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鲁兴得(鲁兴德),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皇营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5-03
家庭成员: 儿女: 鲁兴德的儿子
夫妻/父母: 鲁兴得(鲁兴德) 鲁兴德的妻子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20: 山东临沂市鲁兴德一家遭受的迫害

我叫鲁兴德,家住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垛庄镇皇营村。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来,我和儿子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也被当地恶警残酷迫害,家中被抢得一贫如洗。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我到北京去上访。垛庄镇邪党刘相雨一伙一次一次地阻挡,不管怎么阻挡,我和几个同修终于走到了北京。我们在北京待了十八天。家里,恶党镇委、派出所就象疯了一样,天天叫家人拿钱去找人,勒索去多少钱我也记不清了。

垛庄镇邪党副书记李绣福,垛庄镇派出所胡某,垛庄镇邪党妇女主任李丽颯,皇营村刘元平,在北京找到了我和几个同修,即刻非法搜身抢钱。然后我们被绑架到蒙阴县公安局,恶警马上就给我们拍照,脖子上挂上牌子,说“到枪毙的时候就这样。”随后把我们领到办公室开始了毫无人性的刑问,这个公安打手十分凶恶,那时约有二十多岁,破口大骂,骂的都是流氓话,同时用那罪恶的黑手面、背,啪啪地打在我的脸上。当时我身上没带《转法轮》,拿出一本《转法轮》放在我身边。给我录像,说是从我身上翻出来的。

九九年八月八号被非法关押在县治安拘留所十五天,逼迫写“保证书” 勒索现金三百元,期间垛庄镇派出所用警车拉到垛庄镇集市上游街,开“审判会”,十五天后,也不让回家,镇邪党人员把我们关押到镇大院拔草,曝晒阳光;逼迫家人拿钱领人,不拿钱不放人,又被勒索二百元后,才放回家。

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第二次去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地下通道正行走着,我、儿子、弟弟、同修就被派出所所长杜仲太、镇委两人绑架,把我们身上的钱搜光,送到临沂驻京办事处。用手铐把我们倒背手铐着,恶人就象疯了一样,喝一会酒,拿起话筒对着电视唱一阵,就打我一顿,用手反正面扇我的脸,打累了就去喝,喝够了再来打;打累了再去喝,喝够了再来打。唱、喝、打反复多次,折腾够了,当天晚上把我们拉到蒙阴县公安局,非法审问,然后又拉到垛庄镇派出所正好是大年初一,非法关押了一个星期。天天刑讯,天天挨打,一天同修给我们送饭,邪党书记王勤拽着我的耳朵说:“你还吃饭,下一步你连凉水也喝不上。”

有一天,杜仲太把我弄倒在地,用脚跺我的膝盖,李绣福用手扇我的嘴,王勤用橡皮棍抽我。蒙阴县刑警队一名恶警凶恶至极,骂的话十分难听,用脚跺我脖子、肩膀,跺的皮破血渗。

七天后,我被劫持到蒙阴县看守所,在看守所还是受着同样的迫害。有一天杜仲太去看守所非法提审我,叫我骂师父,我说:“我不会骂人,我不骂”,杜仲太脱下皮鞋狠命地抽打我的脸。

在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八天,恶警又把我带到垛庄镇孟良崮警区迫害,已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关在这里。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把两个人铐在一起,时任垛庄镇邪党书记王勤、副书记李绣福、司法所长刘相雨、武装部长房思敏带领打手开始打人,一天晚上,房思敏带了七个打手,有业家沟村房得良、房得柱,镇政府人员卜凡海、南垛庄村刘连厚,瓦子坪村刘长伟,后里村刘长平,还有一个我不知姓名。几个人蜂拥而上把我打倒在地,用脚踩着两手、两腿,四个人用橡皮棍拼命地抽打,就象放鞭炮一样,八个人轮流打,打一阵抓起肩膀看看再砸,打一阵抓起肩膀看看再砸,卜凡海阳声怪气地说:“他还怪硬的。”我从腰以下全是黑的。他们使尽了力气,暂停了抽打的双手,又把我拖起,倒背手铐在树上。我一阵难受,口渴,叫了一声就不省人事了。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没有人性的李绣福还用手扇我的嘴,边扇边说: “我叫你喊,我叫你喊。”

