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9-3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其它 >> 国外案例 >> 章翠英, 女

章翠英
章翠英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5-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2-02-26: 章翠英简介:

章翠英自小酷爱绘画艺术,她先后拜过几位中国最着名的国画大师为导师。可是病魔的折磨几乎让她放弃她的绘画艺术生涯。正在她对生活和事业失望之际,她有幸接触并学习了法轮功,从那以后她不但摆脱了疾病的困扰,而且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同时也照亮了她生活与事业之路。

在中国江泽民集团从九九年七.二○残酷镇压法轮功以来,很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劳教,判刑以至被虐杀!作为一个法轮功身心受益者,章翠英愿意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向中国政府反映:法轮大法好!镇压是错误的!她曾在中国驻澳大利亚悉尼的领事馆门前请愿4个月,得到的回复只是领事馆紧闭的大门。后来章翠英决定回中国向中国政府直接反映镇压法轮功这一错误行为。她先后四次回国,每一次都被打被抓。最后一次她被关了八个月,只为了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在狱中,她被迫睡在厕所便池旁;由于继续炼功而遭毒打,被带上脚镣并投入男监;逼迫她放弃澳洲国籍等等。最后在澳洲政府的援助下她才被释放,回到阔别八个月的澳大利亚,同家人团聚。

2001-05-10: 都柏林,5月2日--爱尔兰的法轮功团体今天在都柏林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澳洲和英国的法轮功修炼者应邀叙述了他们在中国遭受酷刑的可怕经历。玛丽?劳勒女士(国际人权捍卫者保护基金前线主任),富兰克?詹宁斯先生(国际特赦爱尔兰分部运动负责人)和吉姆?道林(“赵明之友”发言人,http://www.fozm.org)在会上发了言。会上还放了新录制的有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录像,几乎所有与会者,包括新闻记者和国际特赦的成员都被法轮功修炼者的正义和勇敢所打动而流泪,并对腐败的江氏集团的邪恶表示愤慨。

章翠英女士,一位来自澳洲的法轮功修炼者,讲述了她在中国监狱里受到的折磨和见证。章女士在中国两次被捕并被关到四个不同的监狱里长达8个月,在监狱里,她受尽了残忍的酷刑,包括暴打、剥光衣服以及上手铐和脚镣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0/10871.html

2000-11-23:澳洲太阳先驱报:为了炼功被关押、被虐待
澳洲太阳先驱报(The Sun-Herald)11月19日报道-中国海关搜走了澳州公民章翠英带的资料,然后重重地打了她一记耳光。“我被打得很惊慌,三天听不到声音,”三十八岁的小章说。她上周回到她在悉尼西区亚古纳(Yagoona)的家。

这记耳光只是八个月监狱折磨的开始,这个有一个孩子的母亲在中国监狱中被锁上脚镣并时常挨打。她的罪只是因为她是法轮功的拥护者。法轮功是经过炼功达到精神
升华的一种锻炼。1999年11月被中国政府定为邪教及禁止。

“我被送到一个军营,三个士兵轮流审问我超过20小时,我精神疲惫,己乎要睡着,他们就要我站起来,”她说。

小章不断地告诉他们她只是想把一封信交给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呼于结束禁止法轮功。她已经试图这样做过,所以她今次在她的澳洲护照上没有正确的签证,这是她第三次试图進入中国,为此被送進监狱。

“他们把我送進看守所,在一个小房间关了十个人,厕所也在里面,我们就睡在一块大木板上,”她说。“我感到害怕。”

她拒绝吃每天两餐的饭,开始决食,但每天坚持炼功。“如果不是法轮功,几年前我可能已经因关节炎而瘫痪了,”小章说。“但当守卫看到我炼功,他们就向我大声斥喝,扯我的头发,用木棍打我,把水和垃圾倒在我身上。”

