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0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 >> 张淑珍, 女, 60

个人情况: 哈尔滨市阿城区继电器厂退休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阿城市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四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0-08: 哈尔滨张淑珍遭八年牢狱摧残
张淑珍,一位普通的女性,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因为信仰“真、善、忍”,有八个春秋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人生有多少个八年啊!这八年,她承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肉体、精神、经济上的摧残。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从黑龙江女子监狱回家时,她的腰弯成近四十五度,骨瘦如柴,象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苍老。然而,回到家,大法再一次救了她,如今张淑珍身体健康如初。

张淑珍,一九五零年生,是阿城区继电器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深感在道德下滑的人世中,法轮大法师尊传大法的珍贵。一九九八年退休后,她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为别人着想,修出无私无我的品德,为了让百姓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她不辞辛苦的奔波。

枉判四年 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酷刑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张淑珍在哈尔滨南岗区一个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小区物业人员和门卫报告给警察,她被绑架,非法关押于哈尔滨第二女子看守所(鸭子圈),之后被哈尔滨南岗法院冤判四年。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期间,张淑珍被施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折磨。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酷刑迫害和折磨后,张淑珍承受不住了,放弃了修炼。她的身体出现异常现象,胃部绞痛,难受的生不如死,干不了活,腰弯近四十五度,骨瘦如柴,象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那样苍老。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饱经摧残的张淑珍被释放回家,回家后,吃了四个月的中药,身体不但不好,还一天不如一天,她多次想到过死。在好心的法轮功学员的劝说下,她又鼓起从新修炼的勇气。修炼一周后,腰神奇般的直了起来,慢慢的,脸色红润起来,身体恢复如初。当时她的体重不足一百斤,现在已经达到一百三十斤。她一次次的体验了修炼后身体神奇般的变化。

为大法说公道话 在看守所遭殴打

二零零零年大年前几天,在大法修炼中深深受益的张淑珍和两名法轮功学员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为大法说公道话。因为当时到处都有拦截上访的,他们先到哈尔滨汽车站,坐汽车到长春,又从长春坐火车,一路辗转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想找信访办,想向政府说明自己修炼法轮功多年,很了解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并不象媒体报道的那样,国家媒体怎么能歪曲事实呢?

刚到广场,就被中共安插的特务告知:过了那个地下通道就到信访办了。当时她并不知道那个告诉她的人是怎么回事,可是,按照那人说的她刚到地下通道处,就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警察绑架。他们先将其关押在双城驻京办事处,又将她绑架到阿城驻京办事处,警察勒索了她随身携带的四千五百元钱,没收了她所有的证件。二零零零年的大年三十,阿城驻京办事处的警察将张淑珍绑架回阿城,并非法关押于阿城第二看守所七十二天。

这七十二天中,她和被非法关押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几乎天天正常炼功,因此几乎天天被看守所的警察毒打。他们一炼功,所长李和带着值班警察,有吕奇、张伟、孙伟、张文礼等拿着笤帚、警棍、小白龙(白塑料管子)等凶器一窝蜂的冲进监舍,噼里啪啦的一顿暴打,达到不让炼功的目的。刚开始几天,他们用笤帚、拖布杆、警棍,初八开始,张文礼等人使用小白龙毒打大法弟子,打完后,张文礼上食堂吃饭时,从楼上摔下,造成腿部骨折,遭了恶报。后来大法弟子一炼功,恶警就放很刺耳的高音喇叭,干扰他们炼功。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看守所,大法弟子将自己能背下来的师父的法写在纸上,同修们互相传看,只要警察搜到,就给传递经文的大法弟子施加酷刑。将两人用手铐铐一起,铐在铁窗的栏杆上,不让睡觉。张淑珍曾因为传递经文被铐在铁窗上一宿不让睡觉,还坐铁椅子。为了抗议这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绝食,要求不能毒打大法弟子、允许炼功、无条件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绝食第五天的时候,就有同修被送往医院,绝食第九天的时候,看守所答应不再毒打大法弟子,允许炼功,大家才开始进食。在看守所,吃的食物连猪饲料都不如,发黑的玉米面的板糕特别难吃,咸菜里有虫子和老鼠屎。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二日,张淑珍被释放,老父亲因为张淑珍被关押迫害,一病不起,张淑珍回来的第二天,他就与世长辞了。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阿城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因为抗议酷刑迫害开始绝食,生命垂危。听到信息的法轮功学员非常担心里面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安危,就纷纷来到阿城看守所,要求看守所放人。当时的公安局长赵洪光设陷阱,将前去要人的法轮功学员都聚集到看守所黑大门里面,说:是大法弟子的都进来,不是的都滚开。然后,让各派出所的警察前去认领自己辖区内的人,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押回派出所后笔录,存留档案。