房思敏一伙打我的时候,其他法轮功学员齐声喊“打人犯法,不准打人”。恶警们打电话给镇委,王勤、李绣福带了一大帮人,来到警区,就象疯了一样,把法轮功学员们一个个拉出来打。

被打的第二天,他们把我妻子抓来办洗脑班,妻子一看我就问:你的头怎么淌血?刘相雨嚎叫,“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想闹事吗?”在那里一句说话的权利也没有。我和儿子被关押在一起,他们强迫儿子念诬蔑大法的话,儿子不念,他们就打,还把儿子拽到屋西头用脚跺脊梁,用手打脸。

由孟良崮警区转到垛庄镇计生办大院,刘相雨手指着我说:“不转化就把你揍死,就说你炼法轮功炼死的。”在那里又成了人间炼狱,刘相雨天天诬蔑大法,让法轮功学员骂,不骂就狠打。有一天晚饭后,刘连厚、一个姓房的瘦子、卜凡海迫害我,刘连厚一步一脚踢着我,把我踢到一黑屋子里,房姓瘦子用橡皮棍用力插着我的头,卜凡海说:“刘相雨说要扒你老鲁家两层皮”,那些日子里是天天晚上挨打,恶人变换着招数无所不及的在那里迫害着法轮功学员。

非法关押到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长达两个月,勒钱赎人,我和儿子每人一万三千元。我家早被恶党迫害的倾家荡产,家里分文皆无,焦急的家人盼人归,东借西凑,只能拿出一个人的钱。儿子看到我身体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时有生命危险,就说:“让我爸爸回家吧。”交上钱,家人把我赎回家。

回家后,看到家里只剩下三间空房子,空荡荡,凄惨惨,恶党做恶在眼前,一家老少受摧残,恐吓骚扰抢家产。

妻子诉说了抄家的情景,来了二十多人,刘相雨指挥,有两个恶人按她坐下别动围着她,就象来了土匪一样,把所有的家具全部抢走,电视机、录音机、吊扇、木头板子、茶几腿等,就连圈养的四头猪,每头二百多斤,也被抢走,农具水泵、带锯也被洗劫一空。

无钱赎回儿子,他被邪党继续关押,那时候他才十七岁,在蒙阴县实验中学上高一,每次考试都在前三名;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去北京说句公道话,却被邪党非法关押了四个多月,在关押期间受尽了各种迫害,班主任往村里打了七次电话,村里没有回言。后来,镇邪党勒索四千多元,我们把儿子领出来。儿子当去学校学习时,却被校方拒之门外,从此失去了学业。

还有一次,恶警把我妻子绑架到蒙阴“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关押了四十多天。六一零头目类延成说:“来到这里,石头蛋也把它弄热乎。”他们还把临沂市二女一男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蒙阴六一零迫害,双脚站在冷水盆里,过一段时间就换冷水,两边两个打手用扫帚把抽打。

在这十几年的迫害中,恶党“六一零”非法组织一伙无数次的骚扰我都记不清了,半夜来砸门,翻箱又倒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3月20日发表)-237776.html

2010-02-15: 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恶党人员十年恶行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恶党政府人员、派出所恶警被权欲和利益驱使,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受临沂市及蒙阴县六一零操控唆使,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残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他们执行的是江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流氓恶令;践踏的是法律的尊严和基本人权;敲打的是大众的社会道德;伤害的是无数家庭和一方百姓。自九九年至今,小小的一个镇,竟有二十五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讹诈抢劫的钱财高达八十多万元,被无辜抄家绑架株连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多人被毒打伤残,部份人背井离乡。迫害之巨至极,令人瞠目结舌。

设置非法机构 纠合不法之徒

迫害初期,在市县“六一零”授意操控下,垛庄镇秘密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由镇政法副书记任主任,吸收社会好逸恶劳之徒组成防暴队,专门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

