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贵阳市 >> 曾香莲(曾祥莲), 女, 61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贵州贵阳市油榨街办事处7段居委会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6-2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1-06: 贵阳市两位法轮功女学员被非法判刑

贵阳市两位法轮功女学员曾祥莲(六十多岁)与曾贵云(五十八岁),被绑架构陷,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近期,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和四年。曾贵云请律师上诉到中院,但二审仍然维持原判。目前曾祥莲也已上诉到中院。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

在两场庭审的“个人陈述阶段”,曾祥莲、曾贵云都明确表示:信仰法轮大法无罪!曾祥莲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大法改变了我,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是合法的。”曾贵云说:“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

在这两次庭审中,她们的律师依法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释放。律师最后语重心长地说:“面对皇帝的新衣,并不需要高深的学问,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与勇气,如果面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又愧对自己的良心。在错案责任终身追责的今天,请各位法官遵守‘罪刑法定’原则、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承担起应有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现实和自己的良知,实践法律精神、判本案被告人曾祥莲、曾贵云无罪、予以释放。”

二零一六年九月一日,曾祥莲女士外出买菜,被警察绑架,强行搜身抢去钥匙,接着被非法抄家。曾贵云女士于二零一七年一月八日参加集体学法被绑架,接着被非法搜身、抄家。不法人员在非法抄家中搜出二人有法轮大法书刊资料,就在所谓的《起诉书》中指控她两人,传播法轮功宣传品构成所谓“犯罪”。

律师先后在为曾祥莲、曾贵云分别辩护中都是一开头就明确指出:

一、《起诉书》的指控违反了《刑法》第3条“罪刑法定”的原则,也就是“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我国法律并没有规定“宣传信仰、传播信仰宣传品罪。”被告人的行为不属于法律明文规定的犯罪行为,不应定罪处刑。

二、《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涉嫌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证据不足,不能成立。公诉人在庭审中出示的所谓“证据”(非法抄家搜到的一些法轮大法书刊等),并不能证明被告人利用了“××组织”,只能证明被告人信仰法轮功、宣传了法轮功(《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当然就有传播信仰的自由),而法轮功也是一种“功法”,“功法”与什么“组织”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不可以互换。

《起诉书》也没有证明被告人“实施破坏国家某部法律实施的行为”。法律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同样,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也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既然指控被告人 “破坏法律实施罪”,那么就必须要有事实证明被告人曾祥莲、曾贵云究竟具体破坏了什么法律,其中破坏了哪一条、哪一款、哪一项?

在明显是律师胜辩的情况下,贵阳市南明区法院仍然枉判了曾祥莲、曾贵云。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6/贵阳市两位法轮功女学员被非法判刑-359323.html

2017-10-06:贵阳市两位女士被非法开庭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贵阳市现年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曾祥莲女士与58岁的法轮功学员曾贵云女士,2017年9月26日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律师依法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释放。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

在两场庭审的“个人陈述阶段”,曾祥莲、曾贵云都明确表示:信仰法轮大法无罪!曾祥莲坚定有力地说,“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大法改变了我,大法净化了我的身心,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自己的所作所为也是合法的。”曾贵云说:“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没错”。

在这两次庭审的最后,王雅军律师都语重心长地说:“面对皇帝的新衣,并不需要高深的学问,只需要普通人的良知与勇气,如果面对邪恶保持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又愧对自己的良心。在错案责任终身追责的今天,请各位法官遵守‘罪刑法定’原则、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承担起应有的历史责任,敢于直面现实和自己的良知,实践法律精神、判本案被告人曾祥莲、曾贵云无罪、予以释放。”

她们俩人的遭遇都是先被绑架,后被非法抄家,不法人员以家中有大法书籍、资料以及大法宣传品,仅仅因此认定为“犯罪”而长期非法关押、构陷。曾祥莲女士2016年9月1日外出买菜,被警察绑架,强行搜身抢去钥匙,接着被非法抄家;曾贵云女士于2017年1月8日参加集体学法被绑架,接着被非法搜身、抄家。俩人被非法关押在南明区看守所至今。

