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德阳市 >> 孟华龙(孟化龙), 男, 63

个人情况: 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德阳市
有关恶人: 张小刚、杨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3-18: 修法轮功肝癌痊愈 遭中共迫害死里逃生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正当人生半百之时,四川德阳市耐火材料厂工人孟华龙因肝癌细胞扩散全身,已腹水,生命似乎到了尽头。一天,重病的孟华龙拖着羸弱的身体在青羊宫公园散步,一群人打坐炼功的景象映入眼帘,这别样的景致让孟华龙走近一位热心的解说员,才得知他们正在炼法轮大法第五套功法。旁边的法轮大法简介中介绍: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于是,他跟这位解说员一起学炼起法轮功。

孟华龙没想到,炼了几个月法轮功后,全身都病都好了,身体状况比没得病之前还好。由此,近十五年,孟华龙对法轮大法的坚定信仰伴随他走过中共十次对他的非法拘留、劳教、酷刑和经济迫害,多次死里逃生。

今年,孟华龙已六十三岁,已从德阳市耐火材料厂退休。下面是孟华龙因修炼法轮大法遭中共三年半非法劳教、四月多看守所非法关押、六十多天洗脑班迫害、五次非法拘留和非法关押两次的详情。

一.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五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的开始对上亿法轮功学员进行造谣、污蔑、诽谤、栽赃、陷害,对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非法抓捕、抄家、抢劫私人财物、关押、劳教、判刑等。

九九年十一月一天,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分局的警察把孟华龙非法抓去,到旌阳分局后,警察说是交罚款,还是拘留,孟华龙说我炼功不违法,也无钱交罚款,旌阳分局就把他非法拘留十五天。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孟华龙上北京证实大法。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 他来到天安门广场举起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以此来告诉世人和政府对法轮功的打压迫害是错误的。孟华龙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次日,被德阳驻京办劫持。

十二月二十三日,单位工会主席、企业副总经理冯开明,工农桥派出所(现已改为工农桥社区)所长刘某,带来一帮人非法抄家,砸烂门锁、家具的锁,抢走大法书籍、磁带、录音机,及其它物品。强迫家人交出孟华龙的身份证,至今没有要回。

孟华龙在驻京办被非法关押一夜,十二月二十四日,被周继成(耐火材料厂办公室主任)、杨义(耐火材料厂纪委书记兼保卫处长)、乔清(耐火材料厂保卫处副处长)、罗利君(耐火材料厂保卫干事居委会管户口的)、伍友东(耐火材料厂保卫处干事)乘飞机到北京把孟华龙劫持回德阳,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春,一天,孟华龙在家炼功,被不明真相的邻居构陷,被工农桥派出所的协警李昌华带着三个人将孟华龙绑架,同时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籍、录音机、变压器、插线板等非法抢走,孟华龙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孟华龙在广汉桥头公园与同修交流,被广汉市公安局便衣监视,后被广汉派出所绑架,被警察拳打脚踢。后来被德阳旌阳分局国保大队长洪旗劫持到德阳非法拘留十五天,同时也被非法抄了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五日,在德阳石刻公园外的河边茶馆喝茶与同修交流,被德阳公安局旌阳分局国保大队长洪旗带了很多人把茶馆包围,封住进出茶馆的路,当天共绑架七十多位大法弟子。孟华龙也被绑架,非法关押到晚上二十四点时放回。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孟华龙再次遭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二零零零年八月:在德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八月八日,孟华龙在家里被恶警绑架,在德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同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法轮图、录音机、随身听等物品。

三.二零零一年一月:遭暴力绑架、关铁笼子、殴打致昏迷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晚上十点过,孟华龙已经上床睡觉。耐火材料厂的杨义、乔清,派出所所长带一伙人说是要看一下孟华龙孟华龙开门后,又上床(因未穿衣服)。他们把孟华龙孟从床上拉下来,十几个人拳打脚踢,从二楼打到一楼,又打到坝子里,几个人拉住孟华龙的手脚,另外的人就打,把孟华龙的手脚关节打错位,不能动。

然后,孟华龙被拉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关进铁笼子,整个过程,孟华龙都没穿衣服。关进铁笼子时,孟华龙已昏死过去(这铁笼子人站不起、蹲不下)。大约十二点以后,才通知家人把衣服送来,给孟华龙穿上。

孟华龙昏迷不省人事,两点过,还未醒来,恶人怎么整,孟华龙也没醒过来。恶人怕出人命而担责任,把他送到耐火材料厂医院。经医生检查,伤势很重,有严重的呕吐,确定为严重脑震荡,手脚关节脱臼,身体大面积瘀血。经医生抢救,次日三、四点,孟华龙才苏醒。

