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1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公丕敬, 男, 56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蒙阴县旧寨乡庙后村
拘留时间: 2006年6月
有关恶人: 朱宝镇派出所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两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5-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0-28: 山东省蒙阴县肖玉军、公丕敬被旧寨乡派出所警察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8/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18241.html#151027231319-20

2015-10-17: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610”到法轮功学员公丕敬家行恶

2015年10月13日,蒙阴县旧寨乡派出所警察4人及“610”两人在王永平带领下,非法闯入大法学员公丕敬家骚扰,非法搜查并抢劫了个人财产大法书籍两本,并非法询问告江一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6/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7640.html

2010-12-22: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
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江氏集团与中共互相利用而发动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运动,是完全建立在谎言和暴政基础之上的,在中华大地上造成了数不清的冤假错 案和惨案,其罪之大,罄竹难书。在沂蒙山区,也是冤案迭起,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已有四百一十八人次被非法劳教和劳改,二十多人被迫害致死。(接第九)
....
44、公丕敬屡遭骚扰,被官匪恶警毒打的伤痕累累
公 丕敬,男,今年六十岁,蒙阴县旧寨乡庙后村人。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遭到邪党无理迫害后,公丕敬多次被乡恶党徒劫持到洗脑班,遭到副乡长李明国、组织部长曹 传海、纪委书记刘少武、武装部长李在合、副书记刘常坤、乡干部鞠朋、刘长波等李明国、袁明国、张秀立、张加合、安连军、张立红、张立安,赵红国、王世平、 文书小李、史增垒、王明红、公务员张波等(整个旧寨乡恶党大院,九十多口人没参加打人的寥寥无几)恶徒们的疯狂毒打,每次被毒打的皮开肉绽。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十,打人凶手副乡长李明国把大粪桶扣在公丕敬、赵尊驰头上,用铁锨在桶上砸,铁锨都打断了,把公丕敬等人打倒在地,恶人又用铁锨打,公丕敬的衣服都被打破打烂了。家里的东西被恶人抢劫一空。
这些恶人强迫公丕敬等许多法轮功学员赤脚在滴水成冰的地上跑、强制他们蹲下再站起来反复无休止的折磨,一直毒打折磨了二十多天。恶人曹传海说:“挨打最厉害的就是公丕敬,打了他一百五十次”。

当 年正月二十八日晚上,恶人打够了公丕敬这些人,强制他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打手赵红国把公丕敬叫在一边恶狠狠的说:“晚上党委书记说,你再炼,就叫我 把你砸死!你说还炼不炼?”公丕敬回答说:“还炼。”赵红国他们就把公丕敬打了个半死后,叫他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等了一会儿,又把公丕敬叫出来,问他: “你还炼不炼,你要再炼,书记就叫我把你砸死!”公丕敬回答说:“随你”。恶人又接着毒打了一阵子,再叫他回到原来的地方。第三次恶人又把公丕敬叫出来 问:“你还炼不炼”。公丕敬这时什么也没说。打手赵红国穷凶恶极叫嚣说:“我数十个数,你不搭腔,就把你打死。”公丕敬一句话没说,恶人继续对他拳打了一 阵,这才住手。

二月初五,乡干部安连军、曹传海、张加合等五、六个恶人把公丕敬打倒在地上,他们用皮鞋踢公丕敬。副乡长赵彬一看公丕敬被打 的不行了,却讽刺说:“你还不快爬起来上北京。”公丕敬一抬身,一个恶徒在后面照公丕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公丕敬脚趾有一处骨折,两个耳朵都被打的有 血泡,他的左耳朵软骨被恶人打残了,以后耳轮廓缩小变成畸形,赵彬还取笑的喊着:“快点上京呀”。公丕敬被带进了值班室,痛苦的躺下了,他已被恶人打的翻 身都翻不过来,身体右边被恶人打的肿了一缕子筋,扯着身体内外疼痛难忍,咳嗽都疼的不敢出声,咳出来的都是黄痰,那个滋味象人要死了一样难受极了。

