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男,也关押女) >> 路树明,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1-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6-05-11: 北京团河劳教所对路树明的迫害
大法学员路树明,2000年底到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劳教。起先,路数明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迫害。三大队的恶警和犹大对他進行肉体和精神双重折磨,没有达到令路树明放弃修炼的目的后,恶人想利用老乡的关系软化他,便把他转到二大队继续迫害。

二大队当时的恶警有:大队长蒋文来,副大队长倪振雄、赵颖波、叶连生,小队长刘新诚、何昆、赵某、侯某、特某。

2001年至2002年底这一段时间,团河二大队明目张胆打人的现象很少。大部份时间,这些恶警不骂人,不说脏话,有时好像还很关心学员;其中倪振雄是最欺骗人的,经常带学员给家里打电话或者带学员到操场上活动。一些人心重的学员被骗。其实,在这之前团河发生打人致残的罪恶就是发生在二大队,而当时倪振雄也正是负责的恶警。倪振雄自己曾经说在法轮功学员被关進团河劳教所之前,自己是很喜欢打人的,有一次把一个劳教人员打坏了,被上告了,要不是托关系,他也就被开除了。

据恶警刘新诚讲这是中共恶党的手段,为了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中共规定恶警从行为上伪善,从另一方面,中共又欺骗学员说是大法使这些恶警改变了,是这些恶警看到学员的善良被改变了。有些人确实改变了,但绝对不是所有恶警。这样说的目的就是欺骗学员。

其实真正细分析起来,二大队在团河劳教所几个迫害法轮功的大队中破坏力与影响的深远是严重的。人心重的学员对恶党的伪善分辨就会欺骗,即使从劳教所回来,由于自己的人心也会加长使自己清醒的时间。

但无论怎样,邪恶要把学员毁掉的目地是不会改变的。暴力不用了,它们就用人格上的侮辱,心理上的压力,精神上的折磨,使学员的意志崩溃从而达到邪恶的目地。

路树明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被转到二大队迫害的。开始恶警安排了几个邪悟的人围着给他洗脑。过了一段时间没有效果,他们就开始了人格上的侮辱。当时,路树明的妻子给他来了一封家信,陈述了家里困难的情况:路树明的家在农村,主要的收入靠路树明出外打工,供应孩子上学的费用及其它家用。现在路树明被关在劳教所迫害,自然就断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孩子的学费也就交不起了,家里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困难。有一次探视,第二天上午探视,从沧州到北京,路树明的妻子担心当天从家里走赶不上,头天下午就来了,没有钱住旅馆,就在劳教所的墙外边蹲了一宿。这明明是恶党的残酷迫害造成的,可惜路树明的妻子却因为受邪恶的宣传与洗脑,把这些都归在了路树明坚持修炼上了,在信里就劝路树明不要再炼了。

所有劳教人员的通信,劳教所的恶警都要先拆开了看过,他们认为“没有问题”了才可以的。有的因为与恶警关系不好,即使有来信也是看不到的。对于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信更是这样,如果坚持修炼是不允许通信的和探视的,即使家属来信也是看不到的。这也被恶警当成筹码来胁迫学员。李春元被从五大队转到二大队后,一直抵制邪恶的迫害。儿子来的明信片就被倪振雄等恶警扣住没有给李春元,而李春元写的明信片恶警也扣住不给发。这样做的目的从根本上是怕里外的消息的传递,是信息的封锁。

恶警看了路树明妻子的来信后,认为有文章可做。就在一天晚上,把所有的学员集中到楼道里,逼迫路树明把家信拿出来。倪振雄指使一个犹大当着九个班一百多人读这封信。结果不用说,既造成对路树明的侮辱,同时使那些邪悟的人更加认为不所谓“转化”是有罪的,从而给路树明造成心理上的压力。

2001年下半年,团河劳教所在废置的西楼成立一个所谓的“攻坚小组”。小组由所里的恶警姜科长、三大队恶警刘玉喜(音)、二大队恶警刘新诚组成。从专门关押法轮功的二、三、五大队抽调恶警认为得力的邪悟的人帮助对团河劳教所关押的一直抵制邪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集中迫害。当时被集中迫害的有赵明、秦尉、魏如潭、龚成喜、李春元等。白天洗脑,晚上恶警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电棍等進行暴力折磨。北京航天学院的一个研究生就是在这里被五大队的一个白姓恶警迫害的精神失常的。

路树明也被二大队的恶警送到西楼迫害。一天,姜科长等几个人按住路树明,拿着他的手在一张纸上写了骂师骂法的话。写完后,路树明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精神有些失常,哭喊着说头疼的受不了。恶警们害怕弄出事来,就赶紧叫来邪悟的学员“开导”路树明

路树明在西楼被单独关押了很长时间,不知受了多少折磨。

北京团河劳教所充当不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做下无数罪恶。天怒人怨。有一次打雷,把院里树的树冠齐齐的击掉了。这是上天在警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1/127403.html

2005-08-17: 北京市大法学员杨树强被劫持入精神病院迫害的经过
杨树强,北京市平谷区金海湖镇人。2004年元月到本地派出所声明自己原来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当即被恶警非法扣押、绑架。家中亲属得信后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蛮横不讲理,就是不放人,还说要判刑。家属非常害怕,一位在本地精神病医院任精神病科科长的亲属认为杨树强有精神病,恶警们不相信,要求将杨树强送入精神病医院,要求这个科长给杨树强用大剂量抗精神病药物,连用了十馀日。然后恶警们认为杨树强无精神病,杨树强又被带走,之后被非法判刑。几个月后,精神病科科长的丈夫突患脑血栓昏迷两日险些丧命。半年后杨树强在亲属(精神病科科长)的帮助下保外就医,闯出牢笼。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7/108610.html

