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米艳丽, 女,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小河西村
有关恶人: 齐福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3-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4-19:米艳丽女士,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被恶警齐福英指使的犹大迫害,坐一块砖长达两个多月,一顿一个窝窝头,遭侮辱、辱骂,被迫害得例假不走,精神恍惚。
http://www.epochtimes.com/gb/13/4/19/n3850337.htm

2007-06-23: 辽宁凌源大王杖子派出所恶警陶国义恶行录
陶国义,50来岁,原凌源市佛爷洞派出所副所长,现大王杖子派出所所长。此人迫害大法弟子,罪行累累。

2007年6月7日下午,凌源街里大法弟子范桂淑、齐小艳在大王杖子被陶国义带领20多个凌源国保大队人员绑架,之后被非法拘留,关进了看守所。今天已经被非法关押第16天了。

米艳丽,37岁,佛爷洞人,99年11月25日晚在家睡觉时被恶警抓走。于99年12月被非法判两年劳教,送往马三家。两年“期”满,由于和家人联系不上,整整超期一个月,马三家的警警给乡里打电话。2001年12月26日米艳丽的丈夫和陶国义等人去接她回家。米艳丽的家人终于盼得亲人回来了。一路上的吃住花销全是由朱艳丽的丈夫所付。可是在陶国义的欺骗下,却没有把米艳丽送回家中,而是直接送往公安局,米艳丽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被拘留了。

2002年9月29日上午,米艳丽正在家里做家务,又被陶国义等人绑架。2002年10月15日,米艳丽再次被送往马三家,非法劳教三年。

明慧网刊登的《我还活着─一位刚从马三家出来的女子的证词》一文写到:“第二天早上,米艳丽被强行关入了‘小号’。这里的小号在四楼,小号共有九个,每个小号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的小屋。其中有4个闷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闭死的,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难。每个屋里都有喇叭,强大的破坏性的噪音,就象电唱机、录音机要坏时发出的喳喳的声音,24小时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大法学员王金凤被关进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艳丽的心脏病被折磨发作,她们分别出现生命危险,二人分别被送进医院抢救。”

米艳丽曾在马三家三个月被关小号4次,坐铁椅子,整天手脚都被扣上,每天吃发霉的玉米饼;迫害致无法正常进食;冬天警察不让她穿棉衣,逼迫把双手伸到外面冻很长时间,再到水房用热气哧双手;米艳丽被三分队恶警齐福英指使犯人迫害,坐一块砖长达2个多月,恶人侮辱她,骂她,不让睡觉,不许与任何人讲话,不许接见,被迫害得精神恍惚,行走艰难;这些只是米艳丽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点滴,从精神到肉体的痛苦折磨与承受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3/157446.html

2007-04-02: 马三家女二所二零零二年底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2002年12月22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一次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等,都是刑场。

恶警们使用的酷刑和刑具有:高压电棍、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将大法弟子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死缠)、不让睡觉、喝水吃饭、洗漱、大小便、水桶扣头后由一帮恶人疯狂毒打等等。恶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并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大法弟子黄桂芬,女,四十二岁,辽宁抚新人,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石宇等用绳子将双臂从肩头和腋下反背过去捆住,在二楼的三角库内吊在房梁上,来回抻拉,当时围观的十几个恶警在哄堂大笑,说黄桂芬的胳膊还挺结实。一直到听到黄桂芬的胳膊发出了断裂声,才住手。一年后,黄桂芬在一楼仍然全身瘫痪、不能行走。当时黄桂芬全身肌肉严重拉伤,胳膊被恶警指使接反向错位,被单独扔在小号,大小便没人管,这样过去两个月,房间里都进不去人,恶警还扬言她是装的,反辱骂黄桂芬无赖,并给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胡英,女,四十二岁,辽宁铁岭人。于2002年12 月,被恶警王晓峰、张春光、薛凤用高压电棍电击嘴、手心、手背、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一点半,以致胡英嘴异常肿胀,手背全是血。酷刑过后又被恶徒直接送小号冻了二十二天,手脚冻伤肿起二寸多的厚度。回来时,全身失去知觉,面貌痴呆,坐不住,倒下就起不来。就是这样,她仍被恶警铐坐在床头上,长期定位,并且这个定位姿势被强迫折磨长达两年半之久。也就是在这两年半时间里,胡英一直被铐在床上,没有正常休息过。受过这种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春梅、苏意文,时间分别是三年、二年。