十年来,在垛庄镇历届党委书记王(保)勤、崔建华、胡守东、副书记李秀福、副书记秦元东、垛庄六一零头目赵海涛、李广、马玉亮指使下,调动了垛庄镇派出所、司法所、武装部、土地管理所、综治办、工商所、计生办、广播站、文化站、教委、医院等10多个单位的——多个不法人员:杜中太、孙良山、宋增强、李海涛 宋增强、王海峰、刘相雨、房思民、万增发、张世民、陈玉新、张波、刘乃生、刘长平、刘元进、刘长伟、卜凡海、谢现堂等不法人员,在各片包村干部带领下,要挟各村干部,对全镇大法学员有预谋、有计划的抄家绑架勒索财物;歹毒的举办洗脑班,强迫学员放弃信仰,逼写“三书”;利用央视、报纸上的谎言,大肆宣传欺骗,以挑起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纵容、唆使不明真相的人蹲坑,监视、跟踪、举报大法弟子,妄图把世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抓,受到的迫害则极其残忍:威胁、恐吓;剥夺睡眠;长时间保持一个痛苦姿势不变;树条抽、胶皮棍打;钉子板打;烈日晒;大冷天往身上泼冷水并用电风扇吹;不准上厕所;送洗脑班强制洗脑,甚至被非法强送劳教等。家则被抄,非法罚款,家人也要受到恐吓。恶人经常半夜三更私闯进家,闹的左邻右舍不安,鸡犬不宁。如文革再现。

入室抢劫财物 土匪流氓行径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垛庄镇恶党政府工作人员、垛庄镇派出所恶警及雇用的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如土匪般撬门别锁、非法抄家,直弄得鸡飞狗跳、四邻不宁。各次累计勒索钱款约七十二万四千余元,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巨额罚款从不给收据,而在抄家中被他们“顺手牵羊”抢劫的钱物更是无法统计。

抄家中连老人养的猪都被拉走卖掉,几岁孩子的小车座位都被拿走,盆缸被砸烂,房子屋顶被捣上洞,门窗摘走……很多家庭无法生活,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逼的孩子无法上学读书,给很多学员家庭及亲戚朋友生活上、精神上造成极大的痛苦。被洗劫一空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完全失去了继续生存的环境和最基本的物质保障。正是这些执法人员捞取了大量的非法好处,所以才乐此不疲,失去人性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打压迫害。下面仅举数例以见证他们的恶行。酷刑恶毒洗脑 精神肉体摧残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是原镇委书记王勤及副书记李秀夫的任职时间,在他们指使下,垛庄镇原派出所所长杜中太、司法所长刘相雨、武装部长房思敏等一伙恶徒,对垛庄镇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残酷镇压,抓人、抄家、关押、逼供殴打、侮辱、罚款、掠夺、勒索、游街、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监控住宅电话、深夜私闯民宅,一时间,乌云密布,恐怖笼罩了垛庄镇。

为了打击法轮功,他们多次非法私设罪恶的洗脑班(孟良崮警区、孟良崮小学、垛庄镇计生办院内、垛庄镇建筑队院内等处),关押、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以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蒙阴县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经常到这里指点:“要经常敲打着点,不要让他们舒服了。”在李枝叶的指示煽动下,镇政府、公安派出所和雇用的打手更是肆无忌惮,在孟良崮警区、派出所禁闭室、计生办院内几乎每天都传出用橡皮棍抽打学员的声音,就象放出的百头鞭炮(几根橡皮棍由几人同时抽打)。

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在洗脑班上,学员因坚持炼功,派出所所长杜仲泰用橡胶棍毒打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被劈头盖脸打二十多下。杜仲泰把吴增见鼻梁打断,把闫光新打得满脸是血,口里还叫着:叫你炼,让你知道厉害。

一月五日学员巩全运因不放弃信仰被指导员张士民毒打一顿,并被邪恶用脚踩成骨折,并将六十多岁的学员魏久祥一气打六十多橡胶棍,致使瘫倒在地。

在学习班上垛庄镇副书记李秀富、派出所所长杜仲泰、原镇党委书记王芹用橡胶棍轮番毒打学员鲁兴得,致使鲁兴得当时昏迷,过后所长杜仲泰脱下皮鞋猛抽该学员的脸,致使脸几天后才消肿。因不放弃信仰送蒙阴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又转到垛庄镇转化班。

在转化班上,副书记李秀富指使打手把鲁兴得从屋里拖出来,八个恶棍用木棒轮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后,有的用脚踏着脸,有的按着头、手,用木棍打了近二百下,把臀部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达半个多小时,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把他铐在树上。最后把该学员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后还逼迫该学员交罚款一千三百元。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汉硬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个月后才能下地走动。

