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 裕华区 >> 刘瑞芹(刘瑞琴,王博的四姨), 女, 52

个人情况: 石家庄市东方红棉织厂内退职工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18
家庭成员: 儿女: 王博
夫妻/父母: 刘淑芹(刘淑琴,刘烨,刘燕,王博母亲) 王新中(王新忠,王博父亲)
兄弟姐妹/伯父母: 刘瑞芹(刘瑞琴,王博的四姨) 盖五反(刘瑞琴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7-27: 我该到哪里讨还公道?!
—— 王博的姨妈给各级领导的一封公开信
我叫刘瑞琴,我丈夫叫盖五反,我们夫妇侍奉87岁的老母亲韩岭荣。我们刘家姐妹五人,王博的妈妈刘淑琴最小,我们都很关心她们一家,老母亲也最心疼淑琴。 2006年7月28日,王博和她的爸妈因为修炼法轮功同时被抓,这是这一家人第N次被抓了。我们家族的亲戚们忙着想办法、找熟人营救,哪怕先把孩子王博保出来也好些,张罗了一个多月也没什么进展。最后大家商量还是相信法律请律师为王博一家打官司。可万万没有想到,警察以“给王博家请律师,把事情搞大了”为名,找借口把我丈夫盖五反送劳教所关起来了,也给我批了劳教一年,说家中有近90岁的老母需要侍奉,“法外施恩”批了个劳教所外执行。连丈夫的同学老杜妻子陪我们去法院旁听也要判劳教。

我好几天脑袋都一片空白,没办法接受这种事实,不知道心里是愤怒、悲痛、伤心委屈还是其他啥滋味。我妹妹一家的案子,二审开庭时律师辩护的有理有据、特别成功,结果还是秘密的给一家三人维持原判送监狱了,到现在都不知道身患高血压、心脏病、早已符合保外就医的妹夫王新中是否还活着。刚刚平静一点儿,仅仅因为给妹妹一家请律师把我们夫妇给判劳教了,连陪我们参加开庭旁听的朋友也要判劳教。这是什么世道啊,也太黑暗了,这就是“依法治国”吗?!

我真的不知道老百姓用什么方式伸冤才算合法?到哪里才能为我们两家人讨还公道,连给亲人请律师都能被劳教,这个社会还怎么让人有希望呢?我只好尝试着给各级领导写公开信呼吁,期望着能有主持公道的地方。

我妹妹刘淑琴一家因为修炼法轮功,从1999年开始,一家人好好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常被抓,一家三人分别被判过劳教三年。尤其外甥女小王博被树立成所谓的 “转化典型”,大部份时间在警察的管制下生活,甚至上大学都有专职警察“陪读”。2002年4月,中央焦点访谈节目采访了当时被关在劳教所和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的王博一家,记者谎称能如实报道他们一家的遭遇,欺骗他们配合录制电视节目。

本来妹妹淑琴个性强,夫妻之间常闹矛盾将要协议离婚,一家人身体也都不好,妹夫经常无故发烧住医院治疗,小王博体弱经常没缘由的晕倒。修炼法轮功后,一家人都坚持用法轮功倡导的真善忍原则严格自律,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王博也要求自己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高考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法轮功使一个濒临解散的家庭重现生机。结果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播出的内容完全改变了他们一家的原意,用来抹黑法轮功。2005年底,妹妹一家人重获自由终于团聚,王博以录象的形式自述心路历程,向社会公开自己一家人多年来的遭遇,惹恼了个别领导而派公安到处通缉抓捕他们。

2006年7月28日在大连被抓而转回石家庄关押。2006年 11月5日,我妹妹刘淑琴一家被长安区法院一审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外甥女王博刑期五年,我妹妹刘淑琴和妹夫王新中各四年。想我母亲近90 岁的高龄,王博一家被判那么多年,有生之年可能很难见面了,我们整个家族都非常难过。一审结束后,我们决定为王博一家请律师,因为老母亲住在我们家,请律师的事情自然就由我们夫妇出面了。

律师们介入后,以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及程序违法,向市中级法院联名上书要求二审公开开庭从新审理王博案。

2007 年4月27日王博案在石家庄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开庭前贴出公告,说公开开庭王博的亲友都可以带上身份证、户口本办理旁听证。律师们在法庭上是按照事实和宪法、法律条款,针对指控王博一家的“罪名”逐条辩驳,作出无罪辩护。并要求无罪释放王博一家。不仅如此,当时王新忠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高血压、心脏病伴有左半边身体麻木。休庭时自己站不起来,是法警把他从椅子上搀起来的,亲属强烈要求为他办理取保候审,多次申请无人理睬。一审开庭时长安区法院的审判长当庭答应归还抄家时拿走的四万多元现金和三箱衣物,到现在也要不回来,还在石家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兴山处扣留不给。

律师们细致严密的依法辩护,当庭公诉人和法官的指控根本站不住脚,休庭时也是草草结束,亲友们一致以为法庭会主持正义无罪释放王博一家。

我们亲属多次到市中级法院询问案情,法官一直搪塞推脱。直到5月21日,中级法院说已退回一审的长安区法院了。随后亲属又直奔长安区法院。法院说5月9日已结案了维持原判,裁决书已送达当事人。