小章不理会守卫,不怕有时可能持续20分钟的毒打,继续每天盘腿打坐。最后那些沮丧的守卫把她双脚锁起来。

四个月后,她被转移到主监仓。在那里守卫叫犯人如看见她炼功就用脚踩她的腿。因她的皮肤发炎,她被迫睡在厕所边的水泥地上。脱衣洗澡时男犯人是可以看见的。

在她监禁期间,澳洲领事为她的释放作了很大努力,并把她丈夫周忠明和14岁女儿贝拉(Bella)的信带给她。“守卫把我丈夫的一封信(译者注:信里有师父经文“走向圆满”)夺走,那天我感觉到生不如死,”小章说。

终于她被告知会在11月4号释放。澳洲外交部发言人说:“从去年11月起有32个澳洲
公民被扣押后驱逐出境。”

中国驻悉尼副领事阮德万说:“法轮功在中国是禁止的。章女士是知道的。但她仍
然到中国去上访抗议,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被认为是违反法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3/1125.html

2000-11-05: 被江泽民无理关押8个月的章翠英回到悉尼

因二会期间回国上访而被关押8个月的法轮功学员,澳州公民章翠英,经历魔难今天到达悉尼机场。

随着法轮功真相在人间的传播,澳州媒体越来越注重法轮大法的报道,章翠英回澳的时间自然就成了媒体追踪的焦点。由于江泽民及其帮凶极端惧怕邪恶曝光,极力封锁消息,昨夜得知放人的消息,但何时到,哪班机却无人知晓。只有部分学员无准确目标地守候在机场。

来了,终于来了,为大法被关押了8个月的章翠英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她,身穿白衬衣,外套红毛衣,身无分文,没一件行李,捧起学员送上的鲜花笑着说:谢谢你们。一位学员与她握手时说不出话。是啊,我们应该谢谢她,而小张却说:你们在国外护法了不起。然后她脱下红毛衣,白衬衣,露出一件白色短袖T恤,上用笔写道:

为了一句公道话,
法轮大法是正法,
为此坐牢八个月,
历经艰险讨公道,
头可断,血可流,
浩气丹心留狱中,
中国镇压法轮功,
将成为千古罪人。

朴实的话语描述了她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在场学员无不为之感到震憾,泪水在眼眶里涌动。

澳洲学员供稿
2000年11月4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6/363.html


2000-11-11: 我在中国监狱的遭遇
我回来了,我终于获得了自由。首先在此再一次向澳洲政府表示由衷的感谢。正因为澳洲政府不懈的努力,为我所做的一切,才使我有了今天的自由,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澳洲政府的感激。一个人失去自由是最最痛苦的,更何况是在中国的监狱里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

我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一次次去中国大陆?我对江泽民的无耻行为感到不可思议,他作为一个十二亿人民的主席,竟敢这样正邪不分,颠倒黑白镇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所以我不顾自己的生命争取人权、争取正义。

三年前我患有严重的关节炎,所有的关节都痛疼不已,不能走远路,吃饭、睡觉都困难,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这就是我为什么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到中国去,为我们师父说句公道话,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揭露江泽民一伙的罪恶行径。

在这次被关押8个月之前,我还受到了不公的违反人权的待遇:

(一)1999年12月31日,我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升国旗,三个公安无故把我拖上警车,毒打了一顿,打得我血流满面。

(二)2000年1月26日,我在北京人定湖公园炼功,公安把我抓起来,送到监狱,并狠狠打我,直到打累了没有力气再打了才停止。然后我就问他们:公园不让人锻炼身体,造着公园干什么用。

(三)2000年2月4日,我和丈夫在北京一家饭店吃饭,中国公安部安全局来了十几个便衣警察把我和丈夫一起抓到北京最高刑事监狱,和死囚关在一起七天,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不经法律程序就把我们关押起来,只是因为我们炼法轮功。

(四)2000年3月5日,我打算在中国人大二会期间去递交给中共中央的一封信。可是一踏上中国的国土,公安就搜查我的包,当看到包里有给江泽民、朱总理的信及法轮功的书籍就对我大打出手,一记耳光掴得我头晕眼花,好几天耳朵都听不到声音,然后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把我毫无人道地关了整整8个月,释放时还宣布我终身不得進入中国大陆。我所有的亲人,父母、兄弟都在中国,难道连探望父母的权力都没有了吗?人权何在?天理何在?

