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铁岭市 >> 王杰(王洁), 女, 50

王杰(王洁)
王杰(王洁)
个人情况: 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街政科职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沈河区
有关恶人: 审判长:王菲(女)
迫害情况: 被判刑7年,此前五次被抓,多次绝食抗议,被逼做奴工
个人近况: 2012年4月21日 迫害致死 (2012-05-25首次报道致死)
亲友关系: 朋友
联系邮件: annameiliu@fastmail.fm
立案日期: 2003-05-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533

遭受迫害后的王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3-12:  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12/47位被沈阳监狱城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3)-306086.html

2012-04-26:狱中惨遭折磨 辽宁铁岭市王杰女士含冤离世

沈阳四十八岁左右的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士,二零零二年看到辽宁法轮功学员们被迫害得伤残无数、家破人亡,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同搜集迫害证据,没想到电话被监听,二零零二年十月遭到王立军掌控的铁岭市公安局恶警绑架,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非法判刑七年。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结束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时身体极度虚弱,患上膀胱癌,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点四十五分离世。

王杰女士去世前几天说:“沈阳大监狱真的很邪恶啊,我被关押在九大队,队长叫武力是女的四十九岁,教导员叫李红。二零零三年六月,在老大北监狱武力和李红还有很多犯人把极度虚弱的我拉出去暴力灌食,真是往死里灌哪。后来大北监狱搬家了,九监区的恶警们对犯人那个狠哪,狠到什么程度呢?每天早晨说把哪个犯人提出来就提出来,然后电棍一顿电,恶警们轮着电。大部份被电棍电击的犯人都是因为无法完成超负荷的奴役劳动任务。大法弟子刘霞(刘侠)被恶警和犯人们逼迫转化,嘴被他们粘上胶带,全身用胶带捆住被秘密押到二楼,之后再也没了音讯。这七年真的是太恐怖邪恶了,我都不敢再回忆下去了。”

这些话说完后,她就处于半休克状态了

见证法轮功学员被残忍折磨的凄惨场面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开始,王杰女士由于进京上访,被劫持关押沈阳龙山教养院迫害,在那里她见到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天子惨不忍睹的电击场面,这个十五岁小女孩的生日是在电棍的噼啪声、刺眼的蓝光中、焦糊的烟雾中度过的。王杰见证了把恶警电棍插到老年法轮功学员嘴里的场面,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整天酷刑折磨的场面。

二零零一年六月,法轮功学员王杰绝食反迫害,被中共邪党官员押送到沈阳地下监管医院。在那里她见到了被马三家迫害的几乎精神崩溃的邹桂荣,亲眼目睹听诉了伤痕累累的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的哭诉:尹丽萍被非法关押六个邪党的劳教所迫害,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掐其两手手背,手腕下放一根做活的针,提(掐)起放下,就这样反反复复,尹丽萍两手背一夜间被掐成了馒头状,腕下被针扎的血肉模糊;她在沈新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超期关押,恶警郭勇在灌食的途中又把尹丽萍的腰部打伤,半瘫在监管医院。赵素环的两个大腿里子,被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用手指甲掐烂后,恶人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天整夜不让睡觉,关在厕所的门后,脸眼被暴打青紫,头部肿大。恶警张秀荣下令不许任何人给其任何生活用品,赵素环不得不用她那洗脸、来月经共用的唯一一条多功能毛巾包扎溃烂的伤口。周艳波被马三家迫害的脉搏每分钟一百三十多下。这还不算邪恶,马三家在二零零一年的四月把她们秘密押送一所邪窝,同男犯人关押在一起,她们用生命抵抗中共的邪恶流氓行为,在生命垂危中她们才被抬出。邹桂荣生前说过这样的话,太邪恶了,我们又被从狼窝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传来了邹桂荣被抚顺迫害致死的噩耗,大批辽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惨不忍睹,相继传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伤残无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那凄惨的场面让神佛落泪,那邪恶的程度让人神共怒。法轮功学员王杰等几名法轮功学员开始收集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人证,物证,想尽办法把被迫害伤残的法轮功学员送出国去,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来看看中共邪党对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们都干了些什么。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由于电话被监控,铁岭银北派出所非法打开了法轮功学员王洪书、张波、尹丽萍的住所,他们当时正在整理中共流氓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材料。面对人证、物证,警察没有去抓真正的凶手,却把几名法轮功学员抓了起来,搜走全部迫害证据、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照片等。法轮功学员王杰、李伟勋的哥哥李伟绩,还有两名女法轮功学员相继落难。