后来才知道王博和她母亲刘淑琴早在5月15日已被悄悄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了。4月27日开的庭,期间逢5月1日到7日是法定节日放假,仅仅5个工作日就判完了,还故意瞒着家属的询问,判决结果也不通知律师就把人送监狱了,总觉的有暗箱操作之嫌。为什么要违背程序,为什么这么心虚?我们作为王博一家的亲属,这突然得到的消息好似冷水浇头……当时的心情惊怒痛苦,实在难以用言语表达。我妹妹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名存实亡了。

王博案公开审理后,因为他们一家上过央视的焦点访谈节目,关注的各方人士很多,家中偶然也能接到不同心态的询问电话,引起广泛关注,使我们相信石家庄中级法院会考虑影响和声誉而依法办事,全家人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很大。然而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这突来的打击对我们所有亲朋好友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使我们本来抱有的对电视上整天宣传的什么“以法治国”、什么“构建和谐社会”的一线希望化为泡影。特别是王博年近九十的外婆,本来年老多病,在我和丈夫盖五反的精心照顾下身体渐渐好转稳定,最近情急之下又重遭病魔的折磨,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等等症状骤然强烈。

2007年6月19日接到赵县看守所来的电话,说王新忠已送到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了。我妹妹一家人同时进监狱无一人幸免,已使整个家族情感都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谁知这还没算完,就这样6月21日下午5点多突然裕东派出所和金马居委会主任带着搜查证说有人举报老盖传递法轮功资料。但搜查证上写的名字是我的母亲韩岭荣,而且他们所说的举报人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在抄家未得到任何“把柄”的情况下,当晚又将老盖无故叫到派出所做笔录。所问内容却全是有关于为王博家找律师的情况,老盖认为请律师是完全合法合情合理合乎道义的,我们没有向警察报告的义务。老盖被叫到派出所时我母亲正头晕、恶心、身体难受,我一人陪护等老盖回来到他哥哥家找血压计,可是直到晚上近11点老盖才从派出所回来。我们真的很天真,并没有把这件事看重,因为我们认为给亲人找律师是天经地义的事、是人之常情。绝没想到一件合法合情合理合乎道义的民事行为后来会遭到如此的报复……

2007年7月1日上午约9点我母亲突然又犯心脏病了,老盖马上到社区请来医生,当时情势很紧急,医生也建议赶快送大医院,怕有生命危险,可是当时,我的小外孙女也在家里,我和老盖两个人顾了老的就管不了小的,实在支应不开了,急得团团转,真是老天有眼,这时候我母亲的症状渐渐缓解,奇迹般的转危为安了,也不知以后剩下我一人照料老人下次还有没有这样的好运气。身体上的极度劳累,心理的巨大压力承受,情感的百般交织折磨,使得我们生活得倍感艰难。

7月4日上午约十点,片警张新征又打电话说找老盖有点事,老盖没有迟疑就去了,没想到这一去是要劳教他。当晚在老盖体检不合格(高血压、心脏病),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又送回了家。第二天,片警称“上面”还是要劳教老盖,还得到大医院复查。由于这些年内外交迫身心交瘁,医生诊断老盖有高血压170/90、冠状动脉硬化型心脏病。就这样他们仍不肯放过。7月7日早晨老盖出去买早点,派出所片警早已等候多时,非要带他到派出所办什么“监外执行”的手续。我一人在家照顾老人,见他长时间不回来,心急如焚。上午10点多有一个姓张的给家里来电话说,老盖已被送到劳教所了,让家里人给他送衣服。当时我母亲在床上犯心脏病刚含上救心丸,我还带着年仅5岁的小外孙女。母亲看就我一人忙来忙去就问老盖哪去了。面对年老多病的母亲我怕她承受不住,强装成没事儿人一样,不敢说出真相。

老盖在母亲眼里是她最满意的女婿,是她晚年的精神支柱。本来我们几姐妹商定赡养老母每家轮一个月,可是我母亲在轮完一圈后,到我家就不走了,谁来接也不走。因为老人高兴,母亲在我家已住了3年了。这些街坊邻居都知道,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也知道,就连社区卫生所都知道。我母亲见谁都夸老盖好,和气善良、仁义、体贴周到。就这样的好女婿,为我妹妹一家请律师,也是为老人尽一点孝道,有什么过错呢?!可是基本公民权利却毫无法律保障,可以在没有违法行为、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没有个人申述辩护机会、没有正当司法程序而又在当事人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强行送进劳教所关押。

现在老人整天盼着老盖回家,我更为老盖的身体担忧,一个年近60岁的人,身体还不好,不顾他的死活,硬塞进监狱,这里还有没有一点王法呀!!授意和经手办理此事的“公务员”们,天良何在啊??真不知老盖在里面遭受着怎样的折磨!老人最疼爱的小女儿淑琴一家已送进监狱的事还未敢告诉老人,我母亲如果再长时间见不到老盖,我怎跟她交代呀?这么大的岁数,这么大的精神打击,她老人家能熬的住吗?老人还指望她最看重的女婿给她小女儿一家讨还公道呢,现在请的律师没有为王博一家免除冤狱,连请律师的人也给送进监狱了。也有人说别找律师了,现在没处讲理。但是我还是相信有正义之士的,我宁可相信各级领导里还有主持公道的人,否则这样的社会还要他干什么!总会有愿意为老百姓办实事的人。我期盼当年的包青天会出现为我们两家洗清冤情,释放我妹妹一家三人,释放我丈夫老盖,让年近90岁的老母亲有一点安慰,这可是人命关天啊!