2002年期间,在马三家女二所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宁、王丽、王付丽在三大队遭迫害,潘静、米艳丽(二大队)、张春梅、田丽、胡英、张海燕、苏意文、王云洁、孙娟、王翠英、李黎明、姜伟、孙艳君、齐振荣、方彩霞、宋秀婷、宋彩虹等人。

2004 年6月下旬,恶警苏境、王乃民、王晓峰、薛凤、崔红、石宇、戴玉红等人再次加重迫害手段,非法批捕胡英、王丽、苏意文、米艳丽和一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准备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现据可靠消息,王丽和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胡英和苏意文已出魔窟,米艳丽下落不明。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1.html
2006-02-26: 马三家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高云天,男,1957年生人,他是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帮凶,此人惯用伪善的手法来迷惑法轮功学员。

例如:2005年8月1日上午,高云天到207室把法轮功学员原书哲(音)拽出房间,到办公室,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后暴打一顿。不到一小时,高云天又窜至207室,当着全室学员的面对原书哲说:我错了。可第二天,他又跳到209室对法轮功学员陈桂兰、孙淑香大打出手,致使陈桂兰数十日吐痰带血,这是因为高云天用皮鞋踹其胸部右侧所致。9月4日,因为法轮功学员马丽艳向高云天劝善,高面目狰狞,狠狠的打了她数个嘴巴。9月27日,因翻号,史桂荣向高云天讲真相,高云天掐着史桂荣的脖子,出气很费劲,又打了两个嘴巴,史桂荣绝食30多天。绝食期间每天给她打5瓶吊瓶,史桂荣被迫害的心脏不正常。

高云天用同样的手法将米艳丽打成脑震荡,吐了一宿,吃不下饭。11月5日,高云天强迫张文红吃饭,把她手脚铐在床上,张文红喊“法轮大法好”,谢成栋又把张叫到三角库房,拳打脚踢张的头部,当时高云天、刘慧(分队长)看着打,使张身体四肢没有知觉,上医院用人抬去,大小便用人接数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6/121680.html

2005-12-04: 马三家集中营的“严管”迫害内幕
米艳丽40多岁,拒绝收听诬蔑大法的“焦点访谈”等谎言宣传,连续两次被投进小号,四、五个警察连拖带拽,手段野蛮、残暴。身心受到巨大摧残,后因心脏病症,才被放出,却一直不能吃饭,近40多天的时间里一直躺在床上,上厕所等需人搀扶。每天仅靠吃几片生菜和冰凉物维持生存,即使这样,教养院也不放人,不通知家属,当地家人获悉后,从凌原赶到沈阳接见、探望,队长王正丽、张鹤说所里规定,不转化的一律不允许接见,将其家人打发走,没让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4/115813.html

2005-11-18: 马三家集中营近来迫害大法学员的部份事实
2005 年9月份,恶警们强行搜查大法学员的寝室,并非法搜身。大法学员米艳丽不配合,恶警高云天狠狠的打了她两个嘴巴子,又掐她的脖子。所谓的女大队长恶警李明玉看到后不但不制止,还用手拨拉米艳丽的脸,无理的说:打你了,怎么了?事后米艳丽感到迷糊、呕吐、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身体一直不好。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5/11/18/114758.html

2005-10-09: 饱受三年残酷迫害的辽宁大法学员米艳丽
辽宁凌源大法学员米艳丽在马三家集中营惨遭三年迫害,目前仍被马三家非法关押。

2002年9月29日上午,辽宁凌源市佛爷洞乡小河西村法轮功学员米艳丽正在家里做家务,被佛爷洞派出所陶国义等人绑架。

2002年10月15日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两年多残酷迫害的米艳丽,再次被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2003年9月29日,米艳丽丈夫到马三家看米艳丽时,米艳丽被两人搀扶着,在相隔很远的屋子走过,丈夫看到米艳丽脸的上半部两眼处青紫,而且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困难。当时米艳丽在三大队,大队长叫周迁(女),后转到二大队三分队。如今关押在女所一大队五分队。

