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福建 >> 三明 清流县 >> 童雪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三明市清流县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5-18
案例分类: 劳教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毒打/体罚  剥夺睡眠  事业/学业被影响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童雪升 童雪升的哥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5-03: 坚持信仰被迫辍学 福建童雪升遭受酷刑迫害
童雪升,男,三明市清流县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来遭受中共迫害,被迫中断了学业,在儒江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闽西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童雪升被迫害中,家人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一九九七年九月,在集美轻工业学校读书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心变化巨大,二十多年了,没有吃过一粒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人。以前,童雪升爱生气、讲粗话、讲脏话、讲假话等许多不好的习气,修炼后都改了,心胸宽广了,心地善良了,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一九九八年九月份至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童雪升在天津轻工业学院上学。

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被迫中断学业

风云突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法轮功受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公园有警察把守,谁去公园炼功,就把谁绑架。九月份开学后,学院老师、领导也开始找学生们谈话,强迫学生们放弃修炼,并要学生写不炼功的保证,否则,就不让上学。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童雪升听说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去北京上访,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当时童雪升想:“这么好的功法,被人误解,真是不应该,肯定是政府弄错了,我也要去说句公道话。”到了北京,童雪升听说很多法轮功学员去了天安门,童雪升也想去天安门看看。

一到天安门,童雪升就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为打横幅被绑架,有的因为打坐炼功被绑架。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打倒在地后,被警察连拖带拽的拉上警车。在童雪升不远处,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横幅被警察抢了,童雪升看到后,就跑过去,想把横幅抢回来。刚碰到横幅,突然上来几个警察,用警棍往童雪升身上乱打一通,把童雪升打倒在地后,就拖上了警车。童雪升被拉到天安门派出所,派出所里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得知都是来北京上访的。

后来,童雪升被学院来人接回,把童雪升非法关在一间房子里,不让上学。后又把童雪升送回了原来的中专学校——厦门市杏林区集美轻工业学校,因为童雪升是从该所中专去读大专的,属于自学考试类的。

回到中专学校,学校还是不让童雪升上学,把童雪升关在一间房里,让老师、班主任来做童雪升的“转化”,说不放弃修炼法轮功,就不让童雪升上学。

童雪升选择了修炼大法,学校保卫科和杏林区“六一零”人员就合谋把童雪升非法拘留十五天,说是让童雪升进拘留所反省。

在拘留所里,警察跟童雪升谈话,说只要童雪升“悔过”,还可以回学校上学。童雪升跟拘留所的警察讲:“我们炼法轮功没有错,是政府弄错了,我们上访就是为了想说句公道话,证实法轮大法是清白的。”

由于童雪升不悔过,坚持修炼法轮功,学校就不让童雪升上学了,把童雪升送回了老家,交给了当地的派出所,由当地派出所监视童雪升的行踪。

刚到家,整个村的人都知道了。那时大专学生还不是很多,特别是农村要培养一个大专学生很不容易,整个村的人都为童雪升感到可惜。由于迫害刚开始不久,受电视谎言毒害的人多,大多数村民都不理解童雪升的行为。童雪升的父母不修炼,也是难以理解童雪升。父母觉的十几年的辛苦培养成为泡影,伤心至极。

当地镇派出所和县“六一零”人员受上级指使,三天两头由村干部带着来童雪升家骚扰,逼迫童雪升放弃修炼法轮功。有时童雪升在地里干农活,就被告之有人来找了,叫童雪升回家,严重干扰了童雪升家的生活。

童雪升坚定了要再次上访的心,决定外出打工挣路费上访。第一次出门打工,由于大专没毕业(差几个月毕业),没经验、没技术、没学历,找工作真是很难。童雪升身上又没有多少钱,为了生活,只能做点临时工作,或到工地上去做苦工。童雪升外出打工,当地“六一零”就通过各种方式到处找童雪升。每发现童雪升在哪打工,就跟童雪升打工的领导讲,叫他们监视童雪升

二零零一年一月,童雪升再次来到北京天安门,诉说自己的心声。童雪升刚打出横幅“法轮大法好”不到一分钟,就被几个警察和便衣抢去,并被警察用警棍打倒在地后抬上警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因为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多,北京关押人的地方关不下了,没说地址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送去东北三省。童雪升看到有好几辆大客车上,全部都是法轮功学员。

在盘锦市看守所遭迫害

童雪升被送到了辽宁省盘锦市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把法轮功学员分开,每一个人被关在一个号房。号房由牢头管理,牢头受看守所警察指使,叫牢头迫害谁就迫害谁,牢头大多都是重刑犯(杀人犯)。