医生考虑本院设备简陋,病人伤势严重,万一出现危险,抢救跟不上,就要出人命,要求把孟华龙转到德阳市医院救治。恶人们根本不把孟华龙的生死放在眼里,只考虑到转院谁来承担费用?次日十一点过,叫孟华龙回家,当时孟华龙根本无法行走,正遇家人来看望,把孟华龙扶回家去。

由于孟华龙信师信法,回家后坚持学法炼功,严重的伤势很快好转。十八日晚,又被恶人再次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法轮图、录音机、随身听等物品。

四.二零零五年:遭劫持、非法劳教三年半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上午十点钟,孟华龙在菜市买菜,被恶警绑架,他们把孟华龙往警车上推的时候,孟华龙高呼“法轮大法好”、“警察绑架大法弟子”。孟华龙被绑架到派出所,同时恶警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籍、录音机、变压器(录音机用)、插线板等非法抢走。接下来,把孟华龙劫持到旌阳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劫持到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半。

新华劳教所强迫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看邪恶宣传录像。不写“五书”(“坦白书”、“决裂书”、“揭批书”、“悔过书”、“决心书”)的,二十四小时不准睡觉,不准闭眼;不准上厕所(叫你往裤里拉,也不允许上厕所);站军姿;坐小凳(小凳十五公分见方)。孟华龙是大个子,坐上特别难受,半个小时都坐不到,屁股已痛得无法形容,短时间内,屁股就坐烂了;大热天,强迫穿三件军大衣,最外面一件大衣穿不进手,就连手一起包起,用力将扣子扣上;戴头盔,不准喝水,关在小屋内,不准开窗,小屋内气温很高,由几个劳教人员换班守着,目的是不让大法弟子脱大衣,看守大法弟子的劳教人员赤着身子穿短裤在小屋内呆一会儿就热得受不了了,换下一个进屋。劳教所的警察还唆使劳教人员打大法弟子;经过上述非人性的折磨后,还不放弃修炼的就由警察用电棍电,把大法弟子关在黑屋里用七、八根电棍同时电,主要电敏感部位,(头顶、嘴唇、脖子、手心、指尖、肛门、阴茎、脚心、脚趾尖等处)。经过上述的酷刑还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恶人也没招了,就用两个犯人一前一后把大法弟子夹在中间,在劳教所内不能与任何人说话,眼睛都不准乱看。如果还不放弃,就强迫奴工劳动,每天奴工劳动时间十四至十五小时,任务多,较难完成,完成不了只能少睡觉。不允许会见亲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新华劳教所组织劳教人员开大会,把十几位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五花大绑到台前,强制低头,污蔑大法、骂大法。当时孟华龙也被恶警控制,他想,这么好的大法,“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不能任由他们污蔑。他就喊: “法轮大法好!”四个恶人就把孟华龙强按在地上跪起,手反到背后,拳打脚踢,当时孟华龙就被恶人打断了肋骨,导致几天出气、说话都很痛,后来残酷折磨了一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五月,在劳教所召开的会上,孟华龙公开提出了张小刚(德阳通江人)、姓杨的警察(射洪人)两个恶警违法的残酷迫害。后来,恶警他们找各种机会把孟华龙折磨得死去活来。

二零零七年七月,新华劳教所又在大会上公开污蔑法轮功,孟华龙又喊了“法轮大法好!”他们再次找机会下毒手,对孟华龙进行残酷折磨。

二零零七年八月份,劳教所看孟华龙丝毫不配合,他们想出了折磨孟华龙的绝招,把孟华龙从劳教转判刑。他们做些黑材料找孟华龙单位负责人签字,单位负责人不认可他们的做法,后来新华劳教所的恶人没招了。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孟华龙回家。

五.经济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新华劳教所伙同德阳市“六一零”(是中共前头目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号成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组织)及政府有关部门又从经济上迫害孟华龙,非法把孟华龙的退休养老金扣发(孟华龙二零零四年就退休了),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日回家后,孟华龙找到单位领自己的工资,(耐火材料厂劳资处从孟华龙被非法劳教后一直把养老金扣压)他们说劳教人员不给工资,但劳教所的人说上班的人被劳教都不减工资。

二零零九年二月,耐火材料厂劳资处才把孟华龙的家人(未修炼法轮功)叫去给他们签字,签后每月给孟华龙四百元生活费,直到现在(现在孟华龙的退休金近两千元)。

六.被本单位恶人与恶警勾结绑架到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孟华龙带着孙子玩耍,被本耐火材料厂邪党书记余肇源、保卫处长袁金华、退休办邪党书记李正国与工农村派出所的王警察绑架到德阳市“六一零”在广汉市和兴镇非法办的洗脑班迫害。

