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 >> 邓春燕, 女, 75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17
案例分类: 洗脑  劳教  拘留/绑架  
家庭成员: 儿女: 叶微(叶薇)
夫妻/父母: 邓春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1: 修“真善忍”遭迫害 高级工程师控告江泽民

武汉市75岁的退休高级工程师邓春燕女士,修“真善忍”法轮大法后一身轻,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遭非法关押迫害,尤其是610人员为了迫害她女儿,不断的骚扰威胁老俩口。2015年8月22日,邓春燕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并要求恢复法轮功及创始人的名誉,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是邓春燕女士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本人邓春燕,现年75岁,退休前在中国通讯建设总公司第三工程局工作,高级工程师。我于1995年7月退休,由于自身多年劳累成疾,患有心脑血管、甲亢、肠胃病、关节炎等多种疾病。我长年求医无效果,身体越来越差,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心情十分忧伤。1997年9月,经朋友介绍说近期要在武汉市江宫电影院组织最后一次集体观看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像,机会难得,她向我介绍了一些法轮功超常神奇的事例,说法轮功是教人必须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指导修炼,真修向善做好人。她问我要不要票,我很高兴也十分感激的要了票。就这样,我一连九天看完了讲法录像(每天看一讲)。

在看完九天的讲法录像后,我感觉到好像脱胎换骨了,人感到一身轻,心情特别愉快。第十天,我到附近公园找到了炼功点,加入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修炼几个月后,在身心各方面都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走路一身轻,精气神十足,人也显得年轻了许多,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从此我告别了医院,开心快乐。后来我请到了《转法轮》,每天学法炼功,明白了人从何而来,为谁活着,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丧心病狂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全国上下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抓人、打人、判刑、劳教,大有天塌之势。作为修炼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决不应坐视不理,为了争取一个合法安静的修炼环境,怀着对国家领导和政府的信任,2000年6月10日,我只身一人进京上访为师父鸣冤,想让政府了解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讨回公道。可事与愿违,从那时起,我因此屡遭迫害。

一、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迫害半年多

2000年6月10日,我身穿印有真善忍和法轮图形的炼功服走到天安门广场上,在人群中来回走动并告诉身边的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样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后,警察发现了我,将我强行抓上警车,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被劫持到前门派出所,警察命令我脱下炼功服,见我不脱,立刻上来四个彪悍的警察打我耳光,并强行脱下我的炼功服,猛的将我的双手反拗到背后,差点把我的手腕弄骨折。我向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到了晚上,将我转押到武汉驻京办,让我睡在水泥地上,不许上厕所,让蚊虫叮咬,根本无法入睡。

就这样在这里被非法关押迫害了三天后,武汉市新华街派出所来人把我劫持回武汉,直接送进了武汉第一女子劳教所,继续非法拘留迫害我15天。因我拒穿囚服,不配合,不“转化”,狱警就命令其他劳教人员(都是卖淫女)把我的衣服脱光,并打我的双腿直打得发紫,她们强行给我穿上囚服,我马上又脱掉,光着身子,坚决不肯穿囚服,最后她们就把我的衣服还给我了。我给劳教所的所长写了控诉信并绝食抗议对我的迫害。

半个月后,他们又将我转押到汉口二道棚洗脑班进行强制“转化”迫害半年,每天吃的食物很糟糕,土豆不削皮不去毒芽,晚上被很多蚊虫叮咬,他们要强迫我写了骂师父、不炼功、不上访的“转化书”才肯放我回家,我拒绝配合并坚持向他们讲真相。后来我丈夫因我长期被非法关押,身心忧虑疲惫及长期无人照顾,终于心脏病发作住进医院,我姐姐向他们要人,并交了三千元保释金,他们才放了我。

这次历时半年多的迫害,使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身体瘦弱了许多。

二、关洗脑班迫害

2001年初,春节刚过完,新华街派出所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指标,又将我从家中骗去,第二次送进洗脑班继续迫害。我表示强烈抗议,指出他们是执法犯法,要求放我回家。我的家人只得再向他们要人,我丈夫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苦苦哀求他们放人,但他们仍然非法关押我两个多月后才释放。

为了避免再次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关押迫害,我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将我们老俩口接到了他那里暂住,好长时间都没有回武汉的家。

三、女儿被搜捕、非法劳教三年

我的女儿(叶微)在深圳工作,她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曾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和年幼的儿子,因为坚持信仰及向世人讲清真相,也屡遭当地公安部门的非法抓捕关押。她在2000年曾两次被非法拘留,并经常被辖区片警骚扰恐吓。

2001年5月初,当地“610”人员欲再抓捕她,她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之后造成她的家庭破裂。深圳南山区的“610”人员四处搜捕她,还专程到我武汉的家中打探消息。我女儿为了不连累父母,她担心警察会威逼我们,即使流离失所也不敢与我们联系,我和老伴日夜思念担心女儿,度日如年。

2004年12月末,深圳南山公安分局的警察跟踪到她上班的公司将她绑架并抄家,在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判她三年劳教,将她押送广东三水女子劳教所迫害。

因我女儿始终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拒绝“转化”,劳教所对她实施了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她曾几次被迫害的身体虚脱病倒,家人去探望时见到她瘦的不成样子,好可怜好心痛……具体受迫害经过在此不叙述了。这令我们全家人痛心无比,我每天都在担心女儿的安危,寝食难安!