还有一件事应该说说,2007年7月9日片警叫我女儿到派出所,拿出两张纸让她签字,说是送盖五反劳教后给家人的通知。我女儿年岁小不经事,为父亲被劳教很着急,当时警察态度又很强硬,女儿害怕之下被迫签的竟有一张被劳教人姓名是空白的。7月14日我问片警让我女儿签的是什么时才知道,他们居然给我也办了劳教并“所外执行”,还说知道家中有高龄老母,这是对我的照顾。我整天在家里照顾老人,有时忙得连续几天出门的时间都没有,我犯了什么罪给我弄个什么“监外执行”?!还口口声声是对我的照顾,号称保卫一方平安的派出所就这样照顾辖区的百姓吗?难道老百姓有冤屈请个律师就得进监狱吗?

7月16日终于要回了两份“劳动教养决定书”,我和丈夫盖五反的内容基本一样。称2006年4-6月间,我们教老杜夫妇炼法轮功,还赠送法轮功书籍给他们,构成了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还提到我们夫妇以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拘留和罚款,是“屡教不改”,所以判劳教。而实际上是因为我们夫妇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依法去北京国务院信访局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而被警察抓去毒打并非法拘留。至于老杜是我丈夫的同学,我们两家世交,他们对法轮功很感兴趣,聊天中给他们演示了一下炼功动作而已。

王博案开庭审理时,老杜夫妇也听说了,出于关心和好奇当时也有时间,就跟着我们到法院去旁听了。6月21日片区派出所警察接到“上面”命令,因老杜夫妇去过旁听王博案而被抓到派出所关了一天一夜,并抄了他们家,发现几本和法轮功有关的书籍,就欺骗恐吓追问是谁给的,期间最敏感的还是审问王博案请律师经过和开庭情况,威胁要将老杜妻子送洗脑班或劳教关押。逼着老杜夫妇举报老盖和我教他们炼功,老杜夫妇没见过那种恐怖阵势,含着泪在笔录上签了名,这就罗织到了我和老盖的“罪证”。

听说后我非常难过,老杜夫妇就陪着我们去旁听公开开庭,就给人家惹来了塌天大祸。到现在老杜一家人及他们的亲人还惶恐不安,一方面被欺骗威胁“供出”我和老盖而难过;另一方面自己家也不知道怎么过,警察随时都可能到家里抓人送劳教所。

我国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基本人权,而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任何和宪法想抵触的法律法规都不具有法律的效力;法轮功倡导真善忍的做人原则,和刑法300 条定义的邪教没有任何相关之处;在全世界、包括香港和澳门,修炼法轮功都是合法的,只有中国大陆个别领导人出于私心、违背宪法硬给法轮功扣上一个邪教的帽子予以无理打压。事实上修炼法轮功改善人们身心健康已经得到了全世界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认同,对法轮功的褒奖有1400多项,法轮功著作被翻译成30多种语言文字在全球广泛传播,法轮功学员的宽容、和平、理性的风范深入人心,这也不是利用强权打压就能抹杀的。

给亲人请律师能进监狱,给朋友演示一下炼功动作、送两本修身养性做好人的书,也成了送监狱的借口,旁听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也能被劳教。这怎么能让人信服呢?!

谁能为我和我妹妹两家人主持公道?谁能为我们伸张正义?天理何在啊?!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7/27/159654.html

2007-07-15:王博姨夫被劳教迫害,据称是“上面命令”
2007年7月7日早晨,王博的姨夫盖五反在小区买早点时,被候在门口的片警张新征以“办理所外执行”的名义叫来面包车和两个警察带走,直接送到石家庄劳教所304中队迫害。据说警察是执行比石家庄市公安局还要上面的命令。

当天,恶党不法人员不顾盖五反体检的高危身体状况,强行把他送劳教所非法关押。据悉,同时给盖五反的妻子刘瑞芹也批了劳教,因为有87岁的老人而“好心的”所外执行。

目前家中只有刘瑞芹一人照料快90岁、身体经常出现状况的老人,和一个5岁多的小外孙女,真是手忙脚乱、度日艰难。

此前,2007年6月21日、22日,石家庄市裕华区裕东派出所已经两次上门骚扰,并强制“谈话”做问讯笔录。

7月4日,石家庄市公安局法制科和国保大队伙同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将盖五反送劳教一年,原因就是为王博一家请律师“把事情搞大了”。后因体检诊断为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拒收才放回家;

7月5日,派出所警察又找到盖五反,说上面施加压力还是要把他送劳教,让去有权威的大医院再做一次体检,结果比在劳教所体检时还严重,身体处于高危状态,才暂时作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5/158888.html

2007-07-09: 盖五反为王博一家请律师而遭中共610迫害
2007年6月21日下午5点多,河北省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军幕后坐镇指挥,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到王博的姨夫——盖五反家,出示了裕华公安分局的搜查令,称王博87岁的外婆涉嫌传递法轮功传单,有人举报。

