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港务局 >> 曲辉, 男, 45

曲辉
大连海港理货员曲辉被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的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高位截瘫已四年
个人情况: 大连海港理货员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41号
有关恶人: 恶警乔威,狱医韩琼
迫害情况: 被入大连市劳教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至今已四年
个人近况: 2014年2月19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73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曲辉 刘新颖(曲辉妻)

曲辉被迫害至残的见证照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3-14: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辽宁省大连市殡仪馆二楼的告别厅,象往常一样,人们在哀伤的乐曲与泪水中体味着生死离别的痛楚。

然而不一样的是,在一个告别厅门前,一些便衣警察混杂在悲痛的亲友中,窥视着吊唁的亲朋,偷偷地进行录像。是什么人的葬礼,惊动了中共的这些“人民警察”?
告别厅中,遗像中的曲辉平静地注视着前方,他饱受痛苦的身体静静地躺在那里。作为历史的见证,曲辉的一切都令这些警察们心惊,就连他的离世,亲友们的悼别,也使警察们如临大敌。

短暂的告别仪式匆匆结束。怀念与伤痛永远留在了亲友们的心中。

(一)窗外的天空

在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以西,山坡最高处的一栋楼,是怡和街四十一号,曲辉和妻子刘新颖自一九九七年结婚以来就住在这里。房间里一切还是十几年前的样子,简简单单,地板已掉了漆。

葬礼的第二天,刘新颖默默地坐在门边的沙发上,看着窗外。就是这张沙发,把靠背放平,就是简易的一张床。自从二零零一年曲辉被大连教养院警察酷刑致残后,他在上面整整躺了十三年。新颖躺下来,体会曲辉躺在那里的感觉。这十三年,曲辉能够看到的就是这间十三平米的小屋和床头斜上方窗外的一片天空。

“颖,喝水……”,“颖,翻身……”,她耳边依稀还是曲辉的呼唤。他管妻子叫“颖”,他用最简单的语言表达他的需求。十三年来,颈椎骨折、高位截瘫的曲辉一切都需要妻子照料。她喂他吃饭、喝水,给他翻身,洗澡,剪指甲,给他换尿袋,大便都是她用手掏的。

中枢神经的损伤引发的高热抽搐一直伴随曲辉多年,抽搐剧烈到整个床、房间都在颤抖,晚上邻居都被影响得无法入睡。新颖一直在曲辉床边打地铺,有时一夜仅能睡短短的一两个小时。她陪伴着曲辉,度过一个个痛苦的不眠之夜……

身体与精神上的痛苦无时不在折磨着曲辉。从三十一岁起,风华正茂的年龄,他却不能坐,不能站,直挺挺躺在那里。双手手指蜷缩,只有右胳膊能略微活动。窗外那片天空是他唯一能看到的外面的世界。

寒来暑往,十三个春秋,有多少流云飘过,又有多少飞鸟掠过那一片寂寞的天空?
(二)风雨飘摇

曾经的幸福还留在曲辉的心中。他曾是大连港的理货员,妻子是妇产医院的护士,他们从一九九五、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转法轮》一书“真、善、忍”的教导严格要求自己,为别人着想,工作兢兢业业。在短时间内就体会到了健康状况的改善和道德水平的提升。一九九八年,他们的女儿出生,一家三口,身心健康,幸福愉悦,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受到中共的迫害。曲辉和妻子在本市上访无果的情况下,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准备进京依法上访。在大连机场曲辉被非法拘捕,在市看守所关押五十天。当时刘新颖正处于哺乳期,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孩子才十个月就被迫与妈妈分离,被强行断奶。

二零零零年一月,曲辉与妻子看到无理迫害还在继续,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曲辉被警察拖到警车里殴打。被非法带回大连后遭罚款九千七百元,开除公职,关进大连港看守所。期间,为逼迫曲辉放弃信仰“真善忍”,警察们唆使刑事犯对曲辉进行体罚、殴打。一个月后又把曲辉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把他和那些有杀人和暴力犯罪史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在此期间,刘新颖到处打听丈夫的下落,警察们互相推诿,她费尽周折才得知曲辉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四月九日,新颖和老父亲冒雨坐火车赶到普兰店精神病院探望曲辉。他们以为过一段时间就能放人,因为曲辉没有精神病,也没犯罪,不能总在那里关着。谁知几天后,大连港公安局没有通过任何司法程序也不通知家属,就把曲辉从精神病院送进了大连劳动教养院,劳教一年。

大家知道,精神病人是不能够被教养或判刑的,而正常人是不能关在精神病院的,这些警察践踏法律,为所欲为,竟无所顾忌地做出这样自相矛盾的事。

几个月后,二零零零年十月,刘新颖也因为上访被关进大连教养院,劳教三年。

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就这样破碎了。两岁的小女孩,被夺走了爸爸妈妈。

(三)疯狂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距曲辉劳教期满还有二十五天。下午,大连教养院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组织了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进了教养院。法轮功学员被逐个带到一个房间里,被逼迫在“转化书”上签字。警察们强迫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如果不从,就用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惨叫声和警察的咒骂声充满了整个楼,被摧残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地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