8个月生不如死的监狱生活不堪回首,不能给亲人写信、不能打一个电话、终日不见阳光,被残忍地关押在牢房里,没有任何活动。我是澳洲公民,我要求见澳洲领事,可他们却无理拖了一个月后,才让我见澳洲领事。

在暗无天日的监狱里,我每天被强迫做工十多个小时,我要求看我最喜欢的书《转法轮》,而他们却不准,为了控诉这种没有人权、没有人道的待遇,我开始绝食。在五十多天的绝食里,我从原来一百二十多斤的胖子,瘦成皮包骨头。中国公安不但不同情,还骂我死了还不如一条狗等一大堆脏话,还让我睡在冰凉的水泥地上。我们澳洲领事来看我时,责问中国公安为什么不让我睡在床上,我向领事诉说我所受的折磨,中国公安在旁阻止我,不准我讲,否则停止我与领事的谈话,我说的话翻译怕中国公安责难,不敢翻译,领事鼓励翻译讲下去,不要怕。由于领事的抗议,我才得到放风的机会。

我二个月没吃饭需要炼功来补充能量,才能使我的生命得以维持。炼功只是静静地坐着,也不影响别人,可他们看到我炼功就打我、骂我、拿水泼我。我告诉他们炼功没有错,他们就恶狠狠地把我从床上摔在地上,拳打脚蹋,打得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晚上痛得不能入睡,还野蛮地把我铐上脚链,他们无论怎样打我,我还是坚持炼功,为此他们把我送到男牢房去,在那又暗又潮湿的房间里终日不见阳光,也不让出去散步,使我身体受到极大的损害。

惨无人道的长时间的迫害,使我倍加思念亲人、女儿,而中国公安却残酷地强行夺走我的笔,搜走我丈夫给我的信。在漫漫的长夜中,我思念着女儿,由于我被关押太久,本来性格内向的女儿心灵受到极大的创伤,变得闷闷不乐,不知哭了多少次等待妈妈,她写信给我们澳洲的领事让我早日回家做饭给她吃,这么小的心灵受到这样的伤害,而我却一个字都不能写给她给予安慰。中秋的夜晚我爬在铁窗望着明月流着泪写下了:“铁窗望明月,滴滴断心肠,时时思亲人,何时才回家。”我到底犯了什么法?难道信仰真善忍要付出如此的代价?

我不堪忍受非人的待遇,写信给领事和联合国,揭露他们迫害人权的暴行,他们知道后更加变本加厉地迫害我。我在垃圾堆里捡到的笔也让他们抢走了,我只能用牙膏在衣服上写字,以表达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修炼真善忍,头断血可流,大法不能丢。”他们看到后粗暴地把我推入牢房,强行剥下我的衣服,正好对着闭路电视男警察的监视,我只好尽力护住自己的身体。他们这种流氓行为简直令人发指。

10月30日澳洲领事专程来狱中探望我,问我有什么要和丈夫说,我让他们千万转告我丈夫我所乘的飞机航班。澳洲领事当场叮嘱中国公安尽快把航班告诉他。可是江泽民的帮凶害怕他们的邪恶行为被媒体揭露,于是他们就报了一个错的航班给我丈夫。我的一切物品都被中国公安没收了,里面有港币、澳币,我向他们要了几次都未能要回,我身无分文,到了悉尼机场,只能向人借了40仙令打电话,终于能告诉我丈夫,我回来了!我丈夫在机场的另一角走过来说:他从凌晨3时一直等到现在。我们全家含着泪终于团聚在一起了。我们全家再次对澳洲政府、澳洲外交部及澳洲领事馆的官员表示真挚的感谢,因为他们一次次的努力,才使我有了自由的今天。

