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7-08-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丰南区 唐山监狱(唐山市南堡监狱,冀中监狱) >> 张恒玉(老宋)

男, 49
个人情况: 山东省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德州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3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6-20

案例描述

2017-06-07: 山东德州市武城县张恒玉即将期满被释放 武城公安局企图送他去洗脑班

山东省德州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2014年5月30日,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被绑架,被劫持到衡水温泉宾馆迫害,几天后,转至故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判刑3年,在上诉无音信的情况下,在故城县看守所经历了一年多的迫害后,于2015年7月9日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唐山冀中监狱迫害。目前即将期满被释放,武城公安局说要去接他出狱,接出来以后要送他去洗脑班。

张恒玉在狱中遭受多年迫害,感染了肝病,在监狱的监控下,在一所医院救治,具体情况不详。

张恒玉一家遭受多次迫害,全家生活举步维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7/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49280.html#1766223459-22

2015-08-09: 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被非法判刑、劫持入狱

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2014年5月30日在河北省故城县被绑架,被劫持到衡水温泉宾馆迫害,几天后转至故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先后被故城县公安局??故城县检察院??法院非法判刑13年,11年,被驳回后又被非法判刑3年,在上诉无音信的情况下,在故城县看守所经历了一年多的迫害后,于2015年7月9日被非法判刑3年,被劫持到唐山冀中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3657.html

2015-08-05: 仍被非法关押 张恒玉与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

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居民张恒玉、谭凤玲夫妇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共被非法抄家六次,张恒玉在地毯厂被非法监视居住二个月,二零一四年在河北省郑口镇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故城县看守所一年多了。谭凤玲被非法刑事拘留二次,被非法关押六十七天,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四次,共四十天。

一家人十几年历尽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张恒玉、谭凤玲夫妇联名起诉首恶江泽民,已经收到最高检察院的回执。

张恒玉一九九二年毕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地毯班,曾在山东省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工作。张恒玉曾患有心绞痛、严重神经衰弱及肝、胃、皮肤等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体都很痛苦。一九九七年张恒玉、谭凤玲夫妇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一扫而空,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以下是张恒玉、谭凤玲夫妇陈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

张恒玉在单位里兢兢业业,首次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图案的设计绘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户云集,订货源源不断,工厂一度成为世界知名企业。厂长免费送给张恒玉一套三万元钱的家属楼,张恒玉知道还有很多职工没房住,便婉言谢绝了。

张恒玉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义务教很多辍学孩子美术设计,并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孩子就业后,品学兼优,有的成了技术骨干。我们夫妇俩还自己花二百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过往车辆再也不因陷车发愁了,人们都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在家庭邻里间,我们和睦相处。谭凤玲精心伺候瘫痪卧床八十岁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给老人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理发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难,憋得难受,开塞露不起作用,就用镊子从肛门一点点轻轻的掏,同时给老人顺时针揉肚子,促进肠蠕动,直到老人解下大便为止;有时满手粪便、满头大汗,却没有叫过一声冤。谭凤玲成为远近闻名的孝顺媳妇,也使乡亲们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后,铺天盖地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诽谤,张恒玉、谭凤玲夫妇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要求政府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还法轮功清白,遭到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张恒玉去北京上访,二十日在北京西四大街被抓,集中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场,后辗转押送到山东东营、庆云,又回到武城,被非法关押七天。七月二十日,谭凤玲在去北京上访途中被劫持,押回武城县老城镇政府,非法关押七天。同时,被非法抄家。一九九九年八月至十月,家里电话被电信局强行关闭三个月,月租费照常收,开通后,电话被窃听,同期,张恒玉在武城县地毯厂被监视居住二个月。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谭凤玲去县城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当晚九点,老城公安分局警察强行把谭凤玲从家里绑架到老城公安分局,次日上午,送到武城县公安局,下午以“扰乱公共秩序罪”送入武城县看守所,非法监禁一个月,罚款六百元,饭费二百九十元。

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二月十三日,十六岁的大儿子张士杰,因难以承受公安局对母亲的无理迫害,去北京上访。在武城驻北京办事处,警察给他狠狠戴上手铐,他手腕被磕破。而后被押回武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五百元,饭费二百二十五元。二零零零年农历十二月十五日,张恒玉在单位被监视居住,不许回家。家中只剩下十二岁的小儿子龙龙放年假在家,孤苦伶仃,多亏有邻居照顾。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夜里十二点,张恒玉、谭凤玲夫妇和大儿子张士杰被老城公安分局非法关押。非法关押了二十天,逼迫每人交五百元钱,不然就不放人,也不让家人送饭,吃镇政府的饭,一个馒头五毛,一壶水一块钱,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谭凤玲被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到老城镇政府,非法关押三天。二零零一年农历七月下旬,谭凤玲在地毯厂被看管居住七天,不准回家,由专人监视。大儿子张士杰在县城电业广告公司打工,做电脑广告设计。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徐丙新知道后,恐吓公司老板,致使张士杰失去了工作。不法官员和警察曾无数次的骚扰我们的正常生活。老城镇政府人员每天两次到我们家,监视谭凤玲,后来每天往家打两次电话。

二零零一年农历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夫妇被迫离家出走,从此,一家人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我们走后,武城县公安610恶人胁迫厂方四处追找,我们的亲友学生家人都被恶人骚扰过,为躲避搜捕,我们多次搬家。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中共十六大前夕,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四处搜捕法轮功学员,张贴的第一批邪恶‘协查通报’中有我们一家四口。恶警还对我们的亲友等多人株连迫害,张恒玉的表哥宋泽利、宋泽行,表外甥朱玉海、连襟刘振友和朋友刘镜波都曾被非法绑架关押和折磨。”

二零零二年底下了大雪,一家人几乎没有地方去了,亲友家不敢留住,谭凤玲还有小儿子龙龙和张恒玉分开了,半年多时间相互没有音信。“张恒玉和大儿子只能骑着摩托车到处走,只有身上穿的一身衣服。实在找不到住处,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过夜。没有了经济来源,穿的衣服很脏很单薄,袜子也是自己找毡布缝制的。头发有半尺长,吃饭也很不方便,有时买上一大袋饼干带着吃。恶警在桥头、路口和我们亲友家派了大量人员蹲坑围捕。”