这样,张淑珍又被非法关押,那次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有五、六十人,这就是阿城公安局一手炮制的“六一九”事件。张淑珍又被非法关押迫害四十五天,同年八月三日被释放回家。

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一年元旦,继电器厂保卫处三科的警察找张淑珍,说领导要找她谈话。张淑珍去了以后,他们当时就把她扣押,送往派出所,这个命令不是出自派出所,是阿城610的指令,直接将张淑珍关押到第一看守所刑拘。关押十八天后,将张淑珍非法劳教两年,送往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她儿子被株连也失去了公安局的工作。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
酷刑演示:上绳吊铐

在万家劳教所,张淑珍遭受了五花大绑背吊(上绳)、坐铁椅子、灌食、关小号、关男间等酷刑迫害。大年初五,由于全大队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监舍炼功,被恶警拉出去用电棍、警棍毒打,并拳打脚踢,有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送进男监舍和小号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张淑珍上食堂吃饭时,看到被关进小号的法轮功学员正被黑压压的恶警一个个连抬带拽的抓往医院准备野蛮灌食迫害,张淑珍等部份大法弟子看到后,冲出食堂,要求恶警停止野蛮灌食,停止迫害,声援这些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结果这些声援的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在操场一顿毒打,她们被打的遍体鳞伤,鼻青脸肿,然后被抓进男大队。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八个男大队,每个男大队大约关押七、八个女大法弟子。九天不让洗漱,不让睡觉,一直在男间阴暗的角落、监视器看不到的地方吊着、铐着、绑着。

男犯晚上十点至十一点回监舍,她们才能坐小板凳上背靠背的睡会,有的睡着了就倒在地上,那时她们多想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会,可是立即被恶警拳打脚踢,继续坐在小板凳上遭受迫害。

恶警要求如果法轮功学员同意出操、劳动,就可以回原大队,就这样残酷的迫害,九天后,有的学员承受不住同意出操、劳动,他们就被放回原大队。

张淑珍等人继续被关押在男队,男犯在车间干活,让她面壁反省,晚上坐铁椅子睡觉。被非法关押在男监舍二十一天后,全部放回。恶警把被非法关押在男监舍的十二大队的大法弟子放回后,准备对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的大法弟子下黑手,继续以此方式迫害她们,遭到七大队的老三班的十五名大法弟子集体抵制。

张淑珍回原十二大队后,被强制劳动,她拒绝出操、拒绝劳动,八月,恶警将张淑珍关进小号。所谓小号就是一间长两米、宽八十厘米,没有窗户,全天黑暗,只能从一个门上的一个窗口反射进走廊的一缕灯光看到些光亮,里面常年见不到阳光,阴暗。关押张淑珍的这间小号里面还有一个长八十厘米、宽三十厘米、高六十厘米的铁笼子,如果在小号里不听话,就被关押在铁笼子里,在那里是站不起来还躺不下,只能蜷缩在里面,那是又一种极其残酷的迫害。

期间,劳教所搞一次大会,将那些所谓“转化的”、“立功的”减刑或当场释放,将部份坚定修炼的五花大绑前台示众,并加刑期三个月、半年、一年不等。张淑珍被五花大绑示众侮辱,然后被加期一年。

因为小号阴暗,病菌泛滥,张淑珍开始长疥,全身流脓、淌水,手部溃烂,再加上绝食九天,生命垂危,不能自理,在这样的情况下劳教所还用高音喇叭放那种刺耳的声音,鬼哭狼嚎一般,简直想将人能折磨疯,张淑珍发着高烧,九月的天气,她管家里要羽绒服穿,家人送去后,劳教所根本就没给她。她被迫害的危及生命,劳教所怕担责任,无奈将张淑珍无条件释放。

从二零零一年的一月十八日到九月三十日,张淑珍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近九个月。那段日子真的不堪回首,度日如年。

张淑珍回家后,因为已经不能炼功,只能趴着听法轮大法师父讲法,一个月后,身体康复。

第二次被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一月,当地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带着资料从张淑珍家路过,被在那里蹲坑监视张淑珍的警察绑架,他们逼迫那个学员说资料是在张淑珍家取的,警察包围了张淑珍家,后来张淑珍才知道这是阿城区610早有预谋的构陷。

