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沂南县 >> 祖培永(祖培勇), 男, 5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
拘留时间: 2007年7月22日
有关恶人: 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5-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建华 祖培永(祖培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23: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 已上诉、控告中
2019年,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遭受枉判。家属对参与责任人控告,并向临沂中级法院上诉中。详情陆续公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3/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34.html

2019-04-08: 荒唐庭审、荒唐判决 山东沂南县法院制造冤案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中国新年来临之际,山东沂南县公检法人员荒唐地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所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荒唐的非法判决,蓄意制造冤案。

祖培永被枉判三年六个月、罚金三万元;刘乃勋(七十岁左右)被枉判三年、罚金二万元;李长芳被枉判二年六个月、罚金一万元;王西兰(七十岁左右)被枉判二年、罚金一万元;未修炼法轮功的王永刚与付文合(二人刑拘后取保)一同被枉判一年、罚金一万元,王永刚缓刑二年,付文合缓刑一年六个月。四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剥夺政治权利一年。这是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的运动中,沂南县法院在当地故意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

目前,四名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已经上诉。但是受到沂南县法院审判长尹传伟的阻挠,他声称,判决书不能给其他人看,上诉书不低于11页,否则不给上诉。

二零一八年,沂南县开始在全县展开所谓“扫黑”行动,执行这次行动的县公安局国保却趁机再次迫害法轮功,因怀疑依纹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参与声援“邢西美冤死案控诉活动”(详见明慧网报道《山东沂南县邢西美被迫害致死 家人讨公道被哄骗》),就把扫黑的矛头指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打击报复。当局出动了大批警力,两次洗劫了隋家店等村,非法抓捕了法轮功学员隋树昌夫妇、刘乃勋、王西兰、祖培永、李长芳及两个合法使用真相币的民众王永刚与付文合。隋树昌夫妇被非法行政拘留后回家,王永刚与付文合被取保。其余四人被非法刑拘批捕构陷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司在临沂河东区看守所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进行所谓“庭审”,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故伎重演,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六名当事人。

两位律师为刘乃勋、祖培永做了无罪辩护,讲明了中共针对法轮功诬陷的法律真相,指出了公检法办案程序及取证的违法行为,证明了法轮功学员确证无罪,要求当庭宣判无罪释放当事人。但审判长在尴尬犹豫中宣布择日宣判。

在沉默了两个月后,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七日,沂南县法院,不顾律师的无罪辩护,依旧荒唐的错用刑法三百条,突然进行秘密判决,对祖培勇、李长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和两名明白真相的民众判刑,在当地针对法轮功故意制造了一起最大的冤假错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8/荒唐庭审、荒唐判决-山东沂南县法院制造冤案-384860.html

2019-03-24: 山东沂南法院退回构陷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
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检察院、法院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在临沂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祖培永等四人庭审后,近日得知沂南法院、检察院已经以证据不足为由,把构陷案件退回沂南公安局。祖培永、刘乃勋、王西兰、李长芳四位法轮功学员目前仍然被沂南公安局非法拘押。

据临沂政法委610内部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员说:抓这四人是临沂610指示的,由沂南政法委、公安局、国保、依汶派出所具体实施;在绑架前的三天,临沂610指使临沂公安局与沂南公安局通力配合,利用依汶乡610办公室和派出的三名特务人员进村进行跟踪侦查。

“扫黑”运动开始后,临沂市中共官员为了完成扫黑指标,分两次绑架祖培永、刘乃勋、王西兰、李长芳四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采取先绑架再搜集证据的方法,非法构陷,妄图罗织成“大案、要案”。

在非法关押三个月和五个月以后,沂南公安局把构陷四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子”提交给沂南检察院,沂南检察院在临沂政法委的多次压力下,把此案起诉到沂南法院。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沂南县公检法相关人员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两位律师给祖培勇和刘乃训作了无罪辩护,要求立即释放被绑架的四位法轮功学员。

辩护律师指出,本案公安对祖培勇既没有受案也没有立案记录,无证无据抓人、私闯门宅,抓了人不通知家人,先抓人后捏造证据,乱用检查权和搜查权及扣押权,相关法律文书无签字,受案立案程序违法。取证采用诱供、骗供、编供手段,出具的口供不能当作证据。

在非法庭审最后致辩护词时,两位律师依据中国宪法、刑法和其它法律,证明修炼信仰法轮功没有违法,更不是犯罪,破坏法律实施和犯罪的是那些暴力执法的公检法司人员。并就本次非法庭审提出了十几项反驳意见,证明当事人无罪。