公丕敬在旧寨洗脑班这个魔窟里再也待不下去了,他想每天不能学法炼功,天天受这些恶人没人性的迫害。公丕敬硬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拖着举步维艰的双腿,终于在十三日晚上七点左右逃出了这个害人的疯狂的魔窟。

公 丕敬从旧寨邪恶的洗脑班里走脱,旧寨恶人气急败坏,把他未修炼的儿子也绑架关押了两三天,连公丕敬的亲家也被绑架,公丕敬的儿媳妇去看看,那个最邪恶的赵 红国还找他儿媳妇的茬,公丕敬的儿子放出后恶人第二次再绑架他并让他交出公丕敬,他儿子与恶人讲理:“你们向我要人,我还向你们要人呢,我爹是在你们这里 走的,就是你给打死了,你也得叫见人吧。”恶人这才把他给放了。他儿子开了一个小饭店,也被恶人贴上了封条,还三天两头去吓唬他。任光发领了一帮子恶人围 着他的饭店说:“这个房子能卖多少钱?”他儿子害怕了,就去对他大爷说,公丕敬他哥说:“再去找事把腿给砸断了。”恶人又去吓唬他儿子时,公丕敬的儿子对 恶人说:“再来把腿给砸断了。”恶人理亏再也不敢去骚扰了。

公丕敬逃出来,因为身体被恶人迫害的伤痕累累,投奔亲属家,在新疆打工到六月份身体才恢复过来。

二 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公丕敬又被绑架到旧寨派出所,把他关在值班室的铁笼子里,恶人把公丕敬推进楼梯底下的一个铁笼子里,公丕敬便破笼逃出了魔窟。回家 一看,家里被恶人翻的一片狼藉,能吃能用的都被恶人抢走了,连小孩上学的零钱也被他们拿走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是公丕敬的邻居,她知道恶人抄公丕敬家 的土匪行径后说:“这些人比刘黑七(土匪)都厉害。”

七月二十八日,公丕敬小孩回家打核桃,两“六一零”小头目去找公丕敬,也在树底下打核 桃吃。公丕敬儿子对恶人说:“这核桃,你俩吃可以,再来腿给你打断了。”恶人一听急忙溜了。公丕敬从那以后,便流离在外,有时为了躲避恶人的围追堵截,风 餐露宿在山沟里,在栗子树叶里过夜。

二零零六年阳历五月二十四日,公丕敬在临沂兰山区朱保乡戈瞳村集市发真相资料,不幸被不明真相的贺绍X、周德义、谭四子的儿子(村里联防队员)和朱保乡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王村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233970.html

2009-04-20: 山东蒙阴县恶党三个月绑架七十三名法轮功学员
进入零九年以来,山东省临沂蒙阴县的中共恶党徒疯狂抓捕法轮功修炼者,据不完全统计,自一月一日至三月三十一日止,蒙阴县恶警至少绑架了七十三名法轮功学员。

情况简述如下:

1、孙士兰,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以下省略)桃墟镇大法弟子,零九年元旦佳节之日被桃墟派出所恶警绑架,勒索四千元钱。

2、公顺华,桃墟镇大法弟子,零九年元旦佳节之日被桃墟派出所恶警绑架,勒索六千元钱。

3、石慧,桃墟镇大法弟子,零九年元旦佳节之日被桃墟派出所恶警绑架,勒索八千元。

4、季立才,桃墟镇大法弟子,一月一日下午三点左右,被桃墟派出所恶警绑架,勒索六千元。

5、陈文军,桃墟镇大法弟子,一月十二日在家被绑架,家中电脑被抢劫。

6、吕济芹,蒙阴镇西儒来村,二月四日上午被绑架。

7、李作武,岱崮镇大法弟子,二月十二日被恶警绑架。

8、类维风,三月十七日前被绑架并勒索八千元钱。

9、刘丽荣,三月十七日被恶警绑架、十几万元存折、三万多元现金被抢劫,户口本、身份证被抄走。

10、冯建新,女,六十岁左右,家住外贸局家属院,三月十七日在家被恶人绑架,家中角角落落都被翻遍,楼上、楼下全用木棍敲了一遍,电视机后盖都被打开,写字台被撬开,mp5、电子书、上网卡、手提电脑、台式电脑、激光打印机、彩喷打印机、DVD屏幕式影碟机、切纸刀、装订机及二千七百元现金等财物被洗劫一空。

