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18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 >> 张春芳,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6-01
家庭成员: 儿女: 李占锋 李美荣
儿媳: 方静
夫妻/父母: 李恒 张春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1: 全家遭迫害 丈夫冤死 涿州张春芳控告江泽民

现年六十岁的农妇张春芳,家住河北省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她与丈夫李恒、二女儿李美荣、儿子李占锋、儿媳方静均修炼法轮功。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都多次被绑架,被关押、囚洗脑班,张春芳与丈夫、儿子被非法劳教,丈夫李恒于二零零五年被迫害致死。

日前,张春芳与女儿、儿子、儿媳分别向最高检察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张春芳叙述一家人遭迫害的部分事实: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我们全家走入了大法修炼,修大法使我们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道德回升,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们一家人均遭严重迫害。我们多次遭非法抄家、绑架、关押。丈夫被迫害致死,我本人被非法拘留四次、非法劳教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二女儿李美荣被绑架四次,其中三次被关洗脑班。儿子李占锋曾被非法关押三个月、非法劳教两年(因体检不合格被放回)。儿媳方静被非法拘留两次、关洗脑两次。

两孩子被残暴对待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天的晚上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警察谢玉宝、李小友、等多名警察闯入我家,进行非法抄家,从我家中抄走很多大法书籍,我师父讲法录像带,还有师父法像,丈夫李恒和我成功走脱,被迫流离失所。警察将二女儿李美荣(当时十九岁)、儿子李占锋(那年十六岁)连夜绑架到涿州市公安局,将两个孩子用手铐铐在管床上,一夜不让睡觉。警察非法庭审二女儿时,将她两手背铐在椅子上,警察李小友扇二女儿耳光,将她脸打出血。第二天将我二女儿关押到涿州市南马洗脑班。儿子被放回。

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四日,我和丈夫李恒在租房处被北京石景山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石景山拘留所。我绝食反迫害,八天后被警察强行灌食、拉到医院输液。丈夫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地址,遭到石景山派出所警察暴力殴打,警察用橡胶棒打他的脚趾,还将点燃的烟卷插入李恒的两个鼻孔,李恒被殴打的无法正常行走,浑身多处内伤。

我们夫妻在石景山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大概一个月后,又被转押回涿州市看守所。在那里我遭到殴打、强行输液、灌食,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都要别人帮忙。丈夫也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残暴殴打。

在涿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丈夫被非法劳教三年。两人都被非法关押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在劳教所,我遭到不让睡觉,超负荷体力劳动,身体和精神上巨大伤害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丈夫李恒在劳教所遭受到各种肉体摧残,如抱头蹲三天三夜,不让睡觉,长期干超体力的劳动等,李恒被迫害得血压高达二百二十,被迫害出脑血栓,身体不听使唤,衣服都需要别人帮助穿,劳教所强行给李恒灌输不明药物。后来丈夫保外就医,但回家后不久便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就是这样,劳教所人员还上门骚扰、恐吓,导致丈夫李恒于二零零五年五月含冤离世。

一再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五日,涿州市双塔区派出所数名警察以“回访”为名闯入我家中,非法搜查;第二天,涿州国保大队出动二十多名警察,数名警察将我按倒在地,抓住我的头发强行把我抬到警车上,非法将我绑架到涿州市派出所,在派出所非法关押我一天后,又从派出所转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后又将我转入涿州看守所非法关押,于同年十一月十五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没被送进去,就这样他们还是不放我回家,双塔派出所警察勒索家人一千五百元钱后,才将我放回。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晚八点多钟,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六七名警察闯入我家中进行强行抄家,当时抄走师父法像,两个法轮图像,一盆花,好多大法书和一些大法资料,MP5等物品,后又将我绑架到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拘禁我一夜,第二天就将我关押到河北省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警察强行让我站着,手抱头,不让我睡觉,熬了我一天一宿,做超强度的奴工,警察指使普教对我威胁恐吓,我不填写污蔑大法的表格,劳教所警察给我延期关押,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劳教期满后,延期一个月才放我回家。