警察抄家没有得到所谓的证据,便强行要王博的姨夫到裕东派出所问话,以有人举报传递法轮功传单为借口,而做笔录关心的却是,谁为王博请的律师,为什么开庭时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到场?和谁有联系等等。王博的姨夫理直气壮的反问警察“请律师犯法吗?”警察也很理亏,说是上面让问的,希望配合他能交差。王博的外婆受到警察抄家惊吓而身体严重不适,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王博的姨夫当晚得以脱身回家。

6月22日早晨,王博的姨妈被警察叫走做笔录,警察问,请律师花了多少钱?王博的姨妈气愤的反问警察“你们给报销吗?王博一家三口人都被你们给非法送监狱了,还骚扰我们一家,请律师犯法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在王博姨妈的抗议下审讯草草结束,放回家。

6月22日上午王博的姨夫又被叫到裕华公安分局强制谈话,内容仍然如上,中午才让回家。

7 月4日裕东派出所片警张新征以“谈话”的名义将盖五反骗进派出所,随即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该所声称受上级指示要将其劳教,原因就是为王博一家请律师,盖五反据理力争,派出所警察很无奈。后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予接收放回家;7月5日派出所片警又找到盖五反,让他去一个有权威的大医院再做一次体检,结果仍是心脏病、高血压,不符合劳教体检要求。据说中共610仍不死心,还在给派出所和办事处施压,图谋迫害盖五反夫妇。

众所周知,在对王博一家的非法“二审”中,盖五反作为王博的姨夫,承受巨大的压力,请了六位北京律师为王博一家作无罪辩护。律师义正词严的辩护重挫邪恶势力的气焰,引起了很大的国际反响。但中共当局仍“冒天下之大不韪”,胁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秘密“维持原判”,硬将王博一家一个不留统统塞进监狱。王新中早在 2007年2月就确诊为高血压180/120,动脉硬化型心脏病,已经符合了保外就医条件,但仍然被送河北唐山冀东监狱迫害,家属得不到关于王新中健康状况的任何消息。

然而此事并未完结,6月16日罗干赤膊上阵,跑到石家庄亲自施加压力,此次盖五反多次被骚扰、被抓与其有直接关系。不止于此,在盖五反被抓前,参加王博案“二审”旁听的多位大法弟子被家委会和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其中家住新华社的滑凤翔被抓,和本地区被绑架的吕淑芬、魏天琛、杨玉禄三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送到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滑凤翔、魏天琛、吕淑芬等从6月25日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非法监禁。据悉滑凤翔已于7月3日已正念回家;魏天琛、吕淑芬已经绝食绝水十多天了,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心脏病、高血压、肾功能衰竭,但邪恶仍然不放人,给她们强制输液;杨玉禄每天被犹大强制谈话,逼迫转化。

在所谓“二审”期间,邪党610并未动声色,把王博一家送监狱后,它们把魔爪伸向本地区的其他大法弟子了,这正是中共耍惯了的手腕——秋后算帐。而石家庄公检法系统的邪恶势力看来是准备将邪恶进行到底,此次裕东派出所想要劳教的还有盖五反的妻子刘瑞琴(王博的姨姨)。据说考虑到刘瑞琴家中有八十七岁的母亲无人侍奉,才对刘瑞琴来了个“监外执行”。这就象抢劫杀人犯这次只抢劫没杀人就妄想让人们认为他良心发现,做了善事一样。王博一家还在监狱里不知经受怎样的折磨,中共居然连给亲人请律师都能罗列出罪名加以迫害,也不知这是哪条法律。如果你们真是良心发现就应该立即释放王博一家,停止骚扰盖五反!

其实中共的法院早就贴出王博案二审公开开庭的公告,关心王博一家的人自然就知道了并前往办理旁听手续,是中共耍流氓在开庭前绑架了依法去旁听的人,搞“假公开、真绑架”的闹剧。开庭时间都过去两个多月了,又开始做贼心虚,肆意抓人。

在此中共邪恶嘴脸愈来愈清楚的时刻,正告那些不法之徒,不要追随中共迫害善良,梦幻着搞点政绩往上爬。看看《九评共产党》,分清是非正邪,了解法轮功真相,在超过两千三百万三退大潮中,也退出邪恶组织,为自己选择光明、选择未来,在天灭中共时,避免给中共做陪葬的厄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29.html
2006-08-27:王博一家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经过亲朋好友的苦苦寻找和查证,现今得知,于2006年7月28日在大连住所被秘密绑架的王博及父亲王新中、母亲刘淑琴,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会洗脑中心,正在此遭受邪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5/136397.html

2004-03-21: 石家庄市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辖区内的金马小区,自99年7#8226;20后一个小小的居民区被迫害严重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几人。据不完全统计,这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拘留、监视居住、“强制洗脑”等形式达60多人次,平均每人4-5次,最多的近每人十次;报送劳教11人次,实际劳教8人次;罚款共计5万元左右,最多的达万余元;近十人遭受停发工资奖金、开除、下岗等,所造成的间接经济损失无法详计。遭受身体和精神上的迫害令人发指。直接实施迫害的是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居委会及相关单位。以下为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不法人员迫害金马小区大法学员部分罪行曝光:
一、裕东派出所张建宏、郝志文、韩增禄等不法人员多次辱骂毒打大法弟子。

