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盖五反(刘瑞琴丈夫), 男, 60

个人情况: 石家庄钢铁厂司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石家庄市金马小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4-03-21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博
夫妻/父母: 刘淑芹(刘淑琴,刘烨,刘燕,王博母亲) 王新中(王新忠,王博父亲)
兄弟姐妹/伯父母: 刘瑞芹(刘瑞琴,王博的四姨) 盖五反(刘瑞琴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9-22: 为亲戚请律师,盖五反两次被劳教

2007年7月7日,王博的姨父盖五反因为帮助王博一家请律师,在“上面”的压力下,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将盖五反骗走,直接送到石家庄劳教所304中队劳教一年。盖五反还曾经两次被非法送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质是洗脑班)遭受最残酷的洗脑迫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多,石家庄市裕华分局东环派出所警察闯到盖五反家,先去五、六个警察,气势汹汹的到家里强行抄家,拿着照相机乱拍照,所谓的取证,然后又增调五、六人,共十几个警察,绑架了被认定为重点人员的盖五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行政拘留所,后被非法劳教,因血压高才得以回家。

聘请律师这么天经地义的事情也能成为被劳教的理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2/石家庄市裕华公安分局迫害法轮功学员-298024.html

2011-04-02: 中共“两会”后 石家庄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盖五反被绑架

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多,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分局东环派出所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盖五反家将其绑架,抄家。后盖五反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中共“两会”后-石家庄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38463.html

2011-03-31: 石家庄警察再次闯到盖五反家骚扰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盖五反三月二十五日被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行政拘留所。三月二十八日上午,裕华区东环派出所警察又闯到盖五反家敲门,不知是要再次非法抄家,还是要抓盖五反老伴,因家里无人才作罢。

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多,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分局东环派出所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盖五反家,先去五、六个警察,气势汹汹的到家里强行抄家,拿着照相机乱拍照,所谓的取证,然后又增调五、六人,先后两拨共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盖五反

同一时间,东环派出所的另一伙警察窜到卢冉家,正赶上卢冉出门送四岁的孩子去幼儿园,然后给住在医院治疗的母亲送饭。在卢冉的抗议下,两名警察“押着”卢冉将孩子送到幼儿园,抢走家门钥匙抄家,并将卢冉绑架到警车上带走,目前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市行政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1/石家庄警察再次闯到盖五反家骚扰--238362.html

2011-03-28: 多名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

3月27日消息,多名河北石家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

目前确切知道3月25日被辖区派出所非法抄家、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宁永倩、王根堂 (这两位现在都平安在家),盖五反、卢荻(即卢然,卢然母亲仍在医院)。盖五反、卢荻现在石家庄南货场附近行政拘留所被非法关押。请有条件同修高密度发正念,清除本地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8/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38159.html#11327234115-23

2008-03-28: 盖五反结束一年非法劳教回家
王博的姨夫盖五反,因为给王博一家请律师而被中共当局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8/175320.html

2011-03-26: 石家庄法轮功学员盖五反被绑架
三月二十五日早晨七点多,河北省石家庄市裕华分局东环派出所警察分别闯到法轮功学员盖五反(王博的姨夫)和卢某家绑架两人。卢某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盖五反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26/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38119.html

2007-12-02:盖五反状告劳教委员会,河北三法院非法拒绝立案
2007年4月27日,王博案在河北省石家庄中级法院公开审理,李和平、滕彪等六名律师出庭为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做无罪辩护,以“宪法至上、信仰自由”为题的联合辩护意见,辩护意见无懈可击。此事令反人性、蔑视人权的中共相当恼火,直接以“请律师,把事儿搞大了”为罪名,将王博的姨父盖五反、姨妈刘瑞琴办了劳教,甚至连旁听的人也受到株连。

盖五反,近60岁,因为给亲戚法轮功学员王博一家请律师,2007年7月7日,在接连三次体检血压高达180毫米汞柱的身体危机情况下,被强行送石家庄市劳教所关押至今。他的亲人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出状况,为他多次申请保外就医没有回音,只好请律师直接提起行政诉讼,状告石家庄市劳教委员会。