大法弟子刘长芝也被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毒打休克后又用凉水浇醒,腰部严重受伤,橡胶棍打断了两根,还把他踢倒在地,跺脸踩腰,使该学员三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他们让赵传文趴在地上,用橡胶棍打他的屁股和大腿,因疼痛难忍,赵传文想在地上翻身,他们就狠毒地踩着他的双手和双脚狠狠毒打。

刘相雨还经常用电话遥控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说:“不怨俺,刘又来电话,不让俺睡觉,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见利时,怕该学员以后报复,把他脸用布蒙上,铐住双手,然后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对该学员说:“刘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层皮。”然后一大群打手用橡胶棍猛抽王见利九十多下。刘相雨在班上威胁学员说:“以后你们谁敢去北京上访,回来我就掀你脚趾盖子。”还经常指使打手随便毒打学员。

武装部部长房思民带领打手毒打学员之余,把大法学员家属送到转化班上的九条内裤扣下六条私用,并把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鸡肉、肉馅饼)水果偷吃掉,将剩余残渣扔给学员。堂堂的武装部长竟大言不惭地说:“你们拿钱去上访,还不如有钱买个小秘风光风光,也不枉来世一回。”

在学习班上,泉桥村刘元阵带领刘长伟、刘连厚等人晚上九点多钟头戴头盔,把女学员用布蒙住脸,背铐双手拖到外面,在黑暗处用下流无耻手段侮辱女学员至凌晨。还有的用布捂住女学员的整个脸,两个打手架着一个硬拖着跑,致使学员呼吸困难,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在 2000年2月份,赵传文夫妇俩继续去北京上访,被蒙阴县“610”办公室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转送垛庄镇洗脑班。邪恶之徒强迫赵传文和其他男大法弟子进行超负荷体力劳动,拆厕所,装沙子;还进行恶毒的株连政策,强迫赵传文的老母亲天天去洗脑班陪读,实际上他们是变相折磨大法弟子的亲人,每天早上八点去报到,一天不去罚款20元;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县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主谋)去垛庄镇洗脑班检查,对镇政府人员说:“只要他们说炼,就天天敲打他们。”

三、四天后,垛庄镇副党委书记李秀福,武装部副部长房思敏指挥打人凶手卜凡海、房德良等人对垛庄镇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打手们用橡皮棒打大法弟子的臀部、大腿,打得红一块、青一块,大法弟子鲁兴德被他们当场打得昏过去;大法弟子王建利被几个雇佣的打手们戴上手铐,头上蒙上一块布,轮流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棍;

有一天,晚十点多,恶人刘元进值班,恶人刘长平(垛庄镇后里村人)把鲁兴英从屋里喊出来,她一步出门外就被恶人刘连厚、刘长伟猛然用布把头、嘴蒙住,衣冠禽兽的刘连厚竟无耻的手伸向她的怀里,这两个歹徒拖着鲁兴英就跑,憋的她上不来气。恶人刘元进疯狂的喊:把她砸死,就说是炼法轮功炼死的,恶人刘连厚凶狠的说:“把她扔到粪坑里。”在人间地狱“孟良崮警区”遭受迫害近两个月期间,同修的家人买了十条内裤,还被房思敏黑下七条。

鲁兴英的家也未遭幸免,以刘相雨、李秀福为首的十几人组成的抄家队,把她家的柜、桌椅板凳、高底高、缝纫机、三十斤一袋的花生米、三十斤一桶的花生油、一袋玉米等全部抢去。还用车拉着法轮功学员到处游街。

鲁兴英被“孟良崮警区”转到垛庄镇“计生办”非法关押,遭到非人性的折磨、殴打,恶人刘相雨天天骂大法、骂大法师父。邪党之徒把鲁兴英关押两个月后,勒索家人三千元,放人。回家后,刘相雨带着一伙,不断的侵犯人权,半夜砸门跳墙常有,每年的“两会”“4.25”、“5.1”、“7.20”“过年”凡是邪党心虚害怕的日子免不了骚扰。

据统计,仅2002年5月份,垛庄镇有9名学员被劳教,50多人被非法送洗脑班,10余户家中被抄,非法罚款达30多万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32.html

2010-02-06: 蒙阴县“六一零”头目李宝元等迫害法轮功学员实录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七日,蒙阴县垛庄镇东垛庄村法轮功学员王金明遭到六名不法之徒的非法骚扰并被绑架,现关押地点不详。同时被非法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西垛庄村鲁兴荣、垛庄粮管所刘长瑞、寺后洼村赵传武、潘永凤、皇营村鲁兴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6/217634.html