2000年2月春节,卢冉(女,26岁)被非法关押期间,杜亚明指使张建宏等人对年轻姑娘卢冉羞辱并毒打。张建宏叫嚣:我把你的衣服扒光了打你。卢冉不甘受辱反抗,张建宏揪着她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打得她鼻子鲜血直流,并强行脱了她的衣服,让她只穿秋衣秋裤光着脚站在冰上,双手被手铐吊起,头望着天,两腿站直,中间还夹一个烟盒不许掉下来,在院子里冻了两个多小时,脚都把冰站化了,印下两个深深的脚印。那时正是三九天,又是半夜,冻得她浑身发抖,恶警还用下流的脏话污辱她,不准吃饭,喝水,不准睡觉,不准坐,用残忍的手段折磨了她三天三夜。

2000年2月21日盖五反(男,52岁,石家庄钢铁厂司机)被非法关押期间,张建宏就恶狠狠地抽他耳光,左右开弓不下几十下;强行将盖五反两腿踢弯跪下,再用盖五反的腰带反绑住手,腰带被勒断。张建宏疯狂地用笤帚打,从脖子往衣服里倒了不下四缸凉水,又拿起墩布把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打他的头部,张建宏边毒打盖五反口中边恶毒地说:“打死你,打傻你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刑讯逼供四个多小时。一起被抓去的盖五反的妻子刘瑞琴(女,53岁,东方红棉织厂退休职工)被郝志文左右开弓打她耳光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一会儿又接着打,之后又将她的双手铐上举过头顶,直到她自己都放不下来了,又让她将手在胸前举着,同时恶警还不断地用手指戳她的脑门、胸口,持续迫害她四个多小时。

2000年5月12日,张惠卿(女,67岁拖拉机厂医生现已退休)被非法抓到裕东派出所。郝志文逼年近七旬的老人吃老鼠药,李润来用脚踹她,打她的脸,边打边辱骂。这两个恶警边打边推搡张惠卿,将她推倒在床头上。之后又了抄张惠卿的家、把张惠卿关押一个月。同年,郝志文还曾打得范秀云(女,石家庄内燃机配件厂退休工人)嘴里鲜血直流,郝志文揪她的头发,打她的脑袋,不准她睡觉,还把她的棉衣脱了,让她光着脚在院子里冻着,并且还往脚上泼凉水。后来范秀云还被非法送到精神病院迫害一个多月。

邢启英(女,56岁,煤矿机退休职工)2000年2月7日清晨5点多,因她在户外炼功,韩增禄揪住她的头强行将她抓走。在寒冷的清晨被铐在院子里,脚踏在冰上冻了二个多小时。所长张忠志打电话给长安分局局长张新平手下的人说:一定要拘留她,这个人太顽固了。在张忠志再三要求下,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将邢启英送到元氏拘留所拘留15天,裕东派出所恶警张某向她勒索路费100元。2000年2月23日邢启英被裕东派出所叫去,郝志文说:这一次我们敢打了,上面有撑腰的了,往死里打。郝志文左右开弓打这位五十多岁人的耳光,韩增禄在她背后恶狠狠猛击她的头部。

副所长韩增禄、郭义龙等多次脏话辱骂,左右开弓打大法弟子耳光,甚至五十来岁的人也不放过:王风梅(女,54岁,内配退休职工)、梁惠灵(女,54岁,三十九中会计师)、于风荣(女,57岁,内配退休职工)都曾遭毒打。

二、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不法人员多次用欺骗、绑架等卑劣手段抓捕大法弟子:

2000年3月居委会周俊玲和白麻绽以到裕东办事处开会为名将王风梅骗到办事处,把王风梅非法关押在办事处一楼。2000年7月6日裕东派出所恶警李润来,办事处张书庆,李新学等人,谎称办一天学习班,将王风梅骗到办事处,结果王风梅被非法关押了18天。

2000年7月18日夜里十一点左右,裕东派出所恶警郝志文在指导员杜亚明的指挥下,闯入盖五反的家中,以开会为名,把盖五反骗走,非法关押在裕东派出所6天。

2001年腊月二十七,派出所恶警李润来,在于风荣买菜回家的路上,不由分说强行把她绑架到办事处非法扣押11天。

2001年8月10日,盖五反刚下班回家,邻居老金夫妻俩(也是炼功人)来串门,被恶警郝志文带人堵住家门说是搞串联,召来裕东派出所及市公安分局不下几十人,强行将他家的防盗门撬开,闯入家中,没有任何法律依据非法抄家、强行抓人。非法拘留盖五反十天,裕东派出所恶警郭义龙将盖五反带回审问6天6夜不让睡觉,不让坐,带着手铐致使盖五反四肢严重浮肿,强行将他送到省会洗脑班进行更加残酷的折磨,迫害。