老伴老黄回家后,看到被洗劫一空的家,受惊吓,血糖升高、彻夜难眠,身心受到极大摧残。邻居得知纷纷去看望老黄,无不表示愤慨和同情。

11、孙宗国,桃墟镇前城村南山大法弟子,二月十七日上午被绑架,恶警逼迫家人东拼西凑了四千五百元钱交给恶警后,仍不罢休。

12、王金明,近七十岁,垛庄镇北垛庄村,二月十七日晚八九点钟在家被十名恶人绑架。

13、朱立兰,七十四岁,垛庄镇寺口洼村人,三月十日被恶警绑架。

14、谢顺芳,女,六十六岁,野店镇南峪村大法弟子。三月十七日上午在家被绑架,家中DVD影碟机,mp3二个,mp4一个,小孩用的学习机,录音机二个,手机一部,刚卖的兔毛线,610元现金等财物被抢劫。谢顺芳被非法关押十四天,四月二日刚回到家,四月十五日再次被绑架。

15、包西菊,野店镇棋盘石村人,三月十七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四月一日回家后,四月三日再次被蒙阴县看守所四个恶警从家中绑架。

16-17、王明吉、刘桂梅夫妇,蒙阴镇铁城村,三月十七日刘桂梅在巨山集市被绑架,十八日王明吉到巨山派出所要人被绑架,家中只剩一个孤苦伶仃十几岁的孩子无人照管。

18-19、公丕(佩)敬、公维聚父子,旧寨乡庙后村人。三月十七日,五、六名恶警闯到公丕敬家绑架公丕敬时,未修炼的公维聚出门制止恶警绑架自己的父亲。不知恶徒往他们父子俩脸上喷洒何物,致使他们父子二人双眼流泪不止,睁不开眼睛。父子二人随即被劫持到旧寨派出所遭吊铐这种酷刑的折磨。

20、王春芳,旧寨乡北楼村,三月十七日上午被绑架。

21、赵玉英,旧寨乡,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22、圣玉花,三月十七日遭绑架,DVD影碟机、录音机等私人财物被抢劫。

23、娄淑英,蒙阴一中教师,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24、阚金枝,女,家住蒙阴县棉纺厂家属院,三月十七日在上班路上遭绑架。

25、王世国之妻,蒙阴镇南竺院,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26、张家柱之妻,坦埠镇艾山前村,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27、边秋田之妻,三月十七日被绑架、勒索一千元钱。

28、申成坤夫妻,三月十七日之前被绑架、勒索八千元钱。

29、张笃和夫妇,坦埠镇人,三月十七日至十九日被绑架

30、赵会昌,蒙阴镇人,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1、王广玉,蒙阴镇南竺院村人,被绑架并勒索二千元钱。

32、杨真美,蒙阴镇周家沟子人,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3、王勇,三月十七日在上班的手机店被绑架,电脑被抢劫。

34、顾凤娥,蒙阴房改办工作,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5、薛庆良、李雍英夫妇二人,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6、付加风,县棉纺厂,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7、张义房,高都镇,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8、张宗柱,坦布镇,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39、刘池荣,蒙阴供电局,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40、张现荣,野店镇嗓子裕村,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41、王明军,县城,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42-49、刘段爱、王永、曹长芳、崔洪得、宋佃海、王吉亮、崔宏德、刘金华,三月十七日被绑架。

50、张姓大法弟子,旧寨乡杏山村,三月十八日上午被绑架。

51、杨传宝,常路镇,三月十八日左右被恶警绑架。

52、孙兆英,女,蒙阴县信用联社职工,家住蒙阴叠翠小区,三月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绑架。