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开庭,非法对法轮功学员王杰、蔡邵杰、张波判刑七年,被铁岭公安局刑讯逼供致残的李伟绩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六日,保护言论自由特派专员,酷刑问题特派专员和联合国秘书长的人权卫护者特别代表共同发出关于法轮功学员王杰和非法轮功学员李伟继的紧急呼吁信。

王杰遭受迫害的经历

王杰,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街政科职员,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到处求医,花了很多钱也没能治好,导致婚姻破裂。修炼后,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百病皆消,工作勤恳敬业,广受称赞。复婚后,家庭和睦幸福。同时,她也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女子,写作、演讲、唱歌都很优秀,还得过奖。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广播电视诬蔑大法,王杰寝食难安,她毅然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王杰被邪党人员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因小女孩韩天子被狱警电击事件,她和其他三十九名弟子绝食抗议迫害,被劫持到位于造化的收容所(女子自强学校),她继续绝食反迫害达一百余天,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因体检身体不合格被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奄奄一息的王杰被家人接回。修炼法轮大法,使王杰的身体很快康复,两个月后,发放真相材料时,救度世人时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第二次被绑架。二零零一年,王杰第三次被绑架,绝食七天闯出。

二零零二年十月在铁岭市,王杰第四次不幸被绑架。当时,王杰等三人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头被胶皮管子打得嗡嗡响,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吊在两臂上,疼痛难忍。王杰大拇指半年没有知觉,大脚趾趾甲脱落,右臂八年抬不起来。在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时,王杰的丈夫每十天左右就去看守所探视她,每次都给她买很多食品,她每次都给自己留下很少,大部份都送给其他犯人和同修;她帮助不能自理的犯人洗衣、洗澡;帮四肢被恶警固定在地上不能动的绝食同修接屎接尿,同修便不出来时,王杰用手为同修抠大便,以减轻同修的痛苦。她几乎每天都给犯人讲法轮功真相,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有的犯人因此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中。

王杰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重刑七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饱受折磨。狱中的王杰一直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从未妥协过。她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几度生命垂危,有时绝食长达半年之多,身体只有三十多公斤。因为长期绝食,她的胃已萎缩,又因为在狱中遭到强行灌食的折磨,身体变得极度虚弱,但是她凭着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九死一生地闯了出来。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结束七年地狱般的非法关押时,王杰的身体极度虚弱,下身感到不适,经常尿失禁。她凭借法轮大法的神奇力量,身体有一定的恢复,但由于她的胃已萎缩,吃饭仅吃一大口就感觉饱了,如果喝了水就吃不进饭。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早上,沈阳市和平区新兴派出所刘姓所长带领其他六名便衣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杰家中将她绑架,张姓警察等人抢走法轮功书籍、手机和家人的电脑,王杰当晚被送到沈阳市看守所。新兴派出所警察声称这不是他们办的案子,是“上边督办“的。

后来,王杰出现血尿状态,在大流血只剩两克血的状况下,家属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把她急送到沈阳医大二院抢救,于四月二十一日离世。四月二十号那一天是她女儿的生日,不知在英国留学的她怎样面对这失去母亲的痛苦事实。

那天,天下起了雨,下了一天一夜的雨。亲朋好友们都在说;她冤啊,老天都在为她流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6/狱中惨遭折磨-辽宁铁岭市王杰女士含冤离世-256249.html

2012-02-20: 王立军2002年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一笔血债
近闻重庆市副市长、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原锦州市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如此可笑、可耻、可悲的表演,再一次印证了恶有恶报的天理,恶人王立军在被中共利用时虽然能逞凶一时,最终将在可耻中收场。