四名受害法轮功学员在最后自我辩护中都说由于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让自己成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炼法轮功对每个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好处。法轮功不是邪教。

审判长说择日宣判。近期,沂南法院、检察院参考宪法和刑法的规定,以沂南公安局证据不足为由退回沂南公安局。

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维护善良、公平、正义,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找回公检法人员应有的尊严,给子孙后代开创一个公平、正义的生活环境。试想一想: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3/24/山东沂南法院退回构陷四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卷-384264.html

2019-02-04: 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正值中国新年快来临的时候,山东沂南县公检法司在异地即临沂河东区看守所非法组成了一个简易法庭,仓促对四名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李长芳、刘乃训与老伴王西兰进行所谓“庭审”,两位律师给祖培勇和刘乃训作了无罪辩护。

所谓的公诉人苗某和审判长尹某老调重弹,故伎重演,仍以刑法三百条即“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陷害四名善良人,两名被610和法院指定安排的律师,配合公诉人强行对王西兰、李长芳作有罪辩护,实为构陷。

关于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法轮功学员祖培勇(五十二岁)、刘乃训(七十岁左右)、王西兰(女,七十岁左右)、李长芳(女,五十五岁左右)被绑架情况,见明慧网《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

庭审前后荒诞事太多

四名受害法轮功学员在最后自我辩护中都说由于身体有病,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了,让自己成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修炼法轮功对每个人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有好处。法轮功不是邪教。

审判长却当庭荒诞地说:“无论修炼法轮功是好事还是坏事,只要国家不让学,就是犯法的。”

更荒诞的是,庭审前,家人到当地公安局610要人时,610人员称,四人已经被告上法庭,“你们要是想请律师,只能请我们指定的律师,并且只能做有罪辩护,不能做无罪辩护”。

此次非法庭审,没有原告受害人参加,也找不到受害人;没有真正的人民陪审员出庭评论说话;给出的家人旁听的名额:一个家庭只允许一个人旁听,既是公审,就应该允许社会民众来旁听论理,这些都没有;集中公审四个人属于阵容很大的庭审,不应该组建简易法庭开庭;到外地非法庭审好人,当局到底怕什么?

庭审时间短促,是走形式;审判长多次打断律师辩护;不给当事人辩护的机会;法警对当事人动手动脚;而且共产党员讲无神论,参加庭审的公检法司人员都是共产党员都应该回避,但他们没有回避。

检方以骗证、编供诬陷祖培勇

非法庭审开始后,公诉人拿出所谓的口供,对首先被强制出庭的祖培勇进行构陷,指控他触犯“利用某教破坏法律实施罪”。辩护律师提请审判长让当事人陈述被抓捕的真实过程。

祖培勇说,在去年十月二十三日,早上七点钟左右,有两人竖梯子爬墙进他家里,威胁他开门,然后闯进大约七、八名身穿警服和便衣的人。随意拿一张没有合法签字的搜查证书在他面前一晃,也没有出示工作人证件,就对家里进行了长达几十分钟的翻家,最后找到一个多年前的印有“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将做所谓“物证”,将他绑架到当地依汶镇派出所。晚上十点左右关进沂南县看守所。

二十几天后,有一个自称是山东省公安厅(也可能是监察厅)姓马的人找到祖培勇,主动套近,说“你遇到我是你幸运,在这里谁也不能让你出去,只有我可以”。等过了五天后,姓马的这个省厅的人又带着一个叫米成杰的自称是老师的人,将祖培勇带进一个叫领导办公的房间内,对他说:“某某已经交代了是你给他的有关法轮功物品,你只要按照我们说的承认是你给他的,我就以人格保证放你走。”在多次以主动示好诱骗下,让祖培勇按照他们说的,编造了不属实口供。

辩护律师指出,本案公安对祖培勇即没有受案也没有立案记录,无证无据抓人、私闯门宅、抓了人不通知家人、先抓人后捏造证据、乱用检查权和搜查权及扣押权、相关法律文书无签字,受案立案程序违法。取证采用诱供、骗供、编供手段,出具的口供不能当作证据。

期间,律师想多解释辩护几句,多次被审判长打断话。

公诉人说祖培勇和李长芳去刘乃训的家就是有组织的修炼法轮功。可他们几人都是一个村里的亲戚,难道亲戚不能偶尔走动吗?就算是在一起来炼功,是锻炼身体,这有什么罪?