三儿女分别遭劳教、洗脑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儿子李占锋、儿媳方静在外出途中被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跟踪的警察绑架,后李占锋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看守所,方静因检查出怀孕被非法关押在涿州市松林店洗脑班,几天后双塔派出所数名警察伙同双塔办事处等人强行闯入我家中,将我和二女儿李美荣强行绑架到涿州市松林店洗脑班非法关押,(之前的几天双塔派出所的片警几乎天天上门骚扰),二零零八年我和二女儿、儿媳、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三个月,儿子李占锋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保定劳教所,送去的时候劳教所就拒收,但杨玉刚强行送进去,大概十五天左右,涿州警察勒索我大女儿一千五百元后将我儿子放回。

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左右,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约五六名警察闯入我家,不由分说乱翻乱找,抢走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神韵光盘等私人物品,还让我第二天去派出所说清楚,我没去。由于他们的骚扰,我们一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我们一家四口被非法关押,家里的庄稼无人管理,造成粮食减收,无一人为我们赔偿任何经济与精神上的损失;一次次的上门骚扰让我和我的家人无法正常的生活。

16年来给我和我的家人身心带来的巨大痛苦是正常人无法体会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1/全家遭迫害-丈夫冤死-涿州张春芳控告江泽民-313946.html

2014-04-19: 河北涿州不法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张春芳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五日下午,河北省涿州市双塔办事处不法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家进行骚扰,张春芳当时不在家,还跟家人说四月16日防范办(610)的人要来,请涿州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19/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43.html

2012-04-24:河北涿州市双塔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张春芳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晚八点左右,河北保定地区涿州市双塔派出所约五六个警察闯入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家,不由分说乱翻乱找,抢走打印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神韵光盘,还有一些真相光盘,扬言让张春芳第二天早上去派出所交待清楚。

张春芳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和二零一零年曾被劳教两次,出狱回家未满一年,邪党人员多次上门骚扰,致使一家人无法正常生活。张春芳的丈夫李恒曾被劳教三年,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4/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56172.html

2011-07-12: 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法轮功学员张春芳

河北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超期关押涿州市法轮功学员张春芳一个月至今未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2/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3843.html

2010-07-04: 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再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春芳

2010年6月12日晚8点多钟,河北省涿州市双塔派出所六七名民警又一次把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女,57岁,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人)非法绑架至石家庄拘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4/226436.html

2010-06-26: 涿州法轮功学员张春芳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张春芳,6月 12日晚被涿州恶警绑架,6月13日就被非法送往了石家庄女子劳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5/225932.html

2010-06-20: 丈夫被害死 张春芳又遭绑架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女,56岁),于2010年6月12日晚八点多钟被涿州双塔派出所警察以“国保大队例行检查”为名从家中强行绑架,警察非法从她家中强行抄走一些私人财物,后把张春芳非法绑架至涿州市看守所,还叫嚣要将张春芳劳教一年。现不让张春芳家人接见。

张春芳与丈夫李恒于1996年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道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庭和睦,身体的病不翼而飞,他们感到无比幸福快乐,逢人便介绍大法的神奇。在1999年7.20后,全国笼罩着恐怖气氛,信仰“真、善、忍”的人处处受到迫害,可是他们深知佛法的珍贵,修炼的美妙,怎么舍得放弃呢?因此他们遭到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丈夫于2005年5月含冤离世。

夫妻被劳教迫害

2001年4月17日晚,当地中共邪恶之徒非法闯到他家中,夫妇二人都没在家,家中只有孩子(姐弟俩)在家。他们气势汹汹的闯進来,把他们家搜了一个底朝天,搅得鸡犬不宁,搜完后他们问大人在哪,孩子说不知道,他们便气急败坏的打两个孩子,拿书扇了好几个耳光,还对他俩又踢又踹。打完后,为了引诱夫妇二人,把两个孩子劫持了。

