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6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 >> 孙桂玲(孙桂令), 女, 6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东港市小甸子镇
拘留时间: 2003-05-14
有关恶人: 东港市黑沟镇派出所比所长、恶警陈福财、于庆林、王玉山、宋天洪、高德胜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0-06
案例分类: 灌食/灌物  毒打/体罚  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酷刑
家庭成员: 儿女: 曹万晓 曹万仕
夫妻/父母: 孙桂玲(孙桂令)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8-17: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据不完全了解)
刘梅,被诬判13年,2002年11月入狱。
王春华,被诬判7年6个月,2010年8月入狱。
王福华,被诬判7年,2010年8月入狱。
刘品彤,被诬判八年,2012年11月入狱(遭受残酷迫害,身体受到极大伤害,一直便血。)
张迎红,被诬判7年,2012年11月入狱。
周公清,被诬判三年,2012年11月入狱。
孙桂清,被诬判三年,2013年下半年入狱。
孙桂玲,被诬判三年,2013年下半年入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7/郭运兰被迫害致偏瘫-辽宁女子监狱拒保外就医-296117.html

2014-05-05: 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据不完全了解:
刘梅,被非法判刑13年,2002年11月入狱。
王春华,被非法判7年6个月,2010年8月入狱。
王福华,被非法判7年,2010年8月入狱。
刘品彤,被非法判八年,2012年11月入狱。
张 静,被非法判三年,2012年11月入狱。
张迎红,被非法判7年,2012年11月入狱。
周公清,被非法判三年,2012年11月入狱。
孙桂清,被非法判三年,2013年下半年入狱。
孙桂玲,被非法判三年,2013年下半年入狱。
郭运兰,被非法判三年,2013年8月入狱。
滕秀玲,被非法判三年,2013年11月入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5/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91016.html

2013-12-23: 为完成指标 辽宁东港市公检法诬判65岁老太

辽宁东港市“610”、公检法,为了完成丹东市中共邪党人员下达的迫害指标,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五日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非法诬判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孙桂玲老太太三年,投进沈阳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孙桂令老人家住东港市小甸子镇小甸子村曹堡村民组。修大法之前,孙桂玲患有严重的脑神经病,身体瘦弱不堪,家里家外什么活都干不了,给自己和丈夫、孩子都带来极大的痛苦。二零零零年与儿子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后,孙桂玲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但脑子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身体也健康起来,料理家务、种地打柴,家里家外什么活儿她都能干了。法轮大法改变她的命运,给家庭带来了欢乐,她与两个儿子一起学法修心,每天沐浴在大法的佛光里。一家人从此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孙桂玲老人深知法轮大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心里无限感恩大法师父对自己的慈悲苦度。但中共邪党制造各种欺世谎言抹黑诬蔑法轮大法,欺骗毒害广大世人,很多人因为中共谎言毒害,正邪颠倒,善恶不明,甚至为了个人利益,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犯下弥天大罪,这些不明真相和参与迫害的人面临极其悲惨、可怕的命运。孙桂玲老人带着洪大的慈悲心向世人讲述法轮大法救人的真相和中共邪党栽赃大法、非法打击镇压法轮功的事实真相。中共邪党人员花钱收买恶人、坏人长期监视孙桂玲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日晚上九点,东港市黑沟乡派出所恶警毕喜松和小甸子派出所恶警王兴江、王延军,合计十多名恶警象土匪一般疯狂的敲门,孙桂玲知道这些警察被邪恶操控来犯罪,就拒绝给他们开门。恶警就开始砸门。砸不开门,恶警毕喜松就从窗户爬到屋里打开房门,十多名恶警一起冲进屋里,将孙桂玲和两个修大法的儿子都给绑架了。孙桂玲和两个儿子被关进东港看守所,孙桂玲在看守所绝食抗议非法迫害,被看守所恶警强行灌食、扇耳光等迫害。孙桂玲和儿子均被非法批劳教。孙桂玲被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三年,恶警利用各种手段对她折磨,对她非法洗脑,孙桂玲始终坚持反迫害,拒绝“转化”,直到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释放回家。详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发表的《修大法身心获健康 曹万晓一家被中共迫害》一文。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一早,孙桂玲老人去赶集,路经本村村委,在村委门前贴了一张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的标语,被村长孙贵树发现,孙贵树将孙桂玲喊到村委的屋里,孙桂玲就进屋给他讲法轮大法救人真相,劝他“三退”,给自己与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孙贵树为了得到奖金,不但不听,当即捏造谎言,将孙桂玲构陷举报到小甸子乡派出所,叫派出所的人来绑架孙桂玲。因当日派出所人员休息,打电话没找到人,孙贵树就打电话给东港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举报。而后,小甸子派出所警察褚发权领人驱车到小甸子村委绑架了孙桂玲,同时抄家抢走电脑、大法书籍等。褚发权等人对孙桂玲非法审讯大半天,得到的是零口供。

