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 >> 邵影(邵颖), 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29: 大庆法轮功学员石晶、邵影被构陷到杜蒙县检察院公诉科

大庆法轮功学员石晶、邵影2017年4月2日被绑架,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大庆市看守所。因为大庆新看守所条件非常差,又没有热水,邵影已出现严重腰椎盘突出,只能趴在床上,行走需要两人搀扶和抬着,已出现肌肉萎缩,左腿明显变细。石晶因胃痛身体非常瘦弱。

大约在6月20日左右,杜蒙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再次把构陷她们到杜蒙县检察院公诉科。

主要责任人 (区号:0459)
大庆市杜蒙县检察院公诉科:
副检察长:吕龙君 3422939(办) 133595910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9/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0355.html

2013-07-27: 劳教二十月 冤狱再十年  密山邵影九死一生
现年四十五岁的邵影女士,黑龙江省林学院本科毕业生,密山市畜牧局干部,坚持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被劳教一年,经历“万家惨案”,又被非法判刑十年,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受种种惨无人道的迫害,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出狱。
警察关押勒索“罚款”发奖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七月二十二日邵影去北京上访,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孟庆启、杜永山罚款二百元,没开收据。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六日,邵影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北京恶警绑架至前门派出所,后被遣回密山。
在密山看守所,恶警孟庆启、杜永山刑讯逼供,给邵影上背铐,手臂与身体之间夹着瓶子,并让她大头朝下撅着。过了一会,邵影头晕,恶心,昏倒在地。他们还强迫邵影家人交了四千元的罚款。有一天,政保科的杜永山手里拿着“奖金”对邵影说,这奖金是你们法轮功的钱。

二零零零年一月,密山公安局副政委刘琴用诱骗手段让邵影转化,邵影不配合,不转化。刘琴气急败坏恶狠狠的说,你不转化等一会儿你回到看守所就给你戴八十斤的大脚镣子。一月二十五日,密山公安局孟庆启,杜永山把邵影非法押送至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万家劳教所被迫害体无完肤

万家劳教所生活环境极差,拥挤,潮湿,不卫生,邵影全身都长了疥疮,流脓,流血,奇痒,痛苦不堪。劳教所医院以宋少会副院长为首的几个“法西斯式”医生,对她身上的脓包進行野蛮处理,用发钝的杓狠刮,因杓发钝脓包刮不下来,所以刮的时候疼痛难忍。劳教所的恶人还利用各种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進行高压“转化”,强迫看诬蔑大法的录像,利用邪悟者進行围攻,并百般刁难,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不让吃饱饭,让邵影住在阴冷的会议室,图书室的椅子上冻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劳教迫害一年到期,劳教所的人以邵影“没转化”为藉口,非法超期关押。二零零一年三月,几位被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过了几天,不但没放,还把邵影她们关進“小号”,长达一个月。绝食抗议期间,邵影出现心率过缓,没有血压,没有脉搏,生命出现危险,狱警对她强行输液,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六月中旬,万家劳教所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保证书”上签字,被邵影拒绝。六月十九日狱警邪恶的对邵影说,你们不签字,过几天就把你们送到男队去。随后“万家惨案”发生,邵影被关進小号长达二个月。她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无完肤。

邵影被非法超期关押的罪恶事实在明慧网曝光后,于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邵影才被无条件释放(已超期八个多月)。回家后,单位中共人员逼迫邵影的丈夫每天在家看着邵影,怕邵影再上北京去上访。单位还从周一至周日每天都排了班,每班由一名局长或书记带班,和两、三个科员组成监管队,监视邵影行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邵影被迫流离失所到哈尔滨。

再遭绑架、酷刑:长时间电击、灌芥末油、野蛮灌食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大年初二),邵影去同修家拜年,被在哪里蹲坑的便衣范加元、朱凯等人绑架。他们秘密把邵影劫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红霞街一号,这个 “哈尔滨市国保大队”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邵影使用各种流氓手段進行酷刑迫害,并且说一些流氓的话侮辱。
恶警把邵影锁在铁椅子上,他们对邵影拳打脚踢之后,用电棍,在她的身上手上到处电,她的手被电的像馒头一样的肿起来,不听使唤。他们又把邵影的外衣扒掉,用绳子把邵影紧紧捆在铁椅子上,憋得邵影呼吸困难,心跳加快。又把邵影的内衣撩起,露出前胸和后背,用电棍长时间的电,邵影的前胸和后背被电棍划出一道道血印,极其痛苦。