曲辉生前描述说:“我晚上九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在一次昏迷醒来后,教养院的医生韩琼检查后说:“没事,还可以打。”一个名叫乔威的警察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直到看到曲辉有生命危险时,才停止殴打。就在曲辉被抬上担架准备往医院送时,此人还向曲辉狠踹了两脚。

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曲辉的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妻子刘新颖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他。当妻子见到曲辉的时候,他在医院里已经躺了二十天,身体衰竭,心率达一百六十/分。全身瘫痪,除了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全身高度水肿,多处皮肤裂开,高烧、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骶尾部褥疮达20厘米X20厘米,深达骨盆,10厘米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发着恶臭,还时不时地抽搐。

在医院工作了十多年、对各种病情有很大承受力的妻子见到曲辉这种情况也差点昏过去。这时曲辉已开始大口吐血,瞳孔扩散,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医生通知准备后事,家人买了送终衣服放在曲辉床下。

在这种情况下,大连劳动教养院仍然派了几个警察和犯人监视曲辉和家人,限制亲友探视,不许随便说话,否则就要把刘新颖收回教养院。有的犯人嫌曲辉脏,辱骂曲辉。其他病人及家属同情曲辉也敢怒不敢言。曲辉的身体十分虚弱,到后来输液也输不进去了,每次输液手及手臂都肿得象透明的气球一样,身体已经出现药物中毒的现象。
在一次昏迷醒来后,教养院的医生韩琼检查后说:“没事,还可以打。”一个名叫乔威的警察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直到看到曲辉有生命危险时,才停止殴打。就在曲辉被抬上担架准备往医院送时,此人还向曲辉狠踹了两脚。

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曲辉的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妻子刘新颖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他。当妻子见到曲辉的时候,他在医院里已经躺了二十天,身体衰竭,心率达一百六十/分。全身瘫痪,除了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全身高度水肿,多处皮肤裂开,高烧、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骶尾部褥疮达20厘米X20厘米,深达骨盆,10厘米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发着恶臭,还时不时地抽搐。

在医院工作了十多年、对各种病情有很大承受力的妻子见到曲辉这种情况也差点昏过去。这时曲辉已开始大口吐血,瞳孔扩散,处于深度昏迷状态。医生通知准备后事,家人买了送终衣服放在曲辉床下。

在这种情况下,大连劳动教养院仍然派了几个警察和犯人监视曲辉和家人,限制亲友探视,不许随便说话,否则就要把刘新颖收回教养院。有的犯人嫌曲辉脏,辱骂曲辉。其他病人及家属同情曲辉也敢怒不敢言。曲辉的身体十分虚弱,到后来输液也输不进去了,每次输液手及手臂都肿得象透明的气球一样,身体已经出现药物中毒的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能有一个自由的环境,刘新颖没有向教养院提出任何条件,主动签字出院回家,而教养院对给曲辉造成如此深重的伤害没有任何赔偿。

“三·一九”迫害事件,当时被关押在教养院中的几百名男女法轮功学员几乎无一幸免。据不完全统计,仅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大连教养院就迫害死孙莲霞、刘永来、王秋霞、于丽鑫等数名法轮功学员。象曲辉这样被致伤致残的更是无法统计。然而,劳教教养院的有关责任人至今没有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四)生命的奇迹

刘新颖曾说,我希望我的家庭是完整的,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所以不管别人说什么,曲辉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希望他好好地活着,我可以付出一切。

在医院对曲辉判死刑的情况下,曲辉的生命延续了十三年,这是生命的奇迹。作为一名护士,新颖知道,从理论到临床,生命的极限都是有指数的,超过这个指数人就会死亡。曲辉在医院抢救的时候,在医生看来是随时都可能会死亡。如果拔掉呼吸机、停止治疗,维持不了二十四小时。

回家后,新颖立即给曲辉读《转法轮》,曲辉不仅能自己呼吸,当天排尿达十六斤,之后几天大量排尿,全身水肿消失。臀部大面积发黑的褥疮开始变红,十厘米的黑色脊骨也开始变红,之后几年内全身十几处褥疮逐渐愈合。

酷刑造成的内伤,引发了腹膜炎,上千毫升脓液从溃烂的生殖器破口排出,恶臭无比,还排出一张布满血管的腹膜。后来内脏大出血,从溃烂的破口排出,比妇女分娩时的大出血还可怕。按照出血量估算,全身血液不止换了一两次。因为药物中毒已经无法用药了,新颖每天给曲辉读大法书籍。为了陪他,新颖几乎不能睡觉,只是炼两个小时法轮功功法。

曲辉每次都能越过生命极限而好转,医院的人都惊叹很超常。

曲辉生命的延续体现出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而刘新颖能够在巨大的压力与痛苦承受中走过来,这坚强的意志同样来源于她心中神圣的信仰——法轮大法。因为被迫害,新颖失去了工作,因为要照料曲辉,也没有时间去找工作,家里只能靠亲人接济。面对瘫痪的丈夫、幼小的女儿,她毅然扛起了这沉重的担子。她说,是法轮大法教会她如何真正地对社会负责、对别人负责,也要对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用慈悲的心态善待周围的一切,即使在不公正的对待下,也要善待别人。

