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7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吉林 >> 吉林 蛟河市 >> 吴德修, 男, 40

个人情况: 吉林省蛟河市松江乡永乡村农民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蛟河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4: 蛟河市法轮功学员何雨石、潘颖、王爱国、吴德修、周金娥、苏荣华和王克民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4/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7965.html

2015-09-07: 吉林省蛟河市10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
吉林省蛟河市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何雨石、潘颖、王爱国、吴德修、周金娥、于忠海、苏荣华、王克民、王凤芝、王艳坤被非法拘留10天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

2015年9月6日早,家人去拘留所等着接人。等到了6点10分左右,从拘留所院里开出4、5辆警车,把10位法轮功学员劫持舒兰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7/二零一五年九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15338.html#15970357-1

2015-08-31: 吉林省蛟河市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
8月29日 吉林省蛟河市“610”办公室,指使各派出所警察把参与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刘俊堂、陆润凤、何雨石、 潘颖、王爱国、吴德修、周金娥、苏荣华和王克民夫妇等10人劫持到蛟河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0天。

另外,蛟河市公安局警察已将法轮功学员王俊杰劫持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刑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31/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4947.html

2015-08-28: 吉林省吉林市蛟河市松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包括周金娥、吴德修
吉林蛟河松江镇派出所警察,8月27日,绑架了多名参加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包括周金娥、吴德修,还有白石砬子村的,警察还到孙丽艳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8/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4845.html

2012-05-28: 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奋进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
张文君,吉林市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2年11月
崔红军,辉南县样子哨村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2年11月
李虎哲,延吉市北山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2年6月
王志东,白山市抚松县泉阳河镇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3年7月
张明刻,四平市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3年7月
孟庆波,四平市叶赫镇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3年7月
刘风宝,榆树市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2年11月
程玉忠,敦化市人,已经逾期不放

二大队:

吴得修,蛟河市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3年6月或7月
姜彦,德惠市人,非法关押期限至2012年12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8/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8170.html

2011-08-11: 吉林蛟河市恶警四天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吉林省蛟河市中共警察从八月一日至八月四日的四天内,非法劳教两位法轮功学员,绑架七名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八月四日,松江法轮功学员吴德修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吴德修于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被绑架后,遭蛟河市刑警队恶警刑讯逼供。多年来吴德修被绑架六次,不断遭到骚扰,并因此此流离失所,这是他第三次被非法劳教。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1/吉林蛟河市恶警四天绑架九名法轮功学员-245220.html

2011-08-07: 吉林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吴德修、王爱国八月四日被劫持到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7/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45021.html

2011-07-12: 吉林辉南县样子哨镇崔洪军七月八日被样子哨公安分局绑架。
2011-11-06: 吉林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吴德修被转到奋进劳教所迫害

近日,吉林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吴德修的家属,到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给吴德修送冬天衣物,狱警说劳教所因为吴德修继续讲真相、劝三退,已将他转到长春市奋进劳教所关押。这次家属没有见到吴德修本人,警察代收了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6/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8756.html

2007-04-23: 吉林蛟河市几位大法弟子遭受的部份迫害
吉林蛟河市大法弟子吴德修被非法关押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期间,因不屈从邪恶,曾被剥光衣服、关入铁笼、寒冬站立在风口上,冻掉二个脚趾。还遭到酷刑折磨,就是将吴德修用绳子把四肢捆住,悬挂在空中。

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五日,由于蛟河市长安街长路委主任李晓飞的多次举报,代玉珠、孙明英、曹淑梅、张淑芝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大法弟子丁玉彬,女,48岁。2007年4月10日上午9时,由于受邪党欺骗的人举报,蛟河市民主派出所警察以收水费名义骗开家门,5-6名警察非法闯进室内(其中二人穿便衣),把丁玉彬强行带到派出所,后又二次返回非法搜查,抢走大法资料。这些警匪们是李云清、高波、蛟河市民主街红星社区片警赵仁维、李新宇(手机13904449490)。当天下午丁玉彬被劫持到蛟河市拘留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1.html