孟华龙不配合恶人迫害,广汉市政法委邪党杨书记打得孟华龙头破血流,上衣全是血迹。后来邪党上边有人到洗脑班检查,洗脑班主任毛莉怕上司看见,才叫人把孟华龙的血衣脱下洗了。三天不给孟华龙吃饭,也不准睡觉,企图“转化”孟华龙孟华龙不“转化”,他们就把孟华龙捆在椅子上(用胶带缠),大腿与小腿扳直与身体成九十度,二十四小时都不松绑,同时,把切割瓷砖的噪音用录音机录下,经放大器后高分贝放出,在没松绑的情况下,拉起孟华龙的手按手印(手脚早已无知觉),作为孟华龙“认可”“转化”的依据。

孟华龙不“转化”,他们不准孟华龙出门打饭、洗澡,包夹打饭、打水。后来,他们强迫孟华龙给他们挖地、除草,别的人员都不参加劳动。直到十月十二号,才放孟华龙回家。

二零一零年八月,德阳的几个辖区的所谓负责人来检查洗脑班,孟华龙和他们正面提出:我要坚修大法,坚信法轮大法好!彻底否定中共邪党。

九月份,四川省的“六一零” 与德阳市“六一零”一起到和兴镇洗脑班检查工作,孟华龙还是正面把自己的信仰、观点告诉他们:我坚信法轮功,不承认中共邪党,信仰无罪、信仰合法。德阳市及省里的邪党人员都没说话,默默的走了。后来和兴镇洗脑班的邪恶人员变本加厉折磨孟华龙。结果都是徒劳,没达到他们的目的。

后记

孟华龙修大法十五年身心受益,对家人、社会、整个国家都是很好的事,可邪党就是邪,对这样一件大好事不但不支持,还非法打压、迫害,致使上亿大法弟子蒙冤受屈,几亿大法弟子的亲人受牵连。

我们中华民族历来敬天敬神,自由信仰。可邪党宣扬鼓吹“无神论”,破坏传统文化,破坏道德规范,致使中华民族道德败坏到有史以来都未有过的程度了。在邪党窃取政权六十多年后的今天,各种丑恶现象层出不穷,假货泛滥,娼妓遍地,毒品大兴,官匪勾结,黑社会横行时,“毒米、毒面、毒奶粉,毒油、毒酒、毒猪肉”等等危害随时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时候,在天灾与人祸同行的时候,我们是否会想到人的良心都坏了,为什么?这是中共打击善良的恶果呀!越是打击善良,就越是助长邪恶,坏人就会越猖獗。

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越多,做坏事的人就越少,我们才会越安宁。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能过上没有危险的日子,远离天灾人祸,咱们老百姓共同来阻止这场邪恶的迫害,捍卫人类共同的良知、道义和尊严,并声援被绑架关押的所有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8/修法轮功肝癌痊愈-遭中共迫害死里逃生-254349.html

2011-07-23:罪恶的四川省德阳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三日,四川广汉市新丰镇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明菊,被村支部书记张玉容(手机13508014902)恶告,遭新丰镇派出所和广汉市国安恶警多人绑架到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3/罪恶的四川省德阳广汉市和兴镇洗脑班-244288.html

2010-08-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零九年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广安市张光全、陈兵、郭德财、蓬安县唐建平、乐山的杨彦章、成都的樊海东、眉山的夏春雷、华莹双河 镇的邓启兴、宜宾市的徐强、绵阳的孙仁智、旺苍县的何某某、杨树忠、徐永亮、曾玉贤、孟华龙、陈祥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2/228654.html

2010-08-12: 四川德阳孟华龙被耐火厂保卫处恶人绑架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厂法轮功学员孟华龙于二零一零年八月十日上午9点20分,带孙孙在外玩耍时,被耐火厂保卫处袁金华、武友东等人绑架,并被劫持到广汉洗脑班迫害,详情有待查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2/228241.html#10811235151-1
2010-07-27: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人员恐吓、骚扰职工法轮功学员孟华龙

余肇源、李正国、袁金华三人星期二(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左右叫法轮功学员孟华龙到退休办去,说孟华龙是重点对象,要转化他。孟华龙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不听并威胁孟华龙:如果不同意就送你到广汉洗脑班,这次就不象上次,比上次刑罚更重,还要你更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71.html