母亲的坚强与仁爱,是女儿受到的最好的教育。曲辉的女儿,如今已是十六岁的高中生了,她聪慧、大气、开朗、活泼。人们难以把这样一个家庭和这样一个阳光的女孩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信仰的神奇与伟大。

(五)持续的迫害

从二零零一年三月曲辉被迫害瘫痪后,疯狂的警察们仍然不放过这苦难的一家。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桃源街派出所三名警察在既没敲门也没按门铃的情况下,将曲辉家和邻居合用的外门踹坏,强行破门而入。在没出示身份证、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抄家。曲辉询问:“你们是哪儿的人?”他们回答是特别行动组,在执行命令,不许说话,说曲辉一家反政府。将家里平时看的书、坐垫、敬佛用的香、包括黄色的窗帘统统拿走,也不知道这些物品怎么能反政府。他们没给曲辉任何收据。当时三岁的女儿正在家里睡觉,因受到过度惊吓,孩子大病一场。他们还抓走了一位来看望曲辉的朋友,并叫刘新颖带着孩子跟他们一起走,新颖没有听从他们。

曲辉已是全身瘫痪,新颖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守着这个家艰难度日,从来没给政府添麻烦,竟被扣上“反政府”的大帽子!过了两天,新颖带孩子到桃源街派出所索要被抄走的物品,并指出他们是非法抄家。一个警察说:“只要穿这身警服就可以。”可当时这个人连警服都没穿。

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九日,教养院让刘新颖去办解教手续。有位探视的家属出于好奇问新颖:“法轮功好吗?”新颖说:“好”。就因为这很平常的一句真话,新颖就被女队队长苑龄月打电话让便衣强行抓进机场前派出所。在派出所,新颖被审问、打骂,非法拘禁了一天。期间新颖多次向派出所的人讲述家中有重病人需要照顾,而他们置之不理。

新颖傍晚五点多才回到家中。曲辉又渴又饿在床上躺了一天,下身被褥已让尿浸透,满头大汗。幼儿园里只剩女儿一人在孤孤单单地等着妈妈。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刘新颖在住家附近又被警察们绑架,被非法抄家。强盗警察的理由是因为曲辉家安装了新唐人卫星接收器。在现在信息发达的世界,接受任何外部信息都是自由的,上网,看海外电视,出国旅游感受异国风情,都是自由的,这也是现在人们生活的一部份。怎么看电视都成了警察抓人的借口?

老父亲听到女儿又被无端抓捕,瘫痪的女婿无人照料,上初中的外孙女没有了妈妈,心急如焚,冒着酷暑四处奔波打听女儿的下落。可是这些部门推诿搪塞,搞得老人心力交瘁,最终得知新颖被关押在秀月派出所。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新颖第二天晚上回到家中。

新颖被抓走的这一夜,难以想象曲辉是如何度过的。那些警察,同样也有父母,同样也有妻儿,这样毫无人性地折磨这对善良的夫妻,于心何忍?

(六)艰难的控诉

曲辉躺在病床上,时间对于痛苦中的他来说,变得如此漫长。曾经的幸福生活和劳教院炼狱般的经历交织在他的脑海里。他常常想: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人,变得更加健康高尚,难道错了吗?对社会有什么危害吗?放弃自己崇高的信仰、辱骂自己尊敬的老师,向比野兽残忍、比流氓还可耻的警察承认所谓的错误,那是一个有理智、有尊严的人该做的吗?这种“教养”和“转化”要把一个好人教养转化成什么?

仅仅为了捍卫思想的自由与做好人的权利,就遭受了数次关押和酷刑迫害,其间承受的痛苦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只有最灭绝人性、最变态邪恶的兽类才有可能对同类生命施行恶行,这样的伤痛让人不愿意去触碰。

掀开以前的伤痕,是为了让人记住这段历史,是为了让这样的事情永远不再发生,尽管伤口在流血,心在绞痛。一个内心缺少真理信仰的人,是没有勇气在迫害的淫威下澄清事实的;一个缺乏道义的人,是不可能担当起帮助他人的重任的;一个缺失仁爱的人,是不会舍生忘死的坚持的。

从二零零四年六月起,顶着各方压力,刘新颖开始了艰难的控诉。亲友们出于对暴政的恐惧,为了她自身的安全,都劝阻她不要做这件事。但新颖坚信:信仰无罪,做好人无罪!警察执法犯法,致人伤残,天理不容!她拿着曲辉伤残后的照片,拿着控告书,走遍各政府机关。曲辉也口述了“告大连市民书”,向大连市民揭露这场残忍的迫害。