“二零零三年年底,小儿子龙龙在河北省故城县青罕镇打工,我们在那儿租了房子,准备做点生意糊口,结果被恶人发现并抄家。幸亏当时我们没在家。河北衡水市防暴大队和当地恶警砸锁进门,抢走影碟机、小电视等物品,龙龙被绑架审讯,龙龙的老板因帮他们找房子,也被恶警殴打。后来龙龙被姥爷接走,自己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武城公安局恶人找不到我们,气急败坏的绑架拘留了我们的大儿子张士杰,声称如果我们不回来,就将张士杰按‘包庇罪’判刑。张士杰被非法关在武城拘留所内。二零零八年武城县公安局绑架他的时候,恶警曾对他施以残酷的折磨。被非法拘留后,家里没有了主要生活来源,张士杰的妻子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儿子,每月还有数千元的贷款利息要还,生活难以为继。”

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凌晨,张恒玉、谭凤玲夫妇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的居所被几十名警察绑架,儿媳及三个小孙子也一同被绑架。张恒玉在故城县郑口镇被绑架时,被戴上了黑头套、背铐,在洗脑班,遭到了毒打、坐老虎凳、戴手铐等酷刑迫害。谭凤玲被打耳光,拽头发,侮辱诽谤,三天三夜不让睡觉,警察将谭凤玲绑在老虎凳数天,戴的手铐深深嵌入肉里,许多天后伤痕依然清晰可见。送到医院查出冠心病、心脏病、高血压,强行让谭凤玲住了三天院,后又被送到衡水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七天,最后还被勒索了住三天院的“医疗费”五千元。

十几年被迫害的艰难岁月,血泪斑斑。以上所述受到的一切不公正的对待,都是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所造成的,其行为违反了宪法和法律。由于“任何个人或组织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因此江泽民应负法律责任。

张恒玉、谭凤玲夫妇申请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据《宪法》、《刑法》的规定追究江泽民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做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还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立即全部释放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仍被非法关押-张恒玉与妻子控告首恶江泽民-313649.html

2015-04-15: 山东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被关押在河北故城县看守所

在2014年5月30日,山东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在河北衡水市被绑架,张恒玉(曾化名老宋),现被关押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看守所。2015年新年前后,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故城县法院非法开庭,聘请的辩护律师现已介入。

在此次绑架案中,故城县两位被无辜牵连的生意人被勒索一笔钱后回到家中,现仍被监视居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5/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7540.html

2014-12-07: 山东德州市公安局不让释放张恒玉

山东德州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2014年5月30日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郑口看守所。

张恒玉,男,生于1965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院,曾在山东省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一家人十几年来因中共迫害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2014年5月30日凌晨,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的张恒玉、谈凤玲夫妇,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租住居所被警察绑架。谈凤玲于7月9日被家人接回,张恒玉被从衡水洗脑班转到了河北郑口看守所。张恒玉被非法关押半年多来,家里失去了主要经济来源,生活举步维艰。家人东借西凑了四万元,河北郑口看守所欲放人,但是德州市方面却不让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7/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82.html

2014-12-06: 山东德州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仍被非法关押

2014年5月30日被绑架的山东德州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河北郑口看守所。家人拿4万元,郑口看守所欲放人,但是德州这边不让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6/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1131.html

2014-08-16: 河北衡水市洗脑班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在河北省衡水市“610办公室”的操纵下,衡水市公安局国保支队警察联合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公安局统一行动,绑架衡水市、景县、故城县和枣强县的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衡水市温泉宾馆洗脑班,警察在这个私设的黑监狱对法轮功学员们进行酷刑折磨。
张恒玉在故城县郑口镇被绑架时,警察给他戴上了黑头套、背铐,在洗脑班,张恒玉遭到了毒打、坐老虎凳、戴手铐等酷刑迫害。

一女警连扇张恒玉的妻子谈凤玲的耳光,还耍无赖的说:“你要再不说,我就死在这儿。”警察将谈凤玲绑在老虎凳数天,给她戴的手铐深深嵌入肉里,许多天后伤痕依然清晰可见。

枣强县法轮功学员张洪国被戴上手铐绑架到温泉宾馆洗脑班,在那里,他遭到了毒打酷刑,被警察连扇耳光、拳打脚踢、用烟头烫等。

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兵兵,拒绝在所谓审讯笔录上签字,遭到恶警毒打折磨,对他扇耳光、拳打脚踢、用皮靴狠狠踩碾他的脚,致使他行走困难。刘兵兵被毒打折磨一星期。

被非法关押在温泉宾馆洗脑班的还有衡水市法轮功学员胡凤恩,他被警察用皮带毒打,前胸和后背被打得满是血印,警察直到累的打不动了才罢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6/河北衡水市洗脑班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296072.html

2014-07-25:山东武城县张恒玉的亲友被株连迫害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被迫流离失所十多年的山东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谈凤玲夫妇,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租住的居所被绑架,他们没炼功的儿媳及三个小孙子(最大的五、六岁,最小的才八个月)也一同被劫持,一家老小被绑架到衡水市温泉宾馆黑监狱。

张恒玉因不配合恶警的非法抓捕而当场遭到毒打,最后被戴上黑头套塞入车中。在衡水市“610”及公安局的此次行恶中,纯真稚弱的儿童亲身经历、目睹了这人世间罪恶的一幕幕,给幼小的心灵蒙上了恐怖的阴影,给孩子身心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

衡水市“610”及公安局此次恐怖行径同时伤及普通百姓,张恒玉的房东,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被恶警戴上黑头套绑架到故城县公安局,遭到了恶警张文英和翟红军的非法审讯,被铐一天一夜,非法关押两天后才释放。

中共警察迫害张恒玉夫妇,株连迫害他人的事件并非仅此一次。自从张恒玉夫妇被迫流离失所后,“610”和公安局非法通缉他们,并上报到山东省公安厅,不惜动用大量人、财、物力,跨省跨区疯狂追捕,十几年中多次对他们的家人、亲友和学生骚扰、关押、威胁、敲诈。

一、大儿子张士杰从十六岁多次被劫持迫害

二零零零年阴历十二月十三日,张恒玉十六岁的大儿子张士杰,因难以承受公安局对母亲的无理迫害,去北京上访。在武城驻北京办事处,恶警李国录给他狠狠戴上手铐,他手腕被磕破。而后被押回武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罚款五百元,饭费二百二十五元。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夜里十二点,他们夫妇和大儿子张士杰被老城公安分局王树海、王克力、林子玉绑架关押,次日,张恒玉单位出面担保,才放了他和儿子。