2007年9月28日上午,代理律师去劳教所要求会见当事人盖五反,被无理刁难没见成;下午去新华区法院递交行政诉讼材料,法院周五不受理案件,但法官还是接待了律师,留下材料,口头答复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不给立案。

2007年9月30日,律师直接将申诉材料邮政快递,分别寄给盖五反居住地裕华区法院和上一级石家庄市中级法院;

2007年10月9日上午,律师亲自前往裕华区法院和石家庄中级法院,要求行政诉讼立案,石家庄市中院说,有明文规定,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不给立案,已经批复不给立案。

于是,律师下午到新华区法院打算要回申诉材料和律师手续,但法官态度蛮横的说,河北省高级法院有文件规定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不给立案,并且1、不给立案;2、不给书面裁定;3、不退还申诉材料;还以记下律师执业证号相威胁。

盖五反的劳动教养决定书((07)冀石劳审字第0118号)最后一段明确写有“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的六十日内,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或河北省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三个月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中共刚刚落下帷幕的十七大,还在欺骗国人“以人为本,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法律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河北省两级三个法院,毫不遮掩的、赤裸裸的公然违法,态度恶劣的不给立案,还威胁代理律师。这就是奥运前,中共政权向国际社会信誓旦旦承诺的改善人权。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167585.html

2007-08-10:为王博家请律师而遭劳教 盖五反病情堪忧
王博的姨父盖五反因为帮助王博一家请律师,2007年7月7日,在“上面”的压力下,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将盖五反骗走,直接送到石家庄劳教所304中队监禁。近日家人开了所谓的证明信前往劳教所要求探视,被劳教所以种种借口刁难,不让见人。

据悉,劳教所警察介绍:盖五反7月7日入所体检时血压180,现在基本正常了,劳教所内有医院可以为他治疗,每天都给他量血压,实在不行,我们还会打120急救,请家属放心。

警察的信息更加让人心神不安了。盖五反于7月4日、5日被警察押往两个医院、分别做了两次体检,医生诊断都是高血压、冠状动脉硬化性心脏病,第一次高压 160;第二次高压170;所以劳教所拒收。7月7日片警张新征骗老盖说签字办理“所外就医”手续,结果就直接送劳教所了。这第三次体检高压又升到 180,这不是日趋恶化吗?劳教所也不是疗养院,住上一个月怎么能反倒痊愈了呢?还找种种借口不让见人,到底要掩盖什么,这不更令人蹊跷吗?

盖五反入所体检时高压180已属于高危状态了,就是在监狱都符合保外条件了,为什么要违反劳教所规定接受呢?身体基本正常了,为什么还要每天量血压呢?还说什么有紧急情况会打120?那就意味着盖五反随时都可能有紧急情况了,所以要监护血压、要有急救预案。劳教所的这种解释让家属更没法放心,而且中共的劳教所是暴力转化、折磨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充满了恐怖、压抑和血腥,也没有让家属放心的那种“信誉”。石家庄大法弟子陶红升、王洪斌、李慧琪,平山的刘二增都是被石家庄市劳教所先后迫害死的。让家属怎么能放心呢?

就是在十天前的七月二十九日,河北唐山市唐海县大法弟子、身体强壮的李恩英,从石家庄劳教所保外就医回家仅仅十三天,就含冤死去。

据报道,在劳教所期间,警察强迫李恩英转化,整天整夜坐小板凳,不让睡觉。因不转化遭到毒打。仅五个月零二十天,李恩英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人不行了才送了医院,先后三个医院都说没法治。劳教所怕担责任,才通知家属接人。

李恩英被接回家时,已经被迫害的浑身浮肿,呼吸和吃饭都很困难;剧烈咳嗽,吐痰不止;不能躺下睡觉,躺下就喘不上起气来;神情恍惚,常记不起是早晨还是中午。从七月十七日接回家,仅仅十三天,李恩英含冤死去。

这就是邪党石家庄市劳教所实施的“让家属放心”!