2002年夏,裕华区610指使裕东派出所,办事处,裕华区教育局,三十九中共计20多人把梁惠灵家团团围住。先让三十九中校长金德奎和两个主任以看望她为名,骗她把门打开,随后裕东派出所恶警郝志文紧接着就敲门,梁一看上当了就不给开门,知道他们想里应外合绑架她。这时三十九中三个人把她紧紧抱着不放,裕东派出所恶警强行把她家防盗门和木门撬坏强行把她抬上警车,恶警李润来、苏飞等人强行抄了她家,他们把她送到劳教所第五大队(里边关的都是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

三、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不法人员多次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

1999年12月卢冉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恶警李润来逼她父亲交500元才放人,没有任何手续。

1999年12月,张惠卿想上访,还没到天安门便被带回,被裕东派出所强行勒索1000元才放回家。

2000年5月13日,范秀云被裕东派出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拒绝交非法罚款又被无理的扣押四天。

2000年7月22日,黄丽萍(女,42岁,华北制药厂职工)因依法进京上访,被裕东派出所罚款5000元。

2000年11月1日王风梅依法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后又被裕东办事处非法关押4天,办事处张书庆,书记李新学要勒索5000元罚款遭拒绝后,就把她口袋里仅有的60元抢走了,未开任何证明。

2000年12月30日刘瑞琴依法上访被非法罚款二百元,因不纵容邪恶的非法处罚,恶警杜亚明指使郝志文,孙祥安,张文林将她家25寸彩电强行搬走,声称不交罚款就搬东西。当时在场的还有居委会主任白麻绽。

2001年初邢启英被裕东派出所非法劳教三年。由于长期遭到看守所迫害,邢启英体检时血压高达200,劳教所拒收,裕东派出所接回后继续非法关押。恶警杜亚明,韩增禄向她家人勒索3000元后才放人。2002年6月,裕东办事处李书记,张书庆等人找到她老伴说要送她去洗脑班,她老伴坚决抵制。李书记说:你不答应,我们就来硬的。她老伴说:你敢!你凭什么来硬的?!在家属正念抵制下,他们没有得逞。

以上列举的仅为部分非法罚款的款项,法轮功学员有权以此为证据保留对迫害者的起诉及赔偿的权利。

四、裕东派出所、裕东办事处不法人员对大法弟子的亲人株连恐吓,骚扰家庭。

裕东派出所多次对大法弟子非法关押、罚款、毒打等。不断地骚扰迫害使得家庭蒙上阴影,更不可思议的是裕东办事处还对学员家属横加迫害。

裕东办事处和派出所的张书庆和李新学曾于2000年春节前夕将王风梅(女,54岁,内配退休职工)强行从家中带走非法关押,本来是一家团团圆圆,欢欢喜喜过新年,却被拆散。2001年裕东派出所办事处逼王风梅儿子把她送到洗脑班迫害,她儿子不干没良心的事,他们就叫她儿子所在单位把她儿子辞退了。使她儿子好长时间找不到工作,给她家经济造成很大困难。之前王风梅在金马浴池有一份工作,恶警郝志文强行让浴池老板把她辞退了。

邢启英(女,56岁,煤矿机退休职工)家中上有90多岁的老父亲,下有一岁多小孙子,裕东派出所指导员杜亚明,副所长韩增禄、郝志文、张新征等到她家去,吓得老人哆嗦 ,小孙子直哭。白天晚上来敲门,不开门就在门口等着,企图绑架她到劳教所,均遭到拒绝。在2002年十六大召开期间,裕东派出所派联防队员在她家楼前监视了半个月。居委会主任白麻绽,裕东派出所副所长韩增禄还曾到她老伴的单位说:你们还让×××在这上班,他老婆是炼法轮功的。

2000年7月于风荣被非法拘留15天,裕东办事处还对其进行罚款3000元。当时她儿子正准备结婚,老公公又病在危难之时,给她家经济造成很大困难,精神上造成很大痛苦。

米晓征(女,26岁,重庆大学学生,家住金马小区)因坚持修炼被学校休学回家。2000年12月裕东派出所得知后曾两次抄家,企图抓捕逼得她有家不能回。母亲挂念女儿整日以泪洗面,承受了巨大的精神痛苦,头发都白了很多,裕东派出所还多次到她家骚扰。

2001年11月9日晚七点左右,恶警郝志文,办事处李新学,还有一男一女到刘瑞琴娘家妄图抓她进转化班。当时她母亲病重,在她家人谴责下,邪恶的阴谋未能得逞。从此她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为了能够照顾80多岁的老母亲她为老人请了个保姆,这使生活本来就困难的她更是雪上加霜。刘瑞琴被逼流离失所期间,正是她的女儿怀孕、坐月子需人照顾的时候。裕东派出所多次骚扰,甚至对其女儿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给她女儿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

以上仅为部分迫害事实,直到目前裕东派出所、办事处仍没有直接对法轮功学员作出弥补,还在以工作为名配合610对大法学员进行迫害、骚扰。奉劝裕东派出所、办事处人员:善恶到头都有报。目前江泽民已被全球公审,在不久的将来一切作恶的都不会逃脱法律的制裁,更不要说天理的惩罚了。请珍惜自己的未来,法轮功学员不愿看到任何一个生命因不明真相而为江氏送命,真心希望你们明辨是非善恶,做出明智的选择,为了你自己,尽早停止恶行。