2010-02-15: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恶党人员十年恶行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恶党政府人员、派出所恶警被权欲和利益驱使,积极追随江氏集团,受临沂市及蒙阴县六一零操控唆使,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残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他们执行的是江氏集团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流氓恶令;践踏的是法律的尊严和基本人权;敲打的是大众的社会道德;伤害的是无数家庭和一方百姓。自九九年至今,小小的一个镇,竟有二十五人次被非法劳教、判刑,讹诈抢劫的钱财高达八十多万元,被无辜抄家绑架株连的人更是不计其数,多人被毒打伤残,部份人背井离乡。迫害之巨至极,令人瞠目结舌。

设置非法机构 纠合不法之徒

迫害初期,在市县“六一零”授意操控下,垛庄镇秘密成立了“六一零”办公室,由镇政法副书记任主任,吸收社会好逸恶劳之徒组成防暴队,专门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

十年来,在垛庄镇历届党委书记王(保)勤、崔建华、胡守东、副书记李秀福、副书记秦元东、垛庄六一零头目赵海涛、李广、马玉亮指使下,调动了垛庄镇派出所、司法所、武装部、土地管理所、综治办、工商所、计生办、广播站、文化站、教委、医院等10多个单位的——多个不法人员:杜中太、孙良山、宋增强、李海涛 宋增强、王海峰、刘相雨、房思民、万增发、张世民、陈玉新、张波、刘乃生、刘长平、刘元进、刘长伟、卜凡海、谢现堂等不法人员,在各片包村干部带领下,要挟各村干部,对全镇大法学员有预谋、有计划的抄家绑架勒索财物;歹毒的举办洗脑班,强迫学员放弃信仰,逼写“三书”;利用央视、报纸上的谎言,大肆宣传欺骗,以挑起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犯罪;纵容、唆使不明真相的人蹲坑,监视、跟踪、举报大法弟子,妄图把世人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法轮功学员一旦被抓,受到的迫害则极其残忍:威胁、恐吓;剥夺睡眠;长时间保持一个痛苦姿势不变;树条抽、胶皮棍打;钉子板打;烈日晒;大冷天往身上泼冷水并用电风扇吹;不准上厕所;送洗脑班强制洗脑,甚至被非法强送劳教等。家则被抄,非法罚款,家人也要受到恐吓。恶人经常半夜三更私闯进家,闹的左邻右舍不安,鸡犬不宁。如文革再现。

入室抢劫财物 土匪流氓行径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垛庄镇恶党政府工作人员、垛庄镇派出所恶警及雇用的社会上的不法之徒如土匪般撬门别锁、非法抄家,直弄得鸡飞狗跳、四邻不宁。各次累计勒索钱款约七十二万四千余元,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巨额罚款从不给收据,而在抄家中被他们“顺手牵羊”抢劫的钱物更是无法统计。

抄家中连老人养的猪都被拉走卖掉,几岁孩子的小车座位都被拿走,盆缸被砸烂,房子屋顶被捣上洞,门窗摘走……很多家庭无法生活,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逼的孩子无法上学读书,给很多学员家庭及亲戚朋友生活上、精神上造成极大的痛苦。被洗劫一空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完全失去了继续生存的环境和最基本的物质保障。正是这些执法人员捞取了大量的非法好处,所以才乐此不疲,失去人性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打压迫害。下面仅举数例以见证他们的恶行。酷刑恶毒洗脑 精神肉体摧残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是原镇委书记王勤及副书记李秀夫的任职时间,在他们指使下,垛庄镇原派出所所长杜中太、司法所长刘相雨、武装部长房思敏等一伙恶徒,对垛庄镇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残酷镇压,抓人、抄家、关押、逼供殴打、侮辱、罚款、掠夺、勒索、游街、拘留、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监控住宅电话、深夜私闯民宅,一时间,乌云密布,恐怖笼罩了垛庄镇。

