人详情:
审判长:林文涛:0411-82793217、13842830013
陪审员:崔海燕
陪审员:任 伟
书记员:于巍巍

大连西岗区检察院公诉人:张亚亚:0411-82116509
检察长:吴喆、奚家升
副检察长:杨大军、王明双、赵蕊

举报的世人(犯罪证人):赵某某

2019-03-11:迫害辽宁省大连市周鸿旭上诉案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大连市中级法院法院:
电话:0411-83775987
院长:0411-83775001

2019-01-19: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邮编116021
责任检察官常亮 0411-83891112
检察长路林勋 0411-89891133
郭丽华 0411-84587999
林乐大 13940916916
副检察长余明勇 0411-84388777
苏斌 0411-84388222
公诉人汪辉 0411-83891055

大连市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
电话:0411-39969610、39969613、39969621、88969615
参与抄家的5个警察:
副所长何涛 0411-39969630,警号209573
刘万超 0411-39969606,警号W08042
迟作雷 0411-39969618,警号212450
张成语 0411-39969610,警号217424
那东胜 0411-39969606,警号215267

2018-12-30: 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

大连市高新园区派出所— 84790464
举报人—高新园区大山村副书记 满海柱 159441186219 大连市高新园区检察院 邹大明(男):刑事检察部员额检察官0411-82207539 办案人—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局 王鑫 张延军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