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3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劳教所(鸡西市梁家劳教所?) >> 李洪伟,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密山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10-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5-04: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二十一时,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国保支队大队长李学军、国保支队警察尹航、马群、乔平伙同东安分局六、七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宫呈阁的家中,期间警察未出示工作证、未穿警服、未出示搜查证及立案决定书。

高秀清指着国保警察说:“你认识我吗?我是高一喜的姐姐,我弟弟就是被你们送进看守所九天被害死了,尸体还在殡仪馆,在家属不同意的情况下你们要强行火化。留下未成年的女儿,近九十岁的母亲含恨而终。”警察不由分说将屋内高秀清等十四人绑架,在绑架的过程中范丽敏被国保警察用手掐住脖子强行从四楼一直拖至一楼,致脖子立即出现几道深紫色血痕。

警察对宫呈阁非法抄家,抢走所有法轮功书籍,笔记本电脑两台,三个平板电脑、手机五个等私人物品。随后将十四人送到东安分局非法拘禁。

宫呈阁和曾德云因身体原因被放回。高秀清、王明艳、王楣泓、范丽敏、姜春梅、张淑敏、张丽、李洪伟八人在东安分局扣押一天一宿。在东安分局,法轮功学员连续三次将八人联名控告状递交给东安分局副所长梅永刚,均被拒收。

东安分局一警察拿着照片对八十三岁老人金龙金说:这些条幅都是你们挂的吗?老人说不是。另一警察对宫呈阁说,“你家早已被监控了”。

二十四日凌晨,李学军伙同东安分局五、六个警察(有几人未穿警服)谎称送曹淑芳老人回家,到牡丹江市西二条路一小区4号楼住宅,未出示任何手续进屋就乱翻,非法抄家,连冰箱、床下柜子都不放过。七十五岁的曹淑芳吓坏了,心脏出现不适。

警察抢走了李洪志师父的法像、《转法轮》书籍四本、《精進要旨》合订本、电子书一本、小录音机三个、影碟机一个、手机三个、mp5一个。他们还把高一喜在牡丹江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天迫害致死的相关材料都抢走了,欲毁灭证据。把七十八岁宋秀玉老人的身份证也抢走。

二十四日晚十六时左右,东安分局副所长梅永刚下令将八人行政拘留十五天,拘留证没有以上八人签字。

在牡丹江市拘留所,八人抗议非法关押集体绝食四天,生命出现垂危时于二十七日上午释放回家。

刚至牡丹江市拘留所,明文要求体检,有一人拒绝体检,警察接一杯水替代尿检,另一人没测血压和检测尿样,质疑:你们为什么不体检就把人关押?体检医生说:进去吧!

在牡丹江市拘留所期间,张丽关在六号监室,另七人关在五号监室,八人集体拒绝穿号服,不坐小板凳、不报号、不照相,集体坐在床上发正念。一男性警察在大喇叭里面破口大骂,污言秽语。

二十五日早,住在六号监室里的张丽被警察暴力拖出照相,其余七人齐声大喊不许打人、迫害有罪、信仰合法、法轮大法好等等。

七、八个警察冲进五号监房,其中警察李静伟(警号ZJ 2040)举起右手使劲连续扇打站在最前面的李洪伟脸部,致使李洪伟一颗上门牙被打掉,其余几颗牙齿松动,脸部红肿,嘴角流血。打完后,几个警察对李洪伟连拖带拽,欲将其拽出屋,屋内的六个人一齐把她拉回来。李洪伟大喊:“我要控告,警察把我的牙打掉了!”

在第五监室,王楣泓被狱警于成龙五、六个警察强行拖出,王楣泓不配合,几个警察就把她以“大”字形抬到第七监室扔在地中间,衣服被他们撕出两个大口子。

几个警察又给王明艳照相,强行从第五监室揪住王明艳头发将其拖出,其左胳膊衣袖被撕成两个大口子,衣服蒙到脑袋上,警察用手按住王明艳的左脸,强行拍照后又把她拖回五号监室。接下来警察又强行拖高秀清拍照,抓住头发,过程中踢打高秀清致腿部瘀青。

下午,拘留所所长王升进到五号监房,李洪伟在他面前举着那颗被打掉的门牙,控诉说:“这就是被你们警察打掉的牙齿!我要控告,我要纸笔!”王升扯开话题,随即溜走。

为了抢夺罪证,警察韩雪等六、七人再次搜身李洪伟找被打掉的牙齿。她们把李洪伟拖到走廊里强行把上衣扒下来,使劲按住双手双脚,使其无法动弹,女警察韩雪从脖领部位往下摸个遍,其中一男性警察也粗暴的上手乱摸。随后,他们又一起把她180度翻转身体,前身摸完摸后身。最后,没找到牙齿,就像扔货物似的把李洪伟扔进至六号监室地上,足足一个小时,李洪伟才缓过劲儿来,此时浑身疼痛难忍,只能慢慢地从地上爬到床上休息。