了解了迫害真相的人们震惊了,纷纷指责教养院的恶行。也有的市民按照地址找到曲辉家,要给予经济上的帮助。曲辉的一些朋友通过不同方式一直资助她们一家的生活。

面对这些善良人的帮助,新颖很感动也很欣慰。尽管世风日下,尽管在谎言与打压下,一些人对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视而不见。然而只要了解了真相,人们就会选择正义与善良。尊重生命、支持正义,这是普世价值,是人所共同期盼的。停止迫害、呵护善良、惩治凶手,这是人最基本的要求。然而,在这个严酷的环境下,这一切都需要巨大的勇气。

从二零零四年到二零一四年,刘新颖不知走过多少政府部门,控告信也不知发过多少封,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真相,在善与恶之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为了曲辉巨大的付出能唤醒更多的人,她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正义昭彰的那一天。

(七)鲜血照亮黑暗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在经受了十三年的痛苦之后,曲辉离去了。他大睁着双眼,他还在期盼,期盼人们、包括对他施加迫害的那些人倾听内心良知的那一天,他在盼望那美好的、万物更新的春天。

新颖轻轻用手抚合他的双眼,而曲辉的眼睛却那样倔强的不肯闭合。这对夫妻,不知曾多少次一起面对死亡顽强的走过来。这一次,是真的离别了。

曲辉,为了拥有思想的自由,为了维护生命的尊严,信仰的尊严,付出了自己的一切。他用鲜血照亮黎明前的暗夜,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够自由地、有尊严地活着。

曲辉是这场残酷迫害的见证。曲辉及家人十几年被迫害的经历是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血腥迫害的缩影。正是许许多多象曲辉一样的法轮功学员无私无畏的付出,唤醒了一个个麻木的心灵。中共的谎言与迫害难以为继。如今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给全世界各民族带来健康和美好。

历史会给每个人作出最公正的评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的宇宙法,威严而永恒。那些助纣为虐、践踏善良、迫害无辜的人,他们未来的命运将如何?如此人神共愤的罪恶,将要面对怎样刻骨铭心的审判?权力、钱财、利益终会随时间消逝,生命的轮回却绵绵不息。

当历史翻过这一页,人们会记住许许多多和曲辉一样用鲜血照亮黑暗的伟大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4/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288719.html

2014-02-21: 大连曲辉被迫害高位截瘫 历经十三年痛苦含冤离世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阴云笼罩,傍晚八点钟,被中共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致高位截瘫、历经十三年卧床与伤痛抗争的大连法轮功学员曲辉静静地走了,也带走了他十三年的痛苦。此时,他四十五岁。

法轮功学员曲辉,大连海港理货员,妻子刘新颖,大连市妇产医院的护士。他们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身体变的更健康,内心更加善良豁达,共同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中共恶警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二零零零年一月,曲辉与妻子刘新颖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关进大连港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当时三十一岁的曲辉,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遭受苦役、酷刑。就在曲辉还有二十五天就将结束一年非法劳教期时,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下午,大连教养院进入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进了教养院,逐个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着他们说不炼法轮功。

曲辉生前描述说:“被摧残过的(法轮功)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九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曲辉又回忆当时教养院医生参与迫害时说:“一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他一边打我,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这种泯灭良知的迫害,造成了曲辉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除了面部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全身高度水肿,多处皮肤裂开、高烧、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不能排尿插导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骶尾部褥疮达20mm*20mm,深达骨盆,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发着恶臭,还时不时的抽风。医生叫家属做好思想准备,家人买好送终衣服,放在曲辉床下。

在妻子刘新颖一再要求下,奄奄一息的曲辉被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回到家中。

十三年,艰辛而顽强的一家人

回家后,妻子刘新颖全天照顾曲辉的起居生活,曲辉的身体虽然有所好转,但仍是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扶着坐都坐不起来,大小便失禁、吃饭、喝水、翻身、吐痰都得妻子刘新颖帮忙,只是离开了教养院人的监视,他们心情能稍微好一些;即使这样,生活也并不平静,仍然处于中共的监视居住状态,经常有人登门骚扰,有人扬言要抄他们的家,有时候,妻子刘新颖带孩子到外面散步,都有人跟梢、监视。

十三年来,曲辉的生活范围只是一张床,能看到的空间只有十三平方米的房间,长期寂寞单调的生活和全身伤痛的折磨,经常使他精神处于癫狂的状态,妻子刘新颖日夜陪在他的身边。这里,让我们听听来自这位贤惠的妻子的心声:

我希望我的家庭是完整的,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所以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曲辉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希望他好好的活着,我可以付出一切。在二零零一年医院对曲辉“判死刑”的情况下,曲辉一直存活到今天,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当时我们从医院回家后,我立即给他读《转法轮》,他不仅能自己呼吸,当天排尿达十六斤,之后几天大量排尿,全身水肿消失,臀部大面积发黑的褥疮开始变红,十厘米的黑色脊骨也开始变红,之后几年内,全身十几处褥疮逐渐愈合。