53、隋学玲,刘官庄村塔山组,三月十七日至十九日在家被绑架,家中的影碟机、两部手机被抢。

54、李贵祥,蒙阴镇张家楼村,三月十九日被绑架。

55、段现玲,垛庄镇石马庄村,三月十九日下午一点在家被绑架。

56、王明菊,界牌镇丁旺庄村,三月二十日下午被绑架。

57-58、张兰洪、圣义风夫妇,蒙阴县界牌镇尖家庄村,三月二十日下午被绑架。

59、宗桂荣,界牌镇石旺河村,三月二十日被绑架。

60、刘姓大法学员,界牌镇丁旺庄村,三月二十日被绑架。

61、张立忠,男,六十岁左右,代古镇石门峪村人,三月二十一日在家被绑架、勒索四千元钱。

62、王姓大法弟子,女,代古镇宋家望村,三月二十一日被绑架。

63、张宪荣,女,四十五岁,野店镇桑子峪村,三月二十一日被绑架。

64、刘端爱,女,蒙阴县实验中学教师,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65、张某,女,家住蒙阴镇太保庄村人,被绑架日期待查。

66、高科兰,女,家住蒙阴镇刘家峪,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67、曹常芳,女,家住蒙阴镇南竺院,三月十七日左右在回家路上被绑架。

68、崔洪德,男,家住蒙阴镇谭家召子,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69、宋树平,家住联城乡虎路坡村,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70、宋增荣,家住联城乡李北山村,三月十七日左右被绑架。

71、巩全花,垛庄镇下河村,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被绑架、勒索二千元。

72、石增春,垛庄镇下河村,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下午被绑架并被勒索五千元钱。

73、李作伍,男,代古镇朱家庄村,被绑架并勒索五千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20/199293.html

2009-04-12: 山东省蒙阴县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被绑架的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丕敬、刘端爱、王永、冯建新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遭受迫害。

冯建新被迫害的出现高血压症状,因临沂市六一零怕承担责任,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十日冯建新被无罪释放,现已回到家中。

山东省蒙阴县联城乡法轮功学员宋树平已回到家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779.html

2007-11-19: 山东第二劳教所部份大法学员被迫害现状
潍坊戴宗秋被迫害的双眼看不清东西,潍坊郭家红、菏泽耿道虎被严管迫害。泰安杨科萌被迫害的脚部受伤,蒙阴公丕敬被迫害得全身患皮肤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9/166809.html

2006-10-29: 蒙阴610与旧寨恶人对公丕敬的迫害
公丕敬,男,今年五十六岁,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庙后村人。公丕敬从小就多灾多病,发病时身上流脓流血。十二岁就参加了集体劳动,因为他父亲一直参加恶党工作是恶党干部,哥哥又上学,家里里里外外的活也都是他干。年龄小,过份体力劳累,又导致两只胳膊麻木,患上风湿性关节炎、气管炎。八五年他又患上了痴呆症,四肢无力,像喝醉了酒一样,滋味难受极了。到处去求医,治了好几年,也没治好。

没得法之前,他脾气也很坏,左邻右舍被他闹遍了。九六年有幸得法,身上的顽疾不治而愈,脾气也变好了,人也善良了。村里的人都说公丕敬真变了一个人。但是自从中共迫害大法以来,公丕敬也遭到了邪恶的血腥的残酷迫害。

九九年六月二十七日,乡党委通知炼法轮功的参加所谓的“学习”(洗脑),公丕敬去一看,全都是诽谤大法的,他就不愿意听,到第三天结束,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他说不会写,便上来五、六个恶徒,把他打倒在地。还逼着他坐师父的法像,不坐便打,看他不“转化”,又把他领到值班室,在值班室,公丕敬看到赵尊驰被他们打的全身哆嗦。副乡长李明国看见公丕敬,一跳老高的说:“你还是老区长家的儿子。”接着又围上七、八个人拳打脚踢,打了一阵,公丕敬还不“转化”,等了一会儿,组织部长曹传海、纪委书记刘少武、武装部长李在合三个恶人又把公丕敬带到派出所,三恶人又拳打脚踢一阵子,一看他仍不“转化”,都走了。最后公丕敬的儿子把他带回了家。

九九年七月一日,恶人党委副书记刘常坤带领五个爪牙,私自闯进公丕敬的家,公丕敬正在炼功,又把他绑架到乡政府,由乡干部鞠朋负责迫害,让公丕敬坐在水泥地板上曝晒,并勒索了公丕敬一千元现金,是他儿子借钱交上的。