2008年春节前,我只身一人从武汉前往三水女子劳教所探望女儿,想争取把她接出来。因为给她原定的劳教期已满,但她始终拒绝放弃信仰法轮大法,因而被劳教加期了三个多月。这是我第三次探望女儿,前两次劳教所都不允许我跟女儿说话,只让隔着玻璃看一眼,这次我找到所长讲真相,强烈要求,他们才允许我跟女儿通了话,但是他们说非要等到加期满那天才能放人。我没办法,跟女儿只说了几分钟的话,他们就把女儿带走了。当看到女儿转身走的那一刻,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地流下来。

女儿离开后,我禁不住悲伤地放声大哭。也许是我这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凄惨的哭声触动了狱警们的善心,那个接待我的狱警过来安慰我,并去食堂给我打包了一份饭菜给我,后来还帮我叫了个车子把我送到回广州的车站。我到了广州,正碰上了那次2008年南方雪灾,铁路受阻,我只得一个人滞留在广州。此时我老伴一人留在武汉家里,天寒地冻,可我的心更寒。在人们阖家团圆庆佳节的时候,我们家却要在孤独悲伤中度过!这一年的春节我感到格外凄凉。

到了2008年3月10日女儿劳教期满的那天,我和家人一大早就去劳教所接她,却没想到南山公安分局“610”人员抢先把我女儿劫持到了南山区西丽洗脑班,我当时一听到这消息,精神几近崩溃,悲愤交加,只觉得眼前一黑,我的左眼突然一下就失明了,至今仍看不见东西。后来,我女儿被非法关押在西丽洗脑班长达半年时间,她拒绝接受所谓的“转化”,每天都在高压迫害中度过,直至2008年奥运会结束后才被释放。这期间无论家人怎么恳求他们也不肯放人。至此,我和老伴心力交瘁,痛苦万分。这些年我们不知流了多少伤心的眼泪,老弱的身心承受了巨大的打击和伤害。

四、不断的骚扰、威胁

我女儿被释放后随我们回到娘家,我和老伴都已年老体弱,女儿就在家照顾我们。可是深圳的“610”人员仍然继续监控和骚扰我们。2009年他们甚至还去到我老伴的老家安徽乡下,安排那边的村委和派出所监视我们回到老家时的生活。

2012年5月,深圳南山区“610”的两人(陈某和王某)找到我武汉的家,又威胁我女儿必须写下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否则就要强行绑架我女儿回深圳。我们母女俩对他们这种蛮横无理的要求予以坚决抵制,正告他们这是执法犯法,迟早是要遭恶报的,他们最后才没得逞。即使这样,我仍然是用善心向他们讲真相,劝告他们立即停止迫害大法弟子,不要再助纣为虐,给自己及家人留条生路。他们走后,我所属辖区的王干警告诉我说他们一共来了四人,另外两人在车里没露面。

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为了做一个好人、为了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却遭受到如此惨痛的迫害。我的遭遇还不算最糟糕的,在这十六年对法轮功的非法打压迫害中,有多少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迫害致残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有多少父母失去子女、多少孩子失去父母而家破人亡的。这一切的一切灾难都是江泽民一手发动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一切由江泽民负全部责任。江泽民犯下了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罪、非法查抄罪、非法拘禁私设黑牢罪,它罪恶滔天。为此现特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提取控告,将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绳之以法,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修“真善忍”遭迫害-高级工程师控告江泽民-317818.html

2000-12-08: 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自打压法轮大法以来,应运而生起一个所谓的“封闭学习班”,以“监视居住”为由,将辖区内的大法学员进行无限期的关押,并强加以“顽固分子学习班”之名。

被关押的学员期限无定,(有的被转为“在家监视居住,由的则无期限关押),时间长的已达8个月之久。目前,此处关押的学员有25名,有的是多次被关押于此。各楼层有专人把守,不准串门,只允许直系亲属带身份证限时探视。

11月27日,管教人员以开会为由将所有学员集中到会议室隔离,然后擅自对学员的房间进行查抄,私人物品被翻的乱七八糟,甚至割开床垫查看。当即,学员问当班警察为何不打招呼以欺骗手段对学员的私人物品进行查抄时,唐家墩派出所的警察刘兵(音)态度蛮横,言语粗暴,并将61岁的邓春燕老太太狠狠推倒在地。

中午,晚上,绝大多数的学员拒绝进食对此非法之举表示抗议。晚上6时半,有人前来探视学员,刘兵怀疑某人为法轮功学员,便不准探视,被探视的学员高霞闻声赶来,被刘兵粗暴的阻止,并抓伤了高霞的手腕。其它学员闻讯赶来劝阻,刘兵口里骂骂咧咧,对学员推推打打,并将前来劝解的老太太推得撞在楼梯扶手上,当学员宋积慧差点被其推倒本能的抓住其衣服时,刘兵恼羞成怒,将宋积慧的双手重重反扭背后。事情发生后,“学习班”的负责人樊主任不询问受伤人的事实经过,只听警察一面之词,并说是“执行公务”。什么公务?是“土匪公务“还是“流氓公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4161.html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1-03: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蔡恒手机号为:18571567176
青菱乡派出所 地址:洪山区张家湾街37,电话:88114276
水果湖派出所 水果湖路33号,电话:88085720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局其它电话:
国保大队 85394578法制室 85394571 纪委85394489
治安大队85394494 政治处85394487
行政拘留所87387031 看守所 87391933
青菱所88713100 梨园所86822866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邮编:430023
电话:027~8539350085393600
徐精华 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
办公电话:027~85396501 住宅电话:027~81803166
刘南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处长
焦健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 办公电话:027~85393567
张宁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蔡恒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大队长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027-85864400 手机:18571567176
袁泉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吴志国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一处李 萍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移动电话:18986091198
黄晓喆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刘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洪山区分局国保大队长:李宏文(从西藏调来)
洪山区分局珞南街派出所武珞村居委会管段警察:金拥军,移动电话139771630290
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韩玉高:手机号:13971353450
办公室电话:027 85384578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君,(女);027-87678117
武汉市洪山区政法委610副主任:岳朝霞,男, 手机:1399564137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