2003-08-15: 刘瑞琴王博的四姨)在被绑架折磨数日后,走不了路,拿个鸡蛋都无力送到嘴里,后送至洗脑中心,前几天洗漱得两陪教架着走,洗脑中心恶人照样对其实施强制洗脑。

2003-06-13: 石家庄大法弟子刘瑞琴屡遭迫害 目前仍被劫持在河北省会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3/52176p.html

2003-05-21: 石家庄大法弟子刘瑞芹遭裕华公安分局绑架(附电话)
5月10日左右,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刘瑞芹(石家庄市东方红棉织厂内退职工)回家时,遭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绑架。据悉,这是因为家人(不修炼)在610逼迫下提供了线索所致。目前刘瑞芹被劫持在东二环的一家宾馆里遭刑讯逼供。据悉,610歹徒下一步是要联系刘瑞芹的单位石家庄市东方红棉织厂,把其送进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5/21/50791.html

2001-07-29: 裕华区是石家庄今年新成立的区,为了向上级积极表现,裕华区一成立便对法轮功学员加紧迫害。裕华区要求区刑警队每10天至少抓捕并劳教一名法轮功学员。7.20期间裕华区加重对辖区大法弟子的迫害,对下属的各派出所、办事处、刑警队施压,要求对其掌握的法轮功学员施行24小时非法监控,而且把金马小区的大法弟子作为重点迫害的对象,一时间金马小区气氛异常紧张。裕东派出所、办事处不断骚扰辖区的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家门口都有派出所派专人24小时非法监控,刑警队的警车、便衣昼夜巡逻。裕东派出所所长郭义龙、民警李润来、郝志文、苏飞等人带领联防队员或打电话、或强行闯入家中、或守候在楼道里蹲坑,对大法弟子实行24小时非法监视。大法弟子梁惠灵、刘瑞芹、李秀荣、范秀云等都受到他们不同程度的骚扰,甚至出门买菜都被尾随盯梢,24日后才有所缓解。

2000-04-05: 来自石家庄的报导:好学员坚持修炼,恶警察肆意逞凶
我叫盖五反,我妻子叫刘瑞琴,家住石家庄市金马小区。
2000年2月21日中午1点多钟,我们俩口子正在家午休,裕东派出所几个警察来到我家,当场填写传票,就开始抄家,又将我俩口子带到派出所,分开审讯,有两个警察审问我,没问几句话,就开始打骂,他们将我的裤带强行解下,又强迫叫我脱掉棉鞋和袜子,然后摁我跪在地上,大约4个小时,这期间他们无理地打骂,还不解气就用扫帚把打,墩布把用力打我的头,还口口声声骂道:“我打傻你也没人知道是我打的”,并扬言要打死我。他们整整打了我将近4个小时。

在另一个房间里刘瑞琴也同时被审问,没问几句就开始打,打完又接着审,不说还打,后来又给她戴上手铐,并将手举过头顶,很长时间后又进来了一个警察,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把手放下来吧。”刘瑞琴就把手从头顶拿下来,另一个警察边骂边说:“不行,举起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不知道厉害。”还说:“原来没有指示,不敢动你们,现在对你们这些死不改悔的就得狠狠地整。”就这样逼打了三个小时后被带到公安局,关进小黑屋里3天,并罚款200元。(2000年4月5日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5/2099.html

石家庄 裕华区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8-07-29: 槐底派出所警察张雪峰的电话是13932113789

2017-04-26: 相关单位和责任部门(2017年4月更新)
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卓东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雅清街40号
电话:(0311)85892290
所长:崔向辉 89626117
教导员:苏 飞 89626118
副所长:郑石强 13785181255 、副所长董彦良,
民警:田辉彩(户籍警)、王雅萍、罗会议89626126、郭春义、许忠民、曹飞、
钱广林、刘新河、李磊、魏旭东、校寻志、张楠13273431802、许晓琦13722782766

石家庄市裕华区公安分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雅清街32号,邮编050000,
电话:0311-86122692,便民大厅电话89860860
裕华分局指挥中心电话0311-86122691
指挥中心主任焦克刚89860837
裕华分局督察室0311-86860883
督察室警察 王俊玲13633110716
副局长赵文智(主管迫害法轮功)89860868、85188689
局长刘建1373113177789860899
政委宋英曼1393313380689860806
副局长董广华89860888,郑海林89860817
唐涛89860885,褚更生89860805,侯永89860887
王凯89860868,郑连社89860886,王涛85859931
张军峰 张振建 艾云烽
纪检书记齐书记、丁书记:(办)85188608
政治部主任张军峰89860808
治安大队中队长程利军 13930401678
裕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唐涛、许志生,
裕华分局刑警王鹏、刘飞、张宏
裕华分局王成明13803372382(参与绑架吴进虎)
裕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电话89860857
大队长:张建生0311-8986083986122691,手机13931976701,1393197652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07-07-15:石家庄市劳教所304中队
地址:石家庄市泰华街
石家庄市裕华区裕东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银通小区裕东派出所,邮编050031
电话 0311─85328518、85661524、85661356,
片警:张新征