2007-01-31: 吉林省蛟河市松江镇大法弟子吴德修在前几天被绑架。请知情同修提供更多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31/148005.html

2004-05-07: 蛟河大法弟子吴德修,不屈从邪恶,被剥光衣服,关入铁笼,寒冬站立在风口上,冻掉二个脚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7/74098.html

2004-03-09: 来到饮马河劳教所,狱警先是把我安排到教育队。教育队的教导员管教高某一直是迫害我们大法弟子的刽子手,他为了向上级请赏,不惜出卖自己的良心迫害我们。高某指使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动用各种恶毒的整人招术。有一法轮功学员对我说:那些恶人除了对大法弟子拳打脚踢外,还用电棍电,木板打,死人床,而且还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用绳子把四肢捆住,挂在空中。蛟河市的法轮功学员吴德修就经历过这样的迫害。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4/3/9/69534.html

2004-03-05: 2003年1、2、3月份,吉林九台劳教所被送严管小号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接连不断,装不下时,各大队自己腾出行李库作隔离室。严管小号在一楼大门边的铁丝笼子里,冬天很冷,没有暖气等取暖设备,在水泥地上铺两张铺板,钉上铁环,通常把人呈“大”字形铐住躺在木板上,不让铺被褥。通常一坐坐一天或一躺躺一天,到晚上8点就寝时才发被褥。而晚上窗户敞开,室内同户外都是摄氏零下20度以下的低温。大法弟子吴德修(蛟河县人,因不看诽谤大法的电教和拒绝劳动被多次关小号)有两个脚趾头被冻坏了,医院诊断说需截肢。狱警还规定送小号的伙食减半,并且吃粗粮。而且送小号严管的还伴有加期。

被关押在教育队的吴德修一直从春节断断续续绝食至5月份身体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http://www.epochtimes.com/gb/3/5/24/n318180.htm

2004-01-28: 九台劳教所野蛮灌食:用肮脏的痰直接搅拌玉米糊然后加大量的盐
大法弟子吴德修、吴侗林、赵喜顺等在被折磨三、四个月后,身体已皮包骨头,吴德修最后血管已找不到了,每次输液要扎十几次,甚至更多次才能扎上,而后来吴德修血压已经没有了,而邪恶还用电棍电他,最后邪恶看这些人已经快不行了,怕自己担责任,不得已才把这些人放回家,这是较普遍的事。下面我再讲一下具体的一些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28/65983.html

2003-12-31: 经历两个劳教所的暴力
我叫吴德修,男,40岁,吉林省蛟河市松江乡永乡村农民。于96年6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曾两次被江泽民操控的政权非法劳教,期间饱受摧残折磨。

(一)吉林市劳教所对我施酷刑:十数根电棍加身 皮肤焦糊起泡

我于2000年正月十五去北京为大法上访,为师父讨还公道,结果在天安门广场被无理抓捕,强制送回蛟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后又加期3个多月,才从吉林市劳教所被放回(2000年2月22日开始,2001年6月1日结束)。

2001年3月20日,吉林市劳教所法轮功大队一中队的管教朱广吉把我叫到走廊,说:“你在这等着。”几分钟后他拿着电棍回来了,逼我坐在凳子上脱了上衣,把电棍架在我右肩上,恶狠狠地说:“看看你们大法厉害,还是我的电棍厉害!”接着,他就在我的头上、脸上、身上、脖子上电起来。不一会,中队长赵中江又拿来一根电棍,离我的耳朵有一段距离,用电棍前面的两极对着我的耳朵,一按开关前面就放出一个乒乓球大的电球钻進我耳朵眼里,这样持续电了几分钟。他们看我不屈服,就又电我的前额、脸、鼻子。见仍不起作用,就到别的大队借了两个电棍继续电我,直到电棍没电为止。