二十六日上午,十余个警察进入六号监室,李洪伟仍继续维权,对警察们说:“我要控告警察把我牙打掉了!”其中一个警察说“牙在哪儿?”李说:“这是我要控告你们的证据,能给你们吗?”他们自知理亏,未说一句话,扭头撤出。

过了约两小时后,拘留所所长王升和女警察韩雪再次来到六号监室,伪善的对李说:“喝点水吧!”话音未落,韩雪把李洪伟身下被褥拽出,扔到另一张床上,又一次全身搜身,连脚上穿的袜子都不放过,完全不顾李洪伟三天绝食,虚弱无力的身体。随后他们又把李随身衣物拿到外面仔细搜查,不放过一个细节。仅仅一颗牙齿竟让拘留所如此兴师动众?!

在拘留所期间,警察强行把被绑架的王明艳、张丽、姜春梅、高秀清、李洪伟、范丽敏、张淑敏七人的头发拽下几根,分别放到七个口袋里。

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左右,女警察韩雪对八人说:“你们可以走了,这几天我们被你们几个人折腾够呛,我们可不愿意再关你们了。”

当天八人全部回家,拘留所企图 “关押十五天的计划落空”。

日前,牡丹江市国保大队副队长李学军,警察尹航、马群,牡丹江市东安分局副所长梅永刚,牡丹江市拘留所警察李静伟因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徇私枉法罪,滥用职权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罪名被控告。

高秀清、王明艳、王楣泓、范丽敏、姜春梅、张淑敏、张丽、李洪伟、宫呈阁、曾德云、金龙金、金金玉、宋秀玉、曹淑芳十四位法轮功学员依法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并要求经济赔偿。
English Version: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8/5/7/169608.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4/四二五前牡丹江十四人被绑架后联名控告警察-364944.html

2017-08-27: 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姜洪福、杨晓光、李洪伟,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号晚间九点三十分左右,到密山市二人班乡集贤讲真相时,被村民诬告,被二人班乡派出所警察伙同密山公安局国保副大队长玉海颖(女)、中队长李刚劫持到密山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27/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3019.html

2002-01-24: 鸡西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我们是大法修炼者,修炼以前我们都不同程度有各种疾病,经过炼功,我们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如何做一个人的道理,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同时也坚定了我们修炼大法的决心。全国每天都有众多的人加入到大法的修炼中,为国家为社会的安定团结、人心向善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可是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害怕人心向善,从99年7月20疯狂镇压法轮功,那真象天塌了似的。为维护大法的尊严,维护大法在世间的洪传,维护宪法给公民的合法权益,广大修炼者不畏强暴,冒着被肆意虐杀的危险,前赴后继,涌向北京天安门上访,为此很多修炼者被非法抓进拘留所,甚至投进了劳教所、监狱。

第一批被绑架进鸡西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杨翠平、杨晓光、李洪伟、张玉堂、董志国、姜宏禄、赵斌、孙日生、王玉、王学世、巩志军、程忠强、史晓春、邢德福、邢德禄15人。刚开始,有些干警表面上对我们也不错,过一段时间有些干警就显露出他们那邪恶的面目来了。强行搜走了我们的大法资料,并开始不断地打骂我们,记得在2000年3月17日,以所长王彦军、政委王洪武、护卫大队长范国雨为首的邪恶之徒带20多个干警,拿狼牙警棍如狼似虎地把我们赶出监舍,带上行李等日用品,在监舍外站成一排,解开衣服,裤子,脱下鞋、袜子并让我们撅着,挨个搜身,拿警棍几乎挨个的打我们,政委王洪武还用手掌砍我们的脖子,有的把被褥都拆开了,翻了1个多小时后,又罚我们站了3个多小时才进监舍。大雪天罚我们站军姿,一站就是2个多小时,甚至把我们的功友拉出队列让他们撅着,管教黄业林站在楼内还高兴地笑呢。