为了打击法轮功,他们多次非法私设罪恶的洗脑班(孟良崮警区、孟良崮小学、垛庄镇计生办院内、垛庄镇建筑队院内等处),关押、毒打迫害法轮功学员,以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蒙阴县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经常到这里指点:“要经常敲打着点,不要让他们舒服了。”在李枝叶的指示煽动下,镇政府、公安派出所和雇用的打手更是肆无忌惮,在孟良崮警区、派出所禁闭室、计生办院内几乎每天都传出用橡皮棍抽打学员的声音,就象放出的百头鞭炮(几根橡皮棍由几人同时抽打)。

二零零零年一月四日在洗脑班上,学员因坚持炼功,派出所所长杜仲泰用橡胶棍毒打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每个人被劈头盖脸打二十多下。杜仲泰把吴增见鼻梁打断,把闫光新打得满脸是血,口里还叫着:叫你炼,让你知道厉害。

一月五日学员巩全运因不放弃信仰被指导员张士民毒打一顿,并被邪恶用脚踩成骨折,并将六十多岁的学员魏久祥一气打六十多橡胶棍,致使瘫倒在地。

在学习班上垛庄镇副书记李秀富、派出所所长杜仲泰、原镇党委书记王芹用橡胶棍轮番毒打学员鲁兴得,致使鲁兴得当时昏迷,过后所长杜仲泰脱下皮鞋猛抽该学员的脸,致使脸几天后才消肿。因不放弃信仰送蒙阴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后又转到垛庄镇转化班。

在转化班上,副书记李秀富指使打手把鲁兴得从屋里拖出来,八个恶棍用木棒轮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后,有的用脚踏着脸,有的按着头、手,用木棍打了近二百下,把臀部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达半个多小时,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把他铐在树上。最后把该学员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后还逼迫该学员交罚款一千三百元。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汉硬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个月后才能下地走动。

大法弟子刘长芝也被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毒打休克后又用凉水浇醒,腰部严重受伤,橡胶棍打断了两根,还把他踢倒在地,跺脸踩腰,使该学员三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他们让赵传文趴在地上,用橡胶棍打他的屁股和大腿,因疼痛难忍,赵传文想在地上翻身,他们就狠毒地踩着他的双手和双脚狠狠毒打。

刘相雨还经常用电话遥控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说:“不怨俺,刘又来电话,不让俺睡觉,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见利时,怕该学员以后报复,把他脸用布蒙上,铐住双手,然后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对该学员说:“刘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层皮。”然后一大群打手用橡胶棍猛抽王见利九十多下。刘相雨在班上威胁学员说:“以后你们谁敢去北京上访,回来我就掀你脚趾盖子。”还经常指使打手随便毒打学员。

武装部部长房思民带领打手毒打学员之余,把大法学员家属送到转化班上的九条内裤扣下六条私用,并把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鸡肉、肉馅饼)水果偷吃掉,将剩余残渣扔给学员。堂堂的武装部长竟大言不惭地说:“你们拿钱去上访,还不如有钱买个小秘风光风光,也不枉来世一回。”

在学习班上,泉桥村刘元阵带领刘长伟、刘连厚等人晚上九点多钟头戴头盔,把女学员用布蒙住脸,背铐双手拖到外面,在黑暗处用下流无耻手段侮辱女学员至凌晨。还有的用布捂住女学员的整个脸,两个打手架着一个硬拖着跑,致使学员呼吸困难,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在 2000年2月份,赵传文夫妇俩继续去北京上访,被蒙阴县“610”办公室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转送垛庄镇洗脑班。邪恶之徒强迫赵传文和其他男大法弟子进行超负荷体力劳动,拆厕所,装沙子;还进行恶毒的株连政策,强迫赵传文的老母亲天天去洗脑班陪读,实际上他们是变相折磨大法弟子的亲人,每天早上八点去报到,一天不去罚款20元;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县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主谋)去垛庄镇洗脑班检查,对镇政府人员说:“只要他们说炼,就天天敲打他们。”

三、四天后,垛庄镇副党委书记李秀福,武装部副部长房思敏指挥打人凶手卜凡海、房德良等人对垛庄镇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打手们用橡皮棒打大法弟子的臀部、大腿,打得红一块、青一块,大法弟子鲁兴德被他们当场打得昏过去;大法弟子王建利被几个雇佣的打手们戴上手铐,头上蒙上一块布,轮流用橡胶棍毒打八十多棍;