张春芳与丈夫李恒被迫流离失所。2001年4月二人被北京八宝山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由于二人不说姓名、地址,遭受残酷的迫害。恶警用橡胶棒打李恒的脚趾头,强制坐老虎凳,光脚站在地上用木棍砸脚趾,脚趾被打的瘀血肿胀行走困难。还把他绑在椅子上,把点燃的烟强行插進李恒的鼻子里。张春芳为了抵制对他们的迫害,开始绝食。在绝食第八天,他们暴力灌食。几个人把她按在地上,按住手脚,揪住头发,把胶皮管插進胃里,但怎么也灌不進去,于是又往另一个鼻孔插。灌完后,揪着她的胳膊、头发,拖到了号里面,摔在地上。由于张春芳身体虚弱,他们不敢再灌了,于是开始输液。为了推卸责任,一个月后把张春芳、李恒夫妇送到涿州看守所。

在涿州看守所,那里的人向家属勒索两万元钱未遂,就关了他们三个月后,李恒被非法劳教三年,张春芳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

丈夫被迫害致死

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为达到“转化”的目地,恶警指使犹大轮流看着不让睡觉,让张春芳在楼道里任蚊虫叮咬。恶徒强迫李恒双手抱头三天三夜,长时间蹲着等超体力的劳动,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非人的迫害和折磨。

张春芳于2001年底被放回,人已骨瘦如柴。李恒被非法关押迫害血压高达220,经医院检查为脑血栓,大小便失禁,在2002年初保外就医,回家半个月便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张春芳又要照顾丈夫,又要承担起家里所有的农活和家务。在这期间双塔办事处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

李恒瘫痪在床长达两年,两年没有说一句话,于2005年5月含冤离世,年仅51岁。

回访绑架等迫害

2007年10月15日,涿州市双塔区派出所以“回访”为名,進行非法搜查,欲绑架张春芳张春芳抵制迫害,恶警未遂。第二天,涿州国保大队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四个恶警抓着张春芳的头发强行把她抬到了车上,绑架到公安局,又从公安局转到拘留所,通知家人说拘留15天。

15天后去接人,张春芳已被转到涿州看守所。11 月15日再次被涿州恶警非法劳教一年,送往石家庄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双塔派出所恶警李红军勒索家人1500元现金后,将张春芳放回。

2008 年的8月,涿州市双塔派出所恶警伙同涿州国保大队以“奥运”为名将张春芳及女儿李美荣、儿子李占峰、儿媳方静全部绑架。

自99年7?20邪恶迫害以来涿州双塔派出所伙同涿州国保大队多次对张春芳進行抄家等迫害。2010年6月12日张春芳再遭非法绑架,关押在涿州市看守所,不让与家人接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20/225688.html

2010-06-17: 河北涿州市各乡镇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下午,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河北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杨玉刚等20多名恶警,开5辆车警车到涿州市各乡镇骚扰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
.......
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法轮功学员张春芳(女,65岁)被非法抄家、绑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7/225532.html

2010-06-15: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张春芳被涿州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河北涿州法轮功学员张春芳于2010年6月12日晚在家中被涿州国保大队恶警强行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6/15/225444.html

2008-01-05: 丈夫被害死 张春芳再遭中共警察绑架勒索

2007年10月15日,河北省涿州市双塔区派出所以“回访”为名,闯到永乐村被迫害去世的法轮功学员李恒家中,進行非法搜查,欲绑架李恒之妻张春芳张春芳抵制迫害,恶警未遂。第二天,涿州国保大队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四个恶警抬着抓着张春芳的头发强行把她扔到了车上,绑架到公安局,又从公安局转到拘留所,通知家人说拘留15天。

15天后去接人,张春芳已被转到涿州看守所。11月15日再次被涿州恶警非法劳教一年,送往石家庄劳教所,因身体状况,体检不合格,双塔派出所恶警李红军勒索家人1500元现金后,将张春芳放回。

张春芳、李恒夫妇于1996年得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体的病不翼而飞,逢人便介绍大法的神奇。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李恒因讲真相于2001年4月被涿州市公安局抄家追捕,和妻子张春芳被迫流离失所在北京。

