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0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大庆市 >> 邓建梅(邓剑梅), 女, 44


出生时间: 1966-12-0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大庆大同区新华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6-25
家庭成员: 儿女: 邓建梅(邓剑梅)
夫妻/父母: 赵亚芬 邓有良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9-21: 大庆市红岗区法轮功学员邓有良、赵亚芬夫妇被迫害

大庆市红岗区公安分局红岗区派出所到法轮功学员邓有良、赵亚芬夫妇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资料,女儿邓建梅同修当时心脏病发作送往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1/229916.html

2007-07-13: 大庆大法弟子邓建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严重
大庆大法弟子邓建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呈心脏病状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3/158747.html

2006-12-24: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暴力抽血,导致邓剑梅生命垂危

2005年3月21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医院正副院长赵英玲、赵惠华伙同十多个恶警及二十几个刑事犯,乘放便(集体上厕所)之机,将六名大法学员这一组集中在走廊里,干事用录音机高声放歌曲(这也是平时没有的现象),又把几个平时称作大犯人的刑事犯放入走廊,他们不容分说,撕扯着大法弟子就往外拽。首先拽出去的是年轻的聂绪梅,回来时胳膊血管红肿,脸肿得变了形。当时在场同修上前问候,被干警指使的打手赵学玲、柏丽华、聂青等一拥而上给拉开,这时犯人何淑华将一名51岁年长的大法弟子摔倒在地,这些恶徒拽着头发,把她拖进办公室,一齐踢打一顿后,用脚踩着肚子、胳膊、腿强行抽血。可刚毒打完大法弟子的恶徒却在张秀丽的带领下高喊“咱们别打人啊”,以此来掩盖罪恶。邓剑梅等同修都是被这样残暴的“五人连保”毒打、扯拽,强行抽血的,当时四人被害得不能行走,一个个给拖回来。抽血后还把健康的付丽华以看病为由强行抬走,至今下落不明。

这事不能不令人反思,为什么要强行抽血?为什么要这样残暴的进行?为什么采完血后把健康的付丽华抬走(下落不明)?说是为了治病,有这么治病的吗?可想而知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罪恶目地。在2006年3月曝光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盗卖从中牟利,同时焚尸灭迹的魔鬼兽行,我们无不为被抽血的同修而后怕,如果对上血型不就落难了吗!抬走的付丽华现在何方,实在令人揪心。

劫难余生的邓剑梅由于这次抽血时遭受残害而导致她心脏病突发,当时就全身颤抖不止。现在她的心脏病每天犯好几次,身体极度虚弱,骨瘦如柴,吃不下饭,浑身颤抖,行动艰难,有时几天动不了,生命垂危。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4/145379.html

2006-07-08: 邓剑梅:2003年2月11日我被强行灌食。徐湛玲领犯人王丽丽、侯桂芹、商小梅等人把我按在椅子上拽头发、胳膊。侯桂芹踩我脚,商小梅从鼻子下胃管,侯英丽冲奶粉,用开口器使劲扩口,当时下牙就顶下四颗,流了很多血。商小梅怕我流血过多用药棉止血。

2003年8月,我被强行注射,徐湛玲把我上衣全部拽开,刘畅用腿踢我的腿,还有3个犯人按住我,由商小梅进行注射药物。

2004年2月又对我强行抽血,大队干事指使犯人对我进行拖、拽、打、抬,最后按在地上进行抽血。因拖拽过于强硬,我的心脏承受不往,呼吸困难动弹不动了。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是由4、5个犯人拖到二楼办公室按在地上抽的血,事后由犯人背回。整个过程中身体承受不住休克的同修有:于玉梅、张宝英、王玉卓、王金范。

2005年6月份贾文君说找我谈话,以此为借口把我骗到办公室,被犯人拖拽到“转化”班。2005年8月其他法轮功学员调队,留我在转化班,这次我绝食抗议,因心脏承受不住连续发作,他们看我身体不行了才暂时停止迫害。后来我身体好转了他们从新开始迫害,后调到原八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8/132397.html

2006-01-16: 生命垂危的邓剑梅还在哈尔滨女监被迫害

2006年1月9日上午约10:00时,邓剑梅家人去哈尔滨女子监狱(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看望邓剑梅,在警察的严密监视下,她坐在凳子上和家人谈话。由于她身体虚弱,刚谈几分钟就晕倒了。根据邓剑梅的情况,家人要求必须保外就医,但监狱和监狱管理局的有关人员推来推去,草菅人命。

