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 >> 王德江, 男, 50

王德江
山东烟台大法弟子王德江遭受迫害,常年有家不能回,2005年8月15日被绑架毒打,在烟台环海办事处洗脑班和招远洗脑班遭受迫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生命危险,当地公安将其扔到医院,一走了之。8月31日王德江被亲朋接回。照片为王德江腿部的伤疤。
个人情况: 烟台海洋渔业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小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8-24

王德江右肩臂下方发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19: 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写给当政的胡锦涛和温家宝的第一封信中,就他看到的对法轮功被迫害的真实情况呼吁尽快制止对法轮功的野蛮迫害。信中写了法轮功学员王德江在招远洗脑班被迫害的事实。

高律师在信中说:“‘山东省招远市洗脑基地和山西省的一个基地已被中央指定为示范基地。外人不知道,越是这样的基地越恐怖。没几个人能熬过来,地狱算什么!招远洗脑基地比地狱都可怕,连折磨我们的人也都变成了魔鬼。’一位曾经在招远基地被关押过的信仰者如是说”。

高律师信中说:“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五日上午,我们与瘸着腿的王德江见面。王的腿至今肿得连鞋都无法穿”。王德江是烟台牟平人。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在牟平被公安绑架,遭酷刑折磨不转化。牟平国保大队和烟台公安处头子于刚密谋把他送到招远洗脑基地。”

以下是摘录高律师给胡温信中引用的王德江自述:“我听到他们说象我这种情况,只有招远(洗脑)基地有办法。这时我已经七、八天没有吃饭和睡觉了。到招远后,他们抬着我,走一步就踢我一脚,嘴里还重复着‘看你转不转化’。放下我时,我没有力气站立,只好躺在地上,他们继续折磨我,(洗脑)基地的主任(注:孙启全)开始用脚踩我的下身,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还用脚抬起我的头,然后把脚拿开,反复着让我的头摔在地上,还用脚踢,折磨够了才把我抬进监室,我感觉到他们已经没有了人性。

“尽管我都站不起来啦,他们还是用铁链子把我捆到铁椅子上,戴上手铐脚镣,我继续不转化。第十天他们开始给我灌食,我开始不断地吐血沫。

“那里的主任(注:孙启全)问我转不转化,我说不转。他说在招远(洗脑班),你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我们这里办法有的是。他们把我背铐在暖气管上,只有脚尖能沾在地面,屋子里没有灯,二十四小时都很黑,我隐约感到不时有人进来,把手伸在我的鼻子底下,摸摸我是不是还活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手腕都勒出了大口子。当时还用电线勒住我的嘴,让我不能说话,现在我连说话都流口水。

“但他们又加了几根电线,使我的嘴里也无法动弹,直到我昏迷不醒。我醒来后看见腿已经变了颜色,开始变得黑青,左腿越来越粗,已有右腿两倍粗,右腿却越来越细”。王德江在这种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还被洗脑班绑住右腿,继续戴着手铐。

王德江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医生说有生命危险,必须锯掉腿。“王德江在濒死时被地方当局交给了他的家人。他和他的家人噩梦般的经历今天仍不知在全国各地被多少无辜的同胞正在经历着!”高律师在信中向胡温这样倾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19/山东省招远市孙启全迫害法轮功的部份恶行-391648.html

2006-04-15: 自苏家屯集中营迫害大法学员事件在国际曝光,中共对大陆大法学员的迫害不断升级。2006年4月7日,烟台福山区李杰、王力、王华等以及烟台芝罘区幸福镇的王德江相继被绑架,被砚台国保、公安绑架。据传消息,是罗干亲手下令抓捕王华、王德江,现这些学员被秘密绑架在烟台市望海酒楼关押迫害。

望海酒楼是公安私设的,对外是一座酒楼,对内是抓捕大法学员秘密关押迫害的集中营,他们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紧急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救援,呼吁所有大法弟子注意收集迫害证据,在国际上不断揭露曝光,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5/125246.html