他们将张淑珍绑架后,直接关押在阿城第一看守所,三个月后,没走任何法律程序,610的王晓光和吴达直接将张淑珍非法劳教三年。610就是这样一个践踏法律的罪恶机构。她再次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的万家劳教所七大队。

因为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劳教所接到上级的命令,江泽民下令所有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对法轮功学员强制“转化”,“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劳教所的恶警开始对这些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肆无忌惮的大打出手,他们开始使用高压电棍电学员、罚蹲、上大挂、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蹲小号、超负荷的劳动,一天劳动十六个小时,早五点到晚九点,期间上厕所、吃饭的时间都很短,有的学员都吃不饱。在那吃着猪狗都不吃的食物,咸菜都是臭豆腐味,一年三季萝卜汤,汤下面一层泥,发黑的玉米面蒸出的板糕水啦啦的,发粘,里面的沙子咀嚼时合不上牙。奴役任务完不成晚上就在走廊加班,一宿不让睡觉。装车时,要背着四十斤重的冰棍杆箱走很远很远的路,装到高高的卡车里。有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背不动,背起来就摔倒了,再背就背不起来,警察穿着大皮鞋冲上去拿着警棍连踢带打,打完还得继续背。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被强制转化的关押在七大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声明“转化”作废,恶警将部份他们认为是带头的关进集训队,给这些学员施加酷刑,上大挂、高压电棍电击,大法弟子李洪梅嘴被电的肿起老高,嘴唇往外翻翻着,脸都被电焦了,看不出真面目,真的是面目皆非,三个月后,才将这些大法弟子送回原大队。没被送到集训队的也被加重迫害,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那个时候小号里面总是满的,有的腿被打坏的、有不转化的,那种种的酷刑是人难以想象的。

在中国的国土上,在和平的年代,中共的这些恶人、中共这个恶党却以比法西斯和日本侵略者更加残酷的手段来折磨这群修心向善的好人。二零零五年六月六日,张淑珍再次回到家中。

自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张淑珍有八个年都是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度过的。从她一个人的身上,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罪恶。相信不久的将来,这些罪恶一定清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8/哈尔滨张淑珍遭八年牢狱摧残-298677.html

2013-10-13: 冰城血难(一)
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遭迫害综述
.......
案例2:张淑珍,女,六十岁,哈市阿城区继电器厂退休工人。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张淑珍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押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于四月十七日释放,继电器厂公安处向家属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张淑珍再次被非法关押。她绝食抗议,半个月后被保外就医,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迫害。在万家劳教所期间,张淑珍被刑事犯包夹,遭蹲小号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万家劳教所开所谓的加期大会,对法轮功学员加重迫害。张淑珍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台上,宣布加期一年,随后又被恶警拖进小号,继续迫害。期间张淑珍被吊起来,疼痛难忍。同年九月,张淑珍因身上长疥疮,全身溃烂,被保外就医放回家。劳教所恶警向家属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五日,张淑珍上街办事,她的家被恶警包围,楼前楼后都是便衣警察,约有三四辆警车。张淑珍的老母亲到楼下买东西,被恶警拉到公安处,怕老太太通风报信。张淑珍回到家里,恶警上来敲门,不开就砸门。接着恶警又调来云梯,要从窗户进去。这时张淑珍把门打开,恶警一窝蜂似的涌进来,床上床下、里里外外被翻的乱七八糟,就象大扫荡一样。张淑珍被带走,丈夫也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一夜,还被勒索了一千元钱。不久,张淑珍被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五年,张淑珍回到家中。经过几年的经济迫害,其家已是负债累累。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3/冰城血难(一)-281037.html

2013-08-04:北疆赤劫(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4/北疆赤劫(二)-277599.html

2010-07-19: 哈尔滨市阿城区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情况

哈尔滨市阿城区几年来被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10人,仍被非法关押在中共监狱、劳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共有31人。其中11人在大庆监狱,7人在女子监狱,6人在呼兰监狱;有3人在长林子劳教所;5人在阿城看守所。