2009-02-13: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残忍迫害退休老人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退休职工、大法弟子孟华龙,男,60岁,2005年7月2日被恶警非法绑架到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遭受到恶警及其唆使的邪恶之徒的酷刑等残酷迫害,致使耳朵失聪,嘴唇、喉部等多处受伤,身心受到非人摧残。

不管邪恶之徒怎么迫害,都没有动摇大法弟子孟华龙坚修大法的心。2007年8月17日,邪恶之徒对劳教人员讲话时污蔑大法和师父,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徒更加残酷的迫害孟华龙,并勾结耐火材料厂的恶徒停了孟华龙的退休养老金,妄图截断老人的生活来源。

恶警张小刚伙同杨警使用残忍的手段在七、八月份大热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穿军大衣,戴口罩,还戴手铐、戴头盔,睡觉也如此,一个多月没离开过身,哪里痒得钻心难受都不准抠一下,几个包夹人员轮换监守,这种残忍的手段就连值夜班的许管教都不忍心,他说怕不怕中暑啊!孟华龙被关单间,电棒电、警棒打是经常的事,还被加期三个多月。

二零零六年,大法弟子孟华龙多次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张小刚,杨警和护卫队多次电击,捆警绳,关小间。孟华龙二零零六年八月多次被殴打、体罚、侮辱,长期被严管,长时间的折磨使其身上留下多处伤痕,有的是电棍击伤的。恶警对他的体罚造成他的腿部血管变形。

孟华龙在得法前曾患有心包炎(曾胸部开刀)、肝腹水等多种疾病,第二次住医院准备动手术期间得大法;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并改掉了过去暴躁的脾气,还经常帮助他人,厂里人看在眼里,都称神奇 !

99年12月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孟华龙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厂里派人从驻京办带回,回来后非法拘留15天,并处罚金2000元。该同修非常坚定,主动找本地(金山街)派出所人员讲真相,曾亲自将真相资料交给他们看,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却被他们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几年来,前后十多次遭非法抄家,长期有610恶人特殊盯梢,家中电话从99年开始一直被非法监听。

2005年6月邪党有计划的针对大法弟子搞“人人过关,全部写保证”的邪恶迫害中,恶人扬言要非法判孟华龙的刑,孟华龙仍慈悲的向610警察讲真相,劝善,希望这些人不要迫害好人。7月初,孟华龙在市场讲真相被恶人绑架,非法劳教,他坚持修炼,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

绵阳新华劳教所的迫害手段非常残忍,如:单独关黑屋;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嘴、喉部及敏感部位;操控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殴打、谩骂、人身攻击;戴上头盔、手铐睡觉(根本无法睡);夏天强迫大法弟子穿三、四件军大衣并不准喝水、不准大小便;强迫大法弟子超时超强度做劳工,完不成就不让吃饭、睡觉(强度大根本就无法完成)等等。有的法轮功学员不向恶势力低头、不写三书等,被恶徒打昏后强迫按上手印(由犯人写的什么东西);有的学员不唱邪恶歌曲,被恶徒打的头破血流,等等。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攀枝花的蒋光富、刘国兴、杨志忠,西昌的谢新缘、李天华,宜宾的康端仁、徐强,乐山的曾志全、汤忠勤、陈仕明,眉山的李文全、周国平,名山的汪泽军、张跃,广安的蒋和平、唐国平、宋金应、杨林兴,德阳的吴天丛、王大国,绵阳的米涛、刘仁宗,遂宁的吴兴东、严华云、冯光明、何开华、陈祥明,巴中的吕春杉、高别伟,阿坝的曾太、赖照全,还有一些只知是四川的大法弟子如:王俊才、陈建平、邓启兴、罗洪勤、田旭、罗庆生、李文福、陈天茂,还有在四川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徐洪玉等,还有卢志勇、张军、展新茂等,还有许多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都在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各种酷刑和身心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3/195377.html

2008-12-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恶警策划了一套残忍的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

从一开始入所,进入二中队就关进不同的单间舍房,由四个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夜里一点、二点、三点……答应写三书的就十二点睡,不答应的由包夹说了算。警察们用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做上下蹲……动作很多,反正让人受不了,汗水湿透了也不准脱,又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下来又再穿,汗水一层层往下掉,跳蚤长满一身;在舍房坐着不准随便动,拿个杯子喝口水都要向包夹打报告,一切来源断绝,卫生纸都是找有的包夹要的,一次只用一小块,一切都受严格约束;每天除解手三次都与外界隔绝,吃饭都由包夹端到舍房,饭不能多吃,水不能多喝,大便很干燥,尿也成稠,解手都很痛苦,有很多时间刚脱下裤子就被包夹连喊带拖走了,包夹人员不给法轮功学员解手需要的时间。