因为迫害造成的中枢神经的损伤引发的高热抽搐,一直伴随曲辉多年,抽搐剧烈到整个床、房间都在颤抖,晚上,邻居都被干扰得无法入睡。中共酷刑给曲辉造成的内伤,引发腹膜炎,上千毫升脓液,从曲辉溃烂的生殖器破口排出,恶臭无比,还排出一张布满血管的腹膜,后来,曲辉内脏大出血,从溃烂的破口排出,比妇女分娩时的大出血还可怕,用我的医学知识衡量,曲辉的全身血液不止换了一、两次。

因为药物中毒,曲辉已经无法用药了,为了陪他,我不能睡觉,我每天只是炼两个小时功法和给他读大法书籍,曲辉每次都能越过生命极限而好转,当时来我家看我的医院的人都说很超常。

十三年来,曲辉的大便一直是我用手掏的,尿一直用塑料袋接,生存状态不如一名刚出生的婴儿,用一句话说:这个人是自己不能吃,不能喝,不能拉,不能尿,不能坐,不能翻身,完全靠别人的帮助才能生存。期间,虽然有我的精心照顾,更主要是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而我能精心照顾曲辉,也来源于法轮大法给我的坚强意志。

曾经有一个被监狱关押了十一年的女法轮功学员说:“在非法关押的那种严酷的环境中,每天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我每天都把这一天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过,珍惜每一天的生命,才在监狱走过这十一年,没有向邪恶妥协放弃信仰。”这也是我十三年来心理的写照。

曲辉生命的奇迹唤醒人们的良知

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曲辉,在他生命的每一天里,都演绎了生命的奇迹,法轮大法的神奇,也述说着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和邪恶。

曲辉带着他十三年生命的奇迹走了。他和他的家庭遭遇也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的遭遇的缩影,因为对“真、善、忍”的坚守,遭到中共的残酷的失去人性的迫害,而且已经持续了近十五年!

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正义虽然常常姗姗来迟,但从不会缺席。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那些参与迫害曲辉和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各级官员、公、检、法、司人员和全体中国人 ,面临良心的拷问和实实在在的因果报应。

曲辉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_images/2004-12-26-quhui-3.jpg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1/大连曲辉被迫害高位截瘫-历经十三年痛苦含冤离世-287940.html

2005-09-15: 弃恶择善 走向光明── 胡锦涛访美加之际,辽宁大法弟子的呼吁书
作为辽宁的大法弟子,我们亲眼目睹了沈阳大法弟子高蓉蓉被沈阳警方毁容的惨烈及虐杀;目睹了大连大法弟子曲辉被大连教养院的乔威、王军等恶警迫害成了全瘫,身体已全面萎缩的惨状。全省有近百名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臭名昭着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将18位女大法学员投入男监等等。至目前已知道的辽宁省就有325人被迫害致死,占全国迫害致死人数总和的11.9%(全国已知2728人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5/110452.html

2005-02-22: 大连市中山区法轮功学员曲辉因坚持信仰,被非法投入大连市劳教院惨遭折磨,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至今已四年。

曲辉,今年35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41号。原大连港的理货员。2000年1月与妻子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被带回大连后遭非法罚款9700元,开除公职,关進大连港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关進普兰店市精神病院继续迫害,2000年4月13日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在劳教所里遭受苦役、洗脑、酷刑,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近四年来,曲辉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自己不能翻身,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

2001年3月19日下午大连教养院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组织了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進了教养院。法轮功学员被逐个带到一个房间里,逼着学员说不炼功,在“转化书”上签字,强迫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如果不从,就用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惨叫声和警察的咒骂声充满了整个楼,被摧残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惨不忍睹。

晚上九点曲辉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曲辉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他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有次醒来后听一个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事,还可以打。”此人现在是大连教养院医院的院长,他曾经对曲辉妻子说:“曲辉最好是死掉。”一个名叫乔威的恶警一边打曲辉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第二天上午教养院看到要出人命,才把曲辉送到市中心医院。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曲辉妻子被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曲辉(2000年10月曲辉妻子因上访被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

当妻子见到曲辉时候,曲辉在医院里已经躺了20天,身体衰竭心率达160/分,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重度腹泻,只能靠输液维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臀部褥疮最重,深达骨盆将近10厘米,骨头脊椎露在外面呈黑色,散发着恶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22/95931.html

2005-01-06: 大纪元新闻网报导,大陆劳教所普遍对教犯施予电击与性摧残暴行,尽管国际人权团体及善心人士的多方呼吁,但酷刑摧残仍时有所闻。去年中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在龙山教养院遭电击7小时,面部被严重毁容。那张焦黑、满是水泡的脸7月份通过互联网披露后,震惊各界人士。明慧网日前则披露了更骇人听闻的性摧残暴行,大连市教养院将一法轮功学员曲辉折磨致残,同时生殖器被电击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至今已四年。本文后附图片可能太过血腥,建议未成年读者不要点阅。

根据法轮大法讯息中心的报告显示,曲辉的遭遇只是大连市施行人身迫害的一例。2003年12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大连劳教所施行许多不为人知的性虐待。目击者提供了47种酷刑折磨案例的详情,已经确定的有6人死亡。