迫害到深夜,邵影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了。恶警们又揪着邵影的头发,捂住她的嘴,往她的鼻子里灌芥末油。邵影被呛得晕了过去,他们就往邵影头上泼凉水。邵影被激醒后,恶人又接着给她灌。邵影时而清醒,时而昏迷,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发抖。迫害持续到后半夜二,三点钟,恶警们行恶累了要睡觉时,不让邵影睡觉,给她戴上(手铐和脚镣连在一起的)刑具,让她坐着。
第二天晚上,把邵影转押到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哈尔滨市国保大队长在非法审问邵影时说,就只这一件事就可以判你十五年。邵影为了抵制哈尔滨市国保大队恶警对她的酷刑迫害,开始绝食反迫害长达七个月之久,绝食期间饱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所长赵凤霞指使在押犯人李玉霞、张可、兰草等人,对邵影施以各种体罚:白天码坐(长时间坐小板凳),晚上“码着睡”,一条被子下面要盖五个人,邵影被夹在中间,侧身立着睡,动弹不了,上不来气,全身大汗淋漓,难以入睡。这种 “睡觉”的姿势比上刑还残酷。狱警对邵影野蛮灌食时,往她嘴里灌一些令人恶心的呕吐物,邵影被欺压,辱骂,长时间不让上厕所,造成小便失禁。

非法判十年,遭黑龙江女子监狱折磨

二零零三年八月,邵影被哈尔滨市动力区法院非法诬判十年。八月二十八日,邵影被非法转押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因为邵影坚定修炼,不转化,被非法关押在集训监区严码二年零八个月。集训监区没有节假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从早六点到晚八,九点钟,长达十几个小时的码坐(长时间的坐小板凳),不让随便活动;上厕所,洗漱都有时间限制,并且有“包夹” 一步不离的看着。一年多后,邵影被迫害成严重的腰肌劳损,腰间盘突出和坐骨神经痛。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邵影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区,再一次遭到严码迫害(长时间的坐小板凳)。她被两个刑事犯“包夹”看着,包夹对邵影每天的一言一行,甚至吃甚么都要做记录,邵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包夹受“执道”的监督,包夹若不负“责任”,会被执道严厉的训斥。在黑窝里,本来已经失去自由的邵影,还生活在重重的迫害管制之中。

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狱警又把邵影调到集训监区(九监区)强行转化。那里的环境更加险恶,恐怖。恶警怕她们的恶行被外面的人看见,把门和窗户都贴上了白布,不透光。这次码坐要码军姿,即两手放在膝盖上,不许闭眼睛。邵影不配合,她们就按着邵影的手,捅邵影的眼睛,差点把邵影的眼睛捅坏。而且睡觉时间不定时,很晚才让睡觉。邵影为了抵制迫害开始绝食,要求有正常休息的时间。两天后监区狱警才答应了邵影要求,恢复正常的休息时间。监狱派五个人严密监控邵影,不许邵影随便活动,更不准迈出门口半步。每天一帮人围攻邵影,给邵影念邪恶的诬蔑大法的书,放诬蔑大法的录像,邵影都不听,不看,坚决不配合她们。

二零一二年,邵影被关進小号十三天,狱长恶狠狠的威胁对邵影说:你好好想想,如果半个月不行,还有半个月,咱们有的是办法整治你。六月二十九日,女监狱长指使监区长将邵影非法关押小号迫害二十八天。

七月份正是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几天,小号阴暗,潮湿,白天闷热不透气,恶徒强迫邵影码坐在离地只有二十公分左右高的铺板上不让休息,晚上十点才让睡觉,还不给行李,人睡在铺板上。不让洗漱,身上脏得发出难闻的气味。一天三顿两杓稀粥,饿得邵影头发昏,一阵阵迷糊。

七月二十六日,邵影从小号出来时,已经被迫害的不会走路(由别人扶着),头发木,手脚发麻,人瘦得脱了相。

遭迫害十年,邵影女士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一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7/劳教二十月-冤狱再十年--密山邵影九死一生-277251.html