一次在外走步,李洪伟要上厕所,邪恶的流氓干警鞠华不让,在晚上开饭时这个邪恶之徒兽性大发,就看李洪伟来气,扯出李洪伟就把他打倒了,并且抢下李洪伟的饭缸打他的头,直到把饭缸打坏才住手。在一次洗脑中因李洪伟和杨晓光不答卷,队长周成华令一诈骗犯打他们二位,打的眼睛直流泪(打伤了)。体罚更是常事,有时下半夜才让睡觉。2000年11月1日鸡西劳教所请来哈万家等由省劳教局组织的叛徒来骚扰我们,我们四位同修站出来制止它们破坏大法,邪恶的干警手拿狼牙警棍,一下上来10多个,把我们四位同修(杨晓光、张玉堂、王学世、代军)拖到外面走廊里拳脚警棍劈头盖脸就打,直到把王学世眼睛打得看不见东西了,那三位同修也被打得眼睛肿起一个包,鼻子、嘴流血,张的牙都打掉了,然后押进小号带上脚镣,当时在场的有政委王洪武、省610教育处长樊春玲,这是鸡西劳教所的真实写照。现在鸡西劳教所还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锹把、镐把、教育和感化"。2001年1月8日张玉堂因炼功被范国雨毒打并煸动犯人对张的仇恨,说是张炼功影响了大家睡觉,被张当场揭穿了他的谎言,以至于大家对范国雨产生极大气愤,都在背后骂他。2001年2月27日当这些邪恶的干警再一次逼迫我们骂大法时,由于我们不屈服,邪恶的护卫队长范国雨、干警林永军和中队长队陈震拿警棍把张玉堂、杨晓光叫到管教室,他们拿警棍轮流打了近1小时,然后给杨戴上脚镣,把杨、张押进小号70天后才放回中队。还有一位学员叫候景涛,由于经常遭受干警、小偷等犯罪分子的毒打以至于被打得精神失常,原来只说他精神不好,后来把他关进小号,邪恶的警医就给他打上一针破坏神经的过期的药物(马玲护士曾说进这么多过期的药赶紧给队员打,从2001年9月间进的过期药品直到12月份还有)。政委还利用邪恶的犯人崔建国、肖英军毒打候景涛,有一次一邪恶干警刘贵栋指使上述2个犯人,一边侮辱候一边往其身上浇凉水,甚至肖犯还逼迫候骂我们的师父,不骂就用皮鞋踢、打嘴巴子。

2001年6月中旬因汪世祥、王兰生、杨晓光三人炼功被恶警们押进小号,其中汪世祥62岁。在小号里暴徒们强行给上述三人插管灌食、灌食盐水把鼻子全都插坏了,其中汪被前后关了一个多月,王兰生和杨一直在绝食中,6月28日张玉堂要求中队长陈震无条件释放杨、王二人,中队长不同意随后把张也关进了小号,绑在床上,也灌食插得鼻子出血,大小便失禁,三人被关押整整四个月。其中10月上旬因杨晓光向省局副局长邹贤宝揭露了黄业林无故殴打法轮功学员一事,再次遭到严重迫害,被警察拳脚打了三起,然后四肢绑在木床上(床上有铁环)用1寸粗的塑料管毒打,再用两桶凉水往鼻孔里灌,呛得几乎死过去。这些邪恶之徒所用手段比法西斯的还要残忍。

善良的同胞们,中国有句名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善恶全报。目前中国大陆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正是对无知的人们造下的祸患的警告。象恶警周成华的家属遭受的恶报,那是周成华造下的罪业(周烧毁大法书及经文),由他家人替他承担的一种现世现报的表现形式,象恶警林永军一个28岁的小伙浑身尽是病,打针吃药成了家常便饭,如其还不悟等待他的绝没有好的下场。

以上事实是我们在劳教所的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是谁在破坏法律?谁在执法犯法破坏人民的安定团结?各地劳教所邪恶的表现,已经不能再欺骗世人了,邪恶的表演有力地打了人权恶棍江泽民一记响亮的耳光,同时也使人们认识到:清除邪恶是每个修炼人的天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都逃脱不了失败的下场,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一切邪恶都将走向灭亡,那也是它们罪有应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4/23726.html

鸡西劳教所(鸡西市梁家劳教所?)联系资料(区号: 467)

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
总机:2670164 2570165 2570166 2570167 2670966
总机: 0467-2570164转080310467-2570165转080310467-2570166转080310467-2570167转08031
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所长: 0467-2670666
黑龙江省鸡西市劳教所迫害法轮功中队:0467-2672528(无效)已改为 467-2691240/2006-01-22 更新

队长齐敏:13946854203(手机)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还有大队长王海富、教导员朱立俊、恶警齐敏、张国华、张贵德、顾德君、范国雨等等,主要领导王洪武政委。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17-08-27:
玉海颖 办;0467-5220366 宅;0467-5232555 13836516222
中队长 李 刚:宅 0467-5229088、1394680633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