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 >> 张墨(张莫), 男, 3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涿州市义和庄乡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7-19
家庭成员: 儿女: 张墨(张莫)
夫妻/父母: 张淑文(张莫的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8-13: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河北涿州义和庄乡政府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关到了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是王刚,三十多岁,张莫,近三十岁,张莫的母亲六十多岁,臧翠青,近四十岁,陈玲梅,五十来岁。 十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折磨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十月十二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多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他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他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象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象很赞成任炳辉的行径,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铐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的这个流氓行为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他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他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他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进去……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七十多岁的苏国华……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目击者说: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3/160763.html

2006-02-04: 2000年10月1日,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从北京抓回后,关在义和庄乡政府会议室。这五个人是30多岁的王刚、约30岁的张莫及其60多岁的母亲、近40岁的臧翠青和50来岁的陈玲梅。

乡干部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用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想用不让他们睡觉,来摧垮他们的意志。就这样,这些人被冻、被用噪音剥夺了睡眠七天。10月8日上午,乡里得到指示: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死。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等有关人员参与了行恶。他们把学员拉出去,用手铐铐着,吊在车棚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4/120074.html

2006-01-22: 河北涿州强暴案让我不能再沉默
我是一名河北涿州的公民,前段时间听到了发诙欠慌沙鏊考榘福步拥焦窖蟮缁埃捍┳啪熘品暮窝┙×考榱肆矫?止εг保渲辛跫局ズ退盖椎哪炅湟谎螅≌馄鹗录钊松窆卜撸】吹搅撕窝┙≌飧鲂钌氖扌校液芟胨邓滴仪籽勰慷玫蹦赇弥菔幸搴妥缯ㄊ榧侨伪缘热似群Ψ?止Φ氖隆?

2000年10月1日,也就是中共统治、祸害中国五十一周年的日子。当时从北京抓回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抓到了义和庄乡政府,关到了会议室。这五个人是王刚,30多岁,张莫,近30岁,张莫的母亲60多岁,臧翠青,近40岁,陈玲梅,50来岁。

在会议室里安装了高音喇叭,发出尖锐的叫声,发明者要用这种震耳欲聋的声音折磨这五个人,让他们不能睡觉,摧垮这五个人的意志。具体怎么处理,10月8日上班决定。10月份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就这样被冻了七天。10月8日上午,电话响了,得到指示是:按反革命处理,打死白打。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又来了。接到通知后,政法书记任炳辉、乡党委书记马树海、乡长白景华,以及几个副乡长,所有的有关人员基本参加了。分成几拨对付这些法轮功学员。把这五个法轮功学员拉出去,用手拷拷着,吊在停车场的棚子上,不让吃饭、睡觉,吊了三天三夜。

10月12日中午,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亲自来督战。首先是在乡政府开会,开完会后,韩占山挨个问这五个人:还炼不炼法轮功?他们很坚决:回答说炼。韩占山一挥手,任炳辉、马树海等所有的到场人员开始对这些人大打出手了。一些同情法轮功的人不想参与,就偷偷溜走了。在场的人基本上是想在韩占山跟前表现自己的。

第一个被打的叫张莫,他是一个退伍军人。不法人员人多在屋子里打“施展”不开,就把张莫又拉回到院子里,用棍子,三根高压电线拧成的“鞭子”从头打到脚。几个人围成一圈,现场真是惨不忍睹。张莫发出一声声让人揪心的惨叫,但这些打手却不肯罢手。张莫的母亲听到自己儿子撕心裂肺的叫声,快晕死过去。政法书记任炳辉早就准备好了,看到张莫的母亲这样心疼儿子,就把义和庄卫生院的尤洪叫来,凶狠地说:给她打针。老太太说:我没有病,不打针。任恶狠狠地说:我叫你不吃药不打针!从尤洪手中一把抢过注射器,不由分说扒开老太太的裤子,就在身上乱扎,也不知道注射的是什么药水。

第二个被迫害的是臧翠青。他们把一直吊着的臧翠青从棚里摘下来,拉倒在地。任炳辉在扒老太太的裤子时,其实已经在给“处理”臧翠青做铺垫了。它在同类面前表现积极,说话中带着一股邪劲:穿着衣服打不疼!它边说边亲手扒臧翠青的上衣,往上扒到肩部,然后又扒裤子,一直扒到脚后跟的部位。只给臧翠青留下了一个很旧的、洗的很薄、又很透明的内裤。现场的人都象看热闹一样看着。乡恶党党委书记马树海好像很赞成任炳辉的“杰作”,又不能被任炳辉这个政法书记夺走了他的风头,就带着几个乡长对臧翠青大打出手。他们用打张莫的凶器同时毒打,打了一会,任炳辉又出主意说:(这条“鞭子”)打的不疼,把它拆开吧,越细打得才越疼!就这样一直把臧翠青打得昏死过去,然后又泼冷水。等臧翠青醒过来,就又把她用手拷吊了起来。

