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 >> 武玉萍,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铁岭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6-0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29: 辽宁省女子监狱2019年上半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
附:2019年上半年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信息及被迫害概况统计
姓名     地区   年龄       绑架日期      非法刑期      冤狱截止日期             迫害概况                                         监区
武玉萍 铁岭市 56岁 2016.05.13 三年六个月 2019.11.12 被罚蹲、罚坐小板凳,被弄到小仓库、水房毒打。 一监区十三小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9/辽宁省女子监狱2019年上半年迫害法轮功学员概述-390727.html

2016-12-01: 铁岭市武玉萍等三位的冤案上诉 中级法院非法维持原判
2016年5月13日,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三位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月兰因挂条幅被非法判刑的冤案,武玉萍、孙月兰上诉到铁岭市中级法院,中级法院已于本月14日非法维持原判:武玉萍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并非法罚金5000元;王英非法判刑三年四个月,并非法罚金4000元;孙月兰非法判刑三年,并非法罚金3000元。

孙月兰因为身体出现严重的高血压症状,现被监视居住,并强迫缴纳10000元所谓保证金;武玉萍和王英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不让家人见面,说还没结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8390.html

2016-11-16: 铁岭市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月兰被非法判刑补充
2016年5月13日,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三位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月兰(因为身体出现高血压250,法院要求看守所收监,看守所拒收,现被监视居住),因挂条幅被非法判刑的冤案现已上诉到中法。

上周一、三,在中法见到受理此冤案的刑事二庭庭长孙元(代理承办法官王莹),很耐心的听了整个此冤案前后经过,及法轮功不是X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等等说明,当提到2014年本辖区某国保队长绑架法轮功学员并非法批捕后,该队长说,至于判不判、判几年,我都不管,只要批捕,我就完成任务了,孙庭长说,这我相信他们能干出这种事情的。

从继续的谈话中不难看出,孙元是被江氏流氓集团污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洗脑的公检法司人员之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6/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7750.html#161115223835-1

2016-11-03: 辽宁省铁岭市武玉萍、孙月兰上诉状已到铁岭市中级法院
2016年10月12日,武玉萍、王英、孙月兰分别被铁岭市银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三年四个月、三年,法轮功学员去中法讲真相、要人,得知武玉萍、孙月兰的上诉状已于10月31日送到中级法院(更正:王英未上诉),案号(2016)辽12刑终171号。

案件承办人叫王莹(刑二庭),办公电话024-74856611
书记员叫赵天阳,办公电话024-7485676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3/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7193.html#16112232940-7

2016-10-17: 辽宁省铁岭市武玉萍、王英、孙月兰被非法判刑
2016年9月22日,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月兰,10月12日对三人非法判决,武玉萍被非法判三年半,罚金五千元;王英被非法判三年四个月,罚金四千元;孙月兰被ff判三年,罚金三千元。据悉,武玉萍、王英两人均已提出上诉。

三人于2016年5月13日因悬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铁岭市铁西分局警察绑架。

武玉萍,现年53岁,2002年与丈夫符绍铁曾因修炼法轮功被银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家中留下年仅14岁的小女儿与奶奶相依为命。当时在判决书上签字的就是蒋英伟。

武玉萍、王英二人现在被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孙月兰5月26日因身体原因被看守所拒收,将她们三人由拘留所转致看守所的铁西分局刑警郑伟在孙月兰出现严重高血压、昏倒在地的情况下还逼迫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之后孙月兰被保外就医。开庭前,蒋英伟曾勒索孙月兰家人一万元所谓的保证金。开庭当天,孙月兰参加了庭审,她当庭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道德回升,身体健康的事实。蒋英伟威胁她说:“病好没?好了明天就可以给你收监了!”10月8日,蒋英伟再一次指使刑警郑伟将孙月兰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因血压太高再一次被看守所拒收。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7/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36395.html#161016235139-1