一、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18、张淑珍,女,60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继电器厂退休工人。2000年1月29日,张淑珍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于4月17日被释放,继电器厂公安处向家人勒索5000元钱,至今未返还。2000年6月19日,张淑珍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张淑珍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半个月后,被保外就医。张淑珍被非法劳教2年,被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期间,张淑珍被刑事犯包夹,蹲小号迫害。2001年 6月份,万家劳教所开所谓的加期大会,对法轮功学员妄图加重迫害,大会当天张淑珍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带到台上,宣布加期一年,随后又被警察拖到小号,继续迫害。在小号里,张淑珍人被吊了起来,疼痛难忍,但是张淑珍没有惧怕,非常坚强。2001年9月,张淑珍因身上长疥疮,全身溃烂,保外就医回来。劳教所警察向家人勒索5000元钱。2002年12月5日,张淑珍上街办事,她的家已经被围住了,楼前楼后都是便衣警察,大约有三四辆警车。张淑珍的老母亲到楼下买东西,老太太也就被警察拉到公安处,是怕老太太通风报信。张淑珍回到家里,警察上来敲门,不开就砸门,接着又调来了云梯,要从窗户进来。这时张淑珍把门开开,警察一窝蜂地涌进来,床上床下,里里外外被翻得乱七八糟,就象大扫荡一样。人被带走,丈夫也被抓到派出所,关押一夜,还被勒索了1000元钱。不久,张淑珍第二次被非法劳教2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关押迫害。2005年,张淑珍回到家中。家人经过几年的经济迫害,外债累累,张淑珍没办法,来到哈市打工。2009年8月13日下午1点多,张淑珍被先锋路派出所绑架。当天夜里11点,张淑珍被送到哈市鸭子圈,后被非法判刑4年,送到哈市女子监狱迫害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9/227175.html

2010-01-24: 黑龙江阿城区大法弟子近期遭迫害案例

哈尔滨阿城大法弟子关文龙一月十四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已送到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

哈尔滨阿城大法弟子张淑珍被非法判刑四年,送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哈尔滨阿城大法弟子吴长贵被非法劳教一年,一月一日送到万家劳教所继续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4/216826.html

2009-12-25:张淑珍,女,六十岁,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继电器厂退休工人,修炼法轮大法,为人正直,善良,乐于助人,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几年中,遭恶警反复关押、骚扰。目前,张淑珍被非法关押哈市鸭子圈看守所,至今没有消息。

被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 儿子遭株连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九日,张淑珍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后被送回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于4月17日被释放,继电器厂公安处向家人勒索5000元钱,至今未返还。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的大法弟子绝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张淑珍和其他大法弟子到看守所门前要人,被非法关押,一共被关进去十五人。张淑珍绝食抗议非法抓捕,半个月后,被保外就医。

出来以后,张淑珍跟丈夫上长春。从长春回来不久,继电器厂的公安处找她去谈话,让她写“保证”,说这样就能保住儿子的工作,她的儿子是阿城和平派出所的警察,这样就不影响儿子的工作了。真正的原因就是原公安局副局长邢政委亲自下的令,就因为妈妈炼法轮功,张淑珍的儿子被开除了工作。

张淑珍儿子的工作被开除了。不久,继电器公安处(三科)又找张淑珍,把她骗到公安处,说一会儿就回来。结果张淑珍到了,就不让回来了。张淑珍一看要抓人,跟她们说回家取东西,警察带着她到家里取东西,直接把人送到了阿城第二看守所。这是她们事先安排好了的,也就是说张淑珍事先已经被非法劳教了,劳教票子已经下来了,后抓的人。恶党迫害好人就是这样不择手段,人在外面好好的就被劳教了。

在万家劳教所遭迫害

张淑珍被非法劳教二年,被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在万家劳教所期间,张淑珍被刑事犯包夹, 蹲小号迫害。

2001年6月份,万家劳教所开大会对大法弟子妄图加期迫害,大会当天张淑珍和其他几名大法弟子被带到台上,宣布加期一年,随后又被警察拖到小号,继续迫害。在小号里,张淑珍人被吊了起来,疼痛难忍,但是张淑珍没有惧怕,非常坚强。

2001年9月,张淑珍因身上长疥疮,全身溃烂,保外就医回来。劳教所警察向家人勒索5000元钱。一次,大法弟子十多人被吊起来,又送男队关起来,关了二十多天,强制干活。后来,又把张淑珍的老母亲找来,企图强制“转化”。

还有一次,狱警动手打大法弟子,眼看大法弟子被打,张淑珍勇敢地站出来,制止狱警恶行,保护大法弟子,这时男警察也进来打人。回来后,张淑珍被打得躺不下,对狱警说,要求见所长史英白,第二天,找到所长史英白,把狱警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揭露出来。