现曝光一起王立军在二零零二年对法轮功学员犯下的罪行。当时还是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为了政绩往上爬,积极追随中共打压法轮功,人为地制造“大案要案”。

为了曝光中共罪恶,有法轮功学员对当时被迫害严重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进行录像采访,制作成光盘,准备邮寄到海外。二零零二年十月,铁岭市银洲区刑警大队在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手下人称“老大”)的指使下,通过电话监听等特务手段,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尹丽萍、王洪书、张波、张伟纪等十余人,凡是与他们手机联系过的号码均受牵连,包括家属也被抓,铁岭市至少有四处法轮功学员住所遭到破坏。十五盘揭露马三家教养院、龙山教养院、抚顺教养院、沈新教养院、大连看守所等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伤残的第一手录像被非法搜走。

铁岭市银洲区刑警大队的恶警用胶皮管子毒打、上大挂等方式酷刑逼供法轮功学员,制造所谓的“罪证”,扬言要判法轮功学员无期徒刑,极其嚣张。半夜里,隔壁的房间都能听到胶皮管子打人的噼啪声和惨叫声。

当时,法轮功学员王杰等三人被吊在墙上两天两夜,头被胶皮管子打得嗡嗡响,分不清东西南北,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吊在两臂上,疼痛难忍。王杰大拇指半年没有知觉,大脚趾趾甲脱落,右臂八年抬不起来。

当天,铁岭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到刑警大队鼓劲,刑警大队长当着法轮功学员面叫嚣:老大(王立军)来了,他说这是个大案。给参与抓捕的警察每人加满分十分,等着分奖金吧!恶警们个个兴奋无比。

最后法轮功学员们被分别非法判刑八年、七年和劳动教养,遭受了漫长的监禁和凌虐,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0/王立军2002年对法轮功学员欠下的一笔血债-253305.html

2010-09-29: 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洁又遭绑架

王洁,女,48岁,辽宁省沈阳市人,冤狱七年,2009年10月份刚从沈阳大北监狱出来,2010年9月26日早晨又被沈阳南湖地区一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于沈阳造化看守所。事情紧急,望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9/230312.html#109290239-1


2010-10-02: 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杰,女,四十八岁左右,因曝光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二零零二年遭非法判刑,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达七年之久,受尽折磨。王杰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出狱。但不到一年,她于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早晨再次被中共警察从家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

王杰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是一位心胸宽广的人。同时,她也是一位很有才华的女子,写作、演讲、唱歌都很优秀,还得过奖。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王杰在二零零二年之前曾几次被绑架,她都凭着正念闯出来。

针对辽宁众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为了曝光中共罪恶、制止这场迫害,王杰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对当时被迫害严重的部份法轮功学员進行录像采访,制作成光盘,准备邮寄到海外,不慎在二零零二年十月,王杰等被辽宁铁岭市银洲区公安局警察绑架。王杰先被非法关押在铁岭市看守所;后又被非法判刑、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九大队三小队,时间长达七年之久。

在被非法关押在铁岭看守所时,王杰的丈夫每十天左右就去看守所探视她,每次都给她买很多食品,她每次都给自己留下很少,大部份都送给其他犯人和同修,自己吃着掉渣的窝头;她帮着不能自理的犯人洗衣、洗澡;帮四肢被恶警固定在地上不能动的绝食同修接屎接尿,同修便不出来时,王杰用手为同修抠大便,以减轻同修的痛苦。她几乎每天都给犯人讲法轮功真相,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歌曲,引导犯人也能被法轮大法救度,而有的犯人真的因此走進了法轮大法修炼中。

王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达七年之久,饱受折磨。狱中的王杰一直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从未妥协过。她多次绝食抗议迫害,几度生命垂危,有时绝食长达半年之多,身体只有三十多公斤。因为长期绝食,她的胃已萎缩,又因为在狱中遭到强行灌食的折磨,身体变得极度虚弱,但是她凭着对法轮大法的正信,九死一生地闯了出来。