过了10多天(4月初),由于疯狂的迫害,一中队最坚定的就剩下我们三个大法弟子。这时,来了一个满脸凶恶的驻所检查官,后边跟几个管教,他问我们:“你们不转化呀?”我们说:“不转化!”他刚走,我就被叫到管教室,一進门立刻扑上来几个如狼似虎的管教,嘴里嚷着:“你不是不转化吗?这回不用你转化了。”说着,七手八脚把我按到床上,两手扣在床两边,管教刘涛抡起橡皮棒子照我的后腰就是三棒子。随后把我的脚也绑上,全身都捆上绳子,抱来一抱电棍,一个管教踩着我的脑袋,其他的用电棍电我的全身,十来个电棍一起下手。我制止他们说:“法律不允许你们这么迫害我,再说我根本就没犯法啊!我出去一定要告你们。”这些恶警一点也不在乎,继续折磨我。朱广吉电我的脖子、嘴,在嘴唇上拉锯似的使劲电,6、7下以后我就肿痛的失去知觉了;王景波电我的脑袋;赵中江不停地电我的大腿。其他人也一起电我的全身,电了一个小时电棍没电了方才停止,把电棍抱走充电去了。此时,我的脖子脸颊都被电的焦糊、起泡,下巴、嘴唇不停地淌水,贴上卫生纸不到半分钟就湿透了。过了一个来小时他们又来了,每人拿两个电棍四面围上,管教刘涛喊道:“一起上啊,人少了不管用!”五六个人一起折磨一个小时,停了一会又来电我半个多小时。有的电棍刚一电就没电,管教迷惑不解:“刚充的电哪!”

第二天早上,刘涛又威胁逼迫:“你快写了吧(指所谓的“保证书”),一会管教干部都上班了,电棍充的足足的你等着吧。”我没搭理他,心想:不管他,反正我是不会写的。白天,他们弄了些药水药布非要往我淌水的下巴上贴。晚上,恶警中队长张伯良值班,拿来四个电棍(其中两个是30万伏的),还有一本《转法轮》,说要跟我探讨探讨。半夜时他把我从睡梦中叫起来,他净说些不着边际的歪理,我不愿跟他谈,再加上被摧残的非常虚弱,就睡着了。这下恶警张伯良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了,说我不搭理他,拿了两个30万伏的电棍在我的脚背上电起来,我忍着痛静静地看着他行凶。一会,他不敢正视我,收起电棍溜走了。第三天九点钟王景波把我放回一中队。

以后,恶警们又强迫我们做八公分的窄板,脚平放在前面的床板上,大腿小腿悬空坐了一个星期。又让我们坐床边,一侧身子悬空,我们抵制没有做。后来又逼我骑坐在大约4分的木头方子上(听说这是给死刑犯上的刑罚)。

据悉,这些违法暴行都是大队长牟岩背后操纵指挥实施的,表面上还做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二)在九台劳教所遭受迫害的经过

2002年2月9日,我向主管法轮功问题的副乡长姜喜财讲真象,让他别再助纣为虐、别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结果晚上7点松江派出所所长冯治国就闯到我家中,以我正在看《转法轮》为由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姐姐找他们要人,冯治国对我说:“你要说你不炼了我就放了你。”我斩钉截铁的回答:“我为什么不炼呢,法轮大法好啊!”第二天,冯治国一伙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又投入到看守所中。在看守所里冯治国又一次企图动摇我:“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说:“我不后悔,你们就是一伙强盗,非法闯入我家里抢书、抓人。”这次一進看守所我就开始绝食抗议对我的违法迫害。看守所干部说,他们没权放人,就强制灌食折磨我,第四天、第七天灌两次,第十四天灌一次。这期间恶警所长、管教多次找我谈话,我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没有错,现在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受益很多,政府不让练是错误的,至于关押我们强制我们放弃信仰“真、善、忍”就更是错上加错。”不久所里通知我,我被判劳教两年,从2002年2月9日起。