三年来米艳丽在马三家遭受各种残酷折磨。【明慧网2005年5月8日】“我还活着(图)—一位刚从马三家出来的女子的证词”一文写到:“第二天早上,被强行又送入了“小号”。这里的小号在四楼,欺骗了很多不明真象的人,小号共有九个,每个小号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的小屋。其中有4个闷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闭死的,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难。每个屋里都有喇叭,强大的破坏性的噪音,就象电唱机、录音机要坏时发出的喳喳的声音,24小时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大法学员王金凤被关进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艳丽的心脏病被折磨发作,她们分别出现生命危险,二人分别被送进医院抢救。”

米艳丽在马三家曾因为喊“大法好,我师父没罪”被拖進小号,被迫害至无法正常進食;冬天警察把窗户打开不让她穿棉衣,逼迫把双手伸到外面冻很长时间,再到水房用热气哧双手;米艳丽三个月被关小号4次坐铁椅子,手脚都被扣上,只有吃饭时才放开一只手,每天吃的玉米饼发霉,出小号时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三分队恶警齐福英,组织犯人打手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米艳丽被齐福英指使的犯人迫害,坐一块砖长达2个多月,一顿一个窝窝头,恶人侮辱她,骂她,米艳丽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米艳丽在马三家“攻坚战”期间被严管迫害,在早上还没起床时,齐福英叫米艳丽起床,晚间别人都睡了米艳丽才可以睡觉,恶人不允许米艳丽与任何人讲话,也不允许任何人与米艳丽讲话,谁与米艳丽讲话就给谁加期,不准接见、打电话,不准买任何东西(除日用品在马三家超市买)之外,不准任何人给严管学员东西……这些只是米艳丽在马三家被迫害的点滴,从精神到肉体的痛苦折磨与承受是令人难以想象的。

如今饱受三年残酷迫害的米艳丽,于2005年9月30日非法劳教已经到期,教养院却丧心病狂拒不放人,妄想超期关押,继续迫害,掩盖罪恶,在此呼吁所有善良之士伸出正义之手,制止迫害;正告还在行恶的坏人停止迫害,立即释放大法学员米艳丽,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有报是天理,只是来早与来迟。迫害大法学员,天理不容。

望凌源大法学员向相关单位、责任人讲清真象,同时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正念清除迫害大法学员米艳丽的一切邪恶,营救同修,救度众生。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9/112059.html

2005-08-07:刚刚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院的学员,都会受到虚假的“热情”的招待。从大队长小队长都要光顾一下,先探问一下学员的思想情况。那里已经被洗脑的邪悟者看队长脸色行事上前问寒问暖,为新到大法学员找行李,找衣服。有没有服装也得必须买一套他们的东西,如:运动服、床单、被单、小凳等,劳教院的超市价格都很昂贵。

初期让住在教室或“心理咨询室”,上厕所都得没有人的时候才让去。实在住不下的才让到宿舍去住,但都得是早出晚归,整天都被强制洗脑,要比分队的人早起半小时,晚上十一、二点才让回宿舍,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其他人。而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恶警不许他们到超市买东西,目的是隔离,不让看到劳教院的真实面目。

到了晚间,不法人员有计划开始进行第一步,让那些邪悟者强行灌输外理邪说,轮流攻击,不停诬蔑大法,往脑子里灌输邪悟的话,就连队长的厕所,都是给洗脑的场所。

流氓欺骗不起作用后,队长扒光初期笑脸、所谓“文明管理”的虚假外衣全部,残酷的本性暴露无遗。晚上开始不让睡觉,有的连续几夜不让睡,只到写“三书”才解除这个体罚。否则日夜都有包夹(监视),连上厕所都是单间,完全隔离。什么恶毒、肮脏的话都开始出口。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曾无数次殴打坚定修炼的大法学员,还说:“我就是要表面形式,不管你是不是真心转化,有‘三书’就行”,其目的上报请功。

马三家女二所,欺世盗名,改称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院”,非法关押的全部是法轮功学员,有礼堂、教室、没有车间,一楼有库房,二楼、三楼、四楼全是宿舍和队长办公室。外表好象不劳动,其实都是假的。没有车间,在宿舍干活,有的活儿还有毒,学员被熏得病倒,有的高血压,喘气费力、心慌。恶警为了创收,有时强迫干活到晚上十一、二点,有的对学员推推搡搡,弄背地里殴打、体罚,所说的“春风化雨”的教育,全是骗局。