张士杰后来到县城电业广告公司打工,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徐丙新知道后,恐吓公司老板,致使张士杰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八年,武城恶警为了查找张恒玉下落,在张士杰开的影楼中将其绑架,给他戴上手铐脚镣,残酷折磨。

二零一一年,由于找不到张恒玉,武城恶警将张士杰绑架,刑讯逼供,声称如果张恒玉不回来,就将张士杰按“包庇罪”判刑。家里没有了主要生活来源,张士杰的妻子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儿子,生活难以为继。

二、小儿子龙龙被殴打

二零零零年皇历十二月十五日,张恒玉在单位被监视居住,不许回家。家中只剩下十二岁的小儿子龙龙放年假在家,孤苦伶仃。

二零零三年年底,龙龙在河北省故城县打工,他们在那儿租了房子,准备做点生意糊口,结果被恶人发现并抄家。当时张恒玉夫妇没在家 ,龙龙被绑架审讯,龙龙的老板因帮他们找房子,也被恶警殴打。龙龙被带回武城,走时穿的很单薄。后来龙龙的姥爷把孩子接回家,龙龙自己靠打工维持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25/山东武城县张恒玉的亲友被株连迫害-295183.html

2014-07-10: 张恒玉仍被非法关押 看守所称“已上报到中央”

山东武城县籍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被非法关押在河北衡水市故城县郑口看守所,妻子谈凤玲被非法关押在衡水看守所。家人向看守所要人,看守所不放人,并声称“已上报到中央”,云云。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缉、被迫离家多年的张恒玉、谈凤玲夫妇,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租住的居所被绑架,他们的儿媳(未修炼法轮功)及三个小孙子(最大的五、六岁,最小的才七、八个月大)也一同被劫持,张恒玉抵制绑架,当场遭警察毒打,最后被戴上黑头套塞入车中。他们的亲家孙素英和孙素英的婆婆同一天凌晨在河北省景县的家中被绑架。

在这次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中,警察的恐怖行径也伤及无辜百姓。张恒玉的房东是一名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也被警察绑架到故城县公安局,遭到警察张文英和翟红军的非法审讯,并被铐一天一夜,非法关押两天后才被释放。张恒玉的儿媳及三个小孙子被非法关押一周左右释放。

张恒玉,男,生于一九六五年,家住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张恒玉一九九二年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地毯班,曾在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工作。一九九七年,张恒玉和妻子谈凤玲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不治而愈,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他们夫妇还自己花二百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张恒玉夫妇曾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遭到中共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他们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610”和公安局还非法通缉他们十几年,并上报到山东省公安厅,不惜动用大量人、财、物力,跨省跨区疯狂追捕,并以威胁、骚扰、关押、扣押人质、酷刑等手段,多次对他们的家人、亲友和学生进行株连迫害,还多次对张恒玉的大儿子张士杰非法关押,戴上手铐脚镣,残酷折磨。

张恒玉一家被迫害更多详情,请看明慧网报道《张恒玉一家八人遭绑架 老人婴儿未能幸免》、《设计室主任被非法通缉 恶警劫持其子》、《山东武城县张恒玉自述一家人受迫害经历》等文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0/张恒玉仍被非法关押-看守所称“已上报到中央”-294515.html

2014-06-21: 法轮功学员张恒玉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故城县郑口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21/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3714.html

2014-06-18: 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张恒玉、谈凤玲夫妇被绑架补充

山东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谈凤玲夫妇,五月三十日,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的居所被绑架,他们的儿媳及三个小孙子也一同被绑架。

谈凤玲被非法关押在衡水市看守所,张恒玉下落不明,不知被关在什么地方。儿媳和孩子在被非法关押约一周左右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8/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90999.html

2014-06-08: 张恒玉一家八人遭绑架 老人婴儿未能幸免

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缉、被迫离家多年的山东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谈凤玲夫妇,五月三十日在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郑口镇的居所被绑架,他们的儿媳及三个小孙子也一同被绑架。

另外,他们的亲家孙素英和孙素英的婆婆同一天凌晨在河北省景县的家中被绑架。目前他们都被非法关押在衡水看守所。

据悉,这次绑架是由河北省非法组织“610”直接操纵、指挥。张恒玉的三个小孙子,最大的五、六岁,最小的还是哺乳期婴儿,才七、八个月大。而参与绑架孙素英的有景县广川镇董古庄村支书,他带领广川镇派出所、景县公安局及衡水公安局警察闯到孙素英家,不但抓人,还抢走孙家五万余元现金及电脑、打印机等个人物品若干。

张恒玉,男,生于一九六五年,家住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张恒玉一九九二年以总分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地毯班,曾在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工作。

张恒玉曾患有心绞痛、严重神经衰弱及肝、胃、皮肤等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体都很痛苦。一九九七年,张恒玉和妻子谈凤玲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不治而愈,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张恒玉在单位里兢兢业业,首次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图案的设计绘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户云集,订货源源不断,工厂一度成为世界知名企业。厂长免费送给张恒玉一套三万元钱的住房,张恒玉知道还有很多职工没房住,便婉言谢绝了。

张恒玉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义务教很多辍学孩子美术设计,并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孩子就业后,品学兼优,有的成了技术骨干。他们夫妇还自己花二百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过往车辆再也不因陷车发愁了,人们都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

谈凤玲则是远近闻名的孝顺媳妇,她精心伺候瘫痪卧床八十岁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给老人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理发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难,憋得难受,开塞露不起作用,她就用镊子从肛门一点点轻轻的掏,同时给老人揉肚子,促进肠蠕动,直到老人解下大便为止;有时她弄得满手粪便、满头大汗,却没有叫过一声苦。乡亲们也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铺天盖地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诽谤,张恒玉夫妇曾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要求政府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还法轮功清白,却遭到中共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他们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610”和公安局还非法通缉他们十几年,并上报到山东省公安厅,不惜动用大量人、财、物力,跨省跨区疯狂追捕,并以威胁、骚扰、关押、扣押人质、酷刑等手段,多次对他们的家人、亲友和学生进行株连迫害,还多次对张恒玉的大儿子张士杰非法关押,残酷折磨。