每天每间房门都是关了的,门上的玻璃都用纸糊了。除了几个帮教人员几乎没有其他人,如果还是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毒打,还强迫读诽谤大法和骂大法师父的书。

法轮功学员有时见面,恶警们都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互相帮助,有的法轮功学员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下身穿两条单裤子,都没人敢送,就是送了包夹也要挡回来。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法轮功学员入所先到六大队一中队(入所队),三个月后下到六大队二中队,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强制刚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劳教所有很多邪恶的包夹人员,也有很多邪恶的警察,如:赵玉,原管教又任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后任九大队大队长,这几年来他最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吕春杉(巴中市平昌县人)、陆志勇(阿坝州人)、屈真兴(遂宁人)……

六大队二中队(专管中队)管教的张小刚(副中队长)(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已调七大队)、杨警,他俩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是出谋划策的主谋。张小刚的罪恶之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迹,他执法犯法,以权害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在中队巷道集合时当着一百多人用棒子将法轮功学员米桃(大学生,一米八三的个子,绵阳人)猛打倒在地,又叫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拖进会议室被沈锐管教殴打,直到休克才停手。他们害怕不好交差,赶紧叫了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抬到了医院抢救。

张小刚伙同杨警使用残忍的手段在七、八月份大热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穿军大衣,戴口罩,还戴手铐、戴头盔,睡觉也如此,一个多月没离开过身,哪里痒得钻心难受都不准抠一下,几个包夹人员轮换监守,这种残忍的手段就连值夜班的许管教都不忍心,他说怕不怕中暑啊!孟华龙被关单间,电棒电、警棒打的是经常的事,还被加期三个多月。

遭遇张小刚的电棒、戴手铐、戴头盔、不准睡觉的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庆森、陆志勇、吕春杉、邹国平、王仁伟、梁宗林……

管教补静(或补俊)二零零七年已调成都市,二零零七年以前他在中队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是几年来较冷的一个冬天,他用冷水往法轮功学员谢兴禄(攀枝花大理县人)头上淋,谢兴禄全身湿透。谢兴禄二零零五年入所没有行李,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穿两条单裤子,秋裤都没有。他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经常被关单间折磨,常被恶警拖出去电烧。

张伟庭也是残暴的恶警,二零零七年从三大队调到六大队二中队。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调到六大队一中队,在这一年时间他残暴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邹国平(眉山市东坡区人),他叫几个包夹人员把邹国平按倒在地强行扒光裤子,用一根又一根的电棍往邹国平的头部、嘴巴、小腹、及全身一次又一次猛烧,用棒子猛打,直到他自己满头大汗休息后又猛烧他还不罢手。邹国平后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而管教游宁则是表面伪善,他用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写“三书”。

包夹人员刘德志是三台县人,凶狠的用腿顶法轮功学员罗庆森(宜宾市卢州人)腋窝、两脚把他顶倒在地。刘德志包夹过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吃尽了苦头的,不挨打就挨骂。罗庆森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后又被六大队三中队迫害又转到七大队一中队被迫害,还被非法加期。

包夹人员黄森林是南充市人,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尽了他的折磨,他用拳头打法轮功学员邹国平,还叫李红军(舍长)用军大衣蒙上打、踢他,他说是上面交代的。

吉林省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徐洪玉,被新华劳教所残酷的折磨得倒下,不能活动。五十多个小时不能进食,也没有大小便,人也完全被电得变形,只是奄奄一息。他的房门紧闭,人们是从门玻璃看见他,很多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都痛心的流下眼泪,以为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他用坚定的信念站了起来,也是经常受折磨。

阿坝州的法轮功学员陆志勇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当时他也被折磨得人们以为他挺不过来,后被六大队三中队和九大队二中队再到七大队一中队迫害,他受尽了煎熬和痛苦,还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巴中市平昌县的法轮功学员吕春杉也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还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非法加期的也很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4.html

2008-08-25: 酷暑下的折磨
年近6旬的德阳市大法弟子孟华龙从2005年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期间被扎绳、电棍折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被强行戴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套二件棉大衣。

2005年7月2日上午,大法弟子孟华龙(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在耐火材料厂菜市上给人讲大法真相,两“协管”打电话叫来德阳市610人员冯奇。冯奇伙同工农桥派出所(也叫金山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孟华龙非法铐住,绑架至德阳市旌阳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至今。