2002 年12月5日,迫害非常严重,大法弟子的行动被监控,张淑珍不在家,她的家已经被围住了,楼前楼后都是便衣警察,大约有三四辆警车。张淑珍的老母亲到楼下买东西,看到很多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其实老太太也已经被监控了,没多久,老太太就被警察拉到公安处,是怕老太太通风报信。张淑珍回到家里,警察上来敲门,不开就砸门,接着又调来了云梯,要从窗户进来。这时张淑珍把门开开,警察一窝蜂地涌进来,床上床下,里里外外被翻得乱七八糟,就象大扫荡一样。后来才知道张淑珍家早已经被监控,被抓当天,张淑珍家楼前楼后都是警察,后来张淑珍的丈夫也被抓到派出所,还被勒索了1000元钱。

不久,张淑珍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关押迫害。

在哈市鸭子圈看守所遭迫害

2005 年,张淑珍回到家中。家人经过几年的经济迫害,加上外债的拖累,张淑珍没办法,来到哈市找活干,给煤气公司收费,每天挨家收费,很辛苦。为了维持生活,她坚持着,张淑珍没有忘记自己是大法弟子,也没有忘记大法被迫害,世人不明真相的还很多,所以,她也抽时间向世人发真相传单,希望世人明白真相。每个月都要拿出一些钱买信封,邮票,向亲朋好友寄信,把大法的美好传递出去。

可是,就在2009年8月13日下午1点多,张淑珍在一楼区发真相资料被举报,被先锋路派出所绑架。家人找到派出所,讲明自己家庭情况,张淑珍几次被绑架,李姓指导员伪善地说什么上边不让放人。当天夜里11点,张淑珍被送到哈市鸭子圈,至今没有消息。家人几次去探望,也不让见人。

1996年,张淑珍开始修炼大法。得法前,浑身是病,神经衰弱,气管炎,身上还有附体,整天没有好受的时候,得法后很快去病健身,浑身轻松。得法后, 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在厂区口碑极好。

张淑珍上有七十九岁的老母亲,老人家亲身经历了这场迫害,受到极大伤害。张淑珍下有儿子,儿媳,有丈夫需要照顾。几年来,张淑珍没有在家里过上几天安稳的日子,一有风吹草动,恶人就上门骚扰,没有原因,说抓人就抓人,张淑珍遭反复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5/215040.html

2009-09-15: 阿城市法轮功学员张淑珍被迫害

黑龙江省阿城市法轮功学员张淑珍(现居住在哈尔滨市动力区),于2009年8月23日下午1点,被南岗区先锋路派出所绑架。家人及亲属知道消息后,赶到派出所要求释放亲人张淑珍。当时先锋路派出所的值班民警是李指导员。李指导员伪善推诿,说南岗公安分局不发话,谁也不敢放人。

当天夜里11点张淑珍被送到第二看守所(鸭子圈)非法关押至今。至今家属也没见到张淑珍一面。

张淑珍上有83岁老母由她照顾,丈夫也已花甲之年。她这次是第三次被非法关押,家人心情悲痛,十分着急。她的丈夫认为23日当天1点到夜里11点是最佳营救时机,当天没有成功,现在没有什么指望了,只盼着能轻判几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5/208347.html

2005-07-16: 面对法轮功修炼者一次次遭到无端的迫害,一向正直的李洪梅决定再一次进京上访,结果于2000年10月15日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留期间遭警察非法搜身,阿城市公安局警察王加参与了此事。李洪梅被押解到阿城市第二看守所,她绝食10天之后才被释放。可谁又能想到,回家只住一宿两天,和平派出所又一次派人把李洪梅从家中抓走,不久就被送进哈市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后被释放回家。

6月18日召开对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的加期大会,当时会场邪恶警察全副武装,每个大法弟子前后站着背枪的警察,还有医生。李洪梅被绑着、倒背着手押了上来,宣布加期一年,12队和7队共有20名大法弟子被加期,有阿城市的大法弟子谢金贤、张淑珍、张淑琴、张桂荣、杨丽霞。恶警当场把李洪梅、王文连、李小彬、李荣芹四名大法弟子送到会议室,12个干警看着,8个包夹,白天码小凳,不让动,晚上在水泥地上睡觉,12个干警三班倒监视。李荣芹被迫害肚子肿大,长瘤子,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6/106264.html