9月26日当天上午,南明区法院门外周围一如往常、未设警戒线,没有闪着红绿灯的警车,未布置警力,并没有那种戒备森严、剑拔弩张的氛围。10时前,亲属和一些法轮功学员已来到法院门前,看到了刚开过来的警车中曾祥莲、曾贵云戴着手铐的双手向大家摇动的场景。亲属凭“旁听证”经过安检进入庭审现场,法轮功学员要求旁听,一律被拒绝。

非法庭审曾祥莲是从上午10时20分开始至11时30分结束。主审法官罗世燕、公诉人苏渊、两名陪审员、两名书记员;曾祥莲的两侧各有一名警察,另外还有3名警察在场(官方共有11人)。旁听席上还有被告女儿、女婿以及女儿的姨妈(共3人)。

在法庭质证阶段,由公诉人苏渊宣读公安机关提出的所谓“证据”,并让当事人确认。当事人和律师向公诉方提出质疑,公诉方基本上不予回答,法官只是示意书记员“记录”,但是讲真相则被打断。比如,曾祥莲提出是警察抢去钥匙,抄家、本人不在现场,警察的一系列行为都是违法的,抄去的物品都是当事人的私人物品,不能作为犯罪证据使用。律师也强调,中国现行法律都没有规定法轮功书籍是违法的,不管当事人有多少这方面的书籍都没有触犯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6/贵阳市两位女士被非法开庭-律师要求无罪释放-355147.html

2017-01-07: 曾祥莲与刘碧英同时间被绑架,非法关押的地点也相同, 因家里有三人(两个儿子、一个孙)精神都处在不正常与不完全正常状态,没有曾祥莲根本不行,(特别是家用电器引起火灾的事) ,目前,她的侄子在帮着找有关部门解决曾祥莲回家的问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6/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0486.html

2016-10-28:贵阳曾祥莲又遭绑架 家中俩病人失依靠
贵阳市南明区油榨街法轮功学员曾祥莲,女,六十多岁,曾多次被绑架到洗脑班、被强行抽血等迫害。今年九月一日去买菜时又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南明区看守所。

一、幸福之家

曾祥莲女士,原籍湖南,三十多年前来到贵州,丈夫朱少谷是贵阳市建筑三公司工人。曾祥莲女士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诚善良,身心健康。大儿子朱建华在贵阳市供电局工作,娶了媳妇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朱慧昱),一家人健康快乐,其乐融融,好不幸福。

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幸福之家陷入了磨难!

二、丈夫承受高压迫害精神失常

一九九九年七月底,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推出了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要求:“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当地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等人员不断的上法轮功学员家来骚扰、施压,找曾祥莲,逼迫她放弃信仰。

那时曾祥莲夫妇和大儿子朱建华及儿媳共同生活,一家人长期生活在这样高压下,精神负担和痛苦很大。在此压力下,一向老实做人的朱少谷精神受到刺激后出现异常状态。

三、被迫离家,儿媳出走,儿子失常

二零零三年,曾祥莲在面临迫害的压力下有家不敢回,流离失所在外,但曾祥莲离家后,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仍不时上门骚扰,打听她的下落,家人仍不得安宁,在此情况下,儿媳在二零零四年也丢下才三岁的孩子离家出走,至今不知去向。

曾祥莲的丈夫朱少谷在妻子和儿媳相继离家出走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人开始变的恍惚,后病情越来越重。儿子朱建华在母亲和媳妇相继离家出走,父亲精神异常的情况下,面对年幼无人照顾的儿子,在重大压力下也精神失常,鉴定后残疾人证书上标明的残疾等级为:“二级”。

四、冒着危险回家, 承担一家的重担

曾祥莲在外流离失所两年后,得知家里一系列重大变故,于是她冒着危险于2005年回到家中,这时丈夫朱少谷精神恍惚也不认识她了,说她不是他家的人,是保姆。

曾祥莲回到家中担当起照顾一家老小的重担。曾的女儿和女婿都曾说:他们的妈妈能把这个家支撑下去,真的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大善大忍之心,如果不是曾祥莲修炼法轮功,这个家是支撑不下去的。