张恒玉被迫离家后,多年来颠沛流离,靠画画、画图纸艰难度日,一家人受尽迫害,其中苦难,难为人知。

张恒玉一家被迫害更多详情,请看明慧网《设计室主任被非法通缉 恶警劫持其子》、《山东武城县张恒玉自述一家人受迫害经历》等文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8/张恒玉一家八人遭绑架-老人婴儿未能幸免-293178.html

2011-11-06: 设计室主任被非法通缉 恶警劫持其子

张恒玉曾在山东省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为企业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他和妻子谈凤玲一起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然而,这样的好人,却遭到中共的无端诬陷,被中共以“抢劫罪”通缉,被迫流离失所。

如今,武城公安局恶人找不到张恒玉,气急败坏地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绑架拘留了张恒玉的儿子张士杰。

张恒玉,男,生于一九六五年,家住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张恒玉一九九二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地毯班,曾在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工作。

张恒玉曾患有心绞痛、严重神经衰弱及肝、胃、皮肤等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体都很痛苦。一九九七年,张恒玉和妻子谈凤玲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不治而愈,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张恒玉在单位里兢兢业业,首次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图案的设计绘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户云集,订货源源不断,工厂一度成为世界知名企业。厂长免费送给张恒玉一套三万元钱的家属楼,张恒玉知道还有很多职工没房住,便婉言谢绝了。

张恒玉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义务教很多辍学孩子美术设计,并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孩子就业后,品学兼优,有的成了技术骨干。他们夫妇还自己花二百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过往车辆再也不因陷车发愁了,人们都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

在家庭邻里间,他们和睦相处。谈凤玲精心伺候瘫痪卧床八十岁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给老人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理发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难,憋得难受,开塞露不起作用,她就用镊子从肛门一点点轻轻的掏,同时给老人顺时针揉肚子,促进肠蠕动,直到老人解下大便为止;她有时满手粪便、满头大汗,却没有叫过一声冤。谈凤玲成为远近闻名的孝顺媳妇,乡亲们也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铺天盖地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诽谤,他们曾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要求政府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还法轮功清白,却遭到中共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他们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迫使他们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中共对法轮功的一切迫害手段都是见不得光的造谣、诬陷,它从来没有讲过什么法律,而是凭空捏造,下三滥, 耍流氓手段。谁也不会想到,按“真善忍”准则做好人的张恒玉被无端的扣了一顶“抢劫罪”的帽子而遭通缉,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省里给扣了帽子,要县公安局“销案”,要求张恒玉回县局照相、按手印,张恒玉被无辜迫害多年,早已与家人失去联系。

由于找不到张恒玉,武城公安局气急败坏的在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将其子张士杰绑架拘留,声称如果张恒玉不回来,就将张士杰按“包庇罪”判刑。如今张士杰被非法关在武城拘留所内,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无辜关押迫害了。

二零零八年武城县公安局为了找他父母而绑架他的时候,恶警曾对他施以残酷的折磨,如今,他再一次被非法拘留,是否再次被折磨,不得而知。被非法拘留后,家里没有了主要生活来源,张士杰的妻子带着才几个月大的儿子,每月还有数千元的贷款利息要还,生活难以为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设计室主任被非法通缉-恶警劫持其子-248795.html

2011-11-04: 山东武城县张恒玉自述一家人受迫害经历
我是山东省武城县法轮功学员张恒玉,生于一九六五年。我和妻子因为信仰真、善、忍,在中共的迫害中,已经被迫流离失所十年,公安和六一零等不法人员以所谓“执法”名义,非法通缉我们十年,还上报到山东省公安厅。他们跨省跨区疯狂追捕我,以株连、绑票、扣人质、酷刑等手段,多次对我的家人、亲友和学生进行骚扰、关押、威胁、敲诈。过程中,他们肆无忌惮的执法犯法,不惜动用大量人、财、物。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武城县公安局局长赵君等人又一次绑架了我大儿子张士杰(小宝),并对张士杰刑讯逼供。不法警察扬言:他爹不回来,就不放他。直到十一月一日,张士杰仍被关押。

我被迫害离家十年,一贫如洗,没有任何经济能力管孩子。儿子张士杰自己贷款做生意,媳妇也是刚刚上班,每月要还几千元的利息和房贷,维持生活已经很难了,这次迫害无疑又使困境雪上加霜。

之前,武城县公安局局长赵君、分管迫害的副局长刘明泰和政保科长张瑞军、周天路等人,多次通过我亲戚传口信,逼迫我回去,并无数次对我儿子张士杰、亲友登门或电话骚扰,或叫去询问。张士杰开车出去做生意,警察的轿车尾随盯梢。

张士杰也曾被迫流离失所八年。他曾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被绑架。当时正值北京奥运前夕,张士杰正在武城县“都市丽人”影楼给客人拍照,武城县老城司法局王风申(武城县祝官屯谈庄人)带领警察多人非法闯入影楼,说张士杰是“在逃”,并把他暴力绑架到武城县看守所,为首的警察是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王栋仁(武城县甲马营乡七七营人)。

当晚上九点左右,警察又去影楼非法搜查,还试图绑架其他员工。摄影店被迫停业,几十位客户订单毁约,客户结婚急用的照片、像册无法制作,预约的婚庆主持、摄像、化妆等事宜无法兑现,给客户造成无法弥补的精神伤害。影楼每天经济损失近千元。警察多次到影楼骚扰,致使职工不敢上班。影楼门外和路口,多辆警车、多名警察终日蹲坑监视,也是为了抓我。后来,王栋仁等人又带着摄像机到张士杰租住的楼房,叫“开锁公司”撬开门锁,非法翻抄,走时还叫影楼员工家属掏了五十元钱开锁费。

在看守所,张士杰被戴上手铐和十几斤重的脚镣,脚后跟磨破了。警察夜间刑讯、提审,逼问我在哪,逼问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当时警察叫嚣整死张士杰。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公安局逼我亲戚给一个银行帐号上打款两万元(可能还多),张士杰才得以释放。

信仰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违法,这是中国宪法和国际法都明确认可的,基于迫害而扩展的具体行为都是违法或犯罪的,强加的罪名都是诬陷,我们绝不承认。