七年冤狱王杰备受折磨,身体极为虚弱。出狱后,她凭藉法轮大法的神奇力量,身体恢复很快。但由于她的胃已萎缩,吃饭仅吃一大口就感觉饱了,如果喝了水就吃不進饭。可是因为她坚持修炼法轮功,精力还很充沛。

王杰出狱不到一年又遭绑架,我们不能让中共再这么猖獗下去了。希望有能力的同修能够帮助营救王杰,大家齐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安排,使她早日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230411.html

2009-01-31: 狱中的同修啊,你们可好?
又是除夕夜,人们都在尽情的享受天伦之乐。而此时,我的好同修:王杰、蔡绍杰、高慧杰,仍被邪党非法关押在黑牢中迫害。狱中的同修啊,你们可好?

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高慧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已多年,她们都遭受过最残酷的迫害。特别最近听闻:王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三小队,她绝食反迫害已半年多,现在胃已萎缩,体重只剩三十多公斤,再加上恶警暴力灌食的折磨,她身体已极度虚弱,生命在垂危中。闻听此讯,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同修啊!保护好你的身体啊,否定邪恶对你身体的迫害,坚定正念,你的众生还等着你出来救度哪!”

蔡绍杰,她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邪恶的狱警因她坚定大法信仰,曾指使犯人将她头着地,倒提着脚拖下楼梯,她的头乒乒乒乒磕碰在楼梯上,致使她人事不省,并出现脑震荡症状。同修啊,不知你现状如何?

还有高慧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二监区二小队,她曾被狱警指使的恶人冷水浇身、剥夺睡眠、暴打导致下半身被缝七针,她还被恶警强制奴役,身心备受摧残。

在这大年之夜,我真诚的呼吁善良、正义的人士给予援助,希望同修坚定正念,铲除共产邪灵,加持她们早日闯出魔窟。

想起二零零二年十月,我和王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一牢房,相处近八个月的时间,她是一个很好的同修,特别是信师信法的那种正信、坚定,在几次被迫害中都不妥协,对大法坚如磐石的那种正信,非人所能达到的境界。她性格开朗,善良、助人为乐、大度、又很有才华,大法的风范在她身上闪光,感化着众生,很多警察敬重她,犯人喜欢接近她。她洪扬大法,引有缘人得法。丈夫给买来的食品,她舍不得吃,很多食品送给了犯人,自己啃着掉渣的窝头,她对待同修更是关心备至,大法弟子刘玉梅,在反迫害中绝食,被恶警固定在地环上,大便干燥便不下来,王杰几次用手一点一点帮她抠出,以减轻刘的痛苦。我被恶警吊打后,右胳膊痛的抬不起来,她不顾自己身体虚弱,帮我揉胳膊。我每次拒绝时,她都说:“没关系,我帮你缓解一下吧。”我是不忍心让她再为我付出。在看守所她反迫害绝食,生命垂危时被送進医院,医生和警察串通一气,隔两小时就灌一次食,使她萎缩的胃被撑胀的难以承受。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费尽心机,王杰身体还没恢复就将她拉回看守所。在看守所我和王杰每天一起背法、炼功、发正念,有师在,有法在,我们的心也感到很充实。虽然身在牢中,可王杰还是表现的很乐观,常常给犯人唱大法歌,唱的非常好听,她也很风趣。有一次我们洗澡,寒冷的冬天,水刺骨的凉,我们俩又在绝食中,身体原本就冷,冰水上身,冷上加冷。我对王杰说,没有弯弯肚,也要吃镰刀头。王杰听后笑着说了一句:“没关系,吃饱了凉快凉快嘛。”我俩同时笑出声来,我们哪有吃甚么饭,肚子还是空着呢!如今六年过去了,她还在魔窟里遭受迫害,吃了那么多的苦,我多么希望她马上出来,再也不要遭受迫害,还她原本属于她的自由。