* 电访普兰店市精神病院:曲辉没有精神病

本报记者打电话访问普兰店市精神病院,这里是曲辉遭到迫害的地方之一。接电话者仍记得四年前曲辉被送進该院。受访者表示,曲辉大约待了两个多月。当记者问,是否给他治疗了时,受访者表示:“他不太爱说话、只是打坐、他不吃药、饭也不太吃、再说了没有病吃甚么药。”

受访者表示,当时医生并未对曲辉做监定。当记者问:“你觉得他精神有问题吗”时,受访者回答:“没有、我们只是看着他”。他随即说:“正常人是不能关在精神病院的、后来他被送進大连市劳动教养院”。

据了解,精神病人是不能够教养或判刑的。因此,记者追问:“如果他没有精神病、也不该送到普兰店市精神病院、自相矛盾啊?”受访者说:“我也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记者并打电话至大连市妇产医院,询问该院的护士刘新颖(曲辉之妻)的近况。该院以“一直没上班”作答,该院护理科反问记者:“你找她干甚么?”

曲辉曾撰文: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据明慧网消息指出,35岁的曲辉是在2000年1月与妻子赴北京上访后,在天安门广场遭警察殴打。2000年4月13日,曲辉在大连市劳动教养院遭受苦役、洗脑、酷刑,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颈椎骨折,高位截瘫,最后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

早在2002年11月19日,曲辉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讲述自己遭到迫害的经过。他表示,大连港看守所警察指使刑事犯殴打他;普兰店市精神病院公安病房将他和犯有杀人和暴力犯罪史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

他描述说:“被摧残过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9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曲辉回忆当时医生参与迫害时写道:“每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他一边打我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他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 大连劳教所施加的性虐待

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在2003年12月的一份报告指出,大连劳教所一直实行着恐怖和暴力的手段,目击者提供了47种酷刑折磨案例的详情。已经确定的有6人死亡。

讯息中心报告指出,2001年3月19日下午,当时劳教所的副所长张宝林指挥着一帮劳教所的“帮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酷刑的细节:

丛伟先生被剥光衣服,双手绑在背后,然后被扔在地上同时遭到6根电棒电击。

刘永来先生遭到更严厉的迫害。警察特别针对会阴部、头颈部和口腔等敏感部位進行电击。皮肉烧焦的味道充满着整个房间。

报告中还提供了8个女学员在劳教所接受“再教育”中所遭受到的野蛮的性摧残的细节。

60岁的付淑英女士被手脚伸展开捆绑起来,那些“帮教人员”将很长的棒子插入她的阴道导致严重的感染。

27岁的程辉和30岁的孙雁也同样被手脚伸展开捆绑起来,“帮教人员”将很长的棒子戳入她们的阴道导致严重的出血。另外还有三名女学员遭受到同样的摧残,她们的阴道被灌辣椒水导致极度的疼痛。在另两例中,“帮教人员”将刷厕所的刷子插入她们的阴道导致严重的阴道出血。

* 大连市官方电视台帮迫害者圆谎

虽然情况如此严重,可是一般人无法得知迫害实情。2003年6月29日大连市官方电视台大连电视台播放的“新视点”节目中,大连劳教所的官员和几个劳教所的“帮教人员”还公然说谎,展现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教育”的目的和他们怎样用“善心”对待法轮功学员的。

教养院郝文帅院长公然称明慧网的报导是假的。他们告诉电视观众:“拘留所中绝对没有迫害这种事情发生。”

节目播出后,当地法轮功学员立即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因为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如王秋霞、孙莲霞、刘永来就是被教养院迫害致死的。了解真象的老百姓也纷纷指责电视假话连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6/92934.html

2004-12-20:大连港理货员曲辉被劳教院折磨致高位截瘫已四年(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20/91849.html

2003-12-14: 王厚积、丛树勋、于永后、戚辉、曲辉被非法刑事拘留后劳动教养,被大港港务公司单方面强行解除劳动合同。在单位上班时每月只给一百多元工资,其中不给丛树勋开工资。韩季林被拘留,并被处以经济处罚,每月的工资不够生活。被劫持劳教期满获释的大法学员被拒绝回原单位上班。

32岁的曲辉从晚上9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持续被电刑和棍棒殴打折磨,他被电得体无完肤。“帮教人员”将电棍插入他的肛门進行电击。在折磨中,他几次昏死过去。

2003-11-04: 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长时间不许睡觉、酷刑、殴打、体罚等非人的折磨。

教养院的院级领导们为了向上级主管部门邀功请赏,公然在大会、小会等不同场合叫嚣“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能转化就行。”什么叫转化呢?就是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真、善、忍”的信仰,逼写保证书、以及诬蔑法轮功的悔过书、揭批书、坦检书等“四书”。院长郝文帅、副院长张宝林(此人是大连市前副市长刘长德的外甥)及各大、中队长们亲自赤膊上阵,使用各种暴力、酷刑等残绝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逼写“四书”。2001年,臭名昭着的3.19、4.11、5.10等恶性事件就发生在该院,期间对男、女法轮功学员進行了整体性的疯狂迫害。