大庆大法弟子邓剑梅,由于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自99年7月至今,遭多次绑架、开除公职、被迫离婚、流离失所。2002年10月31日晚,邓剑梅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东湖居所,被20多辆警车围困、一顿暴打后劫持到大庆市看守所迫害。

2003年1月27日,邓剑梅被让胡路区法院非法判重刑7年。在哈女监被罚坐水泥地半年之久;遭打乳房、踢阴部等性虐待、蹲小号;遭遇棍棒毒打、镊子夹眼皮,夹出血后再向出血的眼部猛哧洗涤精。2004-2005年因绝食抗议转化,警察利用犯人用棒子毒打她,强行灌食撬掉两颗门牙。

2005年3月21日,监狱医院正、副院长赵英玲、赵惠华伙同10多个恶警及20几个刑事犯,强行按住邓剑梅等大法学员疯狂抽血迫害。由于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无端的迫害和长期的精神折磨,在双重压力下导致年仅40岁的邓剑梅心脏病突发,全身发抖不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118746.html

2005-12-19: 邓剑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遭抽血迫害后全身颤抖

大庆40岁的大法弟子邓剑梅,自99年7月至今,遭多次绑架、开除工职、被迫离婚、流离失所;在哈女监被罚坐水泥地半年之久;遭打乳房、踢阴部等性虐待;被野蛮灌食时被撬掉两颗下门牙;遭遇棍棒毒打、镊子夹眼皮,夹出血后再向出血的眼部猛哧洗涤精。监狱医院正、副院长赵英玲、赵惠华伙同10多个恶警20几个刑事犯,强行按住邓剑梅等大法学员疯狂抽血迫害时,邓剑梅突发心脏病,如今心脏颤动带动全身颤抖、精神抑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9/116841.html

2005-12-04: 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弟子情况补充

所谓主抓“转化”张晓影、曲华、田闯等警察利用刑事犯看管大法弟子,不让读法,经常翻监室,搜身,把被褥都给拆开。王金花、王玉卓、邓建梅、扬小林被所谓“转化”后又不承认这种迫害,被送去蹲“小号”。打包车间从2003年就成立了所谓“转化基地”。2005年7月份专门培训70多人做“转化”迫害,提出口号是:必须都转,一个不转都不行。大队长刘志强说,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得让大法弟子“转化”。

恶警张晓影还教唆犯人不要将大法弟子打出伤,往小便处,乳房等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打。大法弟子王玉卓被万忠利折磨一个多月;邓建梅被陈曾连用棒子打,绝食时门牙被别掉两颗;杨小林反迫害炼功,背经文被关小号,至今未放。刘昆因看经文被警察叫去打,刘昆喊“警察打人了!”,警察寇彩彩竟然耍流氓,把警服脱光,只剩下乳罩,说:我现在不是警察了,我就打你。邓建梅发正念时,刑事犯用镊子夹她的眼皮,夹出出血点,还用洗洁净喷她的眼等。杀人犯韩立影把大法弟子于霞的嘴打出了血;刑事犯还往绝食和发正念的大法弟子身上泼冷水,棉衣棉裤都湿透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795.html

2005-05-26: 2005年3月21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九监区放便(集体上厕所)回宿舍。他们让一组先回去,共6名大法学员,将全组人集中在走廊中,干事用录音机高放歌曲,把几个平时称作大犯人的人放入走廊,不容分说撕扯着大法弟子就往外走。首先被拉走的是聂绪梅,回来时胳膊血管肿起,脸已红肿的变了形。有一个大法弟子上前问候被打手们拉开,赵学龄(干警重用的打手)、柏丽君、聂青等一拥而上。这时犯人何淑华将一名大法学员摔倒在地,这些人拽着头发,将她(51岁,有高血压)拖進办公室一起踢打,用脚踩着肚子、胳膊与腿强行抽血,但是接连八针,未抽出一釐米的血,没办法只好作罢。

当开门时,刚将这位老年大法学员毒打一顿的这些人却在张秀丽的带领下,和赵学龄高喊“咱们别打人啊”,真是卑鄙。在此次抽血中,由于干警指使打手,邪恶“五人连保”的强行毒打、扯拽,大法学员王金范、王玉卓、张保英、邓剑梅等不能自己行走,由人扶着走路。大法学员付丽华至今还未知下落(以给其看病为名强行抬走)。