2005-12-02: 残害善良人的魔窟——招远洗脑班
王德江,男,牟平人。他于今年8月下旬被拉到招远洗脑班。因他被抓时受伤,不能站立,一下车就被抬着。恶人一步踢他一脚,并恶狠狠的说,看你转不转化,一会叫你躺在地上。洗脑班的主任用脚先踩他的下身,有用脚将他的头抬起,随即将脚抽出,让他的头摔在地上,这样多次反复,还用脚朝他的身体上踢。折磨够了,才把他抬进监室。尽管他已被打得不能站立,他们照样把他绑在铁椅子上,上身用铁链子拴紧,戴上手铐、脚镣。因他很坚定,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以绝食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和人身迫害,几天后,几个人按住他的头,强行给他灌食,他一口一口的吐着血沫。那个主任站在一旁无丝毫的同情心,并逼问他到底转化不转化,当王德江坚定的拒绝时,他恶狠狠的说,在招远你不转化就别想出去,我们这里办法有的是。他们把他双手向后铐住吊在暖气管子上,只有脚尖能碰到地面,因手铐太紧,时间不长两手腕勒出了大血口子,鲜血不停的往外流。为了防止他讲话,恶人用电线使劲勒住他的嘴。把他的嘴勒的根本就无法动弹,剧烈的疼痛使他昏死了过去。(直到现在,他的嘴还没有恢复正常,一讲话就不停的流口水。)等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腿完全变了样,颜色变成了一片青黑,左腿越来越粗,比右腿粗两倍,右腿却越来越细。即使这样,那些人仍然不放松对他的折磨,继续绑住他的右腿,给他戴着手铐。那里的医生看到情况十分不好,才让他们把他送到了医院,医院的医生说有生命危险,必须锯掉腿。后来送到了烟台毓皇顶医院住了几天,因他家中困难无力承付昂贵的医疗费,地方当局才下令叫他家人把他接回了家。由于他的身体被迫害的十分惨重、生活不能自理,只好由他80多岁的老母亲伺候。直到现在,王德江的身体状况仍然不好,腿已瘸,腿脚肿的厉害,连鞋都无法穿。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2/2/115631.htm

2005-10-22: 山东文登市王德江最近被迫害几近失去生命的经历
王德江,山东省文登市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只因为他不放弃信仰,2005年8月被牟平、招远、烟台等地恶警非法抓捕、毒打,几近失去生命。以下是他的这段经历,写出来只为唤醒善良的人们,都能明辨是非,远离邪恶,拥有一份美好的未来。

从2000年起,因为王德江坚持炼功,他家就被市“610”安排人员监视起来。这些年,他一直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2005年8月14晚,他落脚在一个村同修家。9点左右,村治安伙同当地派出所4、5名恶警突然闯入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搜身抓人,他们挣脱后向外跑,在一家饭店门口被堵住。这伙人抡起板凳、鞋底等物没头没脑的大打出手,板凳打的粉碎,又用脚猛踢他的小腹、肋骨,直到把他打昏死过去。王德江随身物品(手机、摩托车、二千多元钱等)也被抢劫一空。

在高陵医院,他刚刚苏醒,又遭到下雨村治安用鞋底劈头盖脑的毒打了一通,之后被非法带到牟平看守所。因为是非法抓捕,他拒不配合登记,看守人员恼羞成怒,不断用力拧手铐,他的手腕都被拧出血。

在看守所,看守人员唆使大小狱霸对他拳打脚踢,折腾了一天一夜。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又把他劫持到烟台洗脑班迫害。王德江被强制坐在小板凳上,白天、晚上不让睡觉。一批批邪悟的犹大采用车轮战术强化洗脑,逼迫他放弃信仰。他看着这些生命,为他们感到悲哀,他们曾经也是一群善良的好人,现在却被恶党强制洗脑,变成了一群凶恶的打手,又抡起棒子去毁灭别人的信仰、道义、良知!这是怎样一个社会,在强制做怎样的人?

三、四天后,王德江又被转送到招远洗脑班。一进大院,就被拖下车躺在地上,一个恶警上前用脚把他的头高高挑起,又猛的摔下。如此反复几次,水泥地砸的嗵嗵响。接着又是一通狠踢;而后他被抬进监室,戴着手铐脚镣,按在铁椅子上,用锁链拦住腰部,死死的锁住不能动弹,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在这期间,他一直正告他们: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善恶有报,迫害好人会给自己及家人带来灾难的。但不法人员们丝毫没有收敛。

第9天,不法人员们开始强行灌食,边灌边问:“还炼不炼了?转化不转化?”他挣扎着说“炼!”