于是,在3月20日我被送到九台劳教所继续遭迫害。当天下午因为我不肯“决裂”,被劳教所送到教育队四中队。在劳教所干警的唆使下,一个叫张老七的刑事犯拿着一根半米长的塑料管,恶狠狠的问我为什么不决裂。我就给他法轮大法如何好,我不能决裂,再说哪有弟子和师父决裂的呢?他说:“不管怎么样,到这里没有不决裂的,都得决裂!”我说:“我不决裂!”他就找了几个犯人把我绑在床上,开始用塑料管在我全身使劲抽打。他打累了又换一个叫朱老六的犯人继续抽打我的后背。朱老六打了二、三十下突然瘫坐在地、呼吸困难,待了一会才站起来走了。第二天别人在四中队要打我,朱老六看见了就制止说:“你先别打他了,让他好好想一晚上吧。”他又告诉我:“你好好想想吧,再有这事我也保不了你了。”我说:“我没事,你以后别干这样的坏事了,对你不好的。”

有一天教导员高克找我谈话,我向他洪法,他手里正拿着一串钥匙,照我脑袋上打了三下,说是让我“明白”。我告诉他:“你就是知法犯法。”他无话可说,就让我回去了。当天晚上犯人张大鹏、张老七等四人见外面没有管教,就对我说:“你们不是都会背法吗?背背我们听听。”我就大声背了《论语》的头两段,他们听的很认真。可是他们害怕管教,不敢让我继续背,那个张老七还拿着板子照我后背砍了几下要我停下来。第二天吃完饭,他们又把我弄到四中队逼我决裂,张老七拿着床板做势要砍我,张大鹏故意阻拦到:“慢,不能打死他。”就这样,每天吃完饭这些刑事犯就迫害我一阵,刑法有:用木棒捅肛门、用手钻腋窝、后又用塑料管捅腋窝、抓脚心等等。当时我的腋窝被他们钻得感染化脓。

那时,3中队的管教李班长自称是我蛟河的老乡,他找我“谈心”,过一天晚上让我写思想汇报,我就写亲身收益的感受:法轮大法好,通过修炼大法我身体健康了,脾气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他看了后说:“你写的啥呀!”马上告诉别人收起来,别让领导看见。

有一天,恶警郭所长和七八个管教、干部找我谈话。我一進办公室他就问我:“修炼几年了?家里有什么人,为什么修炼?得到什么好处了?”我告诉他们:“我修炼六年了,家里还有弟弟一家三口和一个72岁的老爹。”他们说:“你老父亲都那么大岁数了,你还扯这个干啥?”我说:“修炼大法好啊!这是人一生中最好的选择。父母哪有不为自己的儿子找到一个好师父而高兴呢?”他们又说:“你师父都跑美国去了,卖书挣了那么多钱去享福去了。”我说:“师父1996年就已经去美国定居了,怎么是逃跑呢?!谁写一本畅销的好书不挣钱呢,合理合法,有什么不对!你看好你也写,恐怕你写还没人看呢?!”他们又问我得到什么好处,我回答说:“我从前身体不好,干活也干不动,也没精神,现在干活也不累了、脾气也变好了,地也能种好了、收入也增加了,道德也高尚了,这不都是好处吗?”最后他们没有办法了,就让我回去。

大约是第七天,三班护舍犯人张大鹏和另外几个犯人把我强行绑在床上,用比鸡蛋还粗的大综绳在我后背猛打了三下,用床板在我后腰抽了四下,又用塑料管在肚子上抽了六、七下(肚子上的血痕后来化脓了)。打完后我痛感到后背里像开了锅一样。半夜疼得醒来,发觉后背脊椎右边上至背中间鼓出一条象镰刀形的血泡。早上醒后看到血泡破了,脓淌了出来。我的脸色在被迫害中变的蜡黄,所里还逼我去看伤,教导员高某说我“快要死了”。这期间一个叫刘玄中的犯人强迫我到仓库里,朝我的后脖子砍了一掌,照后背打了几拳,向小腹踢了两脚,踢得我好一会儿才直起腰;而刘玄中当场就遭到报应:突然发出象气球放气一样的声音,然后就强打起精神回到二中队,趴到桌子上睡了三个小时才能起来。那以后他再也不打我了。