有一天,晚十点多,恶人刘元进值班,恶人刘长平(垛庄镇后里村人)把鲁兴英从屋里喊出来,她一步出门外就被恶人刘连厚、刘长伟猛然用布把头、嘴蒙住,衣冠禽兽的刘连厚竟无耻的手伸向她的怀里,这两个歹徒拖着鲁兴英就跑,憋的她上不来气。恶人刘元进疯狂的喊:把她砸死,就说是炼法轮功炼死的,恶人刘连厚凶狠的说:“把她扔到粪坑里。”在人间地狱“孟良崮警区”遭受迫害近两个月期间,同修的家人买了十条内裤,还被房思敏黑下七条。

鲁兴英的家也未遭幸免,以刘相雨、李秀福为首的十几人组成的抄家队,把她家的柜、桌椅板凳、高底高、缝纫机、三十斤一袋的花生米、三十斤一桶的花生油、一袋玉米等全部抢去。还用车拉着法轮功学员到处游街。

鲁兴英被“孟良崮警区”转到垛庄镇“计生办”非法关押,遭到非人性的折磨、殴打,恶人刘相雨天天骂大法、骂大法师父。邪党之徒把鲁兴英关押两个月后,勒索家人三千元,放人。回家后,刘相雨带着一伙,不断的侵犯人权,半夜砸门跳墙常有,每年的“两会”“4.25”、“5.1”、“7.20”“过年”凡是邪党心虚害怕的日子免不了骚扰。

据统计,仅2002年5月份,垛庄镇有9名学员被劳教,50多人被非法送洗脑班,10余户家中被抄,非法罚款达30多万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15/218232.html

2008-12-15: 山东蒙阴孟良崮恶警绑架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邪党举办所谓的“孟良崮战役六十周年”活动,当地邪党人员以此为由到山东临沂市蒙阴县孟良崮周边乡镇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

九月十二日,孟良崮山下的垛庄镇,垛庄派出所恶警指导员王海锋带领几十名不法人员分成三帮到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其中二十名恶警由寺后洼村的恶党书记公衍新领到法轮功学员潘永凤家,挨屋翻了个遍,并绑架潘永凤。同时被绑架和抄家的还有粮管所刘长瑞、蝎子廊村王现荣(次日王现荣被勒索四千元后放回家)。黄仁村法轮功学员鲁兴德当时不在家,这伙不法之徒撬开他家的玻璃,启开房门,窜入屋内,翻箱倒柜,把沙发割了个大口子,抢走了煎饼封口机一台。法轮功学员闫学福当时也不在家,这伙不法之徒撬开大门、房门,没翻着东西,抢走了充电灯一台 。法轮功学员齐成荣在亲戚干活的地方,包括楼上、楼下数间屋被非法搜查,看门用的一把剑被恶徒抢走。恶徒企图绑架齐成荣时,她走脱。

九月二十四日,这伙不法之徒再次到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齐成荣在亲戚干活的家再次被非法挨个房间搜了个遍。 九月二十五日(中秋节晚)这伙不法之徒窜至孟良崮山下的泉桥村,法轮功学员陈建刚、王桂英遭到非法搜查和绑架。刘长瑞、陈建刚被非法关押在蒙阴看守所,潘永凤被非法关押在沂水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非法勒索三千、四千元后放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5/191670.html

2007-10-27: 山东蒙阴县垛庄镇恶人频频作恶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晚,垛庄镇北垛庄大法弟子刘兴林、寺后洼村大法弟子刘秀玲、垛庄镇赵传武被垛庄镇“六一零”、垛庄镇派出所和垛庄镇政府工作人员抄家骚扰,翻遍角角落落,没发现任何所谓的证据,绑架未能得逞。

当晚,邪党不法人员非法搜查西垛庄大法弟子齐成荣家和黄仁村大法弟子鲁兴德家时,两家家中无人,这些人竟跳墙而入,撬开玻璃,入室抢劫,非法掠夺走一些物品。他们随后又到齐成荣所在单位企图绑架她,齐成荣机智走脱。

九月二十四号,垛庄镇大法弟子赵传武、赵传文、西长明村大法弟子王万秀、石麻庄魏久祥、北垛庄刘元树被垛庄镇不法之徒抄家骚扰。

九月十二日晚这些恶人又非法抄家、绑架了垛庄镇寺后洼大法弟子潘永凤、垛庄镇粮管所大法弟子刘长瑞、蝎子廊村大法弟子王现荣,王现荣被垛庄镇政府非法勒索五千元,后经家人花钱请客,被非法勒索了四千元后被释放回家。

