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李满庭, 男, 66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四河镇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6-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1-28: 李满廷遭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经历
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十几年来,不知有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伤、致残。被劫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从入监到出监,每时每刻都存在致死致残的可能,那里的坏人恶警太狠毒了。

以下是榆树法轮功学员李满廷自述在四平石岭监狱遭迫害经历。

在榆树市看守所被折磨七个月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我和同修刘淑春雇了一辆车去榆树市于家乡红旗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当地恶警发现,刘淑春当时正念走脱,恶警绑架了我和不修炼的司机。九月四日早,我们被榆树市公安局的恶警石海林送到榆树市看守所。司机被关押了十五天,被勒索了两万四千元钱,才被释放回家。我的家人怕我被迫害致死,也被勒索了一万元钱。当时我绝食抗议,恶警、恶犯把我按倒在一个担架上,紧紧的绑在上面一动不能动,然后往鼻子里灌水,无法形容有多难受,灌完后也不松绑,一直绑到晚饭后,又进行一次灌食。我在那里被迫害了将近七个月的时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大年三十那天,刘淑春又被绑架,当时她绝食抗议,一连绝食半个月,已不能起床,恶警坏人们还要抬着她去灌食,在那样残酷的情况上,刘淑春还在喊: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判刑三年,遭恶犯折磨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四平市石岭子监狱。一进监狱,我就被十监区二队的犯人王庆元推进一个吸烟室里,不容分说,抡起拳头就往我脑袋上狠打,三、四拳就把我打懵了,接着就是一阵猛踢,一直到他打够才说:“这里是政府部门,必须认错。”

法轮功学员张金峰也曾遭王庆元殴打,王庆元专门往他小腹的下边致命的地方踢,手狠拳毒。据说被非法关押到石岭监狱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被这样打过。我被关到监舍后,王庆元让杀人犯邱石来包夹监控我,这个杀人犯邱石来不但好打人,而且特别能勒索钱财、食物,经常用胳膊肘勒着我的脖子要东西,有一次逼我给他买五十根五元五角钱一根的香肠,不买就打我的脑袋,有时他按着我脖子逼我写“五书”,不写就用各种手段折磨,有时不让我睡觉,刚要睡着他就用钢笔扎我肋骨。

石岭子监狱二区队致死致残多人

在这个监狱里,邪党利用恶警,恶警利用坏人,用尽了最毒辣的手段,摧残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孟繁奎的脊背被凶手陈闯打的从上到下全是伤疤,当时都开花了,惨不忍睹。二零零八年,这个二区队打死一名松原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又打死了法轮功学员于连和,当时狱方隐瞒实情,骗说是自然死亡,但有法轮功学员做证,最终真相大白了。狱方只好给受害家属赔款,给凶手加刑九年。

有一次,监狱搞所谓攻坚战,恶警李志强、杨铁军、李波用电棍任意殴打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徐洪军的脖子上、脸上全是电棍伤疤,白天被迫害一天,晚间被关入小号迫害,就这样摧残了半个多月,已经是遍体鳞伤,还不罢休。

法轮功学员秦怀斌被恶警按倒在地上撑开四肢,恶警用双脚踩住,用电棍猛击脖子,惨不忍睹,挣扎中手指头被踩坏了,不能干活,但还必须得干,干少了还不行。

有一次,凶手颜德全把我的大拇指掰到要挨脖子上了,这个大拇指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恢复。

冤狱到期那天,监狱恶警还一直恐吓我,不“转化”你回不去家。本来早晨就应该放我出去,可狱方不放人,一直等到下午两点钟榆树六一零恶警来,把我直接拉到长春市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洗脑班里,恶人利用一些犹大,在迫害面前被转化又走向其它法门的人,用各种其它方法威胁利诱,由于一时正念不足,看了其它法门的东西,削弱了正念,上当受骗,也写了所谓的“五书”,留下了修炼中最大的遗憾,愧对恩师。愧对自己,愧对众生。知错立改,回家后,立即写了声明,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多救人,弥补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8/李满廷遭吉林省四平市石岭监狱迫害经历-265977.html