王博案因辩护律师在法庭上慷慨陈词,使得中共御用的法官、检察官理屈词穷、丑态百出,场面震撼。六位律师题为“宪法至上、信仰无罪”的联合辩护意见,首次从宪法和立法、司法程序、法律事实等各层面系统全面的为法轮功辩护,被媒体称为“史无前例的法庭辩护”,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尽管盖五反被罗织的罪名为,教同学老杜夫妇炼法轮功,还赠送法轮功书籍,构成了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实际上是因给王博一家请律师而遭报复,同样是媒体关注的焦点。给亲人请律师能进监狱,给朋友演示一下炼功动作、送两本修身养性做好人的书,也成了送监狱的借口,旁听对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也能被劳教。这简直太荒唐了!

盖五反三次体检身体都处于高危状态,劳教所本应拒绝接收,不管什么原因你们接收了,就是在参与迫害。盖五反是近60岁的人了,如果身体出现意外,你们绝对脱不了干系。上面的命令无据可查,实实在在的责任肯定得你们承担。中共一贯的舍车保帅、卸磨杀驴。文革一过,没有利用价值了的那些当年“急先锋”,都被中共整肃用来平民愤,从而继续标榜中共自己的“伟光正”。

在中共邪恶嘴脸愈来愈清楚的时刻,正告石家庄市劳教所的警察,到给自己留后路的时候了,不要一味追随中共迫害善良,梦幻着搞点政绩往上爬。看看《九评共产党》,分清是非正邪,了解法轮功真相,在接近两千五百万三退大潮中,也退出邪恶组织,将功补过,为自己选择光明未来,在天灭中共时,避免给中共做陪葬的厄运!从现在做起,立即上报盖五反的身体危机状况,尽快释放回家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0/160559.html

2007-07-24: 石家庄恶警六月份绑架多名大法弟子

石家庄市财政局的大法弟子杨裕禄,6月18日被单位找谈话,称要了解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杨裕禄详实的谈了修炼后健康状况得到根本改善的、同事公认的事实。6月20日片区派出所,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杨裕禄抓走,现仍在关押。

6月22日中午,石家庄市大法弟子宋爱昌(电子13所工程师)被石家庄市公安局桥西分局的恶警从54所的家中绑架并抄家。

6 月21日,原石家庄热电厂职工、石家庄大法学员崔立新,准备去广州出差,在石家庄市火车站,被石家庄市国保大队邓方带领的恶警绑架,随即勾结石家庄育才街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崔立新由于不配合邪恶的绑架,被多次毒打,头被打破、胳膊被打折,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赞皇县拘留所,崔立新绝食反迫害。崔立新现已回家。

在6月21日下午,裕华分局副局长李军执行上面的命令,坐镇指挥分局的警察或辖区派出所的警察,实施了一系列的抓捕行动。

新华社的大法弟子滑凤翔,6月21日晚被裕华区裕华路派出所抓走,夜里抄家没有找到所谓的证据后,在强烈抗议下只好放回家;6月22日晚上滑凤翔在家被片区派出所警察劫持;6月23日早上被裕华路办事处强行送到劳教所里的临时洗脑班,在那里被迫害。滑凤翔现已回家。

石家庄青园街岗头村民张文景,6月21日下午,裕华路派出所以有人举报传递法轮功传单、和香港有联系为由,上门抄家。恰好张文景不在,抄家也没有得逞,被张文景老伴赶走。

裕华分局和裕东派出所多次传唤盖五反夫妇(王博的亲戚),盖五反在6月初被劳教。

卓东派出所抓捕了老杜夫妇(盖五反的同学),并抄走孩子学习用的电脑。因为他们处于关心参加了王博案公开开庭,警察反复追问王博案请律师和开庭情况,现在已经放回家。

2007年6月21日下午3点多,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的10多个警察先到梁业宁工作的单位抢走了工作用的电脑主机,然后又跑到梁业宁家里抄家,并留下4个警察在家里蹲坑等着抓梁业宁,一直等到天黑才不甘心的走了。