2001-11-14: 黑龙江阿城市大法弟子被绑架、凌虐和勒索的部份事实 (续)
张淑珍,女,52岁,黑龙江省阿城市继电器厂,2000年2月4日至3月2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 所,受打骂和各种刑具的折磨近一个月,总计关押70余天,期间被杨奇、张文礼等恶人打骂。2000年6月9日至8月31日被非法关押45天。2001年1月2日,她从家被抓,大约半个月后被非法劳教2年,在劳教期间,被拳打脚踢,被打得眼眶青紫,遍体鳞伤,送男队21天,被吊、铐在床头,由脚尖点地到脚全部离地等刑罚9天,后坐刑椅12天,半夜才让在水泥地上睡一会儿。2000年2月至2000年8月间,曾被继电器厂公安处和和平派出所、双城市公安局和幸福乡派出所、阿城市公安局等勒索人民币总计11500元整。其主要恶人为杜法明和张文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14/19636.html

哈尔滨 阿城区(阿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2-04: 阿城区法院
副院长 邵春明 13945688884
副院长 张小文 15945128166
副院长 张静涛 13603613888
副院长 李丹 13351707766
政治处主任 李春耀 13895837555
执行局局长 张国旗 13836048888
审管办主任 郭彦东 13019700908
孙艳英 刑庭法官 13604848169
刑庭庭长 王伟臣 13136761541

阿城区检察院
检察长 仲昭祥 13069887633
副检察长 李洪君 13796170777
副检察长 李建军 13796783666
专职委员 马慧 13054276622
专职委员 王崇峰 13936071087
综合业务部
主任 邵明辉 13039988187

阿城区政府
林雪楠 副区长兼区公安局局长 13503650100

2019-10-17: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8-03: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9-06-08: 黑龙江省国保总队国保处副处长 杨波:15945183001
尚志国保 李志国13804615555
高剑平18045055166
案件承办法官何静波 电话0451—51090096
公诉人辛宇 电话 0451—51087029

2018-12-0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阿城区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杨自横和会宁派出所的警察。

哈尔滨市阿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杨自横 15945125260
会宁派出所:
范日宏 所长1594512507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51)

吴长贵的非法办案单位及办案人:

哈尔滨铁路局直属公安处国保大队队长:宋彬—办公室86426344、手机—1394612876
哈尔滨铁路局直属公安处国保大队办公室:86328168、86137812
哈尔滨铁路局直属公安处副处长王玉国办公室:86433918
哈尔滨铁路局看守所
所长:刘志新
副所长:袁冰、孙孝忠
指导员:陈铁华86474788
铁路内部电话:74788、74789
阿城区蜚克图镇(参与抓人单位)
杜景启:53861909办 53748181
赵清泉: 53861904办 53768116
毛德奇:53861789办 53764425
霍舰:53861758办 53768686
刘玉民:53861169办 53766398
办公室:53861923
传真:53861923
值班室:53861923
蜚克图所所长:办公室电话:53861922 所长王海东15945125156(抓人单位)

区委610办
王晓光:53760501办 53734388
徐启慧:53720170 办 53749672
吴达:53728591 办 53761240
办公室、传真:53728591
值班室:53720170
阿城公安局
张亚滨:53782877办 53787088
王恒贤:53722555办 53727966
刘志强:53723078办 84830000
张兆新:53723691办 57667788
玄亚庆:53721232办 53733988
王森:56567889办 53723889宅
梁本晟:56568008办 53766999
郑伟:53721277办 53748680宅
刘继:53721615办 53733680
办公室:53722302
传真:53721860
值班室:53721883-6017
总机:53721883
区委书记、副书记、常委
赵坤 53769797办 53799797
张万平 53732183 办 53788789宅
罗英杰:53721117办 53740688
李洪铭:53721258办 86335377
李成林:53730999 办 53783456
张立民:53782666办 53782777
王云飞:53761222办 53769977
刘晓明:53728009 办 53733999
李军:53741181办 53734300
林艳秋:53722939办 53765661宅
谭正东:53775939办 82536098
区委政法委
王云飞:53761222办 53769977
邢振民:53765909办 53743368
杨文君:53723742办 53776255宅
黄铁民:53723742
办公室、值班室、传真:53722114
法制科
丁志利:53761547办 53725795
人事办
黄荣学:53761557办 53726908
区政府区长、副区长
张万平:53732183办 53788789
张立民:53782666办 53782777
刘晓明:53728009办 53733999
韩世昆:53722120办 82607533
袁德柱:53721132办 57715678宅
徐静: 53763909办 53797066
怀凤涛:53721153办 5519119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