2013-02-02: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信息
◇黑龙江密山法轮功学员邵影结束冤狱十年已回到家中。
◇上海法轮功学员徐家玉已于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八日回家。与其一起被绑架的两名同修也已回家。
◇山东省潍坊法轮功学员李子亭已于一月三十一日傍晚安全回家,但他驾驶的全新面包车仍被非法扣押在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湖南湘潭法轮功学员刘立炎、杨适宜一月十五日左右在宁乡被绑架。刘立炎于一月二十七日回家。(杨适宜被转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宁安市大法学员丁淑华于2013年1月22日回到家。
◇宋广弟已经从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回来一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2/2/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68480.html

2013-01-31: 密山市法轮功学员邵颖2月1日出监
密山市法轮功学员邵颖(音)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2月1日出监,希望通知家属去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31/二零一三年一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8412.html

2008-02-01: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71502.html

2006-07-10: 2001年万家惨案幸存者邵影再遭迫害
2001年6月20日发生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的惨案幸存者邵影再遭迫害:2003年大年初二被蹲点的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10年,关進哈尔滨女子监狱第五监区,继续遭受着迫害。邵影现在牙齿残缺不全,腰、腿严重受伤,遗留腰痛和坐骨神经痛。

邵影,女,36岁,黑龙江省林学院本科毕业生,在密山市畜牧局任国家公务员。1999年12月初为法轮功鸣冤而進京上访,被北京前门派出所绑架,后被密山公安局绑架進密山市东山看守所,同年12月末被密山公安局投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在万家劳教所受到了非人的迫害,2000年6月20日,万家劳教所发生震惊全世界的“万家惨案”(注:15名女法轮功学员在酷刑迫害下被迫上吊自杀,其中3人死亡。迫害固然残酷,万家劳教所的一切责任者对此有无可逃脱的罪责,但作为修炼人来说,自杀和自残行为是违背修炼原则的,是错误的),邵影为这一惨案的幸存者之一。当万家劳教所害死大法学员的事情被曝光后,万家劳教所对幸存者仍继续超期关押,邵影等大法学员绝食抗议,加之国际社会舆论的压力,两个月后万家劳教所不得不释放邵影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

然而,当这些死里逃生的大法学员把万家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向有关部门上访和向社会曝光后,有关部门不仅不依法惩治害死大法学员的凶手,反而与万家劳教所串通一气,要将刚刚离开万家劳教所这个魔窟还不到一个月的惨案幸存者12名大法学员非法抓回继续关押迫害。得知此消息,邵影不得不离开年迈的母亲、幼儿及家庭,流离失所,2003年初失踪,后来有消息传她已被非法判刑,但是具体情况一直不清楚。现获知邵影失踪后被迫害的一些情况,部份迫害事实揭露如下:

2003年大年初二的午后,邵影因去同修家拜年,被在那里蹲点的警察抓住了,证明邵影是法轮功学员后,便给邵影戴上了冰凉的手铐。随后,把邵影推上了警车,戴上了黑头套,秘密地押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红霞街1号。不知这个黑窝点原先是干甚么的,现在却成了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哈市610专案组:朱凯、范加元、张军(李军?)等对邵影進行非法审讯。

邵影被架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一進去,恶警们就把邵影锁在了铁椅子上,在审讯过程中,他们对邵影用尽了手段。先是用拳头击打邵影的头部、太阳穴等,还不断地打嘴巴子,接着又拿来了电棍,电击邵影的手和身上,邵影的手被电得肿了起来,肿得像馒头一样不听使唤。后来,他们把邵影的外衣脱掉,用绳子把邵影捆在铁椅子上勒的紧紧的,憋得邵影心跳加快,呼吸困难,然后,他们把邵影的上衣撩起来,露出前胸后背,用电棍电,不知电了多长时间,邵影的前胸和后背被电棍划出了一道道血印。

就这样折磨邵影到深夜,他们还没有善罢甘休。又给邵影戴上黑头套(恶人怕被曝光),把邵影架到一楼大厅,邵影这时被折磨得已经神志不清,在大厅里大约有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年轻警察,坐在那里等着邵影,他们还是把邵影捆在铁椅子上,污言秽语不堪入耳,先用电棍电,然后,揪着邵影的头发,拿来芥末油往邵影鼻子里灌,邵影被呛得晕了过去,他们就往邵影头上泼凉水,邵影被激醒后,又一次往邵影鼻子里灌芥末油,邵影又晕过去了,他们不停地往邵影身上泼凉水,邵影时而清醒,时而晕迷,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得浑身发抖。邵影隐约的听见他们说,快两点了,睡觉吧,这时他们才对邵影罢手。邵影身上湿透的衣服,穿了一天一夜,第二天晚上,他们把邵影送到哈市第二看守所,邵影才换上了干衣服。邵影在黑窝点遭受了法西斯式的酷刑折磨,现在想起当时的情景都不寒而栗。(另一遭受同样迫害的大法学员刘丽梅,因芥末油呛入肺里,肺脏逐渐溃烂,最后于2003年6月份被迫害致死。)
  