九月二十五号,垛庄镇“六一零”、 垛庄镇派出所和垛庄镇政府工作人员到垛庄镇泉桥村大法弟子王桂英家非法搜查,没翻到任何东西,只好悻悻而去。随后这些恶徒又到泉桥村大法弟子陈建刚家非法搜查,搜查过程中,陈建刚接到王桂英的电话,结果两人都被绑架。恶徒们向王桂英家索要一万元钱,差点逼出人命。

现在潘永凤、刘长瑞分别从沂水看守所、蒙阴县看守所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非法关押,陈建刚也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27/165343.html

2001-03-28: 垛庄镇办转化学习班期间对法轮功修炼者用尽毒恶招数,残害学员,邪恶的头子带打手们在班上为非作歹,致使学员人身受到严重摧残。

2000年1月4日在转化学习班上学员因坚持炼功,派出所所长杜仲泰用橡胶棍毒打13个学员,每个人被劈头盖脸打20多下。杜仲泰把吴增见鼻梁打断,脸被打肿。把闫光新打得满脸是血,口里还叫着:叫你炼,让你知道厉害。

1月5日学员巩全运因不转化被指导员张士民毒打一顿,并被邪恶用脚踩成骨折。并将60多岁的学员魏某某一气打60多橡胶棍,致使瘫倒在地。

学习班上垛庄镇副书记李秀富、派出所所长杜仲泰、原镇党委书记王芹用橡胶棍轮番毒打学员鲁兴得,致使当时昏迷,过后所长杜仲泰脱下皮鞋猛抽该学员的脸,致使脸几天后才消肿。因不转化送蒙阴看守所拘留,15天后又转到垛庄镇转化班。在转化班上,副书记李秀富指使打手把鲁兴得从屋里拖出来,8个恶棍用木棒轮番毒打,把他踢倒在地后,有的用脚踏着脸,有的按着头、手,用木棍打了近200下,把腚打成紫黑色,昏迷休克达半个多小时,在不省人事的时候,还把他铐在树上。最后把该学员折磨得只剩一口气,看到实在不行了才放回家。最后还逼迫该学员交罚款1300元。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汉硬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半个月后才能下地走动。

在学习班上学员刘某某被司法所所长刘相雨毒打休克后又用凉水浇醒,腰部严重受伤,橡胶棍打断了两根,还把他踢倒在地,跺脸踩腰,使该学员3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在学习班期间,刘相雨还经常用电话遥控指挥,打手们对学员说:“不怨俺,刘又来电话,不让俺睡觉,叫俺打你。”

在班上一打手打王见利时,怕该学员以后报复,把他脸用布蒙上,铐住双手,然后打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用怪腔对该学员说:“刘相雨叫我今天晚上扒你一层皮。”然后一大群打手用橡胶棍猛抽王见利90多下。刘相雨在班上威胁学员说:“以后你们谁敢去北京上访,回来我就掀你脚趾盖子。”并经常指使打手随便毒打学员。

武装部部长房思民带领打手毒打学员之余,把大法学员家属送到转化班上的9条内裤扣下6条私用,并把学员家属送去的饭菜(鸡肉、肉馅饼)水果偷吃掉,将剩余残渣扔给学员。堂堂的武装部长竟大言不惭地说:“你们拿钱去上访,还不如有钱买个小秘风光风光,也不枉来世一回。”

在学习班上,泉桥村刘元阵带领几个打手晚上9点多钟头戴头盔,把女学员用布蒙住脸,背铐双手拖到外面,在黑暗处用下流无耻手段侮辱女学员至凌晨。还有的用布捂住女学员的整个脸,两个打手架着一个硬拖着跑,致使学员呼吸困难,好几天吃不下东西。

2000年秋,20多名学员因发真相传单被非法拘留并遭毒打后送至蒙阴转化学习班上进行残酷的所谓转化。

2000年底至2001年春先后7名学员因上访被垛庄带回后极尽毒打并押入水牢,学员站在水里不能坐躺,拘留一月后又送到转化班上,至今还在遭受邪恶的残害。许多学员被秘密关押,其亲属探望也找不到,下落不明。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3、法轮功学员郑华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4、法轮功学员伍静青被多次非法扣留、关押、恐吓、抄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