2011-09-27: 吉林榆树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吕先锋、李满庭,已于九月二十二日从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7/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7196.html

2011-09-12: 吉林榆树三法轮功学员仍被长春洗脑班劫持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导)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吕先锋、李满庭,仍被劫持在长春兴隆山洗脑班,遭受迫害,其中吕先锋、李满庭是在遭冤狱迫害期满后被“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的。

榆树邪党“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新立镇“六一零”恶人与派出所不法人员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四日绑架了原福安乡法轮功学员于爱华,对其在榆树進行洗脑迫害,又于七月二十六日转移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榆树市泗河镇法轮功学员吕先锋,冤狱四年刑满后,家属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九日早七点多去四平石岭监狱接人时,监狱方叫等着,等到十点也不见吕先锋被送出来,后来监狱方警察出来说已经被榆树 “六一零”接走了。直接被劫持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榆树市法轮功学员李满庭,六十八岁,为了让世人不再受邪党谎言的欺骗,叫人们明白真相,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去于家乡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于家派出所恶警绑架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然后送看守所迫害半年后,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由邪党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三年,送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继续迫害。三年冤狱期满,家属于九月三日一大早就去接人,等到八点多狱警上班后叫家属把衣服拿進去,让家属等着并说十一点放人,可是家属十一点又去大门口询问,狱方说得下午一点多放人,可是到下午一点又去找狱警,他们却说叫榆树“六一零”接走了。最近家属及亲朋四处打听,才知道李满庭也被邪恶的榆树六一零劫持到兴隆山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里邪恶整天给学员播放污蔑大法的歪理邪说,不时的还有一些犹大散布歪理,破坏法轮功学员的正念,同时还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说甚么:不放弃信仰就停发工资、拘留、劳教、判刑等等,家属去要人时不“转化”的不许接见。洗脑班里邪恶之徒沈全红,过去是奋進劳教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一个普通管教,思想、行为败坏、阴险狡诈,据说现在是洗脑班所谓教育组组长,其人于二零零零年在奋進劳教所时就一身病,经常休病假,现在还干坏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2/吉林榆树三法轮功学员仍被长春洗脑班劫持-246632.html
2011-03-21: 吉林四平监狱电击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导)下面是吉林省四平监狱对几位法轮功学员迫害的一些事实,事情发生时间是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至同年十二月十五日。

四平监狱的地理位置
四平监狱的地理位置

法轮功学员秦怀斌(通化市人),被三区队恶警杨铁军、四区队恶警李志强和二区队犯人颜德全一起电击和暴力折磨。

酷刑演示:恶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恶警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徐洪军(通化县人),被十监区监区长(恶警)何玉清、副监区长(恶警)周继佳、一区队恶警王思铭、二区队恶警武铁、三区队恶警杨铁军、四区队恶警李志强等用电棍和拳脚暴力迫害,并关小号進行暴力迫害。

法轮功学员徐洪卫(辽源市人),被十监区一区队恶警王思铭、二区队恶警武铁、三区队恶警杨铁军、四区队恶警李志强等用电棍电击、拳脚暴力迫害,头部与胸部电击严重。

法轮功学员周继安(白山市人),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在监舍炼功,受二区队恶警武铁的指派遭到邪恶犯人孙刚、颜德全的暴打,之后又由二区队恶警武铁、三区队恶警杨铁军、十监区副监区长(恶警)周继佳用三至五把电棍电击、摧残。

法轮功学员刘洪才(白山市人),被十监区副监区长(恶警)周继佳用电棍电击、暴力迫害,他绝食半月左右,抗议监狱的迫害。

四平监狱相关警察名单:“教育”科长(恶警)陈国民,十监区监区长(恶警)何玉清,副监区长(恶警)周继佳和四个区队恶警,恐吓、打压、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有张学民(黑龙江省)、张金峰(辽源市)、李满廷(榆树市)、姜宇廷(松原市)、孟凡友(公主岭市)、李文祥(吉林市)、徐彦刚(松原市)等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1/吉林四平监狱电击折磨法轮功学员-237877.html
2009-04-06: 榆树市邪党法院秘密冤判大法弟子李满庭五年
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满庭一位六十六岁的老人,为了让世人不再受邪党谎言的欺骗,叫人们明白真相,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去于家乡散发大法资料,被于家派出所恶警绑架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送看守所迫害半年后,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份由邪党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五年,送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继续迫害。在这期间,他们都是秘密的、见不得人的“鬼使人差”行事,他们干出这种伤天害理之事真是怕得要死,惶惶不可终日,从来都不让家属接见。