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小号设在四楼,不知情的是很难想象里面还有小号,内设有铁椅子,这显然在施工时就已经设计好的,也一定是得到“上级”认可和指定的。受刑时,身子、手、脚都固定,一次就是十天,从小号出来脚不能行走。那里灌食大夫姓曹的手段残忍,给学员灌食很粗暴,打吊瓶找血管把针头扎进肉里,故意来回找,给学员增加痛苦。

二分队大队长张秀荣对大法学员无数次的拳打脚踢,还有分队长同时参与打学员。二大队二分队队长张卓慧对信树华拳打脚踢,致使大小便失禁;把许清焱打完送进小号,一次关小号就是二十天。恶警对坚定修炼的学员,侮辱打骂、语言肮脏下流。三分队代玉红把凌源大法学员米艳丽弄到三角库房折磨,然后送进小号,最后折磨得不能行走、精神恍惚。五分队队长在众人面前开口大骂大法学员。齐福英在值班时把袜子塞进关小号的学员的嘴里,……

马三家女二所的警察,个个道貌岸然,甚至都能歌善舞,表面都有一个“文明”的外衣,背地里却丑态百出。卫生用品包括收拾办公室和宿舍的条帚,给队长刷厕所的洗涤全部由大法学员出钱。学员解教回家时,队长给当地派出所打电话的话费都由学员本人出钱,队长给学员家里打电话可不通知本人,而电话费却学员来付。恶警变着法子从肉体上、精神上对大法学员进行双重折磨。为了挣钱从不在乎学员的身体,每年秋天一个月左右,都要强制下地扒玉米。队长为了多出产值,不断的催促学员,大伙累得浑身酸痛,队长不满意或有情绪时还是要训斥学员。

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不许家属接见;而允许接见的,也不让家里给拿东西吃,还胡说什么:为了学员的身体。而所里订的水果和蔬菜却又十分昂贵。2005年1月份劳教院搞了个什么“扶贫”,给每个大队有几个名额发点东西,给的东西是一双棉拖鞋,其余全是发霉变质的小食品。2004年12月28日二大队成立了严管队,叫五分队,不许大法学员到食堂吃饭,吃饭都在宿舍,由三个队长看守。2005年元旦,在严管队的大法学员拿出水果、点心,给师尊齐声问好拜年,引起了邪恶的恐慌。

马三家处处充满了恐怖,不断的恐吓,威逼大法学员,采取高压手段、加期、判刑,由原来的分开到秘密送走。对有病态而提前释放的坚定的大法学员,都要等到生命出现垂危,让你回家也不能活几天了才肯释放,真是邪恶至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7/107912.html

2005-05-08:这一年非人折磨,使我明白了中共的所谓法制社会,都是虚无,是谎言,是骗局。这充分暴露了中共以“假、恶、斗、暴、骗”统治政权的真实面目。马三家集中营,现在有个“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的欺人招牌,也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我必须告诉大家的是:沈阳马三家劳教院是一个人间地狱,这个魔窟里使用那些刑具和酷刑来迫害大法学员,那里的邪恶干警都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干那些怕曝光于世间的勾当……

我是个中年女子,自1997年开始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更加健康。我因修炼法轮功大法,几度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备受残酷折磨,直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这次又在马三家劳教院被迫害得几度休克、生命垂危,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急忙把我送回来。在一年多时间里,我是怎么被酷刑导致生命垂危的,我又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马三家的?我亲眼看到了什么?其他大法学员都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迫害到什么程度?

我于2004年2月2日的晚上,被锦州市太和区大薛派出所刑警队长才勇、张文新等七八个人非法抄家,连夜劫持往锦州第一看守所,二月末在未经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三年,押往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

马三家培养了一批专门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的打手,手段极其残忍,特别是她们迫害我时,将我绑在床上数小时,下门牙几乎被撬掉,致使我下门牙全部撬松动,(打手名为义县的曹红英,阜新的赵秀娟用铁勺子撬门牙),它们还强将我嘴撬开后,塞满大蒜,怕我喊出声音,大连的吕会敏,还有一个恶人,用毛巾勒嘴;一次凌源的犹大帮凶于世敏将我左耳打聋。

