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白山市(浑江市) >> 程宪令(程宪玲), 男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王坚钢, 刘爱国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5-30
案例分类: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03: 吉林省白山市程宪玲遭受的迫害
今年四十三岁的程宪玲,男,家住白山市六道江镇道清煤矿。一九九六年夏天接触法轮功,感觉法轮功非常好,于是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作为法轮功学员的程宪玲也开始被邪恶打压和迫害。
被镇派出所绑架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间,白山市六道江镇派出所的王俊生,领着几个警察来到程宪玲家,问程宪玲还炼不炼法轮功?程宪玲说:炼,他们就把程宪玲的身份证抢走,又非法将程宪玲家中的大法书及磁带、随身听等搜走,又将程宪玲劫持到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一个二十多岁的警察给程宪玲写笔录,问程宪玲什么时候炼的功,磁带和书哪来的和谁在一起炼功等等的话。因为《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的自由,那么这一切的问话,是不是在侵犯一个信仰者的权利呢?

下午,程宪玲的哥哥和单位领导来到镇派出所,领导问程宪玲为什么这么坚持炼法轮功,程宪玲说:法轮功讲的对。后来派出所勒索了程宪玲家人一千元钱,程宪玲才被放回家。

后来派出所的王俊生和程宪玲单位公安科的李成武到程宪玲家骚扰,问程还炼不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派出所的王俊生和两个警察,曾两次到程宪玲家骚扰,程宪玲不在家,他们恐吓家人让程宪玲放弃信仰。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末,六道江镇派出所户籍警刘建国来到程宪玲家,告诉家人现在法轮功的事很严重,叫程宪玲不要炼了,并叫家人签字,当时程宪玲从另一间小屋里出来,给刘建国讲法轮功真相。刘建国看程宪玲在家就用语言威胁、又到小屋翻大法资料,并吓唬程的母亲说:法轮功再炼下去就可能精神失常,甚至可能杀人,程的母亲吓的连忙说:赶快把他送走吧。程的四哥打电话把大哥、还有三哥家的孩子都叫来了,他们迫于压力,全都顺着邪恶之徒叫程宪玲放弃信仰。程的大哥、四哥并气急败坏的打程宪玲

在户籍警刘建国的怂恿下,程的家人协同刘建国用绳子把程宪玲的手朝后绑起来,刘建国问程宪玲,要法轮功还是要家,程说:都要。刘建国就打电话叫派出所把车开来,他们把程宪玲带到大门口时,程宪玲趁他们不备,挣脱绳子跑了,刘建国在后面追,没追上就返回到程宪玲家把大法书、磁带等物品掠走。后来,程宪玲把“严正声明”写给六道江镇派出所和他以前工作单位的公安科,声明在邪恶迫害下一切所说,不炼功的保证全部作废。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一月末,流离失所回家过年,但是没在家里呆,就去白山市里,和一些流离失所的同修租房住。一个月后,同修出事,被绑架,程宪玲回到出租房,被埋伏在屋里的公安发现,程宪玲掉头就跑,他们在后面追,最后被甩掉。事后听说这次图谋绑架的人,是吉林省临江市公安局刑警队。一位走脱女同修说,身上带的九千元钱被他们抢走。

在白山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后来程宪玲在当地的一个个体煤场打工,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八日被恶人构陷,六道江镇派出所王俊生领着五、六个警察将程宪玲绑架到派出所,在椅子上把他铐了一宿,第二天,又逼他签字、印指纹程宪玲拒绝不配合,傍晚,就把程宪玲送白山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必须剃光头、穿号衣、被监规、背不下来犯人头就打骂。每天由犯人头领着干活,天天挑雪糕把。把带节的挑出来,早上七点干到晚上七、八点还在干,不干完不让睡觉,干不好活犯人头就打骂,程宪玲被打了两次都是打的头部。

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被六道江镇派出所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

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在朝阳沟劳教所,法轮功之间不能随便说话,不能谈论法轮功的话题,每个法轮功学员给安排一个“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随时向班长汇报。到劳教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逼迫你转化放弃修炼法轮功。在六大队,由普通劳教犯(简称,普教)张军(班长)张福利(寝室长)苏柏青(寝室长)负责“转化”程宪玲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薛平。在行李房,张军用拖鞋使劲打程宪玲和薛平的头和脸,每人打了二十多下见两人不动摇,就说:先让两人回去歇会再打。

在宿舍,恶徒张福利冷不防一拳打在程宪玲的肚子上,程宪玲一下就不行了,苏柏青用膝盖使劲顶撞程宪玲和薛平的大腿(大腿被顶撞的地方严重淤血、青紫一片)导致腿抽筋,走路一瘸一瘸的。晚上他们又让程宪玲和薛平在更衣箱后罚站,别人都睡觉了让他俩站着,站很长时间。苏柏青出坏主意,让程宪玲和薛平脚尖着地,脚后跟抬起,鼻子尖贴墙站着,不听就打。后来,张军对程宪玲和薛平说:队长没来就靠一会。第二天,张福利、张军遭报应,都说腿有点不好使,从床上下来差点跪地上。