张春芳、李恒夫妇因揭露迫害,讲真相,被绑架关押在北京石景山看守所。由于不说姓名、地址被遭受残酷的迫害。恶警用橡胶棒打李恒的脚趾头,脚趾头被打的瘀血肿胀行走困难。还把他绑在椅子上,把点燃的烟强行插進李恒的鼻子里。张春芳绝食抵制迫害被强行灌食。转回涿州看守所后,每人只给两个发霉的窝头,张春芳再次被强行灌食、输液。

2001年4月份,张春芳、李恒夫妇被非法劳教,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在被非法劳教期间,为达到“转化”的目的,恶警指示犹大轮流看着不让睡觉,让张春芳在楼道里任蚊虫叮咬。恶徒强迫李恒双手抱头,长时间蹲着超体力的劳动,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承受了非人的迫害和折磨。

张春芳于2001年底被放回,人已骨瘦如柴。李恒被关押迫害血压高达220,经医院检查为脑血栓,大小便失禁,在2002年初保外就医,回家半个月便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张春芳又要照顾丈夫,又要承担起家里所有的农活和家务。在这期间双塔办事处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李恒瘫痪在床长达两年,两年没有说一句话,于2005年5月含冤离开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5/169632.html

2007-10-22: 涿州多名大法弟子遭邪恶之徒绑架

10月14日晚,涿州多名大法弟子遭到绑架,其中,高春莲,邢翠花,董汉杰,任宝坤,刘文,于文东,王淑英等被当作所谓“重点”关在涿州国保大队重点迫害,整天铐着,一天只吃一个小干馒头,不给水喝。此外,同修张春芳,纪胜华,提(音)红艳等被关在拘留所迫害,且涿州多处资料点被邪恶迫害,损失惨重,多部手提电脑,多台打印机,价值四万元的转发器设备及大量现金(数目不详)被邪恶抄走,且涿州地区对大法弟子普遍回访,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恐吓及绑架,有的同修被迫流离失所。

究其这次损失的原因,是邪恶利用手机电话长时间监控跟踪,导致重大损失。提醒同修跟高春莲直接间接手机联系过的最好都换,手机暂不用的把电池取出,因为电池有电不开机同样可以被窃听。此外,被邪恶放出来的王秀枝、张继银等可能被邪恶监视,提醒同修注意安全。此外,电话里少说敏感词,因为可能是机器自动录音监控,一说敏感词就开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2/164989.html

2007-10-18: 北涿州市恶警近日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2007年10月12日,河北省涿州市公安局刑警五中队伙同国保大队恶警,通过手机定位、监控,一天之内绑架多名大法弟子,非法搜查三处住所,抢劫现金不少于五万元,笔记本电脑五台,无线上网卡三套、打印机三台,价值约三万元的耗材、配件等。

现已核实被绑架的有董汉杰、邢俊花、高春莲、刘文、任宝坤、张巨银、季胜华,和不知名的两位外地大法弟子。

以上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公安局一楼刑警大队,被施以铁椅子酷刑迫害。恶警内部传言“……一锅端,只跑了一个技术员……”

此次绑架事件由保定市市长于群(原涿州市恶党书记)亲自督办。于群在任涿州恶党书记期间,曾发生了举世震惊东城坊恶警强暴案(涿州市东城坊派出所恶警何雪健,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强奸当地两名女法轮功学员)。2006年中旬于群升任保定市恶党副书记、保定市市长。

10月14日晚,公安恶警闯到本市双塔区永乐村被迫害去世的大法弟子李恒家中,欲绑架李恒之妻张春芳未遂,将孩子的两个小女伴绑架,当晚释放。15日上午再次闯入家中,将大法弟子张春芳绑架。

目前,涿州市各乡镇恶党人员均以“回访”为名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监视大法弟子,并且雇佣大量闲散人员蹲守发放真相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8/164742.html

2005-06-01:  河北涿州李恒在劳教所被折磨成脑血栓,至今未愈

河北省涿州市大法学员李恒与妻子张春芳坚持修炼法轮功,遭中共不法人员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后遭非法抓捕,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一年。李恒在劳教所里被折磨成脑血栓,保外就医,至今未痊愈。