一天,大队长张秀荣、队长戴玉红、杨晓峰、向某等人,闯进监舍,不由分说的将我双手背铐在床上,嘴上沾满了很厚的宽胶带,扬长而去。我顿时恶心,胸闷,当时就休克了,左腿跪地,头部触地。当我苏醒时,已是冷汗一身,脸如白纸。从早晨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让上厕所,吃饭。这样的折磨一连就是几天。

六月份的一天,我被队长杨晓峰、李某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加重迫害,为她们的残酷迫害找借口,她们把我送进所谓的病房,不让出来。我预料到她们又要用药物迫害我,我就冲窗外行人大声喊:“大法好,大法学员无罪”;我不断的讲真象,揭露邪恶人员对我的迫害。她们被迫又把我送回教养院,还对我变相经济敲诈,队长杨晓峰说:“给你看病花200多元。”当天晚上,我被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被强行又送入了“小号”。这里的小号在四楼,欺骗了很多不明真象的人,小号共有九个,每个小号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的小屋。其中有4个闷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闭死的,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难。每个屋里都有喇叭,强大的破坏性的噪音,就象电唱机、录音机要坏时发出的喳喳的声音,24小时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大法学员王金凤被关进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艳丽的心脏病被折磨发作,她们分别出现生命危险,二人分别被送进医院抢救
一年非人折磨,使我明白了中共的所谓法制社会,都是虚无,是谎言,是骗局。这充分暴露了中共以“假、恶、斗、暴、骗”统治政权的真实面目。马三家集中营,现在有个“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的欺人招牌,也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我必须告诉大家的是:沈阳马三家劳教院是一个人间地狱,这个魔窟里使用那些刑具和酷刑来迫害大法学员,那里的邪恶干警都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干那些怕曝光于世间的勾当……

我是个中年女子,自1997年开始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更加健康。我因修炼法轮功大法,几度被中共不法人员绑架、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备受残酷折磨,直至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这次又在马三家劳教院被迫害得几度休克、生命垂危,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急忙把我送回来。在一年多时间里,我是怎么被酷刑导致生命垂危的,我又是在什么情况下离开马三家的?我亲眼看到了什么?其他大法学员都遭受了什么样的迫害,迫害到什么程度?

我于2004年2月2日的晚上,被锦州市太和区大薛派出所刑警队长才勇、张文新等七八个人非法抄家,连夜劫持往锦州第一看守所,二月末在未经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三年,押往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遭受迫害。

马三家培养了一批专门酷刑迫害大法学员的打手,手段极其残忍,特别是她们迫害我时,将我绑在床上数小时,下门牙几乎被撬掉,致使我下门牙全部撬松动,(打手名为义县的曹红英,阜新的赵秀娟用铁勺子撬门牙),它们还强将我嘴撬开后,塞满大蒜,怕我喊出声音,大连的吕会敏,还有一个恶人,用毛巾勒嘴;一次凌源的犹大帮凶于世敏将我左耳打聋。

一天,大队长张秀荣、队长戴玉红、杨晓峰、向某等人,闯进监舍,不由分说的将我双手背铐在床上,嘴上沾满了很厚的宽胶带,扬长而去。我顿时恶心,胸闷,当时就休克了,左腿跪地,头部触地。当我苏醒时,已是冷汗一身,脸如白纸。从早晨一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才让上厕所,吃饭。这样的折磨一连就是几天。

六月份的一天,我被队长杨晓峰、李某强行送进精神病院加重迫害,为她们的残酷迫害找借口,她们把我送进所谓的病房,不让出来。我预料到她们又要用药物迫害我,我就冲窗外行人大声喊:“大法好,大法学员无罪”;我不断的讲真象,揭露邪恶人员对我的迫害。她们被迫又把我送回教养院,还对我变相经济敲诈,队长杨晓峰说:“给你看病花200多元。”当天晚上,我被铐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被强行又送入了“小号”。这里的小号在四楼,欺骗了很多不明真象的人,小号共有九个,每个小号面积约有2张床那么大的小屋。其中有4个闷罐子,也就是完全封闭死的,没有一丝透气的地方,呼吸非常困难。每个屋里都有喇叭,强大的破坏性的噪音,就象电唱机、录音机要坏时发出的喳喳的声音,24小时不停的放,致使人的心脏受到严重的伤害。大法学员王金凤被关进三天就大量吐血,米艳丽的心脏病被折磨发作,她们分别出现生命危险,二人分别被送进医院抢救