大法弟子李满庭曾经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两次被非法拘留迫害,后又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在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刑讯逼供时,被恶警石海林和另一名小恶警打得死去活来。在劳教所里被非法关押迫害,强迫放弃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6/198433.html

2009-04-04: 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满庭被邪党法院冤判五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六十六岁的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满庭被邪党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五年,劫持到吉林省四平石岭监狱非法关押。

李满庭是在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到于家乡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于家派出所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前,一直被非法关押到榆树市看守所,恶警一直不让家人探视。

大法弟子李满庭曾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两次被拘留迫害,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李满庭遭刑讯逼供,恶警石海林和另一名小恶警用酷刑将他迫害的死去活来。在劳教所,李满庭被也遭恶警酷刑折磨、强行“转化”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53.html

2008-11-25: 榆树市泗河乡大法弟子李满庭被非法关押
榆树市泗河乡大法弟子李满庭还被非法关押在榆树市看守所,已经有两个多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5/190460.html

2008-09-23: 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大法学员李满庭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榆树市泗河镇大法学员李满庭,自从九月三日被榆树公安恶警绑架到看守所至今,仍不放人,这给六十六岁的老人和老伴及家人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和痛苦。一位只为做好人的人,放下世间的名利、人身安危而不顾,忘我救人的人,反而被邪党人员绑架迫害,可见邪党的本性和目地是何在了。现在李满庭以被关押近二十天身体非常虚弱,正在绝食抗议之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3/186434.html

2008-09-06: 榆树市警察的不法行径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吉林省榆树市泗河镇大法学员李满庭、刘淑春乘车去邻乡于家乡孙家岗子途中,遭遇于家乡派出所的警车,在路上被非法拦截,然后警察将他们二人和司机绑架,并劫持到于家乡派出所;当晚大法学员刘淑春趁警察熟睡之际走脱。

第二天早上五六点钟,泗河派出所五个人用车将李满庭拉到他家,欲非法抄家,当时李的妻子由于惊吓,抽了过去,警察怕担责任,只好作罢。接着他们五个人又拉着李满庭到刘淑春家,当时警察手里拎着棒子,前后将房门窗户堵住,一看门锁着,就走了。然而他们并没有就此罢手,下午四点多钟,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开着一辆白色轿车,好几个人又闯到大法学员刘淑春家,因门锁着,他们竟像土匪一样,将门锁撬坏,强行入室,非法抄家,抄走两本大法书。接着他们又窜到大法学员阚凤英家,当时家中无人,他们采用同样的流氓手段,别门撬锁,闯入室内進行翻抄,抄走部份书籍和师父法像等物品。因刘、阚两人没在家,才免于被非法绑架,现在她们有家难回,被迫流离失所。现在李满庭被劫持到榆树市非法关押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6/185414.html

2008-09-05: 吉林榆树市泗河镇大法学员李满庭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八年九月三日晚十一点多钟,榆树市泗河镇大法学员李满庭在去于家乡孙家岗子撒真相途中,被于家乡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并于第二天劫持到榆树市拘留所或看守所非法关押,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5/185337.html

2008-06-29:我遭受数次毒打折磨的迫害经历
……
朝阳沟劳教所的残毒

在我第一次被劳教回来不到半年的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中午,我在家休养,因身体还没康复,不能干活,青山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志伙同其他几个警察在村治保主任潘振江的协助下,又把我绑架到榆树拘留所,非法关押八天。二月四日,我去四河镇功友家,被四河镇派出所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我不说姓名、住址,他们就毒打我,当时被绑架的还有吕先锋、焦传付、李满庭、彦士俊、周其俊等,后被送到榆树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把我弄到正阳派出所四楼非法审讯、刑讯逼供,用电棍警棍、拳脚狠命地打我,还说不用任何证据劳教我二年。因当时离过年没有几天了,政保科的恶警不通过任何法律程序把我们送進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9/181105.html