后来,劳教所又跑来几个人来做我的“工作”,和我交谈,我就把我的修炼体会给他们讲了。他们问我:1996、1997年就开始控制《转法轮》等大法书的发行了,青岛和南方的两个公司大量印销盗版书籍,这不是违法吗?我说:“是啊,好书不让人印,非给禁止,人们又想看,就有这种商贩印盗版书,国家损失了税务收入,这不是那个江XX哪根筋搭错了吗?再说,商贩印书“盗版”,也就根本不会给原作者任何稿酬。怎么还反过来说我们师父敛财,根本讲不通嘛。再说,师父传佛法是对个人、对社会、对国家都有益的事。古时候印修炼的书国家都无偿地帮助,可是现在却这么抓打压,这不可笑吗?”他又问道,割光缆插播真象,这不是破坏公共设施吗?我说:“这公共设施是为人民服务的,是让老百姓知道国内外新闻及真实情况,而江氏流氓集团为了栽赃陷害法轮功,不断导演了‘自焚’、‘杀人’等骗局,使全国以至全世界人民受到造假新闻的欺骗和毒害。在这种情况大法弟子利用人民的宣传工具,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向人民讲清真象、记录邪恶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的毫无人性的迫害,这不是大善之举吗?这是做好事啊。”他们说:听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有道理。

在五月二十日,我被分到一大队水田大队。当晚二中队管教高某问我:身体怎么这样差?我回答:“强制转化,被迫害的。”高某窜上来向我脸上连打了三、四拳,还指使我后面的犯人打破了我的耳朵,血浸湿了我的衣服。这以后,劳教所见强制转化失败,转变方式折磨我们:让这些坚定的大法学员顿顿吃苞米面发糕;每月非法延长劳教期10天;每天直挺挺地“坐板”,不许自由走动。直到8月节后,才让我们出去割稻子、打稻子。入冬以后,劳教所又逼我们挑拣葵花仔仁,晚上10点以后还不许休息。

约春节前十来天,我向管教恶警严正抗议:“我们做好人、坚持信仰真、善、忍,对我们非法劳教关押已经是残酷迫害;强迫我们超负荷劳动、剥夺休息权更是雪上加霜。我坚决反对这种强加的迫害!”此后,我就坐在床上拒绝为劳教所干活。一天,孟繁荣大队长進屋对我说:“你在这坐着舒服不?”我正视着他答道:“不舒服。”他又问:“那你在什么情况下最舒服呢?”我微笑着告诉他:“结束无辜的关押迫害、得到自由最舒服呗。”他无话可说,站起来就走了。

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后,劳教所又开始新一轮的疯狂迫害,播放诽谤大法的造假录象。每个中队都有不畏生死的大法学员站出来阻止播放谎言、拔下电视电源,我理所当然是其中的一个。劳教所更加邪恶地迫害我们:电棍、关禁闭。我被马教导员叫到其办公室,里面已有20多个管教。管理科长郑海令问道:“你为什么不看电视、不挑葵花子仁?”我质问道:“《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人格尊严、人身权利不受侵犯。我们因为信仰法轮大法而遭非法关押,劳教所还强制我们看那些骗人的东西,强迫我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是你们应该干的吗?”他蛮不讲理:“这个问题我以后再跟你说!”然后他就喝令几个犯人把我投入禁闭室。那时的气温在零下三十度左右,室内没有暖气,劳教所的管教还故意打开禁闭室的窗户,室里象冰窖一般。而且,只给我们一个褥子、不给被子,过两天才给把窗户关上,冻的我全身发抖、彻夜难眠。又过了两天,我和另一个大法学员姜林(扶余县的)因绝食抗议迫害而被野蛮灌食(我从2003年的正月十八日正式绝食,直到2003年的7月16日被无条件释放,历时5个月)。劳教所不知在食物里放了什么有害的东西,我们俩都腹痛、呕吐、昏迷。当天下午孟繁荣大队长才把我们调回四中队,并恶毒地嘲讽道:“你们就这么大能耐呀?”四中队也没有暖气,各大队的暖气都承包了,为了多赚钱,劳教所黑心地根本不给暖气,屋里很冷。第二天我发觉脚被冻坏了,脚背肿胀,左脚的中指和无名指都起了大水泡。