我从二零零一年秋天被迫流离失所到二零一一年秋天,已经离开家乡十年了,遭受的苦难心酸说不完。目前,我一家和亲友的基本人权与信仰,正在被不法官员以“执法”名义严重侵害,生活、生命随时遭到威胁。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和正义之士的帮助,制止这场对善良好人的残酷迫害,惩办迫害人权与信仰的不法官员。

有关我家的更多情况和被迫害经历,请查阅“明慧网”相关文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4/248716.html

2008-10-19: 山东武城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控告书
......张瑞军疯狂搜捕在外的大法学员

武城县老城镇法轮功学员张恒玉、王付兴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为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张瑞军等人四处张贴所谓协查通报疯狂搜捕他们。

张瑞军等人绑架、审讯张恒玉亲友几十人,抢走张恒玉的新大洲摩托车(价值6000元)。非法到张恒玉家抢走贵重集邮册,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收据。绑架张恒玉表哥、表外甥(未修炼法轮功)后,勒索钱财一万多元才放人,恶警还问张恒玉表哥:你有存款吗?张恒玉的连襟也被张瑞军等人三次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勒索钱财几千元。

张恒玉的朋友刘镜波,在山东省宁津县时集地毯厂任副经理,因和张恒玉通过电话,张瑞军等人居然把刘镜波非法拘禁半个月,致使他失去了工作,肝病复发,不久后含冤去世。

张恒玉亲友家不敢留他住。张恒玉饥寒交迫,实在找不到住处,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过夜,还要避免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9/188038.html

2005-10-22: “山东武城县王付兴、张恒玉遭迫害经过”的补充

明慧网2005年9月25日刊登了“山东武城县王付兴、张恒玉遭迫害经过”,其中“二、武城县老城镇张恒玉、谈凤玲夫妇遭受的迫害”现补充如下:

流离失所后,张恒玉只能靠设计地毯图纸维持生活。张恒玉的朋友刘镜波,50多岁,在山东省宁津县时集地毯厂任副经理,因和张恒玉通过电话,张瑞军、徐丙新怀疑他保护张恒玉,居然把刘镜波非法拘禁半个月,致使他失去了工作,肝病复发,苦不堪言。在这次无理的株连迫害后,刘镜波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再也没有恢复,不久含冤去世。(时间不详)

张恒玉的大姨庞凤英,86岁,原籍山东省夏津县西李乡李官屯,无儿无女,老伴去世后,嫁给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孙广山作老伴,离张恒玉家不到300米,目的是到用人时有个照应。庞凤英身体很差,整天靠吃药维持生命。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无病一身轻,像年轻人一样健康,来了例假(修炼人身体返还年轻状态的正常体现),一天能用压水井压20多桶水浇菜。每天早晨4点,就去张恒玉家炼功,原来很暴的脾气也变得祥和了。1999年7.20迫害开始后,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树海等人几次到家骚扰、恐吓:“不许再炼”。还拿走老人的照片。庞凤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吓得不敢炼功了。尤其张恒玉一家被迫流离失所后,对老人打击更大,整天盼着张恒玉回来。于2005年大年初一,庞凤英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2/112919.html

2005-09-25:山东武城县老城镇张恒玉、谈凤玲夫妇遭受的迫害
张恒玉,男,41岁,家住武城县老城镇三义村。张恒玉1992年毕业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染织系地毯班,曾在山东省武城县地毯厂(山东神龙地毯集团)任图案设计室主任,负责新产品研制开发等工作。张恒玉曾患有心绞痛、严重神经衰弱及肝、胃、皮肤等多种疾病,几乎无法正常工作,精神和身体都很痛苦。1997年张恒玉和妻子谈凤玲修炼了法轮功,身体得到很大改善,全身疾病一扫而空,精力充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努力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

张恒玉在单位里兢兢业业,首次将计算机技术应用于图案的设计绘制,工效提高百分之六十以上,客户云集,订货源源不断,工厂一度成为世界知名企业。厂长免费送给张恒玉一套三万元钱的家属楼,张恒玉知道还有很多职工没房住,便婉言谢绝了。

张恒玉利用业余时间,在自己家里义务教很多辍学孩子美术设计,并教他们做人的道理,那些孩子就业后,品学兼优,有的成了技术骨干。他们夫妇还自己花200多元钱,铺垫了一段泥泞的村路,过往车辆再也不因陷车发愁了,人们都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

在家庭邻里间,他们和睦相处。谈凤玲精心伺候瘫痪卧床80岁的公爹,五年如一日,给老人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理发刮胡子、洗尿布。老人便秘解手困难,憋得难受,开赛露不起作用,她就用镊子从肛门一点点轻轻的掏,同时给老人顺时针揉肚子,促進肠蠕动,直到老人解下大便为止;她有时满手粪便、满头大汗,却没有叫过一声冤。谈凤玲成为远近闻名的孝顺媳妇,乡亲们也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以后,铺天盖地都是对法轮功造谣诽谤,他们曾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说真话,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要求政府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还法轮功清白,遭到非法关押和遣送。此后,他们经常遭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非法搜查、关押、罚款等人权侵犯,再没有安宁日子。

1999年7月19日,张恒玉去北京上访,20日在北京西四大街被抓,集中关押在北京丰台体育场,后辗转押送到山东东营、庆云,又回到武城,被非法关押7天。7月20日,谈凤玲在去北京上访途中被劫持,押回武城县老城镇政府,非法关押7天。同时,武城县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树海、王可立、林子玉对他们家非法搜查,抄走法轮功书籍和音像磁带及私人电话本等物品。

 1999年8月至10月,张恒玉家电话被电信局强行关闭三个月,月租费照常收,开通后,电话被窃听,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树海曾当面向张恒玉核实过窃听内容。同期,张恒玉在武城县地毯厂被监视居住2个月。

 2000年农历11月23日,谈凤玲去县城法轮功学员家串门。当晚9点,老城公安分局警察王树海等人强行把她从家里绑架到老城公安分局,次日上午,送到武城县公安局,下午以“扰乱公共秩序罪”送入武城县看守所,非法监禁一个月,罚款600元,饭费290元。

 2000年农历12月13日,张恒玉16岁的大儿子张士杰,因难以承受公安局对母亲的无理迫害,去北京上访。在武城驻北京办事处,恶警李国录给他狠狠戴上手铐,他手腕被磕破。而后被押回武城县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罚款500元,饭费225元。