2008-02-28: 李满廷自述遭吉林榆树市和长春市恶警血腥迫害
我叫李满廷,男,六十五岁,是吉林省榆树市四河镇法轮功学员。九五年冬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我的心性和身体素质确实有了明显提高,在我的心灵深处已经深知大法的神圣,伟大,妙不可言。

一.多次遭榆树市公安局恶警迫害

万万没想到这伟大的宇宙大法却遭到江氏流氓集团的恶毒攻击和打压。九九年“七?二零”,听说长春法轮功学员被抓,当地政府也不许炼功了,我和同修去长春省政府证实法,政府不但不给答覆,反而出动大批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抓捕和镇压。“七?二零”过后,我们回到家中,发现家中的大法宝书、师父法像被当地恶警抢劫一空。恶警周永纯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查、罚款、抄家,强迫写所谓的保证书等,手段非常恶劣。

二零零零年春,我与同修去北京证实法,途中被长春站警察拦截,然后由榆树政保科长陈兴国绑架回到公安局,非法罚款三百元,送往看守所(后转往拘留所)迫害,在那里警察常胜利强行侵占我一百三十元钱。而且“六一零”和政保科强迫我写“保证书”,否则就不放人,一直非法关押我四个多月,身心受到严重的摧残。

时隔不久当地坏人王文志勾结恶警王国壮到我家又将我绑架到榆树市“六一零”办的洗脑班,在那里我们受到非人的待遇,我绝食抗议十天后身体极度虚弱被家人接回。

二零零一年的腊月二十二,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去新庄乡挂大法好条幅,被当地恶警绑架送往榆树市公安局。一進屋就被一个又高又胖的大个子恶警翻兜,我和另一同修的八十元钱被抢去入了他们的腰包。为了家乡同修的安全我们不报姓名和地址,他们就对我们下了毒手,国保大队恶警石海林和两个不知名的恶警把我的裤子扒下,用小白龙(一寸粗的塑料管子)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狠狠的抽了一遍。

见我不说出姓名地址就又全身乱打一阵,然后恶警石海林气急败坏的说:“给他背剑”。两三个恶警一齐上手,把我两只胳膊一上一下狠命的往后背,想在身后用手铐扣上,我拚命的挣扎不让他们扣,大约二十多分钟也没扣上,他们红了眼,把我按到地桌上用膝盖压住我的后脑杓,使我的脑袋一点也动不了,这样才把我扣上,然后他们提着手铐往高吊,疼的我两只胳膊无法忍受。看我忍受不住就猛然往下一按,这一按手铐就紧一格,再吊再按又紧一格,就这样不知按了多少次,手铐已经扣到肉里去了。就好像直接扣到骨头里了,疼得我真是到了极限了,脸上的汗水刷刷往下淌。

他们歇一会又问我:“说不说?”我说我没有坏意,就是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你们不要这样,他们不但不听,又進行新一轮迫害,继续往起提,往下按,一直到我休克了,他们才松开手。我一头栽到地上,就听当的一声脑袋摔在地上,一阵剧烈疼痛,然后元神就离体了。

我看到我的肉身被反锁着,仰面朝天,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停止了呼吸,完全像个死人一样。但我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一种没有身体束缚的解脱的感觉,不疼也不难受,没有任何压力的感觉,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怎样对待我的肉身。

当时两个恶警都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那个年轻恶警说:这咋整,这不死了吗?恶警石海林仔细的看了看,真的没气了,急忙压低嗓音小声说:解开,快解开,恶警急忙去解手铐,可怎么也解不开。由于扣的太紧,两人一起上手也解不开,他俩累的汗流浃背还是解不开,后来他俩狠狠地把我的两只胳膊往一起拽,也不管胳膊折不折,最后总算解开了。