2016-09-26: 辽宁铁岭银州区法院非法庭审武玉萍等三人
9月22日上午9点,因在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悬挂真相条幅遭非法抓捕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月兰在铁岭市银州区法院遭到非法庭审。

据悉,之前家属聘请的律师曾遭到威胁恐吓。

开庭时,武玉萍、王英是被戴着脚镣进入法庭的,这让许多人担心她们在看守所是否遭受虐待。

整个庭审持续近4个小时,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

但法官所衡定的标准并非是法轮功学员是否违法,真正被关注的仍然是法轮功学员是否挂了条幅、家里有没有、有多少真相资料和法轮功书籍,并是否传播给了别人。

这样的不以宪法为依据的庭审是名副其实的执法违法,应该被认定为无效。实质上审判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违法。

和历次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开庭一样,本次开庭同样没有结果,法官不能当庭宣判。因为法官在法轮功的案件上不敢秉公执法。完全是在“走形式”,充当傀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6/辽宁铁岭银州区法院非法庭审武玉萍等三人-335515.html

2016-09-21: 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孙玉兰面临非法庭审
今年5月13日,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孙玉兰被绑架。辽宁省铁岭市区法院欲于9月22日进行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1/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5312.html#16920223326-1

2016-08-05: 辽宁铁岭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被诬陷案已转到银州区法院
武玉萍、王英被诬陷案,已于8月1日,从检察院转到银州区法院,案件负责人:刑事审判庭蒋英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5/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2501.html

2016-07-22: 辽宁铁岭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被诬陷案已到银州区检察院公诉科
武玉萍、王英,于2016年5月13日,在铁岭市内被铁西分局蹲坑警察绑架、抄家。二人在被非法拘留十三天后,转入铁岭市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其被诬陷案由铁西分局刑警郑伟构陷至铁岭市银州区检察院。6月28日二人均被非法批捕,案子现已到区检察院公诉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2/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31735.html

2016-06-23: 铁岭市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遭构陷 案子被移交至银州区检察院
辽宁省铁岭市5月13日绑架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案于6月21日被银州区铁西分局非法移交至铁岭市银州区检察院。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3/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411.html

2016-06-08: 辽宁铁岭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被绑架补充
五月三十日,也就是武玉萍、王英被绑架的第十八天,王英女儿到铁西分局要人,结果铁西分局给一张刑事拘留30天的通知。据悉,武玉萍状态很好、正念很足。

孙玉兰是因移送到看守所体检时,没合格,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8/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9800.html#1667232814-1

2016-05-28: 辽宁铁岭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孙月兰被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铁岭大法弟子武玉萍、王英、孙月兰3人,5月13日,被铁岭市铁西分局警察绑架、抄家,已于5月26日早上,从铁岭市拘留所转至铁岭市看守所,欲进一步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27/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9286.html

2016-05-18: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秀兰(孙淑兰)被绑架
辽宁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武玉萍、王英、孙秀(淑)兰,5月13日凌晨1点30分左右,正在挂条幅,被蹲坑警察绑架,同时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铁西拘留所,拘留15天。请知详情人士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8/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8915.html#16517225032-1

2014-05-07: 辽宁铁岭法轮功学员武玉萍遭迫害经历
我叫武玉萍,一九九八年,我和丈夫、孩子、婆婆全家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当时在铁岭公安局任头目的王立军,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助纣为虐,在铁岭上演了一场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丑剧。王立军一伙采取电话监听、蹲坑、跟踪等邪恶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他们叫“严打”。在铁岭市公安局策划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开原、清河、西丰、昌图、调兵山、铁岭县、银洲区公安局、市府路派出所、铁岭市公安局,从各地抽调很多年轻的警察成立所谓的“专案组”。

一家三口遭绑架 

从二零零二年到二零零三年的四、五个月时间,仅我知道的就有四、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和判刑。我被当局列为重大要案对象,加重迫害。