2004-06-20: 邓建梅,36岁,95年开始修炼,一直在家修。2000年10月進京正法遭绑架,在大庆市大同拘留所被拘留一个月,回厂后被新华电厂的不法官员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2001年5月分场党支部书记刘文华找她谈话,其内容不详,第二天她被迫离家出走了。2003年在大庆龙南资料点被绑架,判刑7年,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2004-04-12: 哈尔滨女子监狱九监区恶警教唆刑事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2004年2月8日,大法弟子王玉卓,王金范,崔敬莲去找大队长(颜玉华)谈话,被拒绝,说是没有时间。后来大队长颜玉华单独把崔敬莲叫下去说,问是什么事,崔敬莲说蹲报点名的事(因为我们不是犯人,不应该被当做犯人对待)。大队长说这个我早有准备。后来,大法弟子姜敏善,刘坤,蔡密,王金范找当班干部(张晓娟、杨凤珍)谈话,她们又说没时间,因为当天搬家,由车间搬進新楼。当晚,刘坤,聂绪(同音)梅,程小云,刘杰相继遭到迫害。还有张桂芹、董林桂,战杰,杨战平。

聂绪梅和刘坤都是相继从床上(是上铺)被抓着头发拉下来的,当时聂绪梅的头发被一个叫侯桂芹的刑事犯拖出了血,刘坤也是被拖出去的,王丹、赵学玲这两名刑事犯打大法弟子打的很重,用脚往她们身体各个部位上踢,巴掌往脸上打,把她们几个拖到一个小屋中(没有监听和监控)强行戴上了扁担铐,然后让蹲着,大法弟子不屈服,恶警又是一顿毒打,可是大法弟子呼喊的“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刑事犯不该打人”的声音一声声传出,震憾着无知的世人。恶徒又强行打她们,甚至将她们推倒在地,推倒在地的过程中姜敏善的脚被弄伤,可是大法弟子没有一个还手。恶徒们害怕人看见他们对待大法弟子的邪恶行为,所以不让那些别的屋里的大法弟子(分为8个组,每组都有大法弟子)出来。

蔡密第二天早上和姜敏善被强行拖出工,晚上因不报名,被关進小屋,后来刘坤去了,听蔡密说:把她身体90度角用绳子捆上,扁担铐铐上之后,刑事犯用脚往铐子处打,把手都打坏了,一个叫龙娟的犯人打了蔡密几十个巴掌。

在这期间一个叫张素丽的教导员在和聂绪梅的谈话中,两个犯人打聂绪梅,聂绪梅质问他们:凭什么打人,谁赋予你们的权力,当时这个张教导员说:政府干部赋予的权力,颜玉华大队长也在跟前。在和大法弟子战杰谈话中,这个张教导员对犯人说,你们打人别当我们面打,我们不在时你们再打。有一天一个叫程平的刑事犯,因为说同情法轮功,被张教导员和何大队长,还有一个叫刘畅的干部打了几十个巴掌,他只是一个常人,只因同情大法弟子,就遭到了打骂。后又因一个刑事犯不参与打法轮大法弟子被骂,这些恶警不但自己打大法弟子还利用犯人对大法弟子犯罪。

现在有一部分大法弟子已绝食4天,要求得到合理的答复。

12日当天有几个大法弟子被杨凤珍干部骗去量血压,其中大法弟子付丽华在办公室内被强行灌食,我们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却被她们利用,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借口,让她们有充分准备迫害大法弟子。

2月12晚,有几名大法弟子被强行灌食,她们是:付丽华,孙凤玲,王玉卓,王金范,崔敬莲,石立军,张桂芹,孙春(音同)环,邓建梅。2月13早,燕秀华被强行抬出工,四五个人抬,张素丽被那几个人拖在地上拖着走,中午犯人下楼抬布,楼长组长让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跟着下楼,不下楼不到外面抬布就骂,骂得很难听,以前大法弟子从来不下楼,无论装车还是抬布。