发怒的恶警把王德江的双手拧向后铐住,又用电线狠命的勒住他的嘴,吊在空中,脚尖刚刚着地,血水连同刚灌进的食物吐了一地。不知多长时间,他昏死过去了。

由于长时间的不吃、不喝、不睡及残酷的折磨,王德江左腿肿胀的几乎是另一条腿的两倍,一半身体麻木不灵,但仍被铐在铁椅子上折磨。后来他眼睛模糊,整条腿变黑,腿上一创口还流着脓血,神志不清,奄奄一息。就是这样,他的脚还被绑着,手还被铐在床上一动不让动。最后,不法人员一看没有反应了,不行了,才送往招远医院抢救。

在向车上抬的路上,不法人员走一步踢一脚,骂个不停,一直踢到车旁。放下后,一恶警头目又用脚踩他下身,嘴里污言秽语的骂个不停。他们把王德江扔到车后斗,一路颠簸拉到医院,一检查脉搏全无,生命垂危,只得连夜送到烟台某医院,并派人24小时监视看管。

世上终有好心人,王德江生命垂危的消息突破重重封锁传了出去。在亲友再三力争下,8月30日不法人员才把半死不活的他交给了家人,当亲朋好友看到他面目全非的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讲“春风细语”般的教育吗?怎么会这样?善良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在恶党极力粉饰的所谓歌舞升平、繁荣昌盛、人权最好时期的背后,竟隐藏着这等惨无人道的折磨。

王德江的遭遇只不过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所遭遇的普通一例,从99年7.20至今,6年多来,恶党打着民主法制幌子在所谓的人权最好时期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致残致死多少只为做好人的人,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毖,目前,恶党头目江、罗、周、刘等因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已在多国被起诉。古人说:朝廷无德,人民遭殃,在中国一次次天灾人祸在警示着人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谁违背天理,必遭天惩。

如果王德江的这段经历,能够让所有被谎言蒙蔽的人们认清恶党的真面目,能够在大是大非面前保持道义和良知,记住法轮大法好,能在天惩坏人的灾难中得以平安,这是每一位大法弟子最大的愿望,请接受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祝福:愿好人一生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2/112939.html

2005-09-03: 山东省烟台市大法弟子王德江遭受迫害,常年有家不能回,2005年8月15日被绑架毒打,在烟台环海办事处洗脑班和招远洗脑班遭受迫害,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生命危险,当地公安将其扔到医院,一走了之。8月31日王德江被亲朋接回。

大法弟子王德江,现年50岁,原烟台海洋渔业公司职工,家住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小区,因修炼“真、善、忍”被恶党迫害,四年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

2005年8月15日晚,牟平区高陵派出所警察在当地治安员的引导下,分别闯入下雨村大法弟子孙厚起和孙厚选家中,進行绑架抄家,致使孙厚莲、孙厚选、孙学進、王德江和孙厚起、王春香夫妇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王德江为了摆脱非法抓捕,最初曾成功走脱。然而当地治安和警察在追赶他时,恶徒竟对围观群众谎称“抓小偷”,不明真象的村民信以为真,出手拦住了王德江。当地治安和警察赶上后,对王德江進行毒打,致使他当场昏死倒地。据目击者说:“整个一条木头板凳都被打碎。”

王德江先被不法人员劫持到烟台环海办事处洗脑班迫害,后又被转至招远洗脑班继续迫害。王德江一直不配合、不承认这种迫害,绝食抗议,遭到不法警察和犹大毒打,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生命危险。

8月24日左右,王德江被送進烟台毓璜顶医院,他的左腿膝盖青紫,右肩臂下方有长10公分、宽6-7公分发紫,不能走路,不知是遭受了电击还是其它刑罚。其家人探望要求放人,公安和院方不予理睬,公安不法人员不敢告诉自己的姓名、电话,还指派渔业公司看护王德江的人不让其与亲属见面。8月31日王德江被亲属和朋友接回。

据悉,与王德江同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孙厚莲、孙厚选被非法关押在牟平区看守所;孙厚起、王春香夫妇和孙学進三位老人都已年逾花甲,最初被绑架到610在牟平区党校附近办的洗脑班進行迫害,家属前去探望时,才得知三人又被秘密转走。孙厚起、王春香夫妇家中无人,家禽、菜地和庄稼都无人照看。今年三月份,高陵派出所和国保大队朱建国、杨应海、胡风瑞、王林、杨新伟等六人曾经闯進了孙厚起的家非法抄家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3/109686.html