吊起来时,也没有给她提上裤子,这一吊起来,透明的内裤就更明显了,上班的人都看到了。吊了很长时间,大乡里上班的人都看到了,任炳辉觉得它的这一“杰作”达到了效果,就给臧翠青把裤子提上。这时乡长白景华制止政法书记说:别给她提!说完就用皮鞋朝着臧翠青的小腿迎面骨部位狠狠地踢上去,踢的臧翠青在空中荡来荡去。乡长的这一举动,又让政法书记的邪劲更足了,它问臧翠青,你还炼不炼?她回答说:炼!它就叫人端来几杯冷水,灌到臧翠青嘴里。任恶狠狠地说,那你就拉、尿在裤子里吧!它又叫人拿来一脸盆冷水,政法书记拎起衣领,一脸盆冷水就倒了进去。全身立刻湿透了,水从脚底淌出来。臧翠青立刻被冻得浑身颤抖,缩成一团……

第三个被打的是陈玲梅……
第四个被打的是70多岁的苏国华……
第五个被打的是王刚……

眼前一幕幕暴力事件,是涿州市来的恶党“大官”亲自督战,乡党委书记亲自带头下,发生的罪恶。眼前的一幕幕,是被称作“共产党人”的人干出来的事情。是什么原因,什么心理让这些头头脑脑们亲自披挂上阵?难道这些人一点人性也没有?他们怕。他们是共产党中的链条,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一个棋子,那一个环节不力,谁就得下台。这五名法轮功学员们到北京上访了,这些人怕下台,怕他们失去权力,怕他们失去作威作福的日子。除了考虑这些,这些头头脑脑的人物哪还有良心、正义?

扒光了女学员的衣服在整个乡里干部面前示众,政法书记任炳辉安的是什么心?为什么它要搞出这么一个“杰作”?什么叫“穿着衣服打得不疼?”当时张莫不就穿着衣服被打得惨叫声连连吗?乡里这些干部、更上级的干部吃喝嫖赌,这些“共产党”是什么货色政法书记当然知道。它就是当着韩占山的督战,扒光女学员的衣服,用这种十足流氓的下三滥手段来向韩占山乞怜,不要因为它的失职而处理它。它所做的一切完全是投“上级”所好的。

政法书记任炳辉在涿州市政法委书记韩占山、乡党委书记和乡长面前干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这很说明问题。可以帮助人们了解何雪健强暴两位法轮功学员的事件:一、天下乌鸦(“共产党”)一般黑,知道同是政法书记的任炳辉是什么德性,也就知道东城坊镇政法书记宋小彬是什么货色。二、任炳辉在韩占山这个上级面前,就好像何雪健在宋小彬面前一样,充满了表现的欲望。三、它们表现出来的都是流氓恶棍的本性。发泄的都是兽性,干出的都是兽行。

所以,穿着警服的何雪健犯下人神共愤的丑事,这决不是什么偶然事件。只要从组织上、思想上进入到了“共产党”这个黑帮,它都会获得丰沃的土壤,条件适宜,邪性就会发作,兽行就会表现,罪恶就会结果。不从邪教、邪教组织的高度来理解“共产党”,实在不足以解释一起又一起在神州大地上发生着的罪恶,落在中国人身上的悲剧与不幸。这也是从我亲身的经历中得出的一个结论。

在这件事之后,我还听说过一件事。江泽民失去理智地镇压法轮功,引发了法轮功学员在2000年下半年到北京上访的高潮。到北京上访的学员因为人数太多了,一部份就转到涿州,由涿州市公安局刑警五队负责。刑警五队对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女学员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摧残和迫害,特别是用电棍电击女学员的阴部和身体敏感部位,如果有遭到这种迫害的女学员,我非常希望你们能站出来揭露真相。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119208.html

2000-12-03: 涿州市义和庄乡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详细经过

今年10月1日,大法弟子臧秀青、陈凌梅因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在天安门派出所她们没有说姓名,但被保定驻京办事处的人员认出,然后由涿州义和庄乡政府派车接回,同几位因在家坚持修炼而被抓的功友王刚、张墨及其母亲一起关在乡政府的会议室。