九九年农历十二月二十六日早,公丕敬、杨树明、赵尊驰、赵红生、赵尊刚去北京上访,在去的路上又遇上张德文、张德珍等人,八个人一块去了北京,在北京住了三宿,打算大年初一上天安门广场炼功,结果被特务发现,把他们送到了临沂办事处,刘常坤、刘长波等恶人当天晚上把他们送到蒙阴县公安局。第二天大年初一,恶人备了案,接着把他们送回旧寨乡关押迫害。那天下大雪,恶人叫公丕敬等人扫雪堆起来,天黑时张德珍炼功,恶人赵红国象疯了一样拳打脚踢,打这些上访的大法弟子,公丕敬的眼睛也被恶人打的睁不开,恶人把他们都拉去强制坐在冰冷的雪堆上焐雪,就这样每天晚上恶人打够了,就把他们推出去强制坐在冰冷的雪堆上,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左右,又没有衣服替换,晚上就蹲在传达室半间屋的水泥板上。

由于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诬陷诽谤与下达的层层株连、连坐的政策,有法轮功群众进京上访,便关系到当地乡干部的工资、奖金克扣甚至免职,到了初六那天,旧寨乡各个部门的人八、九十人大集合,都喝的醉醺醺的失去理智,象一群狼一样扑向被关押在那里的十个大法弟子,让公丕敬、杨玉东、张德珍、张德文、赵尊驰、赵尊刚、赵红生坐在雪堆上,两边拳打脚踢。他们一个个象疯了一样往死里打公丕敬和其他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个姓刘(管钱的),一看这样失去理智的打人,怕出人命,他就喊:“不能这么打,这么打不行。”被五、六个恶人推到一边,他在一边看着打的太可怕,还是大喊:“这么打不行!”又被恶人把他推到派出所里去了。

当时年龄大的老干部马相吉、巩林忠也看着打的太残忍了,怕出人命,急忙去找恶党书记,没找到。这帮凶神恶鬼把十个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打的皮开肉绽,伤痕累累,爬不起身来。当时不参加打人的干部不多,每天晚上恶人们都打到十一点。有时恶人叫公丕敬他们光脚在冰冷的地上跑步,白天黑夜的迫害。由于家里没有大人,女儿一人在家,正月初八那天,心术不正的小偷趁机到公丕敬家行窃,恶贼拿着刀向公丕敬的两个女儿要钱,并恐吓说:“没有钱就杀了你”。他两个女儿胆颤心惊的说:“我爹爹在乡里关着,我妈早死了,没有钱。”恶贼说:“再吆喝把你强奸了。”他小女儿没穿衣服,跑了出去大喊“救命”,惊动了邻居,把贼吓跑了。

到了初十晚上,打人凶手副乡长李明国把大粪桶扣在公丕敬、赵尊驰头上,用铁锨在桶上砸,铁锨都打断了,把公丕敬等人打倒在地,恶人又用铁锨打,公丕敬的衣服都被打破打烂了。第二天下午,恶徒又把公丕敬推出来强制站在雪堆上站了一下午。到十三日又去公丕敬家抄家,家里的东西被恶人抢劫一空。

旧寨乡负责这次迫害的干部主管是刘常坤、曹传海,打人最厉害的凶手是:李明国、袁明国、张秀立、张加合、刘少武、安连军、张立红、张立安,打手最凶残的是:赵红国、王世平、文书小李、史增垒、王明红、公务员张波,整个旧寨乡恶党大院,九十多口人没参加打人的寥寥无几。

这些恶人经常叫大法弟子公丕敬等人赤脚在滴水成冰的地上跑、强制他们蹲下再站起来反复无休止的折磨,一直毒打折磨了二十多天。恶人曹传海说:“挨打最厉害的就是公丕敬,打了他一百五十次”。