法轮功学员继续去给小甸子村长孙贵树讲真相,告诉孙贵树“善恶有报”的天理,告诉他本镇徐堡子村的恶报事例:村民孙成志因不听真相,谩骂大法,举报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九年五月在自家农田干活儿,突发脑溢血,一个跟头栽在地里,抢救多日,人事不省,钱花了一大堆。同时讲给他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暴流氓,将无数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送进监狱。孙贵树一听,这点儿小事就把孙桂玲送进监狱,感觉自己太损了,怕遭恶报,他马上到派出所去要求给孙桂玲放了,那些事情都是他本人编造的。派出所的人说孙桂玲这事已经备案了,给输入到电脑里去了,不能改了。最后,在孙贵树一再要求下,派出所请示公安局给孙桂玲 “取保候审”。

二零一三年六月,丹东恶党给各市、县下达迫害指标,东港市“610”、公检法为了完成指标,利用名利诱惑不法之徒迫害法轮功学员。六月底,东港市公安局令小甸子派出所新上任的所长潘世林、指导员黄炎鹏、副所长肖正航将孙桂玲提交东港市检察院。东港市公、检狼狈为奸,六月下旬指令潘世林绑架孙桂玲。潘世林先后两次指派指导员黄炎鹏、副所长肖正航和司机宋殿勇驱车闯入孙桂玲家,两次都因孙桂玲不在家绑架未遂。七月一日上午,潘世林又指派恶警王延军和司机宋殿勇驱车第三次到孙桂玲家,家中只有孙桂玲一人,恶警王延军不出示任何证件,将孙桂玲推上警车,拉到小甸子派出所,非法审讯到下午三点钟,又将孙桂玲拉到东港市检察院,后关进丹东看守所。

七月十五日,东港法院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不通知家人,非法秘密下判决,以强加的“破坏法律实施,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将孙桂玲老人非法诬判三年。孙桂玲老人将非法判决书撕毁,不承认中共邪党的非法关押迫害。

八月份,孙桂玲老人被投进沈阳女子监狱,关押在四大队,每天从早到晚被强迫叠纸盒、干劳役。儿子去接见母亲,只许隔着玻璃用电话接见,警察在旁边监听,接见时间只给十分钟。给老人送几件衣物,监狱一概拒收,要家人给存钱,花十分昂贵的钱在监狱里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3/为完成指标-辽宁东港市公检法诬判65岁老太-284372.html
2013-08-09:丹东市不法之徒2013年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8/丹东市不法之徒2013年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277855.html

2013-07-06: 辽宁东港孙桂玲老人再遭绑架

辽宁东港市小甸子镇大曹堡村法轮功学员孙桂玲,今年六十七岁。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到小甸子村给村委会的人讲真相,被村长恶告到小甸子派出所,随后被小甸子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日被放回。

二零一三年春天,小甸子镇派出所与东港市公安局将孙桂玲老人非法提交东港检察院,后被检察院非法起诉到东港法院。

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早晨六点左右,小甸子镇派出所恶警再次闯入孙桂玲家,以老人去年五月十三日到村委会讲过法轮功真相为由,将老人绑架。据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关押地点还在调查当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6/二零一三年七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6297.html

2012-01-31: 修大法身心获健康 曹万晓一家被中共迫害

辽宁东港市法轮大法弟子曹万晓修炼法轮功后,获得身体的健康。他的母亲和哥哥也在大法修炼中受益。二零零三年曹万晓、他的母亲和哥哥被中共警察绑架,之后分别被非法劳教,遭受奴役迫害。以下是曹万晓的自述:

我叫曹万晓,今年三十七岁,一九九八年底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捧到了《转法轮》这本书。看完一遍后,觉的这部大法太好了,于是就正式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中。在得法修炼之前,手上有手气,经常发痒、蜕皮。学法半个月后这个毛病就不翼而飞了。特别是我的世界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再也不象过去那样玩世不恭,不守心性了。我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真正做一个修炼的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

妈妈孙桂令也走入大法修炼中。妈妈今年六十三岁,修大法之前,我妈妈患有严重的脑神经病,我和哥哥、爸爸都因为妈妈的病而忧心。妈妈修了大法以后简直就是换一个人,变化太大了。不但脑子恢复了正常人的状态,身体也健康起来。料理家务,家里家外的活儿她都能干。

我哥哥也走进大法修炼中。我们一家人从此有了和和美美的幸福生活。法轮大法的神奇令爸爸非常折服。爸爸也非常支持我们学大法。那时,我们全家人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心中无比的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受中共恶党迫害时,我正在外地打工,我妈和我哥就出去证实法、讲真相。

我和母亲、哥哥一起遭绑架

二零零三年我回到家里,五月二十日晚上九点左右,黑沟派出所所长、恶警毕喜松还有两名恶警到我家敲门。我妈说:“你是黑沟乡的警察怎么跑到我们小甸子乡来了呢?”恶警一听,马上打电话给小甸子乡派出所,小甸子派出所的王兴江、王延军领来十多个黑沟恶警,像土匪一般,疯狂的砸我家的门。我们不开门,他们就破窗而入。恶警毕喜松先爬进我家,把我家的房门给打开了,外面的恶警都冲了进来。毕喜松进屋就问我哥曹万仕:“你学不学法轮功?”我哥回答:“学。”恶警立即就给我哥戴上手铐,而后强行将我哥拖进黑沟乡恶警的警车里。我被恶警王兴江、王延军骗上了他们的警车。恶警把我们哥俩一起拉到黑沟乡派出所。我和哥哥被绑架走约两个小时后,黑沟乡的恶警又返回到我家,几个恶警把我妈孙桂令抬上警车,拉到黑沟乡派出所。

黑沟乡的恶警对我们全家三个人进行非法审讯。黑沟恶警审讯我哥曹万仕说:“你发多少传单?谁给你的?”我哥说:“捡的。”接着,又把我带到一个屋子里,黑沟派出所的恶警问我:“传单哪来的?你发了多少?”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随后,他们就把我和其他同修关在一起。恶警又非法审问我妈:“你们几个人在一起学法?”我妈说:“三个人都学。”就这样,恶警把我妈也关到同修一起。第二天早晨七点,黑沟乡派出所的恶警将我们一家三口,还有黑沟乡同时被抓的同修王新凤、孙淑玲、王秀丽、裴胜敏等推进警车,我们七个大法弟子同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我们也不知道要把我们带到哪去,反正遇到路上有人的时候,我们就一起高喊:“法轮大法好”。

警车疯狂行驶,快到小甸子镇团山村地段时,当时大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突然窜出一头驴撞到了面包车警车上,警车的保险杠被撞扁了。正在路边水稻田地里干活的老百姓看见驴被撞死了,都跑过来把警车给拦住了。押送我们的黑沟乡恶警连忙给小甸子派出所打电话,叫小甸子派出所的恶警来助威。最后,恶警给百姓赔了一千元钱才把这件事情平息了。

同修王新凤告诉他们这是非法抓捕大法弟子,迫害好人遭到的报应,恶警于庆利听后不但不醒悟,嘴里骂一些低级下流的话,还把他自己的裤腰带解下来抽打王新凤,我和哥哥俩拦住他,并质问他:“你凭什么打人?”我们坐在车上的其余六名大法弟子都向他表示抗议,他才停住了手。

我妈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们六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一起被拉到东港市内。我和我哥,同修王新凤、孙淑玲被直接关进东港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进去后,恶警让我们背监规,我们不背,我们就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我妈孙桂玲、同修裴胜敏被直接关进东港看守所,关押两个月之久。