如果我不是亲身经历,我无法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在中国这样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会是这样没有人权、没有人道、没有公理、没有法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无理关押入狱,多少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女学员被扒光衣服投入男牢,孕妇被迫坠胎流产,正常人被强行送往精神病院,这样的邪恶行径仍在中国蔓延着。

我们紧急呼吁澳洲政府和所有善良的人们,给予我们帮助。你们的帮助能使善良的人们享有基本人权、你们的帮助能使更多善良的人免受镇压与迫害、你们的帮助能使被迫流离失所的人们重返家园、你们的帮助能制止更多无辜的生命被迫害致死。在此我们再次恳求你们每一个正义的人帮助我们呼吁世界各国政府机构和善良的人们制止江泽民的邪恶罪行,并将他送上历史的审判台!

澳洲法轮大法学员章翠英
2000年10月9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1/233.html

2000-09-06:澳洲学员章翠英,冯晓梅,今年三月"二会"期间欲往北京请愿,在深圳受到拘留,并被关押至今,最近被深圳中级法院判刑8个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6/2317.html

2000-06-16: 狱中的澳洲学员给丈夫的信
想不到在狱中转眼度过了难忘的三个多月了,想必你一定很辛苦,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也不知道我还要在狱中关多久,能为大法付出是作为师父弟子的荣幸,关多久都无所谓,只是辛苦你了。

我在狱中绝食已50多天了,一层一层去了很多的执著心,真是难得的机会。在牢里没有事,每天打坐十来个小时。现在整个牢里就我一个炼法轮功的,我勇敢地把整个牢里的警察从所长至管教,一个个都摆平了。开始我们在狱中偷偷炼,警察一来就不炼了,后来她们都走了,就剩我一个人,我想这么一部伟大的法还偷偷炼,实在对不起师父,我就开始了堂堂正正地炼功,这一下他们上下都来整我,打我,骂我,拿饭盒扔我,拿水泼我,揪我头发等等,所长还说再炼就给我铐手铐和脚链,然后做一份材料往死里整,我都不动心,他们越是整我,越使我更加坚定堂堂正正地维护大法,弘扬大法。经过一个月的争取,现在他们看到我炼功再也不说话,都退却了。

我们澳洲领事实在太好了,又来看我们,还为我们日夜奔波,做了无数的事情,可是我们是北京公安和罗干亲自审的,其实我所做的一切是极平凡的,感到对不起师父。。。

谅必我妈已回上海了,你有空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目前的情况,叫她不要担心,我一切都很好。告诉Bella让她快点再看一遍<转法轮>,看完我就回来,每天接送她去学校。

有空打电话谢谢岸领事。

翠英 5月13日。

我也有可能回不了,希望你自己多保重,照顾好Bella。监狱的生活是修炼的熔炉,有人没有经过,有人经过匆匆地过去了,并没有珍惜。其实有许多奥妙,只能意会,不能言表。

5月2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7/1663.html

本案件有关文件

章翠英绘画展在丹麦哥本哈根成功举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30/29296.html

章翠英画展在伦敦圆满结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28/29221.html

章翠英的父亲从中国寄来的家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30/11621.html

章翠英给广大华人读者的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4105.html

香港法会发言稿:我在中国监狱的悲惨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7114.html

个人简历

章翠英应国际人权协会邀请在德国举办画展 揭露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4/12/28257.html

媒体报导

悉尼快报:再次被驱逐的女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6/7330.html

法新社:法轮功挑战中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8/6083.html

世界日报:澳洲法轮功学员赴台现身说法 章翠英披露大陆挨打坐牢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25/5899.html

澳洲快报: 为信仰坐牢-在中国监狱被打、锁上脚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11/234.html

悉尼晨报:从北京到班克斯镇,中国的迫害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3/106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