一到号房,牢头就指使犯人给童雪升冲冷水,童雪升全身衣服被脱光,被一瓢一瓢的冲冷水,从头冲到脚,那时东北零下几十度,冻的童雪升浑身发抖。冲完后,坐那不准动。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一天到晚坐着,稍微动一下,过来就是一脚。当时童雪升的胸口被牢头踢了一下,气都出不来,好半天才缓过来。吃饭一顿只给一个玉米馍和一碗玉米汤,难以下咽。睡觉没有位置,只能侧着睡。

非法提审时,警察拿着一根带铁钉的木棍,问:“说不说从哪里来的?”不说就打。通过暴力、诱骗等方式使法轮功学员说出从哪里来的,说出后,就通知当地的“六一零”劫回。

在清流县看守所遭迫害

童雪升被劫持回当地后,被关进了清流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吃的菜还不如猪吃的。县“六一零”人员来提审时,说不放弃修炼炼法轮功就送劳教。童雪升跟他们说:“公民有上访、信仰的自由,我没有违反法律,只是想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说句公道话。”

由于童雪升不放弃信仰,县“六一零”受上面指使,把童雪升送省劳教所(儒江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儒江劳教所被迫害一年

劳教所更是邪恶至极,成立了“专管队”,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五、六个警察组成。警察在省劳教局的指使和压力下,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迫害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童雪升刚进去,就被面壁,从早上起床一直面壁站着,到晚上睡觉。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由两个包夹看管,一个号房一个到两个法轮功学员,相互之间不许说话。每隔一段时间就来转化一次,每一次七~十五天,每次“转化”迫害都升级。

童雪升进劳教所没几天,中国年刚过完,他们就开始迫害升级了。前二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后面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整天站着面壁,不让动,动一下,包夹就打,童雪升的脚、腿、手、全身都肿起来了。一个星期后,开始一个一个问法轮功学员转化不转化?不转化的,就拉到早已准备好的密室用电棍电。童雪升也被拉到密室用电棍电,电完之后,整个人好象傻了一样,好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

法轮功学员被打是经常的事,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有绝食抗议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精神病医院灌食,当精神病对待。在劳教所被警察迫害死好几个法轮功学员。警察一次次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们还是一次次的、毫无怨恨的跟警察讲真相。那些毫无人性的警察说:“打你、电你,也没人知道。你去告也没用,把你打死算自杀。”

后来警察发现暴力达不到“转化”目的,就用假经文诱骗,或叫邪悟的人做“转化”,一时蒙骗了不少法轮功学员。当被蒙骗的法轮功学员清醒后,发现做了不该做的事时,真是懊悔的生不如死。

劳教所还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出操,不出操的就被两个警察拉去用电棍电。还强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看完之后写体会,不写就打或不让睡觉或上刑等。还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抽血,后来才得知可能是配血型,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去贩卖。

被监视、骚扰

从劳教所出来后,当地“六一零”人员仍然一直在监视童雪升的行踪,童雪升到哪里打工,“六一零”都想尽办法打听。家里人不告诉他们,就找亲戚、朋友、同学问童雪升的行踪。

二零零三年中国年过完不久,刚好是“两会”期间,童雪升回了一次家,当地县“六一零”人员和镇派出所勾结,又把童雪升绑架了。童雪升被关在镇里的一个小房间里,二十四小时叫人守着,不让童雪升出去。非法关了十五天,“两会”开完,才让童雪升回家。

二零零三年下半年,童雪升在广东省梅州市打工期间,一次因在公园里看书,被一不明真相的巡逻人员看到,童雪升被绑架到派出所盘问,关了一天一夜,后由当地派出所接回。外出打工受到严重干扰。家里父母也因童雪升一次次遭受绑架、被迫害,精神压力极大。

遭闽西监狱迫害四年

二零零五年九月,童雪升因讲真相再次被“六一零”人员绑架。几个“六一零”闯进出租屋,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乱翻一通,抢走了电脑,把童雪升绑架到一个宾馆里,童雪升双手被铐在一张椅子上,除了上厕所外,二十四小时不让动。童雪升绝食一个星期后,把童雪升送到清流县看守所。后被清流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被劫持到龙岩市闽西监狱遭受迫害。

闽西监狱关的都是重刑犯,全省死缓、无期、十几年徒刑的犯人都往这里送。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也往这里送,被当作重刑犯来对待。