2005-08-29: 大法弟子王德江(烟台海洋渔业公司),现年50岁,男,家住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小区,因修炼“真、善、忍”被恶党迫害,流离失所在外,有家不能回,四年之久。

2005年8月16日,王德江在牟平区讲真象,被烟台市与牟平区公安610绑架,严刑拷打,被迫害成疾。8月24日左右被送進烟台毓璜顶医院,左腿膝盖青紫,右肩臂下方有长10公分、宽6-7公分发紫,不知是电击还是其它刑罚,现已不能走路,据说要截下肢,住院已花2万多元。

王德江已绝食抗议,其家人探望要求放人,公安和院方不予理睬,公安人员不敢告诉自己的姓名、电话,还指派渔业公司看护王德江的人,不让其与亲属见面(烟台毓璜顶医院曾多次参与迫害,明慧网有关报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9/109414.html

2005-08-24: 山东牟平区高陵镇下雨村六名大法弟子一夜之间被绑架
2005年8月15日晚,牟平区高陵派出所警察在当地治安员的引导下,分别闯入下雨村大法弟子孙后起和孙后朱家中,進行绑架抄家,致使孙厚莲、孙厚选、孙学進、王德江和孙后起、王春香夫妇等六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大法弟子王德江为了摆脱非法抓捕,最初曾成功走脱。然而当地治安和警察在追赶他时,恶徒竟对围观群众谎称“抓小偷”,不明真象的村民信以为真,出手拦住了大法弟子王德江。当地治安和警察赶上后,对王德江進行毒打,王德江当场昏死倒地。据目击者说:“整个一条木头板凳都被打碎”。据说王德江因伤势严重被送往医院抢救,但他的亲友们并未在医院找到他。

大法弟子孙厚莲、孙厚选被送到牟平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孙学進和孙厚起、王春香夫妇三位老人都已年逾花甲,最初被绑架到610在牟平区党校附近办的洗脑班進行迫害,家属前去探望时,才得知三人又被秘密转走,目前去向不明。孙后起王春香夫妇家中无人,此次被恶人绑架,家中养的十几只兔子、鸡,山上的菜地和庄稼都无人照看。连日来人们对此事议论纷纷,明白真象的村民都对政府欺压良善的卑劣做法表示反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4/109068.html

烟台 招远市(玲珑镇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10-25: 招远公安局部分通讯录(2019年)
注:带()是现在电话簿没有
地址:山东省招远市府前路2号
邮编:265400
电子邮件:姓名的拼音加@f-zy.yts.sd
姓名 职务 警务通、手机、办公外线(2019年5月16)
局领导11人
赵旭波 党委书记、局长、督察长(男,1972年出生,山东高密人,1993年7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18660060631 8093101
zhaoxubo@f-zy.yts.sd
李绍君 副书记、政委 18660530006、8093103
Lishaojun@f-zy.yts.sd
藤本学 党委委员 13853516606、8093105
王恒利 副局长 18660062606、13371372777、8093106
杨秉松 副局长 13905456091、8093107
蒋善凤 副局长 18660062609、13793550003、8093109
迟国强 副政委、纪委书记18660062610、13605458668、8093110
迟豪杰 党委委员 18660062612、13583535213、8093112
贾英斌 党委委员 18660062613、13808918556、8093113
于行政 党委委员、刑侦队长18660069785、13853508188、8115116
路光磊 党委委员、政工室主任18660069678、13780968000、8093116

国保大队(2019年)(除了标明的,其它的都是以往收集的)
王文立 (保密、不敢公开)0535-8093198 Wangwenli@f-zy.yts.sd
王学堂 教导员 18660062621、13615358378(2019年)Wangxuetang @f-zy.yts.sd
邱伟芳 副队长 0535-8093191(2019年)
王玉成 副队长 (保密)0535-8093193 186600697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5)

牟平区高陵镇派出所电话号码是 :0535-4722006
牟平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535-4212479-4108,杨英海手机:013863801960、住宅:0535-4228520,朱建国住宅:0535-4312188
政法委书记于明思:手机013606381909

渔业公司电话:0535-6606588 传真:0535-6611580、0535-6216912
总经理刘智义
经理办、党办电话:0535-6222350

烟台毓璜顶医院电话:0535-6256193 0535-669199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7-26: 山东省招远市洗脑班部份罪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1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