警察跟踪了很长时间,在我家楼下蹲坑,三月十二日晚上八点半,警察们包围了我居住的向阳小区及铁岭各路口。听到有人敲门,我问是谁,他们说是楼下的邻居,骗开门后警察说:“我们是市府路派出所的。”他们为了稳住我,有的与我聊天,有一个人给区政保科长孙立中打电话,我给警察们讲我们在大法中身心受益,大法的美好。这时警察孙立中到了,进屋就把我摁住,过一会听到丈夫上楼的脚步声(因为他双腿残疾上楼吃力)。我大声示意他别进屋,这时孙立中立刻用棉裤塞住我的嘴,拳打脚踢,孩子被吓的钻到毛毯里不敢出来,丈夫听到我的叫喊声后进了隔壁。孙立中问楼下蹲坑的警察:“人咋没上来?”楼下警察说上来了。孙立中没见到我丈夫,他们就挨家挨户砸门,说是抓逃犯。骚扰了五层楼共十五户人家。他们抢走我家钥匙开开隔壁门(五楼)把我丈夫绑架走了(因隔壁是资料点)。孙立中说:“这次最低是二等功。”又叫来很多警察把我绑架,下楼后他们在倒车时,车撞到小区护栏上,一声巨响车尾撞碎了。我正告他们:这是你们迫害大法弟子遭了现世现报。

我被铁岭市公安局、区政保科孙立中及市府路派出所女警察(姓霍)、男警察(姓白)等许多警察,绑架到铁岭市刑警队呈大字型吊了一宿。

我们被警察孙立中绑架走后,家里只剩下未满十四岁的小女孩,一部份警察没走,还逼孩子领着他们到奶奶家搜查,哄骗孩子说送你到奶奶家,孩子怕连累奶奶坚决不去,他们连哄带骗把孩子逼到奶奶家。警察穿便服进屋就开始乱翻一气,家人大声制止,婆婆为了保护一本《转法轮》书不被抢走,光着脚就跟警察走了。他们没翻到任何东西,把我六十六岁的婆婆绑架到铁岭市刑警队,也呈大字型吊了一宿。丈夫被锁在铁笼里。我也被上大挂一宿。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第二天,在送我去看守所路过我家时,我看到警察正在抄家,抄出的东西足有一车,包括大法资料和生活用品,家里的所有东西几乎全部抢光。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几十本、复印机一台、一些大法真相资料,二部手机、洗衣机、电视机、录音机、照相机、相册、一副银镯子,价值二万二千多元。他们为了扩大政绩,邀功请赏,构陷我们说,在我家搜出943条条幅。并将另外六名大法弟子也罗列在我们俩材料上,诬陷为犯罪团伙。

惨遭酷刑:吊铐、熬鹰、电击、殴打……

我们被警察孙立中绑架后,十三日被送到铁岭市看守所。十四日又被绑架到铁岭市公安局警察培训基地迫害十天。每只手各戴一个手铐,吊铐在铁笼里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叫熬鹰)刘忠仁(音)问我:“你知道这个案子谁主抓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是王立军王局长主抓的。” 经过铁岭市公安局王立军一伙精心策划后,他们分四个班八个人,俩人一班,他们对我进行轮番逼供,他们把我吊在铁笼子里,十天十宿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酷刑演示:悬空抽打
到第六天的时候警察刘宗仁和王义看我什么也不说,他们恼羞成怒,把我从铁笼子里面打开手铐,在铁笼子外面吊铐起来进行殴打、威逼、恐吓,警察刘宗仁拿一把长笤帚打我脑袋,笤帚都打碎了,警察王义和刘宗仁同时打我,王义抡圆了胳膊用拖布把,从脚面到大腿根排着打,那种撕裂的疼痛使我的惨叫声响彻夜空。这两个警察说:“这楼没人,你喊多大声也没人听见。”拖布把都打折了,整个腿变成了紫色,不知打了多久,我晕过去了,醒来后看到自己的裤子尿湿了,满地是尿,满地都是笤帚碎末。我醒来后,警察们继续逼供,我不配合,警察王义把我踢的跪倒在地上,他二百多斤体重在我腿肚子上用力碾,我疼的撕心裂肺的惨叫。第二天双腿肿的梆梆硬,裤子都脱不下来。