2004-02-10: 2001年3月1日,我(于溟)被送進北京市团河劳动教养所二大队三班。仅我刚到团河的前后这一个月内,这里就发生过多起法轮功学员被残忍施暴的罪行。
三大队杨树强被庞昱等劳教人员在厕所暴打迫害至耳膜穿孔流血流脓、腰部腿部严重
受损几乎折断,数天无法行走,无人理睬。
---------------------
北京团河劳教所画皮背后的凶残(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7/37634.html

2002-04-12: 团河劳教所依法西斯行事:电棍所至、皮肉为开
请看:三大队的邪恶闹剧正在上演。学员杨树强(平谷人)被毒打得无数次晕倒,又无数次被冷水泼醒,惨无人道的折磨使他耳朵失聪,浑身伤痕累累…杨树强、龚成喜(北京昌平政法大学学生,原籍新疆)被捆在铁床上已不知多少天,遍体鳞伤。

2002-03-21: 杨树强,北京平谷大法弟子,2001年初被送入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在那里邪恶的叛徒在恶警岳清金的唆使下,把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拖到厕所里,强行让他们喝下一脸盆的凉水,甚至有时喝脏水,然后不准许他们上厕所小便,用此种卑鄙手段折磨大法弟子(受过此种酷刑折磨的大法弟子除杨树强以外还有胡长安、路树铭等)。一次,它们用凉水往他的耳朵里灌,一直到把他的耳朵灌得往外冒血才收手。第二天杨树强的耳朵塞着棉花,而他的脚和腿几乎被打断。经医务室人员检查已造成他听力严重下降,但所里为了隐瞒这起暴力转化伤人事件,费劲心机地查阅了他过去所有的医疗病历,妄想证明他的耳朵以前就有问题,以此来掩盖他们害怕让人知道的暴行真相,但终究没有得逞,真实情况还是逐渐让所里的劳教人员知道了,后来他又被调入二大队。在那里,恶警对他和几名未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施行变相体罚,如站军姿,踢正步(单腿站立,另一条腿前抬一尺高不放,保持一个小时才让休息一会),连续训练很长时间,包括休息时间在内也要“训练”,恶警还扬言:“你们不是坚定吗?谁挺不住了就给我转化,否则就给我天天练!”杨树强由于家里生活很困难,爱人带着两个很小的孩子生活很艰苦。恶警还以它们那套臭名昭着的恶人逻辑呵斥他:“你不转化,你家人受苦,你就是没善心!看我好好整整你!”后来,他又被送入五大队、集训队,同样遭受了残酷的折磨。据目前消息,他又被非法延期了10个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1/27032.html

2002-01-21: 龚成喜、杨树强、路树明、陆伟栋、方英文等等正在遭受极其惨烈的折磨,邪恶之徒们用多根高压电棍长时间的直接电击他们的头部、脸部以至全身各处!(详细情况待查实后再报。)

恶警岳清金是个阴险狠毒到骨子里的十恶不赦之徒!其他部分恶人名录:张京生(所长)、庄许洪(专职迫害的副所长,曾因嫖娼被公安部门当场擒住)、刘X(副所长)、姜海权、廖XX(管理科长)、蒋文来、赵爱国、刘金彪、赵江、倪振雄、寇成惠、赵颖波、宋业明、刘国玺、郭长河等等。

他们的这段邪恶表演史全部都会被记录在案,当其已无利用价值时,他们的所有罪恶必会被彻底清算!让我们同发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团河劳教所的邪恶!

另外,福建大法弟子刘建开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1/23573.html

大兴区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男,也关押女)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7-07-23:
卢沟桥看守所:
地址:丰台区沙岗村6号,西道口公交站过天桥向西过铁路桥洞,刘庄子路向西尽头西转
电话:010-63810311

北京新发地派出所
电话未接处警电话83705820、83705332
户籍办证大厅电话83705601
陈留村社区警务室:警察李明亮13910381861
潘家庙社区警务室:韩峰15210921596
天伦锦城社区警务室:刘永辉13381109868
银地家园社区警务室:封江奇13911267438



2017-07-23: 2017-01-03:
迫害北京大兴区于彦杰、李广兰、康立军责任人信息:
大兴区法院:
康立军案主审法官黄淘涛010-57362934
李广兰案主审法官王伟喆010-57362619
于彦杰案主审法官胡学文010-60238865

大兴区检察院:
公诉人赵斌峰010-59556248

大兴区610办公室:
主任马春元13716002418
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2016-10-11:
迫害北京大兴区于彦杰责任单位信息:
大兴区检察院公诉人赵斌峰010-59556248
北京大兴区“610”头目马春元13716002418
大兴区610办公室科长吴传海13439255202
公安大兴分局电话:010-69243071
大兴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010-69232919
大兴区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杨连江 13910316211
大兴区分局国保大队队长:杨万秋 13501200853
大兴区分局国保恶警:梁宽 13811079256
大兴区法制办  总机电话:010-61298569
礼贤派出所电话010-89271110
大辛庄警务室010-89277101
大辛庄社区警察:王芳德13911253362王征13910255761
前杨各庄社区警察:吴锋13911252170
田家营社区警察张胜利13910069631
礼贤社区警察韩英刚13911650032)

大洼看守所预守科010-61217239、61212006、61212876转206张警官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