 2000年农历12月15日,张恒玉在单位被监视居住,不许回家。家中只剩下12岁的小儿子龙龙放年假在家,孤苦伶仃,多亏有邻居照顾。

 2001年4月的一天夜里12点,他们夫妇和大儿子张士杰被老城公安分局王树海、王克力、林子玉用车拉到老城公安分局110值班室关押,同时共有8人被一起关押。次日,张恒玉单位出面担保,才放了他和儿子。

谈凤玲和其他4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老城镇政府关押。老城公安分局指导员宋保岭和老城镇副书记勾文柱等人要把其中2位法轮功学员王付兴、张秀玲送劳教,2位学员逃出镇政府,不知去向,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气急败坏,四处寻找也没找到。晚上10点,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逼迫谈凤玲等3位女法轮功学员绕镇政府大院花池子连续跑步2小时,不跑就由几个打手连推带搡,一位学员跑的尿了裤子。宋保岭等人怕路人看见他们害好人,就关闭了电灯。12点以后,宋保岭和勾文柱等人不让她们睡觉,每小时换一班,严密看管,大吼大叫。这样一直关押了20天。逼写所谓的保证书,逼迫每人交500元钱,不然就不放人,也不让家人送饭,吃镇政府的饭,一个馒头5毛,一壶水一块钱,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后来由张恒玉单位出面,才放了谈凤玲。

 2001年6月2日,谈凤玲被老城公安分局王树海、王克力绑架到老城镇政府,非法关押3天。

 2001年农历7月下旬的一天早晨,老城公安分局王树海、林子玉和老城镇政府秘书赵彪带十几个人闯入家中,要绑架谈凤玲去洗脑班,王树海叫嚣:信法轮功就犯法,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不走就强制执行。

一个高个打手(20多岁,身高一米八九)上来就拽谈凤玲,张恒玉说:别动她,你们是违法!镇政府秘书赵彪说:县政法委张慧君的指示,有理找她去说。张恒玉便给他单位厂长打电话:他们又来抓人,孩子没人管,没法上班。厂长问:谁去的?张恒玉就在电话里大声报他们的名字:王树海、林子玉、赵彪……满屋人都往外跑,生怕把他们的名字报出去。这下他们才不那么凶了。

他们又打电话叫来了老城公安分局局长时富昌和老城镇副书记勾文柱,又到南屋的美术教室里乱翻一通。当时张恒玉教学生静物写生,衬布上摆的静物是磁香炉和水果。警察林子玉认为是烧香上供的,给翻的乱七八糟,严重破坏了教室环境。临走时,时富昌和勾文柱还逼张恒玉们把写在墙上的“真、善、忍”三个大字刮掉。谈凤玲说:“真、善、忍哪错了?我还要写得更清楚呢!”因为张恒玉单位里有很多客户等着看图案,他还没设计完,厂长很着急,就和公安局、政法委交涉,把谈凤玲在地毯厂看管居住7天,不准回家,由专人陪着(监视),使张恒玉能维持工作。

张士杰在县城电业广告公司打工,做电脑广告设计。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徐丙新知道后,恐吓公司老板,致使张士杰失去了工作。

不法官员和警察曾无数次的骚扰张恒玉的正常生活。老城镇政府徐远海、王华江等人轮番每天两次到他家,监视谈凤玲,后来每天往他家打两次电话。警察王树海也打电话,谈凤玲问他:你累不累?王树海说:挣××党的钱,就得听它的。谈凤玲说:我们是做好人,你应该去管坏人。王树海说:你干嘛做好人?做坏人就不管你了。

张恒玉家每次被骚扰,恶警唯一的所谓理由就是:对你们不放心,你们要去北京上访,我这么多年熬的官就没了。

2001年农历8月29日下午,张恒玉正在厂里设计图案,厂综合治理办的郭顺利找他说:上边又紧了,把嫂子(凤玲)接到厂里来住吧,你好安心工作,不然公安分局就要把嫂子关起来。

晚上郭顺利和一个门卫跟着张恒玉回家。当时谈凤玲正在急着给武城县医院加工做CT用的塑料鞋套,就对他们说:“我还有活干呢,不去。”郭顺利说:你要不去,我的官就没了,公安分局也要把你关起来。他们打电话请示后说:明天一定要去。这时有人给张恒玉打来电话说公安局正大批抓人。

他们夫妇当晚被迫离家出走,从此,一家人流离失所。

他们走后,武城县公安610恶人胁迫厂方四处追找,张恒玉的亲友学生家都被恶人骚扰过,恶人还诱骗张恒玉的姐姐和杜春江(被洗脑后帮恶人抓捕法轮功学员)到远亲家找,警车随后。地毯厂保卫科长马树盈还曾几次到张恒玉亲戚家打探消息,也领着恶人到处搜捕他们夫妇二人,充当恶人迫害好人的走卒。

为躲避搜捕,张恒玉夫妇多次搬家。

2002年11月份,中共十六大前夕,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张瑞军、徐丙新亲自或派人到北京、天津、山东青岛、济南、泰安、聊城、临清、夏津、宁津、德州、河北省清河、故城等市县,疯狂搜捕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耗资7万元。还四处张贴邪恶的“协查通报”,以巨额利诱、蒙骗不明真象的人举报法轮功学员。张贴的第一批邪恶“协查通报”中有张恒玉一家四口。

恶警对多人株连迫害

2002年秋天,张恒玉夫妇曾在河北省清河县租房住。张瑞军、徐丙新拿着他们的照片,伙同清河县公安局疯狂搜捕,排查所有租房户。张恒玉夫妇被迫离开了清河。

2002年11月份的一天中午,张瑞军、徐丙新和老城公安分局宋保岭等恶人跨境到河北省故城县建国镇宋塘庄村行恶。

张瑞军、徐丙新和老城公安分局宋保岭等恶人开警车到河北省故城县建国镇派出所,伙同建国镇派出所两名警察,共6人,换乘普通车辆到宋塘庄张恒玉表哥家。当时只有宋泽利(独身50岁左右,不修炼)一人在家,恶警拿着“搜查证”找张恒玉夫妇,并翻箱倒柜搜查,连放柴草的棚子也翻了,恶警问宋泽利电视机是谁的?他说是自己的,恶警又问有发票吗?宋泽利说:电视机买了这么些年了,发票不知道放哪儿了。后来其中一个恶警认出了张恒玉存放在那儿的摩托车,打了宋泽利两个耳光。