公诉人妄图以临沂市国保支队出具的所谓“批复意见”作为定案依据,但刑诉法中并没有“批复意见”类的证据种类,假如是《鉴定意见》也不符合证据要件形式,况且临沂国保不是独立的行政机关,不具备法定资质,所以临沂国保的“批复意见”没有法律效力。

公诉人还说有人证证明祖培勇他们发放法轮功传单,律师提请审判长叫人证出庭作证,但人证没有露面。

公诉人以“利用某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指证当事人。律师反驳说“利用”就是使用各种手段使某教组织为自己或他人服务,但本案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当事人使用哪种手段为自己服务;而且我国现行法律法规一千多部,当事人究竟破坏了哪一部、哪一款、哪一条法律,致使该法律法规不能得到有效贯彻实施?从庭审调查、举证过程看,公诉人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辩护律师还当场反问公诉人员的低级错误:卷宗上提审人没有签名是否合法?马某和苗某是否合法对祖培永提审?那为什么卷宗上时间、卷宗序号、相关办理人没有签字?

公诉人说,卷宗都有的。在对质下才发现,法院给辩护律师的卷宗和诉讼人的卷宗不一致,有极大的内部造假行为,这时诉讼人抓头挠腮的笑着说“搞错了,不是什么大事”。逃避律师追问。

正义律师认为公诉人出具的所谓证据不合法,取证的执法者行为违法,“法无明文不为罪”、“思想不构成犯罪”,公诉人错用刑法三百条。宪法和国际公约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祖培勇主观上没有破坏法律实施的故意,他只是修炼强身健体,行为谈不上社会危害性。我的当事人无罪。

祖培勇自辩自己信仰“真善忍”无罪,还想多说,就被审判长无理打断。

最后,审判长说择日宣判,草草的宣布结束庭审,急匆匆的离开现场。希望相关人员们回去后从此能反思回归各自的人性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4/发生在年关前的荒唐庭审-382043.html

2019-01-23: 山东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王西兰、刘乃训面临非法开庭
据悉,沂南县祖培勇、李长芳、王西兰、刘乃训,1月24日,在临沂面临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0762.html

2018-11-25: 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早晨六、七点,在山东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发生了一幕让当地百姓心惊胆颤的画面:

九辆警车突然窜进村里,几十名巡警快速下车后,立即分头扑向该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翻墙、破门而入,当时将祖培勇、李长芳(女)两名法轮功学员暴力劫持进警车里。在骚扰盘问了许多法轮功学员家属后,警察才扬长而去,恶行长达三个多小时。

惊魂未定的村民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县公安局以隋家店村为重点搞所谓“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可村里这些法轮功学员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好人怎么会是“黑恶势力”?隋家店村怎么还成了“扫黑”重点村?

当地百姓哪里会知道其中的内幕,因为这是县政法委610的邪恶意图,更是县公安局打击报复无辜的卑劣手法。

原来,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这个县岸堤镇西沿路村法轮功学员邢西美,在集市上发放真相台历时,被当地警察非法劫持到临沂看守所加害,短短十几天,邢西美就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5/山东沂南县公安局以“扫黑”之名迫害善良百姓-377618.html

2018-10-28:山东省沂南县祖培勇、王希杰的妻子遭绑架情况

山东省沂南县依汶镇祖培勇、王希杰的妻子10月23日当晚被依汶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沂南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8/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76309.html

2018-10-24: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依汶镇隋家店村祖培勇和王希杰的妻子被绑架

2018年10月23日,凌晨5:00-6:00点钟左右,沂南县公安局和依汶镇派出所一大帮人,强行敲门,非法闯入隋家店村正在睡觉的祖培勇家,将祖培勇强行绑架到依汶镇派出所。

本村所有以前修炼法轮功的人家,都受到骚扰和非法侵入住宅以及暴力抄家,详情待查。据悉,本镇其他几个村,也受到不同程度的非法入侵和骚扰,详情会陆续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0/24/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6189.html

2010-05-02: 山东沂南县中共恶人暴行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222720.html

2010-02-06: 蒙阴县“六一零”头目李宝元等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法轮功学员祖培勇,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人,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在走亲戚的途中被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绑架。在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34.html

2008-11-23: 谁来抚慰这个饱受风霜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47.html