迫害到二十八日晚上,恶人打够了公丕敬这些人,强制他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打手赵红国把公丕敬叫在一边恶狠狠的说:“晚上党委书记说,你再炼,就叫我把你砸死!你说还炼不炼?”公丕敬回答说:“还炼。”赵红国他们就把公丕敬打了个半死后,叫他回到原来的地方坐下。等了一会儿,又把公丕敬叫出来,问他:“你还炼不炼,你要再炼,书记就叫我把你砸死!”公丕敬回答说:“随你”。恶人又接着毒打了一阵子,再叫他回到原来的地方。第三次恶人又把公丕敬叫出来问:“你还炼不炼”。公丕敬这时什么也没说。打手赵红国穷凶恶极叫嚣说:“我数十个数,你不搭腔,就把你打死。”公丕敬一句话没说,恶人继续对他拳打了一阵,这才住手。

到二月初四,凡是签名的大法弟子,都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上。当时被恶人绑架到洗脑班的就有一百多人。公丕敬又被恶人分到了重点班,恶党纪委书记刘少武在洗脑班上嚣张的大放厥词说:“对法轮功的制裁,要早下手、晚下手、巧下手”等歪理邪说。

迫害到二月初五,乡干部安连军、曹传海、张加合等五、六个恶人把公丕敬打倒在地上,他们用皮鞋踢公丕敬。副乡长赵彬一看公丕敬被打的不行了,却讽刺说:“你还不快爬起来上北京。”公丕敬一抬身,一个恶徒在后面照公丕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公丕敬脚趾有一处骨折,两个耳朵都被打的有血泡,他的左耳朵软骨被恶人打残了,以后耳轮廓缩小变成畸形,赵彬还取笑的喊着:“快点上京呀”。公丕敬被带进了值班室,痛苦的躺下了,他已被恶人打的翻身都翻不过来,身体右边被恶人打的肿了一缕子筋,扯着身体内外疼痛难忍,咳嗽都疼的不敢出声,咳出来的都是黄痰,那个滋味象人要死了一样难受极了。

二月十日,蒙阴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带领各部门也窜到旧寨乡看洗脑班“转化”情况。当时公丕敬坐在墙根处,乡干部恶人刘常坤把李枝叶领到公丕敬的跟前说:“这就是公丕敬”。恶人李枝叶对公丕敬挖苦讽刺说:“你象神仙吗?我看不象。”

到了二月十一日,蒙阴宣传部长恶人类延成也窜到旧寨洗脑班,邪恶的洗脑班迫害了三天,到了十三日下午,公丕敬在旧寨洗脑班这个魔窟里再也待不下去了,他想每天不能学法炼功,天天受这些恶人没人性的迫害。公丕敬硬撑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拖着举步维艰的双腿,终于在十三日晚上七点左右逃出了这个害人的疯狂的魔窟。

公丕敬从旧寨邪恶的洗脑班里逃出来,旧寨恶人气急败坏,把他不炼功的儿子也绑架关押了两三天,连公丕敬的亲家也被绑架,公丕敬的儿媳妇去看看,那个最邪恶的赵红国还找他儿媳妇的茬,公丕敬的儿子放出后恶人第二次再绑架他并让他交出公丕敬,他儿子与恶人讲理:“你们向我要人,我还向你们要人呢,我爹是在你们这里走的,就是你给打死了,你也得叫见人吧。”恶人这才把他给放了。他儿子开了一个小饭店,也被恶人贴上了封条,还三天两头去吓唬他。任光发领了一帮子恶人围着他的饭店说:“这个房子能卖多少钱?”他儿子害怕了,就去对他大爷说,公丕敬他哥说:“再去找事把腿给砸断了。”恶人又去吓唬他儿子时,公丕敬的儿子对恶人说:“再来把腿给砸断了。”恶人理亏再也不敢去骚扰了。