2005-04-23: 马三家二大队五分队的大法弟子从元旦前开始反迫害,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于迫害,元旦那天他们开始集体绝食不出操,不参加邪恶之徒安排的劳动。

恶人不许这些坚定修大法的大法弟子去食堂吃饭,不许去洗澡。白天黑夜把这些大法弟子关押在一个十几米的房间里不许说话,恶警每天在室内看着。男恶警不断出入关押女大法弟子的住处。王玲因炼功,第一次被关进小库房,第二次几个男恶警拿电棍推着王玲,把她带走说是送大北。王五等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入小号进行迫害。信淑华一次被关小号就是20天,回来时,腿脚受了很大的损伤。米艳丽三个月被关小号4次坐铁椅子,手脚都被扣上,只有吃饭时才放开一只手,每天吃的玉米饼发霉。米艳丽出小号时身心受到严重的迫害起不了床。

邪恶之徒每天24小时放音乐不让大法学员休息。乔红不穿校服被加期10天。张爱弟因学法不配合他们被加期20天。崔亚宁以超期3个多月至今未放。恶人不断的给绝食的弟子插管灌食,每天要30多元钱,使邪恶之徒的身心受到严重的迫害。望看到消息的大法弟子通过信件等各种方式制止那里的迫害和对大法弟子的超期关押。

二大队:大队长:张秀荣
队长:王正利 张赫(音) 齐福英

2005-04-19: 米艳丽:3个月被关4次小号。现被超期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崔亚宁、乔红。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小号在综合楼。上楼右边走4楼。很多时候小号都是放音乐,24小时不停,使得大法弟子不能睡觉,在精神上迫害。

2005-01-21:二大队三小队的米艳丽在被强制洗脑转化时,被大头朝下倒控着;队长支使邪悟的帮凶用脚踢她的乳房、阴部,一直把她逼疯,一个月后她稍有好转又被继续迫害;元旦前,邪恶之徒又把她送进小号折磨。

2004-10-09: 郑菊香和米艳丽,齐福英常叫犹大把她们绑起来,一绑就是15—16个小时,大小便全便在裤子里,腿全都硌烂了,姜春香又往郑菊香腿烂的地方抹碘酒。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0/9/86199.html

2004-05-22: 佛爷洞乡小河西村大法弟子米艳丽,99年7.20以来,为证实大法,多次被凌源市公安局610头子付延龄等恶人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残酷迫害。

2002年10月15日米艳丽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了二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再次被佛爷洞乡恶警绑架,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2003年9月29日,米艳丽丈夫到马三家看她时,恶警百般刁难,不让接见,在丈夫强烈要求下,米艳丽才被两人搀扶着,在相隔很远的屋子走过,丈夫看到米艳丽脸的上半部两眼处青紫,而且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困难。当时米艳丽在三大队,大队长叫周迁(女),现在在二大队三分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22/75122.html

2004-05-19: 2003年10月中旬,马三家教养院進行了继2002年12月集中强制洗脑后对大法弟子新一轮的残酷迫害。

此次迫害邪恶之徒称为“攻坚战”。其中2大队3分队恶警齐福英在犹大们的协助下,对每名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進行了一番残酷折磨。

犹大林平(大连庄河孔家乡潘西人)每天专门监视大法弟子的言行向齐福英汇报,并积极为齐出谋划策。林平说:“你们不转化,就让你们生不如死,天天折磨你们,叫你们零碎遭罪。”她们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在此期间3分队被残酷迫害的还有:刘敏、米艳丽、王铃、韩雪梅等。参与迫害的犹大还有:王德平、王冬梅。

2004-05-01: 学员米艳丽说,警察把窗户打开不让穿棉衣,逼迫把双手伸到外面冻很长时间,再到水房用热气哧双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73606.html