在劳教所,每个月都被迫写思想汇报,程宪玲在一篇汇报里写法轮大法让人受益,迫害法轮功是犯法,中共操控电视、报纸宣传的都是谎言等等,被管教王涛(警察)叫去办公室打了七、八个嘴巴子,并叫程宪玲把思想汇报当场撕掉。在六大队期间,程宪玲被张军骗去四十元钱,苏柏青勒索程宪玲牙具一套。

第二次劳教所又要“转化”程宪玲,管教指使当寝室长的普教“转化”程宪玲,别人都睡觉不让程宪玲睡,逼迫他坐一个小板凳上,两脚并拢,双手扶膝,身体挺直,不能乱动,晚上十二点多才让程宪玲睡觉。而且吃完饭就让程宪玲坐小板凳。有一次,把程宪玲一个人弄到水房里坐小板凳,与其他人隔开。一个值夜班的普教走进来,踢了程宪玲一脚,让他好好坐着,出去了。又进来一个值夜班的普教,搬个板凳坐在程宪玲对面,点了一支烟,一边大口大口的将烟雾吐到程宪玲脸上,一边做着狰狞凶狠的表情,一支快吸完了,又点上一支,继续将烟雾吐到程宪玲脸上。程宪玲忍无可忍,使劲回敬了他一口将烟雾吐到那个普教脸上,他一惊,从小板凳上站起来要动手,程宪玲也站起来了,两眼盯着他,他瞅瞅程宪玲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第二天寝室长把程宪玲叫到他跟前,让程宪玲坐小板凳,假装好意劝。程宪玲给他讲道理,讲真相,他不听,开始翻脸,骂程宪玲,叫程宪玲到门后抱头蹲着,程宪玲不去,他便将程宪玲推到门口,用力往地上按程宪玲,程不从,他便出重拳打程宪玲的胸腹、腰、背等处,边打边骂,程宪玲说,你再打我就喊人了。他不听还打,程宪玲拉开门往出冲,他搂住程宪玲往回拽,便拽边打,程宪玲冲着走廊大喊:打人啦!寝室长打人啦!这时在走廊值班的两个普教跑过来,其中有一个普教用脚使劲往屋里踹程宪玲程宪玲抓住门把手不停的喊:打人啦!打人啦!队长和几个管教闻声赶来,程宪玲向队长和管教报告寝室长打人,一个管教(警察)不容分说,抬手打了程宪玲十五、六个大嘴巴子。管教走后,值班组一个叫老鸡的惯犯五十多岁,白头发,从外面径直走到程宪玲跟前,嚷道:你喊什么,我的心脏病被你吓犯了。紧接着一拳打在程宪玲脸上,并把程宪玲按倒在地,膝盖顶住程宪玲的肚子双手死死掐住程宪玲的脖子骂着:“我掐死你。”程宪玲当时被掐的快不行了。寝室长见状怕出事,连忙将老鸡拽开。事后听说老鸡和寝室长以前一起在监狱呆过,关系很铁,怎么“转化”的主意就是老鸡出的。

零五年的新年过后,朝阳沟劳教所开大会,又开始新一轮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们将很多法轮功学员分流到苇子沟劳教所、奋进劳教所,对剩下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一个的转化。程宪玲还在朝阳沟劳教所。那时的法轮功学员,正在大教室里干活呢,就被叫去管教室,管教直接用电棍电或指使普教打、上背铐或整夜不让睡觉、找来邪悟的人灌输歪理邪说。

一天,程宪玲正在大教室干活,被管教刘晓宇、孙海波叫到寝室说:你“转化”也得转、不转也得转,他们逼迫程宪玲蹲着,程宪玲不蹲,刘晓宇冲走廊喊来两个普教,让他们抓住程宪玲往地上按,程宪玲极力反抗,刘晓宇用电棍抵住程宪玲膝盖,开始放电,不一会程宪玲被迫蹲下。刘晓宇用手铐把程宪玲铐在床头很低的位子,直不起腰,只能蹲着。

晚上,刘晓宇值班,他把程宪玲带到行李房,把程宪玲双手吊铐在头顶上方,行李柜的门把上,过了不长时间,程宪玲因为身体虚弱和精神压力太大,开始呕吐,并晕过去了。刘晓宇就把他放下来了,双手铐在背后,在小板凳上坐了一夜。第二天,吃完饭,一个姓刘的管教上班后,又把程宪玲铐在床上,让一个普教看着,过了不长时间程宪玲违心的“转化”了。他们强迫“转化”的学员诽谤大法、谩骂师父。零五年六月十九日,加期一个月后,放回家。