据悉裕华公安分局和四方派出所的警察还在到处抓邱丽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4/159482.html

2007-07-15: 王博姨夫被劳教迫害,据称是“上面命令”

2007年7月7日早晨,王博的姨夫盖五反在小区买早点时,被候在门口的片警张新征以“办理所外执行”的名义叫来面包车和两个警察带走,直接送到石家庄劳教所304中队迫害。据说警察是执行比石家庄市公安局还要上面的命令。

当天,恶党不法人员不顾盖五反体检的高危身体状况,强行把他送劳教所非法关押。据悉,同时给盖五反的妻子刘瑞芹也批了劳教,因为有87岁的老人而“好心的”所外执行。

目前家中只有刘瑞芹一人照料快90岁、身体经常出现状况的老人,和一个5岁多的小外孙女,真是手忙脚乱、度日艰难。

此前,2007年6月21日、22日,石家庄市裕华区裕东派出所已经两次上门骚扰,并强制“谈话”做问讯笔录。

7月4日,石家庄市公安局法制科和国保大队伙同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将盖五反送劳教一年,原因就是为王博一家请律师“把事情搞大了”。后因体检诊断为严重的高血压和心脏病,劳教所拒收才放回家;

7月5日,派出所警察又找到盖五反,说上面施加压力还是要把他送劳教,让去有权威的大医院再做一次体检,结果比在劳教所体检时还严重,身体处于高危状态,才暂时作罢。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15/158888.html

2007-07-09: 盖五反为王博一家请律师而遭中共610迫害
2007年6月21日下午5点多,河北省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副局长李军幕后坐镇指挥,裕东派出所的警察到王博的姨夫——盖五反家,出示了裕华公安分局的搜查令,称王博87岁的外婆涉嫌传递法轮功传单,有人举报。

警察抄家没有得到所谓的证据,便强行要王博的姨夫到裕东派出所问话,以有人举报传递法轮功传单为借口,而做笔录关心的却是,谁为王博请的律师,为什么开庭时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到场?和谁有联系等等。王博的姨夫理直气壮的反问警察“请律师犯法吗?”警察也很理亏,说是上面让问的,希望配合他能交差。王博的外婆受到警察抄家惊吓而身体严重不适,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王博的姨夫当晚得以脱身回家。

6月22日早晨,王博的姨妈被警察叫走做笔录,警察问,请律师花了多少钱?王博的姨妈气愤的反问警察“你们给报销吗?王博一家三口人都被你们给非法送监狱了,还骚扰我们一家,请律师犯法吗?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在王博姨妈的抗议下审讯草草结束,放回家。

6月22日上午王博的姨夫又被叫到裕华公安分局强制谈话,内容仍然如上,中午才让回家。

7 月4日裕东派出所片警张新征以“谈话”的名义将盖五反骗进派出所,随即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该所声称受上级指示要将其劳教,原因就是为王博一家请律师,盖五反据理力争,派出所警察很无奈。后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予接收放回家;7月5日派出所片警又找到盖五反,让他去一个有权威的大医院再做一次体检,结果仍是心脏病、高血压,不符合劳教体检要求。据说中共610仍不死心,还在给派出所和办事处施压,图谋迫害盖五反夫妇。

众所周知,在对王博一家的非法“二审”中,盖五反作为王博的姨夫,承受巨大的压力,请了六位北京律师为王博一家作无罪辩护。律师义正词严的辩护重挫邪恶势力的气焰,引起了很大的国际反响。但中共当局仍“冒天下之大不韪”,胁迫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秘密“维持原判”,硬将王博一家一个不留统统塞进监狱。王新中早在 2007年2月就确诊为高血压180/120,动脉硬化型心脏病,已经符合了保外就医条件,但仍然被送河北唐山冀东监狱迫害,家属得不到关于王新中健康状况的任何消息。