邵影为了抵制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开始在看守所里绝食抗议,长达近七个月(208天),恶警对邵影用尽了手段施加迫害:

开始几天,他们不给邵影行李,让邵影睡在冰凉的铺板上,也不许盖被,睡觉时邵影只盖了一件外衣。有一名在押人员看邵影冻得睡不着觉,给邵影盖了一条褥子,被恶警赵凤霞看见,把那位好心人大骂一顿,并把褥子撤走,邵影在凉铺上睡了好几天,直到家人送来了行李,才让邵影盖被睡觉。虽然有了行李,但在以后长达三个多月的时间里,睡觉比上刑还残酷。(共产恶党的邪恶简直令人找不出恰当的语言形容,活动身体、站、蹲、坐、卧、睡觉这些人的基本生理需求都被共产恶党变异成残酷迫害人的手段。)具体做法是,让在押人员一个挨一个“码”起来睡,就是每人一拳头大的地方,人和人之间没有缝隙,头挨头,一个人的前胸贴着另一个的后背,一只手臂压在身体下面,侧身立起来,全身还得挺直,不许弯曲,整个一个人像僵尸一样,一条被子下面能盖五个人睡觉,一宿只许翻一到两次身,尤其把邵影夹在中间,动弹不得,更上不来气,呼吸困难,大汗淋漓,全身从头到脚都湿透了。这样痛苦的睡眠,又怎么能睡得着呢?更何况邵影的身体非常虚弱,还遭受着这样的痛苦,是怎样承受过来的就可想而知了。

他们对邵影强制灌食,在赵凤霞为首的指使下,刑事犯经常对邵影张嘴就骂,伸手就打。在邵影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体罚邵影邵影蹲着,邵影蹲不住了,直到晕倒才罢休。还让邵影趴厕所,身体趴在冰凉的水泥台上,脸对着大便器孔。

邵影身体虚弱,对灌下的食物耐受不了,经常呕吐,她们很生气,不让邵影吐,有一次张可把邵影吐出来的东西用盆接着,然后再给邵影灌進去,实在令人恶心至极。有一次, 要给邵影灌尿,后来怕中毒出现生命危险,才罢手。

邵影有时身体严重脱水,没有血压,处于昏迷状态,她们就给邵影静脉输液,三至四瓶的液体打完,最快也需要五、六个小时的时间,在输液期间,他们故意不让邵影上厕所,人为制造憋尿的痛苦。有几次邵影憋得小便失禁,穿的棉裤湿透了,还不让邵影换洗,一直溻到晚上睡觉。

因绝食时间长,邵影身体状况极差,导致心脏病,心跳加快,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她们便给邵影强行灌药,几个犯人把邵影按上铺板上,捏住鼻子,用杓子把嘴撬开灌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652.html

2005-07-31:(六)野蛮灌食

野蛮灌食是万家劳教所狱医对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的手段之一。狱医以灌食为名,唆使其豢养的数名男女刑事犯或普教队员一起利用合法的身份采取野蛮灌食的手段,残害大法学员健康的机体和无辜的生命,不配合就遭到刑事犯及男狱医的拳打脚踢。野蛮灌食看上去是损坏健康,实则是换一种方式对生命的杀戮。万家劳教所医院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中有相当部份是被野蛮灌食窒息而死,且都是有蓄谋的故意犯罪。仅举看得见的几个例证。

狱医到队里灌食时,恶警队长张波曾多次下令给法轮功学员灌食不放食物,用管子插到胃里乱搅和,致使一名50多岁的刘姓法轮功学员当场昏死过去。

大法学员邵影被灌食时,遭到恶医殴打,并流氓威胁:“我打你乳房。”一次被男医插管时问道:“你吃不吃?”邵影说:“不吃。”这名恶医就把管拽掉再插進去,反覆4次。恶医们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洗插胃管,有时管子上带着血丝就给另一个人用,而且管子是淘汰的胶皮管,有一次灌食的奶粉呈黑色,灌食后很多人都拉肚子。