五、再次遭到绑架,孙子也精神失常

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五日上午早八点,曾祥莲在送孙子到幼儿园后在回家的路上被油榨街派出所的警察在大街上绑架,后曾祥莲被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名为“贵州省法制学校培训中心”)非法囚禁。家中留下的是两个精神病人和才五岁的孙子,孩子无人看管,有次在家玩火,家中窗帘、床单都烧起来,引发大火,后幸被人发现扑灭。在此情况下,洗脑班强迫曾祥莲在他人写的材料上按下手印,才将曾祥莲从洗脑班放回家,这次曾祥莲被非常拘禁达四十二天之久。这一切给年幼从小失去母爱的孙子也造成了很大的精神伤害,后来孙子(朱慧昱)也在精神上不太正常了。十四岁的他,身高才一米三,受到刺激就胡言乱语。

六、丈夫去世,政府无人过问,亲朋伸出援手

十多年来曾祥莲作为三个精神病人的监护人,是这几个特殊病人唯一的依靠,派出所、办事处和居委会都是知道她的家庭情况的。三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其中朱建华 二零零三年以来有数次持刀自残史,他们一直以来是由曾祥莲照顾日常生活。这样的实际情况雨高桥居委会、油榨街社区、派出所管辖警察都知晓并出具过书面证明。仅仅五十个平方米的房子居住着三代人,其中有三人为精神病。常理推测这个寒酸的家庭应属特别困难户,有着这样实际困难情况却没有得到过政府民 政部门给予的任何补贴。

曾祥莲丈夫今年去世后,亲朋好友看她家境实在困难给送了些钱,有几万元的卡和一些现金,她走哪儿都带在身上。

七、再遭绑架,令人担忧

今年九月一日,曾祥莲去买菜时又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钱也不知去向。家里还有儿子和孙子生活都不能自理,曾祥莲所在的派出所、办事处和居委会,甚至贵阳市政府有关部门都是知道她的家庭情况的(在曾祥莲被绑架到洗脑班期间家人曾向贵阳市政府有关部门发出过请求报告),但曾祥莲却还是被绑架走了。

而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曾祥莲还在非法囚禁中。虽有居委会送盒饭给她的儿子和孙子,但有人看到她的儿子在街上被一个高个男子追赶,喊道:“你跑不了的。”人们担忧这两个没有任何自我保护和抵抗能力的人会被送到什么地方或遭不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8/贵阳曾祥莲又遭绑架-家中俩病人失依靠-336874.html

2016-10-19: 贵阳市曾祥莲等被绑架,刘阿姨至今下落不明

贵州省贵阳市的曾祥莲、姜和、刘阿姨三名法轮功学员于2016年9月1日分别在不同地点同时被绑架。

曾祥莲、女、62岁,住贵阳油榨街。9月1号去菜市场买菜,刚下楼在单元门门口,就被绑架(不能确定是不是油炸街派出所和居委会所为,是根据同修给曾打电话的时间,和孙子说奶奶出门的时间推算的)。她丈夫今年去世,亲朋好友看她家境实在困难,给送了些钱有几万元的卡,和一些目前生活要花的现金,走那儿就带哪儿。现在她被关在贵阳市南明区看守所,家里的儿子和孙子的吃饭问题,每天由居委会打盒饭送去。

姜和的情况已经在明慧网上报道过了。

刘阿姨(不知名)70多岁,正是“姜和被绑架消息”里面的“在华烽厂租房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刘阿姨失踪已整整一个半月,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9/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6499.html#161018224849-1

2013-11-03: 贵阳市老太遭绑架 家中三病人失去照顾

贵州现年61岁的老太太曾祥莲,2013年9月23日受人委托,去贵阳市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递送申诉和控告材料后,被非法囚禁在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谎称“贵州省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至今,家中三个精神病人无人看护,做出了一系列危险的举动,家人求救!

曾祥莲女士,原籍湖南,三十多年前来到贵州,丈夫朱少谷是贵阳市建筑三公司工人。曾祥莲女士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真诚善良,身心健康。大儿子朱建华在贵阳市供电局工作,娶了媳妇后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朱慧昱),一家人健康快乐,其乐融融,好不幸福。

可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个幸福之家陷入了磨难!