关了几天之后,乡政府接到电话通知说:“……按原计划执行”。于是由乡长马xx(曾任涿州市委秘书长)指挥,副乡长任丙灰、孙xx及属下就开始残酷折磨这几位弟子,最初是从早晨6点钟开始让他们两臂环抱大树,把两手铐起来。几位弟子依然很坚定。它们认为这种惩罚太轻了,不能够达到“转化”的目的,就改换更残酷的办法,在院子里把这几位弟子一只手吊起来铐上,脚尖刚能沾地,这样白天黑夜的吊了三、四天,不让睡觉,期间还用由三股铝线拧成的绳子(每股都有手指头那么粗)抽打他们,他们的后背、腿都被打成黑紫色,肿起来很高。让他们说不炼了,还得骂大法、骂师父,遭到几位弟子的拒绝,它们就更加疯狂了,往臧秀青的嘴里灌凉水,还觉得不够,又提着臧的衣领往里灌了一盆凉水,打臧秀青的时候,任丙灰说她穿得太厚了,就动手把她的裤子扒下来,只剩下内裤,又开始打。在疯狂的迫害过程中,身心极其痛苦的臧秀青曾假装说不炼了想蒙混过去,后来她觉得对不起师父,就去上吊,吊上去时,听到了好象是电子枪发出的“啾啾”声,还看到光,上吊的绳子就断了,她悟到大法弟子不能自杀,更不能这样死,于是她回到关押她的院子里。在后来的残酷殴打时,她就非常坚定了。陈凌梅被打时,她都始终咬牙忍着,挺过了一次又一次的严刑拷打。这两位弟子后来设法逃出了邪恶之徒的黑窝。

它们还给张墨的母亲打针,当着张墨母亲的面疯狂的打张墨。它们就是用这样残酷、卑鄙的手段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3/3178.html

2000-11-28: 河北省涿州市懿和庄乡大法学员遭受迫害
2000年10月1日,大法学员藏翠清,陈凌梅因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到乡政府办公室。乡政府整夜用高音喇叭干扰她们,不让她们睡觉;把人的双手铐起来。三四天后,涿州市来人说市里开过会,要按市里意思处理。她们被吊起来,双脚不能着地,然后被铐打。把人打晕过去后,再用冷水泼醒,泼醒后再打,打得浑身没一块好地方。铐打人用的是电线、铅线拧成的手指粗的绳子。

另外,弟子张淑文,张墨,王刚三人被从家里叫到乡政府。张墨被打了一天一夜,问他还炼不炼,并让他66岁的母亲张淑文在旁边看。后来张淑文也被吊起来打,并被强行注射针剂。王刚也遭受同样的刑罚。这三个弟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现在人都跑出来了,不敢回家,只能在外流浪要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8/2413.html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4-16: 涿州市法院:
院长王玉海 17731200699
主审法官谢文海 17731205075

涿州市检察院:
院长李玉龙15803895678

涿州市公安局:
法制科:张健元13333126780办0312-3853359


2019-05-19:
涿州国保大队队长:梁玉峰18803128906
2019-02-24:
相关法院及检察院人员电话:
郑伟:18931215297 13831249968
彭松青:13703360316 17731205177
赵赛:15613275960 17731205126
康雅丽:13932206942
张警官:15830229786 17731205139
朱云峰:15333264226 13472224508
徐志运:18630265501
郭来运:18931215297 13131299294
杨爱静:18811180810

2019-02-23: 涿州公安局:
电话0312-3852132、0312-3852398
国保大队:0312-3853255
国保警察梁玉峰18531288639
2019-02-20: 梁玉峰18531288639
涿州公安局电话0312-3852132 0312-3852398
国保电话0312-3853255

2018-07-22:
涿州市扫黑办:0312-3850329
涿州市纪检委扫黑办:0312-3929051
涿州市公安局扫黑办:0312-3852101
孙家庄乡扫黑办:0312-3782686、0312-3782514

清凉寺办事处派出所:0312-3862006
双塔办事处派出所:0312-3605577
桃园办事处派出所:0312-3622735
东城坊镇派出所:0312-3792206
东仙坡镇派出所:0312-3832029
高官庄镇派出所:0312-3722117
百尺竿镇派出所:0312-3712335
义和庄镇派出所:0312-39299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