我妈被关押在看守所的十七号监号,与合隆镇大法弟子石金英关在一起。我妈和石金英绝食抗议,被恶警强行灌食。管教恶警和刑事犯人将我妈拖进一个屋子里强行灌食。我妈被恶警按倒在床上,这时我妈质问管教恶警:“你们敢保证不出生命危险么?”接着,我妈叫他们给写个保证书,他们谁也不敢写,连所长都没那个胆,最后他们都退下去了。就这样反复两次没敢下手。但是这些没有人性的邪恶之徒,他们自己不敢承担责任,就指使刑事犯人给我妈插管灌食。刑事犯人不敢违背恶警,就对我妈说:“我们知道法轮大法好,我们不使劲按你。”就这样强行把塑料管从鼻子里插到胃里,鼻子脸上都贴的胶布。我妈身体被绑着,却奇迹般的拔掉了塑料管。

恶警管教逼我妈穿监服,我妈不穿。他们又强制我妈干劳役,两个月后,即二零零三年七月份的一天早晨,没到起床时间我们和同修就被喊起来,不让吃饭,赶快收拾行李,出号后,我妈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打我妈两个耳光。我妈质问他“你警察还打人?”恶警却说:“打的就是你。”

石金英绝食也遭他们残酷迫害,无论邪恶怎么折磨她,她就是一个劲儿的高呼“法轮大法好”,绝不顺从邪恶。两个月后我妈和同修石金英、王新凤、王秀丽、裴胜敏、孙连春、孙淑玲七名大法弟子被送进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到马三家教养院,刚吃过饭,恶警马上就开始给新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洗脑。恶警和“犹大”们都用恶党的歪理邪说来欺骗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我妈就是不放弃信仰。每天如此,一直到最后,更加坚定正念。我妈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两年时间,从没向邪恶妥协,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回家。石金英因坚定大法,不顺从邪恶,一直反迫害,遭受教养院恶警的残酷迫害。后来她被迫害的精神失常。

我哥哥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和哥哥被非法到东港后,先是关在东港拘留所,十五天后又把我们送进看守所关押四十多天。我哥被毕喜松非法逼供,我哥什么都不说,就是不配合邪恶。邪恶之徒没招儿,把我哥关进看守所十一号(最邪恶的那个监号)。恶警指使犯人毒打我哥。对我哥拳打脚踢,打我哥的脸、头、前胸、后背;用铁丝编的绳子抽打我哥的头,我哥被他们打得死去活来。恶警强迫我们干劳役,每天起早贪黑的做工艺品(粘花),从早四、五点钟开始一直到晚上七点左右。而且稍不注意,犯人牢头就拳脚相加。就这样,我和哥哥在东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后,又被东港市公安局非法劳教,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

我哥被送进丹东教养院后,头三天进到“新收班”,每天坐床板不让动,从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不让自己打饭,吃饭让下板,除吃饭、上厕所外全部坐板。三天后被送到监号里。一个月以后恶警刘绍实强迫我哥干劳役。每天起早贪黑的、加班加点的制作编织袋、抗水泥、加工山菜小食品、给住家建院落等,为教养院恶警他们赚钱。

同年八月底,我哥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转押本溪威宁营劳教所。那里的恶警一边强迫大法弟子干超负荷的体力奴役劳动(粘花,加工石灰粉等),一边用恶党的歪理邪说、欺世谎言给大法弟子洗脑。

恶警刘绍实及各大队长强迫大法弟子看恶党伪造的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等。劳教所的伙食极差,喂猪,猪都不吃的东西给大法弟子吃。早晨是玉米面做的酸饼子就着咸萝卜;中午萝卜丝汤,常年如此。我哥被迫害的两手不能正常干体力活儿。直到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九日被放回家。回家后继续学法炼功,在大法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身心很快又恢复了健康。我哥今年三十九岁,被抓时三十一岁。

我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过程

我被送进看守所被十监号犯人打头,拳打脚踢,头、脸、身、后背,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打我两、三次。四十六、七天以后恶警把我和潘守晨、潘守良、哥哥、陈喜平一同送到丹东教养院,非法教养一年。