一、曾祥莲被迫流离失所,家中三人在高压下先后精神失常

1999年7月底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推出了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要求:“看好自家门,管好自家人”,当地派出所、社区、居委会等人不断的上法轮功学员家来骚扰、施压,找曾祥莲,逼迫她放弃信仰。

那时曾祥莲夫妇和大儿子朱建华及儿媳共同生活,一家人长期生活在这样高压下,精神负担和痛苦很大。在此压力下,一向老实做人的朱少谷精神受到刺激后出现异常状态。2003年曾祥莲在面临迫害的压力下有家不敢回,流离失所在外,但曾祥莲离家后,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仍不时上门骚扰,打听她的下落,家人仍不得安宁,在此情况下,儿媳在2004年也丢下才3岁的孩子离家出走,至今不知去向。

曾祥莲的丈夫朱少谷在妻子和儿媳相继离家出走后,精神受到刺激,人开始变的恍惚,后病情越来越重。儿子朱建华在母亲和媳妇先继离家出走,父亲精神异常的条件下,面对年幼无人照顾的儿子,也在压力下精神失常,鉴定后残疾人证书上标明的残疾等级为:“贰级”。

在听说了家里一系列重大变故后,曾祥莲在外流离失所两年后于2005年回到家中,这时丈夫朱少谷精神恍惚也不认识她了,说她不是他家的人,是保姆。

曾祥莲回到家中担当起照顾一家老小的重担。2005年6月15日上午早8点,曾祥莲在送孙子到幼儿园后在回家的路上被油榨街派出所的民警在大街上绑架,后曾祥莲被送到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名为“贵州省法制学校培训中心”)非法囚禁。家中留下的是两个精神病人和才5岁的孙子,孩子无人看管,有次在家玩火,家中窗帘、床单都烧起来,引发大火,后幸被人发现扑灭。在此情况下,洗脑班强迫曾祥莲在他人写的材料上按下手印,才将曾祥莲从洗脑班放回家,这次曾祥莲被非常拘禁达四个月之久。这一切给年幼从小失去母爱的孙子也造成了精神伤害,后来孙子(朱慧昱)也在精神上不太正常了。现在孙子虽14岁了,但身高才1.3米,受到刺激就胡言乱语。

二、曾祥莲伸援手,代人递送申诉书再遭非法囚禁

李霞女士因修炼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四日在贵阳市被小河区长江路派出所警察等无理由抓捕, 李霞的哥哥李宁也因为修炼法轮功在李霞被抓捕后被非法判四年徒刑。李霞母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多种病痛生活不能独立,李霞还有一个儿子正上初中,李霞被绑架后家中无人照料老人和孩子,曾祥莲很同情李霞一家的遭遇。

2013年9月23日,由于李霞的丈夫许信山工作走不开,委托曾祥莲和他人去小河长江路派出所(参与抓捕李霞的单位)代送他的控告和申诉材料。她们大约在23日下午15点多去到长江路派出所,出来一个大高个警察(后来听说是派出所所长),她们说明来意,他很生气,说不关他们的事,并野蛮粗暴的要把她们轰出去,并把她们用信封装的申诉材料砸到门外,后来她们捡起地上的材料就走出了派出所。

当她们走出派出所已到了公路对面,这时突然从派出所出来人要求她们回去,她们以为他们改变了看法,就回到派出所。随后派出所警察把曾祥莲等关在了派出所的一个小屋,并对她们搜身和搜包,后又来人给她们每人抽血。当得知曾祥莲户籍属油榨街派出所后就将曾转交给了油榨街派出所。

9月24日上午,油榨街派出所带了曾祥莲回到曾家中非法抄家,一无所获后,他们将曾送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当天洗脑班不接收,他们只得将曾拉回派出所。

9月25日油榨街派出所,社区办事处、居委会开会后落实了洗脑用的钱款,再次将曾祥莲送到烂泥沟洗脑班,对曾的女儿说要关押一个月,而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曾祥莲还在非法囚禁中。而这仅仅因为她去行使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帮人递交一份申诉材料带来的!