然而此事并未完结,6月16日罗干赤膊上阵,跑到石家庄亲自施加压力,此次盖五反多次被骚扰、被抓与其有直接关系。不止于此,在盖五反被抓前,参加王博案“二审”旁听的多位大法弟子被家委会和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其中家住新华社的滑凤翔被抓,和本地区被绑架的吕淑芬、魏天琛、杨玉禄三名大法弟子一起被送到河北省会洗脑班迫害。滑凤翔、魏天琛、吕淑芬等从6月25日开始绝食绝水抗议非法监禁。据悉滑凤翔已于7月3日已正念回家;魏天琛、吕淑芬已经绝食绝水十多天了,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心脏病、高血压、肾功能衰竭,但邪恶仍然不放人,给她们强制输液;杨玉禄每天被犹大强制谈话,逼迫转化。

在所谓“二审”期间,邪党610并未动声色,把王博一家送监狱后,它们把魔爪伸向本地区的其他大法弟子了,这正是中共耍惯了的手腕——秋后算帐。而石家庄公检法系统的邪恶势力看来是准备将邪恶进行到底,此次裕东派出所想要劳教的还有盖五反的妻子刘瑞琴(王博的姨姨)。据说考虑到刘瑞琴家中有八十七岁的母亲无人侍奉,才对刘瑞琴来了个“监外执行”。这就象抢劫杀人犯这次只抢劫没杀人就妄想让人们认为他良心发现,做了善事一样。王博一家还在监狱里不知经受怎样的折磨,中共居然连给亲人请律师都能罗列出罪名加以迫害,也不知这是哪条法律。如果你们真是良心发现就应该立即释放王博一家,停止骚扰盖五反

其实中共的法院早就贴出王博案二审公开开庭的公告,关心王博一家的人自然就知道了并前往办理旁听手续,是中共耍流氓在开庭前绑架了依法去旁听的人,搞“假公开、真绑架”的闹剧。开庭时间都过去两个多月了,又开始做贼心虚,肆意抓人。

在此中共邪恶嘴脸愈来愈清楚的时刻,正告那些不法之徒,不要追随中共迫害善良,梦幻着搞点政绩往上爬。看看《九评共产党》,分清是非正邪,了解法轮功真相,在超过两千三百万三退大潮中,也退出邪恶组织,为自己选择光明、选择未来,在天灭中共时,避免给中共做陪葬的厄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29.html

2004-03-21: 河北省石家庄市金马小区位于石家庄东南,金马小区的法轮功学员自江XX迫害法轮功以来,遭到了残酷迫害,如一幕幕人间惨剧,仅金马一个小区就有许多家庭遭难,炼功人大都多次被非法抓捕、毒打、抄家、劳教、洗脑,还有他们的亲人,时常受到派出所、办事处上门骚扰监视,有的甚至被株连工作、被恐吓威胁。裕东派出所和办事处部份不法人员充当了迫害的打手,助纣为虐、推波助澜。
53岁的石家庄东方红棉织厂退休女职工刘瑞琴,和她丈夫盖五反(52岁,石家庄钢铁厂司机)夫妇两人曾十几次被抓、被抄家、罚款、毒打。盖五反曾被单位不公正处理降两级工资,免一年奖金,调离工作岗位,下岗。刘瑞琴曾被单位停发工资,断了经济来源,剥夺生存权。

盖五反两次被非法送到“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实质是洗脑班)遭受最残酷的洗脑迫害,期间刘瑞琴被迫流离失所,后来也被绑架到洗脑班里面遭受迫害三个多月。那段时间对这个家庭来说是最困难的时期,老母亲病重,刘瑞琴无法照顾,为80多岁的老母亲请了个保姆使得生活本来就困难的她更是雪上加霜。女儿怀孕、坐月子也无法看到母亲,没能吃上母亲做的一碗热汤。在最需要照顾、休养的日子里,却经常被裕东派出所骚扰,她女儿怀孕五个多月时裕东派出所曾闯入家里,逼问她刘瑞琴的下落,还无理限制她的自由,并蛮横地不走,她女儿身体不适、思念流离失所的母亲、挂念被抓进洗脑班的父亲,本来需要静心养胎,却被骚扰得十几个小时不得休息,茶饭未进一口,在其他亲属强烈抗议要求下,他们还不撤人。刘瑞琴老母亲住的地方,白天有两个便衣守着,晚上有车监视骚扰半个多月。这期间恶警还到刘瑞琴女儿和女婿的单位骚扰,逼问刘瑞琴的下落,强迫女婿说出妻子的预产期和生小孩的医院,想到时等候捕抓。