2004-04-14: 大法学员米艳丽在马三家“攻坚战”期间被视为严管学员。在学员早上还没起床时,恶警齐福英就安排恶人姜春香叫米艳丽起床,晚间学员都睡熟了(10点半),米艳丽才可以睡觉,不允许米艳丽与任何人讲话,也不允许任何人与米艳丽讲话,谁与米艳丽讲话就给谁加期。马三家规定严管学员不准接见、打电话,不准买任何东西(除日用品在马三家超市买)之外,不准任何人给严管学员东西,恶警齐福英只限大法学员米艳丽有一块地砖的地方,齐福英在限制给米艳丽一块地砖时狂妄叫嚣:看××党的法大还是你的法大。

2004-02-06:辽宁省凌源市佛爷洞乡小河西村大法弟子米艳丽,99年7.20以来,为讲法轮功真相,多次被凌源市公安局610头子付延龄等恶人和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送马三家教养院残酷迫害。

2002年10月15日遭受两年多马三家劳教所残酷迫害的米艳丽被放回家后,再次被佛爷洞乡恶警绑架,送往马三家教养院。2003年9月29日,米艳丽丈夫到马三家看米艳丽时,恶警百般刁难,不让接见。在其丈夫强烈要求下,米艳丽才被两人挽扶着,在相隔很远的屋子走过,丈夫看到米艳丽脸的上半部两眼处青紫,而且身体极度虚弱,说话困难。当时米艳丽在三大队,大队长叫周迁(女),现在在二大队三分队。

2003-12-18: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第二看守所所长孙连生,伙同精神病院不法大夫,几年来多次给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注射毁坏神经针剂,目前已残害多人。被害者大脑失去理智,狂躁难忍,声带变音,行走蹒跚,其中王乐(已被迫害致死)、刘玉峰、霍东、米艳丽等深受其害。

据知情警察讲,这些残害方式和决定都出自凌源市政法委书记张某、610办公室主任庞某,和公安局副局长董志民。

第二看守所副所长李军,一次酒后在5号门前大喊:“你们谁也别转化,转化一个孙连生得500元,我连屁也捞不着。”几年来李军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凶残至极。

2002-10-16: 2002年9月29日上午,辽宁凌源市佛爷洞乡小河西村法轮功学员米艳丽正在家里做家务,忽然以恶警陶某某为首的一群便衣闯入院内,不由分说,就将米艳丽扛上出租车,送进凌源市拘留所进行迫害。据目击者说,当时的场面十分令人心酸,米艳丽的抗争声与恶警的叫骂声混成一团。最后恶警连外衣和鞋都没让米艳丽穿就将她绑架到拘留所,至今不让家人见她面。

2001-12-27: 在女一所被奴役劳动过的部分法轮功学员有:
米艳丽 37 朝阳凌源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1-05:凌源市检察院:
地址。凌源市南大街26号,邮编122500
电话:0421-6828904
值班:0421-6886500
传真:0421-6883514
检察长常国锋 13190250758宅2960051
副检察长路延富 13704216618、6883502宅6829866
副检察长陈淑春 13704917318、6883503宅6900928
副检察长张卫东 13942106605、6883505宅6890835
公诉科:0421-6883530
科长刘淑凤 13942146608、6883529宅6823198
杨洪光 13942146467、6883525宅2313303 2018-11-10: 辽宁省凌源市公安局
通讯地址: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木兰山路12号 邮编:122500
局长 樊俊阳:15204203366 宅电:0421-2960002
国保大队 0421-6883208
队长 王亚东 13704917196 (主管此构陷案) 其子王典:18642549080
副队长 赵凤臣 13942176311
指导员 张文和 13500416172 (新调任,原西窑派出所所长,曾参与迫害)
李海超 15504211415(曾参与张立斌被构陷案)

辽宁省凌源市莫胡店派出所0421-6883241
所长:刘密臣13942106099
副所长 齐轶国 15142292233

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市检察院
邮编122500

检察长 常国锋 13190250758 宅:2960051
副检察长 路延富 13704216618 宅:6829866 办:6883502
副检察长 陈淑春 13704917318 宅:6900928 办:6883503
副检察长 张卫东 13942106605 宅:6890835 办:6883505

侦查监督科科长 陈轶敏(女,1972年生人) 13500412775 宅:6823069办:688352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21)

绑架米艳丽的恶警是佛爷洞乡派出所陶国义,手机:13942166189
张奎,手机:13842161559宅电:0421-6492028
李国辉,手机:1394217711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