2007-08-30: 山东沂南县大法弟子祖培勇被非法劳教两年

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大法弟子祖培勇日前被当地“六一零”人员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祖培勇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等绑架。此后,他的家人、近邻好友及村干部等多次到蒙阴县“六一零”、看守所要求探视、放人,均遭拒绝。

八月十六日,祖培勇的几位家人再次到蒙阴县看守所,要求无罪释放祖培勇回家,遭所长及警察辱骂恐吓,被赶出办公室。

八月二十一日,祖培勇的家人与村干部一起到刑警大队要人,“六一零”办公室的队长张泳称祖培勇已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已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了。家人质问为甚么不通知家人,警察将家人撵走。

祖培勇的家人又去看守所,在家人再三追问下,有个女警称祖培勇是星期天被送走的。家人问道:“一个炼法轮大法的好人,怎么就无凭无据的给抓了,怎么又就无凭无据的给送走,而且连通知也不给?”看守所警察被问的无话可说,便大吼大叫。

八月二十二日早上,因当地镇派出所说没有接到劳教通知,祖培勇的家人立刻又去蒙阴县看守所要人,“六一零”头子叫家人上王村劳教所去问。家人责问为甚么这样对待祖培勇,学法轮功身体健康、做好人没罪。“六一零”头目大声吼叫赶家人走。

后经村干部核实,证实祖培勇已被劫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祖培勇的摩托车被警察抢去至今未还。

另外,在去看守所要人过程中,祖培勇的家人遇到的一些蛮横恶警真是令人心寒,但也有明白真相的警察说:“我们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他们是好人,但是我们说了不算。”村里的干部也都说:祖培勇夫妻二人确实是个好人,迫害祖培勇真是不应该。

祖培勇夫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曾五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非法抄家,几乎家徒四壁,连打坐的垫子都给恶党 人员拿走了。这次恶党人员非法抄家时,见没有可拿的东西,还恬不知耻的说“这哪像过日子的”。

祖培勇夫妻八年来遭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一日报导:山东沂南县大法弟子祖培勇夫妻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791.html

2007-08-19:山东沂南县祖培勇被非法关押 家人被拒绝探视

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大法弟子祖培勇,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在去蒙阴的途中当走到蒙阴县旧寨乡时被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等绑架。七月二十三日下午旧寨乡派出所就把祖培勇转到了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目前他仍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

他的家人和大队书记及亲朋与近邻好友等,到蒙阴县多次去要人:七月二十四日恶警不让见人;八月一日不让见人;但家人用电脑查出祖培勇就在蒙阴县看守所内被非法关押。在八月十日他的家人又去要人,天下着大雨,他们到蒙阴县“六一零”去要人,其中有一个恶人,把祖培勇的母亲拽着胳膊往外拖,嘴里嚷嚷着:你们又来闹(指来要人),蒙阴没有一个敢来闹的,人不在这。“六一零”的头子说:“你们还把这事上了互联网,弄的没有一个不知道的。”他们又去了蒙阴县看守所,那里的人说:“人是在这里,我们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他们是好人,但是我们说了不算。”就是不让见人。

昨天,八月十六日,天下着大雨,他的家人又去要人,看门的让他们進去了,他的母亲、儿子、妻子在蒙阴住了一宿。可是今天“八月十七日”早晨,听说连大门都不让進了,他们决定先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9/161143.html

2007-08-06: 山东蒙阴县祖培勇被绑架 看守所拒绝亲属探视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晚,祖培勇在去蒙阴的途中,当走到蒙阴县旧寨乡时,被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等绑架。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还于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到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祖培勇的家里非法抄家。七月二十三日下午旧寨乡派出所就把祖培勇转到了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七月二十四日,祖培勇的两位老人、亲戚、大队书记和近邻等到旧寨乡派出所去要人,他们说人不在旧寨,在蒙阴县看守所。蒙阴县看守所不让见人。但亲属们不放弃,还去要人。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祖培勇的母亲、儿子与大队副支部书记等十几人去蒙阴县要人,先去了刑警大队,值班人员说队长张泳不在,等队长回来再说。给张泳打手机,张泳说研究研究。

他们又到县公安局,他母亲、儿子说明来意,门口值班人员说找信访科王科长。姓王的科长非常邪恶,把老人和儿子撵了出来。

他们又到县委,县委办有一个办公室的科长和一个工作人员也蛮不讲理,恐吓说把他们轰出去,同去的人与他们说理,他们理屈才灰溜溜的走开了。

后来他们又去了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不让见人,说拿钱来就让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6/160304.html