十天后被劫持到铁岭县看守所,杜大姐看被迫害成这样不禁失声痛哭,边为我洗着衣服边哭。我一头栽下去,不知睡了几天。在酷刑下我失去了记忆,家里的电话号想不起来,之后,通过炼功才慢慢恢复记忆。我们三名大法弟子炼功,被警察金所长用电棍电了好几次(脖子、耳朵、头)。他拿着电棍挨个电,电棍冒着蓝光啪啪直响,大法弟子不为所动。

他们密谋之后,把我婆婆绑架到刑警队,上了一夜大挂后送到了看守所,逼她写不炼功保证。没有任何理由拘留半个月后,勒索一千元钱才放回家。婆婆本份一辈子,晚年却遭到如此的迫害。从此以后,她把门反锁的紧紧的,吓的不敢出门,不敢见人,害怕恶警再伤害她。

夫妻被判刑七年

我们夫妻俩均被非法重判七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九日,我被绑架到沈阳的辽宁女子监狱。与此同时,我丈夫也被劫持到沈阳入监队。

在沈阳女子监狱,邪恶的警察逼我说报告词,我不配合,警察问我为啥不说,我说我没罪。邪警马秀艳(干事)把我带到四监区,监区长徐中华问我:“你知道你犯罪了吗?”我说:“我修真善忍,做好人没罪。”我被分到四监区四小队,小队长金正月安排几个犯人逼我写“三书”。我不写,她们不让我盖被褥,只盖两个棉袄。寒冬腊月北风刺骨,快一个月了才给我被褥。她们见我不“转化”,用了更恶毒的办法:体罚全体犯人晚上坐板。白天她们做了十四、五个小时奴役,晚上还坐板熬夜,折磨犯人,从而激起犯人对我的怨恨,逼我“转化”,达到他们的罪恶目的。

“转化”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四月,我写了师父的《洪吟》中《做人》这首诗给犯人迟月英看,恶犯范秀丽(丹东)为减刑打小报告,狱警金正月罚迟月英蹲着,还用电棍电她很长时间,目的是不让犯人了解大法。狱警金正月用电棍还电我嘴,一会嘴就肿起好高……

酷刑演示:电击
酷刑演示:电击
二零零四年四月五日 ,狱警马秀艳和小队长苗妍见我不“转化”,轮番用电棍电我,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才停止电击,并且连续罚蹲直到收工。时间一秒一秒的熬,就象停止了一样,收工时,我的腿站不起来,几个月后,后背还有电焦的痕迹。

二零零六年年初,辽宁省女子监狱在四监区( 二零一零年改为一监区)成立“转化”班,狱警马秀艳利用邪悟者“转化”我们,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强制的、逐个的、关进小黑屋进行迫害,连吃饭都给我们隔离开,怕影响已“转化”者,不准接触其他人。我前后绝食一个月、被关黑屋九天。狱警马秀艳逼我“转化”,我正告她:“我认准了修炼这条路,我会走到底!”最后狱警没办法,我九天正念闯出小黑屋(四月二十一日到二十九日)。