刚到丹东教养院,恶警把我送到“新收班”坐板三天,从早六点坐板到晚九点。犯人在我们面前说:“你们再不放弃信仰,管教会拿电棍电你们的。”我们心里就装大法。三天后,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关到一起。恶警强迫我们出外干苦力,为他们赚钱。有两个大法弟子反迫害,在外边干劳役期间走脱。邪恶怕我们再跑,把我们二十多名同修转押送到本溪教养院迫害。

我们刚进本溪教养院,姓赵的管教恶警叫我写七条辱骂师父的话,强行逼我放弃修炼。威胁我说:“你在这里不放弃信仰就给你送到大监狱里。”我怕他们把我送到大监狱里,一下子没有了正念,顺从了邪恶。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可是到这时候邪恶更加不放过我,又威胁我说:“你光说不炼了不行,还得揭批法轮功。”我一听这么邪恶,脑袋一下清醒了:邪恶在得寸进尺,都是我自己正念不足才让邪恶钻了空子。我悟到了我所犯的错误,顿时有了正念:我决不能顺从邪恶,决不能背叛大法、背叛我们伟大的师父。他们逼我做什么我都不做。因为我不顺从他们,他们就给我强行洗脑,强迫我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又逼我背那些污蔑大法的话,我就不背。恶警又给法轮功学员发“考试卷”,纸上面写的都是恶党编造的诽谤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鬼话,还有他们捏造的欺骗世人、颠倒黑白的谎言。我就在那份试卷的纸上实事求是的写上法轮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做好人的真实情况。劳教所副所长郑涛说:“你这么写不行。”他们逼我重写被我拒绝。我被提前一个月释放回家。

回家后,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到小甸子镇那地方发传单,被恶人构陷举报到小甸子派出所。王兴江、王延军两人又来到我家,他们问我:“你不炼行不行?”我回答:“大法已经装进了我的脑子里,记在我的心里,我不可能不学。”听后,他们再没说什么,调头就走了。

迫害给我们一家直接造成的经济损失

恶警闯进我家非法抄家,搜出还未发出去的真相资料一百余份,并搜走了家中所有的大法的书籍。在我们一家三口被迫害的三年中,各种经济损失合计达五万多元。在迫害最严酷的时候我的父亲独自一人承受着精神上的寂寞和孤独的痛苦。还有别人对他的讽刺、挖苦以及生活上的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31/修大法身心获健康-曹万晓一家被中共迫害-252513.html

2003-09-20: 5月14日晚9点多钟,黑沟镇恶警翻墙进院后,砸碎窗玻璃进屋乱翻一通,要带孙桂玲走。大儿子不让带走母亲,结果恶警把孙桂玲大儿子用手铐扣上,二儿子又出来不让带母亲,结果娘三个一块带走,全送看守所拘留。

2003-08-27: 自5月份以来,东港市恶警疯狂迫害大法弟子,仅5、6、7三个月,已非法抓捕大法弟子25人:
绑架进马三家教养院:9人(女)

王新凤、王秀丽、裴声敏、石金英、满有玉、孙连春、孙桂玲、王美华、姜殊贤。

2003-06-01: 东港市公安局部分恶警与各辖区的恶警、民兵采取监控、蹲坑守候、巡逻、恶人举报线索疯狂抓捕、迫害大法弟子。自5月中旬到5月末,有近20名大法弟子被劫持、绑架、和抄家。

小甸子镇共4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他们是曹万民、曹万川、孙桂玲(还有一名姓名不详),孙桂玲的门牙被打掉,恶警在抄家时,搜出还未发出去的真象资料100余份,并搜走了大法的书籍。目前被关押在东港市看守所。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6-23: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邮编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15698806633
副监狱长:姚彬 024-31236007、15698805885
副监狱长:徐健美 024-31236006、15698806688
副监狱长:孙桂娟 024-31236008、15698806111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电话:024-31236323、024-31236325、024-31236326、024-31236329
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监区长:徐中华 15840098118教育科长:李雁 15698805958
政委办公室:024-89296677纪委书记室:024-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55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33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858
工会主席:024-89296699政治处主任:024-89296767
办公室:024-89296601办公室主任:024-8929686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