哈尔滨的王玉芝被强行掐着脖子灌食。历经100多天的折磨,她的鼻子被插破堵塞,已经无法灌進去,有时只有盐水没有食物,放的盐在水里都没化,王玉芝最后被迫害得双眼流血流脓,几乎双目失明。

双城的高国凤被劫持到万家医院后,院长宋昭会领10来个狱医和5、6个犯人,还有主抓灌食的徐大刚(犯人40多岁,男),他们像恶狼似的扑向高国凤,一人拽两耳固定不动,160多斤体重的贾红莲骑在高国凤的肚子上,其他人有拽胳膊、有压腿的,两脚腕正好卡在凳子另一头棱上动一点疼痛难忍,然后恶徒用开口器在嘴角拧动别牙,把嘴角扎的稀烂,藉助开口器把嘴撑大,把管子(像煤气胶管粗)从嗓子直插胃里,管子上头有个漏斗,一个人站在桌上往漏斗里倒,管子一挨上嗓子就恶心不止,胃里不停的往上返,灌的是包米糊加浓盐水,漾出来的是血加包米糊,弄的头发脸部哪都是,好几次呛死过去。

恶警每次都是这样连掐带拧,灌完后口渴难忍,一天折磨两次,灌完后拽着两个胳膊到监室,抬着往铺上一扔,有时摔死过去。头发每次撸掉一大团,大腿里、手背、前胸被掐拧得都是黑紫豆子,就这样一茬接一茬。恶徒给高国凤下40多次胃管。后来用鼻管(从鼻孔直接插胃里),打嘴巴子是家常便饭,用苍蝇拍杆(用三根铁丝拧的)抽耳朵;用笤帚把戳嘴、拽乳房、抠腋窝、胶带封嘴。高国凤1米67的个儿由130多斤体重变得最后剩一把骨头。

这不是个案,2000年和2001年这两年间大法学员为了反对强加的迫害、恢复应有的自由進行和平抗争,绝食人数少则十几人,多则百馀人,绝食次数常年不断,绝食者大都经历过一次次的法西斯式的野蛮对待。已故大法学员刘丽梅、付桂兰、白秀华等在生命垂危时仍然遭受野蛮灌食等非人性的摧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12.html

2005-07-23: 其实,被迫害的又何止我一个人呢?刘丽梅被灌芥末水时,呛到肺部咳嗽不止,看守所把她送到医院,于2003年8月12日死亡;对老人也不放过,六十多岁的王秀悦被用棉被、棉衣捂住头差点闷过去,血压高达260;韩少琴被电得两极接在手上、电插头直接插在电源上,连续十馀天电击,最长一次长达五个半小时使心脏严重衰竭,至今身体经常抽搐,不能自控;还有邵颖等大法弟子,也遭受过同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3/106816.html

2003-12-06: 黑龙江密山市大法弟子邵影(万家惨案幸存者之一)在被超期非法关押数月后于2001年8月无罪释放。在家中只住了几个月,因有同修揭露万家惨案真像,万家劳教所与密山公安局勾结欲将邵影再次抓捕,在万般无奈情况下邵影只好离别幼子、丈夫和年迈的母亲,被迫流离失所。

邵影于2003年3月在哈尔滨一资料点再次被绑架,现不法警察欲将其重判,因受邪恶宣传毒害,邵影所在单位大多数人被毒害,尤其她的丈夫,据说曾被邪恶操纵在当地电视上曾诬陷邵影不顾家庭,其实这些苦难完全是江氏集团造成的。

2003-08-27: 邵影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灌食时,遭到恶医殴打,并流氓威胁:“我打你乳房。”一次被男医插管时问道:“你吃不吃?”邵影说:“不吃。”这名恶医就把管拽掉再插進去,反覆四次。它们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洗插胃管,有时管子上带着血丝就给另一个人用,而且管子是淘汰的胶皮管,有一次灌食的奶粉呈黑色,灌食后很多人都拉肚子。

2003-06-11: 万家6.20惨案幸存者邵影再次遭酷刑逼供
大法弟子邵影,女,大学毕业,2003年正月初三在哈尔滨被邪恶绑架。邵影1999年被非法关押、劳教,送至万家劳教所,历经万家劳教所两年的残酷迫害和折磨,是万家“6.20”惨案的幸存者,两年后被释放,一直流离失所,她所在单位林场和当地公安一直非法通缉追找她的下落。
邵影这次在哈尔滨被绑架,开始有同修在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看到过她,在看守所遭受残酷的严刑逼供,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皮肤几乎没有好的地方,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她,至今下落不明。希望了解情况的同修提供详细信息,揭露邪恶,营救大法弟子。