抽血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监狱搞抽血,以检查身体为名,不管年龄大小、身体好坏,强制每个人抽了半针管血。有一个铁岭开原的刑事犯人坚决不去,因她身体虚弱常年没人看她、营养不良,监区长徐中华指使三、四个犯人把她拖走。他们名义是给我们检查身体,检查后不了了之、没有任何结果。到了抽血地点把法轮功学员分在一起,刑事犯人分一起,进行抽血。当时很纳闷儿,回家后才知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件事,分析是为了配血型,为活摘器官做准备。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后,勤杂人员李月喜(犯人)听狱警马秀艳扬言:“李冬青回家,下一个收拾武玉萍。”果然在李冬青头回家的一年前,就把我调到原四监区一小队,赵秀梅是出了名阴险毒辣的狱警,她拿出看家的整人本事,给我加大劳动量。为反迫害我绝食绝水八天(同时还在劳动),狱警赵秀梅以检查身体为借口,在我绝食绝水八天的情况下、到医院强制抽了半针管血,医生说这血怎么血色素这么高,因身体没有水分。从那时起,我的心肌严重缺血。狱警马秀艳让恶犯于小荣(北镇人)、郭丹(丹东人、容留)二十四小时监控我,寸步不离,陈奇(沈阳人、诈骗)、张立新(辽中人、盗窃)、庞战丽(朝阳人、通奸杀人)等为减刑的蝇头小利,在狱警指使下,庞战丽每天都没有停止过迫害我,变着花样折腾我。我家里存了一些钱,在我身体被迫害的出现危机时想买点食品,狱警却给我封帐,不让我买东西。

漫长的七年里 迫害从未消停

二零零六年六月,狱警逼犯人找茬骂我,劳动中百般挑剔,精神、肉体的双重折磨,使我达到了极限。 二零零八年上半年,我开始绝食绝水二十天反迫害,这期间和别人一样每天干十多小时的活。零六年到零九年三年间,只消停这二十天。没有动我。

这七年漫长的日子,辽宁省女子监狱对我的各种酷刑迫害有:电棍电击,罚蹲,罚站,打嘴巴子、用拳头打胸部、头部,用皮鞋踢小腿骨,停帐,很多狱警都参与了对我的各种迫害。狱警赵秀梅经常把我骗到办公室罚蹲、罚我立正站着,有时一蹲就是半天,有时蹲一天。经常拳打脚踢,有时用电棍电,她的惯用手段是打嘴巴子,记不清体罚多少次。

在黑窝里,我不配合狱警的要求,她们就加大力度迫害我。非打即骂或体罚,我几乎天天达到极限,我的痛苦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来表达。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记得最严重的一次罚站十八天。从早六点半到晚十点一动不动立正、脚尖靠拢,手贴着两边裤线,别人坐着吃饭,逼我站着吃;上厕所要上办公室特殊请示,为获得上厕所的权利,罚站第一天我开始绝食反迫害,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无法形容,第二天我的身体承受达到了极限,第三天累得吐血了。这些天我是一秒一秒的熬啊!我被折磨得心肌缺血、心率过速、血压高、头晕,走路吃力,上楼梯得扶着扶手。犯人反映到赵秀梅那说:“武玉萍吐血了!’狱警说:“你看错了吧!”然后不理不睬,邪恶至极!罚我立正站了十八天后,为了制止对大法弟子这种残酷的体罚迫害,我开始罢工反迫害,直至回家。几年来狱警不停的利用恶犯变着花样折磨我。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狱警经常开批斗大会(四层楼上千人)的方式进行精神折磨我们大法弟子,隔几天开一次,经常这样迫害我们大法弟子。大会中含沙射影的攻击,胡说我们好逸恶劳,狱警不敢点我们名,怕我们喊“法轮大法好!”,也怕四监区几十个大法弟子同时罢工。