蔡绍杰和王杰是同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我和蔡绍杰在同一个牢房的时间很短,她很稳重,不急不躁,和蔼的面容,给人一种温暖。她被恶警残酷拷打,左手被电棍电的没有了知觉,以至很长时间生活自理很困难。有一次,看守所抽血化验,她的血一点也抽不出来。二零零二年,我们一同被转押往大北监狱,几天后我们被分开,王杰在九大队,蔡绍杰在一大队。几天后在检查身体时,我又看见了她们,王杰又在绝食抵制迫害,瘦的皮包骨。我不忍心看她,但又舍不得不看她,难得相见啊。蔡绍杰的腿和脚肿得很厉害,但她精神很好,一身正气,不惧邪恶所迫。之后我再没见到她们的身影。

我和高慧杰是二零零一年在马三家教养院里相识的,她性格温和,淳朴文静,慢声细语,平易近人,又非常的善良,给人可亲可敬的感觉。这样一个好人,在邪恶的黑窝中遭残酷迫害。由于她拒绝转化,时常被恶警罚蹲、不准睡觉,遭受了很多痛苦。几年过去了,如今她又被邪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30/194472.html

2008-12-29: 请关注沈阳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被非法关押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三小队,王杰抗议这种无理的关押,已绝食半年多,身体只有30多公斤,胃已萎缩,再加上强行灌食的折磨,身体已极度虚弱。呼吁正义人士予以关注,制止这场邪恶势力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二零零二年十月在辽宁铁岭市被绑架。王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去医院抢救;蔡绍杰在提审时被恶警吊起来打,用高压电棍电,造成她左手无知觉,生活不能自理几个月。二零零三被非法判刑七年,两人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恶警残酷折磨迫害,一度生命垂危。

从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开始,大法弟子王杰由于進京上访,被劫持关押沈阳龙山教养院迫害,在那里她见到了邪党官员对还不满15岁大法小弟子韩天子惨不忍睹的电击场面,这个15岁小女孩的生日是在电棍的噼啪声、刺眼的蓝光中、焦糊的烟雾中度过的。王杰见证了把恶警电棍插到老年大法弟子嘴里的场面,不让大法弟子睡觉、整天酷刑折磨的场面。

2001年6月,大法弟子王杰绝食反迫害,被中共邪党官员押送到沈阳地下监管医院。在那里她见到了被马三家迫害的几乎精神崩溃的邹贵荣,亲眼目睹听诉了伤痕纍纍的尹丽萍、赵素环和周艳波的哭诉:尹丽萍被非法关押六个邪党的劳教所迫害,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掐其两手手背,手腕下放一根做活的针,提(掐)起放下,就这样反反覆覆,尹丽萍两手背一夜间被掐成了馒头状,腕下被针扎的血肉模糊;她在沈新劳教所绝食抗议非法超期关押,恶警郭勇在灌食的途中又把尹丽萍的腰部打伤,半瘫在监管医院。赵素环的两个大腿里子,被邪恶的马三家指使恶人用手指甲掐烂后,恶人又对其溃烂部位用皮鞋尖踢,整天整夜不让睡觉,关在厕所的门后,脸眼被暴打青紫,头部肿大。恶警张秀荣下令不许任何人给其任何生活用品,赵素环不得不用她那洗脸、来月经共用的唯一一条多功能毛巾包扎溃烂的伤口。周艳波被马三家迫害的脉搏每分钟130多下。这还不算邪恶,马三家在2001年的4月把她们秘密押送一所邪窝,同男犯人关押在一起,她们用生命抵抗中共的邪恶流氓行为,在生命垂危中她们才被抬出。邹贵荣生前说过这样的话,太邪恶了,我们又被从狼窝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这个政府无望了。

二零零二年四月传来了邹贵荣被抚顺迫害致死的噩耗,大批辽宁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不忍睹,相继传来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精神失常、伤残无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流离失所,那凄惨的场面让神佛落泪,那邪恶的程度让人神共怒。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等几名大法弟子立誓收集被迫害大法弟子的案例,人证,物证,想尽办法把被迫害伤残的大法弟子送出国去,让全世界的人们都来看看中共邪党对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们都干了些甚么。