又一天,恶警孟所长和管理科长找我谈话,“劝”我吃饭。我正告他们:“尽管你们这样迫害,我仍严格地按法轮大法的要求,用善心对待你们。可你们应该清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何对待我们这些遭受无辜迫害的好人,也关系到你们生命的未来。路是你们自己选择的。”孟所长仍恶狠狠地说:“给你三天考虑时间,不吃就拿你做典型整治!”

然而,从那以后他们再没找我,只是每天两次的强迫灌食、打针。几天后看我生命出危险了,他们才害怕担责任了,把我送進医院抢救。在医院里,往往给我打吊针的时候要扎遍全身,一扎两三个小时。医生检查后,认为我的脚暂时不能截肢,就把我送回劳教所。第二次因我心率过低(每分钟低于40次)又把我送進医院。医生说,要把我冻伤的脚趾和食指都截掉。我告诉他:“不用截了。”过几天,我把坏死硬化的无名指头掰断了(根部只有中间一根脆骨相连)。劳教所的恶警竟厚颜无耻地说:“你真有‘钢’,省得我们花钱了!”后来,我身体极度消瘦,劳教所被迫第三次把我送進医院。但医生已找不到血管扎针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劳教所才通知我家属,以所外就医的方式把我接回家,时间是2003年7月16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31/63688p.html

2003-07-30: 2001年5月,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中队长穆岩、王進波、张佰良等对法轮功学员疯狂连续殴打了三天二夜,逼其放弃信仰,最后都没达到目的。法轮功学员吴德修整个脸、脖子都被电棍烤焦了,嘴唇肿得向外翻着,面目皆非,惨不忍睹。

2002-03-03: 大法弟子吴德修,在2002年因進京上访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因不配合邪恶迫害被超期关押四个多月。2001年11月份,被蛟河松江镇派出所以谈话为由骗到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1个多月。2002年春节前在家中又被当地恶警突然闯入家中。发现吴德修看大法书,又被强行绑架送去看守所。因他拒不配合邪恶,以绝食方式抗议邪恶的迫害,现己持续二十多天。吴德修多次被强制灌特别咸的玉米粥進行迫害。现在吴德修身体极度虚弱,已站不起来了,生命垂危,警方既不给医治也不放人。

2001-11-23: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二大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人恶事:

穆岩(大队长)、王景波(队长)、张百良、赵东江、王永生(管教)、张子龙、朱广吉等恶徒都犯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他们强制逼迫学员背叛“真善忍”大法时,把窗帘拉上,大声放收音机,把门关好,怕别人看到,听到。用手铐把大法弟子铐在床上或暖气片上,用电棍打、电大法弟子。

2、 大法学员吴德修头部被恶警打得又肿又大,象葫芦一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3/20200.html