李恒,49岁,河北省涿州市双塔区永乐村人。他和妻子张春芳在1996年得法,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修炼后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他们感到无比幸福快乐。在1999年7.20后,全国笼罩着恐怖气氛,信仰“真、善、忍”的人处处受到迫害,可是他们深知佛法的珍贵,修炼的美妙,怎么舍得放弃呢?他们相信鸟飞遮不住太阳,真理的光芒永驻,大法会把一切正过来。

2001 年4月17日晚,当地邪恶之徒非法闯到他家中,夫妇二人都没在家,家中只有孩子(姐弟俩)在家。他们气势汹汹的闯進来,把他们家搜了一个底朝天,搅得鸡犬不宁,搜完后他们问大人在哪,孩子说不知道,他们便气急败坏的打两个孩子,拿书扇了好几个耳光,还对他俩又踢又踹。打完后,为了引诱夫妇二人,把两个孩子劫持了。从此,夫妇二人开始流离失所。

李恒与妻子张春芳在北京租了一间房出来住,后被查身份证时被抓,他们没有身份证,警察搜出了他们的《转法轮》,于是他们被抓到一个派出所。到那里,警察先把他们铐在铁椅子上一天一夜,不给饭吃。后审问李恒,让他说是哪的人。为了不给当地政府找麻烦,他没说,警察使用棍子专敲他的脚趾,打他的脚面,脚趾脚面都被打黑了,后二人被转送到北京看守所。

在看守所,张春芳为了抵制对他们的无理迫害,开始绝食。在绝食第八天,他们开始强制灌食。几个人把她按在地上,按住手脚,揪住头发,把胶皮管插進胃里,但怎么也灌不進去,于是又往另一个鼻孔插。灌完后,揪着她的胳膊、头发,拖到了号里面,摔在地上。由于张春芳身体虚弱,他们不敢再灌了,于是开始输液。为了推卸责任,后把他们送到涿州看守所。

在涿州看守所,那里的人向家属要两万元钱,家属没有钱,他们就接着被关了三个月,结果,李恒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张春芳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他们受到各种体罚,被强制用手抱着后脑杓半蹲着罚站,一天天的站,不让睡觉几天几夜不让休息,还让他们蹲到楼道里喂蚊子。后来张春芳一年后被放回。李恒在里面被折磨成脑血栓,保外就医,至今未痊愈。

保定 涿州市(涿洲市)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2-24:
相关法院及检察院人员电话:
郑伟:18931215297 13831249968
彭松青:13703360316 17731205177
赵赛:15613275960 17731205126
康雅丽:13932206942
张警官:15830229786 17731205139
朱云峰:15333264226 13472224508
徐志运:18630265501
郭来运:18931215297 13131299294
杨爱静:18811180810

2019-02-23: 涿州公安局:
电话0312-3852132、0312-3852398
国保大队:0312-3853255
国保警察梁玉峰18531288639
2019-02-20: 梁玉峰18531288639
涿州公安局电话0312-3852132 0312-3852398
国保电话0312-3853255

2018-07-22:
涿州市扫黑办:0312-3850329
涿州市纪检委扫黑办:0312-3929051
涿州市公安局扫黑办:0312-3852101
孙家庄乡扫黑办:0312-3782686、0312-3782514

清凉寺办事处派出所:0312-3862006
双塔办事处派出所:0312-3605577
桃园办事处派出所:0312-3622735
东城坊镇派出所:0312-3792206
东仙坡镇派出所:0312-3832029
高官庄镇派出所:0312-3722117
百尺竿镇派出所:0312-3712335
义和庄镇派出所:0312-3929906
松林店镇派出所:0312-3952024
高新区派出所:0312-3856883
码头镇派出所:0312-3872121
豆庄镇派出所:0312-3692168
刁窝镇派出所:0312-3752666
林屯镇派出所:0312-3905111
孙庄乡派出所:0312-3782514
城管派出所:0312-365766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