公丕敬逃出来,因为身体被恶人迫害的伤痕累累,投奔亲属家,待了两个多月养伤,怕连累亲属,硬撑着还没恢复好的身体去了新疆打工。在新疆打工到六月份身体才恢复过来。到了十月三十日从新疆回到家中,到家里一看,被恶人抢劫的空空如也,没有一点能吃的东西,没有办法,只好与二女儿吃住在儿子家。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公丕敬又被绑架到旧寨派出所,把他关在值班室的铁笼子里,公丕敬对值班的讲真相,又对值班的说:“请把所长找来,我要问问他,我正在家收秋刨花生挺忙的,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恶警王勇过来对公丕敬说:“在你那里又找出二十多盘磁带。”公丕敬对王勇说:“谁叫你翻的,我家又叫你翻遍了。”王勇吓唬公丕敬说:“我右边坐着这个就是公安局的。”公丕敬说:“我早就认的,你凭什么翻箱倒柜?”那人说:“别找我,找所长。”公丕敬对他说:“你去的不找你找谁,你的家属都学,你不知道吗?”吓的那人脸都变了色,赶忙走了。

不一会儿,所长刘长波来了,说:共产党不叫干的,咱就不干。公丕敬说共产党叫你贪污,你贪污,对吗,也不对。秋收这么忙,你凭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天快黑了,公丕敬的儿子和亲戚来送饭,刘所长高喊着送了饭来了,叫你吃饭。公丕敬说不吃,他问恶警凭的什么把他关在这里?刘所长耍赖说:“你不好好干。”公丕敬说:我捡钱都不要,还给人家;我在自己地里挖了口井,大家伙吃水。公丕敬儿子也把手一举说:我爹干的可好了。

儿子和亲戚走了后,恶人把公丕敬推进楼梯底下的一个铁笼子里,锁上了门。刘所长用手晃了晃门说:“你不是要走吗?”公丕敬说:“到了时候我就走。”所长说:“我看看你怎么走?”公丕敬对他说:“我要走了呢?”恶所长说:“你走了,我就不管了。”值班的不一会来看一看,公丕敬这时发出强大的正念,一个人也不见了,大约十二点左右,公丕敬便破笼逃出了魔窟。回家一看,家里被恶人翻的一片狼藉,能吃能用的都被恶人抢走了,连小孩上学的零钱也被他们拿走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是公丕敬的邻居,她知道恶人抄公丕敬家的土匪行径后说:“这些人比刘黑七(土匪)都厉害。”

七月二十八日,公丕敬小孩回家打核桃,两个六一零小头目去找公丕敬,也在树底下打核桃吃。公丕敬儿子对恶人说:“这核桃,你俩吃可惜,再来腿给你打断了。”恶人一听急忙溜了。公丕敬从那以后,便流离在外,有时为了躲避恶人的围追堵截,风餐露宿在山沟里,在栗子树叶里过夜。

二零零六年阳历五月二十四日,公丕敬在临沂兰山区朱保乡戈瞳村集市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贺绍X、周德义、谭四子的儿子(村里联防队员)和朱保乡恶警绑架,被非法劳教二年,至今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公丕敬在戈瞳村被绑架后在网上曝光,国外大法弟子打电话给那里讲真相,村里的书记听了真相后,对举报并协从恶警绑架公丕敬的三个小青年说:“我让你们抓小偷,谁让你们多管闲事的?”)

附:蒙阴县旧寨乡迫害大法弟子恶人遭现世现报事例

孙常宇:宣传主任,在大法弟子面前一跳老高,烧师父法像,在骑自行车回家的路上撞在电线杆子上,缝了好多针。

安连军:二月初五那天叫嚣要打死公丕敬,安连军他妈于二月二十一日上吊自杀。

李明国:副乡长,患脑血管破裂。

马康山:被汽车撞了好几次。

赵红国:乡里打手,家里的树被别人杀了八十多棵,他是被借调旧寨乡司法所的雇用人员,现在让他回家不用他了,他父亲年纪不大就死了。

王发杨:骑摩托车撞在汽车上撞死了。

巩铜良:书记,在旧寨被村民围住,遭殴打。

丁秀军:财政人员,打手,有病干治不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9/141307.html

2006-08-10: 山东蒙阴县大法学员公丕敬受迫害的情况补充
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庙后村公丕敬,于2006年6月份在临沂市朱宝镇葛屯村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被朱宝镇派出所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非法判刑两年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進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10/135122.html