狱警对于坚定不配合的大法弟子利用恶犯轮番谩骂、侮辱、攻击。狱警赵秀梅指使大连恶犯刘华拿着大剪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哐哐砸案板,声音非常大,以此威胁、恐吓,妄想使我“转化”。鼓动恶犯于小荣骂我:“出门让车撞死,断子绝孙!”狱警马秀艳利用管事恶犯王茵(沈阳人,已遭恶报得绝症)把别的犯人的小剪子偷走藏起来,故意制造事端。结果一个监区二百多人挨个搜身,扒的只剩胸罩、裤头,一折腾就是几个小时,隔几天来一次,人格受到极大的侮辱。她们的目的是针对大法弟子,邪党惯用株连九族,包夹犯人对我们好就不给减刑,越折磨我们的包夹减刑越多。有一次,恶人庞战丽翻到我藏起来的师父经文报告了队长,狱警赵秀梅体罚我,逼我写认罪材料,我告诉她们:“你们别浪费时间了,我们信仰自由。如果有两种选择,一认罪回家;二坚定者上刑场。我会选择后者。”狱警赵秀梅用了最狠毒的一招:让监区做了白围裙、套袖,让大家在我回家那天三月十二日早九点戴上;中国人的习俗:家里办丧事,才用白色做孝衣、孝带等。她们妄想在精神上打垮我。狱警赵秀梅手段阴险毒辣至极。我用血和泪写成七年的苦难史,真是度秒如年。马秀艳在我回家的头天晚上威胁我:“你回家别炼了,要炼还得进来!”我说:“我们会见面的,但不是这里,你们的恶行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我于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闯出黑窝。

耳闻目睹的被迫害案例

在监狱里,我还看到和了解到其他大法弟子受到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左右,我看到白秀娟白天干活十五六个小时活,被狱警金正月体罚迫害,三十多个夜晚都整宿站着,后来强制被原四监区长徐中华送到医院双手、双脚都绑在床上迫害。

大法弟子李玲是某市劳动局局长,她头发都白了,我看到她收工时,嘴用胶带粘着,手用胶带缠到后边。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中旬我听到了她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她被恶犯张春娥用棉被活活捂死的。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中旬,张素娟拒绝“转化”、拒做奴工,被关小号,寒冬腊月北风刺骨,每一分每一秒都难熬啊!我找苗妍要求停止关张素娟小号,狱警徐中华和苗妍不答应。这个月大法弟子李玲刚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7/辽宁铁岭法轮功学员武玉萍遭迫害经历-291311.html

2013-12-21: 铁岭市法轮功学员武玉萍被绑架到市拘留所迫害
辽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武玉萍十二月十七日下午四点多钟在站前公园讲真相时,被铁岭工人分局警察绑架,十八日上午被转到铁岭市拘留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1/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4289.html

2013-12-19: 铁岭市大法弟子武玉萍被绑架
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武玉萍于12月17日大约下午四点多钟在站前公园讲真相时,被铁岭工人分局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工人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19/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4207.html

2002-03-29: 为了反迫害,铁岭市看守所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到了第五天,看守所野蛮灌食,学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现铁岭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学员有:刘淑媛、孙淑贞、刘智铭、金淑子、武玉萍、曹亚娟、刘庆香、吴东辉等。让我们发正念,助她们走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9/27456.html

2002-03-20: 2002年3月12日,恶警孙立忠等人强行闯入学员武玉萍家,非法将夫妻二人带走,并将到她家串门的老婆婆也非法抓走,家中只剩下15岁的孩子一人。抄完家后,门大开着,邻居还以为遭抢劫了。

沈阳 于洪区 沈阳监狱城 辽宁省女子监狱(马三家监区,原大北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9-09-16: 辽宁省女子监狱四监区:
长汤艳15698806900办024-31236311警号2015268

2019-08-11: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
邮编110145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监狱长贾福军024-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 024-31236002
副监狱长王丽艳 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 024-89296633宅024-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 024-31236010、15698806321
纪委书记李爱东 024-31236005、15698805353@
610主任王治 024-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 024-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电话:024-31236323、024-31236325、024-31236326、024-3123632923
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监区长徐中华15840098118
教育科长李雁15698805958
政委办公室:024-89296677
纪委书记室:024-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024-89296858
政治处主任:024-89296767
办公室:024-89296601
办公室主任:024-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024-89296687、024-89296689、024-89296690、024-89296691
纪委监察室:024-89296607
刑法执行科:024-89296839、024-89296851、024-89296852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