2007-06-24:参与迫害相关单位和个人
石家庄市裕华区裕东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裕华区银通小区裕东派出所,邮编050031
电话 0311─85328518、85661524、85661356,
所长 张忠志
指导员 任指导
副所长 鲍震锁
副所长 李庆新
恶警 郝志文
民警孙祥安、民警李润来;

石家庄裕华区东苑派出所,地址:石家庄市槐中路;邮编050000
所长:全卫强(仇视法轮功)0311-5888946
指导员:季根深(主管迫害法轮功)0311-85878948,0311-86335658(小灵通)
副所长0311-5888946
民警:赵长庆(多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85809394-8204
民警:王俊明

石家庄裕华区裕华路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市青园小区;邮编050000
电话:0311-85257600

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分局,地址:石家庄市建通路2号
局长李新乐:(办)86129181,(宅)87058268;
副局长李军(主管迫害法轮功)办85188689,(宅)83659948;
纪检书记齐书记(办)85188608
政保大队:86028649、86127814
政保大队大队长张建生:0311-86122691,手机13931976701;
副大队长韩登峰(音)0311-86122691
干警刘名举:13931976703(办)0311-6123903,
干警鲍某:13785182211
内勤白振英:86028649、86127814。
政治处主任张军峰
副局长徐余庆、
办公室主任焦克刚、
指挥中心民警苏扬

石家庄市公安局,
地址:石家庄市民族路83号,邮编:050000
电话总机查号台:0311-86862114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石余,
督察办、法治处;
刘永强  石家庄市公安局调度指挥中心副主任
赵会峰  石家庄市公安局副大队长

石家庄市公安局政保支队,(新电话和地址)
地址:石家庄市元南路90号,邮编:050000
值班室0311-86862420,市公安局总机查号台:0311-86862114
大队长邓方、警员王晓峰
李兴山(参与绑架王博一家,扣押四万多现金和三箱衣物不给)

河北省610办公室:
地址:石家庄市维明南大街46号,邮编050052
主任张国均 办87906310;宅87906898;老家 84595368
妻父时聚堂 84599029 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北正乡北正村 邮编051131
妻弟时献军 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审计局 邮编051131
妻弟时献栾 地址:石家庄地区元氏县国税局 邮编051131
副主任冀廷宇 办87908895 宅87906889;
副主任王永志 办87908681 宅87906766;13931110731
助巡丁绣峰 办87906533 宅87900918;
秘书处87908610
秘书处长王树民,办87906057 宅87909866;
副处长王秀英 办87906535 宅83022650

石家庄市政法委,地址:青园街56号
政法委书记,栗进路
主任 梁建斌 6686716
副主任 吕军英 6686706
督办处 王普 6686715  

相关责任人电话:石家庄区号0311
裕东派出所电话:5328518
裕华区公安分局:李军(多次抓捕大法弟子):(办)6122610 宅3659948
李新乐:(办)6129181 宅7058268
康云良:(办)6129182 宅6068866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请求法律援助:石家庄大法弟子王博外婆的第三封呼吁信
我的女儿刘淑芹、女婿王新中、外孙女王博一家人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抓、被打、被劳教,刘淑芹曾经被打的大小便失禁,放回家很长时间才彻底好;王新中被打的眼睛充血、腰不能动;最让人心疼的就是小王博,被劳教三年遭了很多折磨,又在警察的贴身监控下读完了三年大学。好不容易全家人团聚了,又常常被警察骚扰。无奈一家人偷偷躲到大东北去了,想过点安宁日子,也好好信仰令他们身心受益的法轮功。不料今年七月二十七日又被绑架了。已经被关押四个多月了,也开过一次庭了,据说近期要宣判。可到现在也找不到敢依照法律为法轮功案件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听说北京有一个维护正义的良心律师高智晟,可因给法轮功学员打官司被警察给关起来了,连他的媳妇和孩子都被警察给监控起来了。你说这共产党社会还讲不讲王法了,我都快九十岁了,还没见过比这还不讲理的事哪,比国民党那会儿都黑暗哪?大声呼吁更多的良心律师站出来维护公道,抵制邪恶,也救救我女儿一家人!

我女儿一家人刚被抓时,根本没人通知我们,到处打听也不知道关在何处,人是否有危险?有好心人告诉是秘密关押。这黑道绑票还通知家属呢?警察把人抓走了,怎么跟家人连个招呼都不打呀?

后来瞒不住了就骗,他们都说没什么事,在洗脑班“学习”个二十多天就让单位保回家了,让我们回家安心等。

等来等去忽然就接到一个电话,说让往看守所送衣服,已经早转捕了,但到现在也没收到任何官方文件。期间一会听说王博和她妈绝食身体不行了;一会又听说王新中发病住医院抢救了;还听说给王博打睡觉针以便于给她输液,本来我那外孙女这几年就被警察看管的发呆,这再给打睡觉针不打傻了吗?谁家孩子舍得胡乱打睡觉药啊,这不是祸害我外孙女吗?

终于打听到准信了,说案子已经移交长安区法院了,赶去一看,布告贴出来了,三天后要开庭审判他们一家三人,这着急忙慌的赶紧找律师,一听说是为炼法轮功的打官司,律师都不敢接案子,怎么都找不到。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