六个恶警把宋泽利打了一顿,戴上手铐抬着就往车里塞,这时宋泽行(独身45岁左右,不修炼)下地回来,恶警也把他塞進车里,一块绑架去建国派出所。在路上,一个红脸的恶警在车里还猛打宋泽利,恶警张瑞军还说:“该揍(打),揍得轻,使劲揍。”

到了建国派出所,恶警张瑞军、徐丙新等人对两人刑讯逼供。徐丙新喝得醉醺醺的问宋泽行:“张恒玉他们在什么地方?他的摩托车怎么会在你家?”宋泽行一看徐丙新喝酒了,就对徐说:“你现在喝酒了,头脑不清醒,等你头脑清醒了我再回答你。” 恶警气急败坏的又把俩人劫持到山东省武城县公安局进行刑讯逼供。

到了武城县公安局,恶警张瑞军、徐丙新把两人关押在两处进行毒打,询问张恒玉的下落,差点把宋泽利打死。他们两人确实不知道张恒玉在什么地方。宋泽利以前得过脑血栓,遇到不顺心的事就犯病。宋泽行告诉徐丙新:“我哥以前得过脑血栓,你们这样折腾他,怕他受不了犯病,有什么事你们问我就行,把他放了。”徐丙新说:“你有存款吗?”宋泽行说:“我一个种地的穷老百姓,哪里有存款呀。” 徐丙新又说:“以后张恒玉要是去了你那里,你必须马上通知我们。”宋泽行说:“那不行,难道你们家就不来亲戚了吗?亲戚就是亲戚,出卖亲戚的事我是绝对不干。”就这样恶警毒打他两到晚上12点多,才把宋泽利给放了,把宋泽行送進拘留所。

在拘留所,宋泽行被强迫粘花(出口工艺品),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就这样每天粘花到晚上两三点钟才能睡觉。宋泽行是老老实实的庄稼汉,善良正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心里非常委屈、气恨,三天没有吃饭,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张恒玉别的亲戚知道这件事后,就请张瑞军、徐丙新等恶警在饭店里吃了一顿饭,要求把宋泽行放了。恶警借机想敲诈点钱,但是他们知道宋泽行没有钱,便蛮横的说:“放人可以,但是你必须把张恒玉的摩托车交出来。”就这样亲戚们被迫把张恒玉放在他家的新大洲本田125摩托车(价值6000元)让恶警骑走,又被勒索600元钱。宋泽行被非法关押一星期后才放出。

后来武城恶警又多次到河北省故城县建国镇宋塘庄村复查,找到村支书,让村支书问宋泽利、宋泽行家里还有没有张恒玉的东西。宋泽利被恶警毒打后,回家生了一场病,身体被搞垮了,地里的农活也不能干了,只能喂几只羊糊口。

张恒玉的表外甥朱玉海,不炼功,30岁,家住河北省故城县军屯乡刘庙村,在人寿保险公司工作。2002年11月份的一天,恶警张瑞军、徐丙新和宋保岭等人,认定张恒玉住在朱玉海家,带着记者、扛着摄像机,纠集一帮恶人蜂拥而入,看样子是要拍个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现场抓捕”。恶人把家里翻了个遍,柴禾垛都翻了,也没找到张恒玉和电脑。要绑架朱玉海,朱玉海逃离后躲避起来,两个月没敢上班。此后恶警又多次闯入朱玉海家骚扰,甚至连朱玉海妻子的妹妹家、朱玉海弟媳妇的娘家等恶警怀疑的亲戚家都被非法搜查骚扰。

两个月后,朱玉海被绑架到武城看守所非法关押毒打,折磨近一个月。恶警提审他,问张恒玉的下落,朱玉海确实不知道,恶警就把他塞进矮小的铁笼子里,再用电棍电,朱玉海被电的翻滚惨叫,满身燎泡、创伤,几乎天天都在非人的折磨中度过。朱玉海家人托人找关系,请客送礼,花钱无数,又被迫交上12000元押金,恶警说:朱玉海在一年内帮助抓住张恒玉,就还给押金,否则就没收押金。其实这是明摆的敲诈勒索。这样才勉强救出朱玉海。

朱玉海委屈、伤心、气恨,痛哭流涕,精神近乎崩溃。他的母亲被吓得心脏病发作,几次差点死去。朱玉海的单位也开除了他,后托关系求人才得以上班。本来经济就不宽裕,又背上上万元的债,还有两个孩子上小学和幼儿园。

此次迫害始终由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张瑞军、徐丙新和老城公安分局宋保岭等恶警指挥实施。

张恒玉的连襟刘振友,40岁,家住山东省武城县老城镇东屯村,不修炼,也是因为电话牵连,被张瑞军、徐丙新三次绑架到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折磨,勒索钱财几千元。

流离失所后,张恒玉只能靠设计地毯图纸维持生活。张恒玉的朋友刘镜波,50多岁,在山东省宁津县时集地毯厂任副经理,因和张恒玉通过电话,张瑞军、徐丙新怀疑他保护张恒玉,居然把刘镜波非法拘禁半个月,致使他失去了工作,肝病复发,苦不堪言。

恶人还非法劫持、审讯、恐吓张恒玉的学生、亲友几十人,发给他们邪恶的“协查通报”,逼迫他们报告张的消息。

恶人胁迫张恒玉原单位填补被他们挥霍的巨资,且扬言:等抓住他,再叫他还钱。他们还造谣说张恒玉把厂里电脑锁住了,影响生产。其实张恒玉是在厂长秘书的微机室干活,秘书随便开电脑,张恒玉的桌子抽屉都开着,而且微机室门钥匙张恒玉都没有。他们造谣的目的也无非是想掩盖他们的违法恶行和煽动人们仇视法轮功。

2002年底下了大雪,张恒玉夫妇几乎没有地方去了,亲友家不敢留住,谈凤玲还有小儿子龙龙和张恒玉分开了,半年多张恒玉找不到他们。

张恒玉和大儿子只能骑着摩托车到处走,他们只有身上穿的一身衣服。实在找不到住处,只能在冰天雪地的野外过夜。

有一次晚上9点多,他们在河边野地里找了个园屋(农民看果菜的小屋),小屋门窗都没有了。把摩托车推進小屋里,在冰冷的地上铺上用塑料编织袋缝制的包袱,戴着帽子、手套躺下就睡了。上半夜还可以,下半夜就冻得睡不着了,张恒玉的大儿子出去想找点柴草做铺垫,转了一圈一点也没找到。张恒玉把棉袄脱下来给他盖上,就开始炼功,也就不觉得冷了。天还没亮,路上还没有人,他们就要离开小屋,不然让人看见会不理解。