2006-06-13: 蒙阴县大法弟子公丕敬被临沂市朱保派镇出所绑架
2006年5月25日,蒙阴县大法弟子公丕敬在临沂市朱保镇戈疃村集市发真相材料时,被当地的保安(二明、李坤、登高)举报,遭朱保派出所绑架。

大法弟子公丕敬99年7.20后因遭受邪恶的非法迫害,多年流离失所在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3/130338.html

2001-03-28:  颤抖的蒙阴大地 -- 旧寨乡的罪恶
张文爱2000年农历3月份,因坚持学法炼功、参加签名被罚款3200元。

赵玉英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罚款9400元,并被抄家,被抄走包括大小家具折合人民币3400元,受尽了非人折磨。

王遥因修炼法轮大法,扣发工资三个月(1860元),被罚款1200元。共计:3600元。

宋爱军、杨秀荣、鞠方玲、徐加霞、赵胜奎、赵胜举、胜梅、炳芹、王春芳、孙树香、王俊德、王焕金、刘美秀、王敬岭、王名秀因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各被旧寨乡政府罚款3400元。

马福民停发工资1年,被抄家,折合人民币达二万余元,并罚现金3400元。

王焕芬罚现金800元。

张玉莲75岁,三十年的病因修炼法轮大法不治自好,然而却因为坚持信仰被非法罚款2000元。

随守進81岁,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罚款2000元。
刘翠英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强行罚款3200元。
刘美荣夫妇因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罚款3700元。
潘秀兰、徐芹荣、阚贵云、因参加和平签名各被罚款3200元。
赵遵池夫妇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抄家价值达4000元,并被罚款2700元。
赵胜宝夫妇因進京上访,被抄家,折合人民币5000元,被罚款10000元。
赵洪生因進京上访被罚款10200元。
赵遵刚因進京上访,抄家价值达2000元,被罚款6500元。
赵停母女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罚款8400元。
宋炳山因修炼法轮功被抄家,价值达2000元,被罚款6700元。
赵玉梅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罚款3000元。
刘文忠夫妇70岁,因修炼法轮功被罚款2000元。
谢东泽夫妇因修炼法轮功被罚款3200元。
张德文因進京上访,被抄家价值4000元,被罚款10000元。
王名爱70岁,因与其他功友一起学法炼功,被抄家,被罚款2000元。
张德珍因進京上访,扣发13个月工资,受尽非人折磨,现被劳教3年。
王元华、马树莲因和其他学员一起炼功被抄家和罚款计9400元。
鞠兴莲因学法炼功,被罚款3200元。
杨玉东因進京上访,家中被洗劫一空。
鞠细香、鞠方岭各被罚款3200元。
杨均慧因继续修炼法轮大法停发13个月工资,被罚款5000元。
公丕敬因進京上访,家中被洗劫一空。
李光臣因组织炼功,被抄家并罚款9400元。
徐志英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罚款3400元。
李光臣父母因学大法被非法抄家价值达2000元。
殷文芹因進京上访,被抄家价值达5000元,罚款10400元。

以上罚款及还没统计上来的旧寨乡政府非法罚大法弟子的款达36万元。

在被非法巨额罚款的同时,以上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都在三个月左右,其间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其中还有24人被昼夜关押,赵尊池,杨玉东二人被非法扣押在旧寨乡大院长达7个月。非法抄家达17户。

李明国、袁進果旧寨乡副乡长,他们指挥手下将大粪桶扣在公丕敬,赵尊池头上,然后用铁锹,木棒用力敲打,致其二人成重伤,赵尊池六个月不能说话。春节除夕,李明国让他们赤脚站在雪地里、坐在雪堆上,棉裤全湿透了走路带不动,晚上,坐在水泥地上,再开风扇,真是惨无人道。家人送去的馒头,夜里给扔到外边,冻的梆梆硬,啃都啃不动,有时夜里连棉袄也不让穿,给扔出去。更为残忍的是,即使女大法弟子来例假,他们也同样叫其坐雪堆,坐冷水泥地,这还有人性吗?!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3、法轮功学员郑华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4、法轮功学员伍静青被多次非法扣留、关押、恐吓、抄家;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9)

临沂市朱保镇派出所所长 常挺进
朱保镇派出所电话:0539-85511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