年轻恶警跟石海林说:咋这么紧呢,真没见过这样的,这不死了吗?又说一遍,这不死了吗?这咋整?石海林小声说,你把他脑袋抬起来。那个小恶警蹲下来,伸左手轻轻地把我脑袋抬起来,恶警石海林转过身来,用水舀子在水桶里舀了半舀水,往我前额一泼,说了一声:“你他X的还装死呢。”这时只听我“哼”了一声,元神归位了。石海林说:“哼甚么哼,你到底是谁,快说。”我说:“我就是让你们知道大法好。”这回恶警石海林像泄气的皮球似的转身就走了,再也不问了。这时小警察轻声对我说:“这回不打你了,也不骂你了,你就说你叫啥名,就完事了。”我还是不开口。没办法他也只好走了。

大约过了一小时,他们拿出一堆过去在拘留所时的照片,翻了好长时间,小恶警突然大声说这不是李满廷吗。这时天已经亮了,他们知道也晚了,我们已经达到了保护法轮功学员的目地了。

腊月二十三的早晨,恶警把我们送到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五天,正好是腊月二十八那天,把我送往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三大队進行迫害。

二.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残忍的“攻坚战”迫害

在劳教所十三个月的残酷迫害中,我受尽了非人的虐待,其中最残忍的是邪党搞的两次“攻坚战”。第一次是恶警们利用坏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直接迫害我的是黑社会老大。此人肚大腰粗,面目狰狞,满脸横肉加刀痕,活像个恶煞。他和另外两个打手,当我刚入三大队就问我能否“转化”。我说:“转化甚么呀?”黑老大说:你别装糊涂。于是就把我脑袋压的低低的,然后塞進上二层床的梯子格里,把我两只胳膊狠命地往后背,做他们所说的“飞机式”。扒去我的外衣,宋洪伟(黑老大)抄起一根早已准备好的铁管子(扫帚把子)从脖子一直打到脚上,一边打一边问:“转化不转化?”反覆打了三遍也没达到目的。

他歇了一会,趁我不注意,用他的肘部突然猛击我肋骨。疼的我当时就上不来气了,这种打法最容易造成内伤。见我还不“转化”,就把铁管子高高举过头大声喊“转不转化?”,我说“不转化”,就听“咔嚓”一声砸在我的后腰上,围观的人们一齐喊:“折了。”铁扫帚把子折成两段。我惨叫一声,往前一撞,又弹回来,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醒来时黑老大宋洪伟正在用打折的铁棍子尖扎我的上嘴唇人中穴呢,扎的我满嘴都是血。见我醒过来,又问:“转不转化?”我说“不转化”。这回他泄气了,把铁棍子一扔说,到你床上去吧。

他本想就此罢手,可架不住恶警对他的诱惑,恶警张晶告诉他“转化”一个记大功,并减刑多少天,“转化”率必须达到百分之百。这回他又来劲了。到了下午,他又把我拽过去,又像上午一样做“飞机式”,已经遍体鳞伤的我又经受了更残酷的拷打,见我还不“转化”,就叫那两个打手把我按住,不许松手。他又将铁棍子高高举过头大声吼叫,“转化不转化?”我说“不转化”。就在大家都担心我能否承受这一致命一棒的关键时刻,就听“当啷”一声,铁棒子落地了。宋洪伟像泄了气的皮球说了一声,“这是一块『老铜板’,今后我是不管他了。”说完一头扎在自己的床上去了。

又过二个月,邪党劳教所又搞了第二次“攻坚战”。这次是恶警亲自动手,他们动用了很多刑具和更残忍的手段。三大队的队长陈立会,恶警张晶,他们俩一开始就把我的手架起来在头顶上用手铐扣上后,让我脚尖着地脚跟抬起,过半小时又换个方法,用一根胳膊粗的一根木棒子,把我的四肢别在棒子上,在后面猛蹬一脚使我脸扎地屁股朝天一动不能动。就这样五分钟后解开了,问我“转不转化”,我没吱声。