2002年10月8日由于电话被监控,铁岭银北派出所非法打开了大法弟子王洪书、张波、尹丽萍的住所,他们当时正在整理写给国际法庭控告中共流氓政府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面对人证、物证,邪党警察没有去抓真正的凶手,却把几名大法弟子抓了起来,收走全部迫害证据、大法弟子被迫害照片等。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李伟勋的哥哥李伟绩,还有两名女大法弟子相继落难。在铁岭看守所期间王杰绝食抗议中共邪党的违法行为,另一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生命垂危被抬走,王洪书、尹丽萍,还有一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分别被劳教三年,在马三家邪恶黑窝遭迫害。

2003年3月5日铁岭市银州区法院开庭,非法对大法弟子王杰、蔡邵杰、张波判刑7年,被铁岭公安局刑讯逼供致残的李伟绩被非法判刑8年。

王杰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三小队,在中共的歪理邪说残暴的统治下,她只能用自己柔弱的身躯、高贵的灵魂去抗议这种无道理的非法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9/192482.html

2007-05-16: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被迫害情况
辽宁省沈阳大法弟子王杰、蔡绍杰二零零二年十月在辽宁铁岭市被绑架,二零零三被非法判刑七年,两人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恶警残酷折磨迫害,一度生命垂危。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四陷囹圄

沈阳大法弟子王杰,女,沈阳市沈河区一经街道办事处街政科职员,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到处求医,花了很多钱也没能治好,导致婚姻破裂。修炼后,百病皆消,工作勤恳敬业,广受称赞。复婚后,家庭和睦幸福。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大法,广播电视诬蔑大法,王杰寝食难安,她毅然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

王杰被邪党人员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因小女孩韩天子被狱警电击事件,她和其他三十九名弟子绝食抗议迫害,被劫持到位于造化的收容所--女子自强学校,她继续绝食反迫害达一百馀天,又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因体检身体不合格被马三家劳教所拒收,奄奄一息的王杰被家人接回。

法轮大法的修炼使王杰的身体很快康复,两个月后,发放真相材料时,救度世人时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第二次被绑架后,正念闯出。

二零零一年,一资料点出事后,王杰第三次被绑架,绝食七天闯出。

二零零二年十月在辽宁省铁岭市,王杰第四次不幸被绑架,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重刑七年,现被非法关押辽宁省女子监狱九监区,王杰多次绝食抵制迫害,被强迫灌食,生命垂危。现王杰被强制劳役,始终坚定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6/154924.html

2005-07-18: 读“沈阳市司法局长曝光610内幕”進一步揭露迫害事实
其中有一个叫王杰的是在绝食100天后才被放出的,在大街上遇见她都认不出来了,不到40岁的她当时弯着腰就像一个瘦弱的老太太。被分散后停止绝食的都被判教养1-3年不等,其中有一个叫赵文艳的被判2年教养关在马三家教养院,因为拒不转化到期后又被加期3个月,才被放出。放出后警察又去家中骚扰,不得不离家出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8/106413.html

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法院2003年3月5日开庭,大法弟子张波和王杰被判刑7年,大法弟子蔡邵杰被判刑4年。正义人士李伟继被判刑8年。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3/10/46199p.html

王杰,女,40岁,干部。于97年11月得法。2000年5月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回送到龙山教养院,2000年7月抗议酷刑集体绝食,邪恶为分散力量把她送到女子自强学校,继续绝食,三个月后被判教养1年送到马三家教养院,院方怕担责任,才让家属花钱办了保外就医。1年后即2001年夏天因发真相材料被抓现行,绝食1个月昏死过去才被送往医院,交了保释金才放回家。2001年冬天,在资料点被抓,绝食5天后被放回两天又来抓,幸亏有同修告诉她不要住在家里才躲过此劫。2002年10月8日在铁岭再次被抓,绝食后被送往大北监管医院强行打点滴后又送回铁岭看守所,直至被判刑。她身体一直很虚弱。能否活着出来是大家最担心的。

2002-10-27: 铁岭大法弟子王杰被抓后现被关在铁岭市看守所,王杰一直绝食抗议,被送進医院,被迫扎点滴。
辽宁沈阳大法弟子王杰于2003年5月13日下午发送真相资料过程中被恶人绑架,望有关同修正念相助。