12 月2日,新华劳教所对拒绝戴劳教牌的大法弟子罗庆生、米涛、邹国平、吕春杉、吴兴东、田旭等人反剪双手在台上批斗折磨,恶警赵泽勇(该所副所长)公开诬蔑大法。大法弟子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行恶,被该所护卫队恶警毛林等人扎绳子、电警棍折磨,其中恶警何源等人直接指使参与了此事。

2007 年8月17日上午,恶警赵永明在台上公开诬蔑大法并挑起事端,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予以抵制,被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刑事犯扯脚拽手捂嘴抬离会场,非法禁闭隔离。几个刑事犯在恶警的指使下用二件棉大衣强行套在孟华龙身上长达10个小时左右,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还被强行戴着一个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一个年近6旬的老人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在长达1个多月的隔离折磨期,恶警不准孟华龙洗澡、洗漱、换洗衣被,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汗臭味,每天几个刑事犯轮番用残酷的方式折磨摧残,睡很少的觉,吃最差的烂菜食物,导致孟华龙下肢浮肿、胸闷、气短、腿脚抽筋。

同年10月,该所恶警还勾结德阳市邪恶610办公室和耐火材料厂邪恶党委停发了孟华龙的退休金,致使其家人生活陷入困境。

孟华龙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新华劳教所,时刻都要面对被强加的身体、精神、生活等方面的非人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33.html

2007-12-05: 法轮功学员孟华龙被四川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相关部门10月份停发了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的退休工资,并且在该厂退休工人年检名单中没有孟华龙的名字。孟华龙目前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5/167802.html

2007-06-24:曝光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以下是我所见到的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行径,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1、长期封闭监禁刚進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少者三个月,最长半年,不见天日,不准出牢房门,天天由三至六个包夹长期看守、攻坚,谁攻下一个“转化”的,包夹就减教二十天。包夹们为了早减教,采取各种方式折磨大法学员,不让睡觉,下半夜二点三十分才让睡,五点钟就起床,最恶的是,你刚睡下一闭眼,包夹就把你整醒,说是给你盖被子,反正采取各种方法不叫你睡觉。第二天被逼坐军姿时打盹,包夹就用邪恶语言刺激你,用手指头钻你腰部、点穴位。

2、零四年,西昌大法学员方正平因不喝预防药,被恶警朴静叫几个包夹压在地上灌,把门牙打掉两颗强行灌药。零六年,会理大法学员谢兴禄一天中午被恶警朴静、沈锐用打火机烧指头、用茶叶水泼谢兴禄的脸。

3、大法学员长时间被逼下蹲,长达半天,之后走不了路,腿肿得连裤子都脱不下来,零五年简阳大法学员王昌东被折磨的神经快要崩溃;包夹用绳子吊在泸州大法学员王国才的两肩上,逼他蹲着闻臭鞋子、臭袜子;还有一包夹用他的生殖器羞辱大法学员。参与上述的包夹有个叫雷小忠的惯偷犯,有个叫赖察白(巴中)、贾春(西充)。

4、吃的菜都是水煮的,没有油。早上咸菜是菜帮子,做垃圾的东西,谁都吃不了的。

5、零五年至零七年,恶警张晓刚、杨警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电棒电,二十多岁的简阳大法学员杨华军被恶警电阴部、脖子、嘴巴;江油大法学员李永生、陆志勇、四川安县大法学员吕春彬、德阳大法学员孟华龙被电烧四次多;东北吉林大法学员徐兴玉在零六年“十一”演讲会喊大法好,当时被恶警绑着,皮鞋踏在脸上,用几千高压电昏死去,被折磨的人变形,至今吃食都困难。

6、零五年十月到十一月三十一日,恶警朴静在副中队长张晓刚、杜树洪的指令下,每晚以谈话为名把射洪大法学员陈明叫去,妄图以色情片及警棍诱惑、威逼陈明“转化”,陈明说:“我是神,你动不了我。”恶警朴静每晚逼陈明站到三、四点,每天只准睡二个小时,到十一月三十一日也无法“转化”陈明,只好放弃了恶毒迫害。

7、零四年下半年至今,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一律采取封闭监禁,连门窗都用纸封闭得甚么都看不见,天天被关在监室里,被逼坐军姿、罚站、下蹲,凡被封闭的人每天都不让睡觉。恶警张晓刚、杨警利用犯人威逼德阳大法学员孟化龙,强行给孟加教并长期封闭严管。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参与迫害的恶警:副科长赵泽勇、六大队副大队长苏欣、二中队副中队长张晓刚、杨警、沈锐、朴静(已调成都戒毒所)及护卫队全体成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503.html