就做第二遍约十分钟,又解开,第三次十五分钟还没达到目的,又换一着,把我推進一个阴冷的屋子,上衣扒掉,打开一扇窗户把我推到窗前把门敞开,这严冬的刺骨寒风已经就无法忍受了,恶警队长陈立会把早已准备好的一桶凉水用舀子往我脑袋上浇,那真是透骨冰凉。我用手捂着裤腰,陈立会吼叫道:裤兜子也得灌上水,眼看要把我冻僵了,他才站在窗口,假装给我挡一会风,跟我说“转化”吧,别跟自己过不去了。我没理他,他又开始浇水,一直浇到我蹲在地上全身颤抖,将要倒地时,才又换一着。

这回又来一个副大队长外号叫“老员外”的王恶警,他们俩都穿着皮鞋,疯狂的一边一个同时踢我两腿,没法躲,只好挺着,直到把我踢倒后,又往胸部、腰部、屁股上到处乱踢。我已经无力躲了,一直踢到躺在地上不能动了,方才住手。

呆了一会,又来一个叫赵建平的恶警拿来一个用三角带做成的皮鞭子,啪啪往我脸上抽,并叫喊着打死你,扒你皮,疯狂地乱打一气,还是没达到目的,这时天也亮了他们就都走了。这残酷的一夜总算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恶警队长陈立会打了一阵电话,不一会又来一帮恶人,据说其中一个是保卫科的,这些人都是一流的打手,有拿皮鞭的、有拿电棍的、有拿手铐的、有拿木棒的、还有拳打脚踢的。将我团团围在中间。我万般无奈,趁他们不备我一头撞在墙角上,撞的头破血流,昏倒在地[注:自残不符合大法法理]。醒来后,我看到他们正在给我包扎止血。处理完后,把我送到监室,这时恶警大队长陈立会告诉那些恶人:今后谁也不许“转化”李满廷了,他的事谁也不许往外说。

这场劳教所的血腥的对我的“转化”迫害,就这样的告一段落。当我被非法关押一年期满时,恶警张晶为了勒索钱财,硬是不放,又超期关押一个月,才肯放人。

在劳教所里恶警在邪党的指使下不但对我这样,对其他真修的法轮功学员也同样是残酷的。据我所知,与我在一个大队的丁运德就是被他们这样迫害致死的,还有很多致残的,我所知道的和我所亲身经历的也只是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8/173256.html

2003-06-21: 年逾六旬的榆树市大法弟子李满庭被人性全无的恶警施以种种酷刑,恶徒用铁管子猛打老人的背部和大腿,竟生生打弯了三根铁管子!老人痛得几番昏死过去,但始终一声没吭。2003年春节前,李满庭乐呵呵地告诉我们:“我现在时时都能感受到师父的慈悲,眼前常常看到莲花,没做好的大法弟子别灰心,坚定正念,还有机会!”春节后,老人坦然走出劳教所,又汇入正法修炼的洪流之中。

2001-10-20: 李满廷,2000年1月依法進京上访被抓回榆树非法拘留50多天。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10-17: 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局长俞申15500095757
指导员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 15500091234
610主任王帅 18243160001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15904409127
长春市德惠市政法委:
值班电话:043187222057、43186865000、13364638668
现任政法委书记吕建军(2018年8月调入)043187229589、13351545757
副书记张希有13364633007、15904409899
副书记兼610主任李振权13364633012、043187219922、043187221299
德惠市看守所:所长 李春桥(二零一九年二月) 043187273438、15904414505
043187385529
长春市德惠市公安局:
国英波局长 043187295998(二零一七年八月调入)13364500047
李炜 政委 043187290003、13364511988
袁凤山 副局长 043187294789宅 043187264789、13364633666、15947833666
王树新 副局长 043187297238宅 043187266188
董训龙 副局长 043187297588、13904392765
王辉 副局长 043187293366、13364633456
指挥长 黄宏庆 043187290579宅 043187277077、13804392827
政工室主任 张明彦 宅 043187219971、1336463300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