骚扰不断

回家后,六道镇派出所片警(外号叫张老八)多次去程宪玲家,程宪玲都不在,便叫家人告诉程宪玲办理解教手续,程宪玲没去,离家出走。

二零零五年冬天,有一天张老八得知程宪玲在家,在晚上八点和社区廖洪波,敲开程宪玲家的门,叫程宪玲去警务区办手续。程宪玲不去,张老八怀疑程宪玲身上有法轮功的东西,便叫程宪玲把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张老八又打开衣柜门用手翻了翻,被程宪玲制止。随后,张老八掏出手机打电话,不知搞什么名堂。张老八在进屋后,又让程宪玲掏兜,程宪玲把衣兜里的东西掏出来,张老八见没什么东西,再次让程宪玲去办手续。程宪玲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犯法,你们这么晚到我家来骚扰,我妈这么大岁数,心脏不好,以前被你们吓的经常睡不着觉。”张老八气汹汹地说:你不去办手续,我天天上你家来,在家人再三劝说下,程宪玲假意要去,走到大门口时,趁他们不备,关上大门就跑,张老八在后面紧追,没追上,就气急败坏的返回程宪玲家,打开衣柜,乱翻一通,抄走两本大法书、翻出程宪玲的相册,拿走一张照片,程宪玲又开始流离失所。

更多法轮功学员在朝阳沟劳教所遭受迫害

李田财:男,五十岁,通化县光华乡人,被黑龙江劳教犯董恒超领着几个劳教犯弄到行李房殴打,腿被打瘸。还吊背铐,五、六分钟之后放下来,然后在吊起来。迫害的非常残忍。最后被迫“转化”。
绍振坤:男,六十岁,长春人,晚上不让睡觉,管教轮着谈,一宿一宿的,谈了两宿转化了。
孙常平:男,二十四岁,吉林省白山市抚松县人,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为躲避警察非法抓捕,跳楼脊椎摔坏,腿也瘸了。迫害时不让睡觉,被迫转化。
刘子威:男,白山市石人镇人,在新生班绝食,被吊起来迫害致死。
于占春:男,五十多岁,长春人,不干奴工,被李小宇等几个管教在管教室里打的鼻青脸肿。
焦明峰:男,三十四岁,吉林省榆树市人,脊椎被打坏,走道让人背着走,对大法坚定不移。
富德财:男,三十七岁,吉林省榆树市人,被残酷殴打坚定走过来了,后背有伤疤。
刘庆华:男,三十七岁,吉林省辽源市人,被管教用火烧嘴和脸,起一溜大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吉林省白山市程宪玲遭受的迫害-246195.html

2005-05-30:吉林省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新任头目继续迫害好人2005年春节,朝阳沟劳教所新换了领导班子,新任所长王晓明,刚上任在新年讲话上即提出了“六个零”即(无死亡、无逃跑、无自伤、无自残等六项指标)的目标。到了正月十六各大队开会着手准备对大法弟子实施强制转化。

四大队(严管大队,原二大队)又是这次行动实施的急先锋,以教导员陈志桧、管教李军最为疯狂,拿管教室当刑讯室对大法弟子刑讯逼供。2005年3月30日至 2005年5月17日,对全队18名大法弟子实施迫害,到期不放还延期二个月,他们分别是孙长平、肖明、程宪令、吴树宇等未转化的大法弟子。为达“转化”目地,一直要加到劳教期的一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30/102954.html

白山市(浑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39)

2017-07-19: 江源区国保大队:
队长张同礼13943925859、18043906129
解文清13514397178、18043906030
李义13894057966、18043906031
李勇13894097607、18043906029
杜晶13943917799

城墙派出所:
邱斌13894090975、18043906138
时鑫13614496888、18043906148
刘锡鹏13843966866、18043906139
韦凡良13843957055、18043906140
马石磊13904490623、18043906141
王丹红13894091111、18043906230
宋国华13704404762、18043906146
孙治东13843910637、18043906147
徐恭澍13843962196、18043906145
王伟男13894098765、18043906142
刘海涛13843961787、18043906149
赵广胜13894734526
于德水13704390218
刘晶东13704390060
周亚峰13943999955

2017-04-15: 迫害吉林省白山市迟民祥责任单位信息:
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检察院:通江路32号,邮编134300
吉林省白山市新建分局:浑江大街226号,邮编134300
白山市黑沟看守所
所长3372105
副所长室3372106
财务室3372107
内勤室3372108
监区所长值班室3372109、3372110、3372111
监区所长备勤室 3372112
收押大厅 3372113
办公楼接待室 3372114
监区主控室 3372116
监区分控室 3372117、3372118、3372119
女警办公室 3372120
女警特勤处 3372121
医务室 3372122
谈话室 3372123、3372124
大伙房 3372129
武警一号房 33721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