2007-03-13: 四川新华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从2006年1月24日起,新华劳教所内有部份从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学员,纷纷以书面或公开的口头方式发表了严正声明,表示从新修炼大法。

大法弟子抓住每个机会,向狱警、包夹犯人讲真相,公开销毁邪恶宣传画报、打烂邪恶诋毁大法的牌板、擦除邪恶的板报,还有的大法弟子以绝食的方式反迫害。恶警原定的半年一次对大法的公开诽谤会更是无人参加。于是恶警恼羞成怒,对大法弟子实施了更非人的迫害。他们以召开冬季整训大会为名,副所长赵泽勇公然宣布要用暴力惩处一批大法弟子,当时被恶警推出的有罗庆生、吴兴东、米涛、吕春衫、周国平、李文全、孟化龙,这些大法弟子毫无惧色,他们口呼“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随后全场大法弟子也高呼口号,声音在会场每个角落回荡,久不停歇。恶人赵泽勇及法制科、宣传科、保卫科等一伙歹徒顿时气的脸发黑,浑身发抖。这时台前戴钢盔的护卫两人一组的把法轮功弟子的手强行反绑上了后脑。罗庆生、吴兴东、米涛、吕春衫被非法延期,周国平、李文全、孟化龙被非法延期、严管。

恶警为了加大迫害的力度,从所部、大队中下派干部到六中队、二中队(所谓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中队)协助迫害,连晚上都要增加警员来防守。他们开口闭口都是强制执行、严格管理、着重打击,把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措施方法一概列为队规队纪,动不动就指使包夹把大法弟子拖到小室秘密重刑迫害。有的长时间不让睡觉,有的不准放风见天,有的长时间站军姿(稍微一动就是拳打脚踢),有的长时间不让大法弟子解手,憋不住的还要被毒打。恶警还在卷子上布置攻击大法的题目,法轮功学员不做就被延期、严管。

恶警采用的迫害方法还有:用铁钉、笔尖戳脸和脖子,罚跪凳子、吐口水、打耳光、烟头烫、戴手铐、捆警绳、用狼牙棒打、用电棍电击。大队长苏欣、中队长张小明、恶警朴静、沈锐都是迫害大法弟子的急先锋,还当着全体大法学员的面骂大法,还扬言:“打了你们又怎样,你们越告我越要升官、涨工资。”

恶警对坚定的大法的弟子恨的要死,而又怕的要命。原籍安徽阜阳市鹿池县的大法弟子陆智勇,原是四川省黑水县最佳警察,政法学院的优秀生,身材高大魁梧,自被关押以来,一直不配合邪恶,不报数、不穿队服、不唱队歌、不做考试题,被恶警多次延期处罚,恶警曾唆使包夹把他强行推翻在地,抬出中队隐藏到很难知晓的地方進行秘密封闭迫害。

这次在临近开暴力迫害会的前半月,恶警将陆智勇用麻醉剂搞倒,恶警护卫队、包夹十几人用床单将他包裹住抬出监狱,不知去向、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3/150691.html

2006-10-26: 六十岁左右的四川德阳耐火厂退休职工孟华龙,二零零六年八月,多次被殴打、体罚、侮辱,长期被严管,长时间的折磨使其身上留下多处伤痕,有的是电棍击伤的。恶警对他的体罚造成他的腿部血管变形。他在里面受到了常人难以想像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6/141056.html

2006-10-22: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纪实
罗庆森(四川泸州人)、陆智勇(四川阿坝州警察),因坚定正念反抗迫害,长期被关禁闭,隔离严管体罚虐待,多次被恶徒捆警绳,电击警棍殴打,强制灌食等,被迫害的多次住院。吕春衫,吴兴东,陈明,曾学文,王国才,古国兴,胡彪,米涛,陶渊,田旭,黄昌东,周国平,李文泉,孟华龙,魏凤鸣等长期被严管甚至被捆警绳、电击等。

2005年期间被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宋金应,曾泰,曾子太,徐洪玉,张平安,吴天从,杨洋,杨跃富,张德元,谢兴凯,谢兴禄,谈万全,廖邦贵,张耀,蒋和平,欧正乐,蒋光富,刘福民,刘生才,贾德贵,梁六珍等。

当时的恶警有:赵则勇,魏则,黄明,苏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张小刚,杨警,朴静,沈锐,杨兵。

邪恶的体罚方式: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座:巴掌大小板凳(严管凳),凳面10平房厘米,高10厘米,双腿闭拢脚后跟考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站军姿从早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68.html