2000年2月21日盖五反(男,52岁,石家庄钢铁厂司机)被非法关押期间,张建宏就恶狠狠地抽他耳光,左右开弓不下几十下;强行将盖五反两腿踢弯跪下,再用盖五反的腰带反绑住手,腰带被勒断。张建宏疯狂地用笤帚打,从脖子往衣服里倒了不下四缸凉水,又拿起墩布把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打他的头部,张建宏边毒打盖五反口中边恶毒地说:“打死你,打傻你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刑讯逼供四个多小时。一起被抓去的盖五反的妻子刘瑞琴(女,53岁,东方红棉织厂退休职工)被郝志文左右开弓打她耳光直到打累了才停手,一会儿又接着打,之后又将她的双手铐上举过头顶,直到她自己都放不下来了,又让她将手在胸前举着,同时恶警还不断地用手指戳她的脑门、胸口,持续迫害她四个多小时。

2000-04-05: 来自石家庄的报导:好学员坚持修炼,恶警察肆意逞凶
我叫盖五反,我妻子叫刘瑞琴,家住石家庄市金马小区。
2000年2月21日中午1点多钟,我们俩口子正在家午休,裕东派出所几个警察来到我家,当场填写传票,就开始抄家,又将我俩口子带到派出所,分开审讯,有两个警察审问我,没问几句话,就开始打骂,他们将我的裤带强行解下,又强迫叫我脱掉棉鞋和袜子,然后摁我跪在地上,大约4个小时,这期间他们无理地打骂,还不解气就用扫帚把打,墩布把用力打我的头,还口口声声骂道:“我打傻你也没人知道是我打的”,并扬言要打死我。他们整整打了我将近4个小时。

在另一个房间里刘瑞琴也同时被审问,没问几句就开始打,打完又接着审,不说还打,后来又给她戴上手铐,并将手举过头顶,很长时间后又进来了一个警察,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把手放下来吧。”刘瑞琴就把手从头顶拿下来,另一个警察边骂边说:“不行,举起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不知道厉害。”还说:“原来没有指示,不敢动你们,现在对你们这些死不改悔的就得狠狠地整。”就这样逼打了三个小时后被带到公安局,关进小黑屋里3天,并罚款200元。(2000年4月5日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5/2099.html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20-11-14: 1.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二零二零年最新名单)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红旗大街233号 邮编050090
电话:0311-66603128、0311-87032000
办公室:66603002,值班室:66603123
检察院 张伟新 68099909 13903214312 检察长
贾景辉(主管第一检察部)6809991018633019058 副检察长
王树建 68098881 13932162669 副检察长
毛永红 68098882 13315992558 副检察长
卢艳军 68098885 13633219995 副检察长
张晓鹏 68099911 13315132079 副检察长
李鹏 68099911 13931975192 副检察长
贾志光 68099918 13780210999 党组成员
陈宏伟 68099916 15931136004 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内设机构 部门负责人
办公室 主任:李雷红66603118
副主任:郝文艺、赵佛通、韩龙光
第一检察部
主任:孙云英18633831826
副主任:于恺13315132083
杨红18633831832、18633068826
高军彩
阎红艳(行唐杨焕平案责任人)1331513051768099958
第二检察部 主任:闫洁
副主任:景明月15383118215 13143024986 18034567063 0311-66617517
第三检察部 主任:刘海鹏18633831893
第四检察部 主任:张敏
第五检察部 主任:杜红全18633831862
综合业务部(案管办)
主任:李娟6660302815931189099
副主任:郑东 13315132012
焦燕
政治部 主任:陈宏伟68099916 15931136004
副主任:李翔涛
法警队 大队长:张志
副大队长:张义兵、胡宝昆、盛文良
---------
未检科科长:路新1863383191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