2007-08-04: 山东省蒙阴县近期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近况

约七月二十三日晚,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的大法弟子周光明、周桂花、刘静、张纪梅在费县薛庄被恶警无辜绑架,现关押在费县看守所,望蒙阴县看到此消息的同修用正念加持并配合上述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家人去费县看守所营救亲人。

前段时间被恶人绑架的孙士珍、周传珍、公秀爱这三位同修已回到家中,王红被非法劳教一年。石少新、类欣仍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二人对大法都很坚定。张艾军、王光健、祖培永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拘留所,也都很坚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4/160134.html

2007-07-31: 山东沂南县大法弟子祖培勇夫妻遭受的迫害

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祖培勇夫妻,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五次被非法关押,四次非法抄家,连打坐的垫子都给恶党人员拿走了。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恶党人员非法抄家、没有可拿的东西时,还恬不知耻的说“这哪像过日子的”。祖培勇的父母整天担惊受怕,孩子在学校受到老师和同学的歧视。老人不明白,儿子媳妇做好人为甚么屡遭迫害?!

祖培勇今年四十岁,其妻刘建华四十二岁。俩人一九八九年结婚,一九九零年喜得一子,日子过的很美满。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一年也就是孩子不到一周岁的时候,二十四岁的祖培勇得了一种病,被动物附体,年轻力壮的祖培勇被折腾的骨瘦如柴,只有七八十斤,家庭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小巧玲珑的刘建华身上,从此阴影笼罩着整个家庭。直到一九九七年三月份,祖培勇听人说起了法轮功(法轮大法),大法不讲给人治病,但师父很有本事,能从根本上解决弟子的根本问题。他早晨三点钟起床,到四十多里地的县城去找炼功点,找了三天才找到炼功点。祖培勇得到了《转法轮》,回到家里他抱着书大哭,妻子问他怎么了?他对妻子说:“让我哭完了再跟你说。”夫妻俩人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祖培勇得大法后,师父给他清理了身体,他马上恢复了健康,体重增加到一百四十多斤。他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大队集资、纳义务税、交工粮、干义务工等都抢在前头。村里人从他夫妻二人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纷纷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健康、幸福与美好充满了整个村庄。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后,依汶乡派出所恶党警察用欺骗的手段,把祖培勇夫妇及大法学员拉了一车送到了圭家庄的一个二层楼的院子里,在二楼里关了三天,迫害学员让写不炼功保证,依汶乡政法委书记王伟诽谤师父与大法。在恶党江泽民流氓集团公开迫害大法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八日,祖培勇夫妇分别到北京上访局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马牧池乡派出所的恶警代海波和另一个人,非法把祖培勇从北京带回沂南县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向祖培勇的老人敲诈罚款,老人被迫向亲朋好友凑借人民币五千元。妻子刘建华与大法弟子在山东章店候车室讲真相,被章店车站恶党人员给非法扣押,关了一晚上,第二天被沂南县依汶乡派出所的人劫持回,送到了沂南县刑警大队迫害。恶警又打又骂,之后把刘建华等人送到了沂南县看守所迫害,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又勒索罚款(向刘建华的老人敲诈,老人向亲朋好友凑借的)人民币五千元。夫妻二人共被勒索罚款一万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左右,祖培勇正在地里帮亲戚干农活,依汶乡政法委书记王伟(此人原来在县供电局当会计,现在界湖镇不知干甚么),与当时的依汶乡派出所所长郭某某、副所长李某某、指导员朱X亮(非常邪恶)(现在在沂南县看守所),绑架祖培勇,又到祖培勇家把其妻刘建华也绑架,并非法抄家,把私人财物电视机、缝纫机、单放机(放师父讲法录像的机子)给拿走了。祖培勇夫妻俩在沂南县看守所被非法迫害关押了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正月二十八日,白天祖培勇给弟弟盖房子,晚上十一点,依汶乡派出所五、六个恶警(姓陆、刘、张等)和依汶乡政法委书记王伟,闯入祖培勇家,非法抄家,几个恶徒硬拉祖培勇上车。祖培勇抵制非法抓捕,他的衣服被恶警撕的破烂了,十岁的孩子吓的跑去找来奶奶,奶奶吓的瘫了,妻子刘建华试图走脱,被姓刘的恶警给抓了回来,推上了警车,把他俩关在依汶乡里庄(村庄名)的一个院子里。