2006-07-26: 关于四川德阳市大法弟子孟华龙的一些情况
四川省德阳市耐火材料厂大法弟子孟华龙在得法前曾患有心包炎(曾胸部开刀)、肝腹水等多种疾病,第二次住医院准备动手术期间得大法,得法后,身体完全康复,并改掉了过去暴躁的脾气,还经常帮助他人,厂里人看在眼里,都称神奇 !有人因此而得法。

99年12月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孟华龙依法到北京上访,被厂里派人从驻京办带回,回来后非法拘留15天,并处罚金2000元。该同修非常坚定,主动找本地(金山街)派出所人员讲真相,曾亲自将真相资料交给他们看,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却被他们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几年来,前后十多次遭非法抄家,长期有610恶人特殊盯梢,家中电话从99年开始一直被非法监听。

2005年6月邪党有计划的针对大法弟子搞“人人过关,全部写保证”的邪恶迫害中,恶人扬言要非法判孟华龙的刑,孟华龙仍慈悲的向610警察讲真相,劝善,希望这些人不要迫害好人。7月初孟华龙被恶人绑架,非法判劳教,他坚持修炼,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html

2005-07-09: 大法弟子孟华龙(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50岁左右,7月2日上午在耐火材料厂菜市上给人讲大法真像,两名带袖标的“协管”人员不要同修讲真像,同修坚持讲。两“协管”打电话叫来德阳市610人员冯奇(此人一直追随江氏犯罪集团参与本地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冯奇伙同工农桥派出所(也叫金山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同修铐住,同修正告恶人不要再助纣为虐了!恶人将同修绑架至德阳市旌阳区看守所至今,同修身上有明显血迹。

该同修自邪恶势力迫害以来多次站出来主动证实大法,被数次非法抓捕关押,从未妥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9/105765.html

2000-03-22: 【德阳市】德阳市政府机要科科长、法轮功学员鲁健,仅因去年11月向四川省委、德阳市委写了一封信,反映法轮功在德阳的真实情况,被公安处以28天刑事拘留,他在狱中受尽非人的折磨。释放1个月后,又无端被捕,并处以劳教一年。现关押在绵阳新华劳改农场。

吴会珍女士两次赴京上访,均在路上被抓回。在拘留所关押3个月后,近日被判劳教。现关押在资中县楠木寺女子监狱。

据悉,目前,因赴京上访仍在拘留中的学员有罗志玉、周敏等;因写信给全国人大仍在拘留中的学员有李蓉非(德阳第二重型机械厂退休职工)、王爱云等。

德阳市邮电局职工龚星灿因赴京上访遭拘留后,被单位开除工职。

德阳耐火材料厂孟华龙等三百多名厂内法轮功学员,因厂里有十几名学员赴京上访,至今仍被监视居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22/3543.html

德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9-08-01: 德阳市经济开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邮编:618000
地址:德阳市旌阳区庐山南路二段127号
电话:0838-2011291、0838-2513567
马海霜:现任大队长 13981028770
杨建国:前队长 13308100657、13981000767、0838-2500918
黄建刚:教导员 13981007218、0838-2900737
周波:副大队长 13700909077
李剑萍:13981009967
王和平:13881093939
伍培基
马龙
何志
杨警察:本案主管

德阳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
邮编:618000
地址:德阳市旌阳区庐山南路二段127号
电话:0838-2511129
分局局长:敬仕君 13909027298 0838-2901099
副局长:颜东风 13881016777 0838-2551588
副局长:余虹 13981008896
副局长:吕晓云 13908105588
政委:陈易 13908109678 0838-2506262

德阳市庐山路派出所:
邮编:618000
地址:四川省德阳市旌阳区西湖街260号
电话:0838-2900110
黄志鸿 所长 13990290767
温璐 副所长 13890242285 (分管社区党务、国保)
文余 副所长 15183817449 (分管巡逻防控)
许涛 副所长 15008376714 (分管治安行政案件)
勤务指挥室:
王海燕 户籍警察 13419025646
周波 警察 13550616336
张丹 辅警 13547096512
张旭 指挥室职工 18728082065
马俊东 职工 15181077890
任超 指挥室辅警 15883810725
曾桃 指挥室辅警 13881092493
卿磊 职工 15892474112
王文娟 辅警 15883657805
肖开明 辅警 13568415073
社区警务中队:
陈波 警察 1380810665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838)

2010-07-27:
余肇源:总公司副总 电话:8122783
李正国:退休办书记 电话:3096176
袁金华:保卫处处长,武装部部长 电话号码不详

电话区号:0838

德阳市公安局  2203029
德阳市公安局旌阳分局2207263 局长室 2203760  办公室 2202727
工农桥派出所  2870871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