2002-02-20: 沈阳市看守所送来了王杰,2001年6月22日管教给我们管房的开会,让我们看着法轮功学员,不让她炼功,如果发现有谁炼功就让我们报告管教,给她们扣起来。王杰、赵素环住走廊。有几个犯人为了表现自己,王素玲、杨恕、申福实几个人不让她们炼功,半夜三更经常打骂她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0/25352.html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5/19224.html

铁岭市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18-04-21: 赵铁男 监管支队支队长74564703、13904101999
任 峰 监管支队政委74564555、13841041001
王 昊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3178、13704907070
韩英柏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2713、15042003111
石玉山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0026、13591010077
王 瑞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3178、13841071234
么宇鹏 监管支队办公室副主任74561727、13904909559
康立成 监管支队政治处主任74562935、13704109315
王 峰 监管支队监控室主任13941056895
吴 彪 监管支队看守所所长15641001886
王宝华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74563743、13504100342
孙立军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13941067563
郭兴中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15698750336

2018-04-18:铁岭市公安局地址:铁岭市银州区柴河街南段67号 邮编:112000 区号:024
副局长董为民 办公电话 72843245 手机号 15841003456
国保支队长王景辉 办公电话 74841980 手机号 13804107799
国保大队长方峥 手机号 13804100700
铜钟分局局长孙立群 手机号 13700101588
主要办案人:朱广宁、祝博文

2018-04-05: 以下信息是几年前,提供参考。
王占林 铜钟分局局长  13841000777
孙禹廷 铜钟分局政委  15998256666
王刚 铜钟分局综合室主任  13704100321
李进宝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大队长 13591010995
李文良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教导员 13941090807
廖红军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3804100161
娄振丰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3804100873
张微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5904109195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7-05: 回国七年,遭受迫害七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5/158222.html

2002-03-30:我叫邹桂荣,2001年4月19日上午,我们在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受残害的十名女大法弟子(尹丽萍、任冬梅、周艳波和我等)被秘密送至沈阳张士教养院,其中一名岁数大的同修因高血压而被送走,同行的有男大法弟子彭庚和另一名大法弟子。马三家教养院害怕我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向前来参观的人揭露它们迫害我们的事实而匆匆把我们送走。

我们九名大法女弟子每人被张士教养院的三名男叛徒和从沈阳龙山教养院“请”来的一名女叛徒包夹,负责看管和给我们洗脑,并把我们和这些“包夹”关在同一屋子里,吃住同室,我们九个人被分别关在九个屋子里,不让我们接触,不让我们出屋,更不让我们靠近门前,来例假时有时在屋里换纸。

张士教养院主抓迫害法轮功的副院长陈某令一些叛徒不分昼夜轮换对我们進行洗脑,搞车轮战和疲劳战,连续几天几夜给我们灌输它们那一套歪理邪说,不听它们说,它们就拉你,扯你,拽你,把你按坐着不让动弹,硬让你听,一天24小时,只有一个小时的睡眠。几乎整天整夜都被叛徒纠缠着困扰着,深夜困得眼睛刚一闭上,就被它们捅醒,而叛徒可以轮换睡觉给我们洗脑,我们每天被纠缠得头昏脑胀,精神几近崩溃。已经彻底背叛的男性可耻“犹大”还扛着摄像机,随便给我们乱摄;还有的在教养院的背后支撑下对女大法弟子还动手动脚,一副地痞无赖的流氓相。

尹丽萍、任冬梅和我不听叛徒指挥,半夜我被男叛徒刘X按在墙根坐着,头被按着往墙上撞,因为我不听它们调遣,被男女叛徒生拉硬拽,大声喊叫;深夜,我被流氓式的男叛徒纠缠不休,摆脱不开时,我就冲到门前銧銧銧敲全封闭的门,尹丽萍、任冬梅也在另两个屋里敲门,以示抗议它们的无礼行为,吓得男叛徒往回拽我,尹丽萍还冲到走廊上揭露劳教所邪恶。后来我们不再配合它们,坚决绝食抗议张士教养院严重摧残大法弟子身心的恶行。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