三、三个精神病人无人看护,险情环生,家人求救

曾祥莲作为三个精神病人的监护人,是这几个特殊病人唯一的依靠,派出所、办事处和居委会都是知道曾的家庭情况的。三人生活都不能自理,其中朱建华2003年以来有数次持刀自残史,他们一直以来是由曾祥莲照顾日常生活。这样的实际情况雨高桥居委会、油榨街社区、派出所管辖民警都知晓并出具过书面证明(附证明)。仅仅50个平方米的房子居住着三代人,其中有三人为精神病。常理推测这个寒酸的家庭应属特别困难户,有着这样实际困难情况却没有得到过政府民政部门给予的任何补贴。

曾的女儿和女婿都说:他们的妈妈能把这个家支撑下去,真的要有坚强的意志和大善大忍之心,如果不是曾祥莲修炼法轮功,这个家是支撑不下去的。

曾祥莲老人被强制措施期间,家中三个精神病人生活不能自理,做出了荒唐的如下几点:

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听雨高桥居委会陈书记说朱慧昱直接找到她讲:我奶奶去哪里了,请你们要她回来,不然我要持刀去街上……。

10月17日,朱建华犯病把邻居的丰田小车挡风玻璃砸烂,目的是说车里面有东西吃,小车玻璃保险公司未得到赔偿,最后邻居找家人索赔,家人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去过雨高桥居委会找陈书记、油榨街派出所王成功、油榨街社区服务中心勤工部夏部长反映情况请求他们给予协调处理,至今未协调。

10月19日朱建华因为没有饭吃、没钱买烟抽,持刀上街游走,本单元楼下马明发现立即通知家人,家人立马叫了六七个亲戚强制把刀夺下,才未给社会和无辜者造成更大的人身伤害。10月21日,朱建华把家中的炉子、用餐炊具全部背出去,不知背到哪里去了。

此外,朱建华经常半夜来在租住的院子大吵大闹,挨家挨户敲门,当有人开门时他就跑。

曾的女儿朱珍和女婿王卫红面对不断出现的险情,不断的向所在社区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反映,请求放人,但都互相推诿,无助之下,他们向贵阳市政府有关部门发出了请求报告,要求立即释放曾祥莲老太太,让她回家照顾三个精神病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贵阳市老太遭绑架-家中三病人失去照顾-282171.html

2005-06-29: 贵阳市油榨街办事处支部书记李大陆就曾多次到大法弟子青竹冰家骚扰,逼其写保证书放弃修炼。由于青竹冰不妥协,6月中旬,居住在油榨街办事处10段居委会的大法弟子青竹冰和居住在7段居委会的大法弟子曾香莲被绑架送往贵阳市烂泥沟法西斯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076.html

2005-06-25: 2005年6月15日早上8点多钟,大法弟子曾祥莲早上送小孙子到幼儿园在回家的路上被贵阳市油榨街派出所、油榨街办事处在大街上绑架到洗脑班(小孙子的妈妈离家出走几年不知去向,现小孙子正在生病发高烧39.7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819.html

贵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851)

2018-09-06: 朝阳派出所:
地址:贵阳市南明区遵义路80号
电话:0851-85752496、0851-85777095
所长宋星13985570202
教导员刘建刚13985133358
副所长尹双红13885063551
副所长曾辉13985447555

其他警察:
文远东18798856879
徐文平0851-85752496
杨顶兴18585086188
杨道林13908504150
陆国琴13985462427
彭容章13765143417
龚继章18984866257
王安锡15085985335
龙清秀13678516921
陈大敏13981062518
司开雄17785153742
曾庆虎13765021910
陈晋川13885148199
周广存13618585222
周旭光13984312610
严永祥13595060411
赵小峰15599162999
冉孟军13985417207
李瑞斌13885162022
金颖熏17708515855
乔晋13765088367
杨琳0851-85752496
江山13037806090
何18275276552
李刚13985408180
王川18798078178
李欣18786722125

2018-06-23: 1.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法院,邮政编码:550000
地址:贵阳市双龙航空港经济区机场路9号(太升国际A3区)临时过渡办公
电话: 0851-86785685、0851-86864501、0851-86749221 监督电话:0851-86750279
书记、院长:刘杰
副院长:李亚林
政工科长:孙黎霞
审判长: 邹平萍、 谭晖
审判员: 涂竹君、付雯、黄小春、颜静、孙颖
书记员: 高融融 、李劭、李玫
法官:周叶、贾超、鲁迪18008512726、罗世燕 18008512587 、任玉娇。
诉讼服务站具体分布如下:
沙南社区诉讼服务站:地址:沙冲中路47号绿苑小区沙南社区服务中心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