刚一进监狱的入监队,童雪升就听说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因拒绝认罪、不出操,被监狱警察用手铐把双手吊在窗户上,吊了一个星期。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因绝食一百多天,瘦的不行,跟原来判若两人,只剩下皮包骨了。

监狱抽调了几个利益心重、一心想往上爬、善恶不分的警察来专管“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童雪升被关在一个封闭的号房里,以前是其他服刑人员住的。两边窗户用报纸糊住,不让看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里。童雪升一只手二十四小时被铐在铁架床的铁管上或桌脚上,睡觉时也铐着,不“转化”就不解开手铐。有时是两只手成大字形被铐在窗户上。

一个号房住四个人,另外三个是被洗脑邪悟的犹大,看着童雪升,同时又想“转化”童雪升童雪升不听犹大讲时,犹大们就放污蔑法轮功的录像。采用恐吓、诱惑、暴力、洗脑等手段想迫使童雪升放弃修炼。

两个月后,监狱警察看童雪升还不“转化”,就把童雪升送到严管队。严管队就是狱中狱。通过警察指使,由犯人迫害犯人,迫害死了不少人。人死了,就说是自杀或病亡。整个监狱所有不服管理和违规的服刑人员都往那里送。

在严管队,童雪升整天在操场上,不是站就是坐着,而且还要一动不动,稍微动一下,就被打;看到警察要面朝墙壁;大热天出汗多,喝水也被限制;晚上蚊子多的没办法睡觉。被打是经常的事,被警察指使的犯人为了减刑、为了一点小便宜,可以随便找个理由打人。有一次,童雪升也不知道啥原因,就遭到一顿暴打。拳头、巴掌象雨点一样落在身上,一抬头又被打,直到犯人打累了才停手。再强壮的人,只要进了严管队都会留下一身内伤。

一个月后,又把童雪升送回入监队,不久又把童雪升禁闭起来,想迫使童雪升转化。童雪升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残酷迫害 家人承受痛苦

二零零九年九月,童雪升从监狱回家后,当地“六一零”还暗地里一直非法监视着童雪升,时不时的打听童雪升在哪打工。

童雪升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童雪升的哥哥也因为讲真相,被非法劳教两年。童雪升的奶奶得知两个孙子被绑架后,想念、担心孙子,一病不起。临终前,也没见上孙子们一面。童雪升的父母曾经以童雪升两兄弟为骄傲,而两个儿子遭受中共迫害后,除了承受内心的苦难,还要承受亲朋好友的指指点点和讽刺挖苦。童雪升的父母经常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3/坚持信仰被迫辍学-福建童雪升遭受酷刑迫害-404649.html

2001-05-11: 大法弟子阙(字不清楚)善忠、周天义、谢会展、童雪升、游灿良、陈進华、陈洪杨,陈依通等人同样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现都关押在福建福州儒江劳教所,恶警胡波等人经常扒光修炼学员的衣服查找“经文”,蛮横粗暴,长期体罚,不让睡觉,指使吸毒劳教人员对修炼学员24小时看守,吸毒劳教人员随意打骂,用打火机烫修炼学员。

三明 清流县联系资料(区号: 598)

2013-07-09:
一、福建地区集中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地---福建省清流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主要场所)
福建省三明市清流监狱邪恶人员
清流监狱指挥中心0598-5261972办公室0598-5261999  值班室:0598-5261242  传真:0598--5261217
监狱长  邪党书记---杨天良 0598-5261236  手机:13605992435
监狱政委 --- 曾道新       0598-5261969  13507552811
监狱纪委书记---余有军     0598-5261238  13859423186
监狱政治处主任-黄俊华   0598-5261206  13806969149
付监狱长---庄 标          0598-5261241  13960570766
付监狱长 (福建省清流新垦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常务付总经理)---黄晓宁  0598-5261239  18065797677
付监狱长---李晓东         0598-5261071  18060121133
监狱付调研员  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付总经理 5261900  13605988930
监狱办公室主任  周忠健   0598-5261999  13860585822
监狱政治处付主任  张河清 0598-5261980  13906082803
医院 院长   范训淼       0598-5261235  15159116010
狱政科科长  张仁慈       0598-5261240  15860877889
狱侦科科长  李腾生       0598-5261232  13666952168
教育科科长  江文东       0598-5261225  18060120685
生卫科科长  李志明       0598-5261221  18060120319
劳工科科长  杨义汉       0598-5261215  1385942316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