五、六天后,祖培勇夫妻俩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跳窗逃了出来,从此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三日左右,祖培勇夫妇在青驼车站坐车,青驼派出所恶警非法检查包裹,又把二人绑架到沂南县看守所迫害。刘建华被非法迫害关押了一个月,县公安局姓范的恶人拽着她的头发,打了她一个嘴巴。县公安局姓孙的恶人让祖培勇坐在师父的法像上,祖培勇不配合邪恶,他的上衣都被拽破了。祖培勇被非法劳教两年,于王村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三日从劳教所回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晚,祖培勇在去蒙阴的途中当走到蒙阴县旧寨乡时被旧寨乡派出所恶警张勇、秦立奇等绑架。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还于七月二十三日上午到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村祖培勇的家里非法抄家。当时大门(不到一米半高的小铁网门)锁着,恶警拿着铁铲要撬门,砸门砸锁,被大队书记给拦住了。恶警一脚把门口的一只铁桶踢翻,露出了钥匙,才把大门打开,非法抄家,看到他家一无所有,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把仅有的一盒子香给拿走了,临走时还恬不知耻的说:“这哪像过日子的。”七月二十三日下午旧寨乡派出所就把祖培勇转到了蒙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七月二十四日,祖培勇的两位老人、亲戚、大队书记和近邻等到旧寨乡派出所去要人,他们说人不在旧寨,在蒙阴县看守所。蒙阴县看守所不让见人。但亲属们决不放弃,还去要人,直到把人要出来为止。

祖培勇夫妇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严格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遇事从不和人计较,他们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是远近闻名的大孝子。去年他弟弟刚刚结婚,就把俩位老人给撵了出来。他弟弟住五间大瓦屋、两间平房,而祖培勇住三间相通的瓦屋,一间当卧室(就一张床),两间当客厅(一张桌子、一套破沙发),中间用一个大衣橱和一块布帘当墙。俩位老人只好暂时在他的厨房(东屋的一间平房)居住,老人在他家住了好几个月。今年孝顺的祖培勇夫妇向大队要了一块宅地,刚刚给老人盖好两间房子,还没有拉院墙和收拾屋子,连大门还没有安。可祖培勇又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看守所。可怜的老人还等着祖培勇回来给拉院墙、安大门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159894.html

2007-07-26: 山东沂南县依汶乡大法弟子祖培永再次被绑架

沂南县依汶乡某某村的大法弟子祖培永,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在走亲戚的途中当走到蒙阴县旧寨乡时被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绑架。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恶警还于七月二十三日到沂南县依汶乡某某村大法弟子祖培永的家里非法抄家。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5.html

2001-03-19: 祖培勇 沂南县依汶乡隋家店 男 因進京上访曾被拘留,2000年7月夫妻二人与县公安局副局长孙宪宁谈话,孙邪恶嫌其不敬,二人遂被刑拘一个月。其间乡委书记带领一帮鹰犬抄了他们的家,所有值钱的财物均被非法掠夺,至今未还,家中一片狼藉。

临沂 沂南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1-26: 沂南县政府部门责任人与内部电话(临沂市固定电话区号是0539)
山东省沂南县法院办公电话:
保全组 0539-3221712
0539-3221165
行政庭 0539- 3221731
信访室 0539-3615301
刑一庭 苏建斌 0539-3220656 ;夏立军 0539-3221169
刑二庭 徐以彩 0539-3221012; 尹传伟 0539-3221208;(办理人员)
民一庭 张玉栋 0539-3615267 黄俊峰 0539-3220708
江海 0539- 3221356 高泽生 0539-3615263
民二庭 柳祥田 0539-3222787 于存学 0539-3221294
于范 0539-3222376
民三庭 任晓龙 0539-3251219 胡伟平 0539-3615113
来海滨 0539-3221768 孙明霞 0539-3615119
立案大庭 0539-3276110
结算中心 0539-3260386
执行大厅 0539-3251239
110室 0539-3223278
沂南县公检法司部门:
维稳办 0539-3336979,粟 15698286671
政法委 0539-3221415,负责人 胡松云,办 0539-7900379,手机 13505396931
法院 0539-3221008,负责人 宋思伟,办 0539-3250008,手机 13355002828
检察院 0539-3011966,负责人 臧得勇,办 0539-3011901,手机 15653960023
沂南检察院检察长是魏友森。
公安局 0539-3221238,负责人 马连成,办 0539-3221007,手机 13583930009
交警大队 0539-3776909,负责人 吴志国,办 0539-3776901,宿舍:0539-3776911,手机 139539568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