姜敏善,刘坤,王影,何文玲,吴桂艳等一些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迫害,所有干部都不让大法弟子说话,和她们谈,她们以各种借口拒绝不接待,我们平时是可以闭眼发正念的,可是现在一闭眼恶徒就骂。2月14日程小云早上被拖出工,一个姓寇的干警让犯人拖着大法弟子程小云走,两个刑事犯王丽丽,关小伟便把她从二楼上拖着走了下来。

2月13日姜敏善,刘坤,崔敬莲,吴秀华,孙凤玲,荆秀云,吴桂艳等十几人被灌食。

2月15日,刘坤闭眼时被纪威然(织布组犯人的组长,刑事犯)用5公斤的一桶水从头灌到脚,全身上下全部湿透,连鞋里都是湿的。

有一天狱长来了,刘坤想找她谈话,可是她说:“你认罪吗?不认罪就不接待。”言外之意,只有打人、骂人的人才能跟他说话,犯罪的人才能跟她说话,那么他是否也犯罪了呢?

我们现在仍不报名,不蹲,名册上写着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拒绝报名,恶警们就株连刑事犯人, 有的刑事犯是指着分减刑回家的。2月19日,有的犯人在地上跪着不让起来。

2002-01-17:邓剑梅,女,36岁,华能新华有限责任公司,家住大庆大同区新华村。99年7月21日去省政府上访,被抓后押到省体育馆审讯,下午释放。回来后当地派出所把我列为重点,扣押身份证,不论何时外出,必须向单位领导请假。警察不昼夜打电话干扰,一到敏感日子就被叫到派出所训话,逼写保证书,不写就抓人。给我和家人造成极大的痛苦。2000年10月3日依法进京上访,于4日在天安门广场被抓。8日被单位接回直接送到大庆市大同区公安分局审讯,非法定罪(罪名记不清了),后送到大庆看守所。韩管教从我身上搜去100元至今未还。11月3日释放,回来后单位和派出所更严加看管,派出所不分昼夜打电话干扰,有时传讯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如不配合就抓人。从车间到班组派专人监视。各级领导帮教转化。逢年过节不准回家探亲。从2000年10月8日起开除公职,留厂察看一年,每月生活费320元(后困难补助400元)。2001年5月29日至30日燃料分公司的刘书记和车间柳主任以上岗为名找我谈话,说华能公司有文件规定,法轮功骨干分子必须转化,如不转化就送马三家劳教所转化。为了免遭严重迫害,我于2001年5月30日离家出走,现流离在外。后听说我被公司彻底开除公职,公安上网通缉。公安局还去母亲家和亲戚家抓捕和骚扰。2000年10月7日被大庆驻京办事处的左科勒索500元。2000年10月9日被柳静勒索2500元以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7/23308.html

大庆市联系资料(区号: 459)

2019-09-19: 大庆市国保支队大队长 冯海波电话:13089051888
国保支队值班室电话:0459-6066293

开发区公安分局刑侦一队队长 周立双(办案人)18945602296

2019-09-15: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分局:
电话:4596280110
局长杨树国13009817508(2006-2019)
政委孙景海 13329500721(2018)
刑侦副局长高晓东18603678678(2015-2019)13394664699(2009-2019)
治安副局长王东来18603677577(2014-2019)

大庆市拘留所:
电话:4596030001
所长吴飞18204591123、13359832128

大庆市看守所:
电话:4596036003
所长温晓光4596036006、18945601869(2017-2019)

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公安分局:
社区副局长华玉琦(女)18603677897 (2015-2018)
13394664677(2008-2019)
社区警务大队值班室:4596501005
社区警务大队户籍室:4596501002
社区警务一大队:
副大队长孙海涛18945602437(2015)13836715579(2008-2017)
副大队长景志宏18945602410(2013-2017)13394660909(2013-2017)

大庆市公安局:
副局长李达18945600008、13936700068(分管指挥中心)
副局长兰乘水13394663399、13329501005(分管国保支队)
610支队大队长冯海波13089051888

大庆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支队长何伟平 18603670007 18004590002
副支队长韩立臣 18004596777、18945602234、13394650900
六队队长郗广岩13069612727

2019-08-10: 法官:张欣悦 1335959662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9)

对大庆大法弟子邓建梅非法判刑七年的责任单位:
(邓建梅,女,1966年12月1日出生)

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
审判长:谭贵福
代理审判员:贾思军
代理审判员:张旭光
书记员:刘志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12-22: 为甚么女恶警失去了人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22/11706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