他们没有了经济来源,穿的衣服很脏很单薄,袜子也是自己找毡布缝制的。头发有半尺长,吃饭也很不方便,有时买上一大袋饼干带着吃。恶警在桥头、路口和张恒玉亲友家派了大量人员蹲坑围捕。因为到处贴着邪恶的“协查通报”,他们还要避免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

2003年年底,张恒玉小儿子龙龙在河北省故城县青罕镇打工,他们在那儿租了房子,准备做点生意糊口,结果被恶人发现并抄家。幸亏当时他们没在家。河北省衡水市防暴大队和当地恶警砸锁进门,抢走影碟机、小电视等物品,龙龙被绑架审讯,龙龙的老板因帮他们找房子,也被恶警殴打。龙龙被武城县老城公安分局局长时富昌等人带回武城,走时穿的很单薄。后来龙龙的姥爷把孩子接回家住,龙龙自己靠打工维持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83.html

2005-06-20: 做好人反而遭迫害

一群只因为坚持做好人的民众,正在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一场千古奇冤就发生在您的身边。然而迫害者却极力掩盖着他们的罪恶。我的故事仅是亿万被迫害事例的冰山一角,写出来只是想告诉您真象,让您心里明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0/104425.html

唐山 丰南区 唐山监狱(唐山市南堡监狱,冀中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09-06-01:
旁听恶警:(610主任)左本中(音),蔡少勇,两名警察在场,
旁听家属:本人二哥陈敬太
旁听朋友:詹少山,王国胜

2004年10月21日,陈敬华被送冀东监狱被判8年。现在正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遭受迫害。

法律援助中心总机:0316-7861901
霸州市公安局办公室:0316-7238717
霸州市法院办公室:0316-7866728
霸州市检察院办公室:0316-7231117

2008-10-24: 迫害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弟子陈西卜(已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以及迫害大法的相关单位

河北省辛集市电话区号:0311 邮编 :052360
迫害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弟子陈西卜(已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
工作单位 姓名 办公电话 宅电 手机 家庭住址
辛集市公安局 张孟坡 13603310596
河北省辛集市鑫苑小区十二号楼一单元201室
商业城派出所所长 魏朝辉 13930125316
河北省辛集市教育局宿舍楼4号楼4102室
商业城管委会主任 梁建祠 85396001 83219802 13503205111
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耿超 13930181407
河北省辛集市亨盛南区十号楼二单元201室
南智邱派出所所长 贾立超
河北省辛集市鑫苑小区3号楼2单元
公安局国保大队 李晓峰 13933167196
迫害河北省辛集市大法弟子陈西卜的参与者及家属:
公安局国保大队 聂晓华 13832186729
商业城派出所副所长 曹释存 13582329069
商业城派出所 赵戌丑 13582329009
商业城派出所 李东
辛集市教育局档案室 魏朝辉的妻子袁晓婕 83388377 13931999526
辛集市教育局局长 魏朝辉的岳父袁国庆
河北省辛集市物资开发新家属院
原交通局局长 耿超的岳父毛瑞田
河北省辛集市育红街交通局家属院
交通局运管站 耿超的妻子毛兰
交通局交通运输管理站 办公室83222021 财务室8338931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5-08-09:
参与迫害的有:
故城县公安局:
局长李金禄13383388169、18531805566
副局长代吉刚5369380、15512295888
党委委员刘玉岫5365919、13803183103
国保大队大队长翟红军15631888111

故城县检察院:
地址:故城县顺达路70号,邮编:253800
检察长常彦杰5600066、15533809666
副检察长柴建华5364366、18632881666
副检察长王鹏飞5364368、13831868999
副检察长翟红军5364388、13091182919
副检察长李士峰5364839、13503183478
故城县法院:
地址:故城县顺达路75号,邮编253800
院长王爱军5399766、1863288005
副书记魁勇5631928、13303383788
副院长刘晓辉5631988、18631809799
副院长沈彦亭5631919、13231815588
副院长彦文通5631918、13833863188
立案一庭庭长武洪林5368216、13833879393
立案二庭庭长贾华5363599、15100381719
刑庭庭长张晓霞5631926、15033185889
李保国5631899、13582688646
柳勇军5631896、18632895668
刑庭庭长魏全良5363116、13833819116
李斌开5631925、13831866354




2014-12-07:
山东省德州市政法委:
新任书记魏洪祥13905343932
原记刘长民 13853438899
副书记贺光华 18653469299
成员张庆友18653469288
德州市“610”成员:
王建松18653448955
张忠田18605346838
周少国18653469255
德州市公安局:
局长兼书记于松岩2292077
政委王世先2292003、18653411257、2648626 王世先妻子李国慧13505349876
副书记刘德水2292008、15905345916、
副局长李士兵2292009、18905340117、2643092
副局长李俊杰2292016、13953495518、2681678
副局长兼德城区公安分局局长解元波13905341778、2681158
武城县公安局:
局长刘学广13884685678 办0534-6217000
副局长刘明泰 13953400001
政保科长周天路13505440256




邪恶通缉大法学员的所谓“协查通报”(附件1)中的署名是:武城县公安局 举报电话是:0534-6211149 0534-6289416 手机号码:13356276796 13639456567

山东省武城县恶人及其家属地址和电话(邮政编码:253300 电话区号:0534)
610头子秦子新 宅电: 6213576 秦子新的哥哥秦子波宅电:6212780
武城县政法委书记王庆菊(女) 办公室电话: 6287688 宅电: 6691986 手机:13905349586
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长 张瑞军 办公室电话:6289961 住宅:6212885
张瑞军之妻孔令秀 单位:武城县人民医院妇产科 电话总机:6211095转妇产科
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 徐丙新 宅电:6212380 手机:13969246796
徐丙新之妻刘国香 单位:武城县第二小学(副校长)办公室电话:6211744
武城县公安局局长 赵君 办公室电话: 6211280 宅电:2366086 手机:13905341598
武城县看守所所长曲风华 宅电:621536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6-04-12, 11:4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