2001年3月19日下午,在副院长张宝林亲自指挥下,救护车载着氧气袋一辆辆地开到了院子里,一大批管教拎着充足了电的电棍,有的管教喝得酒气熏天,嚎叫着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殴打。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个房间里,然后逐个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逼着学员放弃信仰,在转化书上签字,并强迫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如果不从,就用电棍过,用橡皮棍打。走廊里,高音喇叭放着刺耳的逼迫学员转化的威胁恐吓,啪啪的电棍声,打手的嚎叫声,被打者的惨叫声充斥了整个大楼,被摧残过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浑身是伤,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

曲辉,男,32岁,大连海港理货员,从晚上9点被折磨到第二天早上8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浑身被电棍过得没有一点好地方,他的臀部肌肉被橡皮棍打烂,多次昏死过去。每次醒来后,教养院的恶警医生韩琼都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恶警乔威一边凶狠地毒打曲辉一边狞笑着狂嚣:“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这样的摧残导致了曲辉高位截瘫,终身残废;

2002-11-19: 大法弟子曲辉被大连教养院狱警和狱医毒打致瘫痪的经过
编者按: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都将密切关注曲辉同修的情况。在不久的将来,打人凶手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严惩。希望更多的大法弟子将自己的遭遇写出来,让世界了解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无辜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
********
我叫曲辉,今年32岁,家住辽宁省大连市中山区怡和街41号。受迫害前是大连港的理货员。我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均受益非浅。我妻子也是一名法轮大法学员,叫刘新颖,是大连市妇产医院的护士。

1999年7月22日,江泽民集团开始诽谤法轮功,我与妻子一同进京上访,在大连机场被非法拘捕,在大连市看守所被关押迫害50天。当时妻子正处于哺乳期,也同样被关押在看守所,小孩10个月就被迫与母亲分离,强行断奶,非常可怜。

2000年1月我与妻子看到江泽民集团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决定再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强行拖到警车里殴打。从北京带回大连后被罚款1万元,开除公职,关进大连港看守所。在关押期间,恶警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叫刑事犯对我进行体罚、殴打,一个多月后见我没有丝毫改变,又把我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公安病房,把我和那些有杀人和暴力犯罪史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在那里关押了1个多月见我还没有改变,2000年4月13日他们又把我关进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判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他们使绝了招术,苦役、洗脑都没有使我改变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最后我是躺在担架上被抬出了教养院。医院诊断是颈椎骨折,高位截瘫,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2001年3月19日下午在大连教养院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教养院不知是接到了什么命令,组织了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进了教养院,好象在等待着什么。警察把大法学员关进房间里坐着不准睡觉,逐个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逼着学员说不炼功,在“转化书”上签字,强迫大法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如果不从,就酷刑折磨。被摧残过的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9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每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他一边打我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第二天上午他们看到我们几十人有生命危险,才把我们送到市中心医院抢救。抢救的初期教养院和医院的党委联合下令不准家属见面。给我用什么药,使用什么医疗设备、包括吃什么饭得教养院党委同意。这真是笑谈,一个完全不懂医疗的部门,怎么能干扰医疗程序?在医疗费的问题上他们先是骗家属拿医药费,在家属拒绝的情况下又来威胁我,教养院的队长对我说:“转化吧。再不转化XX党就不管你了,在中国XX党不管你还有谁管你,这么昂贵的费用你自己负担不起。”我义正辞严地说:“你们可以不管我,我也不需要你们管。你们现在就可以把我扔到马路上去,保证有人管。中国人不管还有外国人管,我知道美国和加拿大政府已经发表声明,对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我被他们毒打成这样他们不敢张扬,不然就凭我的这句话,他们就能诬蔑说我“投敌叛国”,“勾结西方反华势力”,这是他们欺骗世人一贯使用的流氓手段。他们用刑事犯人[而不是护士]护理我,由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护理,导致我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把我妻子从教养院保释出来照顾我。(2000年10月我妻子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三年,关押在大连教养院)。当妻子见到我的时候,我在医院里已经躺了20天,身体衰竭心率达160%次,肺功能衰竭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肾功能衰竭插导尿管、重度腹泻,不能进食,只能靠输液维持,全身多处褥疮(包括两肘部、殿部、两小腿处、两脚后跟)。其中臀部褥疮最重,面积超过30X30厘米2,深达骨盆将近20厘米,脊椎骨暴露在外面呈黑色,散发着恶臭。医生说以上并发症随便哪一项都能要了我的命。在医院工作了十多年的妻子见到我这种情况险些昏了过去。这时我已经开始大口吐血,瞳孔扩散,处于深昏迷状态。医生通知准备后事,在妻子的强烈要求下,他们的消极治疗被制止。经过数次抢救,总算保住了性命。