2001-05-27: 揭露吉林市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
我是吉林大法弟子,2000年7月份我从劳教所四大队又分到了三大队,在三大队期间,、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原因是坚修大法。三大队二中队于队长向犯人扬言谁转化一个大法弟子给减期三个月。从那天开始,犯人孙XX、小明叫林子向大法弟子:徐贵军、张军、张风山、付春生、吕天岳、无德修、候玉吉和我進行迫害。我每天都要挨打四、五次,有时七、八次之多,用拳头向面部击打,有时用烟头烧我的胳膊,用打饭的叉子磨得尖尖的叉我的膝盖,用凳子砸我肩头,被迫害长达一个月之久。其他的功友每天都要受到不同成度的迫害。归教育队的前两天,邪恶失去人性,更加疯狂地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连我们给他们打饭回来都得要用鞋底每人打三十个嘴巴子,把大法弟子吴德修的脸被打得肿得老高,眼睛都封住了。不少犯人扬言说:这回所里可要制你们,進教育队给你们五个死亡名额,要在各大队挑邪恶的人过那边去,其中孙XX就是其是的一个,还有刑具:电棍、狼牙棒、手扣子、脚镣子,铁笼子。第二天我去收拾房子,劳改局的领导接见了大法弟子许佰义,经过他们的谈话得知所里领导向上级请示刑具,上级没有批。这是我在劳教所里的亲身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7/11506.html

2001-03-28: 吉林市欢喜岭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

2000年9月份在劳教所三大队二中队发生一起法轮功学员被集体殴打事件。

事情经过:一个姓张的管教人员因一点小事,对功友们大打出手每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特别是吴德修等功友竟被用刷鞋的刷子刷牙,把牙床都给刷肿了。

11月份四大队十多人因炼功一事被管教人员一律用电棍等毒打。

2001年1月份教育队三班因无休止地念监规,白鹤和徐艳君二名功友提出要求不想再学监规,被扣在楼道里一宿,她们没有穿棉衣。

2001年2月份劳教所开大会给不写“决裂”书的人加期,最多的加了九个月,因为这事四大队的功友绝食抗议,被关禁闭10多天,其中有刘洪伟、姜乙宏、孙铁生、田福森。

2月中旬,教育科刘旬到教育队二班和大家谈话,功友徐志国因在刘说话时无意中笑了一下,竟被刘认为是蔑视他,把他拉到队长室用电棍毒打了一顿。还有一天,管教人员叫大家出操却不让穿棉衣戴帽子,结果造成多人冻伤。

3月6日教育大队成立,把功友的大法书给搜去,功友去要,但管教不给,100人集体绝食。

吉林 蛟河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21-03-28:
高彤电话:15886284517

2021-02-11: 吉林省蛟河市白石山镇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补充
罗宁 吉林省蛟河市白石山镇派出所 职务 警察
房士友 13341508789 吉林省蛟河市白石山镇派出所 职务 所长
卢冰 13704449341 吉林省蛟河市白石山镇派出所 职务 副所长
刘春青 0432-67250807 蛟河市政法委书记
李秀然 13904449191 蛟河市国保大队大队长
孙嘉庆 13944267717 蛟河市国保大队负责法轮功案子
赵凤双 舒兰市检察院副院长

2020-12-10: 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刘素范、李丽遭骚扰的补充
骚扰李丽的警察手机号码:15688994059

居民楼里公布的社区公示板的人员和手机号码:
职务 姓名 电话
委主任
孙凤 13704449949
刘会 13944657288
高艳华 13944266655
楼长
丛长清 13844283918
崔勇13179270024
潘晶茹 13704344677
单元长 黄淼林 17604322311
王举民 13294495550
吴广亮 13943204161
社区警察
王永全 13844687789
薛艳军 15948469797
徐发 13154322308
李德成 13943246088
董刚 13844688880
张海燕 13324449490
聂华臣 13294443318
孟凡莉 13543044269
牛文涛 13294440404
王爱晶 13894286255
刘艳萍 13844689522
李云青 13904444064
白佳国 13596321285
王亚辉 17644262580
高伟民 13943200319
郑欣 15981255150
赵福林 13610763726
吕晶 18543232087
杨秀丽 13704449609
张忠文 13894280027
梁国英 18943285106
王帅 1575444441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