2002-02-27: 在万家劳教所虐杀大法弟子的恶性事件中幸免于难的密山市畜牧局职员邵影,在被超期关押近一年后被释放,其家人被要求监视其行踪。后有消息告之万家劳教所要将其再次抓回劳教所(劳教所害怕邪恶被曝光),在这种情况下,邵影出于无奈被迫流离失所。密山市有关人员知道后气急败坏,竟将邵影的丈夫谷正荣的工资停发(夫妻俩在同一单位),无理指责他没有看着邵影,断绝了这三口之家的唯一收入。

2001-06-21: 在万家劳教所绝食的百馀名大法弟子遭受野蛮迫害。在法轮大法与尊师蒙受不白之冤时,大法弟子依法進京上访,却被非法强行劳教;更有甚者,在万家劳教所现有多人被超期非法关押;无故被关進禁闭室,睡着潮湿的地板。当时我们有10馀人身上都有最怕潮湿的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百馀人绝食,要求无罪释放。

现将在绝食期间部份受到野蛮迫害的大法弟子的情况纪实如下:

高淑彦:4月2日在禁闭室,第二天她开始绝食,共绝食28天。4月6日被强行灌食时,四、五个人把她按在椅子上插管,使鼻嘴出血。有一次在她插管发出极其痛苦的声音时,管理科刘伦科长用流氓语言“好爽啊”来取笑她。史英白所长站在门口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4月16日被强行送進医院,又被强行打针。郝院长说: “不吃饭就这么整你。”她亲眼看到,护士把胃管用长疥人的洗脚盆涮一涮,就给另一个人用。他们用的是未消毒和淘汰胶皮管的胃管。

左秀云:强行送入医院,皮下水肿,其中有5人全身出现药疹,奇痒无比。她共绝食31天。
郝云珠:在医院里有一次因拒绝灌食,被犯人强行拖走,在处置室,宋狠狠地打了她。她共绝食20天。
邵影:她绝食后,瘦得脱了相,被灌食时没有反抗,也被宋连踢带打。她共绝食26天。
潘宣华:共绝食25天,灌食5次。
李秀芹:60岁了,灌食后腹泻不止,长达半个月,绝食25天,连续插管16次。
郭明霞:绝食10次。遭刑事犯毒打,至今未恢复正常。

鸡西 密山市(牡丹江农垦)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8-05-16: 盛荣边防派出所;(一派)邮编158300 区号0467
所长;杨景锋 52666115224072
手机13763646188 15145796913

2018-04-26: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密山检察院检察员董明
密山法院刑庭审判长张莹,审判员栾鹏、房颖,书记员邵枫
鸡西市中级法院刑庭庭长马立平,审判员:李荣杰、刘洋,杨宗远。电话0467-288184828819532881849

2018-03-27: 黑台镇司法所:
所长冯有亮15946660004
杨传波13946802576
赵志宇18746772772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13945802222
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 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李刚13946806333宅0467-5229088

2017-07-02: 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玉海颖;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贾德军;办52860125211555 13836557555
中队长 李 刚:宅 0467-5229088、13946806333

2017-05-30: 绑架黑龙江省密山市张成花责任信息更正
密山市国保大队长李金林0467-5210737宅5225316、13945802222

2017-05-12: 密山国保大队:
大队长王耀光0467-52107370467-5206600、13945822917
副大队长玉海颖0467-5220366宅0467-5232555、13836516222
副大队长贾德军52860125211555、1383655755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3)

密山市畜牧局曾经是邵影同事的一些人的电话:
唐丽华 0467-5239981 唐春阳 0467-5233525 曹 丽 0467-5228236
刘丽萍 0468-5231688 李明廷 0467-5224971 由春利 0467-5226129
张洪彬 0467-5229513 刘术义 0467-5228330 徐亨万 0467-5260996
张宝清 0467-5229779 (原书记,现退休)
刘元栋 0467-5227452 (原局长,现退休)
曹吉琴 0467-5222329
畜牧局电话:0467-5224634

本案件有关文件

共同制止虐杀,救援中国受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7/13010.html

中央社:中共又整死十五名法轮功女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5/1290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