由于教养院怕他们的暴行被揭露,一直派了几个警察和刑事犯24小时监视我们,我和妻子的一言一行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也不允许亲朋好友探视。他们还威胁我妻子不准乱讲话,否则收回教养院。在这种情况下,病情刚一稳定,我就要求出院回家,这对教养院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总算甩掉了这个包袱。就这样,我在医院住了50天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回家后,在妻子的精心照料下,法轮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充分体现出来。到目前为止一年多时间,我没有使用过任何药物与治疗方法,身体却一天天好转起来。今年春节,妻子把孩子从父母处接回家。工作没了,家中的存款早已被罚光,生活上只能靠父母和朋友的接济。日子虽然过得清贫,一家三口倒也其乐融融。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可谁知当地公安对我们家总是监控蹲坑,经常上门骚扰,几次想进屋抄家都未得逞。今年6月25日下午,三名警察乘我妻子开门送客之机,用脚把门踹开,强闯进来抓人抄家。把家中的书籍、坐垫等一切涉及到炼功的物品全部抄走,并威胁要把小孩母子二人一块抓走。妻子当时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的不知所措,孩子也被从睡梦中惊醒,吓得哇哇直哭。第二天冷静下来,妻子领着孩子到桃源派出所要他们归还东西,说:“你们没有身份证,没有搜查证,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擅闯民宅,强行抄家,是违法行为。”可他们却蛮不讲理地说:“我们是警务人员,执行上级命令,不需要法律手续,穿这身警服就行。”真不知他们是警察还是土匪恶霸。

就讲到这儿吧。这三年来,我经历得实在太多。在这个人权可以肆意践踏、充满了独裁专制,暴力与恐怖的情况下,我这个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的人不知道还要面对什么。一年多来,我的大便一直都是妻子用手掏的,身上的几处烂疮口一直露着鲜红的肉,自己翻转身子都不能,恶毒残害留下的躯体时常引发死去活来的巨大痛苦。

经历了这么多的迫害磨难,我始终坚信法轮大法是金刚不破的天理,是真、善、忍铸造了我的生命,我将永远用生命维护大法。不管邪恶表现得如何疯狂,我都将责无旁贷地履行正法弟子的职责,坚定正念!圆满自己的正法之路!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30/29209.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9/大法弟子曲辉被大连教养院狱警和狱医毒打致瘫痪的经过-39752.html

2002-11-09: 2000年4月13日曲辉被非法被判劳教一年关進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警察把多名法轮功学员关進房间里坐着不准睡觉,逐个带到另一个房间里,逼着学员说不炼功,在“转化书”上签字,强迫大法学员用污秽的语言骂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与大法。不从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被摧残的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的呻吟,惨不忍睹。恶警换了多根电棍连续折磨法轮功学员,橡皮棍把曲辉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每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其中一名恶警乔威,极其狠毒, 把折磨人当成乐趣。曲辉被毒打成重伤躺在担架上被抬出了教养院。医院诊断是颈椎骨折,高位截瘫。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9/39752p.html

2002-03-18: 曲辉:用生命捍卫真理与信仰,抵制暴力“洗脑”的迫害,被酷刑造成颈椎骨折,瘫痪在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18/26768.html

大连港务局联系资料(区号: )

2008-12-08:
以下电话区号为0411

大连市委政法委:地址:大连市中山区育才街39号 邮编:116001
张中  书记 0411--82735000 宅电:83698262
吕东辉 副书记 综治办主任 82722780 宅电:84548001 13304083966
王琦  副书记 0411-- 82722880 宅电:82800318 13604090009
刘霞  办公室主任  82758913 宅电:82221105 13942889999

大连市维稳办(610):地址:西岗区新开路87号金福星大厦八楼 邮编:116011
大连市维稳办主任:季振峰 宅电:82739766 手机:13504095858
据悉,季振峰近期由大连市中山区副区长调任大连市公安局副局长、大连市维稳公室主任。季家住大连市中山区鲁迅路157号(寺儿沟电车站西,山寨鱼头王那个楼)。

刘晶:维稳办副主任。
办公室:0411--83767610-8160 宅电:0411--84664176 手机:13384117032
家庭住址:沙河口区杭州街86号1-5-2
冯卫民:维稳办综合处长
办公室:0411--83767610-8058 宅电:82210736 手机:13332276755
家庭住址:中山区高尚路65号2-17-3

大连市国保大队:地址:大连市中山区白兰街15号 邮编:116001
陈欣 :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手机:13009497373 小灵通:81907373 家庭电话:84331218
政委: 吴冠生 86-411-81907373
责任人:周震廷、孙德前、焦健、宋卫官、宋涤非、崔哲玮

大连市安全局
地址:西岗区新开路87号金福星大厦 邮编:116011
车克民 安全局书记 办公:0411--83766001 宅电:84336258
万国涛 安全局局长 办公:0411--83766002 宅电:83679198

中山区政法系统负责人:王维安,副书记,纪委书记,办公电话:82636139 宅电:83639538 手机:1351424538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4/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288719.html

大法弟子曲辉被大连